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09:37:0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30
dushi_top_nav_31
dushi_top_nav_25

Tag: 加中关系

電動車只是開胃菜!方慧蘭暗示對中國的貿易壁壘會更多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财政部长方慧兰 (Chrystia Freeland) 将于下周与商业和劳工团体举行会谈,讨论针对中国制造的汽车设置贸易壁垒一事,并暗示政府剑指中国的目标可能超越汽车领域。 政府上个月宣布就如何应对电动车的“不公平中国贸易行为”进行公众咨询,方慧兰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中表示,“咨询实际上可能比这更广泛”。 与美国贸易紧密相连的加拿大,一直密切关注拜登政府对中国电动车、太阳能电池、电池、钢铁和其他产品征收更高关税的举措。 方慧兰表示,加拿大别无选择,只能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其贸易关系。“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又回来了,这意味着西方国家 - 尤其是美国正在重视安全的供应链,关注中国的产能过剩。 这意味着加拿大对美国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 乌克兰裔的方慧兰并指出,北约本星期发表的声明称,中国是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决定性推动者”。“北约关于中国的言论意义重大,我希望敦促人们关注这一点。” 在拜登政府公布对中国商品加征百分百关税以及欧盟宣布对中国汽车征收高达 48% 的新关税后,杜鲁多政府也计划采取类似方向。加拿大目前对中国车辆征收约 6% 的关税。 中国否认了低价倾销电动车的指控,并表示关税可能会破坏北京和渥太华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合作。 杜鲁多政府承诺提供数十亿元的补贴,以吸引大众汽车公司和 Stellantis NV 等全球汽车制造商在安省建立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厂,为北美组装厂供货。 加拿大汽车产业支持推动对中国电动车设置壁垒,以保护就业和工资,理由是中国产品因劳工标准较弱而生产成本更便宜。 方慧兰说:“对我来说,劳动力是这个难题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认为现在正是时候。中国是一个中央计划的共产主义经济体,中国实施国家主导的产能过剩政策。” 中国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两国关系曾经非常紧密,但发生孟晚舟事件后,加中关系很低迷。 方慧兰在谈论中国时毫不留情。她说,人们普遍认为,20 多年前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个错误。“我在中国经济政策中看到了列宁主义的格言 — 主宰全球经济的制高点,并有意采取行动削弱和排除西方竞争对手。我认为现在是我们对此保持清醒认识的时候了。” v01

據稱加拿大已掌握中國警方在加活動 將與G7盟友協商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当局据称已掌握中国警方在加国境内的所谓秘密活动,并希望与七国集团盟友探讨如何应对多个国家共同面对的挑战。 据Bloomberg News报道,北京被指在西方民主国家设立秘密“警察局”,以监视和恐吓其海外侨民,这已日益成为受到关注的问题。加拿大、美国、意大利、德国和英国都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Bloomberg News从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那里获知,渥太华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与七国集团分享所掌握的情资,并寻求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 英国一位官员表示,该国也渴望与加拿大和其他七国集团成员对此展开协商,但另一位官员则指出,协调应对措施可能会很复杂,因为许多国家都在执法层面上面临这个问题,而且欧盟国家各自有着不同的法律体系。 加拿大皇家骑警表示,正在调查有关中国警察秘密行动的指控,其中包括在第二大省魁省的“可信”资讯。总部位于马德里的人权组织“保障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在2022年的报告中称,中国在全球至少设立了54个此类站点。 对此,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不存在所谓的海外警察局”。 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发言人科莫(Sebastien Comeau)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任何形式的外国干预都是不可接受的。”并称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因此不予置评。 中方则表示,这些站点是由当地义工而非警察管理,旨在帮助中国公民更新证件并提供其他服务。 总理杜鲁多被指对外国干预反应不够迅速,当局不得不针对有关外国干预联邦近期选举的情况展开独立调查。3月份出炉的中期报告结论指,中国确有试图干预选举,但并未对整体选举结果产生影响。 图:路透社 V6

加拿大正在考慮對中國電動車徵收特別關稅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正在研究美国总统拜登本月早些时候对中国产电动汽车征收的大规模新进口关税,但并未承诺在加拿大效仿美国的做法。 目前,中国品牌在加拿大电动汽车市场上并不占主导地位,但随着特斯拉(Tesla)将其为加拿大生产的汽车从美国转移到上海,去年从中国进口的电动汽车数量激增。 加拿大汽车制造商协会(Canadian Vehicl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表示,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已经在欧洲取得了巨大进展,下一步将把目光投向北美。 加拿大汽车制造商协会主席布莱恩-金斯顿(Brian Kingston)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可能就在眼前。他并不主张加拿大特别匹配关税,因为他注意到了中国报复的风险。但他表示,加拿大不能与美国步调太不一致”。 金斯顿说:“我们的政策始终要保持一致”。 美国总统拜登于5月14日提出动议,将美国对中国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的进口关税提高四倍,达到100%。他列举了中国政府对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的不公平补贴。他还将对一长串其他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太阳能电池、计算机芯片、医疗设备和锂离子电池。 目前,加拿大对中国制造的汽车征收6%的关税,但购买电动汽车可享受高达5000加元的联邦退税。 自美国采取关税措施以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工业部长香槟(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和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都对关税的概念推波助澜,但他们都没有承诺跟进。 5月21日,杜鲁多在费城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国际服务雇员工会大会间隙会面后不久说:“我们正在密切关注美国人的所作所为”。 据杜鲁多的工作人员称,经济联系和供应链是这次会谈的一个重要部分。近年来,加拿大和美国一直在调整其电动汽车产业,包括关键矿产、电池和电动汽车制造本身。 加拿大对电动汽车产业进行了大规模投资,仅在过去两年中就投入了 300 亿元,为斯泰兰特、大众和本田建造电动汽车电池和汽车生产基地。 这些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中国对北美历史悠久的汽车工业造成冲击。该行业占美国经济的近5%,在加拿大占2%以上。 近 1,000 万美国人和 50 万加拿大人直接或间接受雇于汽车行业。 展望未来,电动汽车在汽车行业中的比重将越来越大,加拿大规定,到2026年,所有销售的汽车中必须有五分之一是电动汽车,到2030年必须有五分之三是电动汽车,到2035年必须达到100%、 2023年,全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占加拿大新车注册总量的近 11%,高于 2022 年的 8%。 美国希望到 2032 年其新车销售量的三分之一为电动汽车,但与加拿大不同的是,美国并未强制要求电动汽车。 金斯顿说,目前,加拿大的工业政策在许多方面与美国脱节,包括电动汽车销售授权,他希望看到这一授权终止。但他表示,加拿大目前的工业战略并不关注电动汽车的生产地。 金斯顿说:“这是一个问题”。 虽然中国汽车公司目前没有在北美销售电动汽车,但由于同类电动汽车价格便宜,因此在欧洲的市场份额大幅跃升。 中国上汽名爵MG4电动车在德国的起价约为 42,000 加元,而类似的大众 ID3 电动车起价近...

加拿大考慮對中國電動車提高關稅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工业部长表示,在美国宣布将提高对中国电动车和其他相关商品的关税后,渥太华正“考虑所有措施”。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联邦工业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本周五(17日)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加拿大正在与美国“同步工作”,不排除对华征收类似关税。 商鹏飞表示:“可以公平地说,为了保护我们的行业和工人,一切都已摆在桌面上。” 联邦创新、科学和工业部长商鹏飞告诉CBC,加美“在保护我们的关键供应链”和北美就业方面“非常一致”。 美国总统拜登本周稍早宣布,美国将对中国电动车、高能电池、太阳能电池、钢铁、铝和医疗设备征收新关税。 目前美国市场上来自中国的电动车并不多,但美官员担心,由中国政府补贴带来的低价车型,可能很快就会涌入美国市场。 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协会主席沃尔佩(Flavio Volpe)在周二(14日)的另一次采访中表示,“加拿大必须”实施类似的贸易税。 沃尔佩对客座主持人塔斯克(John Paul Tasker)说:“既然美国人已经建立了关税墙,我们就不能让侧门(后门)开着。” 加拿大汽车制造商协会(CVMA)主席金斯顿(Brian Kingston)也在社群媒体X上发文回应了沃尔佩的观点。 他在贴文中写道:“加拿大在中国事务上不能与美国的步调不一致,我们需要加强北美汽车供应链的统一政策。” 商鹏飞坚称,加拿大不会成为中国进入北美电动车市场的跳板。 “加拿大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成为中国在北美市场的后门,我们的美国朋友明白这一点,”他说。 联邦政府已与各省合作,吸引汽车制造商的投资,以刺激本国电动车生产。 就在美国宣布新关税的同一天,Asahi Kasei Corp.与本田宣布,合作在安省Port Colborne建设一座耗资16亿元的电动车电池工厂。 沃尔佩表示,如果中国以更便宜的产品涌入加拿大市场,国内电动车生产就可能会受抑制。 中国则坚称美国关税违反了国际贸易规则,目前尚不清楚该国将如何应对。 沃尔佩指出,北京方面可以透过对用于电动车电池制造的关键矿物实施出口管制来进行报复。 商鹏飞则表示,对加拿大来说,支撑本国关键矿产的生产非常重要。 周四(16日),加美宣布将首次共同投资于关键矿产生产,努力增加地区供应。 加拿大自然资源公司和美国国防部共同向Fortune Minerals Ltd.(该公司正在西北地区开发铋和钴)和Lomiko Metals Inc.(专注于魁省石墨项目)投资约3,250万元。 图:加通社 V6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鮑達民 春節晚宴上談中國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称西方对中国的理解是“可悲的”,并指这个国家应该被视为“新思维方式”的源泉,但其前任就认为他似乎是在为商业听众量身定制自己的言论。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矿业巨头力拓矿业集团(Rio Tinto)董事长鲍达民(Dominic Barton),此前曾任驻华大使两年多,他在卸任大使后,曾受委任为一个14人印度-太平洋顾问委员会(Indo-Pacific Advisory Committee)成员,该委员会于去年夏天结束了运作。他是渥太华近期对华态度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以美国为首的许多西方国家正开始努力与中国保持距离,美国称中国威胁其经济福祉和国家安全,并决心反击,欧盟则希望限制在电动车和风力涡轮机所需材料等关键领域对中国的依赖。 加拿大去年发布的印太战略称中国是“一个日益具有破坏性的全球大国”,而加拿大“将在分歧领域挑战中国”,并表示加拿大一直承受中国的胁迫外交。 鲍达民本周在伦敦Dorchester Hotel举行的农历新年晚宴上发表讲话中,主张采取不同的做法,晚宴由英中贸易协会(China-Britain Business Council)等多个团体主办。此次晚宴的企业赞助商包括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和中石油。 《环球邮报》获得了鲍达民在那次晚宴上的讲话录音,他在讲话中热情洋溢地谈到了中国在世界上的角色以及与中国人民和企业拉近关系的必要性。他说,在一个变得更加动荡和不稳定的世界中,“我们必须继续加深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接触”。 他称西方对中华文明和文化的了解非常肤浅,“坦率地说,这是可悲的,”他说。并指相比起数十万在西方国家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较少西方国家的人从事相反方向的研究。 他说,事实上,西方社会和企业有很多地方值得向这个国家学习。 “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大市场,这是创新的泉源,是人才的来源。它将成为新思维方式的源泉,让我们所有人受益。”他说。 鲍达民拒绝了采访请求,但在给《环球邮报》的声明中表示,他在伦敦传达的讯息是“中国在我们的世界中发挥关键作用,我相信,接触并加深我们与中国的相互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中国社会为所有人创造机会。” 2012年至2016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的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西方国家显然应该花更多时间研究中国,但鉴于中国共产党加强对国家的控制,并试图改变国际机构以适应其目的,部分是出于防御。 “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学习,我们也需要政府官员和智库更有兴趣了解中国,但我想说,主要是了解中国共产党,因为现在的(中国)政府,就所有实际目的而言,都与共产党相同。” 赵朴指鲍达民在对商界听众的演讲中缺少警告。他说,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应该知道他们将面临的风险。 另一位在外交领域工作了30年的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表示,鲍达民似乎在为商业听众量身定制自己的言论。不过,他表示,商界领袖并没有对习近平对中国经济日益加强的控制视而不见,中国正在应对房地产危机、大量青年失业率和疲软的需求。 鲍达民是促成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获释的关键人物。他在成为加拿大驻华最高外交官之前,担任麦肯锡全球管理合伙人,也对中国赞不绝口。 他在2016年对“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表示:“我看好中国,”并补充道,“我可能在那里喝了太久的酷爱饮料。” 鲍达民本周的言论表明,他在担任大使期间对这个国家持续怀有感情。 力拓相当依赖中国市场,2021年中国收入占该公司全球收入的57%。2022年,力拓在北京开设了中国技术创新中心,该公司表示,这将有助于其“利用中国在研究、技术和创新方面领先的专业知识,帮助解决我们的一些运营和业务挑战。” 鲍达民描述了中国在申请专利和安装再生能源产能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尽管他没有提到中国绝大多数电力仍然依赖煤炭,当局透过允许大量新建燃煤发电来应对最近的热浪。 “对于像力拓这样依赖并需要工程师的公司来说,随着我们的发展,中国已成为重要的人才来源地,”鲍达民说,并补充:“重要的是我们应相互了解并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 曾在北京和香港任职的前加拿大外交官侯秉东(Gordon Houlden),也对在中国留学的加拿大人数量下降感到担忧——他们可能会在中国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估计,今天这个数字是数百而不是数千。他指出,中国培养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毕业生大约是美国的8倍。 图:资料图片 V6

外國干預深入加拿大社會各層面 中國是主要干預者

  【星岛都市网】一份近日解密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 (CSIS) 报告称,外国干预的网络已“深入”加国的政治,并在各级政府中运作。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 报道,这份根据《讯息公开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 取得的报告题为《外国干预与选举:国家安全评估》(Foreign Interference and Elections:A National Security Assessment) ,日期为2022年10月31日。当中点名中国是外国干预加拿大的“最主要实施者”,并描述了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如何针对保守党的议员。 报告指干预的目标包括侨民社团、媒体机构、联邦、省、市及原住民政府,以及加国公民社会的各个方面。 报告补充道,选举期间是外国情报机构活动的关键时间,选举被那些想影响或左右选举结果的外国政府视为“机会之窗”。“在选举期间,国家行为者的敌对活动 (Hostile Activities by State Actors,简称HASA) 利用两种方式的外国干预来影响加拿大政治,包括:一、暗中支持一些被认为会接受外国利益的个人;二、对抗一些被认为反对这些外国国家的个人。” 报告称:“对某些国家来说,干预外国的活动是其正常行为模式的一部分,并且一直都处于活跃状态。” 由联邦政府成立的调查委员会目前正在调查外国对加拿大2019及2021年联邦大选的干预。该报告不在调查中提交的文件之列。 据CBC报道,调查委员会周四审视的一份最高机密情报评估显示,加拿大在2021年大选前被认为是中国进行干预的“很优先”目标。 情报局在2021年7月的威胁评估中称:“中国针对加拿大民主机构的(干预)活动,主要动机是希望与一些似乎愿意接受或积极宣传中方观点的候选人和在任政客建立关系,或向其提供支持。” 较早前《环球新闻》的报道主要是基于一些外泄的情报报告,然而,本周取得的资料是经资讯及私隐公开程序获情报局正式披露。 报告中有很多内容被涂盖,在没被涂盖的部分中,并无提及任何国家,但在《环球新闻》同时获得的其他材料中,有把中国和印度列为首要威胁。 2023年2月24日,情报局在一份题为《向民主机构的部长通报外国干预情况》的报告称,中国是“迄今为止最重大的威胁”。“我们知道中国试图秘密和欺骗性地影响2019年和2021年的联邦大选。” 另一份写于2022年3月21日的情报评估报告,题为《中国的干预如何破坏加拿大的价值观和选举进程》,当中写道:“中国通过周密、普遍和持续的努力来进行政治干预以促进其利益,损害了加拿大的主权,这是反民主的,并对加国的公民社会,特别是加拿大华裔社区,产生了分化的影响。” 截至周五下午,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官网暂未有就上述报道发表回应。 图:加通社 V20

研究人員申請聯邦基金時禁止與中國俄羅斯伊朗機構合作

  【星岛都市网】根据加拿大政府周二公布的一项新政策,在某些关键领域进行研究的加拿大大学如果希望获得联邦基金,将被禁止与某些俄罗斯、中国和伊朗机构合作。 政府公布了一份研究领域清单,其中包括先进的数字、能源和材料技术、3D打印、纳米制造、新型核技术、电池存储或密码学。它还涵盖了机器人技术和量子计算。 它还包括任何有关武器、监控、航空航天、人工智能以及各种生命科学和医学研究的研究。 任何在这些领域寻求资助的研究人员都必须证明,其团队中没有人与名单上的机构有任何持续联系。这份名单包括与中国和俄罗斯军方有联系的研究机构,以及这些国家的其他设施和伊朗的机构。 任何与这些机构有联系的人都没有资格获得加拿大主要研究理事会的资助,这些理事会包括加拿大健康研究所、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以及加拿大社会科学与人文研究理事会。 项目中的每个研究人员都必须与被禁机构没有任何联系,否则将被从项目中除名。政府承诺将对提交的申请进行抽查,但表示他们不希望减缓研究申请的速度。 政府官员在介绍背景时说,他们预计引发安全风险的申请数量相对较少。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名为“联盟”,专门针对那些从私营公司获得部分资金的研究人员。 政府高级官员在谈及背景时说,自2021年制定类似的安全规则以来,在近 1200 份申请中,只有 48 份申请需要进行筛选,其中 36 份申请被拒绝提供资助。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他们不相信有很多拨款,但他们不希望看到纳税人的钱资助的研究最终落入坏人之手。 “这只是一个相对较小的数字,但根据研究的性质,它可能会产生相对较大的影响”。 负责这些变化的三位部长,工业部长香槟(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卫生部长霍兰(Mark Holland)和公共安全部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他们希望保护加拿大的研究工作,但也要确保研究工作不会放缓。 声明说:“我们将发布两份清单,提供清晰、明确和透明的指导,以便研究人员能够快速、高效地确定这些新要求是否适用于他们的研究范围和拨款申请”。 部长们表示,新规则可能会随着新机构和新研究领域的加入而发生变化。这些规则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正式生效,但政府警告说,他们将立即考虑这些规则对安全的影响。 他们说:“认识到威胁是不断变化的,可能来自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们将定期审查这两份名单,以跟上研究的最新发展。如果发现风险,加拿大政府可能会立即将研究关联作为研究资金决策过程的一部分加以考虑。特别是,将考虑研究附属关系”。 代表 15 所研究重镇大学的 U15 组织表示,学校已经在考虑这些问题。 “加拿大领先的研究型大学极其重视确保研究免受外国威胁的重要性。近年来,他们已经采取了积极的行动来应对新出现的威胁,包括制定了广泛的内部政策来确保研究的安全进行,”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查德·加菲尔德(Chad Gaffield)博士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他说,政府现在公布的完整名单将对研究人员有所帮助。 “根据加拿大国家安全机构提供的信息确定的高风险研究合作伙伴将为研究型大学已经采取的行动提供额外的参考资源。这是为加强加拿大研究免受恶意威胁而迈出的又一步”。(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nationalpost.com/news/politics/canadian-researchers-seeking-federal-funds-banned-from-working-with-chinese-russian-and-iranian-institutions)

中國海外警察站?華人中心要告RCMP污名化

  【星岛都市网】魁省蒙特利尔的两个华人社区中心要就被警方指控涉嫌设立“中国海外警察站”后,计划向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总检察长提出价值 250 万加元的诽谤索赔诉讼。加拿大皇家骑警则发声明指,国家的措施已成功阻止某些非法活动。 周五(1日)上午,这两个中心的代表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谴责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含糊指控”。他们说,这不公平地针对他们的机构,导致有人失业以及资金损失。 他们还表示,为蒙特利尔华人家庭服务中心(Service à la Famille Chinoise du Grand Montréal)提供抵押贷款的银行,已于 2024 年 3 月宣布不再续签抵押贷款。拯救魁北克华人机构联盟在新闻发布会前发表的声明中写道指,“这场‘政治迫害’正在对蒙特利尔的加拿大华人社区产生现实影响。” 目前尚未向法院提起诉讼,但代表该组织的律师 Maryse Lapointe 已向加拿大皇家骑警发出正式通知,表示他们打算采取法律行动。这个金额是对寻求损害赔偿的估计,但可能会更高。 律师信中称,自从被冠上“中国海外警察站”后,中心一夜之间被污名化, Brossard市议员兼两个社区中心的执行主任李西西(Xixi Li)“是加拿大皇家骑警过错的间接受害者。” 李西西亦表示,自己因这些指控而遭受了严重的痛苦。 “我必须吃药才能入睡。我体重减轻了。那时,我无法面对公众!我至今仍不能确定自己被指控甚么,也不知道调查进度。” 皇家骑警对此事向CTV的声明中写道:“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我们暂时不会对具体地点进行评论。然而,我们可以确认国家应对措施的应对措施,已成功制止非法活动。值得关注的是,加拿大皇家骑警正在调查的一些活动中,有些发生在为加拿大华人社区提供其他合法服务的场所。” V25

中國正向加拿大公務員招募間諜?

  【星岛都市网】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发出警告,指中国正试图招募加拿大政府官员和学者。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CSIS本月稍早向联邦雇员发出警告,指中国方面正发出大量招聘电邮,试图为其海外人才计划招兵买马。 警报称:“(中国)似乎正利用这次招募活动来获取加拿大的知识和专业。”警报指出,这些类型的人才招聘和技术转移举措,可能会导致加拿大政府资源被挪用,以及损失专有和敏感信息。 该警报附带一张招聘电邮截图,其主题为“2024年邀请海外人才来华申请全球优秀科学家基金”。 据悉,这封电邮要求提供“重要”个人讯息,并承诺提供从95,000元到374,000元不等的薪资。 CSIS表示:“这些政策和计划旨在利用加拿大研究和创新部门的协作、透明和开放性质,为中国的经济、安全和军事利益服务。”并指可能借此支持间谍和外国干涉活动。 CSIS情报局发言人巴尔萨姆(Eric Balsam)表示,该警报已透过安全官员发送给所有联邦政府部门,并指示雇员注意。 他表示,他无法说明是否有加拿大政府员工申请了该人才计划。 CSIS表示,北京对200多个中国“人才招募计划”实施“异常程度的控制”,称“这些项目在平衡学术和专业合作与国家安全风险方面提出了重大挑战。” 加拿大情报机构本周也在社群媒体上发布消息,警告学者和研究人员对高薪实习或合作机会的提议持怀疑态度,但没有提及与中国的联系。 近年来,CSIS有关研究安全的警告变得越来越公开。 图:加通社 V6  

培武堅稱中國沒有懲罰加拿大 呼籲保持「理性」關係

  【星岛都市网】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表示,渥太华关于外国干预加拿大选举的指控正在损害经济关系,但他坚称中国并没有惩罚加拿大,并呼吁保持“理性”关系,“保留分歧”促进贸易发展。 据加通社报道,丛培武是在两国之间多年的外交紧张之后发表此番言论的。 北京从2018年底至2021年秋季拘留了加拿大公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 同时,中国对加拿大进口肉类和油菜籽实施多年禁令。 在加拿大政府将中国列为全球破坏性力量并应对外国干预负责一年后,中国政府放宽了对团体旅行的限制,却将加拿大排除在外。 有分析指,这些措施无异于经济胁迫,旨在使加拿大改变政策。 但中国大使丛培武并不这么认为——主张深化贸易关系的著名商业团体的负责人认为,现在是重新思考的时候了。 他在接受加通社采访时表示:“中国并没有利用贸易作为对抗加拿大或惩罚加拿大的武器。我相信,如果想让两国关系重回正轨,有必要为此创造条件。” “重要的是,应理性地解读中国国情以及中国的政策内容。” 渥太华大学教授拉利伯特(Andre Laliberte)反驳了丛有关中国并没有惩罚加拿大的说法。 教授东亚比较政治课程的拉利伯特表示,“这根本不是证据所显示的那样,”“(他们)这是堂而皇之地说,‘如果你想与我们进行贸易,就必须尊重我们的条件,就这样。’” 丛培武指出,尽管政治局势紧张,两国之间的贸易仍在持续增长,北京方面的数据显示,2023年前8个月,加拿大制成品对华出口按年增长17%。 亚伯达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中国研究所将贸易和投资的成长,归因于今年初北京解除新冠防疫政策重新开放后的结果。该所上个月的分析报告指,“尽管局势高度紧张,去年加中双边贸易总额仍创下历史新高”。 这些紧张局势包括斯帕弗和康明凯被拘留1,019天,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是中方对加方根据美国引渡条约,在温哥华逮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报复。 在此期间,中国以担心未指明的害虫为由,禁止加拿大油菜籽和猪肉进口。在亚省发现非典型疯牛症病例后,尽管其他国家几个月内取消了临时限制措施,但中国自2021年12月起的牛肉禁令仍然有效。 今年8月,中国取消了因新冠疫情导致的团体出国旅游禁令,却将加拿大排除在外。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表示,这是由于联邦自由党政府“炒作”外国干预问题。 9月,渥太华任命了一名法官,领导对外国干预联邦选举进程的公开研讯(Public Inquiry),其授权特别针对“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外国或非国家行为者”。 丛培武在10月20日的访谈中建议,加拿大应寻求共同利益而非挑衅。 “我们希望并敦促加方理性认识中国,与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做事,创造更好的氛围,而不是参与那些对改善关系设置新障碍的事情,”他说。 总理杜鲁多2015年上任后不久,试图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并于2016年访问中国,随后签署了一项旨在加强贸易、基础设施甚至军事演习合作的协议。 2018年,加中贸易协定进程陷入停滞,因为北京方面拒绝了渥太华坚持将劳工、性别和环境标准纳入此类协议的主张。几个月后,北京逮捕了被世界称为“两个迈克”的人。 2019年底,自由党宣布正在制定中国“框架”,到2022年初,该框架转变为当年年底发布的“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这一转变显示加拿大越来越关注该地区,并寻求其他国家一道制衡中国。 对该战略警告加拿大公司“中国法律任意适用”,并称中国为“日益破坏性的全球大国”,丛就拒绝接受。 但拉利伯特这样看待:“他们意识到双边关系存在太多问题并最终得出的结论,多元化会更明智。”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4月的一次演讲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她在华盛顿说,“我自己的国家因得罪北京而面临经济惩罚”。 杜鲁多今年9月访问东南亚,作为他试图摆脱中国的一部分,他告诉彭博社,中国在经济上“不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忽视的国家”,但他表示渥太华无法尝试与中国和解。 “当然不是在这个特定时刻,”他在新加坡的一次活动中说道。“过去几年中国做出的决定让参与变得更加困难——不仅对加拿大如此,对其他国家也如此。” 这与自由党过去对中国的热情有了巨大转变。从1990年代开始,前总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两次率领“加拿大队”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他仍然认为,考虑到经济成长的远景,渥太华应该与北京进行更多合作。 克里田在中国国家广播电台11月1日播出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媒体)报道中有很多夸大其词的内容,我们需要对话,”他说,两国总会有分歧,但每个政府都会定调。“在任何国家,领导人都会带来影响。有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 “共同努力符合西方和东方人民的最佳利益。” 图:加通社 V6

加軍直升機兩遭中國戰機攔截 汪文斌呼籲加國約束自己

  【星岛都市网】国防部表示,本国军方直升机,10月29日在西沙群岛附近执行例行任务时,两次被中国军方战机以危险动作拦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则回应,加方军机频发飞近中国领空,并已向加拿大提出严正立场。 联邦国防部长布莱尔表示,军方直升机在西沙群岛附近执行任务既时候,肯定在中国或任何国家既国界之外,称中方行为不理智及鲁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11月3日的记者会上,被问及一架中国战机在南海上空向一架加拿大军用直升机空域发射照明弹,中方对此有何回应?汪文斌则回答说:“我不掌握你提到的相关情况,但我们已多次就加方军机频繁抵近中国领空,实施所谓侦察活动表明严正立场。希望加方约束自己的不当行为,避免局势更复杂。” 相关新闻:加军直升机西沙群岛两遭中国歼11战机危险拦截 产生气流致被迫改变航道 V25

前高級官員透露:加拿大是如何協助中國追捕逃犯的

【星岛都市网】一名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及卑诗省皇家骑警(RCMP)前高级官员向媒体透露,加拿大政府数十年来一直协助中国追捕在加逃犯。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The Fifth Estate”的一项调查获悉,加拿大政府数十年来一直向中国执法部门提供协助,追捕逃亡在海外的中国公民。 包括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在内、第一手了解两国关系的两名人士告诉CBC,在加拿大,这种帮助有时是交换条件的结果。 卑诗省皇家骑警前行动官员克里斯蒂(Calvin Chrusti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收到“渥太华最高层”的指示,要求中国官员“协助和合作”处理“他们追捕的一名在温哥华地区备受瞩目的逃犯”。 克里斯蒂表示,他拒绝为中方官员希望与其逃犯会面并说服其自愿返回中国接受起诉提供便利。 CBC的调查发现,中方透过贸易以物易物、提供打击非法毒品的援助,以及透过谈判释放拘留的加拿大人,确保合作持续。 代表部分被华通缉者的多伦多律师沃尔德曼(Lorne Waldman)说:“我们的经济利益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这一点。” 他指当局对中国缺乏法治的情况视而不见,以及“对中国特工在加拿大活动的事实视而不见”。 公共安全部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则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 报道指,自2014年以来,中国政府透过“天网”和“猎狐”行动,积极追捕海外涉嫌贪腐的公职人员和经济罪犯。 据中国政府称,数千名涉嫌逃犯已被遣返中国接受起诉。 CBC发现,在过去二十年里,中方以加拿大紧急事务上的合作换取协助其追缉逃犯。 例如,2012年至2016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的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联邦政府愿意在遣返方面进行合作,以换取中国政府帮助减少芬太尼(fentanyl)流入本国。 赵朴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加拿大皇家骑警与中国公安部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允许中国检调人员访问加拿大。” 他补充说,中国调查人员将被要求在访问前提供详细信息,包括将与谁交谈以及原因;也请一名讲华语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官员出席会议。 然而,中国人在某些情况下似乎无视这些要求。 “第一次访问发生在2016年春天,”赵朴说,“不久之后,大使馆的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联络官来见我,他说,‘大使先生,我必须报告说,我们发现中国代表团的一些成员在做课外活动。’” 赵朴没有透露这些活动是甚么,但表示,他向一位中国同行提出了该问题,并希望此类活动不会再发生,但赵朴说很难核实。 作为卑诗皇家骑警前行动官员的克里斯蒂则表示,他曾被要求协助中国官员与“他们追捕的一名在温哥华地区的知名逃犯”会面。 当被问及这是请求还是命令时,他说:“这是一个请求但随后得到强化,表明它是直接来自渥太华最高层的。” 他说,他对促成这次会面感到不舒服。 “我的理解是,中国是在正当程序方面没有良好纪录的国家之一。” 多年来,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与中国同行一起参与工作小组,讨论各领域的合作,包括将在加拿大的逃犯遣返中国。 国会国家安全与情报委员会2019年年度报告进一步指出,2015年,加拿大环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在渥太华牵头,“与CSIS、RCMP、司法部和CBSA建立了一个跨部门工作小组,定期(每两到3个月)开会讨论猎狐行动”。 加拿大皇家骑警拒绝了CBC对此报道的采访请求,但在一封电子邮件回复:“透过我们的国际刑警组织渥太华办事处和加拿大皇家骑警联络官计划,加拿大皇家骑警与外国执法机构合作,促进国际方面的调查。” 电邮称:“加拿大皇家骑警在国际事务中的协助,始终是经过尽职调查并按照加拿大既定政策和程序进行的。” 图:加通社 V6  

加拿大駐華大使:加中兩國並非敵對關係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驻华大使梅倩琳(Jennifer May)日前接受CTV新闻台访问时表示,尽管近年来加中关系日益紧张,但中国与加拿大之间并非敌对关系。梅倩琳又指,加中两国之间的互动关系实际上是相当复杂,且难以明确描述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时也可以视为竞争对手。 加中关系在近年间确实面临了一系列挑战和紧张局势。从孟晚舟引渡案和加拿大两名公民被捕事件后,到近几个月的一系列后续事件,令加中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升温,包括:总理杜鲁多在2021年秋季的G20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紧张对话,中国被指控干涉加拿大选举、中国侦测气球途径加拿大境内、加中两国互相驱逐外交官等国际关注事件。对于加中关系的看法,梅倩琳描述两国并不是处于敌对关系,她说:“我会把中国描述为一个复杂合作伙伴,在某些领域上中国是合作伙伴,但在其他领域,中国更像是竞争对手。” 她解释指,例如气候变化与环境、贸易和投资,都能视为合作,全球性问题需要大家伸出援手。不过,像外国干涉问题,这绝对需要坚决、强烈、明确地反击,这是不可接受的,“因此,保持开放的对话是非常重要。” 梅倩琳续指,她已经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有关中方干涉加拿大民主问题,以明确表示加拿大绝不可接受。对于日前加拿大驱逐中国外交官赵巍,中国其后以反制措施驱逐在华外交官甄逸慧,梅倩琳对此回应说:“这是非常不幸的事件,我的同事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与她的家人一起离开,这实在对我们产生了非常直接的影响。我希望他们没有采取反制措施,基本上关闭我们两国之间外交官进行的对话渠道之一,但这样做是他们的权利。” 在台湾问题上,中国近期在台海附近开展一系列的军演活动,梅倩琳说:“我们认为他们具有破坏性,试图围绕国际法的边缘,以及违反规则进行活动,但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充满信心地挺身而出,并确保我们不会在正常现状发生改变时退缩。”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将于6月18日访华,至于加拿大是否会效仿美国访问中国,梅倩琳则再次重申外长之间的对话渠道是开放的,但未透露是否将访华放在计划中。 V21

【視頻】加美軍艦穿越台灣海峽 中國軍艦險撞美國驅逐艦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美军舰一次罕见的联合航行穿越台湾海峡时,一艘中国军舰出现在距离美国飞弹驱逐舰“钟云号”(USS Chung-Hoon)不到150码处,这是北京在南中国海采取的最新军事行动。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道,该媒体记者5月25日起乘坐参加任务的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满地可号”(HMCS Montreal)在南海航行,亲眼目睹两舰近乎相撞的情景。 报道指,一艘中国海军舰艇以相当快的速度切入了“钟云号”前方,“满地可号”的指挥官芒特福德(Mountford)称此举“不专业”。 芒特福德表示,当中国军舰改变航向时,曾致电美方促其避让,否则会发生碰撞。美军则回应要求中方远离“钟云号”,但最终还是“钟云号”改变航向并减速以避免碰撞。芒特福德认为,这宗事件“明显是由中方挑起”。他指,在他们这样做之前通过无线电通告,“清楚表明是故意的”。 在进入台湾海峡之前,“钟云号”已经与“满地可号”一道,在南中国海航行了将近一星期。《环球新闻》表示,记者曾目睹中国军舰在“满地可号”穿越期间多次尾随其后。 但中方没有对“满地可号”做出类似举动,在附近区域,中方两艘战舰中的一艘,一直与加拿大军舰保持1,000码的距离航行,芒特福德认为这个距离是安全的。 据芒特福德说,尽管联合任务是在国际公认的水域进行的,但中方通过无线电系统告诉加拿大和美国军舰,他们正在进入中国领海。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言人在给《环球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说,加拿大和美国“公开炒作”军舰穿越事件,并补充说,中国海军和空军一直在“合法且专业”地跟踪和监视这两艘船。 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满地可号”(HMCS Montreal) 使馆文化新闻处副处长李建伟(Jianwei Li,译音)写道:“有关国家蓄意在台海挑起事端和风险,恶意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他说,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回应一切威胁和挑衅”。 联邦国防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得知台湾海峡事件时,刚刚参加完在新加坡举行的安全峰会。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国国防部长李尚福也出席了此次峰会。 图:Global News截屏图 V6

美國情報機構介入中國外交官趙巍被驅逐事件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的报道,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在3年前开始监视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外交官赵巍,赵巍当时被指在加拿大监视侨民活动。另有消息指,赵巍在周五(12日)已离开加拿大返国。 环球邮报引述两名国家情报局工作人员的消息透露,赵巍在2019年已经成为CSIS人身监视的目标,称赵巍在2018年抵达加拿大时,CSIS已经对其开始调查,赵巍的相关消息来自美国情报机构和加拿大网络情报部门。 未透露身份及姓名的消息人士称,赵巍负责追踪大多伦多地区已知的中共异见者,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权活动人士、香港民主活动人士以及藏独和台独支持者。 消息人士称,赵巍与相关人士会拍照监视他们举行的活动,记录他们的身份,并将信息发回给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赵巍疑似是中方的情报人员。 消息人士续指,有人还观察到赵巍在多伦多会见了自由党议员的一些选区工作人员,其中包括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的助理,赵巍亦要求有些议员助理让他们的国会议员远离亲台活动。CSIS于2020年开始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共享有关赵巍的敏感信息。 他们最后补充说,CSIS有一份外交官名单,可以考虑将其驱逐出境,因为他们在正常外交职责之外,同时参与了外国干涉和威胁侨民活动。 据报道,赵巍在周五(12日)已飞机离开加拿大。

中國外交官趙巍已離開加拿大返回中國

【加拿大都市网】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中国外交官赵巍,目前已离开加拿大返国。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透露,被加拿大政府驱逐的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外交官赵巍,周五(12日)已飞机离开加拿大。 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政治、经济和公共关系领事甄逸慧(Jennifer Lalonde)本周较早时候被中国列为“不受欢迎”人物,限期在北京时间5月13日前离华。因此也应该在同一天已经离开中国。

加拿大情報局聯繫多名國會議員 告知中國干預內政行動

  【加拿大都市网】据《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安全情报局正联系多名国会议员,告知他们中国干预内政的行动,联系名单包括前保守党党领奥图尔和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关慧贞。 《环球邮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已联系奥图尔和国会议员关慧贞。目前,关慧贞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在家休养。她接受《环球邮报》访问时证实,她与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官员进行了简短的视像对话。然而,他们基于通信不安全,未透露任何情报。她在康复后,将亲自与渥太华的相关人员会面。 关慧贞过去多次抨击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直言希望了解北京是否以某种方式针对她。她表示虽然她担心国会议员受到威胁,但同样担心中国对抨击共产党的加拿大人进行恐吓,“如果国会议员受到监视,那普通的加拿大人又会怎样呢?他们是否受到监视和观察?如果是,他们有甚么办法保护自己?如果人们害怕参加集会或表达意见,将对他们或他们在国外的家人产生影响,这非常令人担忧。加拿大政府正在采取什么措施解决这些问题呢?” 《环球邮报》还指出,奥图尔对此担心也有个人原因。在他担任保守党党领的大部分时间内,他的姐姐和她的丈夫住在香港,其丈夫在国泰航空担任高层。 由于这个原因,他不再公开谈论家人,并拒绝接受有关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采访请求。

加拿大曾驅逐過哪些國家的外交官?相關法規詳解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中国互相驱逐外交官,引发关注。加拿大驱逐外交官的情况实属少见,但确实曾发生过。尽管外交官享有特殊的法律保护,但当他们不再受到欢迎时,所在国家有权让他们离开。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指出,保守党议员庄文浩于周四表示,安全情报局关注他以及他在香港的亲属遭到中国国安部关注的报告,已经递交给国家安全顾问,然而此前他们并未收到警告。 保守党一再要求杜鲁多政府解释为何未驱逐中国外交官赵巍,杜鲁多在周五(5日)表示:驱逐外交官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必须充分考虑所有潜在影响,以及发出的所有明确信息。我相信乔美兰能在适当的时候做出正确的决定。 《维也纳公约》 驱逐外交官不需要解释 CBC的分析指出,根据法律,驱逐外交官不必提供理由,可以通过法规进行驱逐出境。加拿大是联合国于1961年签署的《维也纳公约》的签署国,根据该公约第九条的规定,一个国家可以随时且无需解释其决定,通知派驻国使馆馆长或使馆的任何外交人员他们不受欢迎,让他们离开。 驱逐通常是一个国家针对外国外交官的唯一选择,《维也纳公约》第31条授予外交官在派驻国期间免受刑事起诉,并享有大部分民事案件的豁免权。 加拿大曾驱逐过多个国家的外交官 2018年,加拿大驱逐了四名俄罗斯外交官,并拒绝了俄罗斯增加三名外交人员的申请。时任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因对俄罗斯对英国发动神经毒气袭击一事做出回应,当时称此举是与加拿大盟友共同作出的决定。 2013年,时任外交部长贝尔德驱逐了厄立特里亚驻多伦多总领事馆的负责人Semere Ghebremariam O. Micael。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O. Micael 涉嫌向在加拿大的厄立特里亚人征收侨民税。 2012年,加拿大还驱逐了所有叙利亚外交官,以回应叙利亚内战中的胡拉大屠杀。当年9月,政府宣布所有伊朗外交官为不受欢迎的人,关闭了伊朗驻渥太华大使馆,并关闭了加拿大驻德黑兰大使馆。 1970年,加拿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后,加拿大在1970年代驱逐了两名中国外交官。据报导,当时这两名中国外交官被指控试图影响和渗透加拿大华人,并于1977年被勒令离开加拿大。

美駐加大使談中國干涉洗舉 表示尚未看到任何證據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驻加拿大大使科恩(David Cohen)日前接受日前接受CTV新闻台访问时表示,外国干涉加拿大选举的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选举中是否成功,而且他尚未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对加拿大选举干涉成功影响结果。 科恩日前接受CTV节目访问时表示,他有多年的政治经验,不免会假设中国及俄罗斯一直干涉其他国家的选举,但认为不值得纠结于是否存在干涉,而是明白干涉的目标、影响,以及带来的后果。他说:“我尚未看到任何报道或任何人,能够披露加拿大受到中国干涉的任何影响。” 科恩续指,他不会就加拿大是否应设立独立特别调查员作出回应,但认为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得到认真对待。 此外,加拿大住美国大使希尔曼 (Kirsten Hillman) 亦在访问中表示,没有美国官员向她表达过对中国干涉加拿大选举的担忧。她说:“显然,我看到这是讨论的一个重要主题,但暂时未有人向我提出过这个问题。” 据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下周会与杜鲁多及其内阁会面,就国防开支及加美双方合作进行对话。 V21

環球新聞:華裔議員柯文彬被指涉中國干預聯邦大選事件

【加拿大都市网】据了解中国涉秘密干预2019年联邦大选问题调查的消息人士称,自2018年起一直是福特政府进步保守党成员的柯文彬(Vincent Ke),曾担任中国共产党干预计划的金融中介。 消息来源还指,柯接受了大约5万元,这是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通过一系列中介机构提供的约25万元更大笔转账的其中一部分。 报道称,这些情报来源被允许匿名发言,因为他们可能会在《信息安全法》下受到起诉。 Global News无法独立证实有关资金转移的指控。此外,消息人士没有提供任何进一步的细节说明如果有的话,所谓的受资助人如何使用这些资金。 其中一份提到该资助计划的文件,是去年1月的一份枢密院办公室(Privy Council Office)报告。该报告声称,中国共产党在多伦多地区的网络包括11名或更多名2019年联邦大选候选人、13名或更多名助手以及一名安省省议员。报告未提及柯文彬的名字,但详细描述了该网络的运作方式。 这份高级别最终文件由枢密院办公室部门之一的情报评估秘书处(Intelligence Assessment Secretariat)完成,该部门定期向杜鲁多及其内阁发出国家安全警报。 柯文彬已否认了有关指控。其代表律师泰格(Gavin Tighe)表示,Global新闻从国家安全文件和消息来源收集的指控,是“明显且恶意的虚假指控”。 柯文彬在2018年成为安省进步保守党首位中国大陆出生的省议员,代表Don Vally North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