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11:31:3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中国留学生

中国女留学生李洋洁在德遇害始末: “饱受煎熬地死去”

李洋洁,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留学生。2016年5月12日凌晨遇害。受访者供图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25日,德国德绍地方法院开庭审理中国留学生李洋洁遇害案,被告塞巴斯蒂安出庭。 在庭审前后的允许摄影时段内,两名被告人始终用纸张遮挡脸部。   李洋洁留下了一张超市小票,时间是2016年5月11日晚上7点36分,她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   到家后,这个从河南焦作来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读研的女孩把背包搁在一边,换上运动服后出门跑步。   两天后,她的遗体在家附近的灌木丛里被发现,据法医鉴定,她被强奸、殴打,“饱受煎熬地死去”。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洋洁案经过37次开庭审理,结案陈词显示,一名德国女性谎称需要人帮忙搬箱子,将跑步归来的李洋洁诱骗入住宅中,给男友虐待、强奸被害人制造机会。   2017年8月4日,德绍地方法院宣判,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对于女被告获刑5年半,李洋洁的父母认为量刑过轻,已决定提起上诉。   他们曾公布一封公开信,悼念唯一的孩子,里面写着:一直以来,我们都深信德国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人民是那么友善,天空是那么蓝,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虚假求助   2016年5月11日,一个暖和的星期三,德国东部小城德绍一如既往的安静。   和李洋洁住同一栋楼的陈辰记得,她们住的地方非常安全,家附近有很大片的树林,和李洋洁一样,她经常清晨和傍晚去跑步,“从来不觉得危险”。   傍晚7点多,德绍天还大亮,好友周丽红在超市遇见了李洋洁。李洋洁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并称“买完东西就去跑步”。   晚上9点33分,在距离自己家门口只有15米左右的地方,跑步回来的李洋洁遇到了一位年纪相仿的德国女性——克塞尼娅。   眼前这位异国女性有着一张娃娃脸,她神情急切,发出求助,“能不能去我家帮我搬一只箱子?”   隔壁古董店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以下画面:李洋洁穿着黑色的跑步鞋准备回家,被克塞尼娅叫住,对话75秒后,跟随对方走进公寓。   根据庭审信息,一进门,这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中国女孩就被躲在门后的德国男人塞巴斯蒂安捂住了嘴巴。对方身高一米八五、肌肉发达,李洋洁无法挣脱。   9点41分,她的手机被关机,塞巴斯蒂安开始施暴。   他抓住李洋洁,指使女友将这位26岁女孩的衣服脱下,按在桌上,试图实施强暴,遭到激烈反抗。他们还试图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捆住李洋洁的脚,也没有得逞。   在男友的指使下,克塞尼娅还用谷歌翻译软件询问李洋洁,“是否有性病”。   李洋洁没有回答,一直在呼救。塞巴斯蒂安告诉女友,他不会杀害李洋洁。克塞尼娅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辩护称,克塞尼娅相信了男友说法,就上楼洗澡了,“当时李洋洁还未受到严重伤害”。但当她下楼时,男友告诉她,“把人弄死了”,并让其帮忙处理尸体。   听力测定专家测试结果表明,李洋洁的呼救声,整间屋子都能听见。   辩护律师还称,克塞尼娅幼年曾遭继父多次性侵犯,在男女关系上有严重的自卑感,不惜伤害他人来取悦男友。   “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对塞巴斯蒂安而言,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   庭审信息显示,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在手机上搜索“重口性行为”、“暴力强奸”和“亚洲女性”等关键词,他还搜索过“如何将女性绑起来”和“如何将女性打至失去知觉”等问题。   他的电脑里有大量色情内容和多份合同,合同规定了与女友克塞尼娅性生活的一些细则,比如要通过极端方式互相满足对方,如果毁约就要受到惩罚等等。   早在诱骗李洋洁前几天,他便提出想要再找一个人,三人一起发生性关系,并且要求女友也去找,如果找不到,就要惩罚她。   李洋洁,成了他们的猎物。   在那个黑色的夜晚,没有人知道李洋洁遭受了多少非人的对待。   法医的检查报告显示,被害人头部、脖子等部位都留下被施暴的痕迹,有些伤痕长达14厘米。死因是由于脂肪油流入肺,堵塞通向心脏的血管,最终导致心跳停止。   法医得出结论,“李洋洁在临死之前承受着长时间的、令人无法想象的煎熬和折磨。”她被强奸、殴打,死于凌晨2点24分。   那天晚上,塞巴斯蒂安手机上搜索的内容变了,他不再搜索暴力强奸,而是搜索如何为谋杀善后,比如,警犬能在多久之后找到失踪人员?尸体什么时候开始变硬?尸体什么时候开始腐烂?谋杀案多久以后失效?这些搜索痕迹,全都被立刻清空。   为了测试被害人是否完全死亡,他还把被害人的头按到水池里。之后,从地下室找了一个120升容量的垃圾桶,准备转移尸体,“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在这个垃圾桶里,留有被害人沉积物显影,这证明了,在杀死李洋洁后,嫌疑人曾用这个垃圾桶装过尸体。   “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   5月12日早上,在同一学校读书的好友周丽红给她发微信,“快过来吃早餐”,没人回复。   等了一个小时,周丽红接到了李洋洁室友的电话才知道,这个从不夜不归宿的朋友一整夜没回来。   房间里,李洋洁的包搁在一旁,床上放着几件衣服,有点乱乱的,手机和运动服都不在,大家都猜测,她应该是“回家匆忙换衣服就出去跑步了”。   那是一个周四,同学们停下手上的事情开始找人,女生在家里联络,男生出去寻找,有人沿着她经常跑步的路线找,有人去警察局报案,都没找到。   没有人愿意相信李洋洁出事儿了,他们都安慰自己,“她是不是去旅行,手机丢了?”   又过了一天,住在同一栋楼的陈辰起床后发现,家附近的两条路被封锁了,记者和警察都来了,警方在7号楼外墙边针叶树下找到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脸被毁掉了,没办法辨认是不是亚洲女性。   经检测,警方确认死者为中国留学生李洋洁。   这个消息让好友马泉非常自责,李洋洁去世前三天,还问他“泉哥要不要一起去跑步”,因为家人来德国游玩,马泉拒绝了她的邀请。   为了找寻凶手,所有可能接触到被害人的男性都被要求采集唾液,做笔录,测DNA。   那时,男嫌疑犯已经离开了家,逃避警方的调查。   犯罪嫌疑人迟迟找不到,这个一度被认为安宁的小城开始陷入恐慌,李洋洁的室友迅速搬离了这个伤心地。   从前,陈辰也爱出去跑步,骑自行车,出了这件事之后她再也没有出去跑步,“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如果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我都会想,他会不会把我杀了。”   日子一天天爬过,案情悬而未决,男生们也开始在兜里放着防狼喷雾,感觉“有陌生人靠近就很可怕”。   转机   李洋洁的遗体被发现10天后,从尸体上提取的DNA检测结果即将出来,男嫌疑人去警察局自首了。   在嫌疑人的描述中,5月11日晚上,自己正在看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李洋洁自愿来到自己家玩“三人性爱游戏”,激情过后,“她一个人独自走了,没留下姓名。”他还补充,就在这前一天晚上,他们三人也玩过性爱游戏。   这份说辞充满漏洞,李洋洁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陈辰记得很清楚,事发前一天,自己去火车站送一个朋友,刚好遇到李洋洁,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她们有过短暂的交谈。她们碰面的时间,与男嫌疑人称自己与李洋洁玩性爱游戏的时间互相冲突。   陈辰说,“我很确定这个时间,因为火车票上很清楚写着几点几分,我还让我朋友拍照发过来作为证据了。”   自愿玩性爱游戏的说法被否决后,李洋洁案开始漫长的取证和审理。许多中国留学生,穿着黑色衣服,胸前插着白色鲜花,手里举着写有“给予李洋洁公正”的牌子,聆听审讯。   而男女嫌疑人,都行使了自己的沉默权,除了简短地开口表示“我完全同意我的律师对我的辩护”,其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   没有口供,警察只能通过通话录音、搜索记录等少量的信息,进行漫长而困难的取证。   转机出现在2017年1月15日,那是李洋洁案第十次开庭。   在那次开庭中,女嫌疑人打破僵局,开口宣读了一份对男嫌疑犯非常不利,但是有可能让自己洗脱谋杀嫌疑的“自白书”,里面提到很多案件细节,作出了“部分招供”。   德国犯罪专家Axel Petermann认为,女方突然开口提供大量对男方不利的证词是一种战术需要,她企图从“共同谋杀罪”中脱身,这样的话她的罪名和惩罚会大大降低,而且案发时女方只有20岁,理论上还可以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这样刑罚会轻很多。   37次开庭后,检方获得了女嫌疑人的部分招供,以及录音、血迹、尸检等证据,2017年8月4日,李洋洁遇害一案正式宣判。   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名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在这个没有死刑的国度,男被告获得了最高刑罚,而女被告按照不足岁青年宣判,被判5年零6个月,她已经被监禁一年多,这意味着,四年后她就可以重获自由。   在李洋洁案审讯期间,男嫌疑人的继父、母亲开了一间酒吧,在社交平台晒了开业庆祝的照片。继父是德绍当地警察局长,母亲也是一名警员,许多德国人自发组织去酒吧门口静坐,摆了很多李洋洁的照片,表示“无声的抗议”。   不要忘记这个女孩   据德国媒体报道,对于法院一审判决结果,李洋洁父母的律师派茨纳(Sven Peitzner)表示,他完全认同法庭对男被告人的判决。“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这是德国刑法里的最重刑罚”。   但是,对于女被告人刑期,他有不同意见。他认为,女被告不仅仅是强奸从犯,也参与了事后的掩盖罪行的行为。   对于女被告人获刑5年半,派茨纳称,李洋洁的父母已经决定要提起上诉。   由于隔着遥远的时空,案件审理时间过长,李洋洁的名字并未被太多人记住。   有人在微博中评论:因为看章莹颖案的文章后面有人提起了李洋洁这个名字,查了一下,才知道有一个女孩子在德国遭遇了这么多。   马泉记得,李洋洁活泼开朗,她爱做各种吃的,做好了喊大家一起尝。   李洋洁走后一周年,德国大大小小的城市自发地组织了悼念活动,视频显示,有两位德国青年,其中一位拄着拐棍,在现场给行人讲诉李洋洁的案件;一位头发花白的德国女士,在为李洋洁点燃了一支蜡烛之后,多次询问李洋洁的同学,她还能为这位女孩做些什么;一对来自意大利的年轻情侣,守在遗像旁,久久不忍离去;两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使劲撑着一把伞,为李洋洁遗像前的蜡烛挡雨。 一位名叫“everlyna在德国”的网友留言:每次有她的新闻,看到都会转发。没什么作用,就是自己告诉自己,我还记得这个女孩子,没忘记她。   对于李洋洁的父母来说,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这个爱笑的女孩是他们的骄傲,她喜欢建筑,喜欢梁思成、林徽因,考入河南科技大学读建筑学专业,数次获得奖学金。   出国前,他们坐了600多公里火车送她到北京首都机场。他们还记得,自己的女儿有很多美好的愿望——要在德国或者去荷兰念博士;毕业回国要参加一次马拉松比赛;要带父母出国看一看,感受国外的人文地貌……   在德国读研期间,李洋洁总在微信上告诉父母,德国这个国家是那么的文明,这个国家的人们那么的善良和友爱,这个国家的环境那么的优美,这个国家的天空那么的蓝。   父母懊悔,“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采写/新京报记者 罗芊   (文中陈辰、周丽红为化名,感谢卢紫薇、周磊对本文的贡献)

华裔来加求学极少上课 醉驾杀人或囚6年

■24岁被告周景浩。CBC ■案中死者60岁的查华斯所驾驶的私家车被撞后弹到远处,车身全毁,遍地碎片。CTV   ■周景浩的家属昨日离开法院。CBC ■查华斯当场被证实死亡。CTV ■查华斯姊姊称任何判刑都无法挽回妹妹的生命。CBC 综合报道 有中国籍留学生去年11月涉嫌在安省伦敦市醉驾,以时速188公里高速撞向一辆私家车,车上女司机当场死亡。该留学生今年初承认不清醒驾驶导致他人死亡及违反移民入境条例罪名。法院昨日读出死者丈夫声明,直斥被告杀死其妻子,毁掉他的人生。被告在庭上道歉,形容因学业压力下借酒消愁,被告家人在旁听席上泪流满面。法官将于7月14日判刑。 案发于去年11月24日凌晨2时45分,现年24岁被告周景浩(Jinghao Zou,音译)涉嫌租用2017 Dodge Durango款SUV汽车,以时速188公里高速行驶。经过顺宁岱尔路西(Sunningdale Road West)夹烈治文街(Richmond Street)十字路口时,撞向60岁查华斯(Gloria Chivers)驾驶的私家车。私家车被撞后弹到远处,在距离撞击位置91.3米外停下,查华斯当场证实死亡。查华斯为安省伦敦市传媒《London Free Press》的员工。 《London Free Press》报道指,周景浩于凌晨5时半接受警方的酒精呼气测试,每100毫升血液中有多达189毫克酒精含量,估计案发时,每100毫升血液的酒精含量可能高达240毫克,超出法定上限3倍。 “在此之前我仍是好人” 根据Global News报道,法庭昨日读出案中受害者影响报告,死者丈夫克里斯(Chris Chivers)在报告中说:“这家伙不仅杀死我的妻子,还摧毁我的人生。世上再没有人让我去爱惜。我们的婚姻远比你活着的时间还要久,但现在因为你,她死去了。”他又指被告“让家人蒙羞”。 克里斯昨日未有亲身出席聆讯。查华斯的姊姊露芙(Ruth Summerhill)在庭外接受记者访问时说,任何判刑都无法挽回查华斯的生命:“被告有自己的家庭,他选择做出这种事,而且得到身边人纵容。我无法想像这种事可以发生。” 周景浩在庭上以普通话读出声明,称一直期望父母为自己感到自豪,但“在加拿大读书遇到很大挑战”。他声称在加期间结识了其他中国移民,并开始借酒消愁,但不幸被这些新结识的中国移民骗钱。他最后向死者道歉:“我杀了一名无辜的女子,我伤害了她的家庭,但在此之前,我仍然是个好人。”旁听席的周景浩父母、姨姨和母校老师听后落泪,其中一名家属与死者姊妹露芙四目交投,并做出合十及鞠躬姿势。 申工签文件造假违入境例 辩方律师Jim Dean表示,被告应该接受4年刑期,视乎法官如何分配,但建议当中违反移民入境条例判刑期4个月;公诉律师George Christakos则要求,按不清醒驾驶罪名判被告入狱6年,而涉违反移民入境条例罪名,联邦检察官Ben Eberhard要求判刑2年。 据报周景浩于2013年8月22日在温哥华入境加国,在安省圣嘉芙莲(St. Catharines)的布洛克大学(Brock...

中国留学生看家乡:上个学再回国发现跟不上潮流了

星岛环球网消息:不知道朋友讨论的电视剧,没有体验过共享单车,不懂怎么用手机支付……不少海外学子上了个学再回国,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国内的潮流了。 “微信支付”进了国外课堂 “我和朋友去路边的小摊吃饭,我刚拿出现金准备付钱时,发现朋友已经用手机支付完了。”现在在美国上高中的赵傅峰去年放暑假回国时,惊讶于国内的付款方式如此便捷。“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在国内不需要带现金出门,手机付款可以搞定一切。” 确实,目前中国的移动支付已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相关市场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移动支付的规模是美国的近50倍。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平台近几年快速发展,推进着国民“无现金”的生活方式——从替代现金、钱包,到连银行卡都不需要随身携带,只要有手机拿在手上,随时“扫一扫”就可以完成支付。 便捷的支付方式也引起了国外的关注。王玉(化名)在加拿大留学时,教授就把中国的微信支付这一付款方式放到课堂上来讲。“我们老师曾经放过一个视频,展现的是中国人如何足不出户,只用微信支付就可以搞定一天的生活需求。看完视频,我觉得这种付款方式很方便,去年暑假回国时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王玉说。 外卖是国内很多在校学生和上班族的首选。但是在国外,王玉只有在非常累的时候才会选择点外卖。原来,在加拿大都是开车送外卖,根据公里数计算配送费,另外还需付给配送人员小费。所以算起来价格比较昂贵,可能点外卖比去餐馆吃饭还贵。回国后,王玉爱上了点外卖。“我发现,国内的外卖都是骑电动车送餐,所以成本较低,而且还避免了因堵车带来的延误。可以说,吃得好,还便宜。” 衣食住行的各方面都发生着变化,国内最近大热的共享单车也吸引了留学在外学子的关注。赵傅峰说:“我早就听说共享单车了,今年暑假回国一定要试试!” “00后”说话像“80后” 除了国内服务变化的快节奏,让不少留学生感到变得更快的是国内朋友所聊的话题。王玉放假回国与闺蜜聊天,就发现听不懂朋友们讨论的电视剧,相互间少了一些共同话题。 对此,赵傅峰也很郁闷:“放假回国时也有点小小的不适应。跟朋友聊天时,不懂朋友说的‘梗’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朋友讲的笑话我听不懂了。”不仅如此,原来的流行词也“过气了”。“在我出国时,特别流行‘累觉不爱’这个网络词,用这个词在当时是特别时髦的事儿。所以我在国外也总是用这个词,直到来了新的中国留学生,他们都嘲笑我还活在几年前。”赵傅峰自嘲道,“我是‘00后’,说话却像‘80后’。” 现在,王玉会在网上找资源,看国内的电视剧和电影。赵傅峰也为了回国不“落伍”,经常刷微博,随时了解国内的热门事件。“这样回国不仅跟朋友有共同话题,而且也能随时关注祖国正在发生的事。” 眼前一亮的交通工具 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公共基础设施在不断完善。由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发布的《城市轨道交通2016年度统计和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大陆地区共30个城市开通运营城市轨道交通,共计133条线路,运营线路总长度达4152.8公里。其中,地铁3168.7公里,占76.3%。出行的便利、快捷,让回国的学子眼前一亮。 在英国上大学的钟康俊是南宁人,在他出国前,南宁的地铁开始建设,在出国留学时还没有建成,但去年地铁终于开通了。“以前开车去新站要1个小时,碰上交通高峰还容易堵车。有了地铁不仅方便、省钱,最重要的是速度快了很多,可以避免浪费时间。而且现在在南宁坐地铁的人还不是很多,不像大城市那么拥挤,坐地铁可谓是一个绝佳的出行选择。” 孟准在波士顿大学学习,出国3年,回国后他感到自己的家乡杭州变化巨大。他出国时,杭州地铁只有1号线。在他回国时,2号线、4号线都开通了。“比如,之前我去杭州吴山广场办事,因为家住萧山,所以过去很麻烦。但现在通了地铁,就可以直接搭乘地铁去,还蛮方便的。” 不仅给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便捷,杭州的地铁还时不时地换“新衣”。“车厢内换不同的装饰,总能带给我惊喜。坐地铁时,心情都变好了。”孟准笑着说。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