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爆“小黄车”ofo濒死之谜

加拿大都市网

FILE PHOTO - A staff member from the bike-sharing company Ofo gathers its shared bikes for use during the evening rush hour, in Beijing, China April 12, 2017. REUTERS/Jason Lee/File Photo

ofo曾吸引到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是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多个月前已开始传出公司正面对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过去几年“共享经济”大行其道,不少企业打正“共享”旗号,趁市场仍有“平钱”时四出口骨水。共享单车在中国一度风头无两,在2016至2017年间就出现了多达41家共享单车公司,连科网巨头腾讯及阿里巴巴等都纷纷加入战团。

然而市场竞争剧烈,各大共享单车企业初初都斗烧钱抢客,但久久未能变现,最后泡沫愈吹愈大,直到今年6月终于爆破,触发倒闭潮,连行业龙头“小黄车”ofo亦难幸免,最近传出陷入财困,引来千万人排队要求退还按金,估计数目超过十亿元(人民币,下同)。

正当ofo四面楚歌,创办人戴威更被执法机构“限制消费”之时,其对手“魔拜(Mobike)”投资者,腾讯主席马化腾开腔,直指ofo死因“在于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笃爆ofo因管理层混乱,最终带“小黄车”踏上濒死之路。

自2018年初起,市场已频频传出ofo资金链断裂。直到12月17日,ofo位于北京总部开始被大批民众包围,要求退发按金,加上在网上申请退款的用户,估计超过1000万人,以最低99元按金计,ofo最少都要准备十亿,加上ofo早前将按金增至199元,即实际退还的款项肯定过十亿。


腾讯主席马化腾开腔,直指ofo死因“在于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抨击ofo因管理层混乱,最终带“小黄车”踏上濒死之路。

正当“小黄车”四面楚歌,其主要竞争对手“魔拜”的投资者,腾讯主席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中留言说︰“最近这么多的分析文章,没有一个说到真正原因……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外界纷纷猜测,马化腾所指是ofo内部管理混乱,创办人戴威野心过大,过去先后拒绝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合并建议,令公司最终走上败北之路。

ofo曾吸引到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是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多个月前已开始传出公司正面对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退款金额过十亿

两大科网巨头腾讯及阿里巴巴过去一直在科网投资上斗得难分难解,ofo背后有阿里巴巴做后盾,而腾讯则投资摩拜。然而ofo股权相当分散,董事局群雄割据,不少董事都有一票否决权,意味只要当中有一位否决议案,便令整件事“泡汤”。

2018年12月初,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ofo创始人戴威(图)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据悉,ofo初期只有创办人戴威、滴滴出行、经纬创投及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拥有否决权,其后朱啸虎将股份售给了阿里巴巴。欢聚时代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李学凌分析道︰“(ofo)有五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通不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伤害。”

有内地投资者直言戴威野心很大,不甘屈服,所以先后拒绝了滴滴出行、阿里巴巴及魔拜的合并方案。无独有偶,内地《中国经济周刊》早前引述一名ofo前员工Raven称,2017年是ofo烧钱最癫之时,ofo及摩拜的投资者都意识到无论如何烧钱都无法打败对方,所以在腾讯及滴滴提倡下,希望两者合并,新公司由摩拜创办人王晓峰及戴威出任联合行政总裁,“老戴有一票否决权,他不同意,最后没谈拢!”结果,ofo董事局开始分裂,阿里及滴滴更出自家的共享单车,例如青桔单车、哈啰单车,反咬ofo一口。

2014年在北京成立的ofo,初期只限于在大学范围内使用,直到2016年共享经济大行其道,戴威带领ofo杀出校园,市值曾一度达30亿美元。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监测报告》ofo及摩拜移动端活跃用户分别近3000万及2500万人。

2017年初,ofo完成4亿5000万美元的融资,之后开始大举扩展海外市场,相继进驻21个国家及地区,达250多个城市,包括在香港投放近千万辆单车。不过,随今年环球开始“收水”,ofo烧钱“烧过头”,海外业务在下半年大幅收缩。

创办人多次否决合并

共享单车属重资产行业,至今仍未有商业模式,一直只靠烧钱,虽拥庞大用户群,但欠缺变现能力。 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而据美团的招股书显示,单在4月份一个月内,摩拜已蚀了超过4亿元,管理层其后更直言︰“无法保证摩拜未来有盈利!”

“其实这类初创企业,将按金收回来,再用钱赚钱,市场一收水,资金链好易出事,这是内地不少初创企业的问题,尤其系共享单车,要重资产,又要找人修理单车,又怕车被弄坏,人工成本都这么贵,怎么赚?”一名香港天使投资者称。

多次并购被戴威否决,ofo今年初开始“缺水”,市传戴威要找阿里巴巴求救,但阿里开出的条件是要完全控制ofo,作价更低至十亿美元,只得高峰期的三分之一。 2018年3月又传出ofo通过抵押旗下的单车,获得阿里17.7亿元贷款,虽然ofo并无承认,但数日后ofo公布新一轮融资,便是由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领投,金额约8.66亿美元。以ofo每月基本营运要4至5亿元计,上述资金最多可支持十个多月,但当中仍未计及大笔债项。 《界面新闻》2018年10月时引述一份ofo的负债表,显示半年前ofo的整体负债达65亿元。

ofo曾令戴威登上《胡润八十后富豪榜》,现在却要面临爆煲边缘,难怪他在内部信中直认,未能就对外环境的变化作出正确判断,令公司整年背负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这几天都经历巨大的煎熬及压力……但仍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

哈罗单车(Hellobike)2018年4月突然宣布在内地推出免押金骑行,令内地共享单车掀起淘汰赛。

引发社会问题 被批为伪共享

《经济学人》曾将共享经济定义为“在网络上,任何资源都能出租。”而普遍学者认为,当中所指的资源是闲置资源。以单车为例,如果单车属于个人,闲置时经网络共享,才属真正的共享经济。然而如ofo这类大打共享旗号的公司,单车由集团所有,并非一般人的闲置资源,说穿了只是普通出租业务,加上新科技,例如二维码或电子支付。

另外,各大共享单车企业为了争夺市场,纷纷以“车海战术”大量投入单车,加上监管不力,引至“交通阻塞”、“违反交通规则”、“坏车变废铁”等社会问题,内地更被拍到有大量弃置单车被运到堆填区等,香港亦有单车被抛入城门河,造成浪费而且污染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