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电竞火爆有人成才有人废 如何看待电游这件事?

加拿大都市网

电子竞技
电子竞技成为炙手可热的新兴职业,图为一场电玩职业比赛现场。美联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

2018年7月,韩国职业《英雄联盟》电玩选手Huhi宣布以职业玩家的身分,通过杰出人才移民计划拿到美国绿卡;8月,年仅27岁的美国电玩家布莱文斯靠着《要塞英雄:大逃杀》电玩游戏直播,获得超百万元月薪,入选时代杂志最有影响力的25位网红……不知从何时起,原本在人们眼中不务正业的打游戏,正在一步步刷新人们对这一行业的认知。电竞玩家正走出传统,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兴职业。

韩国职业游戏选手Huhi(Choi Jae-hyun)于7月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公布,他拿到美国绿卡的消息,这位出生在法国的韩国职业《英雄联盟》球员,目前在Counter Logic Gaming担任北美传奇联赛冠军系列赛的中坚队员,专业水平不容置疑。他通过美国移民局的EB1-A杰出人才移民计划,用一年的时间顺利拿到美国绿卡。通过该申请的杰出人才的电竞玩家,将会获得与NBA、职棒大联盟MLB等职业运动员的同等待遇,显然,电子竞技的价值正在全球逐步显现。

而暱称为“Ninja”的布莱文斯靠着在平台Twitch直播《要塞英雄》爆红,通过付费订户赚的盆满钵满,成为该平台上收入最高的网红。其游戏直播收看人数累计已突破2.3亿,为他带来百万美元月薪,并且入选《时代》杂志最有影响力的25位网红之一。该平台的用户每支付5元月费,被订阅的游戏玩家就可分得3.5元。目前,布莱文斯除了网络直播,也开始拓展网络外的帝国。6月时他与红牛(Red Bull)、内衣品牌PSD签下赞助合约,7月担任《要塞英雄》巡回赛主持人。

■《要塞英雄》全球大热,开发商声称现时全球有超过1亿2,500万人在玩。官网截图

电子竞技行业的红利越来越被人们了解,家长们也逐渐从最初的反对到如今甚至聘请专业游戏教练培训孩子。《华尔街日报》早前报道,为了让孩子的爱好可以转化为赚钱的职业,或者获得大学奖学金,已经有家长们愿意花费每小时15-35元寻找游戏《要塞英雄》教练,虽然这种作法遭到网民在社交媒体抨击,但却显现出游戏玩家职业正在被广泛接受。

今年4月,柏克莱加大(UC Berkeley)宣布,将一个本科宿舍的社区会议室改装成学生视频游戏竞技队伍的训练场,并将于今年球季开放。该空间由守望派联盟球队San Francisco Shock和NRG Esports赞助,NRG执行长当时盛赞,柏克莱加大不仅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而且还运行着美国最好的大学电子竞技项目。

不过另一方面,今年2月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校园枪击事件,却对类似的暴力游戏敲响警钟。该校园枪手被认为正是沉迷枪击游戏,内心充满暴力,加速其身心不健康。作为一直在选择职业上较为传统的华人家长会同意孩子从事电子竞技行业吗?硅谷华裔李先生有两名各13岁和15岁的儿子,他坦言不鼓励孩子成为游戏玩家。

李先生认为,虽然从经济上看,电子竞技玩家可以赚得更多的金钱,但比起物质满足,他更关注孩子的身心是否在爱好中得到良好的培养。目前两个儿子均有球类运动的爱好,这些花费时间的运动爱好可以让他们身体强壮,心情愉悦,另外做义工,也可以培养为他人服务的优秀品质。而打游戏需要长久在密闭的环境中训练,时间长了会与世隔绝,丧失健康的人际交往能力。特别是游戏中涉及的暴力,也会对身心起到非常不好的作用。所以李先生不愿意让孩子进入这个领域。

麻省理工学院教学系统实验室的设计研究员盖多斯(Matthew Gaydos)认为,游戏和暴力之间没有确切联系。他说,对孩子来说在家里玩《要塞英雄》游戏与在深山森林里玩没有区别,从纯粹安全的角度讲,只是通过电脑屏幕射击将远比真实射击安全。而玩游戏时,孩子们会摆脱父母与学校的监视,自己独立地解决任务,这会教会他们在面对骚扰,不信任与不公时该如何单独应对。

盖多斯还提到,家长可以通过询问以下的问题,总结孩子玩游戏的价值:孩子们结交了新朋友吗?变得更加自信了吗?还是他们变得更加孤僻?他们是否接受任何有害或负面的观点?家长也可通过游戏内容来判断,是否鼓励孩子继续玩游戏。

已经有10几年玩游戏经验的中国玩家徐政(化名)表示,年少痴迷游戏的确有走偏的风险,需要有人正确引导。他认识的一些游戏玩家多数在生活中较为腼腆,确从游戏中找到自信,实现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状态和能力。所以徐政认为玩游戏应该因人而异,正确挖掘天份。

目前全球网游玩家达4亿,美国是全世界游戏玩家最多的国家,拥有5000万网游玩家和2300万付费玩家。专家分析美国高度的包容性及开发性,让这个移民国家的用户来自于各个不同的文化背景,全球市场没有任何市场可以比得上北美市场的开放所有的产品都可以在这个市场得到交流,得到发展。

其次美国商业化程度高,手游盈利出色。另外玩家数量庞大,付费习惯良好让游戏设计者可以从用户处收回所有的收入,预计美国未来进入游戏行业的人数量仍会呈上升趋势。

南加华裔学生打电动获大学奖学金

电子竞技运动(eSports)新世代即将来临。现年20岁的南加州华裔男学生徐子力(James Xu)透过打电动游戏《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优秀战绩,获得私立大学Illinois College主动向他招手送上奖学金入学,主修心理学。

Illinois College是一家私立文理学院,位于伊利诺州的杰克逊维尔市(Jacksonville)。徐子力表示,“周遭有许多朋友都喜欢打电动,高中最后一年开始加入《英雄联盟》,从此着迷。就好像团体运动例如篮球一样,电动游戏竞技考验团队合作性和组织能力。我们一组五人参赛,各展所长,我是团队的领袖、性格好胜,规划比赛策略和认识对手战略非常重要,透过不断练习才会进步,超越自己。”

■■徐子力在放暑假期间,在家与队友训练。徐子力提供
 

他续说,“最初升学计划与一般高中生无异,打算根据成绩考上加州州立系统的四年大学,有一次偶然机会下在Reddit群组内看到《英雄联盟》张贴,交上自己在游戏比赛中的成绩后,想不到Illinois College主动向我招手,表示会提供每年两万元奖学金。2017年秋季学期入学,一年间我与另外四名队友,一周六天平均花4至5小时打电动训练,参与比赛晋级。”

电子竞技运动现在是其中一项“吸金能力”高的专业,专业游戏玩家年薪有机会超过十万元,就连NBA职篮金州勇士更自组《英雄联盟》队The Golden Guardians,可见电子运动的未来发展潜力。徐子力表示,“如果想维持水准,团队每天必须参与最少4至5小时训练,这是基本的。如果想晋升成为精英级,每天至少训练8小时,专业级平均13至14小时。我们始终是全职学生,团队教练着重我们的GPA分数,如果学术成绩没有持续水准是会被暂停参与比赛/训练活动,要求非常严格。”学生级别有团队教练协助,而专业级的团队阵营更包括主和副教练、心理专家和分析师等,阵营比得上专业篮球队。

尽管不支持儿子打游戏,徐父还是采用开明的方式,支持孩子做喜欢做的事,“很多亚洲小孩读书都很好,但是我儿子天天打游戏。其实我看了很懊恼,但看他玩得开心,又忍不住帮他买最好的显卡,教他认识好的耳机。我会明确地让他知道,游戏是会影响他的课业的,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看到儿子每天花长时间打游戏,他表示:“我最初很担心儿子的学术成绩。但是儿子的生活很有纪律,目标清晰。上私立大学学费高,奖学金减轻经济负担,而且知道学校对学生成绩有严格要求,感觉更加放心。”

作为团队领袖,精神力量强大和高情商,对保持团队士气和质素有直接影响。比赛总有输赢,徐子力享受每一个比赛和训练过程。“能够做自己最喜欢的事,又有奖学金,我相信电子运动将会是未来新专业趋势。之前我的团队内也有华裔队友,但他们没有再继续参与下去。做一些他人以为不可能做到的事很有挑战性。目前在大学主修心理学,希望毕业后参与电动游戏团队担任心理专家工作。”

谁说打游戏百害无一利 支持者:促进沟通能力

随着近年来电子游戏大赛的胜者奖金飙升至数十、甚至过百万元,越来越多的爱好者们认识到了打电子游戏可以成为一条职业道路。

然而,他们就如NFL或者NBA的职业运动员一样,每天都要进行长时间和枯躁的训练。而由于电子游戏制造商的大额赞助,纽约州立大学坎顿技术学院(SUNY Canton)或者尔湾加州大学(UC Irvine)等众多高校纷纷成立了“校队”,为“特长生”提供奖学金。

面对电子游戏竞技化的情况,有一些美国教育界人士却似乎“逆流而行”,希望提倡青少年们重新感受到打电子游戏所带来的乐趣,并且侧重其帮助人际交流的能力。例如,在底特律最大的公立学校卡斯科技高中(Cass Technical High School),兰肯(Nicolas Lenk)除了担任物理老师以外,还是学校课后电子游戏俱乐部的创立者和监督老师。自从2014年以来,兰肯召集平均超过100名学生,在每个星期五的下午3点半至6点参加他的“游戏机大会”。
兰肯提供10多台的电脑显示器,而学生们则只需要带上自己的控制器。他说:“在每次的俱乐部集会上,我们让学生玩不同的游戏,‘NBA 2K’(篮球游戏)、‘Smash’(对战游戏)和‘Just Dance’(跳舞游戏)。”

■兰肯是一名电子游戏爱好者,时不时与学生们一起对战和交流。取自兰肯网站
 

很多家长对青少年打游戏机抱着负面的看法,认为他们经常把自己“锁”房间内“无所事事以外”,丧失了与外界接触的机会。然而, 兰肯却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看法。他在攻读教育博士学位时专门研究电子游戏对青少年影响,认为电子游戏其实给青少年们提供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沟通媒介。兰肯说:“这是因为他们要经常地与同伴们交流战略,或者分享经验。”

为了进一步增加在进行电子游戏对战时的人际交流,兰肯说服了学校,在课后时间让学生“留堂”打电子游戏。他说:“即使他们不在学校与同伴一起玩,我估计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在回家后玩,那还不如留在学校?”

但要加入这个课后电子游戏俱乐部并不是这么容易,因为兰肯要求学生的成绩要达到一定的达标。他表示从来没有听到家长的投诉:“在与超过200多名生家长聊天后,我很惊讶:原因是没有一位家长担心他们的小朋友参加我的这个俱乐部。”

正视电玩游戏成瘾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年年初决定把“电玩(玩电子游戏)成瘾”(gaming disorder)列为精神病,并通知各国政府将其纳入医疗体系,有关规定5月中生效。加拿大卑诗省有资深青年及家庭服务辅导员对该政策表示欢迎,认为年轻人出现成瘾问题不仅是个人问题,更是整个家庭的问题,亟需全家人一起努力才能改变。有大学生表示,跟其他玩家一起在线参与的游戏较易成瘾;有家长也认为,须了解子女每天与电玩接触时间,勿让子女沉迷以致荒废学业。

世卫组织今年首次在《国际疾病分类标准(ICD)》中加入“电玩成瘾”,征状包括无法控制地打电玩、越来越常把电玩置于其他生活兴趣之前,即使知道有负面后果,也持续或增加打电玩时间等。资深辅导员黄承斌对世卫组织出台这项规定表示欢迎,透露他过去十多年来,发现电玩成瘾现象渐趋严重,不少人“病入膏肓”才求助,且多数由亲友代寻求协助。

黄承斌称,世卫对“电玩成瘾”的定义非常具体,简单说来,市民可从三个“C”进行判断:一是“control”(控制),亦即人在控制游戏、还是人被游戏所控制;二是“compulsion”(欲望),亦即是否存在不能自控的推动力,令其对其他事情心不在焉;三是“consequences”(后果),亦即因沉迷电玩而睡眠不足、三餐不定时,影响到日常生活、人际关系及工作学习等。

■■图为《英雄联盟》竞赛的场景。美联社资料图片
 

他分析说,出现“电玩成瘾”原因跟吸烟、吸毒、赌博等差不多,多数是在人们需要面对压力时,寻求一种较为熟悉的活动以纾解压力与焦虑。在治疗成瘾症时,辅导员会了解造成压力的根由,从而先去除该压力,才可解决“电玩成瘾”问题。

黄承斌强调,造成成瘾症并非患者一个人的问题,很多时候往往由整个家庭造成。不少亚裔家庭望子成龙心切,对孩子造成很大压力;更有家长把自己的心情好坏,完全寄托在孩子的成绩单上。他说,家长不能要求孩子为自己的心情负责,孩子的人生更非为了家长而活。在针对“电玩成瘾”的治疗上,辅导员会对家庭整体进行治疗,有时甚至成瘾者本人不出现都没问题。据他解释,家庭在治疗电玩成瘾者问题时,全家都要做好180度大转变的准备;如果家人对成瘾者责骂,气氛不和谐,治疗效果只会变糟。

黄承斌表示,家长应积极帮助孩子参与非电子类的活动;一旦出现成瘾问题,及早向专业人士或机构求助。

一名经常玩电子游戏的大学生表示,一般令人沉迷的电玩多数是有其他玩家同时在线参与的竞争型游戏,而一些休闲类游戏通常不易令人上瘾。就读大学二年级的刘俊佑表示,目前每天约花一两小时玩电子游戏,比如与历代英雄共同拯救世界的模拟角色扮演游戏《Fire Emblem Heroes》,也有玩Pokemon GO等,但每天只在没别的事要做的时候才拿来打发时间。

他说,自己喜好的是有故事背景的游戏,属于休闲类,通常不会令人上瘾。而一些有其他玩家同时在线参与的游戏较易令人沉迷,因为你一定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才能赢。例如电子游戏《要塞英雄》及《英雄联盟》,玩家须每天要打三四个小时以上,每年还有无数人参赛,使人沉迷程度堪称疯狂。只须上网www.twitch.tv就知道哪款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电子游戏,家长应留意子女是否有参与。

据刘俊佑母亲刘太表示,基本上不鼓励儿子每天花1至2小时于电玩,但了解到儿子只是藉电玩来减轻功课压力,才让儿子玩一会。不过,她要求儿子要节制地玩电子游戏,也希望其他家长有这个想法,以免无心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