往返於加中兩國的人注意了 加國海關攔截非法用藥!

加拿大都市网

很多往返於加中兩國的人,常會在行李箱中裝上一些感冒藥或抗生素類藥物以備不時之需。許多本地移民,也時常會讓往返加中的朋友或親人,在回到加拿大時幫助攜帶一些藥物回來。這些看似善意的幫襯和防患於未然的舉動,卻會讓許多人不知不覺身陷囹圄。加拿大對外來藥物有着嚴格的規管,帶葯入境加拿大或出境去其他國家,都有很嚴格的規定,出門在外, 哪些葯可以帶、怎麼帶,經常旅行的民眾應該了解。

都市報記者

在加拿大生活久了,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平日里生個病,想讓家庭醫生開點抗生素卻比較困難。不到萬不得已,醫生絕對不會隨便開出抗生素的處方。很多時候即便醫生給開了,也只是5、6粒的藥量,就不再多開。而在中國生活過的人,又知道抗生素在中國是很容易購買得到的非處方(over-the-counter,OTC)類藥物。讓人幫忙買點抗生素從中國帶回來,是很多華裔移民的做法。萬錦市家庭醫生徐丹毫不避諱地向記者提及:在過往的從醫經驗中,常會遇到華裔移民自己偷偷服用從中國帶來的抗生素的情況。徐丹指出,移民偷偷濫用抗生素,會導致加國本地的細菌產生抗性,不排除一些細菌會很快發展成為超級細菌(Super Bug) 。這些看似不經意的行為,對患者本人、周圍的人什至整個國家的健康醫療都有很大的影響。

萬錦市家庭醫生徐丹

濫用抗生素,細菌感染猛於癌

今年4月,媒體曾報道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目前處於「高度警戒狀態」,因美國27個州已有超過200個由於過度使用抗生素,導致不同種類的「超級細菌」的確診病例。這些不同種類的耐抗生素細菌可能在未來導致更大的災難。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指出:抗生素耐藥性的出現和蔓延,可能會超過新抗菌素的開發速度。而減緩這些微生物的傳播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徐丹稱,過往有許多華裔病患常常提出 「徐醫生,我覺得我可能需要一些抗生素」一類的請求。徐丹在診斷後,發現很多病人暫時都不需要抗生素藥物的病患。 「這是病人在北美就醫時極其常見的情況:北美的醫生開抗生素時很謹慎,任憑病人軟磨硬泡也不給開。而每家醫院都會將每種抗生素的處方作定期統計,還限制一些廣譜的抗生素如萬古黴素(Vancomycin)的使用。世界衛生組織2015年就將防止細菌抗性作為接下來幾年的最優先的課題之一,很多發達國家也都在限制抗生素在農業和畜牧業的使用。」

徐丹表示,現在之所以全世界都對抗生素的使用嚴陣以待,是因為細菌的抗藥性。在抗生素髮明之前,人類對抗細菌感染的手段極其有限,一個小的感染都可能導致喪命。而抗生素被發明後,人們不再懼怕細菌感染,醫學也走上了新的台階。但在近年裡,因為抗生素在世界範圍內大面積的使用,自然界已經產生了不少對抗生素有抗藥性的細菌。有的細菌什至讓醫生都束手無策。 「近年不斷有專家提出抗生素的濫用會導致四、五十年後細菌感染的大規模發生。他們推測,屆時細菌感染將代替癌症,成為我們人類的第一大殺手。」

細菌會產生對抗生素的抵抗性,以致於最終產生讓人類恐懼的超級細菌。而細菌產生抵抗性的速度更是驚人。徐丹解釋稱,人類進化是以萬年為時間單位。而細菌的生命周期短,是以周或月為時間單位。 「無論我們的身體里是否有抗生素,抗藥性細菌都會通過變異產生。但是經常處於抗生素的環境下,那些通過基因變異具有抗藥性的細菌就會獲得環境優勢,通過繁殖將自己的基因留存下來。抗生素越頻繁地接觸細菌,也就越容易產生抗藥菌。也就是說,濫用抗生素比起正常合理的使用抗生素,加速了抗藥菌的發展。」

超級細菌的可怕在於它的可傳播性。徐丹說,「如今全世界人口流動性高。一旦有人身上產生了超級細菌,有可能它會在世界範圍內迅速傳播開來。因此,一個個體對抗生素的濫用,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人。一旦產生,這種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的超級細菌會在整個人類範圍內傳播開來,後果非常可怕。」

人類在抗藥性面前束手無策

美國公共電視台就曾報道過這樣一個故事。亞利桑那州的Addie Rerecich在 11時僅因在操場上跌倒就感染了「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糖球菌」,這是一種可以抵抗很多種抗生素的球菌,是讓醫院非常頭疼的問題。 Addie在被細菌感染時還出現了肺炎癥狀,球菌迅速的破環了Addie的肺部,導致她沒有辦法正常呼吸。最後醫生只能給Addie裝上體外肺部循環機。然而從機器的呼吸管里,Addie又被感染了窄食單胞菌,只有4-5種抗生素對它有效果。醫生用了其中一種抗生素,Addie的情況有所好轉,然而剛好一段時間,這種抗生素就失效了,細菌產生了抗藥性。醫生只好又上另一種已知有效的抗生素,好轉了一段時間,又隨即失效。在這種有效、失效的反覆中,Addie撐了三個星期。終於有一天醫院表示她體內的細菌已經有了泛抗藥性,醫院用盡了所有能用的抗生素,已經沒有任何一種對她有效。接下來的選項可能只有一個: 把感染的肺全部切除,做肺移植。而這一切,僅是因為一個小磕傷造成的。

也許有人會說,被傳染了超級細菌,不是還有自身的免疫力么?那些經常導致疾病的細菌也不至於致人類於死地吧?徐丹對此回應稱,人們對抗細菌感染通常有兩道防線: 一道是人類自身的免疫系統,第二道才是外力抗生素。 「正常免疫能力人,就算被細菌感染也可能會自愈。但對於那些免疫能力低下的人,如長期生活壓力導致的免疫力低下患者、糖尿病患者、老年人和嬰幼兒患者等,可能抗生素是他們抵抗細菌感染的唯一一道有效防線。到了那個時候, 如果他們被超級細菌感染,後果不可想像。我們可能就真的回到了抗生素這個奇蹟般的藥物被發現以前的那個時代:普通的感染都會輕易地奪取人類的生命。」

徐丹分享了在從醫經驗中遇到過的案例,因為一些國家某種抗生素的泛濫,醫生在開藥時已經有所考慮。 「在加拿大經常出國旅行、特別是常去發展中國家的人,可能容易受到腸胃道疾病的困擾:旅行者腹瀉,又稱為旅行者痢疾(Traveler’s Diarrhea )。很多人出國前會去醫生那裡開一些葯以做防備。通常我們會問你去哪裡旅行。如果是一些亞洲國家,例如中國,會給你開阿奇黴素(Azithromycin), 而不是去其他國家使用的環丙沙星(Ciprofloxacin),這是因為環丙沙星的濫用已經讓很多在中國的細菌產生了抗性,在中國不管用了。」

很多人認為,現在科學技術發展這麼發達,細菌產生抗藥性,人們去研究新的抗生素不就行了么?徐丹解釋稱,從1928年人類發現盤尼西林開始,人類迄今為止已發現了過百種抗生素。但是從1987年至今,人類卻沒有發現有新作用機制的抗生素。 「抗生素屬於短期使用藥品,而不像糖尿病葯和治療哮喘的藥物需要長期服用,所以利潤空間並不大。坦白地說,很多藥廠不願意投入太多的精力在發現和製造新的抗生素上。因而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抗藥性細菌的產生速度,已經超過了我們發現新的抗生素的速度。這就意味着早晚有一天這些我們現在擁有的抗生素對於很多細菌都會不管用了,而我們還沒來得及發現新的抗生素。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合理合法攜帶必要葯

針對移民或旅行者入境帶葯的問題,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新聞發言人Jayden Roberts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報》記者訪問時表示,CBSA執行90多項議會法案,並認真對待攜帶藥物入境這一現象。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官員會徹底篩查所有進入加拿大的旅客和貨物,並密切地審查可能對加拿大人的安全構成威脅的那些人。CBSA與其他一些政府部門和機構密切合作,包括加拿大衛生部和加拿大食品檢驗局,以確保加拿大人的健康和安全。這些部門會將向CBSA提供明確的指示,說明如何保護加拿大人免受其管轄範圍內產品的侵入。CBSA的官員關注這些指示,並採取適當的行動協助這些部門執行其法案。但是,這些部門有責任對其特定的法案進行管理。」

Robertson稱,入境加拿大並不是完全不能攜帶藥物,但需要做一些準備工作。並且攜帶合法的處方葯入境時,也會面臨海關官員嚴格的審查。 「所有個人帶入境的處方葯必須保留在醫院或藥店原有的零售包裝盒內,或需帶有原始標籤,清楚說明產品是什麼以及包含什麼。如果入境加拿大時攜帶的藥品不符合這些條件,CBSA可能會將處方葯扣留並轉交給加拿大衛生部。加拿大衛生部可能建議拒絕入境。當加拿大衛生部確定該產品是非法進口產品時,也會進行收繳。

此外,如果不能提供開藥的處方,應攜帶處方的複印件或醫生的證明,表明攜帶人對藥物的需求。這也就意味着,很多移民、旅行者,幫襯朋友或家人帶葯的行為,一旦真的被海關查獲,而不能出具任何證明,則涉及違規帶葯入境。

加拿大衛生部(Health Canada)高級媒體聯絡官Anna Maddis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加拿大衛生部與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合作,將在邊境採取行動,防止對加拿大人的健康和安全造成風險的產品進入加拿大。抗生素一類的藥物,「海關法」(Customs Act)第101節描述了貨物扣留(detention of goods)的相關情況,該法案規定邊防官員有權按照議會法案(Act of Parliament)扣留貨物。 「食品和藥品法案」(The Food and Drugs Act)規定加拿大衛生部門有權扣押和扣留被認為違反該法案及其條例的任何健康產品(any health product)。根據食品和藥品法第27條,加拿大衛生部還有權處置違反該法及其條例的商品(dispose of goods)。

Maddison提示,即便是在加拿大合法的藥物,當前往世界上其他國家時,也可能在當地屬於違禁品。據南方都市報報道,2013年曾有一位名在新西蘭留學的香港學生因攜帶兩盒感冒藥「新康泰克」入境被捕,因為該葯含有的成分之一偽麻黃鹼是製造冰毒的主要原料,被禁止帶入新西蘭境內。這名22歲的學生最終被新西蘭奧克蘭地方法院判處入獄2年半,並在服刑完畢後,隨即被遞解出境。 2017年,網易新聞報道來自浙江的吳先生前往美國時,受託於美國的朋友幫忙從國內帶了16瓶復方甘草片。美國海關在他入境時予以攔截,因為甘草片含有禁品成分可卡因,吳先生當場被遣返,並且在未來五年內都不準入境美國。

因健康狀況而服用的合法藥物也可能會受到外國官員的嚴密審查,因此Maddison稱,「哪怕在加拿大合法且隨時可買到的藥物,去到國外時可能會需要處方,或可能會引起地方官員和海關的懷疑。因此,出行前,最好提前聯繫你計劃訪問的國家的政府辦公室以確認你從加拿大帶的藥物是否合法。」

怎樣做才能減緩抗藥性的產生?

徐丹認為,至少應達到抗藥性細菌產生的速度不會快於新類抗生素髮現的速度。而這需要醫生和患者的共同努力:讓抗生素充分發揮治病救命解除痛苦的作用,而又將細菌抗性的演變進化控制在一個可以接受的速度。徐丹稱,「作為醫生,我們應該只有在病人真正需要抗生素的時候才開處方。只有利大於弊時才開,而不是妥協於病人的要求,為了省時省力就開處方。能用窄譜抗生素就不用廣譜抗生素,針對病症和感染的器官開對應的抗生素。作為病人,需要遵循醫囑,不要亂吃一些廣譜抗生素來治療普通的感染,就像是用大炮來打蚊子。盡量不用抗生素來治療病毒性感染。」

將處方葯和非處方葯(over-the-counter medication)帶回加拿大
為避免中斷治療過程,加拿大衛生部允許從國外返回時攜帶一療程(單一療程)或90天供應量的處方葯,取決於使用說明,以處方為準。而非處方葯,你可以根據使用說明,攜帶一療程或90天的非處方藥物(兩者中哪個量少以哪個為準)。
處方葯或非處方葯,必須供你或與你一起旅行,你為之負責的人士使用。藥物必須在醫院或藥房分發的原始零售包裝中,或附件原始標籤,清楚地標明產品是什麼以及包含什麼。

(加拿大都市報原創稿件,轉載須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