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猎奇:加拿大人吃巧克力引发的“糖果战争”

加拿大都市网

 战争结束前数年 巧克力的零售价在政府调控下 一直维持在5分钱

撰文:张殷睿

战争时代和巧克力的关系密不可分。第二次世界大战,Hershey’s和M & M’s巧克力军备包括在军需中。不同的是,为了提供更多的行军能量,军中食用的巧克力更加坚硬和苦涩。而加拿大军中发放的巧克力华夫饼干相对含糖量略高。在加拿大国内,因为政府的控制,战时巧克力的零售价一直维持在5分钱。

1947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世界各国也开始了重建修复的进程。对于加拿大来说,这也意味着在货品价格、服务收费和工资额度被政府控制数年之后,全国终于重新回归自由资本市场模式。很多企业为了修复之前近十年失去的利润,开始对货品进行涨价。小到蔬果,大到汽车,全国范围大幅度的涨价使得通货膨胀率失去控制。

多伦多Bloor街头的抗议人群  1947年5月2号

孩子们的战争

1947年4月25号,一个名叫威廉姆斯(Parker Williams)的17岁少年走进BC省小镇Ladysmith第一大道的一间糖果店,打算买巧克力吃。而几分钟后,威廉姆斯两手空空从糖果店走出。他和同行的同学说,一夜之间,一块3盎司包装巧克力的零售价已经从5分涨到了8分,在原先的基础上涨了六成。

众人哗然。“我们绝对不能接受如此高价!” 即便是在70年后的今天,暮年的威廉姆斯依然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于是,这群小学生不约而同地决定联合抵制并且不再购买售价8分钱的巧克力糖。很快,这个消息从当地传开。以中小学生为主的抗议游行涌现于全国不少城市的大街小巷,甚至有家庭主妇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抗议食物涨价。这就是加拿大二战后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巧克力抗议,又称为糖果战争。

威廉姆斯和一群镇上的孩子们举着大大小小手写的标语,在Ladysmith街头穿行。标语写着:8分钱的巧克力实在太贵!

 

巧克力抗议被报刊刷成了共产主义红色。

当地报纸刊登了这群小示威者的照片之后,加拿大全国很多城市的孩子们也相继开始组织当地街头游行。他们举着参差不齐的标语:“这个国家需要5分钱的巧克力!” 其中最大的一场游行发生在那年的4月30日,约200个孩子在BC省维多利亚市政府大楼前聚众抗议,当天大楼不得不关闭一天。或骑行,或步行,手持扩音喇叭的一群又一群的少年道致附近街道拥堵数小时。在渥太华,国会山被手举标语的未成年人团团包围。多伦多市中心Christie Park,来自于三所中学的约500名学生举行抗议……。

除此之外,全国范围的游行还蔓延到了卡尔加利、埃德蒙顿、蒙特利尔、魁北克城等地。在一些城市,当地政府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参与抗议的学生们甚至签名,表示巧克力价格一天不下降,他们便不会再购买。数日之内,加拿大全国巧克力零售价一时间下降了80%。

 

军中提供的巧克力为了提供更多能量,往往更硬 ,更苦。

老百姓的抗议

虽然,这场当年轰动全国的巧克力抗议游行看似可笑。但是因为当年战后经济不稳定带来的大幅度的通货膨胀,很多旁观的成年人们也感同身受。许多当时社会上的社会团体也加入了支持孩子们的行列。一些成年人团体为孩子们制作印刷抗议标语,为游行的孩子们提供食物补给,甚至和他们并肩站在游行的队伍中。

巧克力制造商理所当然的为自己提价辩护。他们纷纷表示由于战后的特殊条件,例如牛奶、糖、可可豆之类的原材料价格均在疯涨,他们不得不提高追随美国市场的步伐,提高巧克力零售价。和美国同类巧克力一毛钱的价格相比,加拿大孩子们能够买到8分钱的巧克力已算万幸了。

1947年4月29日,环球邮报刊登卡通。

这股全国上下的抗议浪潮继续势不可挡地发展。直到1947年5月3日原计划在多伦多举行的一场规模史无前例的抗议被多伦多当地报纸Toronto Evening Telegram提前根据内部爆料得知。一名不知名的爆料人告知说,这场游行是由加拿大青年劳工联会会(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bour Youth)组织的。而这个组织背后和苏联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年5月3日报纸的头条赫然写道 “ 共产党组织策划巧克力抗议,招募少年儿童参与游行”,其中评论如是说:“巧克力和世界革命也许看似毫无联系,但是这群愤怒的孩子们却有所不知,他们要求巧克力价格降至5分钱的小小要求俨然已经成了共产主义者们制造混乱的工具”。

当年抗议的少年

尽管这一论点直至今天都不能得到确凿的证明,很多今天还活着的当事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当年的他们走上街头,只是单纯为了抗议巧克力涨价,但是当年这段报纸上刊登的文字已经很鲜明的将抵制高价巧克力的抗议运动刷成了共产主义红色。也许这样的指控对于今天的我们看来只能是一笑置之,但是在1947年的加拿大,被标上“共产主义者”的标签足以让一个人失去工作,被众人孤立,甚至被政府调查。一夜之间,很多支持抗议活动的组织和个人开始远离,家长们也纷纷阻止子女们参与游行。5月3日之后的短短数日之内,巧克力抗议运动烟消云散。8分钱一块的巧克力也成为了不可抹去的严酷现实。

至今,曾经亲历“糖果战争”的人们虽然已经所剩无几,知道这段历史的人也屈指可数。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是一段少年儿童为自己的诉求请愿并且得到成年社会支持的鲜有历史,也许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