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21:13:2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中关系

前总理克雷蒂安对加国经济感到担忧 谈与中国关系希望联邦政府面对现实

  【加拿大都市网】前总理克雷蒂安 (Jean Chretien) 由1993年到2003年领导加拿大。他表示,对加拿大经济的未来感到担忧,通胀处于近20年的高位,称加拿大正在“进入一条黑暗的小巷”。克雷蒂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他认为联邦政府在应对新冠危机时“别无选择”,但未来将面临困难的情况。 谈到通胀担忧,克雷蒂安指:“我们疯狂地印钱,我是感到担心的。我们要进入一条黑暗的小巷,但必须走到小巷的尽头。”上个月年利率达到4.4%,克雷蒂安回顾了他作为总理应对经济挑战的经历。他说,经济和生活成本上升已成为许多加拿大人的头等大事,加拿大将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他又道出:“随着新冠疫情,政府做了一些别无选择的决定。 但现实是已经发生,而且大家必须面对。” 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就联邦平衡拨款是否公平进行公投,克雷蒂安称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因为这需要修改宪法,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七个省的同意。”克雷蒂安又说,作为联邦的一部分,总理必须应对各省的“抱怨”。 谈到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现状,克雷蒂安说,联邦政府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就是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超级大国,所以加拿大政府不应该认为这两国可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他指出,在他任职期间,能够平衡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在经济问题上,同时在人权问题上“非常坦率”。 在克雷蒂安看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 (Justin Trudeau) 的政府,在处理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留的事件上,其方式与他平常有所不同。​​​​克雷蒂安认为,政府应该早点采取行动解决他们被拘留的问题。 克雷蒂安又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力量。他承认,自他领导加拿大以来,中国发生了变化,这在政府中也发挥了示同的作用。他又说,应该始终要明白其他国家必定出于自身利益而行事,并且在确定战略时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另外,杜鲁多亡父老杜鲁多(Pierre Trudeau)担任总理时,克雷蒂安曾任印度事务部长,被问到前寄宿学校继续发现没有标记的坟墓,他是否承担一些责任时,他回应指:“那些寄宿学校一早就存在,而最后一间也是在我担任总理时被关闭,因为当时不得不处理这个问题。” 当被问及他是否会为他在加拿大寄宿学校中所扮演的角色道歉,其中包括提出一份极具争议且最终被撤回的“白皮书”。原住民认为该白皮书是同化主义者,因为它提议消除“印第安人身份”,克雷蒂安说他的重点是向前看。 最后,克雷蒂安被问及目前对加拿大最大的担忧是什么,他认为前景是乐观的。他表示,加拿大有一个良好的治理体系,国民也是互相理解,也没有存在太多歧视。他说:“但当一个国家有3800万人口时,总会有问题。庆幸的是我们很繁荣,有很多资源,也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同时,我们的优势是有两种官方语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公民,存在不同的肤色、宗教、语言,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身份都感到满意。”克雷蒂安还说,虽然他仍然喜欢参与政治,但已经不想再实践了。 V10

加中关系能否修复?仅10%国民认为可回到孟晚舟事件之前

(■■孟晚舟获释后,多数国民对加中关系表示难恢复过往。星报资料图片) 根据民意调查公司纳诺斯(Nanos Research) 昨日发表最新民调发现,只有约10%受访加拿大人认为,加中关系可以回复到孟晚舟和“两个米高”事件之前的状态。 纳诺斯受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委托,于上月30日至本月3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透过电话和网上访问了1,017名18岁或以上的加国民众,探讨在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与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分别获释之后,他们对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看法。 民调结果显示,35.5%受访国民认为加中关系因孟晚舟和“两个米高”事件情况而永久受损,48.3受访民众相信两国关系将能有轻微修补,仅10.7%受访者表示,两国关系可以回到发生争议前的状态,另5.5%受访人士谓不肯定。 安省逾半认为能轻微修补 若以省份地区分析,认为加中关系已永久受损的受访者当中,以草原省份居民最多。来自该地区的受访者当中,有多达37.9%有此意见。其次是卑诗省居民(36.2%)、魁省居民(35.8%)、安省居民(34.2%)及大西洋省份居民(33.8%)。 相信两国关系能有轻微修补的受访者当中,就以安省居民最多,比例达至51.5%。其次是魁省居民(48.8%)、大西洋省份居民(48.5%)、卑诗省居民(44.7%)及草原省份居民(43.5%)。 而认为两国关系可回到从前的受访者当中,则以大西洋省份居民最多,比例为13.1%。其次是草原省份居民(12%)、魁省居民(11.9%)、卑诗省居民(11.5%)及安省居民(8.7%)。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要求中国移动剥离其加拿大子公司

(■■CMI Canada向法院申请撤销联邦政府的决定。网上图片) 自由党政府最近基于国家安全考虑作出决定,要求一间中国国有电讯公司剥离其在加拿大子公司的股份。该公司已入禀联邦法院,要求撤销该项决定。 据加通社报道,中国移动国际加拿大公司(China Mobile International Canada,简称CMI Canada)表示,加拿大政府没有理由相信其会损害加拿大的国家安全或代表北京从事间谍活动,更指杜鲁多政府作出要求其剥离与母公司股份的决定,至少部分动机是出于“当前的政治社会经济气候以及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普遍偏见”。 CMI Canada本周向联邦法院提交的撤销联邦政府决定申请时,揭示了一个投资筛查案的细节,在过去的一年中,该案一直在公众视野之外悄悄展开。 成立于2015年的CMI Canada提供移动通讯服务,包括预付费电话计划,但公司本身并不拥有或经营任何电讯网络设施。相反,该公司与研科(Telus Communications Inc.)合作,通过后者的网络提供无线服务。 CMI Canada表示,由于无意的疏忽,直到去年10月才告知联邦政府其作为一家新加拿大企业的存在。随后,联邦政府官员提出了一系列索取信息的请求。 由于《加拿大投资法》(Investment Canada Act)和《投资国家安全审查条例》(National Security Review of Investments Regulations)允许联邦政府审查外国企业在加拿大的投资,今年1月,政府通知CMI Canada,将以安全为由进行审查,指出这项投资可能导致该加拿大企业被中国政府“用于非商业目的,例如破坏关键基础设施和外国干涉,从而破坏加拿大的国家安全。” 要求中国移动90天内决定 在进一步的信息交换之后,联邦政府于8月9日发布命令,要求中国移动在90天内要么从这间加拿大企业完全剥离,要么将该公司关闭。 CMI Canada辩称,联邦政府的这一结论“等同于猜测这间加拿大企业可能会做什么”,例如将其所虚构的敏感信息访问权,用于“军事应用或间谍活动”。 CMI Canada认为,根据现有的信息,渥太华无法以合理的方式,得出该项投资将损害加拿大国家安全的结论。CMI Canada在加拿大不拥有、亦不经营任何传输设施,没有对任何关键基础设施的直接或有特权的访问权限,并且除基本的联系方式外,无权访问任何敏感的电讯数据或个人信息。 CMI Canada要求法院撤销联邦政府的决定,或者将此事发回政府重新考虑。该公司还希望在案件和任何上诉有结果之前,暂停该命令的执行。 在提交的申请中,CMI Canada表示,如果政府的决定不被撤销,该公司将被迫完全离开加拿大,而这将需要终止客户协议和运营。 联邦政府尚未就此申请作出回应,举行听证的日期亦未确定。

「释放孟晚舟」网上视频论坛 绿党国会议员发言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自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被捕至今已经近2年时间,多个和平组织周二通过网上视讯会议共同举行“释放孟晚舟”(Free Meng Wanzhou)网上论坛。绿党国会议员曼利(Paul Manly) 参与并强调,他要求释放孟晚舟的主要出发点是考虑在中国被羁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原本要参与的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爱舒顿(Nikki Ashton)称临时有事并未现身会议。 曼利参与周二的网上论坛时表示,他最关注的事情是被羁押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这也是他同意参加该活动并发言的原因,虽然这个活动的名字并不能反映出这一点。他声称,他也非常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香港的民主运动以及中国的监控等。 曼利表示,绿党核心小组今年7月发声明,呼吁加拿大联邦政府要求美国撤销对孟晚舟的所有刑事指控,并撤回引渡请求。他说:“加拿大可以释放她,我们做出这一声明是希望看到康明凯和斯帕弗也能获释。”他指出,加拿大与多个国家有引渡条约,这些条约需要得到尊重,但不应受到政治干扰。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导致所有事情的关键,也直接导致两个加拿大公民被拘捕。 论坛主持人称原本也说要参加论坛的爱舒顿临时有事不能参与,由他人代为宣读其声明。声明称,她看到“特朗普恐惧症”呈上升趋势以及可能形成的新的冷战感到非常担心。作为加拿大人,“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的角色,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情来进行改变”。 她指出,这种恐惧症在加拿大也呈上升趋势,早前一位保守党党领候选人攻击有华裔背景的加拿大首席卫生官便是例子,他非但没有因此退出党领选举,现在也仍是保守党的国会议员。 声明指出,加拿大人应该是和平建设者,这不止是不参与战争,还包括解决世界其他地方的争端和争议。这也是她同意并支持请愿的宗旨。加拿大应该克服差异,与中国及全球合作,共同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情后复苏”。 “释放孟晚舟”网上论坛由加拿大外交政策研究所(Canadian Foreign Policy Institute)、加拿大和平会议(Canadian Peace Congress)、“汉密尔顿停止战争”(Hamilton Coalition to Stop War)等多个机构发起,共有近250人进入Zoom会议室参与,论坛同时在网上多个平台直播。 自爱舒顿和曼利表示要参与该网上论坛后,就引来不少批评的声音。其中,《国家邮报》(Natinoal Post)的专栏作家伊维森(John Ivison)就发表题为《世界上“有用的白痴”组织起来,他们参加了释放孟晚舟活动”为题的文章,而“有用的白痴”这一含有贬义的政治术语,是在冷战时期形容易于受到共产党宣传和操纵影响的非共产党人士。他在文中称,如果和平主义者想花时间代表一个在温哥华拥有价值数百万豪宅的中国亿万富翁,那是他们的事情,但活动的宣传材料完全没有提及在孟晚舟被拘捕9天后就被中国拘捕的两名加拿大人,这令人震惊。 他还批评爱舒顿不但同意参与这一活动,还赞助了下议院的请愿书,要求立即释放孟晚舟,且敦促政府允许华为参与加拿大的5G推广,以“保护加拿大的工作”,并鼓励进行外交政策审查,以制定对华的独立外交政策。 曼利参与网上论坛直播。视频截图

中加关系新策略 商鹏飞强调挑战竞争合作

(■■外长商鹏飞在国会中发言。加通社)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警告说,如果与中国交往政策转为强硬,将影响营救两名被中国羁押的加拿大人的努力。他又形容目前的对华策略是三管齐下,包括在不同领域,采取挑战、竞争和合作的姿态。 商鹏飞周一在国会加中关系委员会作证时,敦促国会议员在谈论中共政权的危险和行为时,要时刻记住两名加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中国的命运。 商鹏飞说:“我知道,有些人喜欢对中国说硬话。我认为,表达强硬虽然很容易,但我们要有智慧。 让我们不要陷入强硬和不负责任言论的诱惑,这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我们的农民和企业界人士,以及捍卫人权,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促国会议员 谈北京要有智慧 在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2018年12月在温哥华被捕之后,中国随即拘捕两名加人,被加方视为报复。中国的后续行动还殃及加拿大的农民、渔民和出口商。 在上周三,加拿大多个反对党联手在众议院通过了保守党提出的动议,要求杜鲁多政府必须在30天内就是否允许中国公司华为参建本国的5G网络作出决定,并提出一项打击北京针对加人的骚扰和干预计划。 该动议并不具约束力,商鹏飞向国会加中关系委员会表示,政府在这两个方面的行动将以国家安全为考量,而不是以任意设定的期限为指导。 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一再声称,对加拿大利益威胁最大的,莫过于中国的崛起。他呼吁对华关系采取“睁大眼睛”的态度。 不过商鹏飞认为,这正是加拿大政府所采取的方法。 商鹏飞说,2020年的中国不是2015年的中国,甚至不是2018年的中国,渥太华正在采取新的策略与中国打交道。他形容目前的策略是三管齐下,包括在某些领域,例如人权问题挑战中国;而在贸易等其他领域,加拿大需要与中国竞争;此外,加拿大还需要在某些领域与中国合作,例如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 商鹏飞称,最好的方法是所有自由民主国家团结一致,用一把共同声音来敦促中国改变其行事方式,正如加拿大已经联合其他国家,大声疾呼反对中国拘押康明凯和斯帕弗。

加拿大要抵制北京冬奥?外交部长不表态踢皮球

尽管国际社会有越来越多呼声抵制2022年在中国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会,但杜鲁多政府没有计划采取任何行动,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称,要不要参与北京冬奥应该由加拿大奥委会做决定。 《环球邮报》报道,商鹏飞在众议院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表示,要不要抵制的问题应该留给参加北京冬奥的体育团体来决定。“我认为谈到体育和政治之关联必须谨慎。参加奥运是加国奥委会做的决定,因此在北京冬奥会上,我们当然也希望由他们来决定。” 传前枢密院书记建议抵制 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在国会委员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指前枢密院书记韦尼克(Michael Wernick)上周曾建议政府应开始为抵制北京冬奥会做准备。 来届冬奥会将于2022年2月在北京举行。有不少批评中国人权纪录的专家敦促渥太华要抵制奥运会。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已多次呼吁渥太华要抵制北京冬奥,并要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前加拿大驻香港高级代表希金波坦(John Higginbotham)亦表示,除非中国“停止压迫香港”,否则加拿大应抵制北京冬奥。 160多个人权团体9月时向国际奥委会(IOC)主席递交一封联名信,呼吁国际奥委会“纠正授予北京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的错误”。公开信上提到新疆和香港被镇压的问题,称:“国际奥委会必须认识到,如果在中国控制的所有地区不断恶化的人权危机被完全忽视,奥林匹克精神和奥运会的声誉将受到进一步损害。” 英国外相蓝韬文(Dominic Rabb)暗示,如果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维吾尔族在中国受虐,英国可能无法参加2022北京冬奥。此外,美国联邦参议员斯柯特(Rick Scott)也呼吁国会通过要求国际奥委会取消北京举办冬奥资格。 商鹏飞在加中关系委员会上的开幕谈话中承认,2015年的中国和今天的中国不一样了,中国的扩张政策令人担忧。“我们看到中国领导人越来越准备发力要扩张势力。中国的野心甚至到达了北极地区,目的是发展航道……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新现实,因此我们和中国交往时要睁大眼睛。”星岛综合报道

加驻华大使探望在中国被捕的两位加国公民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驻华大使日前以视频的方式探望在中国卑扣留的加拿大国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不过相关的会面内容未有透露。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加拿大驻华大使鲍逹民(Dominic Barton)在周四以视频方式探望了康明凯。另外,他也在11月10日探望了斯帕弗。 在2018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拘留了斯帕弗和康明凯。外界一直认为这是中国对加拿大拘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而做出的报复行为。 加拿大政府表示,他们仍然对两人被“肆意拘留”一事高度关注,并继续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 加拿大政府认为中国逮捕两人是为了向加国政府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而中国方面则表示,加拿大无权拘捕孟晚舟,并表示, 斯帕弗和康明凯涉嫌国家安全犯罪。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加拿大试图“隐瞒真相,误导舆论”,以此逃避其在孟晚舟事件中的责任。赵立坚说:“我们再次敦促加方与中方相向而行,纠正错误,尽快妥善解决孟晚舟问题。”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最近把中国的行动称为“胁迫外交”,并表示会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就共同努力解决这一问题进行交谈。 与此同时,加拿大反对党也要求自由党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国家安全威胁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周三,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提出一项动议,要求政府在30天内决定是否允许中国华为结束有限公司为加拿大下一代的5G网路提供设备。最终该动议以179票赞成,146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该动议称,加拿大需要“像澳洲一样,制定一个强有力的计划,以打击中国在加拿大日益增长的海外业务,以及中国对居住在加拿大的加国国民日益增加的威胁,并在30天后将动议纳入议程。 联邦自由党政府目前已推迟决定用哪家公司为5G网路提供设备。 V33

加中贸易理事会在北京开论坛 商界齐呼吁释放孟晚舟

(加中贸易理事会年度大会和商务论坛。     加中贸易理事会官网) 【加拿大都市网】加中贸易理事会在加中建交50周年之际,13日和14日两天于北京举行年度大会和商务论坛。当中国官员在会议上呼吁加拿大政府释放孟晚舟时,现场商界人士一片拍手叫好,而加拿大官员要求中国释放两名加拿大人时,现场却一片宁静。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周二在会场提到加拿大要对两国关系低迷负责,必须释放孟晚舟时,现场响起了鼓掌声;但当加拿大小企业、出口促进和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和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呼吁中国释放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 ,并要求宽大处理涉及贩毒罪的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时,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掌声。 许多加拿大人不愿意渥太华和北京有联系,但对于那些在中国有经济利益的人来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默许北京的要求释放孟晚舟,是摆脱僵局最简单的方法。 加拿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族之一 - 加拿大鲍尔集团公司高级副总裁德斯马赖斯(Olivier Desmarais)是现任加中贸易理事会主席,他说:“这个问题一直在拖延,这令人沮丧。”他在周二晚宴上的录像带提及孟晚舟和两名加拿大时称,该组织的成员“非常希望看到这些法律案件得到解决”。他说,两国在很多领域上都可以共同合作。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周二在会场发表演讲。  路透社) 大会上的丰盛晚宴的赞助商是中国华为科技公司,几家主要加拿大公司都参与了此活动,但今年50周年纪念,渥太华和北京的领导人都没有互相祝贺,双方为了孟晚舟、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拘捕而各自表述了强硬立场。 对于在中国有生意往来的加拿大企业来说,视中国为长期增长的地方,在疫情下能对加拿大经济有所帮助。尽管加拿大今年前7个月的全球出口下降了16.7%,但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2.2%。 德斯马莱先生说:“中国市场对加拿大人的工作极为重要,加拿大劳工的薪水取决于两国持续的牢固关系。” 但根据国际组织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加拿大对中国的好感度暴跌至前所未有的水平,高达有73%的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已称两国之间的许多议程,包括关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都被搁置或中止。但是,加拿大企业和中国政府都希望重新推动自贸协议谈判。王受文周二说:“自由贸易协定符合我们的利益,会为双方人民带来更多红利。” 加拿大公司试图忽略政治摩擦。Tim Hortons,Lululemon,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和始祖鸟(Arc’teryx)等加拿大品牌积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 始祖鸟在2018年已经被中国安踏体育集团收购,但仍在加拿大生产,其大中华区总经理徐阳表示,最近在上海开设了旗舰店,刚过的中国国庆假期的销售额比2019年增长了两倍以上。“业绩真是不可思议。” 华为公司也称将积极投入加拿大市场,今年在加拿大的研发支出增加了30%。 Blake Cassels Graydon LLP律师事务所的退休合伙人夸克(Bob Kwauk)说:“外面有很多噪音,表面上有很多波纹,姿势很多,但是生意贸易还是会完成。” 鲍达民指出,中国零售市场现在的规模几乎与美国相等,两国必须找出如何在未来50年内共同努力。 v01

加中建交50周年 杜鲁多对中国态度转向强硬

(■■杜鲁多在加中建交50周年之际,对中国提出较为严厉的批评。加通社) 10月13日(周二)是加拿大与中国建交50周年纪念日,加国总理杜鲁多对中国态度转趋强硬,指加国将与盟友合作对抗中国“强制外交”(coercive diplomacy),也警告中国使用的随意拘捕、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及建立穆斯林集中营等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当日发表的声明,对中国的态度则是软硬兼具。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该纪念日由于加中关系因孟晚舟和两名加拿大人被拘捕事件而处在低迷气氛下,因此两国都没有举行任何庆祝活动。总理杜鲁多周二在一个会议上被问及,自他的父亲、前总理老杜鲁多(Pierre Elliot Trudeau)1970年开启加中外交以来,两国关系有何变化时,杜鲁多说:“加中关系变得十分紧张。我们绝对会保持致力与我们的盟友合作,确保中国的强制外交、随意拘捕两名加国公民以及世界其他一些国家公民的做法,不会被看作是中方所认为的成功策略。” 藉纪念日反思双边关系 杜鲁多此前一直犹豫并尽量避免公开对中国的一些行为作出批评,不过,他于周二表示,中国目前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其他很多国家具有很大的经济影响力。不过,渥太华将不会对涉及到共产党超级大国的人权问题保持沉默。 杜鲁多他说:“我们将继续同我们的伙伴、世界范围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让中国了解他们对国际及全球事务的处理方法,对中国或对我们和其他国家来说,都不是一种特别有效的方法。” 外交部长商鹏飞周二则发声明提到,这个纪念日是反思彼此双边关系的机会,并再度强调两名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人需要尽快被释放,“今天,标志着加拿大和中国建交50周年。1970年,尽管我们的政府体制不同,加拿大政府还是率先伸手,成为国际上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领导角色。原因很简单:国际社会无法让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和国际机构隔离。对话尽管具有挑战性,但必须战胜无知和恐惧。” ■■加国两公民康明凯和斯帕弗,在孟晚舟被捕后遭中国拘捕,加中两国关系由此急剧恶化。星报 重申被囚两加人必须回家 他说:“我们仍然相信双方关系很重要。同时,这个周年纪念是个反思双边关系的基础和前进道路的机会。的确,50年来,加拿大在审查我们关系时总保持清醒的态度,考虑了相互尊重和互惠的重要性,遵守包括人权在内的原则以及取得符合加国利益的成果。任何公民被任意拘押都是不可接受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必须回家,这是所有加人的一致目标。使用强制性外交手段会迫使加拿大重新审视其关系,重点将放在多边合作。” 商鹏飞指出,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加拿大认识到其未来与该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息息相关。在建立与中国关系的新框架时,加拿大将与合作伙伴一道,使中国政府对国际义务负责。中加的共同未来取决于法治,取决于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以及对​​人民各方面的尊重。同时,加国将继续寻求有意义的对话与合作。 他最后说:“我们关系的基石从一开始到现在的重点,都是加拿大和中国人民。我们在建立外交关系之前就已经有深厚的长期联系,这些联系以及华裔加拿大人对加拿大的非凡贡献将长久持续,并在未来几十年继续为我们的关系带来多样性和深度化。”

加中建交50年 两国大使说了些什么重要内容?

(■■下月是加中建交半世纪,但两国关系近期却陷冰点。 网上图片) 下月是加中建交半世纪的标志,两国关系却陷入50年来最糟糕的时刻,但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仍呼吁,本国应与中国这个重要的世界经济强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中国驻加大使丛培武在论坛上则批评美国野蛮地欺凌孟晚舟,并称加拿大是“同谋”。 据《环球邮报》报道,鲍达民在亚省大学中国学院主办的加中经济政策论坛上说:“世界的力量正在转移,已转到亚洲,因此我们需要在中国做更多的事。” 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逮捕之后,加中关系出现一系列震荡,除了贸易争端外,还包括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经被关押600多天。批评人士指责中国进行人质外交,外交部长商鹏飞日前则表示,加拿大需要重新评估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且证实与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已经终止。 鲍达民在论坛上详细谈到了加国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机遇,其评论符合联邦自由党一些机构和工商界对中国的长期看法。鲍达民说:“我们思考未来50年的过程中,中国将发挥更大的作用。本国在自然资源、金融监管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实力补充了中国的需求。我们有可能一起做很多事情”。 鲍达民强调,中国处在世界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地位,且中国已经是科技创新的中心。 他引用统计数据显示,亚洲在2019年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43%,这一数字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到60%。不过鲍达民过去任职的机构——麦肯锡国际咨询公司(McKinsey&Company)发布的数据没那么乐观,他们预测,到2040年,从购买力平价的基础上来计算,亚洲的国民生产总值到2040年会超过50%,2019年则是42%。 虽然鲍达民积极推广加中建立好关系的重要性,但国内民意对中国出现反感。5月份民调机构Angus Reid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14%受访者表达了对中国的积极看法。另一机构Ipsos Reid在7月份发现,有82%认为本国应该减少对中国的贸易依赖。 赵朴唱反调促对华强硬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在论坛上说,中国对维吾尔族的压迫,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以及在南海的军事扩张等问题,都受到国际谴责。“既然我们知道中国的行为,就不可能对中国保持矛盾态度,更不用说它欺负加拿大的方式了,这一切还未结束。现在是加国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加坚定态度的时候了,这包括对中国在本国的干预和间谍活动的零容忍,以及要扩大我们的贸易多元化”。 但不少人怀疑渥太华的对华政策会有任何根本性改变。前加拿大驻香港高级代表希金波坦(John Higginbotham)表示:“基于疫情、丑闻、自由党少数执政、保守派不稳定、内阁薄弱、美国大选不确定性和官僚主义等因素,我不期待渥太华会有什么新意。” 中国驻加大使丛培武在论坛上又批评美国对孟晚舟进行野蛮地欺凌,并称加拿大是“同谋”。但他话锋一转,仍对中加两国恢复正常关系保持乐观态度,暗示加拿大公司可能会在中国找到在金融、制造业、农业、医药和教育领域的机会。他认为两国在多边主义、自由贸易、维持和平、气候变化、传染病治疗和对国际组织的支持等问题上都有共识。

加中关系到底走向何方?赌注很高左右为难

(■■杜鲁多2016前往中国访问,与家人一起游览长城。加通社) 从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捕,到两名加拿大公民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被扣押,再到多名加拿大人在华涉毒被判死刑,加中两国关系跌入谷底。有分析指,加拿大对华政策触礁,也正是开辟新途径的绝佳时机。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指出,现在加中关系遇冷,无论是之前启动的加中自贸协定对话,还是总理杜鲁多希望的“为加中战略伙伴关系掀开新的篇章”,促进双边贸易或合作的努力都成为历史。 现在,加方的主要目标是希望中方能够释放两名加拿大人,这一方面至今都没有进展。而中方官员已经表示,在孟晚舟获释之前,北京与渥京之间不会有任何动作。另一方面,如果孟最终输掉官司而失去自由,事情还会变得更加糟糕。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方外交人员就警告,如果孟晚舟最终被引渡到美国,过去多年努力建立的加中关系恐怕就会毁于一旦。 显而易见的是,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已陷长期停滞,没有明确的结束日期。但是,如果外交上的困难已经阻碍了一切事情的发展,那么它也许会推动建立一个与过去不同的对华政策,尤其在中国挑战美国地位、美国又试图限制中国影响力上升这样一个重大历史变革之际。 面对新的中国须适应 作为加拿大外交部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之前提到的“重新评估和调整我们的外交政策”的一部分,这一新的方向可能就包含在渥京目前正在起草的对华新框架中。 “我们需要适应,我们正面对一个新的中国。”商鹏飞上周接受《环球邮报》访问时说。他表示,新框架将指出与中国之间进行竞争、共存、挑战与合作的地方,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公布相关细节。 对于加拿大和其他西方民主国家领导人而言,制定对华立场可能是现代最复杂的一项国际事务。有加拿大外交官就指出中国“令人惊讶又恐怖、令人鼓舞又沮丧”,“你要如何对这样的国家制定外交政策?” 相对于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贸易战和人权措施,欧洲对海外投资设立的障碍,澳洲提出的防止外国干预法,以及其他五眼联盟国对华为5G技术的态度,加拿大一直不愿对中国采取决定性行动。 与对美国作比较,加拿大对华的态度就更加鲜明,如美国宣布加收关税时,加拿大提出强烈反对;而中国在禁止加拿大农产品进口时,渥京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也没有与盟国一起抵制华为。 这样做并非因为没有别的选择,渥京完全可以采取更果断的办法,在全面禁止华为产品的同时,使经济领域不受中国投资的限制。“我会确保任何人带着华为手机进入加拿大都会被没收。”在中国从事法律服务近20年的加拿大律师柏格德谢培(Jérome Beaugrand-Champagne)指出:“我们应该面对现实,中国并非朋友。” 寻求新方向 赌注也很高 当然,还有一些人建议应先安抚北京,以推进其他目标。山东大学政治科学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加拿大人贝尔(Daniel Bell)就指出:“显然改善加中关系的关键是终止孟晚舟引渡案。”不过,这一选择已经被杜鲁多否决。 但随着政府寻求新的前进方向,其中的赌注也很高。报道指出,加拿大现在如同一艘在受保护水域行驶了很长时间的船只,该水域先是有英国人维护,之后是美国,他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都为船只面对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提供保护。而现在,这种保护正在瓦解。一名加拿大外交事务官员表示,“现在我们已经离开安全港”,并被推向一个艰难的新世界。 商鹏飞在接受访问时,并未表明加拿大可能采取的具体防御措施,仅表示目前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的时机不对。

加中外长罗马会面 他们谈了些什么?

(■■加拿大外长商鹏飞(左)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二在罗马会面。加通社)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罗马会面,两人均敦促对方要释放各自的公民,谈话并无交集。但商鹏飞称,尽管两名加拿大人被释放一事没有突破,但其领事服务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环球邮报》报道,商鹏飞和王毅周二晚上在罗马一间酒店内会面了90分钟,这是他们自去年11月在日本举行会晤以来的首次直接对话。 商鹏飞周三早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在这次会议上要求中方对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恢复领事服务,并释放他们。他说:“这是一次富有成果的会议,我们谈论了领事官员无法与两人接触的问题,提到其家人也无法与他们接触……我们同意让双方的领事官员进行对话,探讨可以做什么,希望未来会有积极的结果。” 促宽大处理加死囚 反对港国安法 他透露,会面中他也向中方要求宽大处理因毒品相关指控在中国被判处死刑的3名加拿大公民。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出的声明还称,两人还讨论在面对新冠肺炎时,全球合作的重要性,包括在寻找疫苗上的合作。 一位加拿大政府官员则匿名表示,商鹏飞还提出了加拿大反对中国对香港的做法。但加方声明上未提及香港。 中国外交部声明称,王毅表示,今年是中加建交50周年,50年前加拿大领导人排除外部干扰,顶住各方压力,实现和中国建交,迈出正确一步。中加之间没有历史纠葛,也没有现实利害冲突,但由于加方无端拘押中国公民,两国关系遭遇严重困难。王毅称,解铃还须系铃人,加方对此要有正确认识,希望加方拿出独立自主国家的姿态,尽快作出决断,消除当前影响中加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中方声明中,并没有点名“孟晚舟”是那个被加方无端拘捕者。 这次的会面是加拿大提出的,王毅从8月25日至9月1日,访问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和德国。商鹏飞也在欧洲和中东进行旋风之旅,包括访问瑞士日内瓦、意大利罗马和黎巴嫩贝鲁特。在行程最后一刻,两人才敲定在罗马会晤。 欧洲媒体报道,这是新冠状肺炎疫情危机爆发后,中国外长首次到外国访问。因为美国政府试图说服盟国排除华为参与5G通讯,估计王毅会在这次访问中呼吁这些国家要排除美国的压力。 商鹏飞不愿说明是否在这次会晤中提到了华为参与加国5G市场的问题。 商鹏飞将会与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会面,贝鲁特在8月4日发生港口爆炸悲剧后亟需重建,加拿大已承诺提供3,000万元的人道主义援助。渥太华还提出派遣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员,协助法国国家警察和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导致爆炸的情况,该爆炸至少造成181人死亡,包括2名加拿大人,并造成约30万人无家可归。 商鹏飞说,加拿大可能会将小麦运往黎巴嫩,因为当地急缺谷物,那里的红十字会需要物资。星岛综合报道

测试剂不准寄出 加中合作开发新冠疫苗告吹

(■■加中合作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计划已经告吹。图为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大楼。网上图片) 加拿大和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今年5月签订共同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合作案破灭了,中国当局迟迟不批准康希诺的疫苗测试剂输出加拿大,康希诺行政总裁宇学峰表示,都是因为中国官僚主义犹豫不决所致。 据《环球邮报》报道,宇学峰说“Ad5-nCoV”疫苗运往加拿大的时间严重延迟,本来预定的测试计划无法进行。他说,中国关于是否将其送往加拿大的决定陷入官僚主义,某些部门不清楚该疫苗是否应该进行全球试验。现在进行这些试验的时间点“已经过去”。 改在其他国家作第三阶段试验 但是,在中国官员拒绝把疫苗运往加拿大之后,它们却允许疫情运往其他国家展开大规模测试,这恐将会衍生出加中两国疫苗协议的纠纷。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5月宣布,与康希诺合作开发“Ad5-nCoV”的疫苗,这个疫苗今年早些时候获得了中国监管部门批准,使得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得以在中国进行人体临床试验,预计6月份在加拿大进行临床试验,但加拿大却迟迟等不到中国的疫苗。 NRC说,在与CanSino签署协议后,中国改变了将疫苗运出该国的程序。声明说:“由于中国疫苗延迟运送到加拿大,自那时以来,NRC便将其团队和设施集中在其他研发病毒疫苗的合作伙伴上。” 这个疫苗合作不仅是商业问题,也涉及加中两国政治层面,特别是孟晚舟还在加拿大继续司法程序,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仍被中国关押著,这是不是都影响了疫苗出口决定呢?宇学峰说:“我不能对政治发表过多评论。” 他指出,除了知道中国政府对疫苗的决策很复杂外,他不知道问题还出在哪里。 这一事态发展突显了加拿大在与国际伙伴合作时面临的风险,实际上每个国家都希望能尽早为其国民获得疫苗。 “加国病例少 非理想测试地” 全球目前有近50种针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正在研发,尽管只有少数疫苗已经进行大规模试验。渥太华日前宣布与国际领先的两家公司Moderna和Pfizer达成协议,以确保明年在加拿大有数百万剂疫苗可使用。 Ad5-nCoV疫苗是康希诺与中国军方共同开发,但依赖于加拿大的一项技术,即由NRC修改的细胞系(cell line)。NRC于2014年向CanSino提供了该细胞系,该公司随后将其用于研发伊波拉的疫苗,然后今年初转而用于新冠状病毒上。使用该细胞系的授权并非独家的,这意味着如果疫苗证明成功,加拿大也无权从Ad5-nCoV疫苗中获得任何收入。 细胞系指原代细胞培养物经首次传代成功后所繁殖的细胞群体;也指可长期连续传代的培养细胞。 根据当初的协定,加拿大提供技术,而中国可允许满地可一家工厂生产疫苗,以进行测试和紧急使用。协议是否确定告终?NRC主席斯图尔特(Iain Stewart)说:“很明显地,与康希诺的合作已经结束。” 康希诺已在中国完成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试验,现在正在计划国际性的第三阶段测试,通常需要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参与。该公司宣布了在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行此类测试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可能加入南美和东非的测试。 尽管这些国家都未拥有像加拿大那样严格或透明的药物测试程序,但宇学峰说,加拿大“不是进行第三阶段研究的理想场所,因为加拿大的病例相对较少”。

奥图尔对华强硬 称中国是一个「掠夺性」国家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二阐述了自己担任党领的理念,展现成为总理的企图心。其中对华政策上,他毫不讳言称中国是一个“掠夺性”的国家。他说:“我们将与自由国家进行贸易,而不用花费时间与像中国这样的掠夺性国家进行贸易协定。” 奥图尔说,他的政党将重建加拿大,保护国家免受新型冠状病毒的侵害。他指出,加拿大需要一名战斗机,因为“一切都不好”。奥图尔先生说,加拿大人正在失去工作、家园和希望,并担心第二波疫情浪潮可能会发生。 他说,作为总理,他将领导一个重建经济的政府,并通过雄心勃勃的项目创造长期就业机会,他还谈到了民族团结,需要支持资源部门以减轻加拿大西部地区的疏远感。 他一再被问及对诸如同性婚姻和堕胎等社会问题的看法,他说自己支持LGBTQ群体,“很多关于我自由派的言论”广为传播。 总理杜鲁多令国会休会直到9月23日,届时自由党政府将发表施政报告,令国会进行信任投票,如果投票未过就会触发大选。 奥图尔没有透露保守党打算如何对施政报告进行投票,不过,他表示,会要求加拿大人给予他当总理的机会,好让他一展治国能力,带领国家朝向更好的道路。 奥图尔并强调凝聚保守党力量的重要性,所以他已经与党领竞争对手路易斯和麦凯联系了,周二稍晚将进行深度交流。他又提到和斯隆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差异”,但他们在某些方面是有共识的,例如对中国的担忧 。 图:加通社 v01    

虽遭中国封杀 加拿大芥花籽外销仍增一成

(■■金黄色的芥花籽田,为本国农民赖以为生的一种农作物。网上图片) 尽管渥太华和北京之间发生外交争端,但加拿大芥花籽价格却飙升至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因为出口商找到了迂回的途径,令芥花籽可以顺利到达中国买家手中。 自2018年底加拿大依据美国要求逮捕了中国华为科技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后,2019年3月起中国就对加拿大芥花籽产品下了禁令,该禁令使当年价值20亿元的贸易量停摆。 但是中国对芥花籽的需求实在很高,因为它可以加工成植物油。 贸易商称,尽管中国直接从加拿大购买的量变少了,但它却从欧洲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购买了不少芥花籽油,其中一些油是从加拿大芥花籽中提取的。 周二,ICE芥花籽期货创下了自2018年10月以来的最高价。中国芥花籽油的价格也上涨了,部分原因是加拿大供应有限。 在中国的一位芥花籽油进口商经理说,因为需求大,任何有能力进口芥花籽油资源的人都会购买。“现在就像黄金油一样。” 芥花籽去年带来86亿元收入 在截至6月份的11个月中,加拿大对中国的芥花籽出口同比下降了45%,但是,由于对法国的销量翻了3倍,对阿联酋的出口量亦增加,因此芥花籽的总出口量增长了9%。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芥花籽生产国,去年这种黄色植物为农民带来了86亿元的收入,是所有农作物中最多的。 价格上涨使农民埃格尔(Mary-Jane Duncan-Eger)特别高兴,目前她已经预售了今年收获量的50%,过去这个时候大约只预售出30%的量。她说:“只要有人买,我不在乎他是谁。” 嘉吉公司加拿大营销服务MarketSense的商品风险经理科默特(Brian Comeault)表示,全球对芥花籽油的需求促使许多加拿大榨油商迅速加工芥花籽,出口商还向阿联酋出售更多种芥花籽,阿联酋的制造商也榨取芥花籽油给中国。 同时,欧洲的恶劣天气和昆虫袭击让当地芥花籽产量极低,也抬高了国际市场价格。谷类咨询公司Strategie Grains在一份报告中说,欧洲的低产量导致该地区的进口商必须向其他国家采购货源,尤其是那些货币疲软的国家获得最多青睐。报告中说:“加拿大芥花籽具有最大优势。”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外长对香港事务发声明 中国大使馆表达强烈不满

8月10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刊登《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就加美英澳新外长发表涉港声明发表谈话》。对加拿大外长对香港事务的评论表达强烈不满。 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就加美英澳新外长发表涉港声明发表谈话 全文如下:     8月9日,加拿大等国外长发表声明,再次对香港事务妄加评论,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面对严峻疫情,香港特区政府决定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这是保护香港市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正当之举,也是保障立法会选举安全和公正公平的必要之举。香港一些人的言行突破法律底线,劣迹斑斑,香港选举主任对其参选立法会作出提名无效的决定,是严格根据基本法、香港国安法和香港选举法律办事。   香港国安法弥补了香港的法律漏洞,有利于使“一国两制”方针在法治轨道上行稳致远,有利于香港长治久安,保障的是香港绝大多数居民的安全和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香港回归祖国后,《中英联合声明》中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条款已全部履行完毕。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与《中英联合声明》无关。   加拿大等国外长的声明罔顾事实,居心叵测,玩弄双重标准,干涉中国内政,充斥着傲慢与偏见,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这种行径只会破坏“一国两制”,损害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我要强调的是,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中方敦促有关国家立即停止利用涉港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言西早报道)

两名加国华裔涉毒 在广州佛山被判死刑

(■加拿大男子徐伟洪和叶建辉涉毒,相继在中国被判死刑。图为深圳海关开展国际禁毒日宣传活动。 资料图片) 8月6日和7日,再有2个加拿大人在中国因毒品罪而被判处死刑。这是在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近年急剧下降的情况下,第三个和第四个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因毒品罪名,并被判处死刑。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周四表示,本国政府对事件极度关切。 广州中级法院6日宣判,加拿大籍男子徐伟洪被指在广州制造毒品氯胺酮(俗称“K仔、K粉、K他命”)超过120公斤,判处其死刑。另一名中国藉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广州中级法院发布的公告说,该法院6日对被告人徐伟洪(加拿大籍)、温冠雄(广东人)制造毒品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制造毒品罪分别判处徐伟洪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温冠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有个人全部财产。法院调查指出,2016年10月,徐伟洪购买制毒原料、工具,伙同温冠雄在温冠雄的别墅内制造毒品氯胺酮,并存放于徐伟洪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住处。中国警方在上述住处和别墅缴获毒品氯胺酮120.56千克。 两人均制毒罪名成立 另外,据《羊城晚报》8月7日报道,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7日对被告人叶建辉(加拿大籍)、卢汉昌等6人运输、制造毒品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叶建辉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卢汉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分别以运输、制造毒品罪和运输毒品罪判处其他4名被告人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或罚金。 据了解,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叶建辉、卢汉昌与他人合谋制造、运输毒品。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存放毒品的房间缴获含MDMA成分的白色晶体217.97千克,并在卢汉昌等人随身携带的包内及住处缴获毒品9.84克。加国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称:“我们反对死刑。我们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向中国政府说过,并将继续这样做。”他表示,领事官员正在密切关注徐伟洪的案件,并在判刑时在场。加拿大正在寻求网开一面。 自皇家骑警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转机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以来,加中关系随即恶化。在孟被捕后不久,中国拘留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指他们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偷取中国机密资料。 加拿大一直指控中国任意拘留两人,商鹏飞表示,本国正在努力建立一个国际国家联盟,提倡反对任意拘留外国人,以及在他们被拘留时允许领事探望。 此外,在孟晚舟被捕后,于2019年1月,中国法院在重审中,判处被裁定走私毒品罪名成立的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死刑。同年4月,中国在多国毒品走私案中,判处被告加拿大公民范威(Fan Wei,译音)死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徐伟洪的判决与当前的中加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中国司法当局严格按照中国法律和法律程序,独立处理有关案件。他续道,此案不应对中加关系造成影响。

前驻华大使麦家廉:加中关系将很快回正轨

(■■麦家廉曾呼吁美国放弃引渡孟晚舟。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备受关注。去年被解职的本国前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表示,加中目前的恶劣关系只属暂时性质,两国仍是好朋友,相信双方关系仍会向前发展。 麦家廉曾担任联邦内阁部长,包括移民部长,其后在2017年获任命为加拿大驻中国大使。不过,他因为一再就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案发表言论,引起争议,结果被总理杜鲁多解除职务。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麦家廉上周六在总部设在上海的外联集团一个网上活动上,向该公司的客户表示,“基本上,我认为中加关系将向前发展”,并把加拿大列为中国人民一个有价值的目的地。外联集团已有20年历史,提供移民海外等服务。 麦家廉称,加拿大的经济需要中国学生、游客和投资者,而联邦自由党政府渴望重新开放加拿大的边境,以迎接大量新移民。他指出,他此番言论部分是基于最近与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的对话。 麦家廉表示,门迪奇诺计划本国在2021年吸纳大批移民。 加拿大政府尚未公开透露新冠肺炎大流行将如何影响今年及明年分别吸纳34.1万及35.1万新移民的计划。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全球肆虐,在世界各地关闭了许多签证办事处,大大减缓移民的步伐。门迪奇诺在6月的一次议会听证会上,只承诺对预期的移民数目进行全面的秋季调整。 此外,麦家廉举出与门迪奇诺的谈话,认为疫情对于加拿大吸纳移民方面造成的停顿,仅属暂时性质,加拿大政府在吸纳移民上会保持积极的态度。 经济利益推动加中继续合作 对于加中两国解决因为孟晚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捕,以及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中国被拘留所引起的问题,麦家廉持乐观态度。 麦家廉表示,当前的加中摩擦从本质上来说,不像美国对中国所带来的挑战那样会长期存在,中国与加拿大的人民是好朋友,而非像美中两国的角力。他指出,加中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大家熟悉的白求恩(Norman Bethune)医生,而在1960年代初,加拿大未有理会美国,向中国出售了小麦。 麦家傔指出,同样地在今时今日,经济利益将推动加拿大和中国继续合作。例如,中国的学生为加拿大的专上院校带来大笔学费;中国的游客在加拿大带来大笔消费,并创造了很多工作;中国人在加拿大的投资亦然。他认为加拿大将向中国开放除最敏感领域之外的所有领域的投资。 在去年不再担任驻华大使后大约6个月,麦家廉成为麦克米兰律师行(McMillan LLP)的高级策略顾问。 有指,外联集团向麦家廉支付出席活动的费用。不过,该公司的宣传资料介绍他为前任大使和移民部长,而未有提及麦克米兰律师行。根据加拿大法律,麦家廉离职后5年内,不得游说联邦政府。他表示,与现任移民部长的对话并不构成游说。 可是,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认为,麦家廉的言论可能给人留下错误的印象。星岛综合报道

佟晓玲:反华势力企图把海外变成反中乱港基地

(■■佟晓玲(右)曾于2017年在香港,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面。 网上图片) 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本周接受一家中文媒体采访时,指责有加拿大政治人物和民间人士反对《港区国安法》,是出于政治考量或个人意识形态的偏见,导致华裔社区分裂不和。另一方面,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认为,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源,试图塑造外国华人社区的意见。 佟晓玲在温哥华华侨之声电台逾20分钟的访问中表示:“个别的外国政客以所谓的人权之名,对国安立法污蔑诋毁抨击和说三道四,都是以行人权之名在行干涉之实,对属于中国内政事务指手画脚,而且对国家安全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哪一个主权国家没有自己的国家安全呢?加拿大也有自己的国家安全啊!这些政客干涉中国内政做法,实际上是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她并指出:“香港国安法针对的都是那些极少数破坏香港繁荣稳定和破坏香港国家安全的行动、行为和活动,你不触犯这些法律,不从事这些活动的人,对自身安全,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佟晓玲指责华裔社区中有些人和“反华势力相勾结,企图把海外变成反中乱港的基地,还企图对真正的爱港人士进行恫吓,企图在华裔社会制造分裂”。 自从去年6月,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引发争议起,港府和民众的隔阂冲突越来越多,加拿大的香港社群多次发起反对港府作为的集会活动,其中多场活动在温哥华总领馆前举行。 《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香港联盟执行总监王卓妍(Cherie Wong)驳斥佟晓玲的说法,她说中国政府似乎以为自己是海外华人的主人。“为什么有外国外交官会关心加国华人社区的想法?这是因为中共认为它对华裔拥有控制权。她称我们在分裂中国人,强调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这是宣传的手段,企图消除政治观点上的分歧”。 前驻华大使反呛“加人就是加人”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认为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源,试图塑造外国华人社区的意见,以期影响公共政策,“不断重复著一个信息:不要忘记祖国。” 他说,佟晓玲的评论反映出中国外交政策更具自信心,“但我们应该提醒她,加拿大人就是加拿大人:我们不会区分中国血统的加人和英国血统的加人。” 与此同时,众议院加中特别委员会的成员本星期将开会,考虑就《港区国安法》举行听证会。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格努伊斯(Garnett Genuis)称:“保守党几个月前已提议加中委员会,再次就香港不断恶化的局势进行研究,很多时间已经流失了,现在,我们更加紧迫地需就香港局势举行听证会。”

民调:逾8成加人认为应减少与中国贸易

【星岛综合报道】根据1项调查指出,逾8成加拿大人认为,杜鲁多政府应该减少与中国贸易,转而向其他国家作多元化发展。 《环球新闻》委托Ipsos进行的调查指出,有82%受访者认为,加国应该减少对中国的贸易依赖,38%受访者则认为,渥太华应该完全切断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调查指出,大部分加人认为加国在复杂而政治化的局面中,正发挥最大作用;有大约60%受访者表示,加国与中国合作,须捍卫加国的利益,及要取得适当平衡。 Ipsos公共事务部行政总裁Darrell Bricker表示,加拿大人明白,这并非免费的,若果与中国的关系发生变化,对加国经济会产生一定后果。 自2018年12月以来,加国与中国一直保持紧张局势,而且不断加剧,最主要是加国应美国要求,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拘捕,数天后,中国将2名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及康明凯((Michael Kovrig)拘捕。 调查指出,58%加拿大人认为杜鲁多在与中国关系上的工作做得好;其中,大西洋地区68%,魁省61%,安省60%,卑诗省59%,亚省41%,沙省及缅省均为50%。 另外,中国于6月份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有75%受访者认为加国应该采取更多行动来捍卫香港人,其中,35至54岁加拿大人,支持这立场的比率最高,达81%。 (资料图片) T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