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10:04:2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 巨头疯狂入局烧钱

 消费者能薅多久羊毛?   “1分钱一袋食盐”“9毛钱一份青菜”“1分钱一个橙子”……从瓜果蔬菜到肉禽蛋奶,应有尽有,你买了没?   没错,这就是正站在风口上的社区团购,号称是中国零售最后一战。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烧钱大战愈演愈烈。   这一波,你准备好薅羊毛了吗?   互联网巨头疯狂入局烧钱   目前各个平台对社区团购的理解不尽相同,一般来说,社区团购是以社区为单位,以社群为交易场景,依靠团长向社区居民推荐商品、促成交易的一种电商模式。   社区团购平台、团长、消费者是社区团购中三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社区团购平台根据需求采购货品,然后送至团长指定地点,由消费者自提,也有少数团长(或其团队)会送货到家,几种模式都是团长从中抽取佣金。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几个互联网巨头都派出精兵强将加入社区团购大战。滴滴今年5月份成立了橙心优选,短短几个月,截至目前覆盖16个省份;7月份,美团优选推出,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亲自带队。   拼多多入局较早,最早推出了快团团,后面还推出多多买菜。阿里则是投资了十荟团,腾讯投资了兴盛优选。   除了已入局者,还有巨头虎视眈眈社区团购市场。记者从京东获悉,京东也在筹备社区团购项目,但暂未公开带队人选。另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快手也将入局,字节跳动社区团购名字就叫做“今日买菜”或“今日优选”。   不过字节跳动方面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进军社区团购的计划,也没有开展“今日买菜”及相关业务的意向。快手暂无公开回应。   此外,有消息称,阿里已成立了社区团购事业部,要砸钱支持盒马进军社区团购。阿里方面对此暂无回应,盒马方面对中新网记者称,“社区团购给了盒马一次发展更大市场、拓展更多业态的机会,也给了阿里巴巴更多的可能性。”   据了解,早在今年2月份,盒马就在武汉探索社区团购盒马集市。盒马称,“武汉是盒马集市的一块试验田,我们先把这块田耕好,再规模化复制。目前,盒马集市已经做好了在短期内迅速向其他城市拓展的准备,目前正在工作中。”   不难预测,随着互联网巨头的加入,社区团购的烧钱大战会愈演愈烈。   有消息称,几个互联网巨头在“N倍薪资挖兴盛优选人才”。兴盛优选作为社区团购开拓者,2014年就开始探索业务模式,2018年正式注册成立。其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日均订单1000万单,预计2020年,平台GMV预计将达到400亿元。   兴盛优选方面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确实有人被挖走,但各个省区,核心管理人员也极其稳定。一些媒体报道夸张说的说法,全都是假的,在渲染气氛,吸引眼球。”   山雨欲来风满楼。“到处挖人、到处烧钱、到处开店是社区团购目前典型的三个特点。” 有分析称。   得团长者得天下   如上所述,团长是社区团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有说法称,“得团长者得天下”。不少平台显示,长期招聘团长,几乎无门槛。   如,美团优选招聘团长页面显示,作为团长,你只需要线下收货,安排送货就行,即平台每日免费送货上门,团长妥善保管,然后通知消费者上门取货。“这简直就是坐等收钱的生意。”有网友如此评价。   但如果想赚得多一点,那么团长要建立社群(一般是微信群),维护社群关系,在群内分享商品,组织顾客团购,等等。   所以,团长的核心优势是有“人脉”,最起码要混个社区脸熟。社区的小卖部、烟酒店因而成了香饽饽。   网上有段子显示:王兴、黄峥、程维等一众大佬堵在小卖部门口,纷纷拉拢小卖部负责人当团长,该人一看团长这么吃香,待价而沽。不过第二天,旁边卖烟酒的人成了团长。   虽是个段子,但不难看出,团长是社区团购的一个组成部分,门槛比较低,只要有个门面房,哪怕是药店、饭馆甚至在你家的一室一厅,都能干个团长。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某团长家客厅摆满了盛有蔬菜的包装袋。   在河北某地当社区团购团长的沈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一天的安排是这样的:每天下午陆续开始选品,将看起来不错的产品链接发至她建立起来的微信群,到了晚上,把当天截至23时的单子汇总起来,第二天一早,平台仓库会将订单商品送至小区门口,陆续安排消费者取货或送至其家中。   “现在为了维护人气,对一些不方便自提的消费者,我雇了一个人帮送货。”沈女士表示,“为了保证菜品质量,有时候早上我也亲自去仓库,监督他们配货。”   消费者能薅多久羊毛?   中新网记者在多个社区团购平台观察发现,便宜的东西还真不少,基本上每天甚至每小时都有秒杀活动。“1分钱一袋食盐”“9毛钱一份青菜”“1分钱一个橙子”“15元2.7斤的土鸡”,真香!   有消费者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我试过几次了,菜品质量还行,如果再能送到家,就更好了。”“社区团购的魅力在于便宜且种类多,而且即便你买2块钱的豆腐,它也会免费送到你家或在小区门口自提。”   东西是真的便宜,还是只有一小部分便宜,作为噱头吸引消费者?   记者观察,1分钱的东西大部分是新用户专享,其他大部分商品相比商超里卖的也不算贵。如,橙心优选平台上大多数商品是市场价格的5折,部分爆款价格不到市场价的2折。 15.88元买2.7斤土鸡。某社区团购平台截图15.88元买2.7斤土鸡。某社区团购平台截图   除了消费者,当个团长也可薅羊毛。如果自己有个店,申请当团长后,负责保管下商品,顺便就可以把钱赚了。有媒体称,某平台团长一天20单,一个月下来,抽佣金超过1万元。   目前不同社区团购平台,团长的抽佣金比例不同,最高的达到25%。沈团长对记者表示,“她的佣金比例是8%,前期还有运费补贴,每单3元左右,但实际上很多消费者是自提,这一部分运费钱就落自己兜里了。”   至于这波羊毛还能薅多久,这得看互联网大佬们烧钱大战打多久。目前看,大平台都信心满满,毕竟都是不差钱的主儿。   11月3日,滴滴CEO程维刚在内部会上表态“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随后滴滴就调兵遣将,将大批技术和运营业务骨干派往橙心优选,滴滴高级副总裁陈汀任橙心优选CEO。   盒马鲜生CEO侯毅称,“这是一个全新的电子商务模式,目前,社区团购仅处于萌芽阶段,今天大家看到的,一定不是未来最终模式。”   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近日则表示:“基于整个战略任务,美团优选绝对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大市场。”   “卖菜是个苦业务,但从长期看都有很大的社会价值。”拼多多CEO陈磊此前表示,“我们在农业方面的投入,无论是云端的技术模式革新,还是地面的基础设施投入和技术改造,都能为在线新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巨大动力。”   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入局,兴盛优选还举行了管理层的战略会议,“首先要让用户满意,用户满意就不会造成流失;其次,是要不断扩大规模,加筑自己的壁垒。”   不难看出,对于社区团购,大佬们都没有退缩的意思。消费者:既然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薅!(中国新闻网 作者:吴涛,图片来源网络)

加拿大互联网年度概况发布 网购、网瘾都成常态

加拿大互联网注册管理局(Canadian Internet Registration Authority,简称CIRA)昨天公布的年度报告指出,加拿大人严重依赖上网。有85%的加拿大国民称,在过去的一年里不曾有过连续一周不上网的情况;只有两成国民过去一年曾经连续8小时内不上网。 据CIRA每年针对国民使用互联网的情况发布“加拿大互联网年度概况”(Canada's Internet Factbook)。昨天发布的2019版年度概况,是在今年3月对逾2,000位加拿大国民使用互联网的情况,展开线上调查之后所作出。在选取调查对象时考虑了年龄、性别及受访者居住省份的比例平衡。 报告中披露的其他主要发现还包括: 婴儿潮一代使用智能手机上网的情况越来越普遍。55岁以上的国民中,在2015年使用移动电话上网的比例为24%。至2019年这一比例急升至57%。四分三会在看电视的同时上网。 有46%承认他们在洗手间内上网。考虑到有些人可能羞于承认这一行为,实际比例应该会更高。 宁愿在零售商的网店购物 调查指互联网正从各个方面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9%的人透过上网完成受教育过程。16%透过上网找到住处。22%透过上网找到工作,10%透过上网找到终身伴侣。 此外,加拿大人更愿意在加拿大零售商的网店购买物品。有64%表示他们购买加拿大产品。45%表示他们曾经透过网络给其他家庭成员提供非正式的技术建议。有七成民众表示不大可能会在没有高速网络的地区置业。 卑诗省和亚省是全国各省份网速最快的前两名,2019年其平均网速分别是52.28Mbps和52.14Mbps,都超过往年网速最快的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的50.41 Mbps。都市地区平均网速改善幅度远超过乡村地区。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都市平均网络下载速度提升了两倍以上。而乡村地区的下载速度提升了1.5倍。 在网上寻找与加拿大有关的内容,以魁北克网民的比例最高,达到22%。卑诗省比例最低。有39%卑诗受访者表示他们从不或几乎从不寻找与加拿大有关的内容。 加拿大互联网注册管理局负责管理加拿大最高层级的网址注册域名.ca,负责与互联网有关的各种技术、网络和服务项目的研发和管理、使用,并且每年针对加国民众使用互联网的最新趋势发布“加拿大互联网年度概况”。 CIRA总裁兼CEO贺兰德(Byron Holland)指,互联网正在改变人们生活的各个层面,未来的挑战是建立互联网与使用者之间的健康关系,以改善每一位加拿大人的生活。 本报综合报道

宽带上网费今年上涨 萧氏通讯盈利胜预期

■■萧氏的季度利润达13.6亿元,高于预期。CBC   加国网络服务供应商萧氏通讯(Shaw Communications),周一公布去年秋季的业绩报告。萧氏在旗下的手机业务公司Freedom Mobile带动下,盈利表现超出分析师预期。   萧氏自2017年底起为客户提供iPhone和其他的苹果产品,有助提升公司2018年的硬件销售成绩,以及每名用户的平均利润水平。萧氏行政总裁布莱德萧(Brad Shaw)表示,Freedom Mobile的用户平均费用上升12%至41.99元,显示公司的高价值客户增加。   宽带上网费今年春季或涨   布莱德萧又指,管理团队对有线业务表现亦相当满意,有线业务利润率达46%,同比大幅增长。   在截至去年11月30日为止的季度,萧氏的整体利润同比升8.8%,利润从前一年的12.5亿元升至13.6亿元。根据Thomson Reuters Eikon的资料,分析师普遍预期的利润为13.2亿元。   业绩报告又显示,萧氏的手机用户已接近147万人,比前一年增加了约6.6万人。不过,与加国其他三大手机服务供应商相比,市场份额依然很少。   住家服务方面,萧氏的利润维持在9.36亿元,没有升跌;虽然电视和家居电话的客户流失,但互联网客户却上升。   萧氏总裁梅尔(Jay Mehr)表示,该公司的宽带服务收费在本年春季可能上调。萧氏的主要竞争对手研科(Telus)在1月2日时宣布,互联网服务费将在2月25日起上涨。

高速互联网市场竞争激烈,Bell表现不俗上季增收3.2%

■■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贝尔公司表现不俗。 彭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贝尔公司(BCE)最近一个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拥有稳固的手机、互联网和电视用户增长,但手机费用下降导致每个用户所产生的收入减少。 贝尔截至9月30日的3个月中,增加了135,323个手机用户、47,749个互联网用户和8,601个电视用户。整体收入增长3.2%,达到58.8亿元,利润增长2%至8.67亿元,调整后每股收益增长5.5%至0.96元,高于分析师预期。 贝尔与罗渣士通信公司(Rogers Communications Inc.)激烈竞争多伦多高速互联网市场,已斥资15亿元铺设光纤到府服务的贝尔略胜一筹。因罗渣士报告显示,在无线和互联网的用户稳步增长,分别有124,000个和35,000个新增用户,但失去了18,000名电视用户。 光纤互联网收入增逾50% 贝尔认为其高速光纤连接、期下维珍品牌(Virgin)的低价互联网、以及针对公寓居民的便宜产品Alt TV,都对其有线业务大有帮助。行政总裁科普(George Cope)表示,贝尔获得了77,000个光纤互联网用户,并在该细分市场中获得了超过50%的收入增长。 无线用户数量增多是可喜现象,但是每位用户的平均消费额(行业关键指标之一)下降,因此分析师总体评价持中性看法。巴克莱银行黄姓分析师(Phillip Huang)在报告中称,贝尔的健康数字中有“瑕疵”。Desjardins分析师亚根(Maher Yaghi)指出,因为市场竞争激烈,所以行业正面临定价的压力。 贝尔重视开源外,亦不忘节流。该公司称,过去6个月中,它削减了700个管理职位,降幅4%,预计每年可节省7,500万元。”

互联网URL暗藏隐患 各款浏览器都束手无策

■互联网网址暗藏安全隐忧,各款浏览器试图革新却未见效。美联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据网站Ars Technica报道,简称网址的“统一资源定位地址”(Uniform Resource Locator, URL)是互联网和浏览器的重要部分,但问题多多。它的复杂架构经常被坏份子利用来建立钓鱼网站,外表看来正常,但实际上有不轨企图,比如建立长长的域名令手机浏览器无法完全展示,亦有用上更为恶毒的技巧。 这正是为何有谷歌Chrome开发人员要构思一些新方式,但具体该如何却有难度。 各款浏览器已有采取一些步骤来尝试驯服URL,并令它更难被用作不轨意图。Chrome采用“不安全”(Not Secure)标签,而非展示协定名称(http或https),以一些大家也明白的东西来取代专有名词。现时大部分浏览器以颜色来突显URL内正式的域名(黑色字体),其他部分则用灰色字体。苹果的Safari更进一步,网址栏只会显示域名而非整个URL,只有在点击网址栏才显示完整的URL。微软的Edge(以及前身的Internet Explorer)已不再支援在URL嵌入用户名称和密码,因为它们的正当用途早已被恶意的盖过。 撇开保安上的问题,URL的结构的确是有些怪异;从左至右看域名,它由特定(例如“arstechnica”是特定网站)变成笼统(“com”是被用作指广泛的商业机构)。但之后的部分,却由笼统变成特定,包含资讯来确切指向某个页面。 谷歌在2014年曾试验被称为“原本名片”(origin chip)并更似Safari的URL展示,但由于各方的投诉以及本身的保安关注,该努力已被叫停。 谷歌对URL日后计划守口如瓶,深明前路艰难。URL无处不在,因此任何重大改动必然会遇上抗拒。 现时Chrome的工程师致力于了解URL在各种不同环境下是怎样被应用,之后才提出新建议。有时URL是用户自行刻意键入,有时它们则被隐藏在超链结后。 有些URL是可以分享,其他则未必是。在有足够屏幕空间的器材上它们可以完整地展示,有时却挤在一起只能展示部分。目前我们只有忍受各款浏览器东拉西拼,试图令这些重要的网址更易明和更安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