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02:24:2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美关系

美汽車政策將令加國損失200億 聯邦警告要面對最壞情況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警告,如果美国国会通过拜登提出的《重建美好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向美国本土制造的电动汽车提供税务宽减,本国国民需准备面对“最坏的情况”。 伍凤仪在CTV星期日播出的节目中,读出一封由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与她联署,于上周五晚向美国国会领䄂发出的信函,重申如果美方不修订有关的税务宽减,本国将向美国开征报复性关税。她说:“我希望我们完全不需要这样做,但加拿大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拜登提出,如果消费者购买在美国制造的电动汽车,将可获得高至12,500元的免税额。加方认为,这等同向本国组装的电动汽车,征收30%关税,有违加美墨协定(USMCA)。 信中写道:“我们想明确表示,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令人满意的解决,加拿大将捍卫自身的国家利益,就像我们在钢铁和铝材面对不合理的关税时所做的那样。顾及这个情况,加国将别无选择,唯有根据USMCA启动争端解决程序,向美国出口产品征收关税,这将影响美国的汽车工业和其他经济领域的工人。” 这些关税可能包括暂停USMCA的乳品关税配额,或押后执行在版权方面的修订。 伍表示,联邦政府将于数天内,制订一份涵盖多个行业的商品清单,并形容解决这问题是本国目前的“首要任务”,但强调将继续与美方领导人进行磋商,以避免实施关税措施。然而,与此同时,须让对方清楚知道,本国“已准备好这样做”。 汽车是加国第二大出口产品,美方提出的税务减免,将令加拿大在未来10年损失156亿美元(约合199亿加元),而美国的汽车制造商则能从中受益。   V20

加美墨將舉行高峰會議 5年多來首次會面談什麼?

(■■消息指加美墨三国将于本月稍后在华府举行三方峰会,预料将讨论在经济和贸易议题上的种种分歧。左起为杜鲁多、拜登及洛佩斯。 美联社) 有消息指,总理杜鲁多将与美国总统拜登及墨西哥总统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召开三方高峰会议,最快可能于下周在华盛顿举行。 这是三人首次举行三方高峰会,也是自2016年以来,北美三国领袖的首次三方会议。杜鲁多于当年身为东道主,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墨西哥总统潘尼亚尼托(Enrique Pena Nieto)进行会谈。 最先报道此消息的路透社指,4名来自加方和墨方的知情人士证实了峰会消息,会议很可能在11月15日的一周内举行,但由于具体细节尚未落实,消息来源要求保密身份。美方对消息不置可否,拜登政府一名高级官员在回应时表示“请继续关注”。 这将是自2018年11月三国最高领导人签订《加美墨协议》(CUSMA)后,首次举行三方峰会。该协议规管北美三国每年总额高达1.5万亿元的贸易,自签署以来,加拿大和墨西哥与美国之间的紧张经济关系一直升级,部分原因是拜登政府对国民作出了“优先购买美国货”的承诺,他制订了有利美国制造商的新规则,可能阻碍与邻国的跨境贸易。 三方5年多以来首次面谈 自拜登年初上任后,加美两国曾就林木、输油管和商品采购等贸易问题发出争拗。据《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是次峰会的主要议题,将围绕新冠疫情、竞争力和移民政策三大范畴。 前加拿大驻美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分析,拜登的“美国货优先”政策和对本土生产电力车辆提供免税,肯定是竞争力议题下的重点。本国已曾向美方警告,后者将严重伤害在北美洲高度融合的汽车制造业。另一方面,拜登可能向杜鲁多投诉,不满加方在国防和保安方面的不作为。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国际事务学院的校长讲席教授汉普森(Fen Hampson)指出,这次峰会很重要,因为三方领袖已有5年多没有面对面对谈。杜鲁多将表达对拜登未有协助调解处理加方与密歇根州就安桥(Enbridge)5号管道的纠纷感到失望,本国应该向对方表明,如果美国想在经济和军事上抗衡中国,就要与邻国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

杜魯多和拜登通電話 美國可能提供更多阿斯利康疫苗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和美国总统拜登周三通电话,拜登称,美国计划向加拿大提供更多帮助,以帮助加拿大获得新冠状病毒疫苗。 拜登说和杜鲁多的谈话中提到了疫苗问题,白宫正在研究如何处理美国目前尚未使用的疫苗。 这可能代表美国将继续运送阿斯利康到加拿大,该疫苗已被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使用。上星期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称,英国研发的阿斯利康疫苗很好,只是基于其他公司的供应量已足够,美国可能不需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上个月美国已经向加拿大提供了约15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向墨西哥亦提供了250万剂。根据一项双边协议,预计今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将有2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会从美国的制造厂流入加拿大。 拜登称与杜鲁多交谈了大约半小时,称杜鲁多是努力帮助其国家应对疫情的人。 图:CTV v01

杜魯多拜登首次視頻雙邊會具體談了些啥?

(■■(左起)杜鲁多率领副总理方慧兰及外交部长嘉诺,出席视像会议。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与美国总统拜登周二下午举行首次面对面的视像双边会议,讨论有关两国未来关系的“伙伴路线图”。两人称两国会共同努力,确保两名在中国被拘禁的加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及康明凯(Michael Kovrig)早日获释,共同对抗违反普世权利及民主自由的行为。 白宫形容该路线图为“政府整体关系的蓝图,这是建基于我们共有的价值观,及在双方关注的事情上合作的信念”,当中勾勒两国如何合作对抗新冠疫情、重建经济、应对气候转变、促进多元政策、加强保障国家安全及建立国际同盟。 视像会议长约两小时,有双方内阁高层成员参与,包括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本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及驻美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等。会议于东岸时间下午4时展开,首先由两国元首展开对谈,约50分钟后内阁阁员加入会议,讨论国防、天然资源、公共安全、贸易、运输及环保等多个议题。会前预料双方亦可能谈及疫苗供应及对全球提供疫苗援助,以及在美方撤销基石(XL Keystone)输油管项目后两国的能源计划,还有因中国违反人权而日益紧张的对华关系等。 美方高层官员透露,他们对两国在经历特朗普政府管治下的紧张关系后,重回外交正轨感到乐观。 未直接提及基石输油管 加美两国领导人在会后公布,两国会共同努力,确保两名正在中国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斯帕弗及康明凯早日安全获释。 拜登在与杜鲁多进行视像会议后说,“他们是人,不是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我们会继续合作,直至他们安全回来。加拿大与美国会站在一起,对抗违反普世权利及民主自由的事。”拜登未有透露协助本国取得两名加拿大人释放的具体方法。杜鲁多对他承诺协助两名在囚加人表示感谢。“毫无疑问,我们正面对艰难的时刻,但我们并非独自面对。加拿大和美国是彼此最亲密的盟友,也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及老朋友。” 杜鲁多及拜登亦谈及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拜登表示两国将紧密合作,确保强劲的经济复苏,令每个人都得以受惠。杜鲁多指,当今首要任务是保持民众安全及结束新冠疫情。“由保持物流供应畅通及支援科技研发,到透过国际机构联结各方力量,我们在这场战斗中总是站在一起的。” 两人于会后没有直接提及基石输油管被拜登撤销的问题,暂时未能确定双方在会上有否谈及此议题。杜鲁多在会后说,“鉴于有数以百万计的家庭依赖两国合作,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工作。以能源业为例,本国的能源工人为两国的国民提供能源,这正好说明这方面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利。” 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议》 两人在会上有谈及环保议题,杜鲁多在会议开始时欢迎美国重返《巴黎协议》,并赞扬拜登在上任后立即踏出应对气候转变的重要一步,形容在过去数年久违了美国的领导。 按照传统,美国总统在上任后的首次外访均以加拿大为目的地,前总统特朗普打破了这惯例,他在上任一年多后才在出席G7高峰会时短暂到访本国。今年由于疫情关系,拜登与杜鲁多的会面改以视像会议形式进行,两人于上月曾作电话通话,为拜登首次以总统身份与外国领导人正式对话。 能否化解矛盾 还看具体政策 杜鲁多与拜登举行首次面对面的视像双边会议,就国防、贸易、气候变化等多个议题展开探讨。有学者表示,会谈对双边关系而言是积极乐观的,但是否能够解决两国之间的一些关键问题,仍有待后续具体细节与政策。 西门菲沙大学(SFU)政治学者佩斯特(Stewart Prest)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这次会谈传递出的一个信号,是加美正在恢复到“老盟友”的关系。 正恢复“老盟友”关系 他指出,加美关系的恢复,也为解决两国之间一些问题带来契机。相较于特朗普时期,拜登政府会更用心聆听本国的诉求,尽管不会给诸如贸易争端等问题马上带来改变,但可以期待更良好的改善。 拜登早前就表示会致力巩固与盟友的关系,支持自由贸易,因此相信会采取更温和的政策,对加国应该是有利的。 佩斯特还指出,整体来看,尽管此次探讨的议题仍十分有限,但随着两国之间更多成熟的对谈,可以在诸多问题上的合作创造条件,带来稳定关系,成为加拿大更可靠的盟友。他举例指,拜登此次表明立场,称会确保两名正在中国被拘禁的加拿大人更早日安全获释,这与特朗普时期采取的态度是不同的。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和平与外交研究所亚洲项目顾问姜闻然亦认为,拜登明确指出会要求中国释放两个加拿大国民,是“可以期待的”,但会以什么方式进行,包括是否会给孟晚舟引渡案带来解决方向,是否会给加美、加中、美中关系带来转折,都还需要看接下来的具体措施与发展方向。 未能判定维族问题“跟随美国” 而继美国后,本国众议院于周一投票通过一项由保守党提出的无约束力动议,认定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有人认为这是加拿大亲美并破坏与中国关系的表现。对此,姜闻然分析,该议案是众议院投票,而非政府内阁,杜鲁多也没有出席投票,要与政府的“行政政策”区分,现在判定加拿大政府是要“跟随美国”,还为时过早。 单从加美关系来看,此次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议,拜登在会上也提到了与加拿大的亲近关系,未来在外交层次上双边关系的全面恢复,都是令人感到积极乐观的。 但值得关注的还是随着两国关系的恢复, 能否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包括当前疫情下所需的疫苗供应与运输,以及前总统特朗针对加拿大软木产品、贸易等问题上的政策,将来拜登是否会继续,都还有待观察。 根据Nanos Research的一项最新调查发现,有66%加人对美国作为盟友有正面(30%)或较正面(36%)的看法;持负面或较负面看法的受访者则分别占5%和15%。这一结果与特朗普执政时期的2019年调查数据有明显不同。当时,仅有44%的受访者对盟友美国持正面(19%)或较正面(25%)的看法;持负面或较负面看法的受访者则分别占17%和27%。 星岛记者报道

杜魯多拜登首次視頻會議 探討兩國未來多個議題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与美国总统拜登于周二下午举行首次面对面的视频双边会议,将讨论有关两国未来关系的“伙伴路线图”。 据CTV报道,美国白宫形容该路线图为“我们政府整体关系的蓝图,这是建立在我们共有的价值观以及在双方关注的事情上的合作信念之上的”。这当中包括两国如何合作对抗新冠疫情、重建经济、应对气候转变、促进多元政策、加强保障国家安全及建立国际同盟等话题。 视频会议预计时长两小时,有双方内阁高层成员参与,包括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加拿大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及驻美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等。会议于东岸时间下午4时展开,首先由两国元首展开对谈,约50分钟后内阁阁员加入会议,讨论国防、天然资源、公共安全、贸易、运输及环保等多个议题。会上也可能谈及疫苗供应及对全球提供疫苗援助、在美方撤销基石(XL Keystone)输油管项目后两国的能源计划,以及对华关系等。 会后两国将发表联合公报,交代会议成果。美方高层官员透露,他们对两国在经历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紧张关系后重回外交正轨持乐观态度。 按照传统,美国总统在上任后的首次外访均以加拿大为目的地,前总统特朗普打破了这项惯例,他在上任一年多后才在出席G7高峰会时短暂到访加拿大。今年由于疫情关系,拜登与杜鲁多的会面改以视频会议形式进行,两人于上月曾电话通话,为拜登首次以总统身份与外国元首正式对话。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杜魯多拜登只在網上會面 加美關係走向何方?

总理杜鲁多与美国总统拜登,因疫情关系未来数月的会面都只会在网上进行,不会直接见面。本国国会已决定成立加美关系特别委员会,讨论对美关系。 美国白宫发言人帕萨基(Jen Psaki)周二表示,疫情原因拜登没有即时计划与外国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会面。该声明是在杜鲁多称他与拜登同意在2月份的某个时间会面之后发布的,上月拜登与杜鲁多曾通电话,这是拜登上任后与外国领导人的首通电话。 当被问到拜登与杜鲁多见面的计划时,帕萨基称,未来几个月的任何会议都会透过视像进行。她也估计,总统要亲自出席会议,或者邀请外国领导人亲身到白宫见面,相信要等上好几个月。 在上月的电话交谈中,杜鲁多与拜登设定了一些初步优先处理事项,包括疫情、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防御系统现代化和气候变化等。拜登的气候计划核心是加拿大的一个大问号,因为拜登提议的2万亿元绿色基础设施改革,将包括“购买美国货”条文,然而这计划仍处于起草阶段,所以这些条款是否及如何影响本国,仍有待观察。 相信两人不大可能讨论的一件事情,就是基石输油管扩建计划(Keystone XL),以及拜登签署行政命令取消该计划的许可证。有消息指,拜登绝不可能改变他的决定,该扩建计划已寿终正寝。 在本国大部分国会议员周二通过保守党提案后,众议院将成立一个加美经济关系特别委员会。该提案在执政自由党与反对党魁人政团和新民主党的支持下获得通过。不过,绿党投反对票。该委员会的任务是评估两国间经济关系的“各个方面”,此举紧随拜登取消基石扩建计划而定。预计首批工作将包括探索安桥(Enbridge)5号线管道,及万一关闭可能的后果,以及拜登政府“购买美国货”政策与保护本国利益的必要性。这是继在2020年初成立加中特别委员会之后,保守党核心小组第二次提倡并成功成立的同类特别委员会。保守党解释,提出建议的原因是本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额每天超过15亿元。 下周谈论加美经济优先议题 该委员会将由12个成员组成,分别是6个自由党国会议员,包括主席;4个保守党国会议员;以及魁人政团和新民主党各一个国会议员,他们将于周四获任命。首次会议定于下周举行。该委员会可以邀请内阁部长、大使、高级官员和其他主要利益相关者或专家作证,并可以决定优先考虑哪些加美国经济问题。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形容,该委员会将协助推动本国复苏其中一个最重要支柱,即是加美两国间的经济关系。他又称,该委员会将为本国国民提供答案。星岛综合报道

獨家專訪杜魯多 詳談加美關係 與拜登有類似價值觀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日前接受《星报》的独家深度专访,详细谈到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在拜登时代将如何以重要的方式发生转变。杜鲁多表示,虽然事情不会总是一帆风顺,例如拜登在上任伊始即撤销了基石油管并强调其“购买美国货”政策,但从根本上说,他和拜登有类似的价值观。 杜鲁多透露,自去年11月美国大选以来,两位领导人已有两次交谈,一周前的30分钟通话非常成功,这也是拜登就任总统后首次致电外国领导人。两人的正式会谈将于2月举行,不过有关细节仍在敲定中。 杜鲁多指,特朗普当权时期,加拿大采取的最佳策略通常是避免引起他的注意,但现在的挑战正好相反,是要确保新总统在处理紧迫的国内政治事务的同时,让加美合作的可能性不被他忽略。 拜登正试图恢复国民对后特朗普时代美国政权的信心,但杜鲁多担心,由于加美两国不仅在地理上,而且在很多不同的层面上都如此接近,白宫会很容易将加拿大视为一个理所当然的存在,或将其降为一个不太紧迫的外交事务来处理。 因此,加拿大在为下一次的两国领导人会谈做准备时,已将主要目标设定在要让加拿大始终留在新政权的视线范围,并寻找一切可以合作的机会,特别是在抗击疫情的问题上,当然也包括其他一系列问题。 杜鲁多说,“我的首要任务,是向他们展示并让他们始终明白,加拿大是一个盟友、近邻和朋友,同时也是一种资源。” 杜鲁多还指出,拜登非常熟悉加拿大。1972年在一场车祸中遇难的拜登第一任妻子,其家人就来自多伦多。在不幸发生后,当时的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的父亲老杜鲁多(Pierre Trdeau)曾给拜登打过慰问电话,对此拜登从未忘记。 2016年底,当拜登作为奥巴马政权的成员来到渥太华与杜鲁多告别时,两人的这种长期渊源再次被引起关注。当时拜登表示,希望杜鲁多在奥巴马卸任后,继续扛起进步政治的大旗。 杜鲁多称,他在一定程度上将上周与拜登的通话,视为两人2016年那次会谈的继续,双方在数年后得以探讨特朗普在任期间,加美两国的关系已经出现了多少分歧。 拜登一直在强烈暗示,气候变化将是其政权的一个主要优先事项,他在上周与杜鲁多的通话中,更将气候变化问题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对此,杜鲁多表示,加拿大在这方面一直是开拓者。事实上,气候变化不仅仅是环境危机,它还影响人类的健康,对经济和国家统一都有巨大影响。拜登应效仿加拿大已经采取的措施,提升气候变化的紧迫性。 杜鲁多称,拜登上台并不意味着加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结束,因为拜登可能会提出很多不同的问题,但是双方对话的语气已经发生了蓄势很久的很大变化。     V18

駐美大使談加美關係走向 擔心保護主義陰魂不散

(■■希尔曼认为,加拿大将面对一个更具可预测性的美国政府。CBC) 拜登即将上任,加美关系会如何变化?加拿大驻美大使认为,虽然两国有共识,且领导人彼此关系友善,但拜登信奉的保护主义会超出加拿大的预期。 加拿大驻美国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星期日播出的《 Rosemary Barton Live》节目访谈中称,加美两国共同的优先事项,包括新冠危机、经济复苏和气候政策,这也将定义加拿大与拜登政权下的美国关系。 希尔曼认为,拜登和加国政府在政策上有广泛的一致性,本国会发现与之打交道的将是一个更有可预测性的美国政府,在打交道的方式上也更加传统。 将亲自出席拜登就职典礼的希尔曼表示,解决疫情造成的影响将是最主要的关注点,因为两国都致力于确保各自国民的安全和健康。此外,让两国在经济上重回轨道,也是双方长期共同政策方面的优先事项,气候变化亦是如此。 担忧“购买美国货”不利加美贸易 不过希尔曼相信,拜登的经济政策在某些方面已很明确,保护主义将超出加拿大的希望。例如拜登的疫情恢复计划包括对“购买美国货”的承诺。 至于杜鲁多与拜登的关系是否会像他与前总统奥巴马那样,希尔曼表示,这样的关系是在两国之间各种互动与合作中不断形成的。杜鲁多与拜登的关系非常友善和良好,这肯定是一个好处。 希尔曼指:“如果我们看一下拜登政府即将任命的内阁人选和提名人,他们中有太多都是加拿大所熟知的,且是加拿大的真正好朋友,这也是我们可以乐观的一个强烈理由。”星岛综合报道

美國降低加拿大軟木關稅 聯邦和業界仍感失望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商务部周二宣布降低了对大多数加拿大软木生产商征收的反补贴和反倾销关税,从原本超过20%的税率降至平均值8.99%。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发声明称,美国降税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加拿大对美国继续对加拿大软木征收无根据和不公平的关税感到失望。” 伍凤仪说,她将继续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和新的《加美墨自由贸易协定》寻求与美国的谈判和解。她说,若能达成和解将符合两国利益。 渥太华已多次向美国强调,征收软木关税只会增加两国的建设成本,进一步伤害已经受到气候变化和松甲虫侵扰等问题影响的木材工业,没有任何一方获得好处。 林木业出口是卑诗省经济的重心之一,省长贺谨(John Horgan)称美国降低关税的举动是好的,但呼应伍凤仪的说法,强调任何关税都是不合理的。卑诗省木材贸易委员会称,美国自己的木材生产根本无法满足其需求,不断在关税上做文章,只是给消费者带来额外的成本负担。 最新的软木关税从下周起生效。卑诗省两大木材商 - West Fraser Timber的木材关税从23.56%降至8.97%,Canfor的关税从20.52%降至4.62%。纽宾士域省的J.D. Irving木材公司关税从9.38%降至4.23%。然而,总部位于满地可的木材商Resolute的关税却从17.90%上升至20.25%。Resolute因其业务多元化,在加拿大还生产纸张和纸浆,因此关税计算法和其他公司不同。 加美软木从1982年以来就不断出现关税争议,自从2015年的软木协议终止后,美国商务部于2017年4月开始对加拿大木材征收关税,目前的20.23%关税自2018年1月起生效,其中包括14.19%的反补贴税和6.04%的反倾销税。 图:星报 v01

杜魯多表示 拜登上台有助加美關係重回正軌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表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上台之后,加美两国关系有望重回正轨。 杜鲁多周三接受《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采访时表示,他与拜登在多边主义、环保和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方法等问题上,有许多共同看法。 在拜登宣布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杜鲁多是第一位与他通电话的外国领导人。 杜鲁多说:“我期待着与美国新一届政府合作。实际上,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反黑人种族主义,以及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议题,我们将会有更好的契合。”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关系紧张,双方为重新制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进行艰苦的谈判。 美国还对加拿大钢铁和铝征收关税,进一步加剧了两国之间的摩擦。 当被问及对美国权力过渡的看法时,杜鲁多说,世界应该并且可以对美国的选举过程充满信心。 如果美国大选目前的结果保持不变,即将卸任的总统将在明年1月20日离任。谈到特朗普,杜鲁多说:“在过去的四年中,我们得以续订最重要的贸易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确保该协定得到更新及现代化,尽管美国总统有点不可预测和保护主义 。” 他还表示:“现在无论是谁当选,我的工作是与当选的人合作。”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拜登仍會美國優先 杜魯多表示捍衛加拿大利益

【加拿大都市网】面对美国白宫主人换人做的局面,总理杜鲁多表示,他将继续和特朗普政府合作,直到明年初拜登接手政权为止。但无论如何,如果美国继续筑起贸易壁垒,他都将强力捍卫加拿大的利益和工作权。 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加拿大和美国有多次关税冲突,并重新谈判了自由贸易协定。由于拜登亦奉行“购买美国货”的主张,因此杜鲁多周一在记者会上强调,因为加美供应炼非常紧密地整合在一起,保护主义将伤害两国的工人和公司。“在加拿大和美国之间制造或施加障碍,不仅伤害加拿大,而且伤害美国的工人和公司。” 尽管可能与拜登政府之间存在贸易争端,但杜鲁多对拜登将致力于应对全球变暖的态度感到乐观,其中包括拜登承诺会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杜鲁多说:“这是一个可喜的迹象,新总统已表明气候变化是当务之急。” 曾为杜鲁多穿针引线,让杜鲁多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有私人沟通管道的前总理穆罗尼(Brian Mulroney)表示,未来渥太华将不再需要他的协助。尽管穆朗尼和拜登是老朋友,但穆朗尼说,拜登在担任奥巴马政府时的副总统期间,已经和杜鲁多有了好的联系。 前加拿大驻美国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表示,拜登是在2016年访问渥太华时,和杜鲁多结下了好缘份。此外,杜鲁多的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与负责拜登竞选活动的狄龙(Jen O'Malley Dillon)有很好的交情。此外,拜登的副总统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年少时在加拿大出生成长,这种加拿大联系也让加拿大人感到鼓舞。杜鲁多周一恭喜贺锦丽时并提到:“看到一位黑人和亚裔女性当选副总统令人鼓舞,这鼓舞了很多人,代表每个人都能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 但麦克诺顿认为,加美之间的贸易问题仍充满巨大挑战,因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舒默(Chuck Schumer)和美国乳品业关系紧密,而民主党参议员怀登(Ron Wyden)则一直是软木业的鹰派,矛头喜欢指向加拿大。麦克诺顿说:“我们不应该认为一切都会变得甜蜜。拜登除了要治愈美国的某些分裂以外,在自己的政党中亦面临一些挑战。” 网上图片 v01

杜魯多表示積極與拜登合作 包括全力營救兩加拿大人

【加拿大都市网】面对美国白宫主人换人做的局面,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他将继续和特朗普政府合作,直到明年初拜登接手政权为止。但无论如何,如果美国继续筑起贸易壁垒,他都将强力捍卫加拿大的利益和工作权。 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加拿大和美国有多次关税冲突,也重新谈判了自由贸易协定。杜鲁多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对加拿大进口产品的壁垒损害了加拿大的企业和工人,也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杜鲁多并提到,未来和拜登的合作将是多方面的,包括将积极争取能使两名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尽早从中国释放而平安回来。 杜鲁多并向拜登的竞选搭档贺锦丽表达祝贺。他说,看到一位黑人和南美亚裔妇女当选副总统令人鼓舞,这鼓舞了很多人,代表每个人都能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 图:星报 v01

商鵬飛看好未來加美關係 輸油管或成絆腳石

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和贺锦丽(Kamala Harris)当选,对本国是“好消息”,他对未来4年的加美关系前景表示乐观,会有“更大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商鹏飞接受CTV采访时提到:“我真的充满希望,因为我认为所有加人今天都在……思考气候变化,思考新冠状病毒应对措施,思考经济复苏计划。”他认为,美国领导层的换届将为本国带来“新机遇和新期望”。 商鹏飞引用拜登在上周六晚发表的谈话说,“无论是关于气候变化,还是新冠状病毒这样的大挑战,或者是重建经济,我都充满希望,看看世界所面临的挑战,我们肯定会恢复我们的参与度”,“所以这对加拿大来说,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在国际舞台上,还是在我们的双边关系中,这都是个好消息,我们将能够与美国政府很好地合作”。商鹏飞称,加美之间会有“更大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尽管特朗普尚未承认败选,仍将进行大量计票和法律挑战,但商鹏飞表示,加拿大希望一切平稳过渡。 拜登团队已经着手进行过渡工作,重点是由科学家和医生组成的新冠状病毒工作组,因为应对疫情是首要工作。当被问及他认为拜登在疫情回应将与特朗普有何不同时,商鹏飞说:“他谈到了科学。在供应链协调方面,我们可以做得更多,……当然还有疫苗的合作。” 续向美推销基石输油管 特朗普政府在过去4年中和杜鲁多政府的相处不算太愉快,不仅两个领导人有个人冲突,两国还因为贸易问题时有纷争。民众普遍期望,美国民主党和自由党在意识形态和政策理念更一致的情况下,拜登领导的美国能和加拿大合作更顺利。 拜登胜选,最大的麻烦是基石(Keystone XL)输油管道扩建工程的命运。 这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每天将把超过80万桶的原油从亚省转移到内布拉斯加州,但是拜登早就誓言,会放弃这条输油管。当被问及加拿大将采取什么行动来对抗输油管道工程而被封杀时,商鹏飞说联邦政府将提醒美国合作伙伴,加拿大是对美国可靠的最佳能源供应国,“你必须研究一下,看看谁是最可靠、稳定、可预测的能源供应国”。星岛综合报道

拜登可能對加拿大更友善 或幫助被囚加人獲釋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前驻华大使赵朴称两名被囚加人案件或出现曙光。星报资料图片)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认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可能会令孟晚舟案,及两名在中国被捕的加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案出现曙光。 赵朴表示,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加拿大政府也许可以说服美国放弃对孟晚舟的指控,取而代之的是追究中国华为公司本身,然后决定是否要起诉华为。 他称,这种情况之前也曾发生过,例如中国中兴通讯(ZTE)与美国达成和解。中兴通讯曾在2017年违反美国制裁令,以11.9亿美元价格向伊朗出售电子产品。 赵朴说:“他们同意支付罚款,这将有助于令我们的两个公民从监狱中释放出来。”但他也承认,现在发生这种情况的机会并不大。 或可说美弃指控孟晚舟 赵朴认为,拜登有20%至30%的概率对加拿大友善并去做到这一点,但仍需假设对孟晚舟的指控很严肃,他们会将引渡案进行到底。不过,他指出,加拿大需要向联合国投诉,因为中国不遵守国际公约,不允许两名加拿大人每月接受领事访问。 “我们应该抗议中国对此的处理方式,根据《维也纳公约》(Vienna Convention)和我们自己的双边协议,中国应允许每月进行领事访问。因为他们没有遵守此规定,所以这违反了他们的责任。”赵朴说。 康明凯和斯帕弗上月曾被允许与加拿大现任大使通过视讯会议见面,但是两人自从一月以来已经没有任何联系。 与此同时,孟晚舟引渡程序仍在继续。华为上周状告美国政府,指控其掩盖了抓捕孟晚舟的真正动机。

拜登當選後可能對加拿大造成5方面影響

(■■美国民众庆祝拜登当选。星报)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可能对加拿大造成5方面影响,包括气候变化、移民及难民、贸易、国际合作等。 据加通社报道,在美国大选投票的第二天,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国家。拜登已承诺尽快让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加上他的国内环保政策,这可能对加拿大来说是个福音,包括向加拿大清洁能源技术开放市场。 过去4年,特朗普对美国移民政策进行了巨大修改,这对加拿大的边境产生了影响。其中,由于《安全第三国协议》(the 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的漏洞,大量寻求庇护者非常规进入加拿大。加拿大一直在争取重新谈判该协议,在拜登当选之后,加拿大或许找到一个更愿意合作的伙伴,或者随着特朗普下台,非常规越境浪潮也随之枯竭。 此外,特朗普的政策使某些国家的人更难进入美国,通过技术工人类别签证移民加拿大的人数大增。 拜登的当选可能会扭转这一局面,此后可能会出现“人才外流”。 料与盟国合作应对全球威胁 特朗普执政期间加美贸易关系动荡,包括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拜登的胜利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在2018年对加拿大施加的钢铝关税的持续威胁终结。 在美国大选投票前,总理杜鲁多会见了欧盟最高领导人,在特朗普所代表的日益崛起的民族主义政治世界中,加拿大与欧盟一直支持多边主义的价值观。 在拜登时代,其他西方领导人更容易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北约(NATO)等国际机构团结一致。坊间普遍认为,特朗普正处于将美国退出北约军事联盟的风口浪尖,对其未来提出了严重质疑。而拜登的政纲呼吁北约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并让美国与盟国在应对全球威胁方面进行更多合作。 不过,随着拜登回归国际舞台,杜鲁多的国际明星光环可能逐渐消退。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着手準備應對美國大選帶來的不穩定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总统选举将在11月3日举行,针对如果选举结果不明朗或有争议而带来的各种不稳定因素,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在做多手准备。 Global News 报道指,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联邦官员透露,渥京很早就开始着手准备如何应对此次选举。这些准备工作非常紧张,进行了各种情况分析和威胁评估。主要围绕的焦点在于特朗普在选举夜及之后几周的反应。 到目前,特朗普方面都拒绝明确说明如果落败是否会接受选角结果,和平移交权利。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就警告,如果特朗普败选很有可能不会客气地离开,可能会出现动荡。他指出:“如果特朗普认为混乱和冲突可以帮助他把持权利,并影响重新计票和选举,我认为他很有可能会选择这么做。” 前加拿大驻美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透露,现任驻美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可能几乎每天都在与总理办公室沟通,交流她从白宫、国会、美国国务院及安全机构中所收集到的信息。 只要选举结果还有疑问,加拿大都必须时刻做好准备。除了重申加拿大对美国选举程序的信心外,联邦政府也会尽一切所能避免被卷入美国的政治风暴中。 同时,许多消息来源都指出,加拿大不能忽视美国发生内乱和暴动的可能性。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负责人埃尔科克(Ward Elcock)指出,特朗普的言论推动了美国极右派极端主义的卷土重来。在美国人决定未来四年谁来领导国家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带来的是严重威胁。 “选举后一些人可能会做些的事,特别是特朗普失利,或者输的很惨的话,他的一些支持者可能会参与到难以想象的暴力局势中。”埃尔科克说。 美国国土安全部上月发布的威胁评估报告明确指出,“具有种族和族裔动机的暴力极端主义分子,特别是白人至上主义极端主义分子,将继续是最持久和最致命的威胁”。 这一问题也在加拿大的注意范围内。渥太华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前国防部分析师朱诺(Thomas Juneau)说:“有一种情况对加拿大而言永远会是噩梦,那就从加拿大到美国的安全威胁问题。” 他补充:“我们担心是美国方面会采取关闭边境的办法来应对这种问题,这从经济层面来说对我们将是毁灭性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家安全人员告诉Global News,联邦政府也正在悄悄评估美国选举引发的暴力问题蔓延至加拿大的风险。 V19

拜登入主白宮機會大 加拿大開始進行B計劃

【加拿大都市网】拜登(Joe Biden)赢得美国大选的机率很大,这让渥太华开始另一手准备,迎接美国总统换人换党的新时代。加拿大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不对美国选举置评,但表示,美国总统大选的任何结果都将对加拿大意义重大。因为拜登和加拿大的联系很深,有专家认为这对加美关系有帮助。 2016年12月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访问加拿大,当时与总理杜鲁多和原住民领袖等人会面时,拜登说:“加拿大和美国之间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复杂和最重要的伙伴关系之一。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息息相关,包括劳工、经济和环境。” 拜登熟悉加拿大,不仅因为政治缘故,还因为他的第一任妻子的家人来自加拿大,可惜第一任妻子与年幼的女儿在1972年的一宗交通事故中身亡,但生前他们一家人经常来加拿大。 因此4年前拜登在加拿大的国宴上说:“美国和加拿大像家人,至少,这是绝大多数美国人对加拿大和加拿大人的感觉,我希望加拿大人也对我们有同样感觉。”后来拜登还透露自己的儿子曾说长大后想当皇家骑警。 拜登这次选择的副总统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也很有加拿大渊源,贺锦丽在满地可读过书,她的母亲曾是麦基尔大学教授。 观察人士说,拜登若主政,加美关系应该会和谐一些。杜鲁多的前外交政策顾问、现任渥太华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研究院教授巴利斯(Roland Paris)说:“这会和过去4年特朗普领导下与加拿大进行关税贸易战,甚至出言侮辱威胁非常不一样。” 但巴利斯提醒:“拜登奉行民族主义经济议程,渥太华必须留意。”这场疫情让各国政府都专注于经济复苏,杜鲁多去年大选的主张提到:“更好地重建加拿大。”拜登也说:“使美国更美好。” 拜登4,000亿美元复苏计划中包括“购买美国货”措施,并承诺吸引制造供应链返回美国。他还将撤销加拿大高度关注的基石输油管扩建项目(Keystone XL)。尽管拜登在参议院任职36年,包括两次担任强大的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但他从未表现出解决软木问题的意愿,而这是加美之间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双边贸易争端。 所有这些都对贸易伙伴关系构成了威胁,即使不是特朗普政府下直接的关税冲击,依然需要渥太华保持警惕。巴利斯说,在拜登执政下,杜鲁多政府必须更灵活地保护加拿大的利益,尤其是若民主党也获得参议院的控制权。 传统上,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更倾向于保护主义,因为他们与劳工运动有着紧密的联系。 长期担任加拿大外交官、现在是参议员的博姆(Peter Boehm)认为,拜登过去是副总统,未来若是总统,对要和他打交道的加拿大来说并不陌生。 加拿大一直在为民主党重新执政可能性做准备。总理杜鲁多本周与驻美国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和全国13名加拿大总领事进行了交谈,但渥太华对于美国大选保持沉默,副总理方慧兰周三出席多伦多全球论坛的网络演讲时说,就像过去一样,联邦政府正在为11月3日选举可能带来的各种潜在情况做好准备,但无论结果如何,对加拿大意义都很大。   网上图片 v01

加國人對美負面印象創新高 67%支持拜登當總統

国民对南面邻居负面印象过去一年创新高,超过五分三对美国持负面看法。此外,绝大多数加人希望看到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当选。 由调查研究所Environics周四公布的报告显示,超过五分三加人对美国持负面看法,并且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将美国视为敌国。 对于即将举行的美国大选中,有67%受访加人支持拜登,只有15%倾向支持特朗普。 自1988年以来,本国民众包括那些支持保守党的人,一直偏爱美国民主党候选人。自2004年以来,这个差距更为明显。调查显示,在特朗普于2016年当选总统之后,加人对美国的看法全面转差。2016年大选,有17%加人称喜欢特朗普,68%喜欢希拉里。 自1982年该项民调开始以来,特朗普的当选标志着加人对美国的总体负面看法,首次超过正面看法。 大多数支持与美自由贸易 10年前,在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首个任期,有73%加人对美国持正面态度,这是自2001年“911袭击事件”以来的最高比例。 特朗普当选后,这一数字下降至44%,并在去年进一步下跌。 现在,有63%对美国持负面看法,创下历史新高。 调查表明,这一趋势可能是对特朗普上任以来所推动的政策和行为的反应,以及近年来美国日益加剧的社会和种族紧张局势。 在全国范围都出现对美国的好感度下降,安省的变化最为明显,从41%下降至26%,而在保守党支持者当中,也从63%下降到 45%。 尽管加拿大对美国的负面情绪日益高涨,但大多数人仍然支持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并相信总体而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新的《加美墨协议》(CUSMA )对本国经济有利。星岛综合报道

美國上訴WTO控告加拿大軟木傾銷 伍鳳儀錶示困惑

【星岛综合报道】针对世界贸易组织(WTO)上个月裁定美国对加拿大软木课征关税违反贸易规则,美国周一已向WTO表示将提出上诉。加拿大贸易部长伍凤仪对美国上诉的决定表示失望。 2017年4月,美国对加拿大大多数软木出口产品平均征收约20%的关税,声称加拿大政府不公平的补贴其产业,又以不公平的价格向美国倾销木材。但WTO于8月裁定美国的主张不成立。美国现在已对该裁决提出上诉。 伍凤仪说,美国的上诉决定令人困惑,因为美国一直批评WTO上诉机构,如今却又向该机构提出上诉。 为了解决成员国的经济纠纷,WTO设置了争端解决机构(DSB),成员国申诉后,派出争端处理小组,调查后给出裁定。 对裁定不满的成员国可以向上诉机构提出上诉,上诉机构有7名常设法官,法官们作出的裁决相当于WTO的“终审判决”,因此该机构也被看作WTO的“最高法院”。 但美国特朗普政府一直指控WTO失衡,其上诉机构越权,故阻挠WTO上诉机构法官任命。WTO上诉机构法官预设有7名法官,美国一直拒绝考虑WTO上诉机构法官提名,使法官空缺未能填补。WTO上诉机构最后3名法官当中,2人任期已于2019年12月届满,无法维持至少须有3名法官的法定下限,WTO上诉机构因此被迫宣告停摆。 加拿大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德布尔(Stephen de Boer)周一在一场争端解决会议上说:“美国拒绝了加拿大提出的仲裁要约,它又对美国已废止的一个机构提出上诉,这只是加剧了关税的不公平性。” 德布尔说,自2017年引入以来,美国已从加拿大软木生产商处收取了近30亿美元的非法关税。 自1982年以来,加美软木争议就未停止。在之前的大多数争议中,加拿大在国际法庭和两国达成联合解决方案之前就已经获胜。 最新协议于2015年到期,但美国同意至少一年不做任何事情。该禁令结束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美国木材联盟发起了投诉,随后2017年4月美国又对加拿大实施关税。 图:加通社 v01

美國駐加大使館發聲明 讚揚加拿大人的「服務和犧牲」

美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周四早上发表声明推崇加拿大人的“服务和牺牲”。这是因为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位高级助手轻视了加拿大在阿富汗战争中的贡献,引发了争议。美国大使馆代理负责人米尔斯(Richard Mills)在声明中表示:“美国高度重视加拿大盟国为捍卫自由和全球安全所做的贡献和牺牲。”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2月任命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的共和党人、前外交官和医生沃斯(Aldona Z. Wos),担任新的美国驻加拿大大使,但这个任命尚未被确认。所以声明由米尔斯代为发表。   声明中并引述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去年访问加拿大时所说的话:“美国和加拿大世代相继捍卫自由。我们的祖先们在20世纪的巨大冲突中并肩作战。近年来,我们的武装部队与整个中东的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之灾作了斗争。我们两国都遭受了巨大的牺牲。美国将永远尊重这个联盟-这个争取自由的联盟。我们将永远尊重我们两国士兵的牺牲。” 大使馆周四发表这个不寻常的声明,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发表有关当前政府外交政策的新书,后来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加拿大参与阿富汗血腥战争的原因是对当时美国政府的一种“奉承” 。“他们是在帮我们一个忙,还是在全球打击恐怖分子的努力中,让他们意识到需要这样做呢 ?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只是帮我们一个忙,也许他们的政府应该被解散。我的意思是,每当加拿大人穿着军服出现时,这对我们有好处吗?工作如何呢?”   在长达10年的阿富汗战争中,有158名加拿大武装部队成员丧生。还有1,800多人受伤,遭遇心理和身体影响。 同样,在那场战役中,有7名加拿大平民也丧生:一名外交官,一名政府承包商,四名援助人员和一名记者。 一位加拿大政府高级官员说,鉴于加拿大人在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之后提供的支持,这样的评论“令人失望”。 加拿大驻华盛顿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发表了一条推文,感谢加拿大军人为美国和其他盟国在冲突中的地位所作的牺牲。“你已经抛弃了儿女、丈夫和妻子、母亲和父亲,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美国和其他盟友站在一起。你的许多兄弟姐妹从未回来。我们记得你的牺牲,我们感谢你的服务。” 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也发声明强调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牢固联系和共同牺牲。他指出,加拿大军人过去在许多战役中都与美国并肩作战,针对中东地区伊斯兰国的军事合作正在进行中。  纳瓦罗不是第一次出言不逊,在2018年魁北克举行的G7峰会和美国对加拿大征收钢铝关税事件中,他都曾批评加拿大,他后来有为此道歉。但这一次对阿富汗战争的言论尚未做出道歉。   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