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收藏200張高考准考證 見證中國教育發展歷程

加拿大都市网

■ 詹洪閣共收藏了200多張高考准考證。網上圖片

今年是恢復高考40年。遼寧瀋陽的詹洪閣已收藏高考准考證整整30年。從1987年至今,詹洪閣收藏了從1950年代初到現在的高考准考證200餘張,其中有3張1977年恢復高考第一年的准考證。詹洪閣說,最早一張是1951年華東、東北高等學校統一招生准考證。最近的一張是2000年天津市普通高等學校統一招生考試的考生證。 《新京報》報道,這些跨越半個世紀、邊角泛黃的准考證,記錄了一個人改變命運
的瞬間,也記錄了時代變遷。詹洪閣說,這是個人考入高校的歷史記憶,也記錄了新中國教育發展歷程。

詹洪閣想要尋找這些准考證的主人。 「高考准考證都是給人留下回憶、並且改變人一生的東西。很有紀念意義,是家庭檔案的一部分,非常珍貴。你可以想像一下,五六十年過去,你再次看到自己當年的准考證,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非常可貴。如果因為我的收集保護,能物歸原主,幫人找回高考記憶,這很感人,也很有意義。」詹洪閣說。

■ 一張1977年未貼照片的高考准考證。網上圖片

詹洪閣有時候會在百度上搜索准考證上的名字。一看,很多人都成名人了,有工程師、教授、官員……他
們中的很多都成了社會精英和國家棟樑。有些已經退休了。如果要找,一定可以找到,就是要多費點功夫。對於有沒有準考證已經找到主人的,詹洪閣說,「暫時還沒有。我也收藏畢業證,畢業證倒是有找到主人的。我曾收藏了一張清華大學的畢業證。 2013年前後,通過媒體朋友牽線,得知畢業證的主人是中央電視台一位播音員的父親。我去北京把畢業證歸還給對方,那時候,播音員的父親已經過世了。兒子拿到父親的畢業證時,很高興,也很感激,說他以前出去總說他爸是清華高材生,別人都不信,這下可以證明了。我看他那麼高興,有些東西的意義是金錢替代不了的。」

詹洪閣回憶起第一張准考證的來歷說,「應該是1987年前後,我淘到了一本金陵大學(後主體併入南京大學)的同學錄,裏面夾着兩張准考證。一張北京的,一張南京的。一個1951年,一個1953年。都是小薄紙,已經泛黃。 1951年的那張,上面貼着一張男生的黑白照,上面寫着『華東、東北高等學校一九五一年度統一招生准考證』。上面列了十條『試場規則』。」

收藏家都有各自的收藏管道,詹洪閣的管道就是走訪各地古籍書店、古玩城等。還有一些收藏家之間的內
部交流。准考證主要是夾在冊子、雜誌和舊書裏面。特別是教學參考書或課本,少數是夾在同學錄裏面的。

「從小小的准考證可以看到經濟和科技的變化。 1950年代的准考證都是繁體字,紙張粗糙,照片都是黑白的,印戳不是紅戳就是藍戳。後來都是簡體字、蓋鋼印,2000年以後都用IC卡或防偽係數更高的准考證了。 」詹洪閣說,「考試科目也有變化。1950年代的考試科目很多,有些地區的筆試科目居然有10多科。比如1953年華東區的一張准考證的考試時間表顯示,除了考數學、政治常識、本國語文、物理、化學、中外史地、生物、俄語等8個科目,還有加試,一共要考好多天。 」

詹洪閣說,「我沒有參加過高考,中學畢業後就參加工作,我上的是社會大學。我心情挺複雜的,沒有參
加高考、進入高校深造,這是我一生的遺憾。人一生肯定有失有得。這30年,我收藏了很多教育方面的史料。我想通過這種方式來彌補沒有參加過高考的遺憾。」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