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繁华今安在 大温餐厅重启之路,有多漫长?

加拿大都市网

本报记者 董清霞

经过漫长的宅家隔离期,卑诗省终于走上了重启之路!

3月20日卑诗省禁止餐厅堂食以来,很多餐厅关门歇业,也有一些餐厅还在坚持开业,只是转为送餐和外卖。目前正处于重启的第二阶段,部分餐厅在符合防疫要求的情况下,开门迎客了!有望在6月1日进入重启第三阶段,所有餐厅全面开张。

餐厅恢复营业,对于大温的美食家们来说,是个好消息。重开之后,美食家们会蜂拥回到久违的餐厅吗?

业内人士说,重开后要聘用6成员工,但客人只恢复到疫情前的两成,政府对卫生的要求,也增加了很多程序和成本,目前的情况是,收入无法负担成本,入不敷出。

也有餐厅面对机会和挑战,从可以重开的第一天就开放堂食了。准备咬牙熬过去!

请看大温餐厅老板们怎么说——

Leo:餐厅重开,机会和挑战并存

温哥华汇聚了世界各地的美食,堪称世界美食之都。但疫情之下,餐饮行业不可避免地成了重灾区。

餐厅可以重开堂食的第一天,Leo在温哥华开的日餐厅就开门迎客了。重开堂食生意怎么样,他怎样看待重启?

记者来到温哥华耶鲁镇Yale town,采访了海寿司(Sushi Maro)的老板Leo Bu。

餐厅老板Leo认为,重启挑战和机会并存

信心恢复尚需时日

记者来到耶鲁镇的美食一条街,Mainland街,看到往常一派繁荣景象的餐厅汇集地,萧条了很多,但比起禁止堂食期间的空无一人,还是恢复了一点人气儿。

重开第一天,记者问Leo,生意怎么样?他说,不是很理想。人气、信心的恢复,都尚需时日。
记者在现场看到,餐厅的生意,还是以外卖和送餐为主,户外露台有一些客人,来室内用餐的人比较少。 Leo说,客人目前出外用餐还比较谨慎,另外,餐厅恢复元气,与经济大环境有关。
“我们就像在同一条河流中,在同一艘大船上。”他说,大环境好了,餐饮业才可以恢复元气,回到从前。

没歇业做外卖,使重启顺利

谈到重启后餐厅的变化,Leo说,要保证顾客之间有两米距离,会限制在餐厅内顾客的人数,餐具都经过高温消毒,尽可能采用一次性筷子、酱料包。服务员戴口罩、手套。收银台的间隔玻璃,他们早就提前做好了。

因为一直没关门歇业,他们的重启很顺利。

谈到为重启所做的准备,他说,从关闭堂食那一刻起,就在准备,因为我坚信:“关闭只是暂时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留下主要人员,一直在经营小规模外卖和送餐服务的原因!”

博士开餐厅,靠坚韧努力

Flora Liu 和丈夫 Leo Bu 是在日本留学后移民加拿大的, Leo 读的是化学博士, Flora 读的是经济法硕士。 Leo来温哥华后曾找到专业工作,但因为收入太低就放弃了。他从开搬家公司做起,起早贪黑,亲历亲为。然后改行与Flora一起在列治文开了一家小的日餐厅,那时候餐厅规模虽然不大,但因为他们曾在日本生活多年,日餐做得很地道。他做寿司坚持的是“醋香不要盖过米香!”
生意越做越大。几年后,他们转行在温哥华Yale town开有邮局的便利店,后来又在北温买下一家连锁餐厅的生意。中间还曾与大公司打过一场官司,以小胜大,以弱胜强,居然赢了!

机缘巧合,Yale Town有一家知名日餐厅Sushi Maro出售生意。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们抓住这个机会买下了这个餐厅,在原来生意基础上锦上添花,越做越红火。 Leo和Flora说,买下这家餐厅,应该是他们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每天都是顾客盈门。他们也相信,努力做事,真诚待人,生意就会越做越好!但天有不测风云,疫情来临,不管你做得再好,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打击。

Sushi Maro 的师傅们在忙碌

美食街变得空荡荡,扛着!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海寿司所在的 Mainland街,是温哥华雅痞最爱的耶鲁镇美食一条街街。在禁止堂食期间,这条街上,只有Leo夫妇开的海寿司和很少几家餐厅还在营业。

在温哥华人都不出门,在家隔离的情况下,餐厅关门歇业是很正常的事,但Leo和Flora决定,要扛着,坚持下去!

他们将一些员工减员,回家待命,留下的在职员工,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满,部分是part time, 根据业务需求随时调整!

重启第一天的耶鲁镇美食一条街Mainland St

Leo开的日餐厅中等规模,地头好,出品讲究,生意很旺。 Leo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改为来店自取和送餐后,生意断崖式下跌!

像很多隔离期间没有歇业的餐厅一样,他们面临入不敷出的巨大压力。老板娘Flora告诉记者,他们用其他生意的收入,来填补餐厅的支出。

疫情期间,他们不仅是维持,而且还在积极进取。 Leo说:“我们新吧台的设计在这期间也已经最终敲定了,马上就要动工了!”

为什么要扛着,坚持不关门呢? Leo说,坚持是为了等着恢复营业的那一天,如果完全停下来,重启就不那么容易了。

前一段时间,谁也说不好疫情会持续多久。为了重启而坚持,真是有信心啊!

老板娘Flora说,坚持开业也是为了留住骨干员工,好员工一定要珍惜啊!重启靠的是他们啊!

也不是谁想坚持,就能撑得住的。

他们能够硬扛着,也跟多种经营,做不同类型的生意有关系。餐厅生意断崖式下跌,但邮局便利店的生意还算稳定,就用邮局挣的钱先贴补餐厅的亏损。政府虽然有补贴,但不是马上可以申请到的,资金链不能断。

从这次疫情中,Leo体会到,不同类型的生意有更好的避险安全功能。

加拿大政府给了中小企业很多补贴,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Leo说,政府的支持会有帮助,但从长远来讲,不能靠政府,只能靠自己!

Jane: 我们暂缓开堂食,因为客人没那么快来

现在卑诗已经进入第二阶段重开,各餐厅是否马上开业迎客,重回红红火火的景象?

列治文大型餐厅川湘港的老板娘Jane说,还没开堂食,以外卖为主。因为太早开了也不会有生意。华人餐厅的顾客,以华人为主,华人比较谨慎,防护意识强。就是开了,也不会有太多人来,成本还会增加不少,客流量也一时回不到从前。

她告诉记者,现在开堂食的成本提高了,需要消毒,请客人间隔开距离等,如果更谨慎些,还应该为客人量体温才更放心。而且重开还要增加很多设施和步骤,要花不少钱。加上供应商为了防止餐厅不付钱,现在都要求餐厅对食材付现金,这无疑增加了餐厅的负担,不少原材料也加价,令餐厅的经营成本负担更重了。

他们的场地,每月租金3万元,现在根本没办法交。知道政府有补贴,但申请办法还没搞明白,还没申请呢。据说需要房东申请,手续很多。

餐厅老板娘Jane工作时“全副武装

不能堂食的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坚持着没有关门,而是做外卖。他们做了很多品种的腊味,比如腊肉、腊鱼、腊肠,设立了外卖群。为了安全,专门在一楼门口摆上一个桌子,设立取餐区,员工与顾客不接触,保障安全。有些没有汤汤水水的菜,他们还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将食物从二楼吊下来,避免接触,而且有效率。

Jane的先生,川湘港老板刘祖军则表示,他暂时不打算重开餐厅堂食生意,目前计划到6月1日左右,再尝试开放堂食营业。

他对重开后的市场并不乐观,说:“三四个月后,可能有50%的餐厅永远无法开门。”,他相信,疫情会对餐厅业“重新洗牌”,有实力或者能够得到业主或供应商支持的餐厅,才可以生存下去。

川湘港的取餐区

为什么要延缓重开,他和Jane有共识,中餐馆8成客人都是华人,而华人对新冠疫情更为紧张敏感,即使重开堂食也未必有客人这么快愿意来。有人在温市中心看到一些西餐厅有人排队用餐,他认为情况不一样。一来消费人群不同,二来在疫情期间一直可以点中餐外卖,现在或许有人想换个口味,吃一下西餐。

他表示,很多华人已经慢慢适应了在家做饭或是点外卖,他们习惯了在家点餐,不会看到餐厅开门营业就突然改变习惯。他说,餐厅恢复营业后,外卖生意也出现下滑,不仅他们的餐厅,一些专做外卖的平台,也遇到同样的情况。他说,这大概也是因为客人们选择更多了,想换口味。

温哥华餐饮业,何时回到一派繁荣的从前?看来重启之路并非牧歌一般,而是一条漫长的坎坷之路。

禁止堂食期间,空荡荡的列治文美食街Alexandra St.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