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好轉堂食成首選 送餐員嘆時薪減四成

加拿大都市网

■陈先生指4元的订单是顾客没给小费,行内称为「最低消费」。
■陳先生指4元的訂單是顧客沒給小費,行內稱為「最低消費」。
■陳先生受訪時出示一張14公里路程卻僅獲不到7元配送費的訂單。

近日有報道指北美有送貨員發起罷工行動,促請公司關注員工薪資和福利,有送餐業同行受訪時表示,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由於本地食肆實施堂食令,令外賣配送行業成為賺取外快的熱門職業,特別在2020年疫情爆發送餐高峰期,試過每小時20至25元時薪,高於普通文員的收入水平。但隨着疫苗接種和堂食令解禁,平均時薪開始下降,甚至與最低時薪差不多。

華裔居民陳先生在2020年3月因疫情失去原本的食肆服務生工作,由於陳先生英語水平有限,失業後無法順利覓得新工作,為求生計加入送餐員工作,但隨着疫苗接種率普及,省府重開堂食服務,他的外賣收入從2020年夏季的每月4,000元,跌至目前每小時8至12元。
他說:「收入減少源於現在大家的生活已逐步回復正常,很多家庭都寧願出去堂食,而且外賣程式上的食物價錢高於餐廳菜單的價錢。」陳先生指,例如某餐廳的海南雞飯堂食價格為12元,但外賣程式上標價14元,算上配送費和服務費,在不給送餐員小費的情況下,一份海南雞飯最終要花費18至20元,用戶在衡量之後,通常會選擇堂食或自取。
冒封號風險兼做兩家平台
至於有報道指有配送程式的送貨員無法享受公司基本福利,甚至平均時薪低於最低工資。陳先生說,這是因為程式平台的送餐員或送貨員均是自雇形式,自負盈虧,無論油費和車保險都要自行承擔,一旦在送餐途中發生交通事故,保險公司有可能因為車主沒有買商業車險而拒絕理賠,所以送餐員和送貨員並沒有員工福利可言。
陳先生現時註冊北美3個大型的外賣平台,以及本地一個華人外賣平台,他稱:「以前註冊一個平台就可以月入4,000元,現在我都是兩個平台同時開啟進行接單,例如我在A平台接到一個從鐵道鎮(Metrotown)的餐廳送往北本拿比住所的訂單,在取餐中途在B平台接到一個從麗晶廣場的餐廳出發,送往卑詩理工學院(BCIT)附近社區的訂單,那我便可在前往A平台用戶送餐途中,順道送B平台用戶的訂單,可同時在A和B兩個平台賺到配送費,公司知道肯定不允許,但我僅能冒着封號的風險,走灰色地帶,否則單純靠一個平台送餐,收入根本無法達到本省規定的最低人工。」
無法享受公司基本福利
陳先生呼籲有意從事送餐業的讀者,若有英語能力或職業技能,應嘗試應聘穩定的工作,網絡上稱時薪25元的送餐員已成歷史。
他說:「這是一個看菜吃飯的工作,節假日有時會每小時高達20至25元,這取決於顧客是否給予足夠比例的小費,目前使用外賣服務的用戶通常象徵性付4至5元小費,但有部分用戶選擇不給小費。工作日接單率非常低,大多數時候在街頭等候一小時都沒有訂單,並不像在疫情爆發初期,平均每小時至少能接到兩單,當時用戶大都非常體恤送餐員冒險提供服務,每單給予10元至15元的小費。」
陳先生最後補充說,送餐員毋須每月立刻交稅,所以每月的薪資能解燃眉之急,但報稅季時仍要繳交上年度的稅款,而且他們的行業在銀行機構看來並非穩定性工作,難以通過貸款壓力測試,亦無失業保險或其他就業福利保障,該群體希望藉此受到重視,並獲得最基本的員工權利。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贺谨已接受35轮放疗 2月初将重返办公室

温岛捣毒窟拘六人 疑涉黑帮地狱天使

夏威夷火星II轰炸机 二战产物叫价500万

两教局将强制接种 学委忧闹人手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