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12:46:2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保险公司赔偿

龙卷风造成的损失 保险公司会不会理赔?

周四(7月15日)下午,一场EF-2级的龙卷风,席卷了安省巴里市。最大风速达到每小时210公里,造成了重大的损失,至少10人受伤,数十座房屋受损。 加拿大保险局(IBC)安省副主席Kim Donaldson说:“我们关注所有受这次重大天气事件影响的人,我们感谢冲到现场的急救人员,确保了该地区居民的人身安全.....这是一个创伤性的事件。请放心,任何财产或车辆受损的人都可以在准备开始索赔程序时联系他们的保险代表。我们鼓励那些有关于保险问题的人联系IBC的消费者信息中心,电话是1-844-2ask-IBC。” 本站相关报导:加拿大环境部:安省巴里龙卷风时速210公里 EF-2级 每个保险都是不同的,要知道你的保险包括什么 你的保险代表可以确认你目前的保单所涵盖的范围。由龙卷风造成的房屋损坏,包括风和雨,通常都在承保范围内,如: 飞散的碎片或倒下的树木和/或树枝造成的损失 由于风的突然作用,水通过开口进入屋内,造成房屋和物品的损失 风或水对车辆造成的损失,这项保险是可选的,所以请向你的保险代表查询你购买了哪些保险 在某些情况下,因投保的损害而无法留在家中的房主可能有权获得额外的生活费用。请向你的保险代表咨询,了解你的保单涵盖哪些内容。 启动索赔流程的提示 在安全的情况下,采取以下步骤开始保险索赔程序: 评估并记录损坏情况。拍照会有帮助 给你的保险代表或保险公司的索赔部门打电话,报告你的损失 在提供信息时,要保持记录,并尽可能详细。一定要保留所有与清理工作有关的收据 如果你需要有关家庭、企业或汽车保险的进一步信息,请联系IBC的消费者信息中心,电话是1-844-2ask-IBC(1-844-227-5422)。 更多与风灾和龙卷风有关的保险信息,请访问:http://www.ibc.ca/on/disaster/wind (都市网Rick报道,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加拿大保险公司去年赔惨了,因为……

去年因极端恶劣天气造成的财物损失,令保险公司合共赔偿了13.34亿元。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去年发生的多宗极端恶劣的天气事件,令保险公司合共赔偿了13.34亿元。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指出,以年度计算,去年的赔偿金额,居于历年来恶劣天气排行榜第7位。 保险局表示,赔偿金额最高的年份,是2016年亚省麦梅利堡(Fort McMurray)林火,金额达52.61亿元。第二是2013年,亚省及大多伦多地区的水灾,赔偿金额达34.18亿元。第三是1998年,魁省发生严重的冰暴,赔偿金额达24.94亿元。 去年与天气有关的赔偿,分别排第4位和第9位的2018年和2017年情况相似,并不是由于单一事件导致大笔的保险理赔,而是由于连串规模较小的极端恶劣天气,令加东到加西地区的民众和保险公司,蒙受严重损失。 保险局吁全国解决水浸 保险局副总裁史超域(Craig Stewart)说,气候转变令民众、企业和政府的负担愈来愈大,各级政府互相合作,减少风险的第一步,是订立一个解决水浸的全国行动方案。 随着极端恶劣天气导致的金钱损失日益严重,保险局要求各级政府增加拨款,提高基建的抗灾以及灾后修复损毁的能力。 当务之急是改善基建预防水浸和大火,提升建筑标准的土地规划,并且鼓励将住屋和商业发展计划,迁离水浸的高危地区。 保险局指出,极端恶劣天气令保险公司遭受严重损失之外,也为纳税人带来沉重负担。因为保险公司每1元的赔偿金,意味着政府和纳税人要支付数倍的金钱,维修被破坏的基建设施。

妇人车祸伤脑走路难 却为何只或保险公司小额赔偿?

■■沙特尔沃思(左)现时连走路,也需用柺杖帮助。CBC 安省一名女子多年前在一宗车祸中身体受重创,导致她无法工作,但保险公司只肯提供小额赔偿,而政府的仲裁机构也驳回她的申诉。不过,该女子的律师之后收到匿名信,指该宗个案受到仲裁机构的高层干预,导致该女子无法获得合理赔偿。安省法院因而要求相关的仲裁机构,对个案进行重新评估。 事件中的受害女子为沙特尔沃思(Mary Shuttleworth),她在2012年乘坐朋友的车辆前往工作时遭遇车祸,朋友的车当时与一辆小型货车迎头相撞,导致她的背部和脑部受伤,并引发其他神经系统的问题和精神创伤,令她无法工作。她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表示,现在连走路也有困难。 保险公司指未符领200万赔偿 当她向保险公司Peel Mutual索偿时,该公司指她受的伤未达到“灾难性”程度,因此她不符合资格获得200万元的赔偿。她的代表律师马津(Gary Mazin)称,保险公司只肯提供8.6万元赔偿。 根据法律,受害人必须证明,自己丧失55%正常人功能,才符合资格领取该项200万元赔偿。但保险公司的专家当时认为,沙特尔沃思只失去40%正常人功能。 沙特尔沃思不满保险公司的决定,于是向“多伦多本地上诉部门”(Toronto Local Appeal Body,简称LAT)申诉。LAT的裁判员萨宾(Susan Sapin)同意保险公司的专家意见,申诉个案被驳回。 事件或影响数以千计索偿 几个月后,沙特尔沃思的律师马津收到一封匿名信,称该宗个案受到一个叫林穆鲁(Linda Lamoureaux)的LAT高层成员干预。马津指出,根据可靠消息,裁判员萨宾最初认为,沙特尔沃思的伤属于“灾难”性质,但事后遭到林穆鲁修改。 马津根据《资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取得的资料亦显示,林穆鲁确实有审查过沙特尔沃思的个案。 法官索伯恩(Thorburn)指,有合理的理由怀疑,LAT的决定没有反映裁判员的独立决定,因此推翻LAT的该项裁决。 但马津说,保险公司和LAT均已就该项裁决,向安省上诉法院(Ontario Court of Appeal)提出上诉,最终裁决估计还要等候多年。他又指,该项裁决势必影响安省其他仲裁机构的决定,数以千计的类似个案将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