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19:28:4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加国法规

移民时间新估算法 申请者预期更准确

■■移民申请者可了解更准确的申请处理时间。网上图片 ■移民项目申请处理时间表   星岛日报讯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周四宣布,已从7月31日起,改进部分移民项目申请处理时间的估算方式,申请者可更准确预知日期。 7月31日起推行 据移民部官网显示,从今年7月31日起,部分移民项目的申请人可透过新型的估算方式,精确地了解目前的申请处理时间。 此前的估算,是基于往年统计的八成申请案处理时间所得,不够精确。而新型估算方式,除了往年统计数据之外,加入计算目前等候处理的申请数量,以及在多年移民水平计划(multi-year immigration level plan)中,每年可接受的申请数额而定,因此更加精确。  目前实施新型估算方式的移民项目包括: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Sponsorship of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省提名(Provincial Nominees));魁北克技术移民项目 (Quebec Skilled Worker Program);联邦创业企业家移民计划(Start-up Visa Program),及人道主义救援项目(Humanitarian and compassionate cases);各项目于周五所更新的资料,处理时间为12个月至36个月不等。 各移民项目申请的处理速度,分别由申请的种类、申请讯息的完善程度,移民部预期的处理时长、申请人资料验证的难易度,及申请人回复问题的速度等多项因素决定。 

【移民专栏】关于生物信息识别新规的一切

每个月都有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申请或进入加拿大,为加拿大的经济做出贡献。然而在世界局势动荡不安、恐怖袭击的频率日益加剧的今天,为了保障广大加拿大居民和访客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更便捷地服务特定地区的旅客,从2018年7月31日开始,来自欧洲、中东地区和非洲的旅客以及临时和永久身份、并且年龄在14岁至79岁之间的申请人将被要求提供指纹和照片(合称生物识别信息);而对于申请难民身份的申请人则没有年龄上限,一概要求提供生物信息,该规则旨在更高效地识别申请人的身份。 而从2018年12月31日开始,该规定将延伸至亚洲,亚太地区以及整个美洲从而涵盖全球。申请临时居留权(如工签、学签、旅游签等)的申请人每十年只需提供一次生物信息;然而如果他们的申请被拒绝,则在下次申请时仍须提供新的生物信息。 申请人有多种方式可以提供生物信息。在海外的初次申请人可以在各自国家的加拿大签证中心递交签证申请的同时进行指纹采集和拍照工作;通过网上申请签证的申请人需要首先获得由加拿大移民局颁发的生物信息采集指示信,才能够去所在国的签证中心获取并提交自己的生物信息。在加拿大境内递交申请的申请人在2019年以前都无需提供生物信息。据移民局的官方消息称,从2019年开始,一些加拿大服务处的办公地点(Service Canada)会陆续开始提供处理生物信息的服务。 很多申请人也许会对个人信息和隐私的安全性产生质疑,而加拿大移民局官方解释称,在各类服务处采集完申请人的生物信息后会被加密并以电子的方式发送至移民局下属的加拿大移民生物信息身份系统的数据库,而申请人的生物信息在成功发送后会立即被删除。在获得申请人的生物信息后,加拿大皇家骑警会以申请人的指纹和所有在加拿大皇家骑警记录中的犯罪分子、难民申请者和被驱逐出境的人士的指纹做对比匹配。 该规定的适用范围虽广,但也有不少申请人是可以被豁免的。首先,所有加拿大旅游签证免签国家的公民是不需要提供生物信息的,而是和往常一样使用ETA。还有上文提到的14周岁以下的儿童也不需要提供。另外,目前有永久居民申请正在进行中的申请人在申请临时居民身份时也不需要重复提供生物识别信息。其他拥有豁免权的主要人群还有:国家和政府首脑、入境加拿大出席官方活动的任何国家的内阁成员及外交官、来加拿大出席官方活动的联合国的外交人员、拥有美国签证并过境加拿大的旅客等。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史毅敏:合法拥枪 ≠ 合法佩枪

近年美国枪击事件频发,民间支持与反对拥枪两大阵营之间争论无日无之,交锋益趋激烈,手段花样翻新。 为倡导个人拥枪自由,德克萨斯州女性倡枪人士Sarah Head在2014年曾发起一个活动,号召女性合法拥枪者携枪外出购物。在当地Target购物商场内,当日可以看到大姑娘小媳妇身背钢枪,怀抱婴儿,手推购物车在婴童用品和儿童玩具货架前徜徉漫步,端得是刚柔相济侠女柔肠,别有一番风味。 拜《加拿大火器法》之赐,如此赏心悦目的景像在加拿大无缘得见。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认可美国民众有“保有与佩戴”(keep and bear)枪支的权利。在加拿大,民众只可“拥有”(possession)与“获得”(acquisition)火器,其间有云泥之别。 在全美50个州,都不同程度许可民众“隐蔽式佩枪”(concealed carry)外出,即民众可以将手枪隐蔽式佩戴在身上(尽管某些州有不同的限制)。在美国有大约45个州,许可民众“公开式佩枪”(open carry),民众可以合法外露式携带枪支外出。上述故事发生的德州,就许可民众外露式携带长枪出门办事,完全合法。 在加拿大,除非因为职业等特殊需要,不许可民众将枪支佩戴在身出行。加拿大民众拥枪的合理理由是用于狩猎或射击等运动项目,民众自然平日无身上佩枪的理由。在加拿大,枪支只可以被“运输”,不可以被“佩戴”。 对于非限制类火器 – 也就是长枪来说,枪支运输要求比较简单。其中最主要的,是枪支在运输过程中不得装弹与上膛。 如果将长枪留置在无人看守的交通工具-- 比如说汽车 -- 之内,则必须将其放置在上锁的后备箱内。如果该款车型没有后备箱,则需要将枪支锁在车内,且做好必要遮掩,使得外人不得看到,以免窃贼觊觎或引起公众恐慌。 出于同样原因,规则“建议”枪支拥有人运输枪支时,将枪支置于枪套或枪箱之内,枪套或枪箱要将枪支的6个立面全面包裹,不要有一面敞开或使得枪支部分暴露于外。 法规简单本身是个好事,在达到立法目的前提下,民众容易遵守,免得动辄得咎,误触法网。 实际生活却不总是这样。开车出门谁也保不齐碰上警察,而警察蜀黍对控枪法规的理解,也许与你不一样。 1998年9月,一位老兄带着几枝长枪前往狩猎度假。他开一辆皮卡,几枝长枪装在各自枪套枪箱中,盖得好好的放在后面车斗里面。弹药放在一个盒子里,也一起放在车斗里。车斗有盖,盖上有锁。 狩猎的地点一般都比较远,这位老兄晚上得睡酒店。皮卡车一锁,停在酒店停车场。 酒店一睡就睡出了问题。半夜梁上君子不期而至。撬开车斗,本着贼不放空的原则,顺走两枝长枪。 听说枪支被盗,警察不会怠慢,贼人很快落网。不过猎手老兄的噩梦刚刚开始。 警察指控猎手不当保管枪支弹药,不当运输枪支弹药等一系列刑事指控,当场扣押皮卡与所有枪支弹药。 倒霉的猎手以自己的火器法知识,试着向警察说明他是合规运输,结果被警察一句话怼了回来:“让法官判断吧”。 经过长达9个月的法律排期与程序,猎手胜诉得直,得到发回的合法拥有枪支。不过,9个月期间所有的狩猎计划泡汤不说,期间花费的法律开支,以及长途往返案发地法庭的费用,应该不会很便宜。 如果你喜欢手枪射击运动,而不时需要运输手枪前往靶场的话,恭喜你,更麻烦的运输规则在等着你,且待下文。 作者:史毅敏

中国夫妇欲委内瑞拉转向加国 申请难民复核被否决!

委内瑞拉。网上图片 星岛报道 一对拥有委内瑞拉居留权的华人夫妇,以一旦返回中国会遭到迫害及无法取回委内瑞拉居留权为由,申请难民身分留加,不过未能通过遣返前风险评估,于是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联邦法院最终否决该个司法复核申请,不认为该对夫妇不能重获委内瑞拉居留权。 申请人为陈香菊(Xianju Chen,译音)与彭德梓(Dezi Peng,译音)。 难民局认为,两个申请人在加拿大不符合难民保护的条件,亦无足够证据显示,他们无法安全返回委内瑞拉居住。两个申请人在未能通过遣返前风险评估之后,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个案于今年7月10日在多伦多审理。 未能证明无法重返委内瑞拉 两个申请人声称,在申请遣返前风险评估时,已向当局强调,他们已无后路,再无法以永久居民身分回到委内瑞拉,因为男申请人在委内瑞拉以外地方已超过两年,永久居民的身分证明文件已经过期。可是遣返前风险评估官员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经过审理,联邦法院法官巴恩斯(R.L. Barnes)在7月19日作出裁决时称,男申请人提到自己的委内瑞拉居民身分证明文件已经过期30天,无法返回委内瑞拉,可是法庭在仔细研究过委内瑞拉的外国人士及移民法(Foreigners and Migration Law),发现过期30天的条文主要指外国人,没有提到像男申请人的同类情况。 巴恩斯续道,两个申请人未能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即使两个申请人在委内瑞拉的家庭联系,加上两个申请人之前在委内瑞拉居住过,委内瑞拉当局会拒绝向男申请人续发居民身分证明文件的要求。 此外,巴恩斯称,两个申请人没有提出证据,证明他们无法重获在委内瑞拉的身分,因此根据上述理由,决定驳回两个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

【专栏】阿尔伯塔省全新省提名项目开通

2018年6月21 日,阿尔伯塔省正式启动了该省省提名项目下的最新移民通道,其中包含了从去年年底即已公布却迟迟未见踪影的阿省快速通道项目,这意味着从这一天开始,加拿大所有提供省提名移民通道的省份全部拥有了与联邦快速通道相关联的省提名项目。阿省快速通道项目将会邀请与阿尔伯塔省拥有紧密联系、并且对该省经济发展有帮助的申请人递交该项目的申请,成功获得省提名的申请人在自己的联邦快速通道账户上可以获得600份的额外加分,从而在下一轮联邦抽签中成功获邀递交永久居民PR的申请。 阿尔伯塔省新近公布的另外一项全新的省提名通道名为阿尔伯塔机遇通道(AlbertaOpportunity Stream,AOS),为阿省省提名技术移民的一种。阿省省提名对于技术移民申请人的要求往往被认为是加拿大所有省提名中最严格的,因为它不光要求申请人拥有该省雇主发放的工作聘书,同时还要求申请人在加拿大拥有由劳动市场冲击评估(LMIA)所支持的工作签证、拥有LMIA豁免权的工作签证、或者毕业后工作签证,并且已经在阿省开始工作。而符合资格的AOS项目的申请人除了以上几点要求都需要满足外,在工作种类方面也必须达到特殊要求,首当其冲的是一个详细的不符合该项目申请资格的职业列表,理由是这些职业不是阿尔伯塔省劳动市场紧缺的劳动力,并且加拿大劳动局不会向想要在这些职位上聘请外籍劳工的雇主发放LMIA。这份列表包含了诸如教育、公共服务、宗教、文艺、体育、农业、销售、地产、娱乐、立法、司法等众多行业中的一些职位,这无疑是加拿大各省份中最特殊的,无论是不符合资格的职业范围之广,还是要求部分申请人拥有LMIA。BC省省提名虽然也有一份职业列表,但是上面列出的是可以额外加分的职业,其余NOC0、A、B的职位全部符合申请资格,而C类和D类的某些工作在BC省也是符合资格的。 申请人如果有幸能够在阿尔伯塔省从事其他符合资格的职业,则需要拥有至少一年的阿尔伯塔省内的全职工作经验、或者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积累的至少两年的全职工作经验;拥有毕业后工签的申请人则必须拥有六个月的工作经验。这一点相比其他省份省提名下的国际留学生申请人也是更为严格。 以BC省为例,BC省国际留学生项目仅要求申请人拥有工作聘书即可,并无工作经验要求。如此看来,BC省的省提名技术移民申请类别在整个加拿大还算是很通人情的,这和当初众多害怕BC省人气超高而很难留下,因此远赴他省寻求学业和工作机会的留学生们设想的大不一样。 *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一家四口竟然3个不同国籍 子女境外出生不获公民资格

■ 钱德勒与妻子及子女合影。CTV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报道 一个加籍白人父亲指责,加国《公民法》让他在中国出生的两个子女无法获加国公民资格,一家被迫分隔两地,如今须改为申请配偶团聚和担保子女移民加国。有维权人士受访时指出,其实类似该白人父亲情况的人很多,联邦政府早就应修法解决,但联邦自由党政府一直未履行竞选承诺,修改《公民法》。 现年30岁的钱德勒(Patrick Chandler)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的父母是加拿大公民,早年在利比亚工作时生下他。他在2到10多岁期间,都在加拿大生活。他在加国大学毕业后,前往中国教英文,结识中国妻子,并在中国生下一对子女,其中儿子获得中国国籍,但女儿却一直未能拿到中国国籍。 以为子女自动成加国公民 钱德勒的儿子4岁,女儿9岁。他解释,当年认为女儿会自动成为加国公民,所以未办中国出生登记,也未入中国国籍,后来才帮女儿申请到祖父的爱尔兰国籍。 他说:“由于知道自己两孩子无法获加国公民资格,后来才为儿子办理中国出生登记,也入了中国国籍。”钱德勒说,9年前他返回加国为子女申请加国公民身分,却在最后一刻被工作人员告知,因他本人不是在加拿大出生,他的子女无法继承加拿大公民身分,令他整个人都惊呆了。由于无法为子女申请国籍,如今一家4口两地分隔已长达7个月,每天只能通过手机视频看看远在中国的妻儿。 加拿大国籍原本为世袭制,只要第一代移民取得加拿大国籍,则国籍可以代代相传。但是联邦保守党政府在2009年修改《公民法》,增加两代国籍规则,即在海外出生的加人(第一代),子女仍为加拿大人(第二代),但第三代则不能自动继承加籍。 冀渥太华给两孩子公民权 钱德勒说:“过去9年来,我一直为此努力争取,希望加国政府立即给我两个孩子公民权,但政府仅能说抱歉,我认为这非常不公平。”他指出,妻子过去几年曾带一对子女,多次拿访客签证来加探望我,但因为他们没有公民身分,既无法留在加国上学,也不能买医疗保险。 钱德勒透露,在联邦政府建议下,他在去年12月已申请担保配偶及子女移民,但因进度缓慢,目前还在等消息。   维权团体促自由党 尽快践诺恢复身分   有维权人士批评,联邦自由党未履行2015年竞选时所承诺修改《公民法》政纲,也有本地移民律师赞成修法,让他们回加居留3年,就可取得加籍。 ■ 查普曼也曾失去加籍身分。 网上图片   多年来为所有“被遗忘加人”(The Lost Canadians)争取恢复加籍的维权人士查普曼(Don Chapman),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说:“其实类似钱德勒情况的人很多,联邦自由党政府过去曾经承诺修改《公民法》,但通过修订的C-6法案,仅恢复部分被定罪恐怖分子的加国国籍,但是多数失落的加拿大人,却仍无法取回公民身分。”他说,很多海外出生的公民,甚至都不知道在修改《公民法》下,丧失公民身分。 父赴美工作弃加籍 儿也失国籍 查普曼6岁时因父亲移居美国工作并放弃加拿大国籍,因此失去加国公民身分,也是“被遗忘加人”。查普曼在18岁时返回加国居住,才发现自己不是加国公民。他最后申请移民返加居住,并在2005年5月,成功促请联邦通过新法例,让与他类似在加国出生人士,可申请恢复身分,也让他自己成功恢复身分。 温哥华移民律师王仁铎受访时表示,加拿大国籍原本为世袭制,只要第一代移民取得加拿大国籍,则国籍可以代代相传。但是联邦保守党政府在2009年,因为从黎巴嫩撤侨后,发现数以千计黎裔加国公民疏散并需接回加国,但这些人不久又再次回到黎国。有批评认为,愈来愈多加国公民长期在外国居住,没有承担对国家的义务和责任,但却享受作为加拿大人的好处和特权,才修订通过《公民法》,增加两代国籍规则。 王仁铎表示,他赞成修法,让海外出生子女仅须回加居留3年,就可取得加籍。他说:“钱德勒目前仅能申请担保配偶及子女移民,未来若取得永久居民资格,还须符合入籍规定,否则还是难以获得公民资格。”他表示,解决问题,在于政府的意愿。

警官信箱:华裔便利店主害怕抢劫 买个电棍护身合法么?

周警官: 您好。我是做便利店小生意的。我们一些华裔便利店主在微信上建了一个群,有时候会聊聊生意和行业动向,大家互相沟通一些信息。近些年有很多餐馆、便利店被抢劫现金的消息,我们也都很关注。开便利店的,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总有顾客会偷东西。我也常常受这个问题困扰。有时候没等抓小偷就跑了,一个人看店又走不开。有时候抓到了,又不了了事,只是把偷的东西还了。还有时候遇到一些理直气壮的小混混,说两句感觉都要动手的那种。我也报过警,警察来做笔录,带走了偷东西的人。但是常常发生这种事,觉得很困扰。通常我们卖的也都是价格不太贵的小东西和日用品,最严重的一次失窃是我抓到有个顾客顺手偷了我店里价值50元的假发。我们群里最近有同行说,我们可以在店里放个电棍,以防不法分子,也能壮壮胆(见附件)。我想问问您这样做合法么?电棍不是我们随便就能买和用的吧?我们怎么做才能加强店里的治安呢?谢谢!Jason Jason, 谢谢你在为了保护自己而购买“电棍” (Stun Baton)之前问我这个问题。根据加拿大刑法,电棍在第84条中的是被禁止使用的武器。如果你持有电棍,那么根据刑法第88条你可能被控“因危险目的而持有武器”罪。如果你被发现隐藏、携带或运送电击枪(stun gun),个人也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或对此负责。目前,这种工具,如Taser Gun或能够传输能量的武器(Conduct energy weapon),仅授权给联邦和省市警察使用。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受到另一个人的威胁,他们将被允许使用该武器。 从你的问题中,我可以感觉到你对别人侵犯你财产的违法行为感到沮丧,比如偷窃、抢劫或者破门而入。虽然加拿大是和平的居住地,但不幸的是我们确实有犯罪分子和小偷,他们想要不付出努力和劳动就拥有别人的财富。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当你在工作时,要确保注意到每个人进入你的商店的人,保证你与每个人都有目光接触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人们就会知道你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出现。如果有人在周围漫无目的地走动,你可以通过询问该人是否需要任何帮助来与他进行对话。如果你发现某人正在偷东西,请确保你有足够的证据去制止或逮捕该人,并尽快与警方联系。如果有抢劫发生,你的首要任务是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 在防止犯罪事件方面,你需要了解嫌疑人会寻找具有特点的目标,如店内陈列杂乱、被遮挡的收银机、灯光昏暗、缺少能提供的证据的证人、有大量现金交易、容易逃逸等特点。因此,首先要让你的店铺整洁有序,提醒自己和店员要看起来很敏锐。如果商店里没有人,你可以经常在店里走动,这可能会阻碍犯罪嫌疑人抢劫,因为这样他们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强迫你回到柜台拿现金。 其次,把你的收银机摆在公众可见的地方,并让店里的灯亮起来,因为许多抢劫和破门而入都发生在黑暗的夜晚。第三,注意你的商店或广场周围的可疑人和车辆。如果感觉不舒服,或感觉到有些危险,请立即致电警察。第四,减少你店里的现金量。有时在抢劫之前,犯罪嫌疑人会在你的商店里踩点,看你是否有很多现金。如果他们看到你打开收银机时只有一点点现金,他们可能会放弃这个计划。最后,确保你有安全摄像头覆盖商店的每个角落。此外,如果你必须在夜间做生意,请将商店内、外的灯都点亮。 另外,如果有抢劫发生,请记住,你的安全至关重要。不要与犯罪分子争取财产。因为你失去了一些金钱,你可以通过保险、工作或投资弥补损失。但是,如果你与犯罪分子作斗争,不幸并失去一只眼睛或身体受到严重的伤害,则可能无法从中再恢复过来。保持冷静,与嫌犯合作,嫌犯会尽快离开。原因是:嫌疑人留在你店里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紧张,并越容易对你造成伤害。你的任务是,记住嫌疑人的特征:如种族、年龄、身高、体重,所穿的衣服、是否有纹身、携带的武器等。一旦犯罪嫌疑人离开了现场,马上致电911,并向警方提供详细信息。例如,有多少个嫌疑人、他们逃跑的方向、车牌、所持武器等细节。 参考文献 加拿大刑法第84、88条

【专栏】2017快速通道数据报告

日前,联邦移民部公布了2017年快速通道移民项目的年度报告,总结了联邦快速通道项目在2017年的表现。总体而言,2017年是快速通道最繁忙也是形势最喜人的一年,一年中移民部共发出了86,023封邀请函,超过了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总和(64,845)。 在从2015年快速通道政策开始实施至今的这三年当中,联邦技术移民项目(FSWP)和加拿大经验类移民项目(CEC)的邀请人数变化是最显著的。FSWP项目下的受邀人数从2016年的8,332人涨至2017年的41,364人,为2016年的四倍之多;而CEC受邀人数也在短短一年中翻了一倍多,使这两个项目的申请人成为快速通道的绝对生力军。 从历史数据和经验来看,邀请人数和邀请分数线水平是成反比的,因此邀请人数的上升必然导致整体邀请分数线的下降。果不其然,2017年5月31日的抽签邀请便见证了联邦快速通道历史上最低分数的诞生,仅有413分。而在截止至2017年12月的所有快速通道申请人当中,超过90%的受邀申请人都没有来自加拿大雇主的工作聘书,意味着这其中的绝大多数申请人并没有获得通过LMIA或省提名证书所带来的50/200、或600分的加分,而是仅凭自己的年龄, 工作经历,学历和英文成绩这些个人硬条件获得邀请,这些人无疑是加拿大社会最青睐的申请人。 在2017年内,联邦移民部对快速通道计分系统做出了一些修改,最显著的更改是除了LMIA和省提名之外,新增加了几项加分因素; 有加拿大永久居民或公民身份的兄弟姐妹的申请人,以及有一定法语成绩的申请人分别可以被赋予15分和30分的额外加分。 在2017年内获邀的申请人中,居住在加拿大的申请人占全部申请人的49%,比2016年的69%低了不少,这也许意味着更多的额外加分为更多居住在加拿大的申请人提供了更多申请机会。 加拿大,印度,美国,中国大陆和阿联酋分别占据了受邀申请人居住地的前五位。而从受邀人所从事的工作来看,在2016年中,信息系统分析师和顾问,软件工程师,计算机程序员和交互式媒体开发程序员,厨师,和食品服务主管排名占据前五席;而2017年的前三位没有发生变化,第四和第五为分别被金融审计师会计师,和行政助理所取代。 2017年内另一项振奋人心的快速通道统计数据和申请速度有关。据统计,有80%的快速通道申请人的申请案件均在四个月内便被处理完毕,比官方承诺审理时长的6个月减少了三分之一。随着移民数量前瞻计划中移民总人数的增长和前EE时代积压的技术移民案件的清理,2018年快速通道的形势一定会越来越好。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华裔移民为保身份撤销认罪 犯何种罪会失永居身份?

卑诗省一名中国籍男子,6年前被警方控以一项贩卖可卡因罪名。他在法庭认罪并被判囚9个月,在服刑期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会因此受到严重影响。当事人为了保住永久居民身份,接连向卑诗省上诉法院和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要求以未被告知严重后果为由撤回其认罪,但两次上诉均被驳回。这宗案例围绕在何种情况和条件下,允许被告撤销先前的认罪协议,在加拿大法律界引发了广泛关注。 根据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该男子的刑事罪名一旦被判成立,且刑期超过6个月以上,身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将因“犯有严重刑事罪且受到严重刑罚”而被加拿大列为不许入境人士,失去永久居民身份,而且没有权力就递解出境的决定,向移民当局作出上诉。当事人就撤销认罪的首次上诉被卑诗省上诉法院驳回后,再上诉至加拿大最高法院。高院去年11月开庭审理,上月25日下达判决,驳回他就卑诗省上诉法庭裁决作出的第二次上诉。 最高法院的判词显示,当事人黄永华(Wing Wha Wong,译音)居住在卑诗甘碌市(Kamloops),为中国籍加拿大永久居民,于1990年起定居加国,25年来并未申请入籍。他与妻子育有一名在加拿大出生的女儿。在2012年4月,他向警方卧底出售少量毒品,被警方控告一项非法贩卖可卡因罪名。案件于2014年开审,当事人进入认罪程序。主审法官同意被告只是在贩毒过程中一个低层参与者(low-level player),但法官也注意到被告在1994年,有一项持有偷窃物品的刑事纪录。法官最后判他贩毒罪名成立,入狱9个月。 曾经在这起贩毒案中代表被告的律师在上诉期间作证表示,他当时只是尽最大努力为当事人争取不用坐牢。他表示,当事人没有告诉他,他也没有向当事人确认其移民身份,因而也没有充分告知被告一旦认罪后,会对永久居民身份造成严重影响。 实际上,根据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被告罪名成立并被判9个月监禁,会对他的永久居民身份造成两个严重影响。其一,他会因严重刑事罪行而被列为“不许入境加拿大”(inadmissible to Canada)。移民法第36条1款规定,永久居民若犯有刑事罪行,且所犯罪行最高刑期为10年,或是罪犯被定罪后实际判刑超过6个月,则该名永久居民会被列为“不许入境”人士。被告所犯贩卖可卡因罪名,最高刑期可判终身监禁,他实际被判刑为9个月,这两项均符合不准入境的情况。 一般情况下,加国永久居民被列为不许入境人士之后,案件要被转介到加拿大移民与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的移民审裁处(Immigration Appeal Division,IAD)进行听证,决定是否允许当事人继续留在加国,还是下达递解令(removal order)要求离开加拿大。如果被裁定下达递解令,且递解令不能透过随后上诉程序被废止或取消,当事人就会失去永久居民身份,并被要求立即离境。 对于没有刑事犯罪的人士在收到递解令之后,当事人本来是有权向移民与难民局的移民上诉审裁处(Immigration Appeal Division)提出上诉,请求以人道理由把递解令解除。但是移民法规定因刑事罪名成立且被判囚超过6个月、从而被列为“不许入境”的永久居民,没有就递解令上诉权利。这就带来了被告认罪后第二个严重后果。他被判刑9个月,因此不能就任何递解令进行上诉,包括以人道理由。 加拿大最高法院判词显示,当事人在他9个月的服刑期间,一名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代表致电联络他,此时他才首次意识到认罪和刑期对移民身份有着严重影响。他出狱后一个月收到边境局来信,通知他出席移民局有关他是否可以继续留在加国的听证。事主虽然此时已经服完9个月刑期,但为了保持永久居民身份,只得设法为自己“翻案”,就认罪提出上诉。他表示自己没有被告知认罪的全部后果,要求撤销认罪。 在卑诗省上诉法庭3位法官裁定驳回上诉人撤销认罪请求后,当事人再把案件上诉至加拿大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Canada)。 7位大法官去年11月开庭审理,但对于如何判决未达一致意见。日前发布的判决中,高院最终以4票对3票,依多数裁决维持卑诗省上诉法院裁决驳回其上诉。

有学者倡导恢复投资移民 不同意见方坚决反对

■ 在四年前加拿大推行投资移民计划期间,有不少人参加。Global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相反意见指 效益有限 不应重启 联邦政府设立的加拿大投资移民计划(Immigrant Investor Program,简称IIP),已于2014年中止,但近来有学者指IIP能刺激本国经济,应该恢复推行;但是也有学者认为,IIP为经济带来的效益有限,不值得重开。 联邦IIP邀请拥有至少160万元净资产的移民,向联邦政府提供80万元贷款,5年后全额退还给他们。政府会运用这笔贷款,进行投资或生息,然后再投放到本国经济,而IIP申请人则可借此取得永久居留权。申请人持有永久居民身分后,有权迁往本国任何地方,也是获得公民身分的第一步。 在IIP运作多年后,联邦政府2014年决定中止,当时指IIP被滥用。 投资者往往缺乏技能 有指IIP为本国经济带来的效益有限,投资者缴付给政府的税款,比其他移民为少。而且IIP投资者往往缺乏技能,包括官方语言不流利,以及融入本国的情度不及其他移民。然而,有人认为,IIP对本国房地产造成的影响重大,尤其是温哥华及多伦多。 目前只有魁省保持IIP,但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超过15,000个投资移民家庭最终离开魁省前往卑诗,这个数字占IIP家庭的一半以上。 根据卑诗大学(UBC)经济学家加利波利(Giovanni Gallipoli)计算,如果每个家庭投资100万元于住房上,每年就会达到5.11亿元,对卑诗房地产业来说,这是一个重要数额。 利用资金投资出租房屋 UBC尚德商学院(Sauder School of Business)的社会创新及影响投资中心行政总监坦西(James Tansey)表示,恢复实施IIP,再把筹集的资金投资于出租房屋,有助增加房屋供应,解决温哥华的可负担房屋问题。 坦西提到,可以把IIP用更佳的方式来运作,包括金额由80万元调高至100万元,政府可将之持有长达15年,甚至直接作为保证金,然后连本金加利息,投放到出租房屋。 专门研究国际移民的UBC地理系教授希伯特(Daniel Hiebert),则把投资者移民视作一项失败的政策。 ■ 加拿大成为国际上出名的申请移民目的地。Global 对于坦西所提出的建议,希伯特质疑,以加拿大拥有这种先进经济国家而言,是否真的需要投资者“捐出”100万元来换取永久居民身分。 坦西指出,相对于大温去年370亿元住宅房屋销售额,5.1亿元属小数目,只占总额1.4%左右,但更重要是带来的连锁反应,例如投资移民会带来更多钱,以及拥有强劲的购买力。 坦西续解释,假如每个投资移民把该100万元投资,每间支付首期20%,那么可以衍生出500万元,届时投资移民占房地产市场的份额会由5.1亿元增至大约260亿元,亦即占去年大温房地产市场的7%。

近期加拿大移民快速通道动态

  2018年5月30日,联邦移民部针对快速通道候选人进行了五月份的最后一次抽签邀请,同时也是一周之内的第二次邀请,在5月23日进行的上一轮邀请中,共有3,500人获得邀请,而最低分数线也降至半年以内的最低水平,仅有440分;上一次分数低于440份还要追溯到2017年11月份。 本轮邀请仅针对了拥有省提名证书(PNP)的候选人,以及通过联邦技工移民(FSTP)的方式入池的候选人。针对PNP候选人的抽签最低分数线为902分,而PNP雇主因素能够为申请人的个人分数增加600分,这也就意味着申请人个人因素分数只要达到302分就能中选。 本轮通过联邦技工移民项目受邀的申请人的最低分数则仅有288分,由于快速通道申请人若想以技工移民身份注册入池必须持有以下额外两份文件中的任意一份:加拿大劳动局为雇主发放的LMIA,或者加拿大某省份的技工资格证书,而这两份文件分别能够为申请人赋予额外50分的分数,因此288分即意味着申请人的个人因素分数可以低至238分。本轮获邀人数共有700人,其中500人分配给了联邦技工移民,另200人为PNP候选人。 特别针对某一类项目候选人发出邀请并不常见,通常的抽签模式都是将EE候选池中的所有申请人无论申请项目均按分数高低排位,再向排位高者发送邀请。而本轮是联邦移民部自从快速通道推出以来的第三次特别针对联邦技工移民候选人进行单独抽签邀请,前两次分别在2017年11月1日和2017年5月26日,邀请分数分别是241分和199分。联邦移民部此举背后的想法和重要意义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以示公平。 毕竟在西方传统左翼价值观中,公平永远比平等更重要。在统计学中,这叫做去除异常值(Outlier)。首先,将拥有相对极高分数的PNP申请人从广大候选人中抽离并单独抽签,目的是使池中绝大部分申请人的资质相当;其次,让所有联邦技工移民的候选人单独受邀;由于大部分技工移民申请人在英文和学历方面不足以同联邦技术移民(FSWP)和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EC)的候选人较量,因此他们的EE分数相对FSWP和CEC的候选人普遍要低100至200分;这样做能够让他们和与自身情况相当的候选人竞争,从而有更大机会获得邀请,同时也能填补加拿大劳动市场对于技术工种的空缺和需求。 可能大部分快速通道候选人都和我们一样,希望这样的抽签方式能够渐渐变成一种常态,而不是“千年等一回”。 *本文內容由客戶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公民法官的职责与使命

在2017年10月公布的新入籍法案使加拿大永久居民能够更简洁快速地递交入籍申请并成为加拿大公民。据统计,新政落实后的第一个星期内,入籍申请人数就从往年同期的三千多名猛增至一万七千名,随之而来的就是入籍申请等待审理时间的延长,从2015年平均半年增至现在的12个月。毫无疑问,这一现象出现的部分原因在于入籍申请的决策者和入籍宣誓的主持者,即加拿大公民法官人数的严重不足。 在2018年5月前,加拿大公民法官的人数仅有5人,根本不足以满足新政下申请人的需求。终于,在2018年5月17日这一天,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布了新任命的9位公民法官,加上原有的5位,目前加拿大共有14位公民法官负责捍卫加拿大公民(入籍)法的公正性和神圣性。一览这十四位被赋予了神圣使命的德高望重的法官们的名单,我们可以发现其中有两位是华裔,Albert Wong和Roy Chew Yee Wong,分别为多伦多和温哥华的任命公民法官,正是加拿大华人聚居最密集的两个地区,这再一次验证了加拿大对于多元文化的考量无处不在的准则。 加拿大公民法官在一位申请人从递交入籍申请直到拿到公民身份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一份入籍申请在递交至加拿大入籍处后,首先由入籍处的职员依照加拿大公民法案和入籍规则中的条款、对于申请人的居住时长做初步审理。如果申请人的居住时间在这位入籍处职员看来并未符合入籍要求或存在质疑时,那么他们的申请将会被转至申请人所在地的公民法官手中,这位公民法官将是这份申请唯一的独立决策者。公民法官可以通过聆讯的方式听取申请人的申辩并要求申请人提供更多的信息来帮助决策者做出正确的决定。在这一决策的过程中,酌情考量的成分也许同样重要,因此既需要决策者具有丰富的执法经验、对于加拿大公民及入籍法案有着深刻的理解、同时也需要拥有高尚的人格,以确保权力不被滥用。 除了入籍申请案件中的司法以外,各个地区的公民法官还要肩负起主持入籍宣誓仪式和类似加拿大公民身份和公民性的宣传官和推动者的任务。在重要节日或活动中,公民法官要通过一系列具有仪式感和感染气氛浓厚的行动向所有加拿大人传递作为一名加拿大公民的自豪感和使命感。在普通人的眼中,加拿大公民法官以上的这两个公众身份相比入籍申请决策者的身份,可能更为人所熟知吧。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专栏】加拿大接纳新移民仍需再接再厉

加拿大作为传统移民国家,其主要劳动力和人口增长来源均极度依靠每年接纳的新移民。加拿大每年的主要劳动力增长几乎全部来自于新移民,而加拿大每年净人口增长的近四分之三也同样依靠他们。我们很难想象如果停止接受新移民,加拿大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近日,加拿大会议局就为我们虚拟演绎了这一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现象并展示了其对于加拿大经济和财政的影响。如果失去新移民,首先不可避免的是劳动力的缺失,接踵而至的是加拿大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将会于2040年降至1.3%(2017年的实际GDP增速是2.9%)。 随着劳动力和就业人数的下降,纳税人的数量也会随之下降,导致政府极有可能不得不提升税率以维持日常公共服务的正常运营,同时可能也会影响加拿大大部分居民的生活水平,以及使得本来就负债累累的加拿大全民医保系统更加雪上加霜,政府更穷于应对由于不断增长的老龄化人口而出现的大量医疗费用,适时又将是一片怨声载道的景象。 继2017年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公布的未来三年移民接受计划之后,加拿大会议局的最新一份报告指出,加拿大唯有在2030年以前将每年接受新移民的数额保持在415,000人的水平,才可以抵消人口老龄化为加拿大社会所带来的挑战,并且促进加拿大经济的长期发展。 除了美好愿景,报告同时也为政府作出提示和预警。为了实现以上加拿大会议局提出的移民目标,联邦和各省及地区政府和其他权利机关需要做些什么?首先,加拿大政策制定者应该积极整合劳动市场,使新移民的技能有用武之地,从而为加拿大经济作出贡献。其次,政府应该探索更多的能够使加拿大经济增长的方式和出路,最后,移民局公共服务的水平需要跟上时代的脚步,以确保高效的边境管理,维持加拿大大量的移民和临时居民项目的公正性,并推广和鼓励公众就移民相关话题开展公开辩论和讨论。 除技术移民外,通过家庭团聚移民方式移居加拿大的新移民们同样也面临着加拿大劳动市场的考验。报告指出,现如今,长期习惯性低收入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尤其是在一些家庭类新移民中尤甚。政府需要为这些新移民提供更多的就业帮助,以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 虽然经济类移民项目(联邦和各省的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是加拿大经济增长的传统支柱,联邦政府其实也应该将部分家庭类新移民的接收任务也纳入加拿大长期经济发展政策中来。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专栏】纽宾士域省急需引进人才

无论您称它为纽宾士域,还是新不伦瑞克,New Brunswick都是北美洲那颗最早被西方殖民者发现的明珠;由于距离欧洲大陆较近以及曾经被划入新斯科舍省的一部分,纽省较其他加拿大城市之先,轮番接受欧陆文化(法国)和英伦文化的洗礼,纽省圣约翰市更是加拿大第一个建立的城市,同时纽宾士域大学也是北美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 作为加拿大大西洋四省之一的纽宾士域面临着和它的邻居省份们同样的难题:维持人口和劳动力的水平。 根据纽省著名经济学家Richard Saillant的判断,纽省至少需要每年接纳4000名新移民才可以维持目前劳动市场的人力水平。在今天的环境下,纽省的劳动市场每年要面临4000的劳动力流失,而在四十年前同样是这一数字,只不过是平均每年劳动力增加的数字。 如此严重的劳动力流失的最大原因是纽省,全加拿大,乃至全世界都面临着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这直接导致了每年纽省居民的退休人数远远超过了正在工作和准备入职的人数。鉴于纽省约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在婴儿潮(既1946至1965)期间出生,如今已近退休年龄,而全省目前65岁以上的人口数要大大超过该省15岁以下青少年的人数,这样的境遇也属意料之中。 可想而知,如此大量的劳动力缺失,势必会影响纽省经济的发展,近年来纽省每年的经济增速仅维持在百分之0.5左右,这也进一步放缓了纽省的课税基础;而与此同时,医疗保险和社会服务的支出又由于人口老龄化在不断增加,使得劳动力的缺失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这样的恶性循环的根源。 为了解决当前这一难题,纽省移民部门负责人已经意识到他们应该更积极地大步跨越似的吸引外来者,而不是依旧循规蹈矩地应付差事。目前纽省官方吸引人才的主要途径就是纽省省提名项目,然而现行的纽省移民通道项目均需要申请人在纽省有工作或有亲属,这使大部分海外申请人望而却步。其实纽省可以采纳加拿大其他省份的经验,允许现居海外但是拥有工作聘书或者特殊技能的申请人也能够申请省提名。另外,纽省的人口结构比较单一,根据2006年加拿大人口普查的结果,纽省仅有2%的少数族裔。 加拿大作为世界上文化和人口构成最多元的国家之一,拥有更多来自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新移民对纽省的经济增长和产业多样化都是有益的,不光在产业结构上面可有所变化,同时也可以开发更多新市场,在国际贸易领域有所建树。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专栏】近期加拿大技术移民动态

2018年4月25日,联邦快速通道进行了4月的最后一次邀请,共有3500人获邀,和上一轮持平。而于今年年初相比的确增长不少,也许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联邦政府将会把邀请人数保持在这一水平上。 随着邀请人数的增加,分数自然下降,并且降到了2018年内迄今为止最低的分数——441分。上一次分数降到这样低还是2017年11月中旬的事情,当时的分数是439分,可以想象如果邀请人数继续保持这样的高度,那么今年年底的分数线还是有很大机会回到430分左右的。 在联邦分数逐渐下降的同时,BCPNP的邀请分数却陆续走高。在5月2日进行的新一轮邀请中,EEBC技术人员和普通PNP技术人员的邀请分数分别为91分和86分,EEBC国际毕业生类和普通PNP国际毕业生类的最低分数线均为91份,就连入门级和半熟练工人类的分数线都涨回至60分,这的确是很少见的现象。 上一次BCPNP各类申请渠道均达到这样的高分还是一年前的事情。在2017年底,BCPNP曾经调整过政策,对国际毕业生类别的申请人的要求限制更加严格。比如申请人在刚毕业且没有数年相关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将不被允许使用经理一级的职位进行申请,这样一来邀请分数理应较以往下降才对,不降反升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也许是近期毕业的留学生的个人素质要远超以往吧。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工作职位等级、薪水、和语言成绩依旧是最重要的因素,学习之余加强语言锻炼和积累工作经验仍是在将来移民路上的最大助力。 除了BC省,作为加拿大大西洋四省之一并且在联邦移民部的大力支持下,纽宾士域省也在将全球人才收入囊中的计划下步履不停,不断优化自己的省移民政策。在五一劳动节的当天,纽省省提名办公室重新开放了该省省提名快速通道,纽省的快速通道相比其他省份的快速通道的要求更加严格。目前该项目仅考虑目前已经在纽省工作的申请人,以及以法语作为第一语言、并且在特定行业内拥有工作经验的申请人,在这些行业中除了大部分科技及信息类技术人员,还有厨师和餐厅经理、会计簿记,行政人员和行政助理,最特别的是中小学及幼儿园的法语老师。 通常来讲由于加拿大各省都对教师行业有着严格的审查和颁发执照的规定,因此海外人士几乎是不可能通过教师这样的职位获得工作机会并移民的,但从纽省对于法语老师格外开恩这点来看,法语人才毫无疑问是目前加拿大移民最热门的候选人之一。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母亲节数百家居护理员集会要求放宽移民条件

■ 德罗莱(左)、托里斯希望联邦政府能为贡献加国的护理员多考虑。CBC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   星期日母亲节当天,数百家居护理员(caregiver)在全国三大城市举行集会,要求联邦放宽家居护理员计划(Live-in Caregiver Program),允许更多来加工作的家居护理员早日获得永久居民资格。 要求工作1年即可申移民 在卑诗的温哥华美术馆(Vancouver Art Gallery)外广场,也有大约50名家居护理员参加,她们高举标语,指联邦政府将在2019年11月29日关闭外籍护理员移民通道,许多原本辛勤工作的家居护理员,无法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希望联邦政府能为贡献加国的褓姆多考虑,让她们顺利获得永久居民资格。类似集会也在多伦多、爱民顿举行。 ■ 大约有50名家居护理员高举标语,要求联邦放宽家居护理员计划,允许更多人获得永久居民资格。张文慈摄 西海岸工人协会主席德罗莱(Natalie Drolet)表示,她们一致要求,任何完成了1年护理工作,或1,950小时的家居护理员,都可申请永久居民;在新计划中,向当前在加拿大的家居护理员提供开放式工作许可;取消1年加拿大专上教育要求;取消英语测试;取消2,750个永久居民额度上限等。德罗莱说:“母亲节当天,许多女性家居护理员也希望与家人团聚,她们工作应得到尊重,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获得永久居民身份。” 另外,在多伦多的央街-登打士广场(Yonge-Dundas Square),家居护理员以“不是机器人”(Not a Robot)为口号,指很多从海外到本地工作的家居护理员也是母亲,不是只会工作的“机器人”,离乡背井到加国工作,冀在获得永久居民资格后,申请家人团聚。 集会人士要求联邦放宽家居护理申请永久居民的门槛。

警官信箱:当身边出现恶性袭击事件时我们该怎么办?

周警官: 您好! Yonge & Finch的van attack事件让全城陷入恐惧和悲伤。我以及家人、周围的朋友、同事,都为此特别的难过。我们无法想象那些逝者的家人,要如何面对这样残忍的事实。除了难过,我也在想,活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除了做一个好人、对周围人充满善意,也要学学如何应对各种紧急的时刻,关键的时候如何自保。网上流传的视频里,警察和凶手对峙时,一些不知情的路人就在后面慢悠悠地边走边看,我在屏幕前替他们感到担忧。 还有那个拍摄视频的人,感觉离警察和凶手也都很近。也许当时他们只是路过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但我想听听您的专业意见:紧急时刻,遇到针对人群的恐袭或类似的恶性袭击事件,我们手无寸铁的民众应该怎么做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看到警察正在执法的过程中,民众应该做什么?迅速离去、躲起来还是留下来拍照取证? 谢谢! Patrick Zhao Patrick 你好, 这是一个令整个国家感到震惊和悲痛的悲惨事件,许多人甚至不相信这种血腥的袭击发生在Yonge and Finch这样一个和平的地方。 虽然我们应该尽可能正常地过我们的生活,但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准备好在事故发生时采取必要的个人安全措施。 Patrick,关于如何在未来保护我们免受类似事件的伤害,你提出了很好的问题。 首先,我想强调一下周边环境意识。无论何时,你去到可能有很多人的公共场所时,像电影院、音乐会、购物中心或运动场等地,重要的一件事是找到并了解可能的出口和紧急出口,以防你遇到需要立即撤离的情况。同时,你需要知道你的周围发生了什么。例如,谁在接近你,别人在你身边做了什么。如果有任何让你引起警觉的事发生,你可以快速地作出反应。很多时候,人们被不同的事物分散注意力,因此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人身安全(比如,不断地使用智能手机,因为专注其他事情而自动驾驶)。 其次,如果发生类似这样的袭击或恐怖袭击,保持冷静并计划你的下一步行动是非常重要的,例如隐藏、逃跑或打斗(Sauter&Carafano 2005)。 “隐藏”和“逃跑”是防止伤害和受伤的有效方法。同时,一旦你安全了,立即致电警察。但是,除非现场没有警察,你没有其他选择,并且你没有处理类似情况的经验、生命正处于危险中,否则请将“打斗”作为最后的选择。基本上,由于我们是经过培训和准备的,因此应由专业人员处理类似的紧急情况。 最后,如今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拍照或录像很方便。同时,当你目睹事件并且想要这样做时,请记住你的安全至关重要。如果你因在现场记录事件而受伤,这不值得。换句话说,只要你处于安全的位置,记录事件没有任何问题。同时,遵守警察或当局的指示也至关重要。 参考文献:Sauter,M.,&Carafano,J. J.(2005)。国土安全:了解、预防和在恐怖主义中生存的完整指南(第3页)。 New York: McGraw-Hill. 欢迎读者提问题 周警官信箱是本报与约克区警队合作的警讯专栏,读者如有问题询问,可以电邮至yp@singtao.ca,周警官将会定期回答读者的提问。 报警 本报信箱为警民合作专栏,读者有紧急情况需要报警,请按照警方指引报警。 ■约克区警队报警方式 紧急情况请立即拨打 911 非紧急情况请拨打1-866-876-5423 匿名灭罪热线: ...

苦等十年无果工签届满 家庭护理员因儿子残疾移民被拒

■ Shirley(右二)在关慧贞(左二)召开的记者会上多次流泪,她的法律顾问(左一)及另一位家庭护理员Monica Mateo也到场。 本报记者摄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温哥华东区国会议员关慧贞,昨日为本国一个菲律宾家居护理员(caregiver)的家庭团聚申请发声,批评新修订的加拿大《移民法》虽允许残疾人士移民,但没有包含修法之前不久被拒的案例,其评估标准也未考虑家庭护理员对加国的贡献。 身为联邦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的关慧贞,昨日在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表示,尽管根据《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的第38(1)(c)条款的规定,因疾病不予接受移民的歧视性条款已作新的修订,但家庭护理员的生活仍然处于不确定和令人心痛的状态。 关慧贞轰新修法没追溯期 移民法的第38(1)(c)条,容许政府因为其中一名家庭成员是残疾人士,又或移民官认为,有家庭成员会给加拿大的医疗或社会造成负担,有权拒绝整个家庭的移民申请。在旧法下所谓的“过度需求”的评估标准为,根据最近的医疗评估,在连续5年的时间,预期医疗费用超过了加拿大人均医疗和社会服务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段时间可以延长为连续10年。也就是说在旧法下,如果政府认为申请人的健康和社会服务花费,每年超出6,655元或5年超过33,275元,通常就会拒绝其移民申请。而在新修订条款下,该标准放宽为每年2万元,也就是5年比一般人多花10万元,才会拒签。 关慧贞称,联邦新民主党一直敦促加拿大政府彻底废除该条例,因其是不符合加拿大价值的歧视性条款,但联邦移民部在上个月宣布只是将修改该政策。新的政策将于2018年6月正式生效,但是没有追溯性。 而这对于刚刚申请被拒的人就很不合理,因为按照在记者会的家庭护理员Shirley案例,因她的儿子患有唐氏综合症,而使得全家的移民申请刚刚被拒,而她为此等候了10年,现在连自己的工作签证也不能续签了。如果在新政策下,她的案例应该获得批准。 但政府不允许追溯以前的案例,只可以按人道同情类别重新申请,届时她的孩子就将超出家庭团聚移民的年龄限制,一家人还是要分离。 关慧贞呼吁移民部长,利用他的权力介入和按照新规定重新审理Shirley的案例,使她不用再递交新的申请。她说,我们不能进一步延长Shirley的痛苦,并打破她的与家人团聚的梦想。   新法适用于审理中申请 新修订的加国移民法虽允许残疾人士移民,但没有包含修法前刚被拒的个案。其中一申请人马图(Monica Mateo),昨天也出席了记者会。 ■ 新修订的加国《移民法》,适用于正在审理的申请。 联邦公民及移民部   由于她的申请仍在审理过程中,担心不受新法保障,直至星期日晚上,协助她的国会议员关慧贞才得到移民部长的回复,告知新法适用于正在审理的申请。 在多伦多做家庭护理员、原籍菲律宾的马图,与家人分开了10年。她的9岁女儿有先天性视力障碍,属于有过度需求的情况,如果能在加拿大接受手术和语言治疗,或会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 关慧贞指出,移民法的38(1)(c)条的一不合理之处,是所谓“过度需求”的计算标准,只考虑申请人有残疾的家人可能给加拿大的医疗带来负担,却没计算家庭护理员给本国经济和社会所作出的贡献。

【移民快讯】联邦调整医疗禁入令以填充劳动市场

2018年4月16日,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对本国移民法中的一条法案进行了修改,虽然对于大多数申请人来说,此修改似乎无关痛痒,然而对于该法规的适用人群来说,此新政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露,它就是长期以来一直备受人道主义者批判、足以使加拿大主流价值崩塌的医疗相关禁上入境限令。 在过去,加拿大移民部对于会对加拿大公共医疗系统造成重大负担的移民申请人一直采取婉拒的态度,在移民法中,对公共医疗系统造成重大负担的定义是个人每年的公共医疗费用超过$6,655( 2017年数据)、或连续五年超过$33,275。如同其他几个不可被容许进入加拿大(Inadmissible)的因素,医疗禁入令也适用于所有申请人以及他们的家人。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五人家庭移民申请者中的最小的儿子被视为将会对公共医疗系统造成重大负担的病患,则全家人的移民申请都会被拒绝,即使主申请人在登陆加拿大以后能够为这个国家创造数十倍的经济贡献。 而据加拿大政府统计报告称,通过避免这些所谓的医疗重大负担所能节省下来的资金其实非常有限,以五年计算,大概也只能省下一亿三千五百万加元,这个数额仅占2015年加拿大总医疗支出的0.1%。因此,对该法规进行修改迫在眉睫。 现如今,联邦移民部将每年$6,655这一医疗上限增加了三倍,即$19,965,该数字预计将使在今天大部分由于医疗支出的原因有可能被加拿大拒之门外的申请人变为合格申请者。 加拿大政府此举一为弘扬加拿大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主流价值观,另一个原因也是不愿意因为一些条件出色的申请人仅因患病就使加拿大在未来失去一个优秀劳动力。在今天,加拿大绝大部分省份都面临着大量职位空缺和本地劳动者技能与职位空缺不匹配的现象。 在加拿大统计局2017年第四季度的劳动市场调查报告中,加拿大的职位空缺数字相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将近四分之一,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三个省份:安省、BC省以及魁省尤为严重。 BC省在2017年第四季度相比2016年第四季度共增加了15,485个职位空缺,即21.2%。在这些空缺的岗位中,每十个职位中就有七个是全职高薪岗位(时薪$20.10)。 在所有职位中,销售及服务行业高居待补排行榜首位,与2016年同期相比,共新增了33,000个此行业内的空缺。余下空缺岗位增长速度较快的行业还有运输及设备操作业,商务金融和管理业,自然和应用科学领域,健康,教育法律社区和政府职能等。 BC省内职位增速最快的行业为膳宿行业以及建筑业,想必是拜本省极为火爆的旅游业和房地产市场所赐。   信德移民留学 网址: www.stcimm.com 温哥华电话:604-273-8220    *本文内容由客户提供

警官信箱:开车吃东西化妆违法吗?

资料图片 周警官: 您好。 最近关于分心驾驶的探讨很多,约克区警局前段时间也在严查。我在日常生活中,上下班的路上,常常能看到有人在车里擦口红、喝咖啡、吃汉堡、抽烟、调广播、查GPS、逗孩子等等,尤其是堵在路上、车停下来的时候。这些行为都属于分心驾驶吗?警察看到有人在车里吃喝就会开罚单吗?分心驾驶到底都禁止我们的那些行为呢?如能回答,十分感谢! Sissi Sissi你好, 我很同意你在问题中描述的关于分心驾驶的各种现象。 事实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TO)2011年的报告,当外界发生某种触发事件导致司机将注意力从驾驶任务中移开时(例如手机铃响),就会发生“分心驾驶”。因此,注意力的转移是因为驾驶员在执行额外的任务,或暂时在关注与驾驶无关的对象、事件或人。 至于你的问题,如果有人在车上进食,该人是否会被警察指控?答案是:会的机率很大。如果因享用食物而导致驾驶员的全部注意力(full attention)被转移,司机可能会被控告。因为司机有可能给他或她自己、其他司机或路上的行人造成危险。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要开出罚单,在我日常工作中,最合适给出的一项处罚就是根据安省高速公路法案第130条的相关规定,判定司机粗心驾驶(careless driving)。这个控告还可以应用在你提到的司机开车时化妆、喝咖啡、吃汉堡、吸烟和调收音机等行为,所有这些都可以归类为分心驾驶。 进一步讲,任何在驾驶中把注意力全盘放开(takes your full attention away)的行为都是不安全的,也是警方关注的主要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在手机分心驾驶方面,我们特别参考了安省高速公路交通法案中围绕手持设备的第78条(1)1的相关规定,在上一期的警官信箱中,我们已经讨论过。司机应该意识到,在安省,驾驶中使用手提通讯(hand-held communication)和电子娱乐设备,或查看与驾驶无关的显示屏幕都是违法的。 手持通讯设备包括: ‧iPod和MP3播放器 ‧导航仪 ‧手机和智能手机 ‧笔记本电脑 ‧DVD播放器 坦率地说,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将越来越重视这种分心驾驶行为。 参考文献 安省公路交通法案第78条(1)1部分,第130条。 世界卫生组织(2011)手机的使用:司机分心驾驶问题日益严重。 欢迎读者提问题 周警官信箱是本报与约克区警队合作的警讯专栏,读者如有问题询问,可以电邮至yp@singtao.ca,周警官将会定期回答读者的提问。 报警 本报信箱为警民合作专栏,读者有紧急情况需要报警,请按照警方指引报警。 ■约克区警队报警方式 紧急情况请立即拨打 911 非紧急情况请拨打1-866-876-5423 匿名灭罪热线: 1-800-222-TIPS (8477) ■多伦多警队报警方式 紧急情况请立即拨打 911 非紧急情况请拨打 416-808-2222 匿名灭罪热线: 1-800-222-TIPS (8477) 如果你存在语言障碍,请不用耽心,警方接线员会讲多种语言,包括普通话和广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