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凡專欄:Bell和Rogers提高網絡月費為哪般?

加拿大都市网

新年伊始,最低工資上漲,超市食品上漲,餐館菜牌提價,漲價之風一輪接着一輪,現在又輪到電訊商了,貝爾Bell和羅渣士Rogers同時宣布要提高安省網絡(Internet) 月費,Bell每月提高5元,Rogers每月提高8元。

具備絕對壟斷地位的加拿大電訊商漲價本來是家常便飯,不過這次的漲價卻發生在安省主要生活費用集體上漲的時刻,讓人覺得亞歷山大。其他公司漲價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基礎材料上漲,例如餐館菜價上漲是因為最低工資的提高。令人比較氣憤的是,電訊公司漲價,並不是完全處於成本上升的原因,而是追逐利潤的結果。

電訊公司漲價,消費者肯定不會開心,但別無他選,在網上看的各種節目如果沒有了網絡服務,就一切都成為泡影。從2017年的收入情況看,Rogers在歷史上首次出現互聯網服務利潤超過電視服務的情況。在過去的一年裡,Rogers公司損失80000個電視訂戶,增加了85000個網絡訂戶; BELL公司並沒有將電視和網絡收入細分,不過商人心裏明鏡似的,當然知道寬帶互聯網對自己電視的衝擊。去年同期,Bell增加27000個互聯網訂戶,而IPTV和衛星電視的訂戶在穩定下降。

Bell公司在多倫多已經鋪下血本,花了11億加幣,將所有新蓋的condo高樓上都預先鋪上Fibre Optic服務光纜,這些基礎設施的速度要快於Rogers 通過電視cable 輸送的網絡服務。不僅要同Rogers血拚,Bell連小型網絡供應商都不放過,在一些Condo中,Bell的網絡價格甚至低於Teksavvy。Bell一方面給新用戶降低費用吸引他們成為訂戶,對於廣大的舊用戶則採取大規模漲價的策略。

既然大家喜歡網絡上看電視節目,Rogers推出自己的網絡電視,這個平台上提供海量正版節目。Rogers和Bell 如何能把消費者吸引到自己的網絡電視平台上呢?光靠促銷和讓利是遠遠不夠的。雖然Rogers在2014年就推出在線SHOMI電視服務,但是大家有很多網上的選擇,誰會去花錢買這個Rogers的電視服務呢?短短兩年時間裏,公司虧損上億加元,Rogers最終將其草草關閉了事。

有了這個上億加元買來的教訓,電訊商開始明白,既然競爭不過,就要另尋出路。最近,加拿大Bell、Rogers以及CBC等25家電電訊業巨頭和知名公司,聯合向加拿大廣播電視及通訊委員會(CRTC)提出申請,建立一個由政府支持的聯邦委員會,對網絡進行管理和控制,並對侵權的網站進行封網。

一旦這個請求被立法通過,很可能未來的某一時間,消費者在網上下載或者觀看電影,相關罰款和懲戒就會隨着而來,而且這種要求不再是網絡服務商的警告,因為找你麻煩的可能是加拿大的聯邦機構。

很多人都會對此持有保留意見,「共享精神」,這是互聯網精神的核心理念,早就被絕大多數網民和網絡組織所擁護。加拿大電訊運營商,雖然他們背後的隱含目的還是攫取高額壟斷利潤,但是他們所提出的「版權意識」,確實是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你再提倡自由、共享,但東西是電影公司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製作的,這一點總不能否認吧。

現在25家巨頭一聯手,問題就嚴重了。一旦立法通過封網後,即使電影、音樂的版權方沒有提出質疑,電訊運營商他們直接就封殺了那些資源共享網站,從源頭上切斷你「侵權」的可能性。這樣一來,加拿大的無聊夜晚,將再次「暗無天日」,沒有新電影可看的夜晚,只有老老實實地訂購Rogers和Bell的正版電視服務了。

現在看來,加拿大電訊商正在下一盤大棋,首先在互聯網方面壟斷基礎設施將消費者網絡其中,然後給網絡服務大幅漲價,再要求CRTC控制網絡內容,無論出版方和影視製作方是否質疑,電訊商將所有盜版一律封殺,在支持正版的政治正確口號下,將消費者驅趕回Rogers 和Bell 的正版電視服務平台。

楊凡 

加拿大證券學院院士/特許金融規劃師

文中提及產品和建議只作參考,不構成推薦。閣下投資前需評估個人風險承受能力,並與專業投資人士商榷為準。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