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20:45:1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移民

联邦移民部“特快入境”邀请人数比去年翻近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周三透过“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移民项目,邀请462人申请成为本国永久居民,申请人的综合评分系统(CRS)分数门槛分数为734分。 据非官方机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 报道,所有受邀候选人之前都获得了省提名计划 (PNP) 的提名。这就是为什么CRS分数门槛相对较高,达734分。进入“特快入境”通道的省提名计划者自动获得600分。如果没有省级提名,CRS最低的候选人只要134分。 按照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公布的截止时间,达到最低分数门槛的候选人,只有在国际标准UTC时间2021年4月11日10时56分32秒之前提交了“特快入境”个人申请资料,才获得邀请。 在之前的PNP抽签中,IRCC邀请了627名候选人,CRS分数要求是760分。周三新的抽签提供更少的邀请人数,以及更低的分数门槛。 在整个疫情期间,IRCC一直只邀请PNP和加拿大经验类别(CEC)特定的抽签。这是因为这些候选人更有可能已经居住在加拿大,并且不太可能受到旅行限制等公共卫生措施的影响。 加拿大今年的目标是欢迎40.1万名新移民,根据移民水平计划,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分配给“特快入境”移民项目。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加拿大邀请的“特快入境”移民候选人数量几乎翻了一倍。2021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 V05 图片:今年迄今为止,IRCC已向94,304名候选人发出申请邀请函。加通社资料图片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移民部批准人权捍卫者难民计划

【加拿大都市网】捍卫人权者的工作对于促进和保护全世界人民的人权至关重要,他们往往为了捍卫人权,谴责不公正和追究有权势者责任,而不惜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本国移民部为此推出捍卫国际人权的难民申请渠道,每年安顿250人,包括申请者的家属。 该渠道会涵盖因为倡导或捍卫人权而面对迫害的人士,其中重点放在记者、妇女与为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士社群(LGBTQ2)争取权益者。 本国有着向处于危险的人士提供保护的悠久传统,在2020年便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近三分之一的重新安置难民。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周五表示,世界各地的人权和民主都“受到围攻”。他续道,难民除了是因祖国国内出现冲突而流离失所的人士之外,也可以是因为记录有人侵犯人权行为或捍卫他人权利而被迫逃离的人士。 门迪奇诺称,从专制政权到有组织犯罪,威胁从未如此严重。“那些捍卫人权者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保护。” 本国将成为首批为人权捍卫者提供专门、永久途径的国家之一,并会透过该个政府援助难民计划,每年接纳多达250个人权捍卫者,包括他们的家属。 本国会与组织前线捍卫者(Front Line Defenders)和保护捍卫者(ProtectDefenders.eu),以及包括联合国难民署在内的其他本国和国际伙伴合作。门迪奇诺表示,这些组织将帮助本国识别和联络需要重新安置保护的人士,申请人必须由联合国难民署转介给本国,并符合本国选要求,包括安全和健康检查。他指出,对这方面帮助的需求越来越大,尤其是对记者而言,他希望该计划下的第一批难民能在年底前抵达本国。 门迪奇诺又称,“我们看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趋势,特别是记者受到恐吓、骚扰、酷刑甚至死亡的严重威胁。” 国际专家和倡导者一直呼吁为人权捍卫者采取专门的保护措施。而本国周五的宣布,显示本国为需要保护的人权捍卫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以便他们在无法返回家园时有通往在其他安全国家永久居留的途径。 前线捍卫者行政总监安德森(Andrew Anderson)表示,加拿大是最早对人权捍卫者实行特殊难民认可的国家之一,并且迄今为止比任何其他政府都走得更远。“我们不仅希望这计划成功,为那些人权捍卫者提供急需的支持,而且希望这计划成为其他政府效仿的榜样,以确保加强对处于危险中的人权捍卫者的国际保护。” 保护捍卫者主席斯塔伯洛克(Gerald Staberock)称,大多数捍卫人权者都希望留在自己的国家继续工作。但对一些人来说,这已经不可能了。在这些情况下,该计划将对人权捍卫者产生实际影响,犹如一个安全网,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安全选项。 国际记者协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录得,在2020年,有65个记者在16个不同的国家中被杀,包括在墨西哥的14个、在阿富汗的10个、在巴基斯坦的9个和在印度的8个。该协会在2019年录得有49个记者被杀。 此外,国际记者协会又称,在3月份,至少有229个记者因工作而入狱。 V17

加拿大因人道理由申请移民者被拒数量大增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近年拒绝以人道理由申请移民的个案有增加趋势,今年更高达七成,联邦新民主党(NDP)呼吁移民部做出改变。 加拿大移民政策允许一些不符合申请永久居民标准的人,基于人道主义和同情理由申请移民,并基于个案逐一考虑。 根据加拿大移民部今年春季回应联邦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查询时提供的数据,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受理的人道理由申请移民个案遭拒绝的比率为35%至41%。这些数字不包括撤回的申请。 到了2020年,拒绝率上升至57%,尽管处理的申请总数7,835仅增加11%,增幅小于上一年。 2021年的数据仅截至2月28日,显示在今年头两个月处理的4,180份以人道理由申请移民的个案当中,被拒绝的比率攀升至70%。 关慧贞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自由党政府必须回答为何遭拒绝的人数如此显著增加,并且应立即采取行动纠正这种情况。 V05 图片:加拿大近年拒绝以人道理由申请移民的个案大增。CBC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从香港古惑仔到加国杰出移民 龙志光贡献社会心感满足

■■龙志光(中)2019年获得第十一届“最杰出25位加拿大移民奖”。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曾于2019年获得“最杰出加国移民大奖”的龙志光周一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分享从一个香港街头打架的“古惑仔”,逐渐觉醒到今天成为帮助无数青少年脱离困境的辅导员的心路历程。他说,最重要的是无论经历什么困难都不要轻言放弃,而帮助他人、贡献社会才能带给他最大的满足感。龙志光出生于香港武术世家,祖父龙子祥、父亲龙启明都是北少林武术名师。龙志光也自幼习武,体育运动亦样样精通。龙志光说,进入学校后,他音乐、体育、美术成绩都很不错,但其他主要功课则都不擅长。在填鸭式教育压力下,即使他发奋努力,也不获老师认可,成绩始终不如人意。   龙志光小学一年级时父母便离婚。他说,那时离婚仍是一件大事,成长于单亲家庭的他也经历了很多同龄人没有遇到的困难。他坦言自己也曾加入街头帮派组织,虽未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但与其他年轻人打架斗殴则是家常便饭。   1978年,龙志光的父亲看到儿子无法适应香港教育,便将其送到加拿大温尼伯读书。那时已经18岁的龙志光因为英文不好,只能入读10年级,至21岁才高中毕业。在此期间,他还一直在餐厅做兼职,“因为我家并非富裕家庭,希望能自己赚些外快,减轻家庭的压力”,龙志光说。   “弃理从文”人生转变   龙志光说,那个年代进大学比今天容易很多,因此他得以于1981年进入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学习,原本父亲安排他念计算机科学,然而他却读得非常辛苦,直至在一门辅修的心理学课程中轻松得到“A”,他才真正发现自己真正擅长的是文科,他最终“弃理从文”,人生也从此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获得心理学及社会学学位的龙志光,先后在温尼伯一所青少年监狱以及一间学校的“替代教育计划”(Alternative Programs)担任心理辅导员。他说,由于他个人的亲身经历,加上他擅长武术和运动,令他更容易了解这些有问题的青少年正在经历什么,也更容易与他们亲近以及获得信任,他在这份工作中感觉非常得心应手,并通过这项他“自然掌握的技能”,帮助了很多青少年摆脱困境。 不过,“替代教育计划”项目后来因缺乏资金而暂停,龙志光也经历了整整一年的失业。当时曼省很多工作都要求应聘者兼会英语和法语,而龙志光形容自己“英文才勉强应付,法语就更不会说了”。正在气馁之时,龙志光于1988年到温哥华旅游,适逢温市刚举办过世博会,处处美景令龙志光非常动心,遂迁到温市居住,也凭着自己的工作经验以及会说中英文而在中侨互助会谋得青少年家庭辅导员的职位,专门帮助移民家庭解决青少年的问题。 他说,不少移民家庭的孩子在这边长大甚至本地出生,上一代与下一代无论语言还是文化都存在不少的冲突。他发挥自己所长帮助很多家庭解决这些矛盾,同时还举办很多讲座以及在电台、报纸等为听众和读者答疑解惑。除了一些为中侨所做的演讲外,他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免费义工,只希望自己的知识能够帮到更多的移民家庭。 贴地相伴获取年轻人信任 至1992年,龙志光已经成了在青少年辅导领域颇为成功的“红人”,温哥华公园局也借调他去通过一个“青少年发展计划”,解决青少年帮派的问题。他说,有研究表示很多问题青少年是没有体育爱好的,而无处发泄的精力导致他们被帮派利用,卷入毒品以及暴力活动。借调期间,他在温市Killarney社区中心创办了很多校外活动,包括羽毛球、篮球、青少年领导力项目等,甚至还与青少年一起旅行。该社区中心也从开始没有一个青少年,到后来有200多人参与活动。 与此同时,他还在卑诗大学(UBC)就读“辅导员心理学”硕士。那时他住在高贵林,每天奔波应付全职工作与学习,完全没有任何娱乐时间,甚至吃饭都是一根巧克力棒搞定,他称那两年完全是“地狱式”的生活。 1994年,龙志光在200多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进入本拿比教育局担任“安全学校专员”(Safe Schools Specialist)。他第一个就职的学校是华人占近9成的北本拿比中学(Burnaby North Secondary),任职期间曾经面对很多校园暴力甚至死亡个案。他说,为了解和帮助那些涉足帮派的年轻人,他甚至经常牺牲休息时间,前往台球厅与这些孩子一起打台球,在获取他们的信任后,他们才愿意向他吐露心声。 龙志光的杰出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安全学校专员”通常每5年就换一间学校。当龙志光满5年要离开时,北本拿比中学的校长和老师集体向教育局请愿,希望他能留下。不过教育局希望龙志光的才能不仅能在华人较多的社区发挥,也可以帮助其他族裔和社区。 ■■龙志光在Ecole Cariboo Hill中学办公室。   现在龙志光服务的Ecole Cariboo Hill中学已经是他在本拿比就职的第五间学校了,他计划于明年退休,多陪伴一下家人,也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做一下那些因为之前太过投入工作而失去机会做的事情”,龙志光说。     花甲之年不忘推广中国武术 ■■龙志光在工作之余大力推广中国武术。 受访者提供   已经60多岁的龙志光依然精神抖擞,在做青少年辅导以及众多社会活动之余,他还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武术。他从1988年移居温哥华后便开始教功夫,至今已有多间武术学校。他说,武术不但可以强身健体,更可培养人的自信。他还通过带徒弟参加一些义务舞龙舞狮活动,让他们学会贡献社会。 2019年,龙志光获得第十一届“最杰出25位加拿大移民奖”。他说,华人一向谦虚低调,本来他也对提名奖项感到难为情,但后来有人告诉他这可以启发他人多为社会作出贡献,才令他感到释然。龙志光说,帮助他人,是最令他有满足感的事情。图文:星岛记者王学文

中国与香港有9600万人正在考虑移民加拿大

(■■调查显示很多中国大陆及香港居民考虑移民加拿大。资料图片) 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中国大陆和香港共有6,900万成年人正在考虑移民到加拿大。而人们希望来加拿大的主要原因包括,公共服务、职业发展、政局稳定、气候宜人等。 这项调查由Hamazaki Wong营销集团,与总部位于多伦多的非牟利机构Vividata联合推出。Hamazaki Wong营销集团总裁兼创意总监黄仕儒表示,该调查于今年3月26至29日,分别对中国大陆的1500名18岁以上成人和中国香港的1500名成人,通过网上随机调查的方式做出。其中6%的受访者表示,正在考虑于未来2年移民加拿大,他们根据人口进行统计和计算后,得出有6,900万人计划移民加拿大的结论。 首位美国 英国居三 根据该调查数据,加拿大位于中国人最想移民国家的第二位,第一位是美国,根据他们的分析,有1.3亿多中国人想移民美国;还有5,200多万人想移民英国,位居第三。人们选择加拿大的理由也不一而足,最重要的3点是“开始新生活最好的地方”、“更好的气候”以及“稳定的政治环境”。而在职业道路方面,36%的受访者认为加拿大是个退休的好地方,也有28%的受访者认为这里适合创业,还有16%的受访者则表示这里学业压力没那么大。 Vividata洞察总监Rahul Sethi表示,加拿大人口正面临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的问题,移民在改善这一问题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自2013年以来,加拿大每10个新移民中就有一个是从中国来的,在大多和大温地区居住的华裔中有83%不是在当地出生,华裔移民的平均年龄(38岁)也比加拿大成人平均年龄(48岁)年轻了不少,比白人的平均年龄(52岁)更年轻。 此外,研究还指出,那些想要移民来加拿大的人多数收入较高,中国大陆月收入达到3,050加元的占37%,香港月收入达到7,850加元的占43%。近5年来,华裔中移民温哥华(66%)比移民多伦多(34%)比例增加。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史海钩沉:华人、华埠与加拿大铁路的故事

(■太平洋铁路华工是救兵,还是弃卒?论者认为两者都是。) 百多年前,铁路是加拿大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不单拉近省与省的地理距离,促进经济和地区的合作和发展,更令加拿大成为大西洋至太平洋的国家,为建成这条连接东西岸铁路,一批华工发挥了神奇及坚韧的干劲和能力,也作出了极大的牺牲。 是救兵,还是弃卒? 1871年,卑诗省成为加国联邦第六个省份,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联邦政府在10年内,必须兴建一条铁路连接东西两岸,由于首任总理麦当劳(John A. Macdonald)在1873年被逼辞职下台,到1878年他重新执政时,接连东西两岸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Canadina Pacific Railway)计划才再度提上议程。 联邦政府一直希望找到私人投资者负责这个计划,几次失败后,终于找到满地可银行主席斯蒂芬(George Stephen)连同一班加拿大和美国企业家愿意投资。1881年2月,太平洋铁路公司正式成立,斯蒂芬成为太平洋铁路首任主席。不过计划进行后,由于超支,财政出现困难,也找不到足够工人,在别无选择下,太平洋铁路决定效法美国模式,引入华工修建铁路。 当年引入了多少华工?没有正式统计,只知道高峰期,约有7,000华工为太平洋铁路工作。由1881至1884年,加拿大一共引进14,700华工,10,387人由中国过来,4,313人则来自太平洋沿岸,包括从美国而来。不过这些华工之中,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铁路工作。据估计,有7,000名华工参与兴建铁路。 华工工资只是白人工人三分一。与白人工人其它差别还包括,他们没有福利,甚至食物也是自备,更负责最危险的任务,包括爆破隧道。据保守估计,由1881年至1885年铁路建造期间,有600名华人死亡,他们没有任何赔偿,甚至没有人向他们家人报死讯。侥幸生存的一群,由于长期没有新鲜食物,居住环境恶劣,很多患上不同疾病,包括营养不良等。 据悉,在铁路完成后,由美国上来的华工返回美国,但由中国过来的,由于没有船费,超过5,000人被逼留在加拿大。他们原本打算在加拿大工作一段时间,可以带着钱返家,谁知不单赚不到钱,更被逼滞留,受尽歧视,最后客死异乡。 太平洋铁路建成后,连接加拿大东西岸,更打通了加拿大与欧洲和亚洲国家的水路交通,令亚洲的货物包括丝绸与茶叶运到北美以至欧洲,至也让北洲的农产品和木材可以运到亚洲。 透过这条航道,亚洲移民包括华人开始有规模地移居北美,也令卑诗省成为加拿大通往亚太地区的门户(Pacific Gateway)。后来,太平洋铁路更运送过几万名由中国来的华人到欧洲战场。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约8万多名中国劳工被送到法国,为英法军队提供后援工作,对抗德国及奥匈帝国,这些中国人由中国青岛坐船到温哥华上岸,部分乘船经巴拿马运河到欧洲,而大部分则由太平洋铁路火车运到加拿大东岸,再坐船横越大西洋到法国马赛。为何说运而不是坐火车?原因这批华工当时不准离开车厢,还有人看守,被当成货物,处境十分可怜,正式历史也没有记载。 太平洋铁路成温市最大地主 太平洋铁路西岸总站原本定在满地宝。1984年,卑诗省府与太平洋铁路达成协议,将铁路总站延伸到温哥华,代价是将温哥华6000多英亩土地(约温哥华五分之一)拨归太平洋铁路。这协议令太平洋铁路成为温哥华最大的地主,拥有的土地由布拉德内湾(Burrard Inlet)至菲沙河。 1887年6月,太平洋铁路租用的蒸气船Abyssinia,由香港经日本横滨抵达温哥华,船上有22位头等舱乘客,80位大舱的华人乘客,一袋邮件,三袋报章,3000吨货物,大部分货物是运往波士顿和纽约的茶叶。 这些邮件或者报章,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国,透过这个精神食粮,可以慰藉加拿大华人的思乡情怀,也建立起温哥华与亚洲往来的桥梁。 温哥华地价迅速上涨,太平洋铁路拥有的地产,1887年只值100万元,两年后1889年已升至170万元,再过两年则是200万元,四年升值了一倍。而华人处境却恰恰相反。 1885年,即太平洋铁路接近完工时,联邦政府宣布向华人收取50元人头税,目的是阻止华人进入加拿大。该法案形容:“华人不倾向接受我们的法律,与我们习俗和职业有别,(他们)逃避交税,带有传染病,在紧急时刻没有援手,习惯性将遗骸移回(故乡)……对(我们)社会的幸福和安宁都构成不良后果。” 1886年4月,有消息指华人在温哥华商业区买了两幅土地后,引发整个温哥华白人社会的不满。当时温哥华报章《Vancouver News》警告:“无论我们发现他们(华人)的努力是否微不足道,都应该及早阻止。” 1886年温哥华发生大火后,在温哥华市长M.A. MacLean以及太平洋铁路土地专员,也是温市市议员咸美顿支持下,市议会通过动议,防止华人被火灾烧毁房屋重建。咸美顿更要求市府采取行动,尽可能防止华人在温市内定居。 得到市议会撑腰,温哥华反华情绪越来越高涨。1887年2月24日,300名愤怒白人得到市府默许,冲到温市西端一个华工营地,烧毁帐篷,打伤华工。 暴乱过后,省府对暴徒行为表示不满,律政厅长立刻草拟紧急法例,回复温哥华的秩序,维多利亚更派出40名警员到温哥华执行法例。 华埠原是荒芜沼泽 得到省府保护,逃离温哥华的华人开始回来,但温哥华反华情绪仍然存在,华人被逼集中在卡罗街(Carrall St)和杜邦街(Dupont St,即现在片打街Pender St)一带,以求互保,这是温哥华华埠的雏形。 当时该地环境十分恶劣,但为何会选择这个区域?据记载,该处当时是一片荒芜沼泽,涨潮时,福溪(False Creek)的海水会经过卡罗街流到布拉德内湾,以致泥泞满布。好在在卡罗街和喜士定街处,有一块凸出的海床,成为躲避涨潮的天然屏障。该处恶劣的环境,于是成为华人的“避风港”。而这也正是华人当时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的真实写照。 太平洋铁路于1886年完成后,在很多方面都拥有专利,后来火车运费不断上升,这时有其它铁路公司开始加入竞争,其中一间是以美国明尼苏达州为总部的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 当大北方铁路进入温哥华时,为了铺设路轨及其它设施,卡罗街南端及杜邦街东端居住的华人被逼搬走,华裔商人只好在附近上海巷及广东巷兴建住宿房屋,安置居民,这些住宿房屋面积不大,卫生条件都不好,冲凉都要前往公共浴室。 因为邻近火车站,很多白人妓女租住上海巷和广东巷的这些住宿房屋,方便乘火车抵达的顾客,令华埠沦为妓女聚集之地,也令华人被指操控女性卖淫。 1906年,华人领袖上书市府,要求将白人妓女迁走,不过,市政府未有理会。于是温哥华华埠成为黄赌毒(鸦片)温床,但也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华人可以暂时得到喘息,在被隔开的华埠生活、做生意甚至置业,避免与白人有抵触。 据官方统计,1901年时,温哥华华埠住有2053个男人,27个女人,26个儿童。 另外,在1900年,市卫生督察统计在杜邦街的105间住宿房屋中住有1500名房客,每个单位平均住有14人。由此可知,华埠阳盛阴衰,居所挤逼,黄赌毒泛滥,被不少白人视为藏污纳垢的社区。 当时报章对华埠的报道均是负面,指华埠卫生欠佳,是西方文化的眼中钉,市政府更利用各种卫生条例针对华埠,清拆华人居住的木屋,限制华人洗衣店不准露天晒晾。 尽管华人已被隔离在华埠内,针对华人的行动仍未肯罢手。1907年9月7日晚上9时,300多名属于温哥华排亚联盟成员,其中大部分是工人或退役军人,在集会后冲入华埠大肆破坏,他们打坏商店玻璃,华人吓得躲在屋中,不敢出来,冲击华埠后,他们改到Powell街的日本城进行破坏。 翌日,暴徒本来打算卷土重来,但警察已在戒备。事后,华人一连三日举行示威,数以百计华人举行罢工,在这事件后,广东巷外建起铁闸,防止暴徒再闯入。翌年,联邦政府就这次暴动召开聆讯,并且向华裔商人赔偿损失。这就是温哥华著名的反亚裔暴动。

加拿大首季人口增速快 移民及留学生带动

(■■国际学生及毕业工作签证持有者是加拿大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星报资料图片资料图片) 加拿大今年首季人口录得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最快增长速度,主要由移民及国际留学生回流带动。不过,要实现今年接收移民的目标,仍面对挑战。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移民人口为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人口增加贡献82,000人。联邦政府鼓励本国临时居民申请永久居留权,导致大量新移民已经居住在本国。 国际学生及毕业工作签证(Post-Graduation Work Permit,简称PGWP)持有者是加拿大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发出了大约21,000份学习许可证,比去年同期增长44%,完全扭转2020年国际学生人数减少6万人的局面。与此同时,发出的PGWP增长160%,达到大约24,000人。 维持人口增长须靠新移民 尽管今年开局强劲,但就本国人口而言,疫情仍然导致增长缓慢。与去年同期相比,第一季人口仅增长了0.4%,而维持增长率需达2.1%。目前人口自然增长,即出生人数减去死亡人数,是有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为6,400人,部分是由于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高级经济学家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在报告中写道:“即使疫情消退,人口自然增长在未来可能会继续下降,需要依靠移民来弥补缺口。这使人们更加关注联邦政府执行其移民计划的行动。” IRCC今年头4个月的数据表明,本国未能达到在2021年接收40.1万名新移民的目标。加拿大在今年第一季度迎来了70,500名新的永久居民,4月份又增加了21,105名。为了实现今年的移民目标,需要在5月至12月期间每月接纳超过38,675名新移民。星岛综合报道

有关团体呼吁将多伦多唐人街定为历史遗迹

【加拿大都市网】有关权益人士向多伦多市府呼吁,将多伦多唐人街(Chinatown)指定为历史遗迹,以帮助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社区抵抗来自疫情,种族歧视,和市中心地产开发的重重压力。 据CBC报道,全加华人社区领头人在致力于创造一个全国行动计划,以帮助各地唐人街在疫情后复苏,并应对不断上升的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对唐人街的居民和生意带来的压力。多伦多权益人士的呼吁即是其中一部分。   吴婷婷(Amy Go)是加拿大华人社会公义理事会(the 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 for Social Justice)的总裁。她已经在多伦多居住了三十多年。她是多名希望多伦多唐人街被定为历史遗迹的社区领头人之一。 她说,这样做,真的可以象征整个社区在面对挑战,困难和种族歧视时,表现出的坚韧,抵抗力,和团结。同时,如果唐人街能被指定为历史遗迹,还可帮助唐人街应对开发商的侵袭和可负担住屋的缺乏。 六月时,蒙特利尔,多伦多,温尼伯,埃德蒙顿,卡尔加里,和温哥华的唐人街代表们要求联邦政府拿出行动计划。蒙特利尔的种族关系研究行动中心(The Centre for Research-Action on Race Relations)是这一动议的领头人。 曾经面临更大威胁 吴婷婷回忆说,唐人街曾经面临更大威胁。上世纪六十年代,最初的唐人街不得不向西移到Spadina Avenue 交 Dundas Street West地区,以让出地盘建设新市政厅和弥敦菲腊广场。七十年代多伦多市中心进一步开发,给本已困难重重的唐人街带来更大压力。华人社区不得不西移求生存。 自那以后,多伦多唐人街迎来了一波又一波来自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和新加坡的移民,还是很多来自东南亚和东亚的新移民的家。多伦多唐人街更是在国际学生中很受欢迎的中枢港。 吴婷婷说,半个多世纪以后,开发再次成为唐人街生存最重大的威胁。她说,如能被指定为历史遗迹,唐人街的建筑,商铺和社区就能得到保护。她说,“我们想确保在唐人街生活和工作的人们,不管身份如何,都仍然能有财务,经济,和社会上的机会。” 六月,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表示认可当地华人领导人的呼吁。他说,唐人街有重大的文化和遗产价值,值得保护。 蒙特利尔市在经过对社区展开广泛咨询后,宣布将采取行动。这些行动包括让行人更易抵达唐人街,改善从市中心和老满地可前来的路径,增加绿地,创建商人协会以帮助当地商铺老板,并开发可负担住宅单元等。 吴婷婷说,希望看到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也能作出类似的反应。 市议员:没有唐人街,城市会变得更糟 多伦多唐人街位于University-Rosedale选区。该选区市议员Coun. Mike Layton说,有多个原因应强调唐人街这样的历史社区的重要性。他承认社区会自然发生变化,但如果是因为高档化,开发,和不可负担,而不得不发生变化,则是一件可耻的事。 他说,不能让利润的驱动把人们赶走,带走社区的历史灵魂,“城市会变得更糟”。 多伦多市府员工目前正在评估对多个类似社区制定“文化地区计划”的可能性,包括小牙买加社区等。但Layton说,多伦多市府目前并没有任何到位的保护机制。他说,“有关权力部门无法保护一个空间的文化元素,他们只能保护一栋建筑,但对建筑里租户的结构和商铺的种类等,则没有具体的计划。”他同时建议,向其他市府学习在保护唐人街这样的地区时的做法。 (图:网络、CBC)T04

加拿大移民部连续两季破纪录 第二季再发逾4.4万邀请

(移民部计划未来将有更多新移民入境。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加拿大在今年第二季度共邀请44,591位移民申请人,通过(Express Entry)申请永久居民,这是继今年前三个月邀请44,124人创出历史纪录后,连续第二次季度打破纪录。 截至6月30日,移民部共向88,715位快速入境申请人,发出申请永久居民邀请 (Invitations to Apply),也打破了2017年同期的纪录。 快速入境是处理各种经济类移民申请的一个旗舰式管理系统。主要适用处理4个途径的永久居民申请者:联邦技术移民(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加拿大经验类移民(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联邦技术工人移民(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以及部分省提名移民申请。 申请人要先将自己的资料投放到一个数据库中,等待移民部处理后,向合格申请人发出申请永久居民邀请。 提交材料时限改回60天 移民部于本月29发出通告,即日起恢复疫情前的做法,所有依快速入境途径申请永久居民的人,必须在接到邀请后60天内递交永久居民申请资料。在6月29日前收到邀请信的人,仍有90天可提交材料。 移民部在新冠疫情开始后,宣布将提交永久居民申请材料的时间,由收到邀请信后60天增加到90天,以给申请人更多时间准备资料。现时则重回疫情前的60天期限。 移民部声明表示,根据移民部未来数年移民人数计划,未来将有更多新移民入境。回到60天申请期限的做法,有助于移民部加速处理数量更多的申请个案。移民部针对因疫情影响无法提供完整申请材料的申请人采取的有关协助措施,仍将会继续执行。

申请加拿大移民暂无需体检!需满足这些条件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的外国人可能不再需要完成体检作为他们移民申请的一部分。 申请永久居留权或永久居民签证时,申请人通常必须提供体检报告。不过,联邦移民部日前推出一项临时措施,即在加拿大境内的外国人申请移民时不再需要体检,该政策有效时间至2021年12月28日。 新的政策适用群体,包括正在申请永久居留权并未完成新的移民体检;过去5年内完成体检,发现对公共健康或安全没有危险,或遵守向卫生当局汇报身体情况的人,以及在过去一年中没有离开加拿大超过6个人月的人。 申请人的家庭成员如果符合上述条件,也居住在加拿大,那么他们也可以符合这一临时公共政策。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表示,新政策将有助于尽快移民申请的时间表,允许更多的临时居民获得他们的永久居民身份。此外,这将有助支持政府完成在2021年接收40.1万新移民的目标。尽管截至4月,加拿大尚未完成这一目标。 联邦政府目前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吸纳新移民,一种是通过现有的快速通道,向候选人发送永久居留申请的邀请函。 此外,在5月,加拿大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宣布为吸纳9万名国际大学毕业生及基本必须(essential)工人,而提供6种途径,让合资格人士可成为加国永久居民,其中,针对法语人士所设的3个类别申请更不设上限。结果不到25小时,4万个国际大学生的名额就全部用完。 V33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明年收超40万新移民 近4成国人认为过多

■■有近4成的民众认为2022年接收41.1万新移民是过多。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格斯列特民调公司(Angus Reid Institute)公布最新民调,在联邦政府宣称疫情之后将增加接收移民人数之际,民众对于加拿大每一年应接收移民人数的目标设定,仍存在显著分歧。对于2022年接收41.1万新移民,有39%民众认为“过多”,约34%认为大致合适,13%认为过少。   安格斯列特调查报告指出,新冠疫情及加拿大由此推出的旅行限制措施,不仅影响居住在这个国家的人,也影响等待来加国定居的人。新移民在经过一年半左右前所未有的减少之后,近期有报道指,目前大约有2.3万已被批准永久居民的人,做好立即启程抵达加拿大的准备。尽管有公共卫生、经济方面的不确定因素,甚至大选的结果悬而未决增添变量,联邦政府已示意2022年接收抵达移民目标人数将超过40万人。   26%倾向吸收欧洲移民   由安格斯列特与卑诗大学(UBC)合作展开的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因年龄、性别和政治立场不同,对于上述目标是否合适意见分歧。总体而言,34%受访者认为目标设定适当。过往新民主党和自由党支持者中,分别有43%和47%认为明年接收41.1万新移民是一个合适的数字。过往保守党支持者中只有25% 人持有这个观点。   民众总体有39%认为上述目标设定过高,支持这一观点的民众主要是保守党支持者(64%)及阿省省民(50%)和萨省省民(54%)。另外有13%的民众认为年接收41.1万人的目标过低。过往自由党和新民主党支持者中,持这种观点的比例升高至20%。   对于加拿大应该优先由世界哪些地区吸引新移民,6成民众表示这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且加拿大不应厚此薄彼。有26%的人更倾向于欧洲,20%更倾向美国和墨西哥。只有4%民众选择来自南亚的移民,这与印度是加拿大目前最大移民来源地的事实形成强烈反差。   加拿大2018年设定的接收新移民目标为31万人,当时认为过高或及合适的民众比例分别是49%和31%。   2019年设定目标为33.1万人,当时该为过高或及合适的民众比例分别是40%和39%。显示民众对于接收移民的接受度有显著提升。(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快打开谷歌!今天主页涂鸦上的加拿大女子 值得我们认识

今天你用谷歌浏览器了吗?首页涂鸦上的是一名加拿大女性,她的故事非常励志! 她的名字叫Mary Two-Axe Earley,是一位原住民人权活动家和女权主义者,几十年来一直在与加拿大 1876 年通过的原住民法案中的性别歧视作斗争。 在她帮助制定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确立 36 周年之际,出现在了谷歌涂鸦上。 玛丽1911 年出生在魁北克的卡纳瓦克保护区,在因嫁给一个非原住民男子而失去了合法的原住民身份后,她主张改变该法案。  1967 年,她参与创立了原住民妇女平等组织,1985 年 6 月 28 日,Bill C-31 获得皇室批准,恢复了因婚姻而失去原住民合法地位的女子。   wikipedia截图 谷歌涂鸦是谷歌主页上每天更新的图像或动画,用于纪念著名的历史人物、事件、日期和成就等。玛丽的涂鸦是由艺术家 Star Horn 设计的,他和玛丽一样是原住民 Mohawk,出生在 Kahnawake。 “她的故事在学校或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教过。对我来说,以视觉方式帮助将她有影响力的故事带给世界,这是一种荣幸,”霍恩在谷歌发布的问答中说。 尽管 C-31 修正案获得通过,但性别歧视因素仍然存在于《原住民法案》中,因为在 2019...

有效永久居民确认信持有者可落地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宣布,从6月21日开始,持有有效永久居民确认信(Confirmation of Permanent Residence,简称COPR) 的已获批移民,可以前来加拿大完成落地。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联邦政府是在东部时间周一上午10时做出上述宣布的,渥太华强调,COPR持有者前来加拿大落地时,其COPR必须是有效的。 COPR是签发给那些被联邦移民部批准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士。这意味着这些人已满足了移民部的计划标准、支付了费用,且通过了健康、安全和犯罪筛查。但自去年3月加拿大政府实施疫情旅行限制以来,大约23,000名COPR持有者无法前往加拿大。 根据之前的规定,持有去年3月18日或之前签发的有效COPR的人士,不受加拿大旅行限制的约束。那些在去年3月18日之后获得COPR的人士,只有在符合加拿大的其他旅行豁免条件、或者是美国居民且要永久定居加拿大,才可以前来加拿大。 联邦政府指,有关何时以及如何获得新COPR的更多讯息,将很快在移民部的网站上发布。移民部强调,任何持有过期COPR的人士,在移民部向他们发出新的COPR之前,都不应预订航班或试图前往加拿大。 COPR的有效期最长为一年,具体时间与申请人的护照和他们的移民体检有关。许多人由于疫情或不符合加拿大的旅行限制豁免而无法前往加拿大,导致他们的COPR到期。这些人士不需要再次重走移民程序,但他们需要移民部重新签发新的有效COPR,才能前往加拿大。 COPR持有者在抵加时须遵守加拿大的旅行规定,例如可能需要隔离14天。不过联邦政府周一还宣布,已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士可豁免隔离。     V1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疫情或令欺诈性移民申请和贩运人口事件增加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警告,疫情令更多人想到加拿大生活,可能会令欺诈性移民申请及贩运人口事件增加。有温哥华的移民律师也指,疫情摧毁部分国家的经济,令加拿大更具吸引力。 CBSA在报告称,大流行导致一些海外国家的经济低迷,并加剧贫困情况,这促使更多人采用不合符规定的方法前来加拿大。 该份日期为2020年6月的报告指出,随着越来越多人希望移民,欺诈移民行为可能会增加,他们会利用伪造文件去申请签证或申请永久居民身份,又或以欺诈手段取得旅行证件,以便能够登上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一旦人到了加拿大,“我们可能看到其他更多移民欺诈行为,例如假结婚或使用不择手段的代理人协助一些人由临时身份转为永久居留身份。” 此外,报告警告,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会增加在加拿大寻求难民身份的人数,以及冒充难民的经济移民人数。 报告又预测,这也可能引发人口走私情况的上升。 报告指出,由于社会经济条件的限制或严厉的移民政策,全球移民通道可能减少,因此越来越多不合符正规移民途径移民者,会使用走私网路和更危险的通道服务前往他们心仪的国家,这种途径可能会增加贩运者或其他犯罪集团对此类“移民”的剥削。 报告称,这场大流行如何加剧了世界各地的经济不平等,继而加剧腐败、失业、贫困、基础设施差、人权限制和暴力冲突等推动因素,加上欲寻求有利社会经济机会,导致大量非正规移民前来加拿大。 报告续道,加拿大世界上最大的汇款来源之一,其中的汇款有来到加拿大工作的人士把工资汇回家乡。 CBSA发言人圣西尔(Judith Gadbois-St. Cyr)表示,该份报告是CBSA的最新评估。她指出,大流行已经影响到试图透过欺诈或人口走私方式进入加拿大的人数。 圣西尔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补充道,加拿大和世界各地因为疫情而实施的旅行限制,影响了非正常移民。她表示,该机构为员工提供培训,使他们认识涉及一些不良移民顾问和组织等的欺诈行为,依然是重要工作。 根据《资讯自由法》获得该份报告的温哥华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表示,该份报告及其对假证件的警告,可能是导致一些人申请工作或读书许可证遇到延误的原因。他指出,这解释了为何在全球许多主要的签证处理中心,对前来加拿大的申请作出更多的审查,由于这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处理,所以处理时间更长。 V17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医护类职位惊现10万空缺 历史最多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下加拿大医护界的职位空缺大幅增加,但由于缺乏对外国专业资格的认可,影响到新移民加入医疗机构工作,使人力短缺的问题难以得到解决。  医护人手短缺一直是存在已久的问题,新冠大流行令这个现象更趋明显。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研究显示,截至2020年底,加拿大医护行业共有约10万个职位空缺。  展望未来数十年,随着加拿大劳动人口大部分步入退休年龄,将来或有更多长者需要医护人员提供服务;而持续一年多的疫情,更令本来已经很低的出生率进一步下降;凡此种种,意味着如果没有高水平的移民来支持,填补医护职位空缺的困难将会有增无减。  不幸的是,对于想到加拿大医疗机构工作的新移民来说,他们必须解决专业资格获得承认的问题。另一方面,很多正在加拿大从事医疗或护理保健相关行业的移民,初来埗到时并非有意投身这个行业。据CIC News报道,从事这些行业的移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找不到其他工作后,才转投这些职位。他们通常会回到学校进修,在完成学业后,取得的本地证书都能获得承认,要加入这些行业就没有大问题。相对而言,那些在外国接受过正规训练的移民,往往很难投身业内服务,因为他们的证书不被承认。  从劳动人口的数据来看,移民来加后从事医疗及护理行业的比例偏高。在2016年,移民占加拿大就业人口约24%,但在与医护相关的行业中,有28%的劳动力是移民。如以成年后才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士计,他们只占就业人口的16%,但在上述行业中,所占比率却达到22%。  新移民要加入护理行业并不容易,在他们当中,能够成功觅得一职的人,有三分之二属资历过高。  统计数据也显示,从1996年到2016年,在从事这些行业的移民中,来自菲律宾和中至南部非洲的比例正显著增加。在从事护理保健相关行业的成年移民中,有近三分之一是来自菲律宾,而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人数也在持续上升。  由于相关研究不多,某些比例数值较高的原因目前尚有待分析,但统计局的这些数据却引发思考,为何某些移民在抵加后较倾向转而投身卫生保健和护理行业。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国际毕业生移民24小时额满 加拿大拟再增名额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多星期前,联邦政府才启动了一项雄心万丈的移民计划,目标接纳多至9万名新来的永久居民。由于反应理想,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IRCC)暗示可能提高这个名额的上限。  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 在《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的报道中称,“我愿意讨论是否重新考虑目前的移民名额上限。”但他补充说,IRCC还须先对新一轮移民计划的前期结果作出仔细评估,包括收到申请的质素,以及将会多快达到9万名额的目标。“届时我肯定会对是否有需要重新考虑各类移民名额的上限,有更全面的认识。”  因应疫情导致过去一年多以来吸纳移民的进度受阻,IRCC于本月5月6日启动了一项新的临时性计划,仅短短几个星期,就获得了令人鼓舞的反应。  计划总名额为9万人,分为6个类别,以专为国际毕业生而设的类别最受欢迎,推出仅24小时,就达到了4万人的配额上限。至目前为止,在以必要工作者和医护人员为目标的两个类别中,共收到上万份申请,两组合计的申请名额上限为5万人。在为法语或双语申请人而设的3个类别中,收到的申请就少得多,这主要是因为这些类别不设上限,而且要到明年11月才截止。  这些获取永居身份的新通道,是联邦政府采取的多层次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实现达至加拿大史上最高的移民人数,以助支持疫后的经济复苏。  IRCC的目标是每年吸纳最少40.1万名新移民,而最新数据显示,目前的进度正处于达标的轨迹上。  据IRCC本周公布数据指,在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取录了超过7万名新移民,远高于自疫情以来每季3万至4万名的水平。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疫情致大量入籍申请积压 申请者失望将撤申请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大流行的冲击下,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积压大量移民类的受理案件,其中高达数十万个入籍申请的案件被延误,更有入籍申请者因超过常规受理时间,须支付更新入籍文件的费用。 来自印度的米娜什(Minakshi)是加国永久居民,她在接受CBC新闻采访时表示,她从2018年开始提交入籍申请,至今仍未获批,并须支付600元用作更新入籍文件的费用。米娜什在2020年3月因新冠病毒被取消入籍考试,尽管移民部已开设网上入籍考试,但她至今仍未获得任何答复。 有负责指导公民入籍考试的团体,向IRCC提交了访问信息的请求,并公布统计数字和相关的内部电子邮件。IRCC的员工在内部电子邮件中承认,加拿大正等待公民考试的永久居民,积压案件数从2020年3月的87,000人,增加至今年年初的102,000人。截至今年1月底,有311,259名申请人正处于等待公民入籍的审批程序,其中102,989个申请者平均须等待13到18个月,有865个申请者甚至已等待了四年以上。 该团体负责人奥马尔(Ahsan Umar)表示,十万多个申请案件被积压,人数相当于加拿大一个中型城市的规模。申请人起初都能理解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积压,但申请过程现在缺乏透明度,或被继续无理延误,让很多申请入籍的人士感到难过。 对于在加拿大生活10年的米娜什,由于入籍被延误,在加拿大的求职问题将变得更加艰难。由于米娜什没有姓氏,这个情况在印度并不罕见,她计划在加拿大从事房地产业务,并可获得一个姓氏,但若合法实现这个想法,她必须通过入籍考试。 自2018年以来,她支付了大约600元来更新她的永久居民身份证和印度护照,进行了三次指纹扫描,以及向IRCC更新犯罪背景调查,犯罪背景调查在入籍时必须定期更新。米娜什不解移民局在无理延迟的情况下,把相关更新资料费用转嫁至她身上,她表示:“我每天都在留意电子邮件,期待通知我进行公民考试。” 另一位入籍申请者曼苏拉(Ben Mansoura)居住在多伦多,他是首批在上年12月参加线上入籍考试的申请者,参与考试的人数为5000人。曼苏拉在提交自己的讯息访问请求时,才发现他已通过入籍考试,但目前他仍在等候犯罪背景调查和语言资格的审核结果,并未收到任何有关申请进度的讯息。曼苏拉抱怨IRCC的服务态度非常不耐烦,他说:“打电话查询进度时,电话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一个反应,你为什么要给我们打电话?” 曼苏拉在2019年因为不是加国公民,没有资格在联邦选举中进行投票,他担心由于入籍进度的延误,仍无法参与下一次的选举投票。来自捷克的曼苏拉于2012年移居加拿大,他表示:“我感觉自己在加拿大不受欢迎,没有得到平等的对待。” 奥马尔在获取的353页的IRCC文件中,内部电子邮件表示,有5000个申请者收到在线考试申请,这是2020年的一个试点项目。 尽管移民部长迪奇诺并未就此事进行回应,但他在最近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仍等待的申请者须保持信心,在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公民考试和入籍宣誓仪式到来。 IRCC表示,截至4月底,他们已发出65,893个在线进行的公民入籍考试邀请,并有43,697名申请者完成公民资格考试。卡加里移民律师夏尔马(Raj Sharma)表示:“移民局的官员为在线考试这提议一直在争取。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无法解释入籍申请被积压的原因,但有些申请其实在疫情发生前已出现延误,在线考试有机会令入籍过程变得更加顺利。” 米娜什对于长达三年的入籍申请过程表示失望,她说:“如果在明年我收到第四次指纹请求,我将撤回我的入籍申请。” V2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移民及难民局多名审裁员提不礼貌问题 未受纪律处分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及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简称IRB)最新发表的投诉报告书显示,过去两年来,有8名审裁员被判定违反了操守准则。有申请者因愿意抚育因奸成孕诞下的孩子而被质疑是否曾被强奸,亦有审裁员对申请者在听证会中癫痫发作视若无睹,但IRB并无对涉事审裁员作出纪律处分。  报告指,一名审裁员在询问一名声称自己曾被强奸的难民申请者时,表现得麻木不仁,提出伤害性及侮辱性的问题,但她没有受到处分,在调查结束后不久就离职,报告指她在离职前收到IRB主席的信件,要求她对调查结果进行反思,报告中没有说明她离职的原因。  另一名审裁员去年被两名申请者投诉,指其于一个以视像形式举行的听证会上,目睹其中一名申请者癫痫发作而不予理会。投诉人指称,她因为不相信该申请者的发作是真的,而且想在该申请者等候救护员前来的期间,继续处理其他申请个案。  报告指这名审裁员并未对申请者表示出同情或关注,其行为也没有反映出她理解该事件可能会影响申请者继续参与听证会的能力。“她这样做是因为想在一次听证会中完成听证工作,因为这可以更快地使申请得到裁决,而且效率是审裁员职责的一部分。”  作为对这些指控的回应,这名审裁员提交了一份声明,表示向申请者衷心致歉,但申请者没有接受。报告称,“ 审裁员没有表现出在此特定环境中所要求的尊重和敏感度,在这方面,她的操守达不到要求。”然而,IRB主席Richard Wex考虑到审裁员的道歉及调查结果,决定不采取纪律行动。  报告还提及两个受到“特别审查”的个案,审裁员同样被判定违反了操守准则。  IRB以保障私隐为由拒绝透露被查审裁员的身份,据Global新闻台报道,在其中一个个案中,一名审裁员多次质问曾受伴侣暴力对待的女性申请者,如果她的丈夫真的想置其于死地,为何没有杀死她。  报告的结论形容,这名审裁员的提问“无礼、麻木不仁、不恰当”,没有表现出敏感度和尊重,并有可能造成申请者创伤和焦虑。  Wex认为,没必要对审裁员进行纪律处分,因为对方表达了“真诚的后悔和忏悔”。他已被要求完成专业发展培训课程,并接受导师监督。  另一个特别审查个案与Global新闻台此前的报道相符, 报道指一名审裁员向一名难民申请者提问,为什么她决定留着一个因奸成孕而诞下的孩子。审裁员认为申请者的解释不合理,并在判决中写道,如果真的被强奸了,她相信申请者会报案。  IRB报告没有披露这名审裁员具体说过甚么,但称其行为 “非常有问题”,审裁员的提问带有“个人观点及偏见”,对申请者的处境缺乏理解。报告指,该名审裁员在调查完成前已退休,并选择不参与调查。IRB没有对涉事审裁员采取纪律处分。  IRB强调,该局大部分审裁员都是专业而公正的。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留学生类移民新政申请火爆 中介指或增加名额

■■移民顾问指这次留学生类别申请门槛偏低,所以大受欢迎。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昨天开始接受9万名临时工及留学生申请永久居留,留学生的名额有4万个,由2017年1月开始完成加拿大大专或大学课程就可以申请,有移民顾问指留学生申请名额明显不足。   移民顾问黄国为接受星岛A1记者冯凯欣访问时表示,这次不只是抢名额,而是直接申请移民,要完成整个程序,有很多资料要上交。他指出,留学生有4万个名额, 在周四下午收到21,568个申请。另一种医护类别工种,两万多个名额只见到322个申请,那是很少的。必要行业服务工种3万名额,有2,600多人申请。很明显反应最热烈就是留学生类别。   医护类别首天仅收322申请   他认为,“这个计划由现在开始接受申请至11月5日,有6个月的时间,我有理由相信移民部长有绝对的权力,可攻可守,有需要时可以增加名额的。由现在开始看看今年能否达到40万人的名额,不够的话,这个计划是可以继续接受申请的”。移民部未就申请名额作出更新。   黄国为指出,留学生类别大受欢迎,是因为要求实在太简单,不单接受4年课程,两年课程也接受,“需要有工签的,人人都会有,再加上一份工作,不论是什么工作,不论是全职兼职,不论做了多久,都可以申请”。对于总理杜鲁多早前说,应安省政府的要求,禁止留学生入境,其后安省省长办公室澄清没有正式提出这要求,黄国为认为,用无差别对待处理留学生入境是有点矫枉过正,应该视学生来自的地区而处理。   他又指出,留学生拿着学生签证是可以入境的,“但现在的争论点是安省的学校都转为网课,可以暂时不用来加拿大,现在就是纠结在这些地方”。星岛记者报道

火爆!加拿大联邦开放4万留学生移民名额 首日申请人数已过半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今日开始接受九万名临时工及留学生申请永久居留 ,留学生的名额有四万个,由2017年一月开始完成加拿大大专或大学课程就可以申请,有移民顾问认为只给留学生四万个名额似乎不够,但如果太多的话加拿大又如何消化呢 ? 移民顾问黄国为接受记者冯凯欣访问,谈论今日申请情况,访问节录如下: 问:冯凯欣 (星岛A1中文电台记者) 答:移民顾问 黄国为 问: 联邦移民部今日开始接受必须服务人员及留学生申请永久居留,名额九万个,留学生有四万个,以你所知,反应是否踊跃? 黄: 今日大约中午时间就开始网上申请,这次不是抢名额,是直接申请移民,要完成整个程序,有很多资料要上交。留学生有4万个名额, 在今午五时半收到21,568个申请,已经是多过一半了。而另一种医护类别工种,2万多个名额今天暂时只见到322个,那是很少的。另一种是必要行业服务工种,例如是超市收银、摆货的人等,三万个名额,有2,600多人申请。很明显反应最热烈就是留学生了。 问: 你是否担心留学生的名额不够,但现在4万个名额也只是用了2万多个。 黄: 肯定不够,移民部长构思的时候,他应该有内部的数字,知道由过去四年计算,大约估计会有多少人属于这一类。在这里要说清楚一点,这个计划和“Hong Kong Pathway”是不同的,这是另一种计划,现在名额肯定是不够的,这个计划由现在开始接受申请,至11月5日,有6个月的时间,我有理由相信移民部长有绝对的权力,可攻可守,有需要时可以增加名额的。由现在开始看看今年能否达到40万人的名额,不够的话,这个计划是可以继续接受申请的。 问:以你所知,是否许多留学生都有意留下来呢? 黄: 绝对是,因为要求实在太简单,不单是四年课程接受,两年课程,甚至是一加一的也接受; 需要有工签的,人人都会有; 再加上一份工作,不论是什么工作,不论是全职兼职,不论你做了多久,那都可以申请了。 问: 其实现在加拿大的经济也不好,你认为以现时的情况是否真的能吸收这么多人留下来呢? 黄: 联邦政府着眼的是长远计划,好像经济复苏就需要有新的动力,以及不同类型的工种。我们不只需要医生,也需要一些比较基层的动力去推动经济发展。联邦政府看的是长远发展。 问: 就好像人口老化问题我们都需要新的动力和生产力。 黄: 正是这样,移民带动经济增长是政府不同部门、不同党派都认同的事。  问: 总理杜鲁多早前说应安省政府的要求禁止留学生入境,其后安省省长办公室澄清没有正式提出这要求,万一真的禁止留学生入境,是否有很大的影响? 黄: 我认为这种无差别对待是有点矫枉过正,应该看学生来自不同地区来处理。 问: 其实留学生是有豁免可以入境的。 黄: 对,拿着学生签証是可以入境的,但现在的争论点是安省的学校都转了网上课程,可以暂时不用来加拿大,现在就是纠结在这些地方。 问: 香港有许多人想移民加拿大,其中许多移民中介有不同收费,你觉得在使用这些服务时,有什么要注意小心? 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