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加航要个收据还挺难 最后…

加拿大都市网

星报专栏作家:Ellen Roseman

最近我收到有关航空公司的投诉,远较其他主题多。不少人不满曾经垄断市场的加航客户服务质素欠佳。
纽约士域大学财务教授Mohammad Siddiquee,今年5月飞往满地可出席会议。学校要他出示收据方可替他报销相关费用。

他曾经透过专门处理收据索取的加航官方网页,两度联络加航公司他在8月时表示:“我收不到回音,系统说需时15日处理,但距离我第一次索取文件至今已过了15个工作天。”他曾数次联络客户服务员,但仍不得要领,所有人都表示爱莫能助。

我把Siddiquee的电邮转寄给加航,一天后他就收到收据。身为价值投资的专家,教授大可写一篇文章,讲述企业尊重客户能如何提升品牌价值。

Mike Gannon原本乘坐的班机于6月1日开出,由多伦多出发经温哥华前往西雅图,但班机在数方面出现混乱。

他曾尝试起飞前24小时内,在网上预班登机手续但不成功他抵达多伦多机场后,方知道转机时要额外接受随机安检他问“为何不能在网上解释清楚我一直尝试不同的中间名字组合,包括只有首字母,的Nexus,护照等,简直浪费光阴“。

虽然他出门前已确认飞机会准时起飞,但到达机场后却被告知班机已取消,而且同样没进一步解释。
这表示他改乘较原定班机迟两小时出发的航班时,失去了加钱换取的特选座位,而且当他抵达温哥华后,就收到加航的电邮,又指他前往西雅图的班机取消了。他其后找到一间温哥华机场代理公司,该公司说被取消的航班,应该是原先获安排的西雅图航班,而不是他手持登机证的那班航班。

他发邮电给加航行政总裁罗云斯库(Calin Rovinescu),题目为“加航跟我过不去”,当中说:“这次事件是加航一种独一无二的骚扰方式,而且只是一次旅程间发生的事。商业世界中最熟习电脑应用技术的应当是航空公司了。为何不能在航班取消时,自动退还购买特选座位的额外费用?目前乘客需要自行申索服务退款,否则可能会取不回款项“。

Sari Gold今年7月乘飞机从拉斯维加斯前往多伦多,身边坐ㄧ一一体形庞大的人:“他半边身子靠到我的位置上,我只能坐到一边,双腿靠到走廊上。最糟糕的是他没有系好安全带,起飞前我请机舱服务员替我换座位。我进行过3次背部手术,脊柱第11节曾进行融合手术,没可能在那种座位上坐5小时“。

她最终被转移至最后一行一个不能后倾的座位因为气流缘故,她全程大部分时间都要扣安全带后来她要求客户服务部赔偿:“我和邻座乘客都缴付一个位置的机票费用,他却享用了两个座位,而我则只能在半个座位和无法倾斜的座位之间二择其一,两者对我来说都不是好选择。”

黄金等待31天后联络我,不久加航便愿意在她下次乘机时,提供100元折扣,并承诺调查事件。
至于航空公司可以如何确保所有乘客都扣上安全带她跟我说:“我收到简短的回复,称他们不会再回答有关这话题的任何问题,我被甩开了。”

同样有背患的Cheryl和Zvi Gaster,发觉自己无法把行李放到头顶上的储物柜。他们没有要求机舱服务员协助,认为这样会危害他们的安全.Cheryl说:“我们别无选择,只得把行李寄舱,第一件行李要25元,第二件35元,还要缴税“。我认为这是残障和年龄歧视,此外我们还长得矮小,更难于劳动和伸展。

加航发言人Peter Fitzpatrick说,乘客为机组人员脐想是体贴的行为,但他们无须这么做他说:“我可以向你保证,机舱服务员非常乐意在登机过程中帮助有需要人士。借这个机会提醒乘客,为了他们的安全想,不应该令袋子超重,并冒令自己受不必要地顾虑的风险,试图把随身行李塞得更满,无法舒适地携带“。

加航的客户服务速度一向很慢,经常无法遵守本已拖得很长的回应死线。你要坚持和有耐性,尝试把投诉提升至更高层以处理问题。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