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19:24:1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加国美景

加拿大33个湖滩及码头获蓝旗优质认证

  ■位于多伦多的woodbine beach。 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的Cherry Beach是其中一个获蓝旗的湖滩。星报资料图片 ■湖滩挂蓝旗表示该处水质达标。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加拿大环境保护组织(Canada by Environmental Defence)昨日宣布全国26个湖滩及7码头的水质,环境管理及教育和安全及服务都达到世界水准,当中安省有19个湖滩及5个码头上榜,所以可以悬挂蓝旗,表示市民在这些水域内游泳是安全的。 该组织蓝旗计划经理Ashley Wallis表示,旅游人士希望知道加拿大那一个湖滩及码头是安全游乐,蓝旗计划令到他们不用再猜疑。当旅游人士见到蓝旗飘扬,可以保证这个湖滩或码头是清洁及达到安全标准,水质及环境卫生程度是高度安全,并达到世界的标准。 约克区家长会共同主席萧振华昨日表示,安省湖滩的水质完全符合游泳安全标准是一项好消息,因为天气回暖,华人家长在长假期都喜欢带子女出外郊游。如果到一些有湖滩的郊野公园,亦会让子女在湖边嬉水,所以当局宣布安省湖滩水质达标,使他们更安心给子女在湖边游玩。 萧振华强调,由于安省初夏,湖水仍然十分冷,所以家长们很少容许子女真正在湖中游泳,所以湖水质素达标当然更好,但稍为差一点,他们亦不会有太大的担心,因为子女在湖边嬉水,只是足部与水接触,水质只要不是达到可以伤害子女皮肤已经可以接受。   华人家长指放心让子女嬉水   萧振华指出,这个维多利亚日长周末,安省内的樱花和其他品种花朵盛开之时,因此家长会带子女到一些公园赏花和拍照留念。华人社区最近流行假期集体在郊野公园烧烤聚会,主办单位多是一些来自中国华人移民,他们会用同乡会、同学会及种种团体名义,向政府租用公园内的大型烧烤区域,有时参加人数高达数百人,他们扶老携幼,以少量费用可以全家享受一个愉快的假期。 他又称,由于很多大陆新移民,只有一个孩子,平时一家三口在家,子女缺乏同龄儿童玩耍,会感到十分孤单,在假期中能够参加这些烧烤聚会,一大群儿童玩乐是十分开心。同时大人亦因同声同气,可畅谈家常。 萧振华透露,华人家长亦会在假期中,安排子女参加一些运动,特别是足球运动。他们会为子女参加足球训练班,及安排他们参加少年足球队参加比赛。有一个最新的现象是,华人现在会安排其女儿去玩女子足球,以往华人家长都认为足球是男孩子的玩意,女生打足球太粗鲁了。但现在华人家长的观念改变了,可能加拿大、中国的女子足球队在世界赛事中已经可以占一席位,令到他们的观念改变了。  

2017全球最佳旅行地+全球第2棒的国家!加拿大凭什么拿奖拿到手软?

从2016到2017年,加拿大真的是拿奖拿到手软:先是被评为2017年全球最佳旅行地,今天又一不小心拿了个全球最棒的国家(第2名)。 虽然第一名的位置的被瑞士拿走了,但加拿大赢在稳。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5年加拿大均被评为全球最佳的国家。2014年,2016年,2017年都是全球第二。如此稳定的排行,也是没谁了。    赢在风景 加拿大在冒险 Adventure,遗迹 Heritage这两项评比中得分颇高,作为2017年全球最佳旅行地,只要你选择了正确的路线,就可以看到全世界最美的风光。 泡一场森林红叶温泉 作为一个把枫叶印在国旗上的国家,枫叶带来的铺天盖地的美景,是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秋色难以媲美的。每年9初至10月底,各地的红叶就像火烧云一样给整个国家染上了迷人的色彩。 ▶多伦多→ 魁北克→蒙特利尔;每一个转弯都是一张大片 坐VIA火车旅行    加拿大几乎各大城市之间都有铁路相连。VIA Rail火车拥有19条风光绚丽的线路,也是世界上最值得体验的八大火车旅行之一。    从冰雪覆盖的山间,到奔腾湍急的河流,从都市的繁华时尚,到旧日的黄金时代,窗外的雪山、小镇、峡谷、河流就像电影一帧帧的胶片,就好像一部移动的风光纪录片。    最美的国家公园 加拿大境内的几乎每一个国家公园都有惊喜。花丛中的北极熊,林中的麋鹿,美丽北方森林里的营地,壮阔的峡谷瀑布....    加拿大国家公园体现了一个国家可以将生态保护事业所能做到的极致,是加拿大的骄傲,也是在加拿大深藏的宝藏。即使是加拿大本地人,看完这些美到让人屏住呼吸的风景,也要花上几年。 赢在福利 据Global News报道,这份榜单的评选,“关心的不是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量,而是落实到每一个国民身上的有形/无形财富。”    加拿大对移民友好程度、文化多样性上,得分接近10分。在“生活质量”这项排名中,加拿大也是稳稳的获得了9.7分,排名全球第一。    加拿大一直以来都被称为世界上福利待遇最好的国家,细数一下,作为加拿大居民福利真的不少: 社会福利金(social Welfare) 这是加拿大所有福利中最基本的福利,保证每个加拿大人都能不享受到一个基本的生活标准,让加拿大居民不会流落街头。申请要求需要是银行存款在1000加元以下,如果是单身每月可获得500-700加元,三口之家则可得到1100-1300加元。如果一直处于这个生活水平,这笔钱可以一直拿下去,足够维持一个较低的生活水准。但是,新移民在前6个月是不能领这笔钱的。 失业金(Employment Insurance) 如果加拿大居民(绿卡或者公民)在一年中连续工作了半年,因为失业、患病、生孩子或领养孩子而不能继续工作,通过全国性的就业保险计划便能获得此项临时收入。现行政策规定,在过去一年中连续工作910小时,失业了即可领到这笔钱,通常是你原月薪的56%,可连续拿十个月。    医疗保健(Healthcare Plan) 加拿大的健康保险是大家公认的高福利,每年政府都会投入一大笔钱到医疗保险上面,病人看病不需要支付诊金、化验费、住院费、手术费等费用,只需支付处方类药费,但是牙科和眼科除外。在住院期间,病人的伙食费、医药费都不需要自己支付,并且65岁以上的老人和领取社会救济的人,连大部分处方药都是免费的。 假期(Vacation opportunity) 加拿大政府规定,员工在工作满一年后即可获得每年两周(10个工作日)的有薪假期;工作满5年即可获得每年三周有薪假期,假期不得以薪金代替。员工不能因为怀孕而被解雇。员工享有无薪产假,产假中产妇可以申请失业金,并且继续享有退休金或医疗计划。    养老金(Old Age Security) 养老金的领取和资产或者收入无关,并且无须供款,而是视居留年份而定,所以新移民并不能享受全额的养老金。但是作为加拿大的移民,年龄在65岁及以上,在18岁之后在加拿大居住至少10年,可以获得部分养老金。 牛奶金(Child Tax Benefit) 这是一项给儿童的福利,在加拿大,每个小孩从出生一直到18岁,都可以每月领取这笔补助,这笔钱足够孩子喝牛奶了,所以我们习惯叫它牛奶金。这项福利的多少是根据父母的年收入决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低收入的家庭,也是为了鼓励大家多生孩子,收入较高的家庭没有此待遇。 托儿补助金(Child Care Subsidy) 加拿大本地孩子从小学至中学的义务教育都是免费的,但是学前教育是自费的,并且费用还很贵,以至于很多低收入家庭负担不起这笔费用,无法把孩子送去接受早期教育,因此政府就成立了这项补助。这项补助是直接支付给孩子所就读的幼儿园,金额根据申请人的具体情况而定,有时补贴一半,有时补贴全额。    此外当美国开始1号,2号移民禁令之后,貌似只有加拿大还在保持着对多元文化的尊重和包容。 加拿大不拒绝难民,也欢迎移民:无论他/她的信仰、种族、性别和性取向如何,都可以很好地融入本地人的生活和文化。 无论如何,一个有着迷人风景,自由包容的文化,健全的社会福利的国家。还是很值得被颁发一个全球最佳(之第二名)来表彰一下。

加拿大只有旅行家才知道的冷门目的地,小众但美成仙境!

眼看着春天来了 气温一天一天的升高了 想旅行的心也躁动起来了    作为2017年《孤独星球》和《国家地理》十大最佳旅行国家榜首的国家— 加拿大,风景真的不止你耳熟能详的那些。 在国家地理推出的“加拿大50个不得不去的地方”系列榜单中,还发掘了一些只有旅行行家才知道的目的地。虽然小众但是美得跟仙境一样,还不用和游客人挤人挤人。 大熊雨林 Great Bear Rainforest 有些地方,光听名字就觉得浪漫,加拿大的大熊雨林一定是其中之一。大熊雨林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温带雨林,主要分布于加拿大BC省西北部。南起发现群岛(Discovery Islands),北至BC省与美国阿拉斯加州(Alaska)的边界。    这里茂密的原始雨林、朦胧的晨雾、波澜壮阔的海岸线、幽深的山壁洞穴、神秘的原住民与图腾以及林间的动物精灵.....遗世而独立,让全球旅行者向往。    BBC的加拿大籍制片人Jeff Turner在纪录片里说道,「被誉为森林之灵的柯莫德熊看起来几乎会发光,它们拥有这样的气场,当你初次看到柯莫德熊时,那一刻简直是奇迹。你不太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    除了稀有的柯莫德熊之外,大熊雨林里还孕育了种类繁多的野生生物,从雀鸟到野狼随处可见。在大熊雨林周围的水域里,甚至栖息着数群虎鲸(杀手鲸),海岸边的入口和峡湾为数百头鲸类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提供了庇护所。    为了不让这一片童话般的森林消失在人类的城市化进程中,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引入立法,将总面积640万公顷的大熊雨林中85%的地带保护起来,禁止砍伐,这片森林从此成为了加拿大送给全世界的礼物。    而在这样一个远离了城市喧嚣的胜地,每年也吸引了许多热爱大自然的旅行者前来探索。你可以从温哥华启程,从西北部的Horseshoe Bay搭乘渡轮至Nanaimo,然后驱车至哈迪港,车程约5个小时。 或者从温哥华搭乘太平洋海岸航空班机直飞哈迪港(Port Hardy),然后由哈迪港乘坐水上飞机抵达这片神秘的大熊雨林。    划着小船去看熊 从5月初到10月,曾被评为“世界顶级探险旅行社”的大熊生态之旅公司(Great Bear Nature Tours)提供了专业且丰富的棕熊观赏行程。在鲑鱼洄游的季节更是可以目睹棕熊在河中捕鱼的场景。    网址:http://www.greatbeartours.com/spring-bear-viewing 而7月中旬到10月下旬,大熊雨林里最佳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便是乘坐直升机或者划着小船去钓鱼。清澈的山涧和安静的湖水里,将钓钩抛进隐蔽的岸边河水中,向难以应付的鲑鱼发起挑战。不管有没有收获,单是美景就会让你心满意足。    此外,搭乘Bluewater Adventures的游轮,穿过坎帕尼亚湾(Campania Sound)和鲸鱼海峡(Whale Channel),观赏迁徙归来的北海狮和座头鲸,也是一个颇有人气的行程。    住宿建议:大熊雨林的每个酒店都非常特别,许多都坐落在古老的鲑鱼河河口,旅店漂浮于湖面上。但由于接待能力有限,有些酒店只能住10个人,所以去之前一定要提前预定。    凯提科省立公园 Quetico Provincial Park 魁提科省立公园(Quetico Provincial Park)位于安大略省的西北部,这是一个典型的荒野公园,以其崎岖之美而出名。由于许多在安大略省住了一辈子的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个省立公园,所以这里绝对是一个远离喧嚣的度假胜地。    而且,魁提科省立公园可以算是加拿大独木舟的首都,拥有世界一级棒的划独木舟生态环境。白天你可以在这里划船、钓鱼。    晚上可以在这原始的营地露营,漫步于荒野小径,在岸边静静地坐着,体验宁静的治愈的大自然。    六月到八月是这里最温暖,最受欢迎的月份。不过你不用担心旺季人太多,因为这里会有游客数量限定。你依然可以有一个很棒的荒野体验。    此外,省立公园里还有一条知名的Dawson Trail,依山傍湖的徒步小路风景秀美,在森林里听着鸟叫散个步,感觉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    在多伦多经历一个漫长的冬天 就像在寒冷的监狱里服完有期徒刑 只盼着天快热起来 可以去大自然里撒野 2017年,选一个小众又美如画的地方过夏天吧

北美50佳温泉之一 安省天然温泉Le Scandinave

作者:小灵通 冬日里泡个温泉?安省天然温泉Le Scandinave Spa 是个不错的选择。从多伦多出发沿400公路往北约150公里即到。Le Scandinave Spa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是紧挨滑雪圣地Blue Mountain,你可以既泡温泉又滑雪,度过一个丰富的假期。Le Scandinave Spa曾经被 “Spa of America”杂志评为 2009 年度北美50佳温泉之一。  开放时间:10am-9pm(19岁以上成人) 票价:每位$50+tax 周三特价:每位$40+tax 地址:152 Grey Road 21,Blue Mountains, ON, L9Y 0K8 网址:http://www.scandinave.com/en/bluemountain/

揭秘加拿大死神岛 大西洋墓地

【加拿大都市网】死神岛,也称大西洋墓地 (Graveyard of the Atlantic)位于加拿大哈利法克斯东南的北大西洋中,原名叫塞布尔岛(Sable Island)。据说每当船只驶近死神岛附近,船上的针便会突然失灵,整只船就像着了魔似的被小岛吸引过去,使船只触礁沉没,道致船舶神秘沉没,丧生者千余人,一些国家绘制的海图上都在死神岛的东西两端标记着各种沉船符号。死神岛海拔不高,只有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才能望见它露出水面的月牙形身影。人们曾亲眼目睹几艘排水量5000吨、长度约120米的轮船,误入浅滩后两个月内便默默地陷没在沙滩中。 死神岛事件  1800年,在新斯科舍半岛发现了不少金币、珠宝及印有约克公爵家徽的图书和木器。而这些物品是渔民从塞布尔岛上换来的。这事引起英国政府的注意。因为当年开往英国的“弗莱恩西斯”号,从新斯科舍半岛启航后,便杳无音信。 英国海军部认为,弗莱恩西斯号遇难后,船员可能登上塞布尔岛,而被当地居民杀死,船上财物被洗劫。后来的调查最终搞清了真相:船员与船一同被无情的海沙所吞没。 几个月后,英国的“阿麦莉娅公主”号又沉陷于塞布尔岛周围的流沙中,船员无一生还。另一艘英国船闻讯赶来救援,不料也遭同样厄运。英国政府大为震惊,立即决定在岛上建造灯塔,设立救生站。 1802年,在塞布尔岛上建立了第一个救生站。救生站仅有一间板棚,里面放着一艘捕鲸快速艇,板棚附近有一个马厩,养着一群壮实的马。每天有四位救生员骑着马,两人一组在岛边巡逻,密切注视着过往船只的动向。 救生站建立后,发挥了巨大作用。1879年7月15日,美国一艘排水量2500吨的“什塔特•维尔基尼亚”号客轮载着129名旅客从纽约驶往英国的格拉斯哥,途中因大雾不幸在塞布尔岛南沙滩搁浅,但在救生站的全力营救下,全体船员顺利脱险。 1840年1月,英国的“米尔特尔”号被风暴刮进塞布尔岛的流沙浅滩,由于他们求生心切,在救援人员还未赶到时纷纷跳海,结果全部丧命。两个月之后,空无一人的米尔特尔被风暴从海滩中刮到海面,在亚速尔群岛又一次搁浅时,才被人们发现。 1898年7月4日,法国拉•布尔戈尼号海轮,不幸触沙遇难。美国学者别尔得到消息,自认为船员们可能已登上塞布尔岛,便自费组织了救险队,登上该岛,可呆了几个星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历史资料表明,从遥远的古代起,在塞布尔岛那几百米厚的流沙下面,便埋葬了各式各样的海盗船、捕鲸船、载重船以及世界各国的近代海轮。 由于岛上浅沙滩经常移动位置,因此人们偶有机会发现沙滩中航船的残骸。19世纪,一艘美国快速帆船下落不明,直到40年前,那柚木船身才从海底露出。然而三个月后,船体上又堆上了三十米高的沙丘。 1963年,岛上灯塔管理员在沙丘上发现了一具人体骨骼、一只靴子上的青铜带扣、一支枪杆和几发子弹,以及十二枚1760年铸造的杜布朗金币。此后,又在沙丘中找到厚厚的一叠19世纪中叶的英国纸币,面值为100万英镑。 据地质史学家们考证,几千年来,由于巨大海浪的勐烈冲蚀,使得死神岛塞布尔岛的面积和位置不断发生变化。最早它是由沙质沉积物堆积而成的一座长120 公里、宽16公里的沙洲。在最近200多年中,塞布尔岛已向东迁移了20公里,长度也减少了将近大半。现在东西长40公里,宽度却不到2公里,外形酷似狭长的月牙。全岛一片细沙,十分荒凉可怕,没有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沙滩小草和矮小的灌木。 如今可怕的死神岛塞布尔岛已划入加拿大版图,岛上现已建立有现代化设备的救生站、水文气象站、电台、灯塔,并备有直升飞机。每当夜幕降临时,在30千米远的地方便可以看到岛上东西两座灯塔闪烁的灯光。

奇妙的蒙特利尔地下城

蒙特利尔地下城一个入口标志。 【加拿大都市网】蒙特利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设计之都”。其实它最不可被忽略的设计创意就是,城市之下的城市——有点难以想象在我们生活的“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一座“暗无天日”的地下城市真实存在。蒙特利尔地下城(Montreal Underground City),又被称为La Ville Souterrain 或是RESO(法语中“网络”的意思)。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综合设施,没有之一。目前,地下城有十万人居住。因为地下城的存在,蒙特利尔有时又被评价为“二合一城市”(“Two Cities in One”) 这一伟大的计划开始于这个城市的第一座现代化摩天大楼——玛丽城广场(Galerie Place Ville Marie)。它由城市设计师Vincent Ponte和几名建筑设计师合作完成,建于1962年。Ponte肩负着减轻城市交通压力的重任,希望严酷的冬日时节,可以在门里解决的事情不要放到寒冷的门外进行。同时,他被未来主义者的建筑设计风格激发了灵感,设计出了这座“地下城”的原型。 事实上蒙特利尔市一直致力于地下空间的开发。在1966年建设蒙特利尔地下铁的时候(因为1967年开世博会),许多原本分散而不易察觉的地下市场都被暴露出来。而人们更是发现,原来地下通道沟通着城市中许多重要的地点,比如办公大楼、酒店,等等。这些发现最终促进了这个庞大的地下网络的形成。 当年复一年地过去,越来越多的城市片断被增加到这个RESO中来。时至今日地下城的隧道总长已达32千米,通道衔接的总覆盖面积之和超4百万平方米。附带的,那些街面上的零售店,在1964年地下城的出现之后,发展就慢慢停滞了下来。 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地下通道共连接了10个地铁站,2个公交车站,1200多个办公室,还有2000多家商店——其中包括两家大型百货商场,1600多个住宅单元,200多家餐厅,40多家银行,40多家电影院及其它娱乐场所,7家大型酒店,2所大学——魁北克大学(the University of Quebec)的蒙特利尔校区和蒙特利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ontreal),1个主教教堂,3个展览厅——the Place Bonaventure, the Convention Centre和...

多伦多地标:黑溪先祖村

黑溪村里的小镇政府建筑 撰文﹕李海涛 黑溪先祖村(Black Creek Pioneer Village)紧贴着车流繁忙的Steeles大道,转弯进去之后就会发现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宁静的、古老的世外桃源,时间都凝固在过去。你可以看到加拿大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古房屋,可以看到上百年前人们使用过的家具、农具,甚至还会有身着维多利亚时代服饰的姑娘飘然而过。 黑溪先祖村是多伦多一个露天形式的博物馆,紧邻约克大学,黑溪流经其中,黑溪是Humber河的一个小支流。其中汇集了多伦多郊区19世纪的建筑,有由真人身着古典服装演示当时的生活方式,是学校郊游的一个主要场所之一,孩子们在这里学习本地的历史。 这个博物馆的主管机构是多伦多地区自然保护局(Toronto and Region Conservation Authority),该局就坐落在黑溪村外的约克大学边上。前一段时间热炒的神秘地道,就在该局边上的树林里,那片林地也是他们管辖的保护区之一。他们主要是保护多伦多所辖的湿地、九条河流等自然区域,防洪和保护饮水水源等也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把其中一些地方开辟成公众娱乐场所,如黑溪村和多伦多动物园等,都属于他们管辖的地界。 黑溪先祖村收集的建筑包括当时典型的一些民居、农舍、草料房、水轮磨坊、小商店、小教堂、一间房的学校、镇政府、铁匠铺、枪作坊、酒店。村中只有Stong家的房子是原来就在此地的,其他的都是在整个南安省城市发展中救回来搬迁至此的,有的无法搬迁的也是按照原样进行仿制的。 这片土地原先曾有土着在此生活,土着们在此种植蔬菜、粮食,建立临时村庄。由于他们需要砍伐周边的林木生火,因此他们需要不断搬迁,以便靠近森林近一些,平均每10年要迁移3到6英里,这也是他们毁坏森林的速度。 刚才提到的Stong家族是第一个在此定居的欧洲移民,他们夫妇在1816年结婚后在此开始新的生活,这块100英亩土地在1796年的时候已经归女主人的父母所有。当时这里是一片野地和森林,他们俩口需要开荒种地,砍伐林木,修建房屋,并在此生养了六男两女八个孩子。 1954年,卡崔娜飓风袭击了多伦多,导致多伦多下去的几条河流泛滥,房屋被冲毁。为了防止悲剧再次发生,政府决定迁移在河谷居住的居民,把所有河边领地划归保护区。多伦多地区自然保护局在1957年开始重建这个农庄,计划用建造博物馆。1960年建成开放的黑溪村,主要是唤醒人们对古迹的保护意识,留住多伦多短暂的人文历史。 官网:https://blackcreek.ca/ 地址:1000 Murray Ross Pkwy, North York, ON M3J 2P3, Canada

汉密尔顿:从钢铁之都到咖啡王诞生(下)

作者:走走聊聊 对汉密尔顿不能再停留在钢铁之都的记忆之中,要知道这里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写就传奇商业史的起点。如果要追寻历史,可以漫步1812战争古战场,也可以穿行美轮美奂的Dundurn古堡。当下英国王储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后裔。 在古代,Sir Allan MacNab 是哈市历史上不得不提的人物。原因不是他曾是一位1812年战争的英雄,一位有名望的律师,商人和金融家,或曾做过加拿大总理(1854-1856),而是他为哈市留下了一栋私人别墅Dundurn Castle。这栋绝对称得上城堡的意大利别墅,建筑规模宏大,式样壮观,风景优美,从这里可以俯瞰湖湾。 英王妃祖先的城堡 当年一落成便以奢华的设施闻名哈市,加拿大首任联邦总理麦当劳和英王爱德华七世也均慕名而来过。即便到了2009年,英国查尔斯王储夫妇访问加拿大时也还专程来参观。当然此中也有一种血亲的因缘,因为卡米拉是Allan MacNab的great, great, great granddaughter 。 这栋被指定为联邦文物的城堡建于1832年,整个建筑以意大利风格为主,混合了哥特,古典主义和摄政风格等元素,面积达1700平方米,共有72间房,费时3年,花费17.5万元。不过,Allan 在1862年去世时已负债累累,后人的选择只能卖房。后来,城堡所有权几经易手,直到1900年后叶为哈市政府以5万元购得。哈市接着又花费300万修复,将城堡开设为博物馆,向游人展示19世纪富豪的任性。如今对外开放42间房,均按1855年主人生活场景布置,成为哈市旅游的一大品牌。附属塔楼Dovecot的顶部非常奇特,设计有一排排木制小鸟巢,这可是鸽子的家。1870年代增建的石砌马车房紧靠城堡,也非常精美,现在用作会议接待和礼品店。 城堡所在的Dundurn Park很大,有大片的树林和绿地,不时有人拍婚纱摄影。公园里也散落着一些附属建筑。最漂亮的是英式装饰性花园小塔楼Cockpit,为意大利风格,偏隅湖边树林。它也非常神秘,人们猜测它用做供暖、洗衣、船屋、办公室、夫人专用教堂,甚至斗鸡场,可是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就是历史学家也猜不透。最神秘的是据说会闹鬼,常吸引冒险者来探险。别墅门房Battery Lodge,放在当下也可算豪宅,现在开设为Hamilton Military Museum,内容涉及War of 1812,1837年叛乱,Boer战争,一战和二战 。展品包括制服、勋章、徽章、武器、照片和军队纪念品等,还有小型图书资料室。 最休闲的是Kitchen Garden,一个围墙圈起的苏格兰情调花草园。院子里一排排地垄上种植了花卉,草药,水果和蔬菜,当年都是城堡自用的。维多利亚小农舍里安放着农具。那些身着维多利亚服装的人员则在正在正儿八经地干农活。慢行其间,很有农家乐的感觉,甚至想住一段日子。公园里还随意陈列着德国大炮,这可是一战战利品。门房旁的原始大门依旧威武坚实,延续着自己的使命。至于Rolph Gate则是从别处迁移而来,不过也是19世纪的精美遗物。 女王远程揭幕纪念碑 城堡大门口还有一块有关英军中校John Harvey的事迹介绍:1813年6月5日,率领700名官兵从这里出发夜袭驻扎在哈市东部小村Stoney Creek的入侵美军3000名,并大获全胜。这就是著名的Battle of...

汉密尔顿:从钢铁之都到咖啡王诞生(上)

作者:走走聊聊 对汉密尔顿不能再停留在钢铁之都的记忆之中,要知道这里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写就传奇商业史的起点。如果要追寻历史,可以漫步1812战争古战场,也可以穿行美轮美奂的Dundurn古堡。当下英国王储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后裔。 在“湖畔山城汉密尔顿”中,我们走到了国王街。继续走就是Main街,依旧有惊喜。首先望见的就是巍峨的市政厅,在百年前古典建筑的映衬下颇有时代感。市政厅广场也是休闲广场,值得到访的有两个雕塑园:一个是写实的Sculpture Garden;一个位于Commonwealth Square,作品比较抽象。甘地行走像和纪念乌克兰移民一百年的群雕矗立其中。比较独特的是为因殉职或职业病离世者塑的像。Canadian Football Hall of Fame Museum加拿大橄榄球名人堂也紧靠市政厅一侧。馆前那橄榄球手比赛瞬间的不锈钢雕塑是游客最喜欢合影的。 市政厅 汉密尔顿之父 Whitehern House位于市政厅后,为哈市早期石砌建筑的代表作,玲珑精巧,保护得很好。老屋建于1850年,在1968年成为哈市博物馆,内部陈设折射了横跨三个世纪的变迁。花园也很精致,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小资庭院。在花园后门,笔者发现居然有一条Franz Liszt Ave,不知道哈市和这位古典音乐大师有何关联。附近的Hunter街有一些古典精美建筑,比如天主教大教堂 Christ the King Cathedral。不远处的Hess Village是哈市顶级餐馆酒吧聚集地,建在斜坡上,设在十字街头的道路两旁老宅里,用铁花栏杆围起露天餐台,随处摆放着花,散发着浪漫和慵懒的气息。不过走在窄街,被落座的男女行注目礼颇有些不自在。 麦克麦斯特大学的分部也在这里,楼前安置着一座保皇党人移民的大型青铜雕塑,于1929年落成。雕塑刻画了一个保皇党家庭从政府测绘官员手中获得土地编号时的场景。神态中有对新家的那种天生的满意和好奇。雕塑曾为邮票采用,在加拿大非常知名。说到移民,不得不提汉密尔顿之父George Hamilton(1787-1836)。 很早以前,哈市是土着Neutral Indians居住地,他们称其为Macassa,意谓“美丽的海域”。后来﹐另一支土着Iroquois与英国人结盟前来将他们驱赶走,现在市内一条道路 Mohawk Road﹐便是由Iroquois一员Mohawk部落所开辟及命名。白人约在1778年就前来定居。1784年美国独立战争后﹐为数约一万的保皇党人从美国逃来南安省定居,同时大量忠于英国的Iroquois土着也从美国迁居至此。有趣的是,许多美国人也被南安省价钱便宜的农地吸引而来。此中部分人便是汉密尔顿最早居民。1788年﹐上加拿大政府进行土地勘察﹐把这里叫做Head of the Lake;1791年﹐Barton小镇建立,管理区域包括现在的哈市,不过那时的哈市还基本是处女地。John...

全球最佳滑雪度假村在加拿大!

经过2010年冬奥会后,威斯勒在国际上的声誉进一步提高。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著名旅游杂志读者投票支持,卑诗省的著名滑雪胜地威斯勒(Whistler),今年获英国旅游杂志《Ultratravel》读者,评选为全球最佳滑雪度假村。   威斯勒旅游局(Tourism Whistler)表示,《Ultratravel》杂志本周一在英国伦敦举行的晚宴上,公布2014年奖项得主名单。经过该份杂志读者投选后,威斯勒荣膺今年全球最佳滑雪度假村奖。   威斯勒旅游局主席兼行政总监费希尔(Barrett Fisher)指出,这次再度勇夺世界级奖项,显示威斯勒继续得到世界各地的访客,以及业内人士的高度肯定。 今年已获多个奖项   除了最佳滑雪度假村奖之外,威斯勒在2014年也先后获得多个奖项,包括: Conde Nast Traveller美洲最佳酒店与度假村(白金奖)──Fairmont Chateau Whistler及Four Seasons Resort Whistler Conde Nast Traveller美洲顶级酒店与度假村(金奖)──Fairmont Chateau Whistler及Four Seasons Resort Whistler Luxury Travel(澳洲)──最佳海外滑雪度假村(金奖) Trip Advisor──加拿大最佳酒店:Nita Lake Lodge (第13位)及First Tracks Lodge (第24位) Trip Advisor──加拿大最佳旅游目的地(十大)

加拿大十大顶级滑雪场都在哪里?

1、惠斯勒山&黑梳山Whistler Mt.&Blackcomb Mt.(卑诗)全球最佳雪上乐园 地址:4545 Blackcomb Way, Whistler, BC V0N 1B4 网站:www.whistlerblackcomb.com 图:Whistler Mt.&Blackcomb Mt官网 威斯勒滑雪胜地所在的威斯勒市(City of Whistler)曾与温哥华市联手成功举办了2010年冬季奥运会,这里是当时冬奥冰雪项目的主赛场。它连续四年被《Snow Country》杂志评选为“北美第一滑雪场”和“北美最佳滑雪度假村”。该滑雪场于1966年建成,占地1481公顷,标高1530米,共有100多条滑雪道,是加拿大雪道最多的滑雪场。  在这些滑雪道中,分初级、中级和专业滑道,其中17%为初学者滑道,55%为中级滑雪者滑道,28%为高级或专业滑雪者滑道。威斯勒滑雪胜地每年11月开始接待滑雪和旅游者,一直到次年5至8月(视天气状况而定)。    雪道难度 ● 绿道 / 17% ■ 蓝道 / 55% ✦ 黑道 / 29%   2、太阳峰滑雪度假村Sun Peaks Resort(卑诗) 地址:1280 Alpine Road, Sun Peaks 网站:www.sunpeaksresort.com ■...

多伦多的韩国街 koreatown

 撰文﹕李海涛   说起韩国街很多人会想到Yonge街,多伦多最初的韩国街应该在市中心的Bloor大街上,介于Christie和Bathurst Street之间的Seaton村一带,那里有很多韩国餐馆、超市、文化品商店等,路牌上也标注着“Koreatown”。 Seaton村是多伦多市中心以西的一个古老定居点,得名于上加拿大总督(1828年至1836年)Seaton男爵。最早的居民是总督Simcoe的女王巡逻兵军团的上校David Shank和上尉Samuel Smith,他们都是获封赏地定居于此。在1800年早期,George Crookshank买下了他们两人的农地,他的领地从Bathurst Street湖滨起点算起,他的家就在湖边,Bathurst Street原来就是他家农场的一条内路,从他的家里通往农场的最北端。1888年,多伦多市扩到Seaton村,这里逐步城市化,成为很多新移民的定居点。 1967年自由党政府的移民政策收留吸引了很多韩国移民到加拿大,很多人选择多伦多定居,2001年的统计显示有5万人左右在多伦多,大部分选择在Bloor的韩国城,中心点在Bloor和Manning Avenue,使这里成为最大的一个韩国移民聚居区。 在韩国移民到此之前,这里是南美移民的聚居区,这里的房子原来也都很便宜,属于廉居屋区。大部分属于独立和半独立屋,树木和房屋的年龄相仿,如今已是郁郁葱葱,万木成林。位于Clinton Street有一栋独特的房屋,其外表贴满圆圆的台球杆切片,被称为木蛋糕房。 加拿大著名诗人和儿童读物作家Dennis Lee和奥斯卡音效奖或者者David Lee,都是曾经是这里的居民。如今,小说家和剧作家Ann-Marie MacDonald、社会学家Barry Wellman和歌词作者、歌手Nancy White还居住在这里。 据2006年的人口普查结果,Seaton村有5,259名居民,平均收入$41,506,接近多伦多的平均值。这里的居民除了英文之外,位居第二的是葡萄牙语(5%),韩语占2%仅排第四,数量上看并不占优势,中文排第六。因此说,现在韩国移民已经不局限于此了,他们也是向北迁居,沿着Yonge街一带分布。

探秘加拿大葡萄酒庄:柳树清泉酿美酒

 春天来临,人们脱去冬装走到户外,去踏青去郊外去游山玩水。正逢复活节长周末,希望读者看点轻松悠闲的内容,在记者的指引下享受自然风光美酒佳肴,在辛勤工作为生活忙碌之后,身心得到放松。 本报记者   康妮  曾经在很多西方电影里看到过这样的场面:一对新人在大自然的湖光山色或绿树繁花中举行婚礼,自然,温馨,浪漫,令人遐想。但每每在感动之余,总觉得那样的场面如在仙境遥不可及。  初听“柳树泉”(willow spring)这个名字,觉得优雅动听之余,眼前幻化出一幅田园图画,没想到提及它的朋友还真的说那里有一湾清澈的泉水,还有一大片葡萄园。“一大片葡萄园?那有没有葡萄酒?”我很自然地追问了一句。“哈,你真聪明!”朋友回答我“那里真的有葡萄酒,因为‘柳树泉’就是一个酒庄的名字。酒庄不仅自己种葡萄,还自己酿酒,卖酒,并且举办各种宴会,特别是婚礼,经营得有声有色。”  又是葡萄园,又是酒庄,又是宴会,又是婚礼,我的思绪飘向了美国帅哥李维斯(Keanu Reeves)十几年前主演的电影《云中漫步》(A Walk in the Clouds)。“柳树泉”在哪?法国?意大利?美国?不还是遥远不可及吗?我虽然嘴上没说,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朋友是个精明人,察言观色,像读懂了我的心,轻轻说了句:“不远,从多伦多市中心开车30分钟就到。”“30分钟?怎么可能?”自认对大多伦多地区很熟悉,不曾想原来是井底之蛙。静下心,央求朋友把“柳树泉”的故事详细道来。  名字田园意味浓郁的柳树泉,其实就在Stouffville Rd.夹Hwy 48(Markham Rd.)东北角有一片闹中取静的开阔地带,上世纪中叶从欧洲移民而来的一户意大利人在这里扎下根,虽然来到加拿大“蛮荒之地”,意大利传统已经渗入血液,一家人依然丢不下对美酒佳肴的喜好,便正好利用屋前的一湾泉水和一片15英亩开阔地种植葡萄。开始时一家人只是将葡萄采下自己酿酒自己喝,周围住的都是意大利裔移民,他们也拿出一些酒与邻居们分享。后来,开始为邻居们酿酒,再后来发展为酿酒生意,开设了柳树泉酒庄(Willow Springs Winery),从父辈传到子辈,意大利的风格和传统都没有变。 独特葡萄酿造优质冰酒  被朋友的故事吸引,开车30分钟,小意思,马上出发,去柳树泉眼见为实。车到柳树泉,可惜多伦多才刚刚走入春天,葡萄园完全没有《云中漫步》中的风采,但看着眼前成排成行一望无际的葡萄枝桠,可以想像葡萄树枝叶茂盛果实累累时候的美景。  酒庄主人Sheriden很亲切地与我们打招唿,他知道冬天的葡萄园没什么可看,便把我们领进酒庄的陈列室让我们浏览各种年份红、白葡萄酒及冰酒的陈列品。我对酒是个实实在在的白痴,酒庄主人好像找到了普及酿酒知识的最佳对象,一下子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起来。  Sheriden说他很幸运,在多伦多大大小小酒庄无数,但其它的都不是自己种植葡萄,只有他这唯一一个还拥有葡萄园。他说:“你看看,Stouffville这一片慢慢已经成了闹市区,唯独我这里还如此幽静,这都是因为我独特的地理位置。”  酿酒之本是葡萄,别小看这一颗珍珠玛瑙似的果实,它可有着娇贵的个性。土、水、风、雾,自然的因素要配合得面面俱到,才会生长出优质的葡萄。这几年已经发展成了闹市区,柳树泉却幸运地保持着它大自然的原本模样,这全是托自然保护区的福。政府将这片泉水环绕的地区纳入保护区,令它的水土不会受到污染。泉水由地底渗出,深层浸润了土地,令寒冬冻土层不会过厚,葡萄树的根能透过冻土,熬过寒冬生存下来。正因为如此,酒庄可以继续种植葡萄,形成了其大多伦多地区唯一一个将葡萄种植酿造连为产业的经营特色。  Sheriden对自己酒庄酿出来的酒颇感自豪,他说目前他的酒有大约15个品种,包括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和冰酒,所有的酒都得到了VQA认证,质量卫生安全都达到VQA标准,同时他的酿酒设备、酿酒程序每年都要接受VQA的现场检查。他说他的酒中最有名也最受欢迎的是冰酒。他指着陈列室里2007年份的冰酒解释,2007年是个非常好的年份,一整年风调雨顺,优质葡萄所需要的环境各因素都恰到好处,有了这个好的基础,酿造出来的冰酒自然质量上乘,色泽、香气、味道、口感都赢得交口称赞。他酒庄出品的酒曾在加拿大皇家冬季农博会酿酒大赛(Wine Competition)上获得三个第一名和一个第三名。  Sheriden说,因为他的葡萄园可称得上加拿大最冷的葡萄园,低温决定了葡萄的皮比较厚,酒味便会辛辣一点,再加上酒庄一直延续了意大利的传统,用的是意大利的酿酒师,所以酒的味道意大利风味更浓一点。不过,酒庄的酒品种很多,自然会迎合到消费者的不同味道和口感的喜好。Sheridan还一再强调,这片自然保护区的土质微量元素非常丰富,泉水又是纯天然,没有受到任何污染,寒冷气候的原因更使得每棵葡萄树只留下2个树枝结葡萄,令葡萄养料充分,葡萄皮里又含有丰富的丹宁,所有这一切有利条件赋予了他的酒品味纯正,营养价值高的特点。  Sheriden的长篇大论听得我有些迷煳,还是亲口尝尝更实际一点。Sheridan是位特别好客的主人,随手开了瓶他大力赞赏的2007年冰酒,酒入杯中,色泽淡黄,清亮剔透,细嘬一口,让酒汁在舌上打个转,清甜醇香。我不懂酒,但觉得它确实很好喝,当即抛开要开车的顾虑,喝了三大杯。 以酒酬宾拓展生意  和Sheriden边品酒边聊天,看到窗外冬天葡萄枝上光秃秃的,我忍不住问,大冷天的,会有生意吗?“当然会有,只是清淡一点。” Sheriden回答说“只要天气转暖一点,每到周末就会有婚礼在葡萄园举行。酒庄有专门的婚礼及各种宴会庆典筹划师和团队,从场面布置、乐队、DJ、宴会菜式甜点所有环节酒庄都能提供专业周到的服务。酒庄还有个协调小组,如果客人是自己筹办活动,酒庄就协调提供客人所需的所有协助。如果客人不想自己劳神费力,酒庄会应客人的所有要求一手包办。” Sheriden还拿出3大本厚厚的纪念册,里面收集着曾在酒庄举办过活动的客人送来的感谢信、明信片、婚礼照片等。  其实,Sheriden雄心勃勃,他的眼光可不单在已有的生意规模上,今年他就打算对酒庄原有的设施和环境进行改造或修整,开辟更多的待客空间,针对不同消费人群的需要推出更多样化的服务项目。品酒会、家庭朋友小型聚会、娱乐休闲项目、旅游观光接待等,他想作更多的尝试。Sheridan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在酒庄的陈列室里还摆着很多手工小制品和特制果酱、枫叶糖浆,原来这些是一些手工艺品匠人和食品制造商将他们的制成品放在Sheridan的酒庄里寄卖,满眼望去点点滴滴全是加拿大特色。  边走边看边吃边聊,一转眼在柳树泉酒庄待了大半天,动身回家时天已全黑了。不过我心里很轻松,30分钟就到家,不同担心晚上开长途车。回家路上手握方向盘心里还在想,离多伦多这么近,这还真是柳树泉的一大好处,什么时候想去就能去,哪怕开车到酒庄买点酒,比商店里要便宜得多,也很划算啊,哈哈。 安省酒商质量联盟  酒商质量联盟(Vintners Quality Alliance,简称VQA)是加拿大葡萄酒的原产地名称系统,消费者由此可判定酿造葡萄酒的葡萄来自加拿大。  安大略省于1988年开始正式启用VQA标准。卑诗省则于1990年开始正式启用类似的质量体系。加拿大每个产区都有一些独特的规章制度。VQA在安省是一个独立的联盟,下面有葡萄酒厂、葡萄种植者、安省酒管局LCBO以及学术、餐饮和研究机构。  对于葡萄酒的地理和品种名称,VQA有严格的法律规定: ‧葡萄酒必须用经典欧洲葡萄品种酿造,如霞多丽、灰比诺或雷司令,或者优良杂交品种。 ‧如果使用品种名称,葡萄酒必须至少含有85%该品种,葡萄酒必须展现出该品种的主要特性。 ●所有葡萄品种在收获时必须达到一个规定的最低自然糖度,不同的葡萄酒,包括甜酒和冰酒以及以葡萄园命名的酒或酒庄装瓶的酒,都有不同的糖度规定。 ●酒庄装瓶的葡萄酒必须是100%由葡萄栽培区葡萄酒厂拥有或控制的葡萄酿造。 ●如果使用葡萄园名称,葡萄园地点必须在一个认可的栽培区内,而且所有的葡萄必须100%来自该葡萄园。  酿酒商的酿酒设备、生产程序、卫生及安全情况每年都要接受VQA的检查,并且将当年的酿酒量上报给VQA,供VQA进行监控。  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必须由独立的专家小组进行品评,只有达到标准的葡萄酒才能获准使用VQA名称及标志。达到VQA标准的葡萄酒可以在瓶子上印制VQA奖章标志。此外,经过VQA品评小组认定,质量特别优秀的葡萄酒还可获得VQA金质奖章。 柳树泉庄推荐酒品  葡萄里的水分在每次的冰冻过程中都会减少,经过多次的自然冷冻,留在葡萄里的果汁就会变得更浓郁和芳香。加拿大安省酿制冰酒的果汁是有严格规定的,提子采摘要在最少低于摄氏-8度进行,并经人手取摘后立刻榨汁。因每粒提子只取得一滴冰冻果汁,故冰酒有 “黄金液体”的美誉。加拿大冰酒含有丰富的果酸,对健康益处良多,有美容、养颜活血功效。 冰 酒 2007 Vidal Icewine (375ml, 12%...

王储驾到八面威风 查尔斯夫妇访问加拿大的故事

查尔斯王子,包括戴安娜王妃所上演的现代版灰姑娘故事,对于华人来说并不陌生。上周,查尔斯王子携妻子卡米拉访问大多伦多地区,这也是卡米拉和王子婚后首次访问加拿大。查尔斯在来访前特意在官方网站上发出信息:这次非常企盼把卡米拉介绍给亲爱的加拿大和人民。更令人惊讶的是卡米拉到多伦多主要的目的是寻宗访祖,她的高曾祖父是加拿大的先驱缔造者。 记者  李海涛  查尔斯王子到访加拿大是一件大事。媒体采访登记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直到到访时间逼近,《加拿大都市报》记者接到加拿大陆军32旅公关部上尉密斯奎塔(Julie Misquitta)来电,询问记者是否会去王子授军旗的仪式,采访当然记者匆忙赶到新闻中心听新闻官讲采访注意事项,王子夫妇下午就到皮尔逊国际机场,所有记者要统一乘车前往。 追访王子是件苦差事  不愧是皇室来访,仅仅是采访手册就印了详细和简装两大本,每本英法双语200多页,详细介绍了王子夫妇在加拿大11天访问期间每天的具体安排,所到每一地点、所涉及每一个组织、人物的历史背景等均有说明,事无巨细都列得清清楚楚,皇家气派尽显。  与以往采访不同的是,这次的新闻官也特别多,三位新闻官分别来自英国皇家、加拿大传统文化部和安省省政府,而且三个人都有各自的要求,尤其是是对摄影记者要求更多。比如,采访过程中一定要距离皇室成员6米以外,近距离不能使用闪光灯,不能连续拍摄,不能影响到皇室的情绪或引起对方不快,不能直接对皇室提问采访等。  另一方面皇室成员的车队由警车开道,记者们的大巴则不能享受此种待遇,因此每天随行的采访大巴分为三部,行程为跳跃性的,也就是中间会跨过王子夫妇的一个访问地点,直奔下一个才能赶趟。因此每天采访前需要计划好,一定要有所取舍,不可能面面俱到。一些大的媒体则派出三路或者更多的记者,保证每个地方都要照顾到。  每天采访前记者们要集中在新闻中心,按说有吃有喝有网络,条件非常好,但是出发时间特别早。比如早上大巴要8点出发,要求记者在7点半参加新闻官主办的采访技术要求会,这样实际上需要6点起床才能赶上。白天在寒风里矗立等待皇室到来,晚上8点多才能返回新闻中心。因此背着沉重的摄影包几天下来浑身酸疼,睡眠严重不足,不知道60岁的王子这十几天是如何熬的。 英加两国“大内保镖”好威风  王子驾到,加拿大采取了最高级别的保安。从记者登记的时候就已经感到官方的紧张气氛,所有记者证件都有照片,这是采访总理哈珀时都不要求的。此外,所有注册记者均有相当的相关资历,都是业内的熟手,大家几乎都能称名道姓,至少是个脸熟。一个陌生记者想要进来也是不容易的,这是一个不错的保安措施。基于对记者们的信任,有证的记者们进出所有场所,均不用检查设备和背包,这几乎是加拿大的保安惯例。  在机场迎接王子到来之前,记者们提前2个小时到场,负责安保的警方更早。皇室停靠的停机坪坐落在皮尔逊国际机场西端的一个内部停机坪,平时停放一些私人专机,多伦多警队和安省省警的26部摩托车早已一字排开,驻扎在机场的皮尔区机场特警们也在侯命。负责贴身保卫的则是皇家骑警,全部黑色西装领带,或者身着长风衣,耳麦、胸章、罂粟花,走起路来着实拉风。  其中不少保镖也曾负责总理哈珀的安全,连在机场四处搜索爆炸物的警犬和训导员都是同一警员。一问才知,这些车队的保镖都是安省皇家骑警,大部分从安省伦敦总部抽调过来的,不一定是要员保卫组的,不少都是其他部门的。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中老年居多,几乎看不到毛头小伙子。可能是因为这些人经验多,忠诚可靠吧,虽说大多是花白头发,身宽体胖,岁数老一点但也无妨。如果恐怖分子真的攻到了这一层,保镖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不少皇家骑警明显也是匆匆远途赶到,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一会儿装弹夹,一会儿脱了西装戴隐性耳机、对讲麦克等,忙得不亦乐乎。就连王子乘坐的林肯专车,也是在王子到来前半个小时,负责开车的警员手持螺丝刀把原来牌照换了下来,拧上了红底金色皇冠皇室专用车牌。  负责安检的三位特警,一位负责警犬,把停机坪所有保障车辆都闻了一遍。一位手持反光镜,负责检查车辆底盘是否有可疑物品。还有一位比较特殊,手持一个黑盒子,每到一部车前,警员就从黑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把方向盘、扶手等擦拭一遍。在H1N1流感盛行的时间里,皇室也不是天然免疫的。 王子胸戴两朵罂粟花  11月4日下午王子夫妇乘坐的一架深灰色加拿大专机从纽芬兰省抵达多伦多,在停机坪迎接的主要有麦坚迪省长和省督David Onley,以及国会议员Gurbax Singh等十几人,其余大部分等待接见的各路人马则在候机楼内。  和渥太华的三军仪仗队相比,皮尔逊机场迎接的礼兵则是3名身穿红色警服的皇家骑警和2名省警,也没有军乐队和礼炮。王子夫妇下机前,随行人员先从飞机后舱门打开,几名随行保镖最先跑下来,直奔预先设好的采访台。还有几人则是察看一下地面的准备情况。一切妥当之后,查尔斯王子夫妇才先后走出机舱,他一身深灰色暗条西装,配一条深灰间白的斜纹领带,胸前有两朵罂粟花,原来一朵是加拿大式的,一朵是英式的。初次访问加拿大的卡米拉则身着黑色大衣,和王子相距5、6个台阶款款而来。查尔斯王子慢慢走下舷梯,开始了他的多伦多之旅。  在查尔斯会见麦坚迪的时候,外面的皇家骑警已经将车队列好。为了便于排队,他们准备了像足球训练用的那种橘红色塑料锥,上面写好数字,每部车按照编号排好,出发的时候再取下来。  由于卡米拉和查尔斯离开机场后分头活动,警方准备了两个车队。卡米拉先行前往皇家音乐学院,查尔斯则去会见安省主要商业公司的总裁,共谈如何回报社区的议题。两串长长的由黑色林肯轿车组成的车队,在多伦多交通最繁忙的时候驶入了401高速公路,警车开道的车队在多伦多还真的不多见。 22个团的名誉上校团长  按照英国皇家的传统,皇室都会在军中心担任职务,曾有过一段时间,国王和王子们都要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有些人还因此受伤或是牺牲。最后一位率兵亲征的君主是乔治二世,他在1743年时曾领导英国军队抗击法军。查尔斯王子的父亲菲利浦亲王、祖父和曾祖父都参加过英国海军,他的儿子威廉和哈里也在军中服役。  查尔斯王子2006年其在英国三军的军衔都晋升为4星上将,这是他58岁的生日礼物。他真正从军的时间并不长,他于1971年3月加入英国皇家空军,同年的年底转入海军。1976年2月,查尔斯王子担任英国海防部队的扫雷指挥官,并在这个位置上干了9个月就退役了。在40岁生日的时候,查尔斯王子获得晋升成为海军上校和空军上校。50岁生日的时候,他的军服上挂上了两颗星。54岁时晋升为3星。  现在,他还是22个团的名誉上校团长,其中7个团在加拿大军队中,2个团就驻扎在多伦多。他这次来访多伦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给自己的这两个团子弟兵颁发新军旗。  11月5日下午5时,查尔斯王子在多伦多大学新翻建的体育场(Varsity Centre),向多伦多苏格兰团和加拿大皇家团授新军旗。这次前来的观众很多,军方在入口处对所有观众携带的包进行了检查,但是对于记者们的大包小包一律免检,真不知道一旦有恐怖分子冒充记者混进来怎么办。  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团,曾经派遣43名军人前往阿富汗战场。此外,多伦多大学体育场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地方,英女王的母亲曾经于1965年在此授军旗与多伦多苏格兰团,这个团归她私人所有。两个团都穿着传统军礼服,在苏格兰军乐声中举行了阅兵仪式。苏格兰团穿着米色的苏格兰裙军服,皇家军团穿着红色军礼服。  查尔斯王子也身着红色传统英军礼服,带着高高的茸毛军帽,身挎战刀,随着军乐队《上帝保佑女王》的军乐声中入场检阅部队。卡米拉则身着深色大衣,头戴贝雷帽。  查尔斯王子在两位团长的陪同下走入列队军人中间,和他们进行了短暂的交谈。授旗仪式结束之后,在阿富汗战场上立有战功的军人还和王子夫妇合影留念。  作为2名军人的父亲,和身为22个团(其中7个为加拿大军队)上校团长的查尔斯王子,表示完全理解加拿大军人和其家属,担心亲人在战场上安危的焦虑不安心情。他还提及401英雄之路上,人们列队迎接牺牲军人的故事,他和妻子卡米拉都为加拿大军队和人民所感动。他表示,当我给我的部队颁发新军旗的时候,不仅仅为我的团感到骄傲,也为这一代军人和支持他们的家属感到骄傲。  加军多伦多苏格兰团成立于1920年,它是属于英女皇母亲的部队,前身是加拿大远征军第75营(成立于1915年7月1日的密西沙加营)。一战期间,总共有5500名士兵曾经在该部队服役。1921年,加拿大远征军第84营也归属该团,苏格兰传统裙军装是该团的特征。  1937年伊丽莎白女王同意成为该团的上校团长,因此该团成为她所拥有的部队。  1939年女王周游巡视该团的时候,在多伦多大学校园授予该团军旗,之后女王多次视察过该团。他们是二战中第一支到英国本土的加拿大部队,1940年该团曾经在白金汉宫作为英皇的警卫部队,女王曾经表示有他们在,皇室们都可以安心大睡了。 皇家车牌 卡米拉高曾祖父曾当加国总理  卡米拉把回到大多伦多地区称之为寻根之旅,她的高曾祖父Allan Napier MacNab(加拿大前总理1854年到1856年)原来居住在Hamilton的Dundurn城堡。他可以说是加拿大国家的早期缔造者,沿着太平洋铁路把联邦的种子洒满加拿大。  之所以说是卡米拉的高曾祖父,英文是great-great-great grandfather。MacNab的祖籍是苏格兰,1798年他诞生在小镇Niagara-On-The-Lake。他14岁就从军,参加过1812年的战争,可谓少年英雄。他的主要功勋是在1837年平定了上加拿大的叛乱,维多利亚女王在1838年授予他爵位。  MacNab首位妻子病逝之后在1831年娶了Mary Stuart,1832年生了女儿Sophia Mary MacNab。Sophia在1855年成为Albemarle伯爵夫人,他们第6个男孩子在1891年娶了Alice,他们的小女儿嫁给Ashcombe男爵,1921年生下了卡米拉的母亲。这个族谱听起来复杂,实际上也很简单。    这座城堡修建于1832年到1835年,典型的英国摄政王时期建筑样式。MacNab在1854年成为加拿大的总理,1962年死后就安葬在城堡。Hamilton市在1900年用5万元把城堡买下,在1960年代对城堡进行了整修,至今已经花费3000多万来维护,现在是一个军事博物馆,现有房间72间,也是一个拍摄婚纱照的好地方。  Hamilton市长Fred Eisenberger带领王子夫妇参观了这位前总理的故居,卡米拉也是首次拜访祖上。她在MacNab的画像前久久凝视,还欣赏了他女儿Sophia的画作──一个带着珊瑚项链的小女孩。  故居馆长说这条项链可以祛邪,但是不知道现在在哪儿。卡米拉立刻回应说:没有在我们那儿。这句话居然逗得查尔斯开怀大笑,可见两人情投意合。  卡米拉看到祖上的一件件物品,又想起了自己81岁的母亲Helen Coverdale,她满怀深情泪水涟涟地说:我妈妈能来这里的话就好了。  他们的参观过程中有一个小插曲,当时计划王子夫妇要走到城堡二楼阳台上向群众挥手致意。不料保镖却打不开通往阳台的门,楼下的百姓们都在指指点点帮他们出主意如何打开那扇门。 就像回到家一样  王子夫妇到访Hamilton的当天天气变化异常,一会儿是蓝天白云,一会儿是阴雨霏霏。城堡前警方已经按照王子行动路线,用白色栅栏围了起来,居民们可以站在栅栏外面一睹王子夫妇风采,好在栅栏离王子活动的距离不过十米左右,还算是可以清楚地看到。     负责指挥的皇家骑警在安排迎接事宜  老少居民400多人一大早就来到城堡前,由于下着小雨,不少人都是打着雨伞披着毛毯站在第一排,这样才有机会和王子夫妇握手寒暄,甚至合影留念。警方除了设置栅栏之外,没有采取其他措施,也没有对围观居民进行安检等,看似严密的保安却如此随意,也算是对故乡居民的信任吧。  在栅栏内负责保安的皇家骑警则对众多媒体记者分组定位,确定在王子到来的时候大家不会一拥而上,几个中老年保镖密切注视着围观的人群。此刻的城堡仿佛就是英国的白金汉宫,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王子夫妇到来之后,走到人群面前和他们握手,不少人把自制的贺卡和包装精美的礼物递到他们手上。这些礼品都是没有经过安全检查的,但王子夫妇和随行人员竟然全数收下,而且直接放进坐驾的后备箱里,真像是走亲戚串门一般随意。 王子夫妇好不容易走出了阳台  Trish Pond带着分别3岁和5岁的小女孩儿在栅栏外恭候多时,她表示让孩子们感受一下皇室御驾光临的庄严氛围,看看真正的王子和王妃穿着盛装的样子,因为女儿最喜欢公主式的衣服,这次来看看真的。  老牌保皇派Coverdale称曾经参观举世盛大的女王婚礼、查尔斯和戴安娜的婚礼,以后她也会参加威廉姆王子的婚礼,她认为这就是皇家传统,值得骄傲。  居民Dee Dee Larocque一说起查尔斯王子就高兴得合不拢嘴,她表示王子真得太迷人了。王子走到她身边和她握手,还说希望你没有等得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