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诗毒贩在华重审 15年监禁改判死刑

加拿大都市网

■案件14日在大连市中级法院宣判。路透社

■案件14日在大连市中级法院宣判。路透社

 本报讯

华为集团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引发中加关系紧张。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涉走私毒品罪一案,一审判刑15年,不服上诉,案件14日在大连中级法院重审。法院认定被告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伙同他人走私222.035公斤冰毒,且是主犯,证据确实、充分,以走私毒品罪判处死刑。辩护律师称,谢伦伯格已决定提出上诉。

谢伦伯格贩毒案在大连重审,14日被改判死刑。网上图片

谢伦伯格的律师张冬硕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15日早上与谢伦伯格见面,对方决定上诉,但要先准备上诉内容。他说,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谢伦伯格参与了有组织的国际犯毒活动,亦不足以证明被告在大连从事涉及222多公斤毒品的走私活动,另外,按照中国法律,除非公诉机关提出新的犯罪事实,否则上诉案件不能加重刑法,而他认为公诉机关昨天提出的,属旧的犯罪事实,但很遗憾法院没有采纳辩方意见。

他又说,法院认定谢伦伯格是主犯,但并无事实证据支持,因为他在案中有人陪同,不能认定他起到主要作用,其行为亦非主要行为。另一方面,本国传媒透过查阅法庭文件,得知谢伦伯格7年前曾在卑诗贩毒罪成,判监16个月。

今次案件涉及外交层面,张冬硕表示,若是一宗普通毒品案,在发回重审后马上开庭,以至马上判决等过程中,不会像今次案件般处理,但他强调现时的处理符合法律程序。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批评中国政府已开始随意地运用死刑,强调加国政府极度关注谢伦伯格一案,并将继续积极与中国交涉前外交官康明凯和该国商人斯帕沃被拘禁事件。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36岁的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14日早上在庭警陪同下进入庭室,身着灰白色上衣和黑色长裤,带着手铐。开审前法官请庭警解除他的戒具。

本案由大连市中级法院于2016年3月15日一审,于去年11月20日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走私毒品未遂,判刑15年,驱逐出境。被告提出上诉,要求改判驱逐出境。去年12月29日,检方认为从轻处罚明显不当,辽宁省高级法院裁定,将案件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该案从案发到一审,中国官方原本一直低调进行。直到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之后,大连官方媒体高调报道,有一名加拿大毒贩即将公开二审,且所涉及毒品数量巨大。

关键证人出庭
在14日上午进行的庭审中,控方对案件作出举证,并传唤此前从未出庭的关键证人和报案人许清。许清出庭作证持续一个多小时,陈述他如何怀疑涉毒活动并向警方报案,他也回答控辩双方以及被告提问。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照片、书证、现场勘查笔录、毒品鉴定意见、另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等证据。

大连中院14日晚宣布判决谢伦伯格死刑。法院称,经审理查明:凯姆、史蒂芬与「周先生」(均在逃)等人实施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2014年11月19日,凯姆指派谢伦伯格到大连与许清会合,拟将222.035公斤冰毒毒品藏匿在轮胎内胆中走私至澳洲。

负责接收的许清报案,警方在货仓搜出三百多袋塑胶颗粒,其中15袋为白色晶状物品。谢伦伯格察觉后,准备逃往泰国,飞机经停广州时,他被公安机关拘捕。涉及此案的两个中国境内人员简祥荣和麦庆祥,已分别因涉毒活动被判无期徒刑和死缓。美国之音报道,谢伦伯格在庭审中表示,他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认识许清的,并在无意中卷入了一起国际贩毒集团案。他还指责许清撒谎。

《华盛顿邮报》14日称,谢伦伯格一案遭到法律专家和他家人的谴责。他们认为,「中国用谢伦伯格作为施压加拿大释放孟晚舟的筹码」。不过,美国网友「杰夫2345」在报道后的留言中反驳称,「如果有人愚蠢地想在中国建立非法毒品销售网络,他是咎由自取。这些人应该从地球上消失。我对这名加拿大人没有同情心,应该绞死他。」

在社交媒体上,案件引起加拿大和中国网友关注。在推特上,网友法斯塔说,在中国,走私贩卖一定数量的毒品就是死罪,中国人以前就拒绝了鸦片,现在更不需要毒品。在微博上,许多网友称:「依法治国,一视同仁。」

《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走私毒品在中国是重罪。本世纪以来已有多名外国人因在中国走私毒品而被判死。谢伦伯格的上诉审理发生于孟晚舟在加拿大遭扣押之后,加拿大和一些西方舆论在第一时间就将此案与孟晚舟事件联系了起来,宣称中方在拿此案向加方施压。这种无理的推测是对中国法律的粗暴轻视。

谢伦伯格案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