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15:35:2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专栏观点

杨凡专栏:为何油价一跌 加拿大就面临危机?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寒冬,油价下跌是扼住加拿大GDP增长的拦路虎。预计2016年全年加拿大GDP增长可能只有1%,与去年同期预测的2.5%大相径庭。油价一跌,加拿大就面临危机,凸显加拿大经济的结构畸形。 随着油价下跌加元也突破70美分大关,按照常理应该利好加拿大的制造业。但加拿大的庞巴迪公司运营一直非常困难,目前魁省政府已经向庞巴迪注资超过了 10亿加元,但是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陷入困境的庞巴迪希望联邦政府能够注资 13亿加元扶植企业渡过难关。 庞巴迪是加拿大制造业的标志,更是加拿大航空业的千倾地一根独苗。全球范围内一共有超过 18万的雇员,仅仅大蒙特利尔地区就涉及到 40,000个就业岗位。对于联邦政府而言,如何救助资源型企业非常重要。 加国资源企业初始成本投入相比美国不具备成本优势,所以资本运作的灵活性不强。一旦项目停摆,很可能会面临产能丧失的一个现实问题。就好比加拿大安省的制造业流出后,产能尽失。 在加拿大能源遭受打击之际,本币狂贬值,本应该利好的制造业出口至今未能达到预期。其实庞巴迪也好,能源企业也罢,在国际油价暴跌和加元汇率断线下挫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否应该采取一些紧急政策来应对。 经济暂时还未形成系统性风险的时刻,政府应该当机立断未雨绸缪,成立一个加拿大版的“不良资产处置计划”TARP(TROUBLE ASSET RELIEF PROGRAM),给困境中的企业形成一个有效的救助机制。 TARP是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时期的产物,当年由于次贷风暴影响了美国整个金融体系。当两房、AIG、以及各大银行命悬一线之际,7000亿救市方案出台。其主要的运作的原理是政府注资给银行以及受困的三大汽车公司,换回公司发行的优先股以及股份认购证。实际救市的资金达到了4,700亿,其中超过2,000亿直接注资用于购买各大银行的优先股以及认股证。 而连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也从TARP这个资金池里得到797亿的注资。加拿大政府完全可以借鉴一些经验,像救助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一样救助能源企业,给予处于困境中的资源企业资助。这样一方面可以将坏账从银行等金融体系剥离开,避免类似能源债务出现违约冲击整个金融体系。 根据美国2009年救助三大汽车公司的经验,最终不仅仅是避免了三大汽车行业的无序破产。美国的TARP基金当时保住了上百万个就业岗位,不仅减少了政府失业救济金的负担,更是保住了汽车行业每年的政府税收收入,挽回将近1450亿的经济损失。 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最终带来的结果股市创造了一轮相当可观的牛市,美国的金融板块的股价很快有所恢复。直至2014年收回投资,美国政府结束TARP后一共录得153亿的盈利。 如今,加拿大银行也的能源债务敞口已经引起了投资者的注意。过去能源景气的时候,一方面能源行业进行信贷扩张,而另一边加拿大银行对于能源行业的债务敞口也不断放大,使得银行在债务敞口上的隐忧越来越严重。去年同期当油价在45美元一桶的时候,加拿大银行业提到之前压力测试的最坏情况是将油价假设在30美元一桶,而现在原油的实际价格已经落到了30美元一桶,那么最坏情况应该是多少呢?25一桶,还是20一桶甚至更低。 当前金融市场疾风暴雨,但是政府工作依旧按部就班,按照常规加拿大议会1月25日才正式工作,而有关经济和预算的工作要到3月份。过去十年中,加拿大联邦预算都是在三月份,今年加拿大的形势紧迫,新一任政府上台伊始,国际经济形势突变,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借鉴美国的妤困基金运作方式,考虑加拿大版的TARP基金,并不是杞人忧天了,而是当务之急。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杨凡专栏:有钱买RRSP还是还贷款?

【加拿大都市网】在一年一度的RRSP季节,还房屋贷款或者购买RRSP哪一个选择更划算这样的老问题仍旧是一些朋友关心的话题, 永远也谈不完。 一般而言,如果有充足的现金流,适当还房屋贷款,RRSP每个人一年不过买上万八千的,根本不应该造成矛盾。但是,随着这些年的房价连年上涨,加国民众的负债水平持续刷新历史记录,连RRSP减税的钱都需要填房子贷款决不是少数现象,因此要仔细分析一下,也好在取舍上做出决定。 由于人们被房屋按揭压的抬不起头来,时间越久利息就会支付的越多,所以很多人都有直觉认为还房屋贷款更重要。到底是早日还了房屋贷款,少给点利息呢?还是要早日建立起退休计划,年老后就过的踏实些呢?这确实是个问题。 首先为何要购买RRSP?类似于美国的401K,RRSP每年的供款可以按照实际收入的最高边际税档抵税。收入越高的人士,那么RRSP的税务优惠就越发明显。因此,如果综合起来考虑,对于不买RRSP而加速还贷,将会面临的机会成本那就是投资传统无风险资产“国债类”的回报;反之如果投资RRSP, 那么加速还贷的利息将是面临的机会成本。我们可以参照的基本原则是,如果你的房屋贷款利息高于投资回报,则还房屋贷款更好些,因为未用的RRSP额度可以保留到以后抵扣。 就目前的形势,加拿大中央银行去年已经两度降息。加拿大的主要经贸伙伴美国在去年12月份已经进行了一次加息,然而加拿大的副行长本周讲话中提到:“加拿大央行没有义务以美国的货币政策马首是瞻。”全球货币政策现在几乎都偏向鸽派,加拿大也不例外。竞争性地负利率政策已经从欧洲大陆登陆到了日本,甚至加拿大央行行长也表态我们有能力执行负利率这类非常规性的货币政策。 一切的一切来源于全球的负债率,加拿大人的家庭负债率已经达到了164%,这个数据比金融海啸时的美国还高。为了避免出现大面积地债务违约,将利率水平控制在较低水平是最好的方法。不仅是家庭负债,加拿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也在逐年上升,持有的票据的规模也已经是10年前的一倍,在这样的环境下试问加拿大央行有什么动机加息呢?可见,全球低利息时代也许还要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在低利息的环境下,与其担心借贷成本上升而加速还房贷,不如考虑增加资金的使用率将退休生活尽早地打理起来。 对于收入较高的朋友,税务成为首要的问题,买RRSP退税将比加速还房屋贷款划算。如果你离退休年龄越远,买RRSP并让这笔钱投资增长,比起离退休年龄较近的朋友更有利些。前文举了甲先生这个例子之所以能够通过每年RRSP的供款投资为退休生活完成客观的资产积累,除了投资收益高于房贷利息,更重要的是时间价值。因为投资复合滚存的效应,稳健的投资组合能够令你的退休资产呈几何数式地增长。 如果你的房屋贷款刚开始支付,面临巨大的利息压力,还房屋贷款更加重要,因为贷款的前期大部分都是利息;作为首次置业,处于还房贷初期的朋友还房屋贷款比较有利,而房屋贷款已经还了一部分或者大部分的朋友,买RRSP获得退税以及延税投资将更有利。 其实,关于买RRSP还是加速还房贷这个争论,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投资回报的计算问题,还是有一个人对金融市场和房产市场的看法来决定的。上面的例子并未考虑到房地产的长期升值,仅仅考虑了利息和投资回报的比较,许多人认定将来的房屋价格升值要高于金融市场的增长, 如果问题到了这个层面,就不具备争论的意义,加速还房贷,然后换更大的房子背上更多的贷款,以后在退休时依靠房屋本身的价值增长作为养老手段就是唯一的选择。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杨凡专栏:加国央行负利率,银行贷款倒贴钱?

【加拿大都市网】 加国央行负利率,银行贷款倒贴钱? 我们一直都在为欧洲央行采取负利率政策而迷惑时,这股风马上要吹到加拿大来了。负利率登陆加拿大?是的,至少加拿大央行行长是这么说的。央行行长波罗兹昨日语惊四座,表示央行现在就有能力将中央银行基准利率降至0%以下,最低可以低至-0.5%。 许多人都不禁会问,既然是负利率,我们以后到银行的贷款就可以免费吧?更有甚者,到银行贷款,银行是否会给大家倒贴钱呢?这可能是个美好的误会,提到负利率,可以借鉴欧元区的例子。欧元区从2014年6月份就开始实行负利率,这一政策执行至今已经将近18个月。 目前,欧元区的利率已经降至-0.3%。观察一下浮动贷款利率的变化,却令人大跌眼镜:除了爱尔兰以外,其它国家平均的浮动房贷利率依旧维持在2.02%,相比负利率之前2.25%,确实有所下降,但却是微乎其微的。爱尔兰银行铁嘴钢牙,房贷利率始终维持在3.25%以上的水平。 央行负利率,商业银行房贷却不跟进,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首先负利率的概念要强调一下,现在欧洲执行的,以及将要在加拿大执行的负利率,指的是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基准利率,而不是我们平时谈的房贷利率。央行的负利率是对商业银行征收存款税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是中央银行为了降低借贷成本,鼓励银行放贷的措施。 加拿大中央银行今年两次降息,各大商业银行也纷纷宣布开始降低房贷基准利率,( prime rate)。但是大家的房贷利率下降了吗?答案是不一定。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调查显示,加拿大的房贷利率非但没有像许多人预期般下降,反而有所上升。简单划分一下,加拿大房贷利率分为固定利率以及浮动利率。固定利率一般为五年,9月份以来五年期的固定利率上升了 0.2%。 根据 TD 银行的经济学家DIANA PETRAMALA预计,加拿大固定房贷利率有望进一步上升 0.6%-0.7%。由于利率一直下降,加拿大人最普遍的选择,其实是浮动利率,当许多人为自己的明智选择暗喜之际。浮动房贷利率目前也出现了 2012年来首次的上升。 一般浮动利率紧跟基准( prime rate),但是随着加拿大进入到了低利息时代。各大商业银行之间开始竞争性地吸收储户,行业之间的竞争激烈,迫使各个商业银行提升了储蓄账户以及 GIC的利率。那么造成的结果就是,银行不得不提高房贷的费用,拆东墙补西墙,把多收的费用补贴到储蓄账户的利息亏空上。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人为的,加拿大房屋贷款公司 CMHC增收保费也进一步提升成本。CMHC在2014年的保费上涨了15%,今年仍旧在继续提高保费,并且停止了对第二套房产,以及自雇人士的担保(如果收入证明不合格)。 第三点是,浮动房贷利率定位,取决于商业银行自己的决定。虽然央行一再降低基准利率,但是每次降息,商业银行拒绝把降息实惠全部返还客户:就以七月份的降息为例,加拿大央行降息0.25%,而道明银行宣布为客户降低利息0.1%,之后其他四大银行都宣布减息0.15%,TD银行随后无奈才宣布match其他银行的减息幅度。 第四,鉴于房产价格不断攀升,银行对于未来的风险评估以及有所顾忌,必须考虑坏账准备金的问题。国债市场的情形非常微妙,全球央行携手压低长债的收益率,使得目前长短债之间的收益率差距非常小,目前的情形已经接近2008年的水平。银行遭受到的息差冲击已经近乎极致,必须考虑提高房贷收费弥补损失。 因此,即使加拿大央行降息进入负利率区域,商业银行也不太可能对其客户实施负利率,商业银行必须依赖利息差生存,不要说负利率,即使利差为零,商业银行的生存基础也不复存在了。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叔侄联名买房 双双无资格获HST退税

2011年6月,Angela Maria Henao和她的姑姑签订合约,在奥克维尔Quetico Cres购买了新房子。2012年6月份交易接近完成时,Henao和她的姑姑发现,她们无法得到所需要的472,000元的按揭融资。 买卖合约后来更改为姑姑与Henao的叔叔Carlos Restrepo成为联名屋主。在银行的坚持下,他必须注册成为屋主。 房屋交吉后,税务部门拒绝让Henao获得大约$24,000的HST退税。 这个房子是Henao的主要居所。她的叔叔从来没有住在这儿,从来没有付过任何房贷抵押或其他款项,也没有想过以后房子售出时会获得任何收益。 本案中的叔叔显然只是个名义上的「稻草买家」,帮他的侄女得到按揭而已。他们没有正式在合约上表明叔叔对这间房子没有兴趣,但实际上他们是这样安排的。 Henao遭拒绝HST退税后,转而向加拿大税务法院上诉,法庭在3月底公布了决定。 在Angela Henao的案件下,法官Kathleen Lyons裁定,因为Carlos Restrepo并没有打算住进房子作为他的主要居所,而叔叔也不属于直系亲属,故他与他的侄女都不合资格享受HST退税。 Lyons表示,是立法剥夺了Henao的退税机会,应该由议会而不是法院去亡羊补牢。 非直系亲属联名影响退税 不少新屋和Condo单位的买家,当收到税局要求他们归还在物业成交时所收到的统一销售税(HST)返款时,可能会非常吃惊。 当没有密切关系的第三方,在按揭贷款者的坚持下被列为物业业主,税局就会找上门来。 旺市物业律师Noah Okell的两名客户近日被要求连本带利归还逾2.6万的HST返款,原因是为了申请按揭,他们把叔伯登记为拥有1%业权的业主。 根据税局规定,这会剥夺所有买家领取HST全数返款的权利。《消费税法》指出,即使只有一名拥有业主名衔的买家不符合领取返款的资格,如该房屋并非他或她的自住屋,或是他/她和其他联名业主没有密切关系,所有的业主都会被剥夺领取返款的权利。 购买新屋须要被征收HST。买家可获部分返款。符合获得返款的资格,房屋必须用作业主或与其有关系人士的自住居所。 税局界定有关系人士是指血缘关系,包括子女和孙儿,兄弟和姊妹,以及由有婚姻或事实婚姻的伴侣关系。 表兄弟姐妹、叔伯、婶婶、外甥或姪、朋友和商业公司,都被排除于合资格行列之外。 因此,如果其中一名买家不符合资格,即使他只拥有1%物业业权,也会影响其他联名业主获得返款。 损失的返款金额可能很巨大。联邦政府计算返款部分,是按屋价的5%作出36%的返款,最高金额6,300元,适用于价值35万或以下的单位。若楼价介乎35万至45万,返款金额逐渐减少至零。 此外,地方政府对HST的返款部分,是按屋价的8%作出75%的返款,最高金额2.4万。 来自卡加利的Philip Davidson,1999年跌入返款陷阱,他以131,841元购入一座新宅,为符合按揭申请资格,贷款者要求由他和Carol Waterhouse担任联名业主,而把后者列为业主纯为了按揭。 由于Carol不是Philip的亲戚,她也没住在这里,故Philip不符合返款条件。税务法庭裁定他须归还全数返款。  (本报综合报道,案例来自多伦多地产律师Bob Aaron 在星报的法律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