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20:49:3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国移民

加拿大新增九万个移民名额 百万人抢破头

(■■移民部鼓励申请人应尝试不同类别的移民政策。资料图片)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本国现时将近有150万名外国工人以及留学生,政府希望使更多的技术人才取得永久居留权,以支持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复苏计划,实现联邦未来三年接纳40万新移民的目标。 加拿大移民局4月中旬宣布,未来将吸纳9万名留学毕业生及基本必须工人,让合资格人士可成为加国永久居民。联邦移民、难民与公民部(IRCC)将于5月6日起,开始接受3个类别的申请,包括2万名与医疗保健有关的临时工人,3万名指定基本必须职业的临时工人,及4万名在加国教育机构毕业的国际学生,申请的截止日期为11月5日,或申请名额已达上限为止。 国际留学毕业生和外国工人在本次新政申请时,都必须达到加拿大官方语言的熟练要求,及符合一般可接纳要求。 法语申请人在这次移民新政中,暂时未能获得新政配额。 IRCC于4月中旬宣布移民新政前,未与本国两大官方考试机构进行协商,新政消息一出,加拿大移民局官方认可的两个英语水平测试雅思(IELTS)以及思培(Celpip)网站因报考人数太多,导致网络大塞车,出现技术性问题。 对于有申请人因为未能报考,担心错失移民机会,移民部通过《加拿大移民通讯》对申请人表示,当局将会核实有关在加持有工作签证或学生许可的人数,希望通过5月6日移民新政的申请人数,更好地了解申请人在加的情况,并预测和统计未来的申请人数,以应付更多申请人的移民需求。 鼓励以其他项目申永居 据移民部的初步统计,现时本国的外劳计划(TFWP)、国际流动计划(IMP)签发的临时工作许可证数量为794,000个,其中有8,200个是在今年1月和2月生效。移民部根据上两个月的签发比例,预测直至今年4月,将签发累计164,000个新的工作许可。 本国现时有530,000个留学生持有效的学习许可,根据现时的数据以及许可发放的趋势,预计5月6日移民新政启动时,本国将有150万名持有工作或学习许可的人士。但移民部强调,这并不代表所有许可持有人都将会进行申请。 对于不符合申请或无意申请移民的人士,移民部列举了以下情况:许可持有人在等待转换或更新现有许可,例如学生许可转换工作许可时,许可数量会产生重复统计;无意申请永久居民的人士;已提交或通过本国不同移民政策类别的申请人,但仍持相关许可在等待获批;未合乎移民新政的人士,其中包括未及时获得语言测试成绩,或留学生未能在新政有效期前毕业;已离开加拿大的许可持有人或许可已失效。 移民部通过《加拿大移民通讯》对移民申请人表示,这次新政未能满足所有申请人,但加拿大政府仍鼓励外国工人或留学生,可通过本国其他移民政策,申请永久居民资格。 移民部表示,现时本国的移民“快速通道”(EE)、经验类移民(CEC),以及其他相关的移民政策仍在开放,申请人应同时留意其他移民政策,并可在移民局网站查询相关符合移民条件的职业,其列表多达100多个职业类别。星岛综合报道

美国大选结果 可能影响加拿大移民人口结构

加拿大在过去4年一直将自己定位为比美国更加受新移民菁英的目的地,而即将举行的美国大选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总统大选结果或不会导致所谓美国人移民加国情况的大增,但可能影响影响移民人口结构,包括难民等。 《星报》引述由民调公司Legard和加拿大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的一份调查显示,在新移民数量因新冠疫情连续数月走低之后,国民对明年增加移民数量感到不安。 52%冀暂缓接收移民 52%受访者表示,希望在接下来的12个月,移民数字可保持在低水平。加拿大研究协会主席杰德瓦布(Jack Jedwab)表示,当卫生部门告诉民众病毒传播的一个原因与人口移动有关,尽管不是特指国际移民,而是泛指新抵埠的人,同时提醒不要出国旅游时,人们从某种程度上就会认为,现在的移民带有一定风险。 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份,本国移民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3.5%,联邦政府拟于本年接收34.1万新移民的计划也早已不复存在。 另一方面,尽管一些美国人表示,如果特朗普在新一届选举中胜出,就计划搬到加拿大。但实际上,大选结果并不会对美国人移民加国的数字有太大影响,但可能影响移民人口结构。 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收紧移民政策,而加拿大政府则释放出不同信号,包括总理杜鲁多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欢迎难民到来。同时,特朗普对部分国家发出旅行禁令,禁止给一些国家的公民签发临时签证、加大高技能工人获得签证的难度等措施,也吸引更多移民将目光投向加拿大。 据地产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今年早些时候进行的研究发现,仅多伦多技术型工作在过去5年出现大幅度增长,甚至超过了美国西雅图和三藩市等热点地区。星岛综合报道

加国上半年EE抽签近4万人 最低分数线较稳定

■■加拿大是许多人的移民目的地。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最近一期《加拿大移民通讯》显示,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已完成今年头半年的“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简称EE)抽签,近40,000个申请人获发“邀请移民通知书”(ITA),其中在6月份更打破过去同月的纪录。 与去年上半年比较,今年首半年的EE抽签,无论在抽签数目和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简称CRS)最低分数要求,都稳定得多。  6月发7,500份破纪录 在今年头6个月,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进行了13次EE抽签,1月进行了两次,每次发出2,750个ITA;到了2月及3月各两次,每次发出的ITA数目增至3,000个;在4月11日、4月24日、5月9日及5月23日,每次发出的ITA数目进一步增加到3,500份;而在6月的两次,发出的ITA数量更各增至3,750个,即合共7,500份,这比去年6月共3,409份多出逾一倍,也是自2015年引入EE以来发出最多ITA数目的6月份。 ■2018年头6个月特快入境抽签发出邀请移民通知书情况 根据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为今年及明年所定出的目标,今年EE抽签的目标为74,900个,明年更高达81,400个,而在今年上半年,已发出39,700份ITA,按此趋势,如第三季的情况相若,应可以达到目标。 ■截至年中已发出邀请移民通知书及全年目标 至于今年首半年EE抽签的最低CRS分数要求,平均分数400多分,基本上由440至456分不等,例如在1月初要求的446分,跟着减至442分,但在3月14日的一次,最低分数调高至456分,接着逐步由446分减氐至440分;到6月13日的一次,再度增至451分,不过在6月25日的一次,又降至442分。 EE制度主要由3类经济移民类别所组成,分别为联邦技术工人类别、联邦技工类别及加拿大经验类别。

港人申请加国移民激增三成 这些原因推动移民潮

■■近年香港申请移民加拿大人数激增30%。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申请移民加国的香港移民近年激增30%(见附表一)。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数据显示,2017年有1,561位港人申请移民加国,1,270位成功获批(见附表二)。有学者预测,未来移民加国港人数字会缓慢增加,其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会成为主流。另外,香港目前约有30万持有加国护照港人,他们选择重返加国机会也较高。 ■香港人成为加国永久居民 ■香港人申请加国居留权   针对能够移民加国的都是高学历、高素质的中产阶级,卑诗大学(UBC)社会工作学院主任,1993年移民加国的港人殷妙仲(Yan Miu-chung)周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申请加拿大移民需符合不同要求,从语言、年龄至工作经验,移民官员都会看重,因此普遍认为移民加国人士质素较高。殷妙仲两年前就曾提过,港人移民加国数字会增长,但却没有普遍认为那么多。 年轻一代觅展才华机会 殷妙仲说:“一部分原因,是有些年轻人想移民却没有足够金钱,中产阶级尽管资金已经足够,但考虑移民需放弃很多,例如已取得的社会地位,做决定时不太容易。” 香港目前约有30万持有加国护照的香港人。殷妙仲称,目前需要留意的是,该群体是否会选择重返加国,因为他们离开香港的机会成本低,面对的风险也较细。近年每逢暑假,就有许多已移民加国港人来温市看房子。仅在他认识的朋友圈中,有至少5位已回流的友人,决定送孩子回加国读书;而年轻人毕业后往往由于喜欢本地环境,冀留在加国。 殷妙仲又指出,移民加国港人主要集中在两类群体,分别是在香港拥有1至2套房产的中产阶级,以及希望寻求更多发展机会的年轻一辈。他说:“香港目前教育制度不佳,许多家长尝试把孩子送往海外深造,由于许多港人有亲友居住本地,加国成为首选之地。” 另外,由于香港经济和政治局势不稳定,导致年轻人对未来产生迷茫感,对香港未来丧失憧憬。殷妙仲还表示,香港年轻一代憧憬施展才华,然而香港发展空间较小,工作市场竞争激烈,因此渴望展现实力的年轻辈会选择到加国深造。 热爱简单生活成诱因 被问及2014年占中运动后是否造成年轻一代不看好香港的未来,殷妙仲称,占中发生后中国政府采取的一连串行动,比如逮捕参与占中运动学生,及立法会议员被政府宣誓无效,令很多人去失信心。不过他发现,大部分选择留在加国否认香港学生不是政治原因,而是更热爱本地环境和简单愉快的生活。 谋生哪里都不易 加国幸福指数高 目前在香港估计有有30万持加拿大护照的港人,周晓霖和卢先生都拥有加籍,两人均曾在港工作十余年,但就选择回加国定居。卢先生认为,香港回归20年来社会发生巨变,在加国生活幸福指数更高。周晓霖表示,谋生在任何国家都不容易,最重要是看追求何种生活方式。 忧香港文化逐渐消失 41岁的卢先生在加国出生,他曾为工作在2000年回到香港,但由于房价和基本生活费用太昂贵,他于2016年重返加国。卢先生与许多年轻一代交谈后发现,除楼市火热外,城市逐渐变得“内地化”,香港文化逐渐消失,都是年轻港人的忧虑。 受访者卢先生。 温哥华是加国生活开支较高城市,然而与温市相比,香港物价和房价更贵。卢先生表示,昂贵开支是他离开香港的主因之一,例如在温市便宜又好吃的饭店很常见,然而在香港,几乎一半工资都用在付房租。卢先生说:“在香港无论公屋还是商业住房的价格都贵到极点,许多富裕的中国内地人到香港购房置业,导致香港房价水涨船高。曾是香港最热闹的夜生活消遣场所兰桂坊,现在已挤满了外籍人士和有钱中国游客。” 要提升自己等待机会 周晓霖10岁时跟随父母从香港移民加国,随后在本地读书工作,2004年回流香港,至到2014年又选择定居加国。他表示,无论是移民还是留在香港,都需取决于追求的生活方式。 受访者周晓霖(上图)   他举例说,香港可能有些领域所支付的工资较加国高,但工作时间也较长,加班是常态。不过,他认为在香港工作学到的东西较在加国的多。他说:“在香港工作1年学到的东西,相当于在加拿大工作3年积累的经验。”针对许多香港年轻一代觉得缺乏机会,周晓霖称,曾在香港与许多年轻人共事,鼓励年轻人应懂得沉住气,努力提升自己,再等待机会,而不是每隔一两年就跳槽。他说:“谋生在任何地方都艰难,年轻人还是需努力工作,用实力证明自己,等待机会到来。” (记者 沈雯洁)

最新特快入境抽签 邀3,500申请人

近3年特快入境邀请函总数及目标 近两年头9次抽签邀请函数目 星岛日报记者 据《加国移民通讯》,联邦移民部在周三(5月9日)进行最新一次的“特快入境”(Express Entry)抽签,抽中3,500个申请人,邀请他们在指定日期内,连同所需提出的证明文件,入纸移民部申请正式成为本国永久居民,而他们所需要的综合评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简称CRS)最低分数为441分。这跟上一次4月25日抽签,无论在最低CRS分数以至抽签数目都一样。 今年截至目前为止的抽签,441分为最低要求分数。连同周三最近一次抽签,今年共作出9次抽签,其中在头6次抽签,移民部发出的邀请函数目由2,750个至3,000个不等,之后的3次各发出3,500个邀请函。今年迄今,共发出多达2.8万个邀请函。(见附表一) 与去年相较,去年头9次抽签,其中7次的抽中数目均逾3,500个,全部9次合共32,308个,比今年同期为多。不过,根据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入籍部(IRCC)为今年及2019年定出的目标,预计总数会超过去年,因此今年随后的数个月,抽签次数可能会更频密,抽签数目亦可能会较多。(见附表二) 要求的最低CRS分数方面,今年头7次抽签,最低CRS分数由442至456之间不等,上一次及最新一次则为441分。

留学生爆移民黑幕 月薪2千须扣1,500房租

一个受访学生表示,他为PEI一华人老板打工时,需用1,500元租用公司的柏文。 钟氏兄弟利用同一地址帮助数百个中国公民办理省提民移民的个案,并非首宗发生在爱德华王子岛省(PEI)的移民丑闻。早在去年11月,即传出中国留学生为当地华人老板打工,而遭克扣工资之事。而这些公司,皆为PEI省提名移民项目而成立。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一个中国留学生在匿名接受访问时,在其位于查洛城的住所讲述了他为两间华人开设公司打工的情形。他说,第一份工的月薪为2,000元,但他须租住在属于公司老板的柏文,而公司收他1,500元月租,他做一个月工,实际只能收到500元工资。他向加通社记者展示他的手机,上面有他的每月的银行转帐付款纪录。 而他最近则在一家服务公司打工,但这家公司的华人老板要扣减他的月薪,要他每月还回大约500元的现金。他表示,这等于每天都有两个小时在为老板做无薪工作。他说,当他拒绝交出工资时,他们立即便把他解雇。这个留学生在访问时说,“我为此感到愤怒。他们后来又保证雇用我至12月……但我需要这里的工作经验,以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 为求身分敢怒不敢言 另一个接受加通社访问的留学生,则表示愿意退回工资。他说:“如果我不还回这笔钱,他们将聘请本地更适合的工人,比我要好。那样的话,我就再也不能留在PEI了。我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即使被克扣工薪我也心甘情愿。” 接受访问的留学生都承认,这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因为他们有同学和朋友也处于同样的压力之下,为了移民,他们敢怒而不敢言。 CBC报道指出,这些中国留学生的遭遇,表示有人滥用PEI的省提名移民计划。而他们当中,许多人只视该计划为移居加国其他省市的踏脚石。

加国自雇移民:申请农场管理也不易

本报记者 加华移民留学公司副总裁吴冰表示,自雇移民对于文化艺术和体育类申请人资格要求甚高,比如在世界级比赛中取得名次的体育明星,或是在文化艺术方面取得很杰出成就的人士,所以能成功申请的人很少。近年来不断有人询问能否以农场管理渠道申请。但是这一项目所规定农场管理与一般意义上华裔人士所理解的也有一定差距。 吴冰表示,对于申请农场管理的申请人纸面上只要求5年相关工作经验,年龄限制也不苛刻。但是真正通过审批不容易。主要在于加中两国国情不同,对于“农场”及“农场管理”的概念理解本身就存在差异,申请移民所要求的经营管理经验,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曾经从事农业生产或与农业相关工作就可以。 此外,有一些华人是抵加之后购买了农场,或正在计划购买农场,准备以后从事农场管理工作。以此做为理由申请,往往也不易通过。大体上这一项目在华人申请者而言,是询问的较多,真正成功申请的不多。

联邦自雇移民门槛高 申请需时被拒率8成

■■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披露,“联邦自雇移民”类别平均申请时间达5年以上。网上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最新一期出版的《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中,援引移民部报告披露“联邦自雇移民”(Self Employed Program)目前的现状,指该项目近期平均申请时间达5年以上,目前等待初选及处理结果的申请人不足3,000人。 该报告以备忘录形式在2017年7月由移民部官员提交给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报告联邦自雇移民项目现状及未来改革建议。自雇移民并非是一般所理解凡是自雇人士都可以申请,在2014年之前,传统上联邦商业类移民(business immigration Programs)包含三个子类别,自雇移民是其中之一。该项目主要是为一些特殊领域的专业人才,开辟一个在普通移民渠道之外的特别通道,申请者必须是从事文化艺术、体育和农场管理的杰出人士。 等待挑选决定的申请有2,572人 在报告随附的表格中可以看到,截至2017年5月8日,在全球范围内,等待挑选决定(pending selection decision)的联邦自雇项目申请人共有2,572人,等待审批决定的申请人有198人,合共2,770人。在香港签证处,等待挑选决定的人数有315人,等待审批决定的申请人有12位,合共327人。 由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之间12月内,在全球范围内共审批个案971件,80%案例的平均审批时间为62.1个月。在香港审批案件11件,80%案例的平均审批时间为36.2个月。新德里审批案件561件80%案例的平均申请时间为达65.1个月。 联邦商业移民类别之下,另外两个传统的类别是企业家移民(Immigrant Entrepreneur)和投资移民(Immigrant Investor)。这两个类别均在2014年取消,代之以两个试验性的新的移民计划,分别是“联邦创业移民”(Start-Up Visa pilots) 和风险投资移民(Immigrant Investor Venture Capital pilots)。自此自雇移民成为联邦商业移民传统三大类别中,唯一未经过改革的项目。 根据规定,联邦自雇移民申请人,须在提交申请前的5年内至少2年符合下列3种情况之一:在文化领域内在世界级机构中就职或是自雇;在体育领域内在世界级机构中就职或是自雇;从事农场管理工作。

中国夫妇11次申请来加探亲都被拒!移民局解释惊人

■华裔夫妇11度申旅签来加探亲失败,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遭驳回。 互联网 本报记者 一对华裔夫妇11度申请旅游签证,前来加拿大探望女儿、女婿及两个外孙,不过全被否决。他们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指加拿大签证官员未有详细考虑所有资料,要求法庭推翻签证官员的决定。经过审理,联邦法院驳回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认为签证官员依照合理理由作出拒发签证的决定。 提出司法复核的申请人为杨进章(Jinzhang Yang,译音)与赵春让(Chunrang Zhao,译音)两夫妇,他们的女儿杨珍(Jin Yang,译音)在2011年由中国移民加拿大。自此,两个申请人向加拿大当局申请旅游签证,探望女儿、女婿舒伟(Wei Shu,译音)及两个外孙。他们先后11度提出申请,然而全部遭到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官员否决。 指难信探亲后会离开加国 加拿大签证官员在第十一度否决两个申请人的旅游签证申请时,列出多个理由,包括根据两个申请人过去的旅行史;在中国与加拿大的家庭联系;财政状况;以及此行目的,特别是两个申请人过去几乎没有离开过中国,之后返回中国的旅行史;与中国缺乏紧密的联系及女儿的可信程度,故此难以相信两个申请人会在在加拿大探望亲人后,离开加拿大。 两个申请人认为签证官员所作出的决定不合理,指签证官员未有考虑到他们所提出的新资料,例如女儿及女婿的信件,同时签证员官员未能充分解释到否决他们签证申请的理由。他们于是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 联邦法院法官奥赖利(O'Reilly)于2017年10月19日在多伦多审理此宗申请,并在2018年2月21日作出裁决。 奥赖利指出,两个申请人的女儿在信中表示,假如父母的签证获批,有助鼓励她在日后遵守加拿大法律,不过这不能算作是签证官员批出签证的合理及强烈理由。至于旅行史,两个申请人未能显示出,他们曾前往其他国家旅游,然后返回中国,签证官员在这方面的担心是合理的。还有,两个申请人拥有大约4.2万元流动资产,可是两个申请人未能证明这资产与中国有强烈的关系,而且两个申请人有另一个女儿及其家庭在中国,两个申请人没有证明,他们与在中国的女儿的联系较与在加拿大的女儿及两个外孙的关系和联系更为亲密和紧密。因此,决定否决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

联邦预算案明天揭晓!或将增收移民计划

■去年有大批难民非法涌入加国,预料预算案将公布相关意外开支。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联邦政府将于明日公布财政预算案,预期将会交代未来3年增加接收移民的计划,以及相关的财务安排,有关计划涉及的开支估计为4.4亿元。 联邦政府在去年秋季宣布,目标在2020年每年接收移民人数逐步增加到34万人,计划在2018年至2020年间合共接收近100万名移民,以回应外界呼吁吸纳更多移民,刺激本国经济和人口增长的呼吁。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早前透露,计划涉及的成本估计为4.4亿元,将在预算中公布相关的开支细节。有待公布的细节还包括大量难民庇护申请人从美国徒步非法入境后,为本国执法及各部门带来的意外开支金额。移民部早前估算有关费用约为1,040万元,但有关金额未经核实。 另外,预算案预料亦将公布推出新育婴假福利,为新生婴儿的父亲提供5星期的育婴假,鼓励父亲分担养育婴儿的责任,从而使母亲更容易的重返职场。 外界亦关注联邦政府的平衡预算进度,联邦自由党在2015年大选时承诺,在2019年使联邦政府回复收支平衡,但去年10月公布的财政状况预测,估算2019至20财政年仍有143亿元的赤字,外界估计渥京明日将公布新的灭赤时间表。 资料来源:加通社

中国男子写小说论政遭迫害 申政治难民被拒

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被否决。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一名自称是政治活跃分子及自由撰稿人的中国籍男子,以受到中国政府政治迫害为由,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身分,先遭难民保护局驳回,后被难民上诉局再度驳回,较早前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在两个多月前,联邦法院驳回申请人的申请。 申请人李永生(Yongsheng Li,译音)是中国公民,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政治活跃分子及自由撰稿人。他声称自己在网上发表了数篇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后,以中文写了一本长达283页、题为《纽约假期》(New York Holidays)的虚构小说。他称,中国政府禁止出版该类题材,他在2014年5月透过自己的公司及用了一部打印机,自行在纽约出版该本小说。 根据从翻译过来的小说摘要,该本小说讲述主角趁新年假期,前往美国纽约度假,并在纽约邂逅一个女子,两人排除万难,堕入爱河。申请人向难民保护局及难民上诉局所提供的其他摘要,包括涉及中国的食品安全及去掉某团体学员的器官。申请人提供的资料指,申请人找人在纽约把该本小说打印出来,然后在美国、台湾及香港分发,大约印了1.4万本。 申请人声称,他在2015年5月27日回到中国,同年6月被中国公安部拘捕。称在被拘留期间,他被殴打,被迫保持清醒,以及被盘问关于该本小说一事。公安部对他说,该本小说侮辱了中国政府,亦与中国政府背道而驰。接着他被迫写下悔过书,承诺停止一切相关活动。公安部强调,假如他食言,会立即把他关入监牢。不过由于自己之后继续在网上发出有关政治的帖文,公安部在同年7月6日到他家中,欲把他拘捕。当时他身在北京,公安部把传票交给他的母亲。同年10月8日,他在蛇头的协助下,逃离中国。 申请人续道,当他一踏进加拿大国境,便立即申请难民身分。难民保护局在2016年1月及6月9日就他的申请进行聆讯,并在同年7月14日作出决定,以他所说的不可靠、未能提供重要证据及缺乏充分证据,证明受到政治迫害共3大理由,驳回他的申请。 其后,申请人向难民上诉局上诉,并呈上新的证据,包括能说流利中文的布罗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副教授伯顿(Burton)的信件。不过,难民上诉局在详细研究过申请人提供的新资料后,认为申请人不符合难民的资格,换言之维持难民保护局的决定,驳回申请人的上诉。同时,难民上诉局质疑,为何申请人在难民保护局举行聆讯前,未有把该等新资料呈交。还有,难民上诉局认为,申请人不是政治活跃分子,在中国没有生命、受虐待及受酷刑的危险。  申请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要求推翻难民上诉局的决定。经过在多伦多的聆讯,联邦法院法官麦克维(Glennys L. McVeigh)于2017年12月18日驳回申请人的申请,理由是难民上诉局的理据合理。

加国入籍费大降!未成年申请者从$530降为$100!

■联邦移民部下调未成年永久居民自行申请入籍费用。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宣布,未成年永久居民(permanent resident)自行申请入籍费用会由530元下调至100元,期望有助吸引更多未满18岁人士独自申请成为公民。 据CTV报道,未成年人士即使父亲或母亲不是加拿大人,又或者没有跟随父母一起申请入籍,只要本身是永久居民,过去5年内在本国住满3年,而且有缴交入息税,便可以自行填表申请入籍;假如该未成年人士有父母陪同申请入籍,则毋须达到过去5年在本国常住满3年、及缴交入息税的要求。 最新指引又列明,年满14岁人士申请入籍时,必须自行签署确认,入籍申请获得批准后要参与公民宣誓(Oath of Citizenship)。 联邦政府表示,下调收费有助未成年永久居民,包括福利制度下的新移民儿童或寄养家庭儿童,更容易申请成为公民。 联邦政府去年6月修订《公民法》(Citizenship Act),容许未满18岁人士可以独自申请成为公民,今次则是进一步放宽入籍条件。至于去年6月19日或之后已经缴纳530元申请费的未成年人士,移民部会直接联系他们和退还430元差额,预计会在2月14日起12周内完成所有退款过程。

移民顾问:配偶团聚初始申请提交“良民证” 有高效

■吴冰 本报记者 加华移民留学公司副总裁吴冰表示,担保配偶移民申请过程中要提供个人背景申报和警察无犯罪纪录证明,移民部过去一直要求把这两份文件放入初始申请资料中提交。后改为分开提交,主要原因是过去个案审批时间超过一年,但上述两种文件都要求有效期不能超过一年,所以移民部只能在审批过程进行到一定阶段时,才要求申请人提交。 吴冰指,来自中国的申请人一般在申请材料呈交两个月后,就会收到移民部来信,要求提交个人背景申请和无犯罪纪录证明,所以即使改回与初始文件一起提交,也不存在超过有效期的问题,反而可以给申请人省却两次提交的麻烦。对于移民部而言,也省却了工作。 对于移民部宣称大幅减少积压个案及加快审批时间,吴冰指对华人申请者影响不大,因为早在2016年12月前,华人的担保配偶移民申请处理时间平均约为10个月。在2016年12月之后,移民部可能加快了一些积压严重国家和地区申请案处理时间,不过由中国及香港使领馆处理的申请,八成的处理时间平均仍在10至12个月之间。 以华人总体申请而言,担保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团聚类案件等候时间最短,一般在12个月以内。父母、祖父母担保团聚等候时间在2至3年。已经获批省提名移民的投资类申请人,也要等2至3年转联邦移民部批准。吴冰表示,这可能是因为先前个案积压及每年新的配额限制造成。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担保申请未来能否继续保证在一年内获处理,也取决于上一年有多少个案积压、本年度的配额情况,以及本年度新增申请个案数量。

担保配偶12个月内审批 积压个案去年大减八成!

■胡森(左3)与透过配偶担保移民团聚的苏卡拉夫妇(Aumir and Reema Sukhera,左1及2)交谈。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周三在密西沙加市表示,联邦政府在过去一年内采取措施,大幅减少了担保配偶移民积压个案,并把大部分申请的审批时间控制在12个月以内。 胡森指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IRCC)在2016年12月作出承诺,把积压的配偶申请个案数量减少八成,新接收个案的处理时间控制在12个月内,并改革配偶担保申请表格设计、审批流程,令过程更清晰简易。IRCC在过去一年中透过增加资源、改进程序等方式,达到上述目标。 2016年12月7.5万件配偶担保申请积压个案中,在过去一年已有八成得到处理,并已把审批结果通知申请人。到2017年12月31日,积压个案减少至1.5万件。在缩短等待时间方面,2016年12月前的平均审批时间为26个月。2016年12月接受的申请个案中,有八成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即移民部接受申请后12个月内得到审批。 胡森指移民部在2016年尾推出用于配偶担保的成套申请表格,并依据申请人和相关业界的反馈,改良审批程序,令担保人和申请人更加清晰了解和掌握整个申请过程。移民部于去年6月再次对申请表格作出修改,到10月又做出一次小修改,主要是为了应对上调担保未成年子女年龄。 移民部早前宣布2018年担保配偶和依亲人士来加配额为6.6万人。胡森指这比过去10年平均每年4.7万人显著提高。为了进一步改善审批效率,移民部于昨天宣布再次对配偶担保移民申请指南和文件确认清单作出修改,把新版本放到网站上供申请人下载。 鼓励申请人IRCC网站登记 昨天所宣布的修改中较为重要的一项是要求申请人将其“背景申报表”(即编号IMM 5669申请表),连同警局发出的无犯罪背景证书(police certificates),包含在初始申请资料中。这改变可避免审批过程中不必要的拖延。 新公布的申请资料新版本,其中的申请表格没有变化,只是对“文件清单”和申请指南作出调整,即是对于要求提供哪些文件作出新规定。对于已经或正在使用2017年版本(在文件清单左下角印有版本编码10-2017)申请套装的担保人和申请人,移民部在今年3月15日前仍接受其提交的申请资料。但在3月15日后收到的申请资料,必须使用新公布的版本。移民部强烈建议仍未寄出申请资料的申请人,马上改用新版本的文件清单来准备并提交所有申请文件。 移民部又鼓励申请人在IRCC网站登记注册一个户口,与移民部进行快捷和安全的沟通。注册后可及时回应移民部查询及要求补充文件的通知,了解审批过程的进展。

过期提交无犯罪记录证明 华裔女子可重新申请移民

本报记者张文慈 一个华裔女子过期提交美国FBI无犯罪记录证明,或重获移民部考虑移民申请。根据《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总编辑、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他使用联邦法院网上查询,检阅最近的900份联邦法院中断诉讼(Discontinuance)文件,该案就是其中一个有趣例子。所谓中断诉讼,不是联邦法院裁决。多数情况下,是诉讼双方其中一方,同意提交一份终止诉讼。文件显示,去年12月28日,华裔女子刘明华(Minghua Liu)收到一封移民部信件,通知她的美国FBI无犯罪记录证明尚未收到。她向移民部发送证明,证明自己在去年9月19日已经递交,要求核实是否没有收到。 为确保谨慎,她再次申请FBI无犯罪记录证明,并于今年4月12日发出一份报告,确保她提供了所需的一切。然而,移民部今年4月20日,告知她仍未收到该份证明,4月10日的期限亦已届满。 4月28日,她收到被拒绝申请函。5月5日,她收到第二份FBI无犯罪记录证明,并要求重新考虑她的档案。5月30日,移民部拒绝重新考虑她的个案。文件显示,“申请人已经花了数年时间准备申请永久居民,她的签证对她和家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申请人尽力遵守整个申请,移民部拒绝重新审核,显然是不合理的。”李克伦说,本案为中断诉讼,所以未有裁决,估计移民部或同意考虑重新进行移民申请,才同意终止诉讼。

今年难民申请逾3500宗 近6成被驳回

本报记者 根据《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透过资讯自由法所取得的资料,在今年头七个月,联邦法院的移民及难民部聆讯申请宗数逾3,500宗,其中驳回的占近六成。 资料显示,自2012年起,联邦法院的移民及难民部聆讯申请宗数持续下降。在2012年,整体宗数为15,092宗;到2013年减少至13,374宗;在2014年至2016年更分别下降至10,752宗、8,729宗及5,513宗;而在今年1月至7月则为3,562宗。根据资料,从2015年开始出现一个新趋势,就是个案中止的宗数持续增加,以2015年为例,个案在同意下及撤回下中止分别有52宗及61宗,到去年个案在同意下及撤回下中止分别有403宗及700宗,而在今年首七个月,个案在同意下中止的有222宗,个案在撤回下中止的有449宗。上述资料没有解释到,为何该等个案中止,以及个案中止后的情况怎样。 此外,2015年之后,由签证官员作出决定方面,所中止的个案数目大幅上升,由2014年在同意下及撤回下中止的个案数目各有7宗,但到2015年分别增至37宗及23宗,在去年更分别大幅增加至149宗及196宗,而在今年头七个月,在同意下被中止的个案有107宗,在撤回下中止的个案则有100宗。

污染恶化危及健康 加签证处香港移民增多

本报记者 《移民资讯汇编》称据加拿大驻香港签证部门向加拿大提交的报告指出,污染情况不断恶化及与之相关的健康问题,可能是香港居民未来考虑移民的重要动机之一。污染情况严重影响健康,又与人口问题相互呼应,香港人已经把追求更好生活品质、更安全环境和生活条件,视为考虑重新选择定居地的最重要原因。如果污染问题得不到控制,香港将有更多人选择到更安全的环境定居。 魁省移民局“回流” 香港签证部门在报告中,更多地倚重当地化数据和讯息来协助签证审批决策。报告指签证官具有“地区化”的知识,通过参考地区化的数据库,协助永久居民申请过程中的风险处理,此举十分重要。这种地区化知识不仅局限于懂得使用当地的语言,而是要有能力仔细考察申请者随申请文件提供的各种讯息,通过对数据库和互联网讯息的检索来作综合对比,再把讯息放到复杂的背景中考虑、综合当地文化、社会和政治常态,看出其中的风险。 据香港报告指,申请资料中一般不会包括那些足够令移民官做出风险分析和审查决定的讯息。运用地区化的知识和评估,可以减少做出错误判断的风险。签证官通常会使用Dunn and Bradstreet英文数据库,但该数据库对于中国大陆的申请人而言,适用的讯息很少,反而一些中国大陆的检索公司数据库更有用。该报告中提到一家叫Ming Suo的大陆公司,指这家原为私营公司,现正转型为国营企业,并继续提供付费检索服务。 此外,香港签证处指魁省移民当局(Bureau d'immigration du Quebec,简称BIQ)一向负责处理QC-SW1及QC-BUS类别移民申请个案。不过BIQ已决定把办公室迁回满地可,使用中央化审批模式,由此可能给香港签证处风险控制机制造成的冲击,需要进行评估和分析。香港签证处目前约有9,000个QC-BUS类别的个案积压,申请人几乎全为中国人。以目前的审批进度,约等于4至5年的审批量,在魁省移民当局的审批功能转回满地可之后,日后香港审批个案时的潜在风险可能增加。 此外,香港签证处收到的魁省技术移民申请和学生签证申请也有大幅增加。

都市报特稿:抽签轮候怨声载道 亲人团聚移民太沉重

【加拿大都市网】5月4日下午,由安省剑桥市居民、软件工程师Brad Fach发起的“向移民部长请愿”(e-739)集齐了1,863个签名,由滑铁卢国会议员Marwan Tabbara代表递交国会。Brad在请愿中表示,联邦自由党政府实施的新的父母及祖父母亲属移民办法,用像买彩票一样的抽签来决定申请者的命运,嘲弄了非常严肃的家庭团聚,令申请者失去尊严。 记者 文琪 加拿大移民部2016年底宣布,2017年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PGP)改为抽签制。先前按照担保者的家庭年收入、纳税年限以及投递申请的先后顺序为基准的递交方式被全盘推翻,新的系统以类似彩票性质的抽签方式全凭“运气”抽取成为具资格递交材料的申请人。根据移民局公布的官方数字显示,4月25日的抽签结果,在9万5千个申请中,有1万个名额被抽中,抽中率约为10%。 Brad Fach的请愿并非是孤立的,一位网友在本地中文论坛上称,“根据统计学的概率论来说,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抽中。”该网友还公开了自己写给移民部长哈桑(Ahmed Hussen)的公开信。他表示,自己对在2017年父母抽签移民中没有被抽中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鉴于申请的数量和提供的配额,可能性太小”。但是,即便今年他被抽中,他依然要“鄙视”这个抽彩票一样的移民系统。该网友在信中称,“移民到加拿大应该是一个基于优势、而非运气的权利。彩票制度的抽签系统完全忽视了担保人的条件,是非常不公平的。新系统并不能解决旧制的问题甚至更糟糕,因为人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是坏办法里的好办法? 就民众的请愿,加拿大移民部新闻发言人Nancy Car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的专访时称,以前的旧有制度让所有有意向申请的担保人需要在1月PGP开放的时候都急于递交材料,这道致一些申请人要支付更高的快递费用,以确保他们的申请顺序位置。“在新的PGP申请计划中,我们给予每个人同样的机会申请。新的申请方式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公平、更透明。在新的申请过程中,担保者可以等待看他们是否被抽中邀请申请,然后再去花时间和金钱准备材料提交他们的赞助申请。”  移民律师Nancy Lam 对于移民部的这个说法,多伦多移民律师Nancy Lam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律师,她很理解政府出台新政策的立场。“积压案一直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新的政策是为了让人们不要急于递交申请,避免混乱的状况,但是这也无法说明现有的新政就是最好的方法或唯一的解决办法。新政多少是有一些不公平存在,因为初选忽略了担保者的资格筛选过程,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 但从事移民律师工作多年的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新系统的确是一个更为公平的系统。“我能理解没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因为移民局之前所积压的团聚申请案,令申请者需要轮候14、15年,道致政府难以再接纳新的申请,但是政府又不能因此把大门关掉只处理已经排队的申请,而不管正在加拿大等候和父母团聚的移民的新申请,这是不公平的地方。现在这个办法是在供需不等之中找到平衡。彩票性质的抽签系统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它是‘差的里面最好的’办法。如果积压案都解决以后,在彩票系统里被抽中了的,就能很快为父母申请拿到身份。的确,这里有一个你永远拿不到的可能。但是大家觉得什么会是更好的办法呢?你不能让人们为此等候十几年,父母在来之前就过世了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4月25日公布抽签结果后,由于收取确认邮件信息不明确,道致很多民众抱怨移民部工作的漏洞。注册移民顾问高飞对本报记者表示,她为3位客人递交了团聚申请。“起初的申请意向非常简单,只需要个人的名字、邮箱和地址,会给一个确认码,后来收到回邮,3人中1人被抽中,2人没抽中。但是我们收到的3封邮件,连名字都没有显示,所以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抽中了。移民部后来补了一份邮件,告知被抽中人的名字”。 注册移民顾问高飞 这样的工作流程给高飞的工作带了很大困扰,她认为没有被抽中的,起码也应该收到回邮被告知。  李克伦也指出,虽然他认为现有的系统是公平的,但系统存在漏洞。“技术上的问题就是,只是使用邮箱地址通知而不给出申请者的姓名。”  高飞认为,由于这些混乱和疏漏,她感觉到“新政是不透明、不公开的。我们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暗箱操作。那怎么能够把这种做法做得更透明、更公开一些,这是CIC应该考虑的问题。” 对此,Nancy Caron回应称,抽签是完全电脑化的。“随机选择过程包括填写网络表单,每个人会被分配一个数字。在2月2号结束网上意向程序申请后,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删除重复填写的表单,其余的提交给系统并随机重新编号和洗牌。电子邮件邀请已发送给被抽中的担保人,这些人手中的数字与洗牌过后系统列表中的前1万个号码相对应。这个两步骤的编号过程确保了选择过程完全电脑随机化。” 同时,Nancy Caron表示,随机被选中的个人如果条件并未满足要求,可以选择不在后进的程序中递交申请。如果他们已经申请了并希望撤回申请,可以访问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732&top=14。 改为“打分制”就更公平? 一位网友提出的一个观点在网络上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他称,父母和祖父母甚至在老年时仍然可以对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加拿大的父母担保移民系统为什么不可以像经验类移民一样基于优势和打分?只有基于申请人优势的制度才是公平的。我强烈建议担保父母祖父母移民计划应优先考虑向加拿大支付更多税款、父母受过较高教育和年龄较小的人开放,进而也可以减轻我们脆弱的医疗保健系统和老人金(OAS)的负担。使用彩票制度来确定家庭团聚的资格是对努力工作纳税、却为‘幸运者’买单的纳税人税款的滥用。” Nancy Lam对此回应表示,“如果能变为像快速通道(EE)一样的打分系统的确会更加公平。但即便变为打分系统,也非常难说每个因素应该如何去考量和打分。我相信父母祖父母对社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但是担保者的财务状况、有多少钱去支持父母、祖父母的生活,是所有担保类移民最为看重的考量。”Nancy Lam举例自己的祖父母就是在自己出生后来到加拿大,给了自己很多照顾才得以让自己的父母出门工作。她坚信老人依然为社会和家庭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我依然认为年龄、健康状况也很重要,这些都是需要考量他们能否移民的标准。” 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 移民顾问轰抽签系统混乱 李克伦表示,这个提议有好处也有坏处。“不好的是,对不讲英语和法语的父母、祖父母制造了很多困难。每年来加拿大移民最多的10个国家里,印度和中国排名靠前。中国的大部分父母都不说英语,那怎么满足条件?这个计划会道致移民最多族裔的人不能与他们的家人团聚。 “从人力资本的角度看,要这些父母、祖父母的教育经验有什么用?他们也不会在加拿大工作,有博士学位又怎样?健康考量已经有了,经济实力我们要怎么衡量?让更有钱的父母来吗?缴纳更高税额的子女父母先来,这个观点等同于‘富有的人才有权利让他们的父母来这里’,这是非常错误、不能被接受的。目前的政策在收入水平上已经提高了,当然政府可以提得更高。但从社会正义方面来看,继续加高最低收入的限制,加到9万、10万,人们会怎么看待我们的移民系统?这是不可行的。这条建议好的地方就是,如果你有父母或者祖父母说英文或者法语,他们会较少使用社会服务。但是政治上来看,这个提议不可行。” 积压案近3万个 对于未来政府将怎么办?Nancy Caron称并不排除未来移民部会对2017年新出台的父母、祖父母担保移民进行改革。 “我们正在继续监测结果,并将在明年作出任何有必要的调整。加拿大每年吸取的移民数量是根据‘年度移民计划’(annual Immigration Levels Plan)进行的。 加拿大的移民计划有许多不同的方面。长期以来,移民部都希望帮助家庭团聚,为流离失所和受迫害的人提供保护,同时吸引顶尖的全球人才,为我们的经济做出贡献。 ” Nancy Caron 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年度移民水平计划必须为加拿大人服务,并在很受欢迎的各种不同类别的移民计划中找到平衡。政府认可家庭团聚对民众的重要性,并将于2017年引入更多团聚类的移民,也会是过往家庭类移民的历年之最。我们长期以来希望大家知道移民的需求远高于我们可以提供的名额,也对在抽签过程中未被抽中的人们的失望表示理解。” 2017年加拿大移民部预计接纳的永久居民目标为30万,比前10年平均水平高17%,也是历史性的最高点。N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