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胜:虎妈蔡美儿看美国的变化 我们想到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

虎妈和两个女儿。网络图

对于很多关注儿童教育的父母来说,“虎妈”这个名字几乎家喻户晓。

美籍华人caimei(Amy Chua)就是因此而出名。她以自身育儿经历写出的专着《虎妈战歌》成为畅销书,她本人也因为虎妈式教育方式而登上时代杂志封面人物,引起广泛争议和关注。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蔡美儿是耶鲁大学教授,专门研究外交政策。她新著《政治部落:群体本能和国家命运》同样也激起广泛的争议和关注。这次她谈的不是育儿经,而是美国的社会问题:当美国开始分裂成两个或多个“政治部落”之时,这些部落群中的人们眼中将没有同胞和本国国民,而只有敌人。

蔡美儿最初研究的是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她认为像越南、菲律宾等存在显著的群族特征,她一直主张,美国主政者如果不搞清楚这些部落或群族之间的关系,就会造成外交政策上的灾难。有一天她在耶鲁大学的课堂上重复她讲述了20年的内容:“在发展中国家里,民主可能催生一批没有政治经验的煽动者,他们高举反体制的政见,将少数族群当成箭靶,利用带有种族主义的民粹浪潮,赢得选票……。”

然而就当她自己重新审视这些论断时,她发觉自己课堂上的80多个学生也在拿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刚刚经过近期美国总统大选的学生们,都在想着同一件事。终于有个学生开口:“你刚才讲的,好像美国”。

是的,蔡美儿本来描述的是委内瑞拉,却好像正在发生于美国。

蔡美儿意识到,美国正在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的牺牲品,这种现象之前都是典型出现在一些非西方的国家:“基本上我想说的是,今天的美国正开始显现出开发中国家常见的、充满破坏性的政治变动,包括了种族民族主义兴起、对机构和选举失去信任,更为重要的是,民主转型成一种机器,催生零和式的政治部落主义。”

政治部落主义的滋生,首先导致一个倾向就是“事实不再显得这么重要”。一旦我们连结到某个群体,我们的认同就会与它绑在一起,事情的真假,开始变得无关紧要,因为我们会透过这个群体的视角来看每件事,就算有证据指出这个群体错了,我们的反应往往是捍卫到底。

蔡美儿说,她并不认为部落主义本身总是一件坏事。但当部落​​主义将政治体系取而代之,这就是个问题,这将是危险的。

“不论你是属于逊尼派还是什叶派,或者是支持特朗普还是反对特朗普,一旦部落主义占据了政治体系,就很容易将对方妖魔化或去人性化。” 事实就开始不重要。

美国因为引进非白人的新移民,来自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的移民大量增加,白人将在30年内失去多数地位。这使得一部分人觉得受到威胁,而有的人自然就会退缩到部落主义。

而中部的民粹主义,也会把东西两岸的所谓“精英”视为“不是我们自己人”。

美国某些人物高声呼吁“真正的美国人”要拿回他们的国家。而总统则是走在风口浪尖上高喊“让美国再伟大”、“我们要从中国和墨西哥手中,夺回我们的国家”。蔡美儿讲委内瑞拉,因而想到美国。
而我们讲美国的变化,同样想到加拿大。

在社会中传播分裂,则分裂传染仇恨,而仇恨令社会更加不安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市场预测:美国利率明年一月见顶!

美国经济连续两季收缩 呈现经济衰退迹象

大争议!美国海关人员在加拿大有持枪特权?

华裔新婚妻子海岛蜜月竟陈尸酒店!丈夫被捕 死因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