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21:40:0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移民

人力资源总监改当护理工?华人女子申加国工签遭拒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一个华人女子申请在加拿大工签许可证,被移民部拒绝,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经过审理,联邦法院批准司法复核申请,申请人的工作签证一事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申请人刘春英(Chunying Liu,译音),中国出生,现年45岁,在中国居住和工作,于一间房地产公司担任人力资源总监,之前,她曾在一间地产顾问有限公司出任总监。2015年6月,申请人的女儿申请到卑诗省二埠中学(New Westminster Secondary School)读书获接纳,并持有学习许可证。 2016年1月,申请人陪同女儿前来加拿大,以便帮助女儿在寄宿家庭安顿下来。寄宿家庭李英(Li Ying,译音)与丈夫刘广基(Liu Guangji,译音),育有一个当时8岁的儿子。 女儿寄宿家庭提供工职 申请人之前申请加拿大签证被拒,并于2015年11月再次申请,结果获发5年期多次入境签证。她还拥有有效的美国签证,该签证自2015年12月15日起签发,为期10年。她从未在美加两国逾期居留。 当申请人在2016年1月展开加拿大之行,返回中国后,声称受到该次加国之行的启发,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并萌生希望过著温哥华的安静生活方式和生活节奏。申请人因此渴望成为住家护理工。 该妇人辞去中国的工作,改为希望从事儿童护理工作,并报读中国沈阳的职业培训学校Shenyang Success Solutions Career Training School。在2016年4月至2016年12月,她在该培训学校攻读并完成了实习。同年12月5日,她取得住家护理员文凭。随后,她在沈阳教育训练学校Shenyang Aston Educational Training School担任教学主管。 其后,她女儿所住的寄宿家庭,向申请人提供一份工职,就是照顾他们的儿子。加拿大服务部发出正面的劳动力市场影响评估(LMIA),为期两年。 法官:移民部未作充分考虑 去年3月31日,她根据该份LMIA,向加拿大当局申请临时居民签证和工作许可。可是,同年5月8日,签证官否决她的申请。在5月31日,她就该个拒绝决定提出司法复核。该决定其后搁置,申请人可以提交新资料。同年12月22日,申请人要求重新考虑其申请。 签证官认为,该份提供给申请人的工作并不是真的,申请人不是有意在加拿大工作,及在工作结束后可能不会离开,因此拒绝申请人的申请。 申请人于是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指出该官员否决她的申请不合理,也出现一些错误,亦没有充分考虑各方面情况,包括该官员错误地认为她缺乏LMIA,及全国职业分类之下,住家护理员所需要的托儿经验,而事实上她完成了相关课程。 联邦法院法官麦维(Glennys L. McVeigh),在今年9月13日于温哥华审理此宗个案,并在9月27日裁定申请人胜诉,指出该官员拒绝申请人的签证申请不合理,未能充分考虑所有情况,所以申请人的签证申请,交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移民部邀请通知书 第三季数量创纪录

■ 2018年第三季度发出的ITA数量,打破纪录。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系统(Express Entry)在2018年第三季度,向申请人发出的“邀请申请移民通知书”(Invitations to Apply,简称ITA)数量,创下新高纪录(见附表)。 “特快入境”系统适用于3个经济移民类别,包括联邦技术人员类(Federal Skilled Worker Class)、联邦工业类(Federal Skilled Trades Class),以及加拿大经验类(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 上述3个类别的申请人,会透过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简称CRS)获得分数,而分数较高的申请人,将有较高机会获发ITA。 根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提供的资料,移民部在2018年第3季,共发出了22,800份ITA,这是自引入“特快入境”系统以来的最高数量。 CRS门槛由440至445分 移民部在6月时发出了7,500份ITA,数量打破历来6月份单月纪录。在7月,移民部又发出了7,500份ITA,数量远高于2017年7月时的3,202份。 8月是唯一没有创下单月新高纪录的月份,该月发出的7,500份ITA,低于去年8月时的9,290份。 不过,移民部在9月发出的ITA数量再次打破9月份单月纪录,该月共发出了7,800份ITA。 至于CRS分数方面,申请人在2018年的CRS最低门槛由440至445分不等,而在7次抽签中,有6次的最低门槛界乎440至442分。 从全年来看,移民部至今总共发出了6.25万份ITA。与2017年同期相比,移民部当时已发出了6.94万份ITA。如果移民部在本年余下时间,能继续维持或超越目前水平,则有可能打破2017年的纪录。 根据加国政府的多年移民水平计划(Multi-Year Immigration Level Plan),今年吸纳经济类移民的目标人数为7.49万人,2019年则会提高至8.14万人。 移民律师科恩(David Cohen)表示,大家现在最关注的问题是,这种大量发出ITA的情况,会否持续甚至增加,是否可以打破2017年的ITA签发纪录。

【专栏】近期移民动态

2018年9月24日,联邦快速通道罕见地在星期一针对快速通道候选人进行了今年九月份的最后一次抽签,同时也是一周内的第二次抽签。更具有纪念意义的是,本轮抽签是联邦快速通道自2015年推出以来的整整第一百次抽签。本轮邀请仅针对通过联邦技工移民(FSTP)的方式进入联邦快速通道候选池的申请人。这已经是今年内第二次针对联邦技工移民申请人的单独邀请了,最低邀请分数仅有284分,共有400名申请人获邀。 由于快速通道申请人若想以技工移民身份注册入池必须持有以下额外两份文件中的任意一份:加拿大劳动局为雇主发放的LMIA,或者加拿大某省份的技工资格证书,而这两份文件分别能够为申请人赋予额外50分的分数,因此284分即意味着申请人的个人因素分数可以低至234分。联邦快速通道为联邦技工移民项目设定的申请资格比较宽松,申请人仅需在过去五年内拥有两年全职技工工作经验(移民部提供符合技工工作经验的职位名单),平均4分的雅思英文成绩,以及上面提到的LMIA或者加拿大某省份的技工资格证书,便可进入快速通道候选池。 在省提名方面,近年来被人口诛笔伐的爱德华王子岛省提名企业家项目(PEIPNP-Entrepreneur)中的百分百股权类别和部分股权类别移民项目于2018年9月20日最后一次抽签邀请之后终于停止收件。该类别的申请人需要首先向PEI政府交纳二十万加元的诚信押金,并且签订投资意向书,承诺在拿到省提名以及移民身份进入加拿大之后会在PEI省投资至少十五万加元并亲自经营一间公司。然而在加拿大边境局对该省省提名办公室和申请人的调查中,发现多数申请人并无意图在该省居住并达到投资要求,而是放弃自己递交的押金,同时使用虚假地址从而达到以PEI省为跳板从而依据其他省份的恶劣意图。 在2016至2017年间,PEI省从该移民项目中共获得高达一千八百万加元的收入,绝大部分来自申请人主动放弃的押金。从9月20日起,PEI省提名办公室将只会接受该省省提名企业家移民通道下的工作签证类别的申请递件。PEI政府称关闭部分省提名投资移民项目的措施并非来自联邦政府的要求,而是本省官员自己察觉该项目并未能达到项目设立之初的收益目标。其实如果该省政府真的有意杜绝此类现象再次发生,完全可以学习BC省或曼省的投资移民程序,即无需任何押金,而是先让申请人以工作签证持有人的身份进入该省投资经营两年,之后再根据经营完成情况决定是否授予省提名证书。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

《入籍法》修改后入籍人数增四成 自由党或成最大赢家

■《入籍法》修改后入籍人数增四成。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居住要求,加拿大政府预计,入籍人数将年增四成,达到预期效果。 据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消息,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估计,由于新入籍法例放宽了永久居民入籍前实际居住本国的天数要求,截止本月底,预计将有15.2万人获得加拿大国籍。入籍法修改之前,入籍的居住要求是6年实际居住4年,2017年10月11日起改为5年住满3年。 入籍人数料年增四成 IRCC透露,根据新引入的法案《C-6号法案》(Bill C-6)生效后的12个月内,入籍人数与2016-2017年度同期相比,增幅达到40%。此外,新法实施之后的9个月内,入籍申请人数也飙升到242,680人,而2016-2017年度为102,261人,增幅超过130%。 新引入法案的其他修改,还包括允许那些过去5年已经在本国作为临时居民或受保护人士居住的申请者,以一天当0.5天来计算其实际居住天数,最多可计算365天。此外,新法修改之前,对14到64岁的申请者有语言和知识考试方面的要求,而新法把这一要求的年龄限制修改为18到54岁。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指出,《入籍法》的修改达到了预期效果。他说:“联邦政府对公民法案作了重要修改,推出《C-6号法案》,目的是令那些希望成为本国公民的人士能够更灵活地达到入籍要求。一年之后,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些修改带来的变化。” 更多新公民参与投票联邦自由党或成赢家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 自新入籍法实施后,入籍申请9个月内增长130%,有移民律师认为,估计中、印、菲律宾等是最大受惠的公民来源国,而新公民往往会投票支持联邦自由党,令该党得益;中侨互助会就欢迎更多新公民可参加市选投票,但需更多服务拨款。 ■ 李克伦认为,放宽入籍申请要求,对本国是好事。资料图片 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向《星岛日报》表示,移民部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前三个移民来源国家分别为印度、菲律宾,及中国。其中,菲律宾入籍人数最多。 由于新法不再要求55岁以上的申请人参加入籍考试和英语要求,令许多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父母或祖父母团聚移民可选择入籍,这令他们成为最大受惠人士。 李克伦说:“其实最大受惠者是联邦自由党,因为这些新公民,估计会在明年大选时投票支持自由党。” 报税与公民数据库相连 他说,由于新法要求申请入籍人士,需申报前3年收入,而联邦政府自2015年6月起,已将报税与公民数据库相连接,估计可有效令申请造假减少。 李克伦指,因为入籍公民多半已住在加国多年,估计公民入籍人数增加,不至于影响房价。反而过去有人入籍后回流原居地,反而会出售房屋。 此外,新法允许移民将过去合法停留在加国时间折半计算,最多折抵一年,这令许多中国留学生符合入籍资格。 整体而言,李克伦认为,放宽入籍申请要求,对本国是好事,让更多移民选择永久留在加拿大,并提供足够劳动力。 ■ 周潘坤玲指,更多新公民可参加市选投票。 资料图片 中侨互助会行政总裁周潘坤玲则指出,如此一来,更多新公民可参加10月20日市选投票,便影响政府施政。 她说:“入籍公民应更多贡献加国社会,而投票是公民重要权利及义务。” 周潘坤玲指,中侨服务对象包括新移民及公民,对新移民提供语言培训入门课程轮候时间,甚至长达一年,确实需更多拨款。此外,由于移民及难民人数增加,包括中侨等移民安顿服务机构,也都需要更多财务支援。

3,900人获移民邀请函 最低评分略升至445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网上图片 联邦移民部周三向通过“特快入境”系统(Express Entry)申请移民加国的3,900名申请人,发出移民邀请函(Invitations to Apply,ITA),而该批中签人士的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CRS)的最低分数,均在445分或以上,稍高于上次抽签时的441分。 今年经济类移民目标74,900人 本年至今,联邦移民部已发出6.64万份ITA。根据政府的多年移民水平计划(Multi-Year Immigration Level Plan),今年吸纳经济类移民的目标人数为7.49万人,2019年则会提高至8.14万人。 2019年提高至81,400人 移民律师科恩(David Cohen)表示,获得ITA的人数重回3,900人水平,是一个良好进展,如果政府在今年余下的抽签中能批出同等数量的ITA,那么今年批出的ITA总数将超过去年。 加拿大移民新闻网(CIC News),列举了些假设例子,解释中签者具备的条件,以供参考。 30岁的Nour拥有学士学位,从事商务顾问工作3年,在雅思(IELTS)英语测试的每一部分均取得8分。虽然Nour从未在加国工作或学习,但她有一名姊姊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她的CRS达到448分,有足够条件获得本次批出的ITA。 35岁的Tor拥有硕士学位,担任大学教授5年,他的雅思分数为8分,即使他从未在在加国工作或学习,CRS也达到445分,符合本次的ITA条件。 30岁的Malika拥有学士学位,在一间外国的大学担任招生主任4年,她在法语水准考试(TEF)中,取得相当于加拿大语言基准(Canadian Language Benchmarks,CLB)的9分成绩,并在雅思考试取得6分, CRS达到458分,同样有资格获得本次的ITA。

【专栏】快速通道和大西洋移民试行计划齐头并进

2018年9月19日,加拿大联邦移民部针对快速通道候选池中的候选人进行了新一轮的抽签,共有3500人获邀,最低邀请分数为441分。虽然本轮邀请相比上一轮的3900人显得不是那么显眼,然而相比去年同期的邀请人数水平(3000人以下)还是强了许多的。 在年末之际,也是各省开始急于给联邦移民部递交配额完成进度的时候,BC省依旧没有任何降低省提名邀请分数的迹象。同样在9月19日抽签的BCPNP技术移民依旧保持着较高的水平,国际毕业生的最低邀请分数依旧是91分,海外技术人员的最低邀请分数为82分,而半熟练和入门级工人类的最低分数线是65分。在去年的9月下旬,这三个类别的嘴硬地邀请分数已经分别降低至67分,73分,和40分,并且这样低的分数一直持续到了年底,也许今年BCPNP的候选人素质普遍上升了不少。 与BC省相反,安省省提名最受欢迎的、与快速通道相连的项目-人力资本优先计划在今年内多次降低邀请分数线。在该项目开始之初,安省政府只会考虑邀请联邦快速通道中拥有400及以上分数的换选人递交安生省提名的申请,成功获得省提名的申请人将会在快速通道账户内获得600分的加分。而在2018年中,安省政府已经多达三次邀请了分数不足400分的候选人,在8月9日进行的邀请中更是创下了350分的历史最低纪录。近日,安省省提名办公室宣布在未来仍有可能会持续邀请分数不足400分的申请人。 除了安省和BC省这两个加拿大经济龙头省份,目前经济较为落后的大西洋四省也在积极地通过移民来改变现状。从2017年春天开始的大西洋移民试行计划到现在已经实施了一年半,在这期间,大西洋四省陆续吸引了上千名技术人才移居该地区。在近三年内,近日,为了让自己的省提名计划更高效和透明化,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公布了省内所有获准参与该移民计划的企业的大名单,并公开鼓励有意移居该省的外国人或者本地国际毕业生主动联络该名单上适合自己教育和工作背景的雇主,从而争取到申请纽省省提名的资格。这份名单上共有172个分布在各行各业的公司,大部分都属于服务、销售、和餐饮行业。根据纽省省政府发布的劳动市场展望报告,截止至2025年,将会有超过六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出现,其中以销售和服务业、商务金融业、健康、第一产业和其他管理职位为主。而已该省现在的人口结构和增长态势来看,吸引他省和海外人才进入纽省填补职位空缺是势在必行的。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移民增长有史以来最高 加人口1年增逾50万

■ 本国过去一年人口激增,主要由国际移民带动。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最新数字显示,本国人口在过去一年大增逾50万,是自1957年以来最大增幅,主要由国际移民激增所带动。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初步估计,本国在今年7月1日的人口为37,058,856,比去年7月1日增加518,588。这意味在过去12个月,每分钟便增加大约1人。 本国2017/2018年的人口年增长率为1.4%,是自1989/1990年以来最高。 人口分布集中4个省份 有指国际移民大增对本国经济有利,有助于抵销劳动力老龄化所带来的影响,因为不少公司抱怨劳动力短缺,尤其是年轻的人口。 此外,本国最近的人口增长率是七国集团(G7)之中最高的,不但是美国增长率的两倍(0.7%),也超过英国的0.6%,较法国和德国各增长0.3%高出许多。意大利和日本的人口则正在减少。 本国过去一年的人口大幅增长,主要由移民所带动,在2017/2018年的增长更是本国有史以来最高,占人口增长的79.6%。另外,除大量永久移民的推动,还得益于非永久居民人数的大幅增加,主要是持工作或学生签证者增加。 在2017/2018年,许多省份的人口增加主要来自移民的强劲增长,包括安省(+192,679)、魁省(+82,943)、新斯高沙省(+7,419)、卑诗省(+55,457)和育空(+429)。 另外,在今年7月1日,超过3,200万本国国民(86.4%)集中居住在4个省份,分别是安省(38.6%)、魁省(22.6%)、卑诗省(13.5%)及亚省(11.6%)。   逾70移民安顿机构 吁省府加强支援就业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李群 由逾70个移民安顿及服务机构组成的卑诗多元文化社区及服务机构联盟(简称AMSSA),周四公布最新报告,呼吁省府提升对新移民服务的支持,以便他们尽快融入并加强未来就业市场。报告提出建立全面综合性5年移民策略等12项建议,更提出了居住障碍等7大对新移民安顿影响较大的议题,供将来各方讨论。 ■ 罗森伯格(左)及多家移民服务机构代表,呼吁省府加强支持新移民安家服务。 AMSSA周四上午,在温哥华华埠举行记者会,行政总监罗森伯格(Katie Rosenberger)指出,卑诗至2028年将有90.3万个工作职位,有待填补,而本省每年需要吸收至少2.4万个移民,才能够满足这些职位需求。 为了解卑诗移民安顿服务现状,AMSSA访问了移民安顿服务机构、私人机构、专上院校、医疗机构等相关团体逾200人,另在短短10日内也获得48人通过互联网回复,得以完成研究报告。 省府称今年拨款已增60% 罗森伯格又指出,在报告提出的12项建议中,4项为最核心的关键内容:建立全面综合性5年移民策略;重建卑诗省府移民及多元文化听;制定出吸引和保留移民策略;为新移民制定全面的劳工市场发展策略。 她说制定长期移民策略,对确保新移民成功融入社区及职场十分重要,省府应及时制定相关政策,以应对未来经济发展需求。罗森伯格说:“我们对该研究作出社区咨询时,省府曾给予积极回应。” 报告也提出了居住障碍、医疗系统翻译需求、交通系统方便及可负担性、托儿服务及原住民和解等7大新移民关注领域,供各方将来探讨。 卑诗就业、贸易及科技厅长赖赐淳(Bruce Ralston)周四回复本报查询时说,省府认识到积极参与移民安顿服务,对移民为本省带来经济及社会积极影响的重要性。 省府已将今年支持新移民安顿服务投资增加了60%,达到1,200万元。他表示,将研究AMSSA报告,并适当考虑其建议。

这能行?移民部用人工智能代替人审批移民及难民申请

■ 莫尔纳认为,电脑审核申请不一定客观。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根据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联邦移民部在审批移民和难民申请时,以人工智能技术取代人手处理,可导致不公平和带有歧视性的审核结果。 根据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移民部以电脑程式代替人作出判断,是一种“高风险的实验”,直接威胁到申请人的人权。 多伦多大学在周三发表该份88页的研究报告指,许多难民和移民申请个案相当复杂,单靠科技不一定能识别出其中的些微差异和复杂性,“电脑判断”可导致带有偏见和歧视的决定,违反国际和国内的保障人权政策。报告又指,许多难民申请人为了逃命而来到加国,这个生死攸关的决定不应由电脑去做。 建议设独立监督机构审查 研究人员咨询了30多位专家的意见,包括电脑专家、技术专家、律师、倡议组织等,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他们来自加拿大、美国、香港、韩国、澳洲及巴西。此外,研究人员也向8个不同的政府部门和机构,提交了27份查看资料的申请,但至今尚未收到任何数据或回应。 有份撰写研究报告的莫尔纳(Petra Molnar)表示,利用电脑程式审核申请,不一定代表“中立”和“客观”,因为电脑程式是根据人的指示运作,其功能与橡皮图章无异。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的库奥(Cynthia Khoo)指,越来越多机构利用人工智能科技作为决策工具,因为他们假设科技可以纠正人手处理的错漏,但问题是人工智能也是根据人提供的数据和指引。 报告建议,联邦政府建立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审查联邦政府使用的所有自动决策系统,公布政府目前和未来使用的人工智能科技,并建立一个工作组,详细了解这些技术对当前和未来的影响。

加拿大对醉酒驾车的零容忍

酒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和当代日常社交活动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不容小觑,然而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一道理虽然大家都了解,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人又有多少。在BC省,根据ICBC和BC省机动车法案中的规定,持有五级驾照(Full License)的司机被允许在自己体内血液酒精浓度在5%(0.05BAC)以下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而持有七级驾照(Novice)或学生驾照(Learner’s Permit)的司机则不得在血液中有任何酒精含量的情况下开车。而根据联邦法律的相关规定,当一个司机在体内血液酒精浓度超过8%(0.08BAC)的情况下的时候,便已构成刑事犯罪,并极有可能被以不清醒驾驶的罪名定罪。我们之所以在这里老生常谈这个看似与移民政策没有什么关系的话题,是因为就在几个月前,加拿大联邦政府对于C-46法案(不清醒驾驶法案)做出了重大修改,并将于2018年12月18日生效。目前,被以不清醒驾驶的罪名定罪的司机最高可以获得不超过五年有期徒刑的惩罚,而C-46法案将该刑罚的上限调至十年。根据加拿大移民和难民法案中的相关规定,所有在加拿大违法并被处以上限为十年或以上的刑罚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或海外人士均会被视作有重大犯罪历史,从而将不会被允许入境加拿大。这也就意味着对于醉驾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来说,在服刑期满之后,将被驱逐出境,并极有可能没有上诉的权力。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位获刑的司机并不需要实际真正获得十年有期徒刑才会构成重大犯罪,而是即便他最终只被罚款而没有坐牢,但由于他被定罪的刑罚的惩罚上限为十年,因此也会被视为无被允许入境,依旧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可能。 对于该法案的修正对于海外人士来说仍然有效。修改之前的旧法案规定,如果一个海外人士在加拿大境外有不清醒驾驶的案底,并且如果距离刑期结束已经过去十年以上,则他并不会被视作不被允许入境加拿大的人,因为追诉期已经过去,因此没有必要在进入加拿大之前向加拿大移民局申请“特赦令“”(Rehabilitation)。而新的C-46法案中,无论一个人的醉驾案底有多久远,当它想进入加拿大之前,都需要向加拿大移民局申请特赦令,被批准之后才会被允许入境。然而,据我们推测,既然加拿大惩治醉驾的决心如此之大,恐怕今后有醉驾案底的申请人也很难被加拿大移民局原谅并被赋予进入加拿大的权利了。总而言之,在“严刑酷法”之下,奉劝永久居民和临时居民们还是不要以身试法地好。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专栏】快速通道近期动态

2018年9月5日,联邦移民部针对联邦快速通道候选池中的申请人进行了新一轮的抽签,共邀请了3,900名候选人递交移民申请。这是2018年内迄今为止涵盖人数最多的一次邀请。邀请分数也保持在2018年内至今最低水平:440分,这个分数已经是今年第四次出现了。 从6月13日的快速通道抽签开始直到本轮抽签之前,已经有连续六轮的抽签人数保持在3,750人,本轮终于突破了这一关口。截止到本轮抽签,联邦移民部在2018年内通过18轮邀请共发出了58,600封快速通道邀请函,略微多于2017年前18轮发放邀请的总和(57,751)。然而从两年在同样时间点上的对比来看,2017年9月前初的快速通道邀请数量为63,777,这要远高于今年截止到9月初的邀请总数。由于加拿大移民部为2018年年度移民配额定下的目标较前一年有所上升,因此今年的快速通道总邀请数量有望超过2017年全年的86,023人。 为了满足联邦政府每年制定的各省移民目标每个省政府也在积极通过各省的快速通道项目为联邦快速通道候选池输送生力军,安大略省省提名独树一帜的法语人才快速通道项目更是为加拿大不断输送日益稀缺的英法双语人才。截止至目前,安省该项目已经在2018年内邀请了1006名候选人递交该项目下的省提名申请。众所周知,加拿大在1867年成立联邦之初就将英语和法语同时定位加拿大法定官方语言(《加拿大官方语言法》)。在省一级的立法中,加拿大唯一的双官方语言省份为大西洋沿岸的新不伦瑞克省,其他省份都是单一官方语言省份;其中魁北克省的省官方语言是法语,其他省份的官方语言均为英语。在所有单一官方语言的省份中,安大略省拥有数量最多的法语使用者,并在省内有多个法语少数族裔社区,共有超过62万2千人掌握法语(很有可能是英法双语),排在新不伦瑞克省之后,为加拿大第三大法语族群的聚居地,这也和安省数量庞大的政府公职人员有关。加拿大联邦政府为了保护所有加拿大居民自由选择加拿大两种官方语言的权利,规定部分联邦政府职能要聘请同时会讲英法双语的员工,以便更好为国民服务。在全加拿大共有700多万人以法语为日常生活语言。和其他加拿大任意一个省份或地区的与联邦快速通道相关联的省提名项目一样,成功获得安省法语人才类别省提名证书的申请人可以在自己联邦快速通道账户上获得600分的额外加分,从而使自己能够在下一轮联邦邀请中顺利获邀。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投资是假骗移民是真 加拿大永久停办PEI投资移民

■ 加拿大最小的省份爱德华王子岛。PEI旅游局网站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在收到举报和联邦执法机构开始对爱德华王子岛省(Prince Edward Island,PEI)投资移民项目存在弄虚作假问题进行调查后,爱德华王子岛省政府日前宣布取消投资移民项目。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加国东部爱德华王子岛省政府经济发展厅厅长帕尔玛(Chris Palmer)承认,省政府提名投资移民项目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而且出现了不少问题,周三宣布取消投资移民项目。 不过帕尔玛说,在取消这个项目之前会在9月20日进行最后一次投资移民项目的抽签,选出最多10名申请人进入筛选审批程序。 法庭审理把问题曝光 让省府蒙羞 在取消省投资移民项目后,投资移民仍然可以来爱省,只不过该省将采用与加拿大其他省份相同的标准,不是像现在这样人都不用来爱省、只需交20万加元就发放移民签证,而是要在该投资移民申请者在爱省创立的企业,成功运营至少一年之后才发给移民签证。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认为,爱省政府取消问题太多的投资移民项目,是为了在法庭开庭审理爱省投资移民诈骗案件前,做完清理门户的工作;因为这一法庭审理过程几乎可以肯定会曝光该投资移民项目更多的问题,让省政府进一步蒙羞。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今年6月份对爱省2位中国移民涉嫌移民诈骗开始了调查。 调查人员指控这两位中国移民在过去4年中弄虚作假,利用其在爱省的房产地址为462名中国大陆人士申报参加投资移民省政府提名项目;在明知这些中国大陆移民申请者不在爱省居住的情况下,谎报他们在爱省居住并要在该省开办公司企业移民创业,从而骗取移民身分。

移民资料造假太多 女子申工签遭拒 获准复核

一个来自中国苏州的华裔女子申请工作许可证及多次入境临时居民证,以便到温哥华工作,但是被拒,主要是因为对申请人的未来雇主的财政能力有疑虑,怀疑双方没有真实雇佣关系,申请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经过审理,联邦法院批准司法复核申请,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申请人刘美蓉(Meirong Liu,译音),中国公民,2003年在手机通讯公司任支援助理,2017年5月至2018年1月,在中国沈阳市一间培训学校进修,取得家庭护理员证书。 2018年1月,申请人在苏州担任保母。 签证官怀疑申请人与准雇主造假 今年1月21日,申请人申请加拿大工作许可证及临时居民签证。申请书称,合约为期两年,在温哥华梁孙女士(Sun Liang,译音)家中任职家居助理。 申请书包括申请人教育资历,其中有申请人在中国完成学士学位,以及完成专门用于家庭护理员培训的证书课程。申请人亦提交了一份之前发给她的加拿大多次入境临时居民签证影印本,以及自己由2016年9月至2017年4月期间,往返中国与加拿大的护照盖章。 申请人的未来雇主是单亲母亲,育有一个10岁大孩子。 申请书还包括未来雇主的2016年报税通知书影印本,显示工作收入超过3万加元,以及满地可银行的月结单,户口结余逾30万加元。 签证官在2018年3月1日,疑虑其未来雇主支付申请人薪金的经济能力,怀疑双方没有真实雇佣关系,所以拒绝申请人的申请。 申请人提出司法复核。此个案的重点包括该签证官在断定该项聘请不是真的,是否违反程序公平,签证官是否犯下法律上错误,以及签证官的决定是否合理。申请人认为签证官未能给予她本人及未来雇主机会,回应签证官对财政能力的疑虑。 联邦法院法官曼森(Michael Manson)于2018年8月23日,在温哥华聆讯此宗司法复核申请,并在同月28日作出裁决,以签证官的决定不合理为由,批准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而申请人原先的申请由另一签证官重新考虑。 企业缺劳力 报告促聘新移民应急 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昨天发表调查报告指出,在过去10年,加国中小企业在劳动力短缺中苦苦挣扎,影响公司业绩及竞争力。报告建议可考虑招聘新移民,解燃眉之急。 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Business Development Bank of Canada)近日在全国抽样访问了1,208间公司,找出劳工短缺与销售增长缓慢的直接关系。报告发现公司在劳动力短缺下,导致销售额剧跌65%。报告指出39%加国中小企业,至少在过去10年间甚难请到新人入职,情况一直未获改善。在劳动力短缺下,可令到公司营业额下跌65%。劳动力短缺最紧张的省份,有安省,大西洋省份及卑诗省。 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师克洛斯(Pierre Cleroux)表示,劳动力短缺,影响加国众多公司的业绩增长外,更会令到加国企业失去竞争力,不少公司为此而拒绝接订单,或延期交货。企业家应该考虑增聘人手不足的部门员工人数,降低入职要求,如聘用年轻人,或非熟手工人,退休工人,及新移民来填补人手不足。克洛斯表示,近6成公司表示,在劳动力不足情况下,现有的员工要做得更多;47%雇主表示,他们会加人工。而在劳动力短缺的非直接成本下,亦同样具有破坏性。例如,因为没有人手,雇主要留在公司的时间更长,这样就会减少发展业务时间,令公司业绩倒退。缺少工人,对不同规模公司有不同程度影响,对最小型及最大型公司影响不大。当中,对有20名至49名员工的公司,在招聘上最困难,而拥有100名或以上员工的公司则问题不大。 报告同时提出多项建议纾缓劳动力不足的策略。当中有4大要点﹕一,发展员工价值主张。发展业务令到现有及新聘员工感到更具吸引力。作为雇主,留住优秀员工及吸引新人入职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二,形像化的人力资源政策。一份健全的人力资源政策,对招聘、提高留任率、减少法律及声誉风险,以及其他福利,将有助公司发展。三,在人手不足的部门招聘更多员工,特别是新移民。四,提升营运效率。利用自动化流程及技术。

【专栏】NAFTA工签是否将受到威胁

川普自从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就不断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颇有微词,甚至指责NAFTA是人类历史上最差劲的一个自贸协定,个中缘由则应归咎于川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和“孤立主义”政策。为了力求实现自己竞选时“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北美自贸协定当仁不让得成为了众矢之的(川普的矢)。北美自贸协定最初的概念是由美国前总统里根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当时的设想是将整个中北美洲联合起来建立一个北美共同市场,以对抗欧盟和日本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尤其是美加市场中越来越呈现出的咄咄逼人的态势。 1988年6月,美国和加拿大率先签署了美加自由贸易协定,之后又联合墨西哥,三国共同在1992年签署了北美自贸协定。自此以后,北美自由贸易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区域经济组织。在该协定实行了二十余年的今天,墨西哥通过廉价劳动力和出口商品至美加已经成为三国中最大的受惠国,而美国则观察到NAFTA越来越多的弊端。 如川普所言,美国制造行业中的工作岗位正式或许正是因为NAFTA的存在才会不断的流失。因此,美国从2017年8月份开始,重新启动了对于NAFTA的谈判,并同墨西哥达成了部分同汽车制造业有关条款的初步原则性协定,而加拿大暂时还没有签署这份新协定。而在近期,加拿大又回到了谈判桌上,继续与美国磋商,希望能够继续保留这个影响众多美加墨三国公民的、对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区域性自贸协定;而我们最关心的是一旦谈判未能达成共识,将会对加拿大NAFTA类工作签证有什么影响。 目前在加拿大移民法中,NAFTA类工签惠及拥有美国或墨西哥国籍的三类工人(售后服务人员、专业人士、和商务人士),包含了60多种职业。满足NAFTA工签申请要求的美墨劳工申请进入加拿大工作时最便利的一点是,聘请该外劳的加拿大公司无需向加拿大劳动局申请劳动市场冲击评估(LMIA)。 众所周知,LMIA的申请通常是整个工作签证申请流程中要求最多也是最困难的一个环节。然而近日,加拿大移民局作出表态,无论本轮NAFTA谈判的结果如何,目前已经进入加拿大并持有NAFTA类别工作签证工作的美墨外劳无须担心,仍可继续留在加拿大,直到手中工作签证到期为止。 即便最终川普废止了NAFTA,加拿大仍有六个月的缓冲期并继续发放NAFTA工作签证,可以看出在此问题上加拿大政府为外籍劳工释放出足够的善意。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总理杜鲁多亲自提醒:服用大麻的人当心去不了美国!

总理杜鲁多周二称,消费大麻可能会对国民入境美国造成影响。图为一人正吸食大麻。 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总理杜鲁多提醒国民,称服用大麻可能会对加拿大人入境美国时带来麻烦。他又表示,大麻并非一种健康补品,不鼓励吸食。 杜鲁多是在周二前往缅省温尼辟(Winnipeg)前几个小时,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期间发表了上述言论。当时一位听众向他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有美国边境人员问他是否尝试过大麻,他会如何回答? 杜鲁多回答说,虽然他在过境时从未撒谎,不过使用过大麻的加拿大人,就不得不考虑如何回应。 据美国联邦法律 大麻仍属非法 加拿大休闲大麻将在10月17日正式合法化,总理表示他的政府正在与美国官员合作,以确保前往美国旅行不会因为这一变化而成为问题。 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份声明中称,美国一些州的药用和娱乐性大麻可能是合法的,但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吸食大麻仍然是非法的。 杜鲁多表示,每个国家都有权决定谁可以入境,美国许多州份已经把大麻合法化,加国联邦政府正努力确保两国之间的旅客,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不过,杜鲁多就提醒国民记住,大麻是一种受控物质,将其合法化正是用于保护儿童和社区。“它不是一种健康补品。选择使用大麻会对个人及生活产生不同影响,我们并不鼓励这样做。”

加籍日裔母亲的子女为何无法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

▲IRCC指出有骗徒在脸书上冒充移民顾问。 CIC 受加拿大《公民法》修订案《C-37法案》限制,一位加籍日裔母亲表示,她在日本出生的孩子无法获得本国公民身份。此类加国家庭还有许多,维权人士呼吁改革相关法例。 据CTV News报道,加籍日裔母亲丸山(Vicki Maruyama)的父母为加拿大公民,因此她在香港出生后依然获公民身份,随父母搬去亚省爱民顿居住,并在该市长大。 后来她回到日本教英语时结识了现在的丈夫,却在怀孕八个月时才得知,加拿大订立了《C-37法案》,该法案限制了她的孩子自动成为公民。 该法案于2009年通过,规定加拿大公民的子女,如果在海外出生,可以自动获得公民身份,但如果子女的下一代,又是在海外出生,则不能获得公民身份。 该法案似乎正是针对丸山的例子。她的父母是加国公民,她虽然在香港出生,但她可以获得加国公民身份,而她的孩子在日本出生,就不能自动获得加国公民身份。 两孩子只能获旅游签证 目前丸山的两个孩子,只能凭借旅游签证进出加拿大,在很多方面无法享受等同于公民的福利待遇。 例如:旅游签证要求他们定期出境,孩子也无法在亚省公立学校就读,甚至可能不能免费注射疫苗等情况。 丸山表示,子女出生地不在加拿大,却被当成外国人来对待实有不妥。反之,他们只是在日本出生,就已获得该国公民身份。 丸山已联系联邦保守党前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寻求帮助。然而在加拿大此事并非单独个案,有类似家庭等待逾一年时间,子女的移民申请才获批准。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也表示,她曾收到大量类似案件的求助,并曾在国会提出私人法案以提供协助该批人士。 她的私人法案在2016年提出,但仍未获通过;如果得不到联邦自由党的支持,该私人法案似乎没有机会获得通过。 维权人士查普曼(Don Chapman)表示,国会应该立法帮助这批“被遗忘的加拿大人”。目前有28万加国公民在外国生活,有些人在外国出生的子女,以后可能依然面对相同问题。 骗局:歹徒脸书称助移民加国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提醒民众,有骗徒在脸书上冒充移民顾问,自称可帮客户成功移民加拿大。骗徒已从来自土耳其及黎巴嫩的客户身上,骗取数千元。 据IRCC表示,已有多个脸书页面谎称自己是隶属加拿大政府的移民顾问,可帮助顾客成功移民加拿大。该些页面均来自阿拉伯地区,并非法使用加拿大政府的官方标志及图片,伪造与加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此外,当局还接到来自土耳其及黎巴嫩受害者的举报,他们同样是在社交平台上受骗,目前已损失数千元。 IRCC因此提醒民众注意,移民部绝不会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单独联系任何人,并提供移民服务,也不会使用社交网络要求对方提供任何文件及付款的讯息,更不会使用电话单独联系。如果需要雇用移民顾问,一定要确认其持有加拿大政府认证的牌照。

魁省投资移民重启中港澳获逾千配额

■ 魁省移民投资计划,一向很受欢迎。图为旧魁北克城风景。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根据最新一期《加拿大移民通讯》,深受欢迎的魁省投资移民计划(Quebec Immigrant Investor Program, 简称QIIP),将于下周一(9月10日)重开,将接受1,900份申请。 此计划跟加拿大许多其他省份的移民计划不同,魁省投资移民计划只需要申请人在魁省投资5年,毋须亲自经营生意,便可获得永久居留权,而本国其他省份往往则要求申请人积极经营生意。因此,QIIP的配额通常很快便额满。今次,将接受来自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最多1,330份申请,预计2019年3月15日截止申请。 全部投资额 保证悉数归还 今年较早时候,魁省政府宣布修改QIIP的部分要求,包括提高申请者所拥有的合法净资产和投资金额,换言之,提高该计划的难度,下周一重开的QIIP是新修改要求,在8月2日起生效以来的首次接受申请。 在主要的修改下,申请者拥有200万加元的合法净资产,并提供120万加元的投资;此前申请者只须拥有160万加元净资产,和提供80万加元的投资款项。 投资必须放在Investissement Quebec的子公司,为期5年,投资协议必须通过授权参与QIIP的金融中介进行。 申请人的120万加元投资,得到魁省政府保证,5年后将全额退还。 其他资格要求包括年满18岁;具有管理经验;打算在魁省定居;以及获得魁省积分制下的及格分数。 魁省另外两个商业移民计划:魁省企业家计划(Quebec Entrepreneur Program),和魁省自雇工人计划(Quebec Self-Employed Worker Program),已于8月15日开始接受新的申请。

【专栏】父母祖父母团聚政策再次更改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曾经做过不少饱受争议的决定和政策,例如从2012年起在入籍要求中增加语言测试和2016年的大量引进难民,然而这些正义的程度似乎都无法和移民局在2017年初对于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程序作出的改变相比。从以往的自由申请先到先得的程序变为彩票抽奖随机抽选的方式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案件积压数量和每个个案审理时长,然而这也意味着一些运气不好的申请人极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同加拿大的家人团聚了。这与加拿大官方一向大举人道主义大旗和天下苍生一视同仁的形象背道而驰了。 家庭团聚类移民和技术移民不同之处在于,技术移民申请人移民加拿大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而是需要自己争取的恩惠,所以加拿大政府有挑选更优秀申请人的主动权在手,使用计分系统择优选取毫无争议可言;而与身在加拿大的家人团聚却是基本人权,因此绝对不能等同视之以同样的申请程序和方式来对待家庭团聚申请人。 好在这次加拿大联邦移民部从善如流,在听取了多方意见之后,果断的在2018年8月20日这个不平凡的星期一公布了对于自身政策实施错误的改正决心,从2019年开始,加拿大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的申请方式将由随机邀请改回为先到先得自由申请,并且2019年的年度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的配额将上涨至两万名。 其实抛开人道主义理由不谈,但从随机邀请的申请程序本身来看就问题重重,最重要的一点是移民部通过此机制根本无法满足每年与其引进的移民配额。以2017年的申请状态为例,共有9万5000名父母祖父母团聚申请人在2017年初在移民局进行了注册,来竞争一万个名额。联邦政府随后在1月至2月间陆续邀请了符合担保资格的一万名申请人来递交申请,然而直到6月份(递交申请期限是4月底),联邦移民部仅仅收到了700份完整申请 ,收件率不足百分之十,使得移民部不得不在下半年重新开放该项目的注册和申请,可见该审理程序上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联邦移民部在近几年对于家庭类团聚移民申请的审理上还是颇具成效的。移民部在2018年6月份公布的目前还积压在案等待审理的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只有约2万6000份,这和历史最高点,2011年的16万7000份积压案件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是2019年的配额能够增至两万名的根本原因。 相信在全新政策的实施下,所有符合资格的子女们都可以与父母或祖父母在加拿大团聚共享天乐。   *本文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获得的业主委员会选票后 能转送其他候选人吗?

问:在上次年度业主大会上,其中一个委员候选人退出提名,并把所有投给他的选票,转给另一位候选人,其后该候选人当选。请问这是否合法。 答:不可以这样做。如果业主未能出席大会投票,而在委托表格上,指示其委托人投票给某个候选人,该候选人不能把投给他的选票,按自己的意思,转投给其他候选人,因为这并非委托业主的原意。出席会议的业主,自然可以在大会上亲自投票给任何候选人,而接受投票的候选人也不能指令监票人,将投给自己的票视为投给另一位候选人。 问:物业经理要求我提供本人与租客的租赁协议副本,我认为此乃隐私。请问有什么法律依据,令我必须服从该物业经理的要求? 答:根据《共管物业法》第83条,业主在出租自己单位的30天内,必须通知分契法团,指该单位已经出租。同时,业主必须向法团提供业主的地址、承租人姓名、和租约副本或租约规定摘要表。随后,承租人将获得法团提供的物业章程书、附例和规则影印本。 问:本人是业主委员会成员,委员们欲撤换大厦物业经理。请问撤换管理公司,是只需经委员会投票,还是必须经全体业主投票? 答:首先你要详阅物业管理协议的内容。倘若该协议定明,只要法团给予所需的通知时 间,便可以无故撤换物业经理,那么委员会可以通过投票,并给予所需通知便可,无需要业主投票。 相反,假如该协议定明,某物业管理公司在特定期限内提供管理服务,但没有规定,允许法团可以在该特定期限内中止服务合约,那么便不可以中途中止,因为此举会违反管理协议。 问:我们大厦理事会最近通过了一项规则,明确规定不允许出租单位的租期少于一年。之前没有这项期限规定,本人过去多年都有出租,租期不少于4个月。请问本人单位的出租是否可以依“祖父原则”豁免该规定之外? 答:该规定可以定出一些豁免标准,即在某些情况下,该规定不适用,例如业主在特定日期之前把单位出租。不过,董事会没有义务提供“祖父”豁免。并且,如果不遵守规定,看起来也不能归咎于该规定不合理或无法执行。 Gerry Hyman是星报《共管物业法》专栏作家 使用加锁箱的好处与坏处 Q:我正在卖房,地产经纪建议我把前门的钥匙放在加锁箱(lockbox)内。我在很多地方都见过这种箱,但是对其并不了解。 A:首先要提醒你,是否使用加锁箱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决定。作为房屋的卖家,你不是必须使用加锁箱,而且你有权决定只有当自己在场时,房产销售人员才能展示房屋给潜在买家。如果要安装加锁箱,销售人员需要向你解释涉及锁箱的所有优势和风险后,才能要求得到你的安装许可。因此我建议,卖家一定要与销售人员就此进行全面讨论,然后再做决定。 加锁箱是一种由密码控制的小箱子,里面通常放置房屋的钥匙并安装在前门的把手上,或是房屋其它地方。加锁箱通常用在准备出租或出售的房屋,由安全密码或智能手机上的软件所控制。新型加锁箱可以在被打开时自动通知负责放盘的经纪公司,并记录下开箱的日期、时间和开箱经纪的身份。锁箱甚至可以被设置为只在每日的特定时间段工作。 下面就介绍一下使用加锁箱的好处与坏处。加锁箱对于卖家和房产经纪而言都十分方便,尤其适用于内部腾空的房子或者卖家无法出现的情况。同时,加锁箱也为卖家提供了许多灵活性,可以允许任何得到许可前去看房的人,自行拿钥匙进入房子,因为买家看房并无规定要求卖家或销售人员一定在场。 但是另一方面,使用加锁箱需要冒被撬开,或者有不法分子拿到密码从而得到钥匙的风险。 因此,房产销售人员与经纪公司要理解他们对于加锁箱所负有的责任。安省地产议会(Real Estate Council of Ontario,RECO)曾收到顾客对于此类问题的投诉,因此才会在近期对房地产从业员应遵守的规定和程序做出更明确的指引。 使用加锁箱的卖家与销售人员之间需要互相信任,RECO强烈建议,买家和卖家一定要聘用已在安省地产议会注册的销售代理,并确定双方均清楚自己的权利及需要遵守的责任。 此外你还需要知道的是,房地产经纪不能向任何未在RECO注册的经纪提供加锁箱的密码,当然,也不能向没有房产经纪陪伴的买家、以及无牌照的房地产助理提供密码。

【专栏】联邦移民审理时长系统进入新时代

同加拿大移民局打过交道的朋友们一定都知道,无论您递交了父母团聚移民、技术移民、学习签证或是各类签证,通常都可以从移民局官方网站上查询申请进度。对于一些审理程序比较简单的,例如学签、工签或旅游签等申请,官网上公布的审理时长通常比较准确,甚至在某些申请种类的官方审理时长信息下方还会显示目前移民局正在审何时实收到的申请并精确到日期,以便让申请人更准确的预估自己的申请将在大约什么时候收到结果。 而比较复杂的申请类别(如家庭团聚类移民或技术移民等)的申请人则没有这么幸运,移民局官网上的信息通常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时长区间,如12个月或19个月,其他全然不知。即便是申请人可以登陆自己的移民局网站账号,看到的也是更新并不及时或者模棱两可的有关自己申请进度的报告(如我们正在进行背景调查等)。其实在当前,无论您所看到的审理时长信息是否具体,更新是否及时,我们所获知的信息全部是建立在经验或历史数据上的。从过去的审理速度预估当今的审理时长势必是不准确的,同时也会有很多变数。 而就在近日,联邦移民部针对几种申请审理的时长更新系统做出了跨时代性得改善,意即从这一刻开始,针对特定申请案件的审理时长信息更新系统将不再参照过去的数据,而是由审理案件的移民官有计划性的告知申请人他们的申请将在何时进入哪一步。 从2018年8月份开始,所有在2018年7月31日或之后递交的以下五类申请:父母祖父母团聚、省提名移民(非快速通道类)、魁省技术移民、创业签证(Star-Up visa)和人道主义和值得同情的案件审理的时长将会每个月更新一次,并精确到申请人的递交日期,意即申请人会明确知道在正常情况下,自己的申请将在何时收到结果。同时,联邦移民部也公布了一份最新的针对上述五类申请的官方审理时长。对于未来这五类申请的审理时长,联邦给出的承诺分别是:22-36个月、20-24个月、15-19个月、15-17个月和12-16个月。一份申请时长的起始点是从申请寄到移民部开始算的,而非收到档案号。 移民局此次的变革旨在将移民局的日常移民案件审理工作做到透明最大化,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督促移民官们能够尽快处理目前手中的案件和过去积压的申请,希望该变革能够同样惠及在2018年7月31日以前递交的申请。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gpvisa.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香港出生加籍日裔母亲 她的孩子却没有加拿大国籍

■ 加籍日裔母亲丸山,在日本出生的孩子无法获得加国公民身分。CTV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受加拿大《公民法》修订案《C-37法案》限制,一位加籍日裔母亲表示,她在日本生下的两个孩子无法获得本国公民身分。这类加国家庭还有许多,维权人士呼吁改革相关法例。 据CTV News报道,加籍日裔母亲丸山(Vicki Maruyama)的父母为加拿大公民,因此她在香港出生后依然获加国公民身分,随父母搬去亚省爱民顿居住,并在该市长大。 后来她回到日本教英语时结识了现在的丈夫,却在怀孕八个月时才得知加拿大订立了《C-37法案》,该法案限制了她在日本生下的孩子自动成为公民。该法案2009年通过,规定加拿大公民的子女,如果在海外出生,可以自动获得公民身分,但如果子女的下一代,又是在海外出生,则不能获得公民身分。 两孩子只能获旅游签证 该法案似乎正是针对丸山的例子。她的父母是加国公民,她虽然在香港出生,但她可以获得加国公民身分,而她的孩子在日本出生,就不能自动获得加国公民身分。 目前丸山的两个孩子,只能凭借旅游签证进出加拿大,在很多方面无法享受等同于公民的福利待遇。例如:旅游签证要求他们定期出境,孩子也无法在亚省公立学校就读,甚至可能不能免费注射疫苗等情况。 丸山表示,自己的子女出生地不在加拿大,却被当成外国人来对待实有不妥。反之,他们只是在日本出生,就已获得日本的公民身分。 丸山已联系联邦保守党前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寻求帮助。然而在加拿大此事并非单独个案,有类似家庭等待逾一年时间,子女的移民申请才获批准。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也表示,她曾收到大量类似案件的求助,并曾在国会提出私人法案以协助该批人士。 她的私人法案在2016年提出,但仍未获通过;如果得不到联邦自由党的支持,该私人法案似乎没有机会获得通过。 维权人士查普曼(Don Chapman)表示,国会应该立法帮助这批“被遗忘的加拿大人”。目前有28万加国公民在外国生活,有些人在外国出生的子女,以后可能依然面对相同问题。

香葱豆腐卷 层次感十足

不敌网购债台高筑 百岁零售巨头申请破产保护

成日手脚冰凉 葱姜蒜促进血液循环帮暖身

澳洲昆士兰 扬帆出海逍遥游

远离寄生虫 小心这些食物

大麻明天合法 至少5大问题还没解决

【市选热话】SOGI政策是本届市选焦点问题

迎接合法化新时代 大麻文创商品涌现

同乡会补助选民车资20元 涉买票大温三市警方调查

警方仪器只能合理怀疑药驾 不能作为呈堂证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