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繁華今安在 大溫餐廳重啟之路,有多漫長?

加拿大都市网

本報記者 董清霞

經過漫長的宅家隔離期,卑詩省終於走上了重啟之路!

3月20日卑詩省禁止餐廳堂食以來,很多餐廳關門歇業,也有一些餐廳還在堅持開業,只是轉為送餐和外賣。目前正處於重啟的第二階段,部分餐廳在符合防疫要求的情況下,開門迎客了!有望在6月1日進入重啟第三階段,所有餐廳全面開張。

餐廳恢復營業,對於大溫的美食家們來說,是個好消息。重開之後,美食家們會蜂擁回到久違的餐廳嗎?

業內人士說,重開後要聘用6成員工,但客人只恢復到疫情前的兩成,政府對衛生的要求,也增加了很多程序和成本,目前的情況是,收入無法負擔成本,入不敷出。

也有餐廳面對機會和挑戰,從可以重開的第一天就開放堂食了。準備咬牙熬過去!

請看大溫餐廳老闆們怎麼說——

Leo:餐廳重開,機會和挑戰並存

溫哥華匯聚了世界各地的美食,堪稱世界美食之都。但疫情之下,餐飲行業不可避免地成了重災區。

餐廳可以重開堂食的第一天,Leo在溫哥華開的日餐廳就開門迎客了。重開堂食生意怎麼樣,他怎樣看待重啟?

記者來到溫哥華耶魯鎮Yale town,採訪了海壽司(Sushi Maro)的老闆Leo Bu。

餐廳老闆Leo認為,重啟挑戰和機會並存

信心恢復尚需時日

記者來到耶魯鎮的美食一條街,Mainland街,看到往常一派繁榮景象的餐廳彙集地,蕭條了很多,但比起禁止堂食期間的空無一人,還是恢復了一點人氣兒。

重開第一天,記者問Leo,生意怎麼樣?他說,不是很理想。人氣、信心的恢復,都尚需時日。
記者在現場看到,餐廳的生意,還是以外賣和送餐為主,戶外露台有一些客人,來室內用餐的人比較少。 Leo說,客人目前出外用餐還比較謹慎,另外,餐廳恢復元氣,與經濟大環境有關。
「我們就像在同一條河流中,在同一艘大船上。」他說,大環境好了,餐飲業才可以恢復元氣,回到從前。

沒歇業做外賣,使重啟順利

談到重啟後餐廳的變化,Leo說,要保證顧客之間有兩米距離,會限制在餐廳內顧客的人數,餐具都經過高溫消毒,儘可能採用一次性筷子、醬料包。服務員戴口罩、手套。收銀台的間隔玻璃,他們早就提前做好了。

因為一直沒關門歇業,他們的重啟很順利。

談到為重啟所做的準備,他說,從關閉堂食那一刻起,就在準備,因為我堅信:「關閉只是暫時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留下主要人員,一直在經營小規模外賣和送餐服務的原因!」

博士開餐廳,靠堅韌努力

Flora Liu 和丈夫 Leo Bu 是在日本留學後移民加拿大的, Leo 讀的是化學博士, Flora 讀的是經濟法碩士。 Leo來溫哥華後曾找到專業工作,但因為收入太低就放棄了。他從開搬家公司做起,起早貪黑,親歷親為。然後改行與Flora一起在列治文開了一家小的日餐廳,那時候餐廳規模雖然不大,但因為他們曾在日本生活多年,日餐做得很地道。他做壽司堅持的是「醋香不要蓋過米香!」
生意越做越大。幾年後,他們轉行在溫哥華Yale town開有郵局的便利店,後來又在北溫買下一家連鎖餐廳的生意。中間還曾與大公司打過一場官司,以小勝大,以弱勝強,居然贏了!

機緣巧合,Yale Town有一家知名日餐廳Sushi Maro出售生意。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他們抓住這個機會買下了這個餐廳,在原來生意基礎上錦上添花,越做越紅火。 Leo和Flora說,買下這家餐廳,應該是他們做的最對的一件事!

每天都是顧客盈門。他們也相信,努力做事,真誠待人,生意就會越做越好!但天有不測風雲,疫情來臨,不管你做得再好,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打擊。

Sushi Maro 的師傅們在忙碌

美食街變得空蕩蕩,扛着!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海壽司所在的 Mainland街,是溫哥華雅痞最愛的耶魯鎮美食一條街街。在禁止堂食期間,這條街上,只有Leo夫婦開的海壽司和很少幾家餐廳還在營業。

在溫哥華人都不出門,在家隔離的情況下,餐廳關門歇業是很正常的事,但Leo和Flora決定,要扛着,堅持下去!

他們將一些員工減員,回家待命,留下的在職員工,工作也不像以前那麼滿,部分是part time, 根據業務需求隨時調整!

重啟第一天的耶魯鎮美食一條街Mainland St

Leo開的日餐廳中等規模,地頭好,出品講究,生意很旺。 Leo告訴記者,疫情期間改為來店自取和送餐後,生意斷崖式下跌!

像很多隔離期間沒有歇業的餐廳一樣,他們面臨入不敷出的巨大壓力。老闆娘Flora告訴記者,他們用其他生意的收入,來填補餐廳的支出。

疫情期間,他們不僅是維持,而且還在積極進取。 Leo說:「我們新吧台的設計在這期間也已經最終敲定了,馬上就要動工了!」

為什麼要扛着,堅持不關門呢? Leo說,堅持是為了等着恢復營業的那一天,如果完全停下來,重啟就不那麼容易了。

前一段時間,誰也說不好疫情會持續多久。為了重啟而堅持,真是有信心啊!

老闆娘Flora說,堅持開業也是為了留住骨幹員工,好員工一定要珍惜啊!重啟靠的是他們啊!

也不是誰想堅持,就能撐得住的。

他們能夠硬扛着,也跟多種經營,做不同類型的生意有關係。餐廳生意斷崖式下跌,但郵局便利店的生意還算穩定,就用郵局掙的錢先貼補餐廳的虧損。政府雖然有補貼,但不是馬上可以申請到的,資金鏈不能斷。

從這次疫情中,Leo體會到,不同類型的生意有更好的避險安全功能。

加拿大政府給了中小企業很多補貼,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Leo說,政府的支持會有幫助,但從長遠來講,不能靠政府,只能靠自己!

Jane: 我們暫緩開堂食,因為客人沒那麼快來

現在卑詩已經進入第二階段重開,各餐廳是否馬上開業迎客,重回紅紅火火的景象?

列治文大型餐廳川湘港的老闆娘Jane說,還沒開堂食,以外賣為主。因為太早開了也不會有生意。華人餐廳的顧客,以華人為主,華人比較謹慎,防護意識強。就是開了,也不會有太多人來,成本還會增加不少,客流量也一時回不到從前。

她告訴記者,現在開堂食的成本提高了,需要消毒,請客人間隔開距離等,如果更謹慎些,還應該為客人量體溫才更放心。而且重開還要增加很多設施和步驟,要花不少錢。加上供應商為了防止餐廳不付錢,現在都要求餐廳對食材付現金,這無疑增加了餐廳的負擔,不少原材料也加價,令餐廳的經營成本負擔更重了。

他們的場地,每月租金3萬元,現在根本沒辦法交。知道政府有補貼,但申請辦法還沒搞明白,還沒申請呢。據說需要房東申請,手續很多。

餐廳老闆娘Jane工作時「全副武裝

不能堂食的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堅持着沒有關門,而是做外賣。他們做了很多品種的腊味,比如臘肉、臘魚、臘腸,設立了外賣群。為了安全,專門在一樓門口擺上一個桌子,設立取餐區,員工與顧客不接觸,保障安全。有些沒有湯湯水水的菜,他們還想出了一個簡單的辦法,就是將食物從二樓吊下來,避免接觸,而且有效率。

Jane的先生,川湘港老闆劉祖軍則表示,他暫時不打算重開餐廳堂食生意,目前計划到6月1日左右,再嘗試開放堂食營業。

他對重開後的市場並不樂觀,說:「三四個月後,可能有50%的餐廳永遠無法開門。」,他相信,疫情會對餐廳業「重新洗牌」,有實力或者能夠得到業主或供應商支持的餐廳,才可以生存下去。

川湘港的取餐區

為什麼要延緩重開,他和Jane有共識,中餐館8成客人都是華人,而華人對新冠疫情更為緊張敏感,即使重開堂食也未必有客人這麼快願意來。有人在溫市中心看到一些西餐廳有人排隊用餐,他認為情況不一樣。一來消費人群不同,二來在疫情期間一直可以點中餐外賣,現在或許有人想換個口味,吃一下西餐。

他表示,很多華人已經慢慢適應了在家做飯或是點外賣,他們習慣了在家點餐,不會看到餐廳開門營業就突然改變習慣。他說,餐廳恢復營業後,外賣生意也出現下滑,不僅他們的餐廳,一些專做外賣的平台,也遇到同樣的情況。他說,這大概也是因為客人們選擇更多了,想換口味。

溫哥華餐飲業,何時回到一派繁榮的從前?看來重啟之路並非牧歌一般,而是一條漫長的坎坷之路。

禁止堂食期間,空蕩蕩的列治文美食街Alexandra 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