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醫生無法參與抗疫 資格認證存在挑戰

加拿大都市网

(■本國的政策障礙,令上萬有國外從業背景的醫生無法參與抗疫。CBC資料圖片)

疫情持續已近21個月,本國的公共衛生系統幾乎不堪重負,而居住在加拿大的成千上萬名在海外接受專業培訓的外國醫生,卻受制於本國的資格認證和牌照政策而被邊緣化,未能為抗擊疫情作出貢獻。

據Global新聞報道,30歲阿扎姆(Saida Azam)在印度和阿曼做了近4年的醫生,從2018年起一直居住在加拿大。在疫情期間,她多年來接受過的專業培訓、與數千名患者打交道的經驗,以及治病救人的強烈願望,都不足以讓她投身加拿大的醫療系統參與抗疫。

根據國際受訓醫師准入聯盟(Internationally Trained Physicians』 Access Coalition)的數據,本國有超過1.3萬名擁有其他國家專業培訓背景的醫生,目前未能從事醫生工作,這其中47%根本不在醫療領域服務。

另一方面,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數據,加拿大的醫患比率在全球排名第26位,每1,000人只有2.8名醫生,僅是挪威等其他發達國家的一半。

加拿大醫學協會(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估計,有多達500萬國民根本沒有自己的家庭醫生。

在安省和卑詩省,希望執業的外國醫生必須獲得一所權威醫學院的註冊證書、驗證其學位以確認接受過世界醫學院名錄中所列機構的教育、獲得加拿大醫學委員會(Medical Council of Canada)的牌照,並接受一年的研究生培訓或醫療實踐,還要獲得加拿大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權。

認證問題難一夜間解決

多倫多大學助理教授布伊揚(Shafi Bhuiyan)認為,現在是時候做出改變了。他在孟加拉曾是一名執業醫生,但現在必須通過加拿大的認證程序。對布伊揚來說,本國目前執行的重新申請牌照規定,以及讓外國醫生像剛畢業的醫學院學生一樣從頭開始,這些政策都是帶有歧視性的,是對國際醫療認證體系的不信任。

穆斯塔法(Hassan Moustafa)曾是庫爾德斯坦(Kurdistan)最大難民營之一的主管醫生,在那裡他負責監督6萬人的醫療服務。這位出生在敘利亞的醫生,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聯合國及無國界醫生組織擔任外科醫生十多年,但現在只能為加拿大的一間醫療設備製造商工作。

45歲的穆斯塔法曾試圖繼續執業,但他必須經過5年居住期才能在加拿大成為一名外科醫生。雖然這是他的最終願望,但現在也願意接受一份技術含量較低的工作,只是為了進入醫療系統。

布伊揚指出,加拿大人口老齡化和醫生持續短缺,是本國外國醫生政策需要改變的兩個主要原因。他說,加拿大每年畢業的醫生數量,不足以滿足國內的需求,全國範圍內家庭醫生尤其短缺,而外國醫生是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可以立即見效。

加拿大醫學協會主席斯馬特(Katharine Smart)對此也表示認同。她說,全國各地醫療機構的人員短缺問題十分突出,特別是在家庭醫生方面,而且這個問題已經持續了數十年。

斯馬特指出,目前在加拿大工作的所有醫生中,有近四分一是在海外接受培訓的,但在如何認證這類醫生方面,仍然存在挑戰。每個省和地區都有一個醫療監管機構,負責制定發放牌照的標準。

她說:「這些醫生的培訓經歷和經驗差別很大,這取決於他們來自哪個國家。我們確實有允許他們進入本國醫療系統的機制,但這很複雜,不是一個一夜之間就能解決的問題。」星島綜合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克林顿确诊称症状轻微 吁民众接种新冠疫苗

阿尔伯塔省5.8级地震 事关洛矶山脉

加拿大华裔夫妇将儿子儿媳告上法庭 原因让人唏嘘...

选美佳丽台上触电恐怖抽搐倒地 疑咪高峰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