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有「人」做  工作被「人」頂 智能時代我們如何生存?

加拿大都市网

記者:文琪

智能時代 我們的生存之道

當今世界人工智能技術迅速發展,我們的未來在哪裡?未來我們可能將不再需要清潔工、管家、的士司機、地鐵駕駛員、高空作業員,甚至不需要會計、律師和醫生。未來世界到底需要什麼?要具備哪些知識和技能,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才不會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在我們還未從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成功擊敗韓國圍棋九段選手李世石的結局中醒過來,史上首個機械人公民索菲亞(Sophia)就已在2017年完美問世並被沙特授予公民身份。近幾年,少兒人工智能課程尤其是編程課,更是成為教育的大勢所趨。大多倫多地區的人工智能培訓機構從小學1、2年級便開始開設人工智能相關的課程。根據研究機構數字顯示,有三分之一加拿大人的工作正在被不斷進化的機器和智能技術所取代。但幸運的是,仍有一些職業需要相當程度的人文色彩及批判性思維,未來無法完全被機器所取代。然而,在一切追求智能化、快速和高效的時代里,一代代的年輕人趨之若鶩地走向機器文明,使用的語言正在變得越來越簡單。在機器文明與人類文明的抗衡里,我們何處安身?

一轉眼,一年就到了年尾。各種節日宴會、購物和出遊都充斥在一年的這個時節。一年辛苦之後,人們用節日的快樂獎勵自己,顯得理所當然。在我們放鬆和享受的時候,有一些事物正在悄無聲息、晝夜不停地運轉和進化,那就是人工智能技術。被智能化和電子化包圍的現代人類,過着怎樣的生活?不往後說,我們就說說眼前吧。iRobot的幾款家居清潔機械人每年銷售量爆棚。蘋果和谷歌出品的家庭數字助理音箱系統能夠與主人對話,連接智能家居,成為掌控家庭生活的無形管家。溫哥華的Sky Train全程無人控制,在工會罷工的時候成為溫哥華唯一能夠保持運營的公共交通系統。凱迪拉克2018年的新車型將推出半自主超級巡航技術(semi-autonomous SuperCruise technology),讓駕駛汽車將變得更簡單更安全。而就在上周,NASA和谷歌成功利用人工智能在宇宙發現了第二個「太陽系」。未來也許就是這樣,我們將不再需要清潔工、管家、的士司機、地鐵駕駛員、高空作業員等等。我們需要的是什麼?也許你會說,控制這些機器的大腦。

然而, 控制機器並不意味着能夠永遠不被機器所取代。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稱,目前人類的工作職責中有一半可能在2055年實現完全自動化,最早2035年,最遲2075年。近期,由34個市場經濟國家組成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佈了一項比較全球高中生和成人能力表現的調研。這項成人技能調查(Adult Skills)提供了不同國家的成年人在識字、計算能力和解決問題能力上的衡量標準,從1級到5級進行等級排名,其中5是最高,1為最低。該項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成年人是在第2、3等級。而在加拿大,僅有14%的加國人表現出4級以上的水平。

隨着人們掌握了這些數據,研究人員隨後向一個由計算機專家組成的小組提問:如果計算機系統和成人必須回答一樣的問題,今天的計算機和10年後的計算機將會如何運作?結果顯示,計算機目前在這個三個方面的測試結果都顯示處於第2級。 對於加拿大來說,這意味着三分之一的成年人現在的工作可以通過電腦去做。到了十年之後的2026年,專家組預測計算機將在所有的領域達到3級的水平。這意味着,到那時計算機的技能相當於加拿大所有成年人技能的67%,已經可以取代人類大部分的能力。

將經合組織的這個研究結果與現在的工種做匹配,從測量人員到賭場發牌員再到實驗室技師,每個人都可能會預料到,在不久的將來,他們的工作會受到不斷進化的計算機的威脅和影響。 這似乎是我們不願意承認但又必須面對的、非常艱難的前景。

找准職業不被取代

美國一家領先的自然語言生成企業級服務公司Narrative Science聯合創始人Kris Hammond曾在接受《衛報》採訪時預測說,到2030年,90%的新聞都將由計算機編寫,一些勤奮的機械人甚至可以獲得普利策新聞獎(Pulitzer Prize)。現在,Narrative Science和Automated Insights等公司共同開發的機械人已經為福布斯和美聯社撰寫商業和體育報道了。

這進一步意味着計算機和人工智能不斷進化和演變,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阻擋的,這個結果似乎並不讓我們意外,自人類發明車輪以來,勞動力就一直在被不斷變革的技術所取代,因為教育的步伐和收益完全無法跟上這些智能技術的革新。人工智能是不間斷地測試、記錄、總結和排列,比人處理問題的能力速度都更為強大,並永遠不需要休息,也不需要任何福利和照顧。

雖然在電腦方面,年輕的加拿大人比老年人表現出更高的熟練程度,並且現在很多小學生已經在學習人工智能,但人類在這方面的優勢依然相對較小。只有人類中最聰明的那部分人,才能在長期的培訓和訓練中有可能超越人工智能。經合組織報告中非常嚴肅地預測說:「在未來,除了那些擁有較高熟練程度的人(high proficiency levels)以外,我們對人力資源(human workers)的需求不大。」

但是,這並不能完全說明人類就要逐漸走向滅亡或被取代,即便許多激進的學者和專家都在預測這天的到來,並呼籲儘快停止高端的人工智能開發。我們的希望在哪裡?不能忽略的是,對人類來說一些最簡單的問題,恰恰是計算機和人工智能最大的困難。 比如,在一張照片中要找出所有的瓶子,但不是所有瓶子都在圖片中排列整齊清晰可見,可能有一些重迭或擺放得錯落有致。準確地數出水瓶的數量這件事就超過了當今計算機的能力。 因此,分析視覺元素仍然是人類的特長。

那些需要識字、計算能力和解決問題能力之外的工作,比如需要富有同情心和理解力的工作,可能會與人工智能或機械人絕緣。因為在人際互動和定製決策等方面,計算機似乎還比不上人類。這包括社工、臨終關懷、護理、教師以及其他保健治療相關的行業。還有比如談判專家、藝術發展、演藝、批判性文學等專業也是如此。某種程度上也說明,在未來,公關人員、藝術從業者、醫學領域成員可能是相對穩定和安全的職業,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如此。

辛力嘉學院(Seneca College)通信技術學院行業關係協調教授Elliott Coleshill博士

辛力嘉學院(Seneca College)通信技術學院行業關係協調教授Elliott Coleshill博士對《加拿大都市報》記者表示,人工智能取代人類一說雖然存在,但他認為這距離人類依然非常遙遠。「人工智能可以『協助』人類,因為它沒有一個『良好的代表』。舉例說,比如我們看到一個椅子。機械人可能會看到這是一個物件,有人可以坐在上面。這兩個特點是真是的,但是一個椅子的概念還有更多:平的椅子可以有坐的位置,或者完全沒有靠背支持;椅子會是用不同的材料製成,有一系列的尺寸、材質強度和形狀,可能有某種覆蓋材料,某些地方軟,其他地方硬,有獨特的設計風格等等。你可以看到一個像椅子一樣簡單的物件,肉眼能夠看到許多的特徵。人類自然而然地就能做到這一點,但機器遠遠不能如此。沒錯,人工智能可以幫助我們分析、總結大量的數據,但從ICT和軟件開發的角度來看,當今教室里的很多技術都是基於高層次的抽象環境開發的。我們必須確保學生了解發生的情況,事情如何運作,而不僅僅是如何編程。我們需要教育學生人工智能在今天能夠做什麼事、有什麼局限性,以及隨着時間的推移它將如何發展。」

人工智能涵蓋了諸如不間斷學習、廣泛發展吸取知識等迅速進化和分析的特點。最新的技術總是能夠發現、學習和解釋隱藏在大量數據中的錯綜複雜的模式。從龐大的醫學圖像集合到銀行記錄和保險索賠,人工智能的確超越人類的表現。人工智能這個術語常常被當作計算機的簡寫,但其他它不僅執行複雜的計算功能,而且還會升華到會思考和推理、學習和自主選擇。

人工智能的算法通常會作出複雜的預測。例如,現在很多網站可以根據你近期的幾次網絡購物的經驗就準確地推算你喜歡物品的類型;在網上買過電影票後網站就能推測出你下一步希望看什麼樣的電影;甚至還能根據你的個人數據算出你在貸款上違約的可能性。專家們指出,個性化醫療、網絡安全、自動駕駛車輛、武器系統,甚至法律,都可以通過人工智能把最基本任務歸納、總結並最終轉化成為複雜、專業的行業意見。有一天,具有高級人工智能功能的機械人可能會在我們中間徘徊。

更新課程強化技能

這些人工智能的出現和進化對未來的教育和工作意味着什麼?經合組織的報告指出,許多將人類與計算機區別開來的技能需要被政府、教職人員以及家長更為重視。這包括創造力、關愛、文化理解和社交能力等這種這大部分都是在正規教育系統以外發展的能力。因此,重新思考學校的教育、目的和成果也是顯得十分重要。 如果我們不能指望今天人類可以超越計算機完成任務的表現,但我們也許需要開始培訓下一代人去做電腦所不能做的工作,而不僅僅是完善人類和電腦溝通的語言。人類的文化和語言需要更為深入的傳承。

加拿大又是否準備好了面對人工智能會徹底顛覆和改變的世界?安省教育廳(Ministry of  Education)新聞發言人Ingrid Anderson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省教育廳已經意識到人工智能所產生的就業形勢改變。「我們的畢業生正在進入一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具競爭力的時代。這是一個全球緊密連接、技術無處不在的先進世界。但我想說,在共同解決問題(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方面,安省的學生在國際學生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排名中位居世界第一位。我們的政府一直致力於繼續提高計算技能和發展可以轉移的技能(transferrable skills),例如培養學生在解決問題、批判性思維、創造力、促進深入的思維發展 、可轉移技能等方面的能力,用以在未來讓學生們可以更好地適應就業趨勢的改變。」

在2017年9月,安省教育廳向省民承諾會通過更新課程、評估和報告的方法加強安省公共撥款的教育體系。更新課程的目標之一是加強對可轉移技能的重視,以幫助所有年齡段的學生在不可預測的未來和不斷變化的職場中能夠勝出。Anderson稱:「這意味着在技術相連的世界中,學生將在數碼、金融知識等領域展開掃盲;進一步深入學習計算思維,如編程;同時還要學習協作解決問題和創業精神的知識。」

為了支持這項工作,安省教育廳成立了一個轉型指道委員會(Transformation Steering Committee),以便提供建議、支持並檢測即將要發生的變化。Anderson表示,一旦委員會制定了方針和工作計劃,安省教育廳廳長將會致力於確保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是第一個將被審查的學科,這其中包括計算機科學的課程。同樣重要的一點是,針對信息和通信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包括中學的各種計算機科學課程的研究,對安省的學校都有重要的意義。 例如,全省許多學校正在利用編程(coding)作為教學課程的工具。 特別是編程成為了解決問題的一種方法,可以整合到數學學習中。

同時,在人文學習方面,政府也將通過「職業開啟」(Career Kick-Start)增加中、小學生的體驗式學習機會。安省將會通過「安省終身學習和基本技能計劃」(Ontario Lifelong Learning and Essential Skills Plan),加強幫助成人學習者提高文化程度、人文學習和掌握重要技能的機會。同時,也幫助參與者發展技術和知識經濟(knowledge economy)的能力,如創造力、團隊合作和批判性思維,並提供更好的勞動力市場信息,幫助安省居民在未來做出明智的決定。正如2017年10月安省教育廳所宣布的那樣,安省在未來5年內,在STEM科技人才項目(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中畢業的大學生人數將會增加25%,也會將STEM的畢業生人數從4萬增加到5萬人每年。這一重大承諾將明顯地擴大安省受過良好培訓和高等教育的人才數目,並且這些科技領域的專業人士將使安省的企業發展成為全球性的企業,同時也為該省吸引創新和成功的企業。

安省如何面對未來就業形勢的改變? 

•為學生提供更多的體驗式學習(experiential learning opportunities)的機會,包括機械人比賽,並努力提高11和12年級學生的編程和計算機程序的參與程度。

•擴大專業高技能主修(Specialist High Skills Majors ),使學生在畢業前能夠建立以行業為中心的(sector-focused) 知識和技能基礎,包括編程和計算機系統。

•創新學習基金,支持安省教育工作者的專業學習,為學生創造發展21世紀可轉移技能的條件。(加拿大都市報原創作品,謝絕須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