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勝:虎媽蔡美兒看美國的變化 我們想到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

虎媽和兩個女兒。網絡圖

對於很多關注兒童教育的父母來說,「虎媽」這個名字幾乎家喻戶曉。

美籍華人caimei(Amy Chua)就是因此而出名。她以自身育兒經歷寫出的專着《虎媽戰歌》成為暢銷書,她本人也因為虎媽式教育方式而登上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引起廣泛爭議和關注。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蔡美兒是耶魯大學教授,專門研究外交政策。她新著《政治部落:群體本能和國家命運》同樣也激起廣泛的爭議和關注。這次她談的不是育兒經,而是美國的社會問題:當美國開始分裂成兩個或多個「政治部落」之時,這些部落群中的人們眼中將沒有同胞和本國國民,而只有敵人。

蔡美兒最初研究的是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她認為像越南、菲律賓等存在顯著的群族特徵,她一直主張,美國主政者如果不搞清楚這些部落或群族之間的關係,就會造成外交政策上的災難。有一天她在耶魯大學的課堂上重複她講述了20年的內容:「在發展中國家裡,民主可能催生一批沒有政治經驗的煽動者,他們高舉反體制的政見,將少數族群當成箭靶,利用帶有種族主義的民粹浪潮,贏得選票……。」

然而就當她自己重新審視這些論斷時,她發覺自己課堂上的80多個學生也在拿異樣的眼光看着她,剛剛經過近期美國總統大選的學生們,都在想着同一件事。終於有個學生開口:「你剛才講的,好像美國」。

是的,蔡美兒本來描述的是委內瑞拉,卻好像正在發生於美國。

蔡美兒意識到,美國正在成為一種社會現象的犧牲品,這種現象之前都是典型出現在一些非西方的國家:「基本上我想說的是,今天的美國正開始顯現出開發中國家常見的、充滿破壞性的政治變動,包括了種族民族主義興起、對機構和選舉失去信任,更為重要的是,民主轉型成一種機器,催生零和式的政治部落主義。」

政治部落主義的滋生,首先導致一個傾向就是「事實不再顯得這麼重要」。一旦我們連結到某個群體,我們的認同就會與它綁在一起,事情的真假,開始變得無關緊要,因為我們會透過這個群體的視角來看每件事,就算有證據指出這個群體錯了,我們的反應往往是捍衛到底。

蔡美兒說,她並不認為部落主義本身總是一件壞事。但當部落​​主義將政治體系取而代之,這就是個問題,這將是危險的。

「不論你是屬於遜尼派還是什葉派,或者是支持特朗普還是反對特朗普,一旦部落主義佔據了政治體系,就很容易將對方妖魔化或去人性化。」 事實就開始不重要。

美國因為引進非白人的新移民,來自拉丁美洲、亞洲和非洲的移民大量增加,白人將在30年內失去多數地位。這使得一部分人覺得受到威脅,而有的人自然就會退縮到部落主義。

而中部的民粹主義,也會把東西兩岸的所謂「精英」視為「不是我們自己人」。

美國某些人物高聲呼籲「真正的美國人」要拿回他們的國家。而總統則是走在風口浪尖上高喊「讓美國再偉大」、「我們要從中國和墨西哥手中,奪回我們的國家」。蔡美兒講委內瑞拉,因而想到美國。
而我們講美國的變化,同樣想到加拿大。

在社會中傳播分裂,則分裂傳染仇恨,而仇恨令社會更加不安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美国加息0.75% 料年底前再加息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