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好转堂食成首选 送餐员叹时薪减四成

加拿大都市网

■陈先生指4元的订单是顾客没给小费,行内称为「最低消费」。
■陈先生指4元的订单是顾客没给小费,行内称为「最低消费」。
■陈先生受访时出示一张14公里路程却仅获不到7元配送费的订单。

近日有报道指北美有送货员发起罢工行动,促请公司关注员工薪资和福利,有送餐业同行受访时表示,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由于本地食肆实施堂食令,令外卖配送行业成为赚取外快的热门职业,特别在2020年疫情爆发送餐高峰期,试过每小时20至25元时薪,高于普通文员的收入水平。但随着疫苗接种和堂食令解禁,平均时薪开始下降,甚至与最低时薪差不多。

华裔居民陈先生在2020年3月因疫情失去原本的食肆服务生工作,由于陈先生英语水平有限,失业后无法顺利觅得新工作,为求生计加入送餐员工作,但随着疫苗接种率普及,省府重开堂食服务,他的外卖收入从2020年夏季的每月4,000元,跌至目前每小时8至12元。
他说:「收入减少源于现在大家的生活已逐步回复正常,很多家庭都宁愿出去堂食,而且外卖程式上的食物价钱高于餐厅菜单的价钱。」陈先生指,例如某餐厅的海南鸡饭堂食价格为12元,但外卖程式上标价14元,算上配送费和服务费,在不给送餐员小费的情况下,一份海南鸡饭最终要花费18至20元,用户在衡量之后,通常会选择堂食或自取。
冒封号风险兼做两家平台
至于有报道指有配送程式的送货员无法享受公司基本福利,甚至平均时薪低于最低工资。陈先生说,这是因为程式平台的送餐员或送货员均是自雇形式,自负盈亏,无论油费和车保险都要自行承担,一旦在送餐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有可能因为车主没有买商业车险而拒绝理赔,所以送餐员和送货员并没有员工福利可言。
陈先生现时注册北美3个大型的外卖平台,以及本地一个华人外卖平台,他称:「以前注册一个平台就可以月入4,000元,现在我都是两个平台同时开启进行接单,例如我在A平台接到一个从铁道镇(Metrotown)的餐厅送往北本拿比住所的订单,在取餐中途在B平台接到一个从丽晶广场的餐厅出发,送往卑诗理工学院(BCIT)附近社区的订单,那我便可在前往A平台用户送餐途中,顺道送B平台用户的订单,可同时在A和B两个平台赚到配送费,公司知道肯定不允许,但我仅能冒着封号的风险,走灰色地带,否则单纯靠一个平台送餐,收入根本无法达到本省规定的最低人工。」
无法享受公司基本福利
陈先生呼吁有意从事送餐业的读者,若有英语能力或职业技能,应尝试应聘稳定的工作,网络上称时薪25元的送餐员已成历史。
他说:「这是一个看菜吃饭的工作,节假日有时会每小时高达20至25元,这取决于顾客是否给予足够比例的小费,目前使用外卖服务的用户通常象征性付4至5元小费,但有部分用户选择不给小费。工作日接单率非常低,大多数时候在街头等候一小时都没有订单,并不像在疫情爆发初期,平均每小时至少能接到两单,当时用户大都非常体恤送餐员冒险提供服务,每单给予10元至15元的小费。」
陈先生最后补充说,送餐员毋须每月立刻交税,所以每月的薪资能解燃眉之急,但报税季时仍要缴交上年度的税款,而且他们的行业在银行机构看来并非稳定性工作,难以通过贷款压力测试,亦无失业保险或其他就业福利保障,该群体希望借此受到重视,并获得最基本的员工权利。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天车站袭击性侵女子 警发相缉疑犯归案

搜出大量他人财物 素里2车贼遭控70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