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18:23:5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拿大人

还有多少加拿大人在阿富汗?

【加拿大都市网】政府不愿透露有多少加拿大人被困在阿富汗,理由是因为塔利班加强对该国的控制,并进入该国首都,出于安全原因不会透露人数。 最近几天,记者们收到了大量来自阿富汗民众的消息,他们表示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许多人被告知前往加拿大大使馆所在地喀布尔,但当他们抵达时,迎接他们的只有一座被遗弃的建筑。 不稳定的局势使许多人担心他们可能被抛弃,而数量不详的加拿大人可能也处于这种境地。 “由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全球事务部不会透露加拿大人在加拿大海外注册(ROCA)数据库中注册的人数,”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AC)发言人在周日晚上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写道。 周日,塔利班控制了喀布尔的总统府,并在接受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采访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尽管阿富汗军队接受了多年西方的训练,并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外国提供的装备,但塔利班仅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就控制了阿富汗。 随着局势的日趋严峻,加拿大迅速停止了外交活动,并将使馆人员撤回了加拿大。但在阿富汗,许多帮助过加拿大军队的人,包括翻译和他们的家人,仍然被困在那里。 杜鲁多因选择在周日塔利班袭击喀布尔之际宣布举行大选而受到其他党派的批评。 杜鲁多补充道,加拿大将接收2万名阿富汗人:“我们非常关注阿富汗局势,并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官方将继续参与保护加拿大人,让加拿大人安全地撤离阿富汗。就像加拿大在世界各地多次将人们带到安全的地方一样。” 然而,杜鲁多的保证并没有让他免受批评,有人认为杜鲁多没有很好地捍卫人权和尊严,也有人指出杜鲁多不应在那个敏感时间宣布举行大选。 与此同时,阿富汗国内局势依然严峻。喀布尔机场挤满了试图逃离这个国家的阿富汗人,他们担心自己可能会被丢在阿富汗。有人拍下了大量民众试图搭美国军机逃离阿富汗的视频,也有视频拍摄到有人从起飞的飞机上掉下来。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globalnews.ca/news/8115241/afghanistan-canadians-kabul-taliban/) (图片来源视频截屏)

民调显示美国大选后,加拿大人感觉好多了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月前,在美国大选开始前,一些加拿大人说他们不喜欢特朗普,现在看来这些人似乎是认真的。 当时,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2%的加拿大人更倾向于乔·拜登担任美国总统。 现在,Abacus Data的最新分析结果显示,似乎绝大多数加拿大人都认为拜登的胜选不仅对美国居民,而且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件好事。 该报告显示,当问及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是否整体上是有益的,有四分之三的加拿大人认为是这样。 事实上,有高达85%的受访者认为拜登当选对加拿大和美国关系是有利的。还有80%的人认为拜登当选有利于扭转美国的国际形象并且有利于处理新冠、气候和种族歧视等一系列问题。 不过拜登当选对加拿大来说也未见得全是好事,据报道,拜登正在努力实现美国南部边境的经济脱碳,这可能会对加拿大的石油业产生影响。有62%的阿尔伯塔省居民认为,拜登的计划可能会对它们的石油生意不利。   (编辑:北极星) (Ref: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us-election-results-have-canadians-feel-much-more-optimistic-about-the-future) (图片来源图库)

为缓解大选压力美国人找加拿大人求情感支持

【加拿大都市网】“如果你还没找到能支持你情感的加拿大人,你很快会被分到一个。” 美国大选之夜,美国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一部分美国人开始在推特上寻找“能提供情感支持的加拿大人”。 在周二晚间大选日即将结束时,“能提供情感支持的加拿大人”在推特上流行了起来。美国人开始联系加拿大人,希望在这个困难的时期能够从加拿大人这里得到情感支持。 随后,加拿大人开始向美国人无偿提供这项服务。有一个用户在推特写道:“有人需要能够提供情感支持的加拿大人吗?可以找我。”另一个用户则写道“作为专业的提供情感支持的加拿大人,我们随时准备接待打进电话来寻求帮助的美国朋友,让他们觉得开心” As official ”Emotional Support Canadians”, we are on-call for all of our American friends who need somebody to make them smile today. pic.twitter.com/xFZ0Aee2I3 — Esther...

两名加拿大学生非洲加纳被绑架

加纳当局表示,有两名到当地参与交换计划的加拿大学生遭到绑架。加纳警方及当地传媒表示,被绑架的两名加拿大人,正在加纳第二大城市科马西的科技大学进行交换学习计划。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发言人贝鲁贝(Guillaume Berube)表示,加国官员正向受害者家属提供援助;贝鲁贝表示,不会公布其他讯息,以免破坏正在进行的努力,以及危及两名加拿大人的安全。这是不足1个月内,第二次有外国人成为加纳中南部城市库马西被绑架的目标,一名印度人早前曾被绑架,之后获救。加纳总统曾表示,会严厉打击那些犯罪份子。(图片:Google) T02

加国人其实很有创业心 这个省想当老板的最多

■■有调查报告指,54%加人希望欲当老板。其中亚省人最热衷,安省第二。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中国人有句老话:工字不出头,放诸四海皆准。有调查报告指,超过一半(54%)加拿大人对创业雄心勃勃,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做老板。当中以亚省人最为热衷,安省则紧随其后。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于7月6日至15日在全国于网上,抽样访问2,000名加国成人,进行名为“2018小生意民意调查”(2018 RBC Small Busiess Poll)。结果显示54%加人希望拥有自己的生意做老板;56%人已具备了创业技能,创业赚钱;28%表示,如果需要钱时会找副业;20%人表示会尝试搞新生意念头。 据皇家银行小生意副总裁史东利(Jason Storsly)表示,很多加拿大人会尝试做点生意,作为正常的额外收入,但又无需要依照传统的小生意做法。开创一门生意,是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由随意的副业,到有更正式规范的有计划实施。不论哪一条路,最重要是开始时有适当部署,如会计及市场推广,可以专注于发展业务。 59%千禧一代渴望创业帮补收入 该报告同时指出,全国最热衷做老板的省份排行榜,以亚省最高,达到63%,安省居第二有57%,其他顺次序是卑诗省55%,大西洋省份53%,沙斯卡通/缅省52%,魁省倒数第一有45%。在卑诗省,想做老板的首个理由,是能够自己掌控个人的职业生涯。至于在其他省份渴望自己做老板首要原因,就是想拥有自己的小生意。 报告显示61%受访者指,创业原因是拥有大笔本钱,而51%称,皆因自己有个好主意,然则,对于那些已经有自己生意的人,只有25%认为,有本钱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因素,反而更加强调有个好主意(48%)才是源动力。 报告又提到千禧一代,近63%年届18岁至34岁间的加人,有想过拥有自己的生意。59%千禧一代也渴望透过创业帮补收入。这个情况包括﹕8%千禧一代会从嗜好或激情来寻找揾钱方法,11%已身体力行尝试做生意,24%表示,希望有个副业,但不知如何着手开始。 报告指出,有资金及好主意是可促使更多千禧一代去考虑开始自己做老板的。而要实现做老板的梦想,经验及关系是不可或缺。 史东利表示,为未来的企业家提供工具、知识及资源,来协助他们实现自己做老板的愿望,成创造加国经济繁荣,以及充满活力社区的关键。

老中青三代都哭穷 !加拿大人财务困境怎会如此普遍?

加拿大元。网上图片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早前发表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超过四分一的加拿大人目前面临严重的家庭财务困难,约六分一的国民被归类为在财政困难中“挣扎”。无钱看牙医、借钱买生活日用品的家庭不在少数。调查又显示,加拿大人对于下一代人财务状况普遍悲观。 据Angus Reid于5月28日至6月13日期间进行此项调查,由一个市场调查论坛MaruVoice Canada的会员群组,随机挑选2,542名成人进行访问,其中选择242位家庭年收入在3.5万元以下受访者,以增加代表性。 Angus Reid希望突破过往以收入来分析家庭贫困情况的传统做法,试图通过受访者在现实生活的个人经历,来了解在多大程度上要经历每个月入不敷出的艰难生活。 16%受访者属挣扎型类别 调查列举了12种与金钱有关的家庭境况,询问被访者是否经历过这些情况。所列举的境况包括受访者是否求助过“发薪日借贷”商店,或类似的服务(pay day loan-type service);是否求助过食物银行;是否曾经缴不起水电费帐单以及是否有钱看牙医等。 根据受访者的回答, A ngus R eid 将国民的家庭财务况归类为4种类型:挣扎型(struggling)、边缘型(on the edge)、近期舒适型(recently comfortable)及一直舒适型( always comfortable)。被归类为“挣扎型”的人占受访者总人数约16%,他们至少经历过所列举的12种家庭财务困境中的4种。并且在这一群组中,有7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持续”经历至少其中一种财务困境。被归为“边缘组”的受访者约占总人口的11%。他们的情况是由近期开始才感到家庭财务状况挑战,且往往濒临于更严重的困难。 上述两种类型中,均以35至54年龄段的人士比例最高,特别是在挣扎组,这一年龄段人士比例超过五成。除上述两种类型外,其他加拿大人口均为分布于“最近舒适型”及“一直舒适型”两种较好的财务状况类型。 “最近舒适组”的人士一般而言,知道财政窘迫的感觉,但目前自己没有面临这种窘况。 “一直舒适组”中大多数人士则表示,从来没有经历过所列举的12种情况中任何一种。在一直舒适组中,55岁以上年龄段的人士比例明显最高。 Angus Reid调查指,国民被归纳于上述那一种财务类型与其家庭收入有密切关联,但又不是那样绝对。调查指,在被列为最差的 “挣扎组”的人群中,有五分一人士其家庭收入在5万至10万元之间,并不属低收入家庭。但是受债务、所在地区生活指数昂贵及抚养子女等因素影响,而面对较多的财务困难。 年收入5万至10万元仍财困 Angus Reid的调查发现,处在上述四个不同财务状况组群的人士,对于生活的乐观程度和对自己的看法有显著差别。被问及“同父母一代相比,你认为自己个人财务状况是变好、变坏还是没变?”这一问题,挣扎组中有67%回答变坏,边缘组中有54%回答变坏,其他两个状况较好的群组中,只有16%回答变坏。 但是当受访者被问及如何看待其下一代的财务状况时,情况显示不同。几乎所有加人异口同声,对此均表达悲观态度。此外Ang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