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13:00:3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Home Tags 加国引渡法

Tag: 加国引渡法

政治干预抗辩成功 加拒引渡曾有先例

本报温哥华 记者李群报道 有加国律师指出,预计孟晚舟的司法团队将想尽方法说服法官,引渡孟晚舟不仅因为刑事指控,而是有政治图谋及干预,这将导致她不能获得公平判决。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案的评论;美国调查华为已长达10年,却在近期加大动作力度;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高调出席指控华为及孟晚舟记者会等,都将成为孟晚舟律师对抗引渡理由。菲律宾前独裁者马可斯(Ferdinand Marcos)的助手,曾被加国法庭判决不予引渡回菲律宾受审,是以政治理由获成功典型案例,但能否在孟晚舟一案中重演尚有待观察。 安省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在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孟晚舟拥有强大且有创造力的律师团队,相信他们会全力将孟晚舟被拘捕与中美贸易战的关系,特别是特朗普对此案的表态,作为案件遭政治操控的证据。 特朗普在孟晚舟被拘捕后,曾公开说如果美国能同中国达成一个好的贸易协定,他愿意干预孟晚舟案。此言一出舆论哗然,特朗普也被抨击不应以行政干预司法。 美商务部长突兀现身记者会 阿达里奥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华为已长达10年,也曾向孟晚舟的父亲即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问话。案件一直未有较大进展,但中美贸易战后突然被高调推进,结合特朗普的言论,孟晚舟的律师定将试图说明其中关系。” 美国司法部1月28日举行记者会,11名司法部、FBI、国土安全部高官及检察官,宣布对华为提出23项刑事起诉,并提出引渡孟晚舟。阿达里奥指出,商务部长罗斯与会很不寻常,司法部记者会原本与商务部扯不上关系,罗斯的出现反而说明孟晚舟“也在他的卷宗内”。 在被问及加国是否有以政治理由成功对抗引渡先例时,阿达里奥讲到了马可斯助手帕斯费卡多(Rodolfo Pacificador)案。马可斯统治1980年代遇到艾奎诺夫人(Corazon Aquino,又称阿基诺夫人)挑战,她的支持者哈维尔(Evelio Javier)在1986年提出选举舞弊后被刺杀,帕斯费卡多被指为枪手之一,他的父亲是马可斯政治盟友,被指策划刺杀。马可斯后来被迫流亡夏威夷,艾奎诺夫人就任总统。 最高法院曾驳回司法部要求 帕斯费卡多于1987年9月由美国来加并申请难民,1996年即加国与菲律宾签署引渡协议6年后,他被拘并面对引渡,但他的律师以无法得到公正审判为由抗辩。2002年,安省上诉庭推翻联邦司法部引渡令,指其父居家监禁10年待审未果,他若被引渡无法获得公正、及时审判。尽管他的父亲2004年被宣判无罪,加拿大最高法院还是驳回司法部要求推翻安省上诉庭裁决的申请,维持不予遣返。 据称此案是本国上诉法庭撤销联邦引渡令的首个案例。阿达里奥说:“此案可看到被引渡者的政敌获胜,新政府想引渡他,他声称因政治因素无法获得公平对待,获得法庭认可逃过引渡。” 不过,此案与孟晚舟案虽然辩方都强调政治因素,但孟案能否成功还要看律师的表现。 温哥华律师、引渡案专家博廷(Gary Botting)说,对孟晚舟的指控虽然在加国也有同样刑事罪名,但这些指控都与美国制裁伊朗有关,加国没有制裁伊朗,美国未提违反制裁令指控,就是避免给孟的律师留下攻击点。阿达里奥也强调,美方若成功引渡孟,对她也不能增加违反制裁令等其他指控,须同向加国提交的指控一致。 博廷指,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对此案很多评论都正确,只是他作为外交官不应发表如此评论。博廷说:“美国不要求引渡是加拿大最好的解套方式,谁能否认这一点呢?”

门槛过低且不利被告 《引渡法》被指存弊病

  ■孟晚舟现在温哥华对抗引渡,她能否以政治干预为由避免去美国受审引发关注。 加通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李群报道 早在孟晚舟案爆发前,加国《引渡法》就曾被一些司法界人士指存在引渡门槛过低的弊病。 渥太华大学教授迪亚卜(Hassan Diab)被引渡至法国但被判撤销控罪,法国庭审内容公开后,发现有利于迪亚卜脱罪的重要证据,法国检控官从未提供。另外,温哥华律师博廷(Gary Botting,图)指出,美国要求加国引渡的案件有约10%失败,原因包括检控官夸大指控、证据不可靠等。 夸大指控或致终止引渡 迪亚卜案乃法国政府怀疑黎巴嫩出生的迪亚卜,与1980年巴黎犹太教堂爆炸案有关,迪亚卜在加国申请保释被拒遭关押6年,2014年被引渡到法国。去年1月,法国法庭宣布此案证据不足撤销控罪。     温哥华律师博廷(Gary Botting,图)

加国《引渡法》 国会未通过

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亚省大学教授哈里顿(Joanna Harrington)证实,加国《引渡法》的确未获国会批准,但这在采用普通法系(Common Law,或称海洋法系、英美法系)国家中常见。 加美两国签署了引渡合约,美国的《引渡法》获国会批准,但加国《引渡法》却从未通过国会研读完成立法。哈里顿解释说,作为一个长期执行的法律,与外国达成合约并不需要国会通过。加国将签订国际合约权赋予行政部门(联邦政府),可在没有立法部门(国会)的参与下实施。 她说,我们是采取“西敏制”(Westminster model)治理国家,因为获得国会多数席位的政党,自动组成联邦政府。 这种司法模式可由国会推出立法或根据宪法改制,但目前没有这种要求。 哈里顿说,若引渡请求不公平或受到压迫做出,《引渡法》赋予加国司法部长拒绝引渡权力。而孟晚舟律师的职责是向加国司法部长陈情并说服对方。被引渡者也可以加国《人权及自由宪章》条款为理据,拒被引渡以保障自己的人权。

指控若夸大 也可影响是否引渡

本报温哥华记者李群 早在孟晚舟案爆发前,加国《引渡法》就曾被一些司法界人士指存在引渡门槛过低的弊病。 渥太华大学教授迪亚卜(Hassan Diab)被引渡至法国但被判撤销控罪,法国庭审内容公开后,发现有利于迪亚卜脱罪的重要证据,法国检控官从未提供。另外,温哥华律师博廷(Gary Botting)指出,美国要求加国引渡的案件有约10%失败,原因包括检控官夸大指控、证据不可靠等。 迪亚卜案乃法国政府怀疑黎巴嫩出生的迪亚卜,与1980年巴黎犹太教堂爆炸案有关,迪亚卜在加国申请保释被拒遭关押6年,2014年被引渡到法国。去年1月,法国法庭宣布此案证据不足撤销控罪。 夸大指控或致终止引渡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迪亚卜返回加国后表示不会要求任何赔偿,但就希望帮助取消现行“很差劲”的加国《引渡法》。 在他被引渡过程中,加国法庭从未被允许考虑案中重要指纹证据,而这些证据对迪亚卜极为有利。 问题在于加国《引渡法》规定,提出指控的外国检控官,没有任何责任须提供有利于被引渡者的证据。 但是审判迪亚卜的法国法庭却公开这些证据。调查人员从爆炸案疑犯处理的文件,以及他们用来犯案的租赁汽车上,获得16个不同的指纹样本,经与迪亚卜指纹比对无一相符。法国法官在判词中写道,这些证据是迪亚卜指控不成立的重要依据。 温哥华律师博廷称,加国拒绝美国引渡请求个案原因有多种,例如有检控官夸大指控且未提供足够证据;有案件多数证人离世,两位90多岁证人靠医疗器械维生,被判证据不可信。 博廷举2001年的一宗案件为例,美国检控官在电视上受访时暗示,一个加国公民可能会因对抗引渡,而成为强奸案调查目标而坐牢。一名美国法官当时也表示,将给予被引渡者最高刑期,让加拿大最高法院最后裁定终止引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