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H流动视像传译 助病人与医护沟通

加拿大都市网

■邓洛普称赞她身旁的「流动传译员」是「超级帮忙」。

图文:本报记者冯瑞熊
不谙英语的市民到医院看病,如何与说英语的医护人员沟通往往是一个难题,特别是表达病况和明了医生口中的医学名词。有见及此,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在温哥华综合医院(VGH)推出先导试验计划,引入被称为「流动传译员」(interpreter on wheels)的一项视像传译服务,全天候为医护人员和病人提供240种语言的即时专业传译服务,单是中文便有22种不同方言。负责计划的医护人员形容这是「超级帮忙」,可即时解决很多医护人员与病人沟通的问题,现正收集数据,以决定计划的下一阶段。
《星岛日报》记者周四在VGH的长者紧急护理科,初次邂逅「流动传译员」。负责这计划的医护管理组长邓洛普(Sarah Dunlop),邀请记者充当不谙英语病人,试验一下「流动传译员」的服务。她先在屏幕按下「广府话」的键纽,不消数秒,当线路接通后,一位专业传译员在屏幕出现。
她首先介绍自己和所提供的传译服务。扮演病人的记者,于是以广府话,讲出自己的病况,传译员一字不漏地将病况传译成英语,当邓洛普向记者提出医疗问题时,传译员也将之传译为广府话,也是说,通过传译员,说广府话的记者,可以毫无障碍与讲英语的邓洛普互相沟通。
以前要等一两天 待传译员到医院
资深护士的邓洛普称,「流动传译员」令她看到病人与医护人员直接沟通的喜悦。过去不少病人因等待传译员(特别是较少众语言如台山话的传译员)到医院提供服务,很多时要等一至两天,以致忍受本来不需要的痛楚和焦虑。她说,就算传译员到了医院,很多时碰上医护人员正忙碌,传译员也要等候,浪费不少资源,更有病人因为没有传译,无法向医护人员表达病情和感受,情绪出现波动。
邓洛普称,「流动传译员」的好处,不单是专业,更是24小时随传随到,而在大部分时间,病人可以得到视象服务(即在屏幕见到传译员),就算深夜至凌晨,也有语音服务(只有声音而见不到传译员)。她指「流动传译员」对医学名词十分熟悉,提供的是优质医疗护理。
试验期间 广府话需求最大
邓洛普说,以往聘请传译员到医院,每小时费用是31.38元,现在「流动传译员」可以按分钟计算,每分钟是1.65元。她说平均每次服务是13至14分钟。她指,有时费用是难以计算,因为以往病人在等待传译被迫住院,这些额外费用就未必能够计算在内。
「流动传译员」现时只有两台,供两个VGH长者紧急护理病房使用,由9月26日至11月18日为止,共使用223次服务,当中以广府话最多,达101次(45%),其次是普通话,达42次(19%)。她解释广府话服务最多,相信是因为VGH所属区内的人口,以讲广府话者居多。她说「流动传译员」是由省卫生服务局(PHSA)辖下的省语言服务(Provincial Language Services)支援,提供240种不同语言,包括22种中国方言。
沿岸卫生局发言人凯乌蒂尔(Matt Kieltyka)回复记者查询时称,「流动传译员」是先导计划,该局将评估数据,才决定计划的下一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