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医生无法参与抗疫 资格认证存在挑战

加拿大都市网

(■本国的政策障碍,令上万有国外从业背景的医生无法参与抗疫。CBC资料图片)

疫情持续已近21个月,本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几乎不堪重负,而居住在加拿大的成千上万名在海外接受专业培训的外国医生,却受制于本国的资格认证和牌照政策而被边缘化,未能为抗击疫情作出贡献。

据Global新闻报道,30岁阿扎姆(Saida Azam)在印度和阿曼做了近4年的医生,从2018年起一直居住在加拿大。在疫情期间,她多年来接受过的专业培训、与数千名患者打交道的经验,以及治病救人的强烈愿望,都不足以让她投身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参与抗疫。

根据国际受训医师准入联盟(Internationally Trained Physicians’ Access Coalition)的数据,本国有超过1.3万名拥有其他国家专业培训背景的医生,目前未能从事医生工作,这其中47%根本不在医疗领域服务。

另一方面,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加拿大的医患比率在全球排名第26位,每1,000人只有2.8名医生,仅是挪威等其他发达国家的一半。

加拿大医学协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估计,有多达500万国民根本没有自己的家庭医生。

在安省和卑诗省,希望执业的外国医生必须获得一所权威医学院的注册证书、验证其学位以确认接受过世界医学院名录中所列机构的教育、获得加拿大医学委员会(Medical Council of Canada)的牌照,并接受一年的研究生培训或医疗实践,还要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

认证问题难一夜间解决

多伦多大学助理教授布伊扬(Shafi Bhuiyan)认为,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他在孟加拉曾是一名执业医生,但现在必须通过加拿大的认证程序。对布伊扬来说,本国目前执行的重新申请牌照规定,以及让外国医生像刚毕业的医学院学生一样从头开始,这些政策都是带有歧视性的,是对国际医疗认证体系的不信任。

穆斯塔法(Hassan Moustafa)曾是库尔德斯坦(Kurdistan)最大难民营之一的主管医生,在那里他负责监督6万人的医疗服务。这位出生在叙利亚的医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联合国及无国界医生组织担任外科医生十多年,但现在只能为加拿大的一间医疗设备制造商工作。

45岁的穆斯塔法曾试图继续执业,但他必须经过5年居住期才能在加拿大成为一名外科医生。虽然这是他的最终愿望,但现在也愿意接受一份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作,只是为了进入医疗系统。

布伊扬指出,加拿大人口老龄化和医生持续短缺,是本国外国医生政策需要改变的两个主要原因。他说,加拿大每年毕业的医生数量,不足以满足国内的需求,全国范围内家庭医生尤其短缺,而外国医生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可以立即见效。

加拿大医学协会主席斯马特(Katharine Smart)对此也表示认同。她说,全国各地医疗机构的人员短缺问题十分突出,特别是在家庭医生方面,而且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斯马特指出,目前在加拿大工作的所有医生中,有近四分一是在海外接受培训的,但在如何认证这类医生方面,仍然存在挑战。每个省和地区都有一个医疗监管机构,负责制定发放牌照的标准。

她说:“这些医生的培训经历和经验差别很大,这取决于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我们确实有允许他们进入本国医疗系统的机制,但这很复杂,不是一个一夜之间就能解决的问题。”星岛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僵持8个月后终于让步 联邦政府移交邱香果机密文件

16岁少年开奔驰超速撞死姐弟 律师称或错将油门当刹车

索尼无人机Airpeak S1开售  9000美元未包镜头云台

【视频】网购高价婴儿车在家门口被偷走 机智失主发现线索随即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