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7日 星期日 01:25:5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伊朗

加拿大足球总会取消与伊朗的足球友谊赛

【加拿大都市网】在备受批评的情况下,加拿大足球总会(Canada Soccer)周四公布,取消于温市BC Place体育馆举行的加拿大与伊朗足球友谊赛。 足球总会在一份只有一段文字的声明中,没有说明取消原定于6月5日比赛的理由。  足球总会在宣布与世界排名21位的伊朗队作赛后,便不断遭到谴责。 主要原因,是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752号航机于2020年1月8日,在从德黑兰起飞数分钟后被伊朗地对空导弹击落。加拿大政府表示,176名遇难者中有55名加拿大公民和 30名永久居民。 总理杜鲁多上周表示,举办这场比赛不是一个好主意,并将矛头指向加拿大足球总会。 PS752航班受害者家属协会也呼吁足球总会立即取消比赛。 保守党的国会议员周三也加入抗议,杜鲁多日前称,是否允许伊朗足球队进入加国,将取决于边境服务局。 与伊朗的比赛原为温哥华主场比赛的首场,加拿大国家队另于6月9日库拉索(Curacao)比赛,展开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CONCACAF)国家联赛的A组比赛。 世界排名38的加拿大与伊朗都在为2022年11月在卡塔尔举行的世界杯作准备。对加拿大足球总会来说,与伊朗比赛是一个难得机会,让国家队与CONCACAF联盟以外的球队进行比试。 自3月27日在多伦多以4-0击败牙买加获得世界杯决赛周资格后,加拿大队再没在本土比赛。 世界杯赛事展开后,加拿大队将在11月23日对阵世界排名第2的比利时; 11月27日与排名16的克罗地亚比赛; 12月1日对阵排名24的摩洛哥。 V06

温市市长呼吁取消加拿大与伊朗的足球友谊赛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市长甘迺迪(Kennedy Stewart)周三公开反对即将举行的加拿大与伊朗的足球友谊赛,总理杜鲁多于周二也谴责这场比赛。 加拿大与伊朗之间的比赛定于6月5日在BC Place体育馆举行,但甘迺迪表示,不应继续进行。 这场是友谊赛,目的是让两支球队为2022年世界杯作准备,不过,令人关注的是2020年被击落的乌克兰航空公司752航班的遇难者家属,仍对发生的事情没有答案。 甘迺迪周三透过社交媒体发表声明称,他与受害者家属、以及受这场悲剧影响、正为亲人寻求公义的人站在一起。 声明指,这场比赛应让大家团结起来,但得到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答复前,不应举办这场加拿大足球友谊赛。 总理杜鲁多也表达类似看法,他说,这是Sport Canada和加拿大足球协会(Soccer Canada)的选择,邀请伊朗足球队来加拿大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足球协会发给CTV的一份声明表示,相信体育的力量及其将不同背景和政治信仰的人聚集一起的能力,以实现共同目标。 遇难者家属也计划在比赛期间于BC Place体育馆外举行抗议活动。 为受害者家属寻求公义的倡导组织发言人埃斯梅利恩(Hamed Esmaeilion)日前接受CTV访问时指,像被政府和加拿大足球协会背叛。 2020年1月8日发生的空难造成176人死亡,包括的埃斯梅利恩妻子和女儿,其中55名死者是加拿大人。他说,伊朗队的签证一开始就不应被批准,最佳的办法是取消比赛,选择另一支球队作赛。 V06

伊朗面粉食品价格暴升300% 街头示威持续至少1死

伊朗多个城市民众持续抗议食品价格飙升,一名伊朗议员告诉当地媒体,西南部省份有1名示威者死于骚乱之中。 《衞报》周日报道,伊朗政府削减了对进口小麦的补贴,导致以面粉为原料的多种主食价格上涨高达300%,引发民众抗议,同时也调高诸如食用油和乳制品等基本商品价格。 伊朗北部城市拉希特、中心城镇法尔桑和东北部城市内沙布林相继爆发抗议示威。伊朗议员艾哈迈德·艾维向伊媒表示,在伊朗西南部的胡齐斯坦省,一名示威者在抗议骚乱中丧生;此前已有15名抗议者被捕。 自从俄罗斯于2月24日挥军入侵乌克兰,全球小麦价格大幅攀涨,加重伊朗的小麦补贴成本。伊朗官员将主食价格大幅飙涨,归咎于获补贴的面粉,被大量走私至邻国伊拉克和阿富汗。  

《华尔街日报》:伊朗和欧美多国重启核协议 最快数日内达成

伊朗与美国等多个国家接近达成协议,重启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 《华尔街日报》引述有份在奥地利参与谈判的官员透露,当前的谈判已取得显著的进展,各方协议最早可能在未来数日内达成,但是剩余的议题是最为困难和关键的,目前仍然存在一些分歧,包括解除制裁的范围。伊朗总统莱希表明,美国必须解除对伊朗的主要制裁,以及保证不会再次退出伊朗核协议。 有美国官员说,重启后的协议条款,跟2015年的版本基本相同,但伊朗在核协议的“突破期”,即获得足够核燃料制造一枚核弹的时间,由最先的一年左右可能缩短至半年。 欧美官员都希望能于本月底达成协议。美国白宫认为,协议可以让美国聚焦在中国和俄罗斯。 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一系列制裁。 立即下载|全新《星岛头条》APP:https://bit.ly/3yLrgYZ

【视频】伊朗载物火箭发射任务失败

【加拿大都市网】伊朗国家电视台今天播出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伊朗昨天的太空发射任务,由于火箭未达所需速度,未能将3件研究设备送入轨道。 路透社报道,美国与伊朗近期在奥地利展开间接会谈,找出挽回2015年核协议的方法,选在此时发射火箭,引起美、德、法等国批评。 根据伊朗国家电视台与官网播出的火箭发射画面,伊朗国防部发言人侯西尼(Ahmad Hosseini)说:“要让设备进入轨道,(火箭)速度需达每秒7600公尺以上。我们的速度仅达7350公尺。” 侯西尼昨天没说火箭酬载物是否进入轨道,但表示这次是一项试射,接下来会尝试把人造卫星送上轨道。 伊朗的飞弹与火箭研发规模,在中东地区数一数二,但过去几年因技术问题,卫星发射屡遭挫败。 华府已表示极其关切伊朗发展太空发射载具。一名德国外交官说,柏林当局已呼吁伊朗停止将卫星运载火箭送入太空,还说德黑兰当局违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案。 法国今天表示,伊朗打算将3件研究设备送入太空的火箭发射任务违反联合国规定,在伊朗与全球强权的核子会谈取得进展时,伊朗决定发射火箭“更令人感到遗憾”。 伊朗外交部则在国营媒体发布的声明中说:“科学与研究进展,包括在航太领域,是伊朗人民不容剥夺的权利,发表这类干预伊朗的声明,不会动摇伊朗人民在航太领域取得进展的决心。” 图片:路透社、美联社 T09

加拿大一部长称塔利班为“兄弟” 辩称文化考量

■■蒙塞芙明确表示,加拿大不支持塔利班。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妇女及性别平等部长蒙塞芙(Maryam Monsef)在周三的记者会上提到塔利班时,称是“我们的兄弟”(our brothers),她的用语选择受到批评。不过她解释说,这种称呼只是一种“文化考量”(cultural reference)。   蒙塞芙本人在伊朗出生,并在阿富汗长大。她周三直接向恐怖组织塔利班放话:“我想借此机会与‘我们的兄弟’塔利班交流,呼吁你们确保阿富汗境内的任何人安全离境,呼吁你们立即停止暴力、种族灭绝、杀害女性、破坏包括遗产建筑在内的基础设施。”当事后被问及“兄弟”一词是否反映加拿大政府对塔利班态度的软化时,她回答说:“几乎没有。”   拒认塔利班合法性   蒙塞芙表示:“塔利班是一个恐怖组织,但他们声称自己是穆斯林。提到兄弟当然是一种文化因素,但让我非常清楚表明,我们不支持塔利班,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过去20年来之不易的成果岌岌可危。”   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上周表示,在阿富汗前总统加尼逃离之后,他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合法政府。   当被问及他计划如何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以确保更多人能够安全离开时,杜鲁多表示,加拿大正在与国际社会合作,向他们施加压力。 星岛综合报道

不满伊朗空难报告 加拿大将公布自行调查报告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联邦政府表示,已收到伊朗就乌克兰客机空难的最终调查报告,批评报告没解释多项问题,将在短期内公布自行进行的调查报告。 去年1月8日,该班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第752号航机原定由德黑兰飞往基辅,可是航机从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后不久,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击落,机上全部176个乘客和机组人员,包括55个加拿大公民全部罹难。 加拿大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和运输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周三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伊朗飞机事故调查委员会就事件所发布的最终报告缺乏令人信服的讯息,联邦政府对此感到深切关注。 声明又称,报告既不完整,也没有确凿的事实或证据,还没有试图回答关于真实发生的关键问题。 声明强调,联邦政府继续呼吁根据国际标准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 根据国际民航法,伊朗政府领导了调查。 该报告与伊朗军方去年所说的相似,就是人为错误造成了悲剧。 伊朗最初否认对该次坠机事件负责,但是在3天后,随着社交媒体有片段显示,该架客机被至少一枚导弹击中,伊朗才承认,在当时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的情况下,错误发射导弹,击落该架客机。 声明指出,罹难者的家人应得到重要问题的答案,其中包括导致伊朗向客机发射导弹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为什么在敌对状态加剧期间,允许空域保持开放。 死者除了有加拿大公民之外,还有英国、乌克兰、阿富汗和瑞典的公民。 声明又称,联邦政府很快会公布加拿大自行的调查结果。未来几天,运输安全委员会将对伊朗的报告进行审查,而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法医检查和评估小组将发布报告。 此外,声明重申加拿大的承诺,即追究伊朗的责任,并确保伊朗承担全部责任,寻求答案和公道,以及对死难者和他们的家人造成的伤害作出充分赔偿。 还有,为死难者争取公道协调与反应小组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协调小组国家正认真审查伊朗的报告,并会继续为罹难者向伊朗寻求问责和公义。 V17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伊朗裔社区领袖呼吁打击多伦多地下钱庄

【加拿大都市网】有社区领袖及反洗黑钱专家认为,渥太华应致力打击多伦多的地下钱庄,以保护伊朗裔社区免受伊朗政权的威胁。 据Global新闻台报道,多伦多律师兼人权活动人士沙鲁兹(Kaveh Shahrooz)和多伦多商人、加拿大伊朗裔协会(Iranian Canadian Congress)前主席巴奈(Reza Banai)表示,媒体近期针对多伦多货币兑换机构涉洗钱的调查,凸显伊朗裔社区已经意识到的危机。 调查显示,此前因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遭拘捕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前资深情报主管奥蒂斯(Cameron Ortis),曾将皇家骑警的行动计划出售给跨国洗钱网络头目卡纳尼(Altaf Khanani),后者与外国恐怖主义组织和伊朗政权有联系。 根据美国政府的调查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声明,卡纳尼的全球洗钱网络包括多间多伦多的货币兑换商,每年为包括真主党在内的国际毒品和恐怖组织洗钱数十亿元。 沙鲁兹说:“多年来,社区人士一直试图引起加拿大官员的注意,黑钱不断涌入加拿大,民众正受到威胁。希望(奥蒂斯案)能使人们意识到,这是一场严重的危机, 必须保护本国伊朗裔社区,以使他们免受与伊朗政权有联系的国际洗钱和恐怖主义网络的伤害。” 巴奈说,皇家骑警和加拿大税务局必须打击急速增长的外汇交易商,以及在多伦多的各种可疑交易。 他说:“从伊朗转来的大笔数额的货币没有受到加拿大政府的任何监控,我对此感到担忧,因为我们知道伊朗的经济受到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控制,许多犯罪资金以多种方式渗透到伊朗的经济中。” 已经退休的前皇家骑警反洗钱专家克莱门特(Garry Clement)表示,自2010年对伊朗实施金融制裁以来,多伦多已成为通向中东地下钱庄的重要渠道,涉及的货币兑换商店涉嫌帮助伊朗政权规避国际金融制裁。 一位了解皇家骑警调查的多伦多货币兑换业者表示,在2010年之前,多伦多的伊朗裔社区只有大约5间货币兑换店。但据消息人士称,现在仅在多伦多的史刁士大道(Steeles Avenue)和央街(Yonge Street)的几个街区中,就有超过70间货币交易所。 沙鲁兹和巴奈呼吁联邦加强监管,打击多伦多的地下钱庄,以保护本国伊朗裔社区免受伊朗政权的威胁。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伊朗约1万名医护染新冠肺炎 确诊病例近13万

据伊朗半官方媒体劳工新闻通讯社(ILNA)报导,该国卫生部副部长今日(21日)透露,大约1万名伊朗的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包括在医院工作的清洁人员。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表示,“大约有1万名卫生工作者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已经死亡”。卫生部公关和新闻中心主任贾汉普尔则期望民众能继续保持社交距离,避免任何不必要的外出,以社绝病毒传播。 伊朗卫生部今日通报,该国确诊病例增加2392宗,累计确诊近13万宗,另新增66人死亡,累计7249人死亡,康复人数则有10万多人。

伊朗又出漏子 演习导弹误击友舰19死15伤

(■贾马兰号是伊朗第一艘国产驱逐舰。资料图片) 伊朗海军10日在阿曼湾的军事演习发生严重事故。一艘驱逐舰试射新式导弹,误中目标附近的自家支援舰,造成19人死亡,15人受伤。当地媒体报道,事故起因是支援舰负责在水中投放标靶供其他演习舰船射击,其位置离导弹标靶过近而被误击。 伊通社援引阿巴斯港第一海军公共关系办公室的声明报道说,事故发生在伊朗南部阿曼湾的贾斯克港口附近,位于首都德黑兰东南约1270公里外。国营电视台称此次导弹袭击为意外事故。当时正进行实弹演习,隶属革命卫队的驱逐舰“贾马兰号”(Jamaran)试射一枚新式反舰导弹,击中支援舰“科纳拉克号”(Konarak)。 该支援舰负责在水中投放靶标供其他演习舰船射击。贾马兰号疑过早发射出导弹,科纳拉克号因赶不及驶开而被击中。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称:“支援舰是在布靶后被击中,自身和目标物之间未保持足够距离。” 分析人士指出,贾马兰号所配备的导弹,是通过雷达自动导航,舰员并未对军舰进行人为操作。 网上流传摄录片段,显示一些受伤的军人被抬上救护车。 伊朗沙赫尔医科大学校长阿米尼说,15名伤者已被送到恰巴哈尔的一家医院。其中两人被送进深切治疗部。伊朗陆军首领和外长向遇难水手家属表示慰问。 支援舰成半毁状态 伊朗军队发布的一帧照片,显示舰身有烧过的痕迹和一些损坏。海军发表声明表示,科纳拉克号已被拖到岸上做“技术调查”,呼吁人们在进一步的消息发布前“避免猜测”,但没有提及事故情况。 事发后一度有消息指支援舰中弹后沉没,半官方法斯通讯社引述不具名官员澄清说,该舰并没有沉没。 该舰被拖回港口时,仍冒着浓烟,船只已成半毁状态,上层结构都已被破坏,是导弹的动能以及爆炸破坏力造成的。 据伊朗传媒报道,科纳拉克号由荷兰制造,船身长47米,排水量40吨,1988年服役,2018年曾翻新,配备20毫米口径加农炮砲和4个反舰巡航导弹发射器,此外还拥有排雷能力和无人机发射装置,因此也用于海军监视和侦察任务。在正常情况下,它可以运载20人。 贾马兰号于2010年投入使用,是伊朗第一艘国产驱逐舰(根据西方标准则为护卫舰),配备机组人员140人。舰上搭载4枚“Noor”反舰导弹(中国制C802导弹的伊朗版),相信是该款导弹误中科纳拉克号。 伊朗经常在出事海域举行演习,该处靠近霍尔木兹海峡,全球20%的石油都经该海峡运输。监视该地区的美国海军第五舰队没有回应今次误中事件。 伊朗媒体很少报道国内武装部队演习期间发生的意外,可见今次事件的严重性。 美军于今年一月初突击空袭巴格达机场,杀死伊朗革命卫队将领,其后伊朗以导弹打击驻伊拉克美军基地,因“人为失误”击落一架乌克兰客机,导致176人死亡。伊朗当局起初矢口否认涉事,直至事发三天后才承认错误击落客机。 误射不停 伊朗军高度紧张屡犯错 伊朗误击支援舰,造成舰体严重受损,舰上死伤惨重。这是伊朗今年以来第二次重大的误击事件,显示伊朗因美国持续施压,判断力已出了问题。 今年1月8日,乌克兰国际航空的班机从德黑兰出发,原定飞往基辅,结果起飞没多久,飞机就坠毁,机上176人全部罹难。几天后伊朗承认这是防空部队的误击,错认民航机为敌机导致的悲剧。据中时电子报报道,此次军事演习导弹误射,详细事故原因还没有官方确实说法,但显然是负责发射导弹的“贾马兰”号,在将预定的弹著区域的支援舰“科纳拉克”号当成标靶目标,会出现这样的错误,想必是演习的横向联络出了问题,没有确定各船只的相对位置,使得过于靠近靶区的“科纳拉克”,变成导弹的攻击对象。 类似的错误美国也曾经犯过,同样发生在伊朗与波斯湾,这就是1988年7月3日的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当时美国神盾巡洋舰文森尼斯号在波斯湾戒备,由于美国与伊朗长期关系紧张,使得所有从伊朗起飞的航空器,都美军被视为潜在威胁。当天,文森尼斯号的雷达捕捉到从德黑兰起飞的飞机正朝着巡洋舰飞来,文森尼斯误判这架飞机是伊朗的雄猫战机,舰长下令发射两枚导弹,结果那是655号班机,机上290名乘客全部罹难,是当年美国海军的重大丑闻。 这3起事件虽然肇事者各不同,但是都有一项共通点,就是肇事者都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也就是美国与伊朗的长期敌对。 今年初,美国发动精准打击,狙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伊朗军方必然相当愤怒,也担心类似的攻击还会持续,能够想像伊朗防空部队是怎样的精神紧绷,一有风吹草动,就以为是美国的再次动手,这很可能就是误击乌克兰客机,以及这次误击友舰的原因之一。 中时电子报称,美国对伊朗的施压不会减缓,他们也希望伊朗再多犯错误,所以伊朗只能自己稳住心态,管理与行动规则要正确,不然类似的悲剧还可能持续。  

误信工业酒精杀菌 伊朗约480人饮用后不治

伊朗是中东疫情重灾区,当局至今录得3.5万宗确诊个案,当地民众人心惶惶。有社交媒体更流传喝工业用酒精甲醇等错误方法能够防疫,不少市民误信谣言后中毒。伊朗一名抗疫医生表示,约480人饮用工业酒精后身亡,另有2850人不适。 伊朗一向严格执行禁酒令,严禁出售酒精类产品。不过由于当地社交媒体流传大量错误防疫方法,将搓手液杀菌消息混淆,让民众误以为饮用高浓度酒精便可杀菌,于是饮用了市面上贩售的消毒用工业酒精;或在在黑市购买混入大量甲醇的假酒饮用,造成不幸事件。 据悉,胡齐斯坦省、法尔斯省及设拉子等地很多教育水平较低的民众也饮用甲醇抗疫。其中,在胡齐斯坦省至少有20人酒精中毒死亡,218人因酒精中毒需住院留医,当中1人因此失明,有人情况危殆;厄尔布尔士省就有至少7人死于酒精中毒。

伊朗每10分钟1人死亡 世卫:美国同意暂停部分制裁

伊朗卫生部表示,每10分钟就有1个伊朗人死于新冠肺炎,而且每小时就有50个伊朗人染病。当地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呼吁民众留在家中,以免散播病毒。 卫生部副部长莱希(Alireza Raisi)说:“过去24小时内有149例新死亡,该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1284人,另外不幸的是,自昨天以来,我们有1046例新的感染病例。”伊朗累计确诊总数上升至1万8407宗。 另外,半官方的梅尔通讯社报道,世卫秘书长谭德塞告诉亲伊朗的黎巴嫩马雅丁电视台,美国政府已经同意,在疫情危机下,暂停对伊朗的部分制裁。谭德塞表示,他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电话强调,有必要协助伊朗对抗疫情。美方亦同意“暂停对伊朗的一些制裁,尤其是在紧急状态期间与便利金融手续相关的制裁”。

疑隐匿疫情 伊朗建大型墓穴

■在伊朗德黑兰西部,当局在一个广场进行消毒。美联社 ■网上传出的卫星影像显示,照片中的墓穴传是用来埋葬新冠肺炎死者之用。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新冠肺炎重灾区伊朗至13日确诊病例已破万,死亡人数高达514人。尽管疫情规模次于中国与意大利,但太空卫星影像显示,伊朗正在兴建大型墓穴,意味死亡人数远超出外界认知,且该国政府仍在隐匿疫情。 伊朗13日新增85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这是该国自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死亡人数最高的一天,总死亡人数达514人。路透社报道,该国的新确诊病例也增至11364,较前一天的10075例增1289例。 《纽约时报》报道称,从卫星照片可看出,伊朗疫情重灾区、圣城库姆(Qom)北部的“贝谢苏特马苏梅耶”公墓,正在扩大挖掘新的区域。在2月底前,挖出了2条总长100码(约91米)的长沟,面积约为2座足球场大。 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州马萨尔科技提供的卫星影像,可看到去年10月间,公墓大半区域仍未被使用。但到了3月,原本半空的部分墓地已开始启用。该公司分析师说,长沟的大小以及挖掘的速度,都和公墓原本的墓地不一样。他指著照片中墓穴旁成堆的白色石灰,称伊朗卫生官员先前曾指,这是用来埋葬新冠肺炎死者之用。 在该报道上传的影片中,一名自称曾在公墓的男子表示,挖沟的工人告诉他,他们已埋葬了超过250名新冠肺炎死者,男子说,“这些都是几天内刚挖好的坟墓。” 这些影像也证实了外界对于伊朗政府可能掩盖疫情真相的忧惧。上月24日,一名库姆议员指控卫生部隐匿疫情规模,称当地已有50死,政府竟称全国仅12死。 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奇为此召开记者会,边否认边在台上冒汗、狂咳,次日就确诊新冠肺炎。依照卫星照片,2月24日库姆的新墓地已经开挖。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助理教授阿夫卡米博士认为,伊朗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恐怕更高,且领导当局至今持续隐匿不报。 较早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表示,伊朗境内暴发的疫情可能是生化武器攻击其中一环,他要求武装部队建立一处“卫生与治疗本部”。

英媒:卫星图证明伊朗挖万人坑埋尸 官方隐瞒死亡人数

近日,国外专家认为,从伊朗的卫星图像显示了他们正挖掘万人坑以埋葬数量不断增加的新冠病毒死亡者。 据外媒3月12日报道,卫星图显示,伊朗库姆的一座墓地在2月中旬疫情爆发后开始扩大。到今年3月初,一个以前占满一半的墓地已完全填满,而另一部分未使用的部分已经开始投入使用。 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专家说,有迹象表明,新的万人坑是为该市死亡的新冠病毒死亡者准备的。 他还表示堆在坟墓旁的白色物质可能是石灰。石灰可以减缓人体的衰老,伊朗官员承认埋葬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人时使用了石灰。 此外,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似乎表明,该墓地的确为新冠病毒患者准备。一段视频引用了一位工作人员的话。这位工作人员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必须掩埋250多名病毒受害者。” “这些墓地,刚挖的,这是最近几天的事。” 伊朗是世界上受到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人们普遍怀疑官方掩盖了这场危机的真实数据,官方说已经有429人死亡,确认有10000多例感染病例。 但是,许多人对这个数据的准确性表示怀疑。 一位议员声称,官方说总共只有12人死亡时,仅库姆就有数十人丧生。 此外,伊朗也一直面临医疗用品短缺的问题,包括口罩和检测工具,而美国的制裁使情况恶化。(腾讯网,图片来源网络)

伊朗民众为防疫误饮假酒 集体酒精中毒20人死

(■染疫死亡人员的尸体被抬走。美联社)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汗普尔3月9日称,伊朗一省份出现集体酒精中毒事件,已造成20人死亡。中毒者为了预防新冠肺炎而误饮假酒。 新冠肺炎目前在伊朗传播速度极快,是病毒传播至全球后最危险的地区之一。伊朗卫生部9日宣布,截至9日上午,伊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595例,累计确诊病例7161例,其中237例死亡,已有2394例被治愈。据伊朗半官方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道,贾汗普尔表示,伊朗胡齐斯坦省9日只有73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但过去两天中有331人因酒精中毒住院,20人死亡。他在视频讲话中表示,这些人为了预防新冠肺炎而误饮了假酒。贾汗普尔表示,“如果人们能够消除恐惧,(该省份)也许到了疫情流行末期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在伊朗除了少数回教徒外的宗教群体外,人人都禁止喝酒,不过这次就有民众相信“喝酒消毒”传言,喝入大量假酒导致中毒。法新社报道则指,阿瓦士容迪沙布尔医学大学发言人埃桑普尔更进一步表示,大量涉入甲醇会导致失明、损害肝脏,甚至死亡。检方直指“死者被网络上的内容误导”,呼吁民众不要再误信偏方。

伊朗探亲 加籍商人疑染疫猝死

■■祖伊(左)和父亲阿里雷扎。星报   星岛日报讯   一名在伊朗的安省居民,怀疑患上新冠肺炎突然去世。死者的儿子正寻求方法,协助滞留在伊朗的母亲返回加国。 该对来自北约克(North York)的夫妇,在去年11月抵达伊朗,探访当地的亲人,当时仍未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伊朗的新冠肺炎病例最近急速增加,令两夫妇在加国的家人非常担心。果然不幸消息传来,夫妇在加国的儿子祖伊(Joseph Zuie),日前突然收到父亲在德黑兰一间医院病逝的消息。 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 祖伊说,63岁父亲阿里雷扎(Alireza Zuie)是一名退休牙刷制造商,他之前没有健康问题。祖伊称,母亲日前跟他说,父亲在当地时间周三晚被送入深切治疗部(ICU),怀疑患上肺炎,但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死亡原因被列为“心脏病发”。根据死亡证明上的资料,死者被怀疑患上新冠肺炎。 祖伊指,对于父亲的死因,伊朗卫生当局没有给予清楚的解释。 祖伊于本周初接受《星报》访问时称,伊朗的疫情正急速恶化,救护车人员由于害怕被感染,拒绝送父亲到医院。他在周四早上向《星报》发送电邮,传达了他父亲去世的消息。 祖伊的母亲法泰赫(Fatemeh),目前仍身在伊朗,由于害怕受到感染,她不想前往当地的医院。祖伊说,他现在只希望能将母亲带回加国。 渥京无专机撤侨计划 伊朗裔加拿大人议会(Iranian Canadian Congress)副主席塔巴西内贾德(Pouyan Tabasinejad)表示,据他所知,至少有200名加国公民正试图离开伊朗。该组织一直呼吁联邦政府派包机前往伊朗撤侨。 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发言人奈斯特龙(Natasha Nystrom)称,有722名身在伊朗的加国公民,透过“加拿大人海外登记服务”(Registration of Canadians Abroad Service)系统登记,联邦政府已收到225宗与伊朗情况有关的查询。 她又指,政府没有计划派专机到当地撤侨,呼吁当地国民利用商用交通工具返加。 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多伦多地区约有10万名伊朗裔人口,是伊朗以外最多伊朗裔人士聚居的地方之一。

【视频】网传医院堆满尸袋视频 伊朗一日暴增591宗确诊

  伊朗新冠肺炎疫情急速蔓延,当局周四宣布数项新防疫措施,包括设立检查站限制大城市之间的旅行,并呼吁减少使用纸币。当局通报过去二十四小时内新增五百九十一宗确诊,累计三千五百一十三宗。   卫生部长纳马基周四公布新防疫措施,将在主要城市之间设立检查站,限制民众在这些城市往来流动,并鼓励民众减少使用纸币,减低病毒蔓延。他表示驾车者到油站入油时应留在汽车内,让油站职工替他们入油。他又宣布学校和大学将关闭至四月初:“认真听我们的警告,留在家中。”伊朗新增十五名患者不治,全国死亡病例增至一百零七人。官员说,疫情最严重省份包括德黑兰、库姆、吉兰和伊斯法罕。在疫情最先爆发的什叶派圣城库姆,伊斯兰革命衞队建起了专门收治新冠病患的野战医院。在中部城市亚兹德,类似医院也正在加紧建设之中。   在外界忧虑伊朗可能隐瞒疫情严重性的情况下,伊朗网上流传一段宣称在医院拍到好几排尸袋的影片,官方未作回应。影片据称是库姆一所医院的医疗人员所录制。影片似乎显示有好几排满满的尸袋排在医院的地板上。拍摄者走过好几间房间,都有黑色的尸袋陈列,医院用来推送病人的轮牀上还有更多尸袋。当地媒体报道,这些死者相信是因为感染新冠肺炎而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HuWUNP6Yzk

伊朗又一位副总统确诊 释放5.4万囚犯抗疫

伊朗继女副总统埃卜特卡尔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Eshaq Jahangiri,见图)也确诊新冠肺炎,正在接受治疗。   伊朗媒体IranWire周三引述消息人士称,贾汉吉里的病毒检测结果呈现阳性,正接受治疗。伊朗官方尚未证实有关消息。此外,昨日有报道指工业、矿业和贸易部长拉玛尼也确诊,目前在德黑兰一所医院的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上月底确诊的五十九岁女副总统埃卜特卡尔,专责家庭与妇女事务。近日其他高官染病者还包括国安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祖努尔。   截至周三,伊朗共有二千九百二十二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九十二人死亡,是继中国内地、韩国之后,第三个确诊个案最多的国家。   另外,为防止病毒在人多挤逼的监狱内扩散,伊朗周二决定临时释放五万四千名囚犯。伊朗司法部发言人表示,若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便可获准保释离开监狱。不过,犯了较严重罪行及被判囚五年以上的囚犯,不会获释。二〇一六年被控间谍罪而被判入狱五年的英籍伊朗裔女子拉特克利夫,未知是否也可离开监狱。   伊朗政府官员没有具体透露有多少囚犯受到病毒感染,未知道该国的监狱是否出现大爆发。

困伊朗加拿大人求助联邦 政府称暂无撤侨计划

(■■雷扎尔(右)称,妻子和3岁孩子因航班暂停,未能从伊朗返回加拿大。CTV) 由于担心新型冠状病毒在伊朗爆发,加上航空公司取消或暂停往返伊朗的航班,因此被困在伊朗的加拿大人正在寻求联邦政府的帮助。 据CTV报道,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博士研究员雷扎尔(Tohid Yousefi Rezaii)周三表示,妻子和3岁孩子原定在2月2日乘搭飞机由伊朗回国,但是航班被土耳其航空公司暂停,所以现时未能回家,令他十分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 伊朗自2月19日报告首宗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出现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不断增加。 来往航班取消 此外,温哥华居民拉比伊(Ali Rabiei)称,他在1月与妻子一起前往伊朗参加父亲的葬礼,其后伊朗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他们原定在3月6日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的航班已经暂停。目前只好尽量留在屋内,因为担心走到街上会感染到新型冠状病毒。他形容,夫妇二人在伊朗的处境非常糟糕。他曾试图与航空公司联络,但航空公司回复,往返伊朗的所有航班均已取消。 对于有滞留在伊朗的加拿大人希望联邦政府撤侨,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发言人萨瓦德(Angela Savard)表示,明白到他们的忧虑,暂时未有从伊朗撤侨的行动,但可以提供领事服务。目前大约有722个加拿大人在伊朗,该部门已收到超过255个查询。综合报道

返加商业机票7000元,伊朗裔敦促政府撤侨

比尔詹德说常因担忧而失眠。CBC 随着新冠状病毒疫情在伊朗蔓延,加之安省与伊朗有关的新增确诊个案不断增加,安省的伊朗裔社区感到担忧。 来自安省约克地区康山社区(Thornhill)的比尔詹德(Farah Hossein Zadah Birjand)对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现在疫情的形势非常复杂,我常常无法入睡”。 比尔詹德的丈夫于2月中旬到达伊朗,不久之后,该国开始报告新冠病例激增。由于许多边界关闭、国际航班取消,她的丈夫被迫滞留伊朗。 航班票价高达7,000元 比尔詹德说,她一直在联系伊朗的5间旅行社,甚至加拿大的本地旅行社,但是“所有航班都已满座,而没有满座的航班则贵得离谱,票价大约在5,000元至7,000元之间”。 比尔詹德还联系了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但对方的回复是,联邦政府目前不会帮助加国公民撤离伊朗。她说,虽然这些日子感到心力交瘁,但不会放弃努力。 加拉耶(John Gharajeh)和海达里(John Heidari)是多伦多伊朗社区的领袖。根据他们的说法,那些设法飞回到加拿大的人士,都对本地机场缺乏筛查和检测措施感到惊讶。 加拉耶称,列治文山的伊朗社区正在采取行动,告知社区居民尽量待在家中,尤其是要取消任何形式的聚会。海达里称,据他所知,上周至少有3个社区活动被取消。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