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故事:芬蘭「國寶」押注電影 憤怒鳥謀百億上市

加拿大都市网

Rovio創辦人之一Mikael Hed跟Niklas Hed拍住上,成立Rovio前身Relude,但最初不算成功。

芬蘭國寶公司Rovio娛樂上市,大家或許不感興趣,但若 《憤怒鳥》(Angry Bird)上市,大家的態度很可能會一百八十度轉變。

Rovio娛樂原本只是芬蘭一間寂寂無聞的遊戲開發商,直至創作了《憤怒鳥》遊戲系列而一夜之間聲名大噪。自此,公司在《憤怒鳥》所奠定的基礎上不斷橫向發展,甚至延伸至電影製作上。

早已成為公司搖錢樹的《憤怒鳥》,或許會再次成為公司大股東的運財鳥。市傳Rovio正計劃捲土重來,最快下月上市,估值超過一百五十億港元,部分集資所得將用作預計一九年上畫的《憤怒鳥大電影 2》製作費。

撰文:韋寧 設計:黎鴻業

自2009年《憤怒鳥》「出生」之後,便一直成為Rovio娛樂的金蛋,把公司從破產邊緣挽救過來。該年年初,Rovio因產品銷情慘淡而陷入財困,公司的遊戲開發人員於是攪盡腦汁,希望能夠創作出一個意念嶄新的遊戲,可以令公司起死回生。

結果,經過逾50次嘗試後,終於把《憤怒鳥》設計出來,並且於當年12月正式發佈,透過iPhone平台,推出了首個《憤怒鳥》的彈弓益智遊戲。每天全球有3千萬人花上3億分鐘,操縱彈弓將一隻又一隻的無腳肥鳥撞向綠豬。這個再簡單不過的遊戲,竟然迷倒全球各地用戶,連前英國首相卡梅倫也一度是其粉絲。
面世僅兩年半,《憤怒鳥》累積下載次數已經超過10億,當中超過四分一更加是收費下載,令《憤怒鳥》成為當時蘋果App Store上,收費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程式。遊戲空前成功,不單令Rovio發大達,甚至挽救芬蘭國家民族自尊。國民過去一直以手機巨擘諾基亞為榮,其後諾基亞沒落,Rovio和憤怒鳥成為國家的新希望。

然而風光過後,《憤怒鳥》跟其他手游一樣,熱潮漸漸冷卻。只得「一招鳥」的Rovio,業績也隨着《憤怒鳥》失寵而走下坡。及至2014年至2015年度間,公司更加要裁員救亡。

豈料去年一出《憤怒鳥大電影》收個滿堂紅,僅7300萬美元的製作費,換來近3億5千萬美元票房。更重要的是,《憤怒鳥大電影》觸發各地玩家對《憤怒鳥》的「集體回憶」,相關遊戲系列再被熱捧,這從Rovio去年來自遊戲業務的收入按年飆升四成得到反映。


市傳Rovio計劃在老家芬蘭Nasdaq OMX上市。

電影喚醒集體回憶

《憤怒鳥》翻生,帶挈Rovio業績大逆轉,去年營業收入按年急升三分之一,至1億9千萬歐元,帶挈公司由虧轉盈,前年稅前虧損逾2千萬歐元,去年轉為溢利1750萬歐元。

對Rovio來說,《憤怒鳥》死不去,反而一再成為公司的續命丹,終於吸引了業界的興趣。 《華爾街日報》早前引消息稱,騰訊(0700)有意以30億美元收購Rovio。雖然至今只聞樓梯聲,但足以顯示《憤怒鳥》仍有相當的市場價值。

食髓知味,《憤怒鳥大電影》收得,續集電影將於2019年推出。由於製作費幾乎肯定高過第一集,故此上市籌集資金是自然不過的選擇。金融界消息指,Rovio估值大約是20億美元。

公司初步打算髮售五分之一股份,價值大約4億美元,即集資31億港元。據悉,包括德意志銀行在內的三間投資銀行,將會為Rovio上市提供諮詢,若果成事,最快可於今年9月上市。

不過,Rovio最終會否上市仍有變數,因為公司內部覺得資金需要並非特別大,實毋須急就章上市。維持現狀,繼續以私人方式營運亦非壞事。

事實上,雖然《憤怒鳥》靠電影浴火重生,但無改市場對其前景有所保留。最大問題是Rovio產品過於單一,無論是遊戲還是動畫,都離不開《憤怒鳥》。


靠電影鹹魚翻生,Rovio創辦人邁克爾赫德(Mikael Hed)(中)相信始料不及。

遊戲單一前景難料

一旦《憤怒鳥》人氣「跌wott」,公司便失去賺錢能力。若不及早開發新的品牌遊戲,恐怕下場會跟一度大熱的遊戲Candy Crush開發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一樣,最後被Activision以低價收購,或者如《開心農場》開發商Zynga,上市後極速跌破招股價。

2011年上市的Zynga,高峰期市值高達110億美元。公司其後花2億美元收購擁有當時熱門遊戲《Draw Something》的母公司OMGPOP。可惜《Draw Something》熱潮來得快去得更快,Zynga自始一沉不起, 單是去年已虧損逾億,市值跌剩不足高峰時的三成。


《憤怒鳥》的成功多得蘋果iPhone和App Store興起。

兩老表合作創業

財富是留給具眼光的人,Rovio是一個例子。 2003年,尼克拉斯(Niklas Hed)聯同另外兩位同學,參加了一個由諾基亞及惠普贊助的手機遊戲開發比賽。 3位年輕人憑着無限創意,設計出實時遊戲《白菜世界之王》而勝出這個比賽。

賽後,他們隨即與尼克拉斯的表兄米高(Mikael Hed)創辦一間公司「理路迪」(Relude),又將得勝作品《白菜世界之王》的版權售予蘇美亞(Sumea)。蘇美亞隨後把遊戲改名為「鼴鼠戰爭」,成為歷來首創商業實時多人互動手機遊戲。

2005年初,米高的父親卡爾.赫特(Kaj Hed)向理路迪注入100萬美元資金,公司改名為Rovio移動(Rovio Mobile)。但之後業務不但沒有突破,還一度陷入財困。 2009年米高出任行政總裁,與尼克拉斯兩老表拍住上,《憤怒鳥》橫空出世,終救了公司一命。

Rovio起死回生,作為創辦人的米高和尼克拉斯固然獲得可觀的報酬,但最大的得益者,始終是十多年前獨具慧眼,看中幾個後生仔創意無限的大股東卡爾。據彭博資料,卡爾現時共持有六成九Rovio權益,以估值20億美元計,他佔了其中近14億美元Rovio權益。若《憤怒鳥》繼續發「憤」圖強,他肯定會財源滾滾。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