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04:35:21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加美關係

【专访】多大教授分析美国大选 谁当总统有利加拿大经济?

【星岛报道】美国大选即将在十一月三日举行,大选结果对全球影响深远,对加拿大也不无例外。星岛A1中文电台记者专访了精通加美贸易关系的多伦多大学经济系教授区美诗,分析是次大选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 问: 冯凯恩记者 答: 区美诗教授 问: 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上场讲求「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拜登上场有可能会取消输油管,对加拿大的经济都有冲击。其实哪一位候选人上台,对加拿大的经济更有好处? 答:我想谁上场都会先着重美国本土的经济,都会先增加美国的就业机会,务求令经济复苏。任何人上场都对我们有影响。特朗普上场,会讲求「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在贸易上有不稳定因素,但在输油管的立场上则颇明确,他是赞成输油管的,这就对亚省有很大的好处,因为他们需要输油管,将原油更容易更方便运到美国及其他世界各地去。 而拜登则是反对输油管的,对亚省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拜登和我们在贸易谈判上,可能会「有计倾」(比较容易说话),因为他之前也支持北美自由贸易。这样就会少了北美自由贸易这个不明朗因素。特朗普就不同了,他签了新的美墨加协议,也可以不算数,就好像八月美国就曾考虑对加拿大的一些铝产品重新征收关税。 两个人上场对我们都是各有好处和坏处,对不同省份都有不同的影响。特朗普上场当然对亚省会好一点,拜登上场对亚省不是好消息,但对其他省份会有好处,我们是否受惠,就取决于我们住在哪一个省份。 问: 对安省来说,哪一个上场对我们有好处? 答: 这要分开来看。特朗普上场,如果注重「美国优先」,对我们的制造业怎样也有影响;拜登上场不太讲求美国优先,较容易谈判自由贸易,但他在政纲上, 对环保,气候变化都有政策,如果我们碳排放较重的工业不能符合要求,那就对我们的制造业有影响。不过他也愿意投放大量金钱去应付气候变化,而最近我们的联邦和省政府,也愿意协助汽车制造业转营生产电动汽车,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 问: 拜登会给美国公司税务回扣(tax credit),对其制造业有利,这是否变相影响我们的制造业? 答: 两个候选人其实都追求美国优先,但表达出来有点不一样。拜登会给美国公司税务回扣,好像看来对我们的制造业,以至外商投资都有影响。但拜登亦想将企业税增加至28%,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的企业税和美国的企业税相差又不是那么差了,可以消减了这个冲击。 在制造业税务方面的政策,主要会影响安省和魁省。如果真的增加至28%,也可能令投资者觉得来加拿大投资也是差别不大的事。   问: 你认为哪一个候选人对加国的影响会大一点? 答: 我认为有关企业税的影响会大一点,如果你看美加经济是一体的话,许多美国产品可能都运来加拿大加工,所以美国制造的「content」(含量)是有斟酌的,怎样才算是美国「content」呢?怎样才能取得税务回扣呢?但企业税却是全国性的,你赚美国人的钱,就要付美国企业税,无论你是哪一种行业。企业税的影响层面会是大一点。   问: 疫情之下,人人重视重振经济。有人认为加拿大经济倚重美国,你认为哪一位当总统能先振兴美国经济? 谁上场都要先振兴美国经济,但二人防疫的方法是差天共地了,所有一切都取决美国怎样控制疫情。我们两国现在有货物流动,但很少人的流动。如果他们能尽快控制疫情,我们就可以通关,对加拿大好一点,我们的经济也会更容易复苏,这取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解决疫情。 通关可以令人流往来多一点,美国不单是经济伙伴,在旅游业上我们亦倚赖美国,美国游客是很重要的。如果人流能够开通的话,旅游业、航空业、服务行业、酒店业亦会受惠,旅游业对我们很重要,在尼亚加拉区就可以见到。此外,商业旅行也可以恢复,商务旅客不只是买机票,他们也在本地消费,有多重作用。服务和零售业都会受惠。 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环环紧扣,不可能只靠一个环节补充其他方面的损失。 (资料图片) T11

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终于扫清了障碍

(方慧兰和美国、墨西哥代表共同在墨西哥城签字。) 加拿大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周二在墨西哥城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及墨西哥负责北美事务的副部长希德(Jesús Seade)一起为修改后的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举行签字仪式,为这一个加美墨三国期待已久但具有争议的协定批准扫清了道路。 方慧兰说,新的协定加强了国与国之间的纠纷仲裁机制、劳动保护、环保、知识产权保护和汽车工业的来源国规定,并且将有助于保持加拿大药价稳定。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周二宣布,和白宫在美墨加协议 (USMCA) 达成条款修正共识。(在加拿大称为《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协议》或CUSMA)。 佩洛西称民主党的主要关切领域:工人权利,环境和处方药价格等已取得进展。新版USMCA计划下星期在美国国会20日休会前举行投票。 直到周二早上,民主党都还在为条款修正提出意见。佩洛西说:“我们所有人一直在努力,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当然,毫无疑问,该贸易协定比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好得多,但是就我们在这里的工作而言,它比政府最初提出的要好得多。” 一年多前,加美墨三国领导人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期间签署了该协定。但是这个协定仍然必须得到三国国会批准,美国则因为民主党人一直不愿意点头而耽搁。如今民主党人成功推动了更严格的劳工标准、加强了环境保护、取消了制药公司的优势。 佩洛西成功从特朗普那里争取到足够的让步,使该协议得到美国最大工会联合会 — 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的支持。该工会在民主党政治中具有影响力,传统上反对贸易协定。劳联-产联主席特拉姆卡(Richard Trumka)说:“协定虽不完美,但不可否认的是,工人们为未来的贸易谈判创建了新的标准。” 美国总统特朗普稍早在推特上表示:“看起来民主党似乎支持 USMCA,这对美国来说太好了!” 加拿大国会还尚未批准这个《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杜鲁多政府在上届议会提出了法案,但法案在今年秋天大选前没有获得通过。 图:加通社 v01

加拿大人入境美国变难 遭5年不得入境者增一倍

尽管美国海关当局不断说对加拿大人入境要求和审查的政策没有改变,但数据显示,加拿大人被美国发出5年禁止入境的人数翻了一番。 CBC报道,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资料显示,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之间,美国边境人员对616名企图从加拿大陆路进入美国的旅客发出了5年不得入境的禁令。与前12个月的312名人数相比,几乎增加了100%。 温哥华移民律师安德鲁·海斯(Andrew Hayes)说,海关人员可以当下就拒绝旅客入境,而且一拒就是5年。「只要他们认为你是偷偷摸摸,就足够了。他们也不会提供你真正的原因。」 CBP没有提供任何关于拒绝入境增多一倍的解释,并再度强调,近期没有政​​策变更。 华盛顿州的移民律师桑德斯(Len Saunders)说,不少加拿大人打电话咨询关于拒绝入境的问题,令他感到困惑不安。「这些人不是罪犯。他们可能缺乏文件,可能天真,但根据移民法,没有理由对这些加拿大人祭出5年禁令。」 有些移民律师则表示,这种现象可能和美国特朗普总统对移民的强硬立场有关,影响了美国海关的态度。 2019年1月至9月,加拿大居民开车往返美国的人次达2,500万次,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3.6%。 (Stephane Colle。) 桑德斯有一名叫科尔(Stephane Colle)的客户,试图从亚省进入美国,却因遭到5年禁令,在美国工作的梦想被搁置了。 31岁的柯尔获得爱达荷大学的两个硕士学位,在完成学业后于7月返回加拿大,但随后爱荷华州的一所大学提供给他运动教练的工作机会。8月2日他从亚省过境要到蒙大拿州,在边境希望得到工作签证(TN),但海关人员却给了他5年拒绝入境的禁令。科尔非常沮丧说:「很难理解为甚么会这样,我试图合法地申请工作。」 (Kyle Kuchirka) 沙省居民库奇卡(Kyle Kuchirka)也对他的五年禁令感到困惑。他在8月29日从卑诗省到华盛顿州要在一个当地艺术节中担任义工,却没想到遭到5年禁令对待。这位25岁的演员暂时失业,并且没有文件证明他是去当义工。美国边境法规定,如果加拿大人可以证明自己的工作不会得到补偿,则不需要签证就能进入该国从事志愿工作。 库奇卡说,他不知道规定,更不知道如此会收到5年禁令。「边境人员甚至对我说,『我相信你真的不知道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文件,但是我不得不给你5年禁令。』」 律师桑德斯说,以前如果有人犯了文件上的错误,顶多就当下拒绝入境罢了,不会5年不得入境。 CBP拒绝对两个案件发表评论,美国当局发言人马林(Stephanie Malin)只说,非美国公民要「承担举证责任,以表明他们有资格进入美国」。 律师海耶斯担心美国这种作法适得其反。「惩罚诚实的人,这可能会鼓励其他人不要诚实。」 图:CBC & 网路 v01

请中国放人! 特朗普答应杜鲁多: 我能做到的都会去做

总理杜鲁多周四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特朗普表示下周他在二十国峰会(G20)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将尽其所能为加拿大发声。他说:「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做。」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杜鲁多,一见他就称杜鲁多是「好朋友」。犹记得去年夏天在魁北克的七国高峰会(G7)后,特朗普曾批评杜鲁多是「不诚实、软弱」的,如今态度大相迳庭。特朗普被问及是否会向中国提出被拘捕的加拿大人 - 康明凯(Mchael Kovrig)和斯帕弗(ichael Spavor)的情况时,特朗普表示,既然杜鲁多要求,他一定会向习近平提起。杜鲁多在旁听了,频频点头。杜鲁多不会在G20峰会上与习近平会谈。特朗普则说:「我会很好地代表他(杜鲁多)。...我们会看到发生什么,我能帮助加拿大做些什么。我会按照贾斯汀(Justin)的要求提出来。」杜鲁多并说,他和特朗普就加拿大与中国的情况进行了「长谈」。不只包括被拘捕的两人,也提到加拿大芥花籽和猪肉遭中国禁止进口的问题。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奥图(Erin O'Toole)表示,现在是该有人向习近平谈谈这一情况的时候了。「自由党政府经过半年来拙劣的表现和无所作为后,终于可以直接向中国国家领导人提出关注,尽管靠美国来为我们说话,但仍是积极的一步。令人沮丧的是,是杜鲁多让这场危机在过去半年不断恶化。」特朗普希望借助杜鲁多之力,让美国国会能尽快批准新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国会周三以压倒性投票结果批准了该协定,就等著加美两国国会也能顺利通过。这是杜鲁多2016年当选后第三次到访白宫,除了商谈中国事务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亦是重中之重,两人均认同这个新贸易协定对三个国家的劳工都是有利的。杜鲁多还提到,他甚感欣慰美国能解除对加拿大的钢铝关税。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诺以后不会再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加税,他一直忧虑包括中国等其他国家会透过加拿大将钢铝产品倾销到美国,因此特朗普只说:「我们必须做该做的事。现在的关税已经取消了,如果再有倾销,会打电话给杜鲁多,杜鲁多会解决的。」杜鲁多回答:「没问题。」此外,两位领导人还设法在其他四个方面达成协议:1. 共同制定关键矿物联合行动计划,以改善矿产安全并确保可靠的供应链。2. 共同打击贩毒活动,改善两方执法机构的合作并参与多边组织合作,以对抗两国阿片类毒品危机。3. 加速两国之间的预先清关,不仅是陆路,还包括铁路和机场,都希望加强预先清关货物速度。4. 今年夏天起在陆地边界实施进出入监控计划。该协定将使加拿大和美国可追踪和交换其公民离开国家的时间信息。杜鲁多会见特朗普后,亦拜会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商讨批准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情况。因为两人曾就NBA总决赛结果打赌,猛龙队获胜,让佩洛西双手奉上加州的葡萄酒和巧克力等赌资给杜鲁多。图:加通社v01

【更新】杜鲁多特朗普周四会面 讨论中国问题

总理杜鲁多周四将造访美国华盛顿,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杜鲁多表示,两人会谈中,除了论及加美贸易,还会讨论中国事务。加拿大政府一直呼吁中国释放两名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此二人遭拘留是美国要求加拿大逮捕中国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之后发生的,被视为是中国的报复行动。月底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峰会(G20)上,特朗普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商讨贸易问题,杜鲁多呼吁特朗普要把加拿大因素放在谈判桌上,尽速让被拘捕的两名加拿大得以被释放。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加拿大研究所主任道森(Laura Dawson)表示:「杜鲁多必须提醒白宫、提醒特朗普总统,加拿大一向支持美国总统的倡议。作为交换,在中国问题上,加拿大需要一些实际的支持。」道森说,加拿大不可能独自与中国谈成任何交易,现在需要美国的帮助,这可能包括取消孟晚舟的引渡请求。华盛顿理多波托马克战略集团(Rideau Potomac Strategy Group)总裁米勒(Eric Miller)表示,透过这次访问,杜鲁多就可以明白加拿大究竟可以有多大程度依赖美国。「面对中国问题,加拿大得靠自己?还是可以依靠美国这个盟友?」墨西哥国会抢在美国和加拿大之前,周三已率先批准了新的北美贸易协定。这也给予美国和加拿大更大的压力,因此加美两国领袖将讨论如何尽速在各自的国会上批准通过该协定。网上图片v01 

【更新】美国副总统保证 会在美中谈判上为加拿大发声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周四访问加拿大,承诺美国在与中国进行贸易交涉时,会将被中国拘禁的两名加拿大人的问题放在谈判桌上。彭斯和总理杜鲁多站在一起,再次呼吁中国释放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彭斯此行访问加拿大,以真切、团结的态度对中国非法拘禁加拿大人传达了明确信念。彭斯说他与杜鲁多就加拿大和中国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所以会议比预定时间长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正与中国贸易关系进行重要讨论,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们与中国这个大的经济结构国交涉的时候,我们仍将继续敦促中国释放加拿大公民。我们与加拿大站在一起,我们尊重并感谢加拿大对华为高管所采取强有力的法治立场。”彭斯并提到,特朗普总统可能会在下个月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面讨论两人被关押的问题。彭斯不只在中国问题上展现对加拿大支持的态度,在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堕胎问题等,也都柔软地回应加拿大立场。他与杜鲁多亲切拥抱,试图化解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加拿大造成的伤害。特朗普执政下,美国和加拿大的关系变得不如昔日亲近,特朗普本人甚至到现在从未正式访问加拿大,仅在去年夏天来魁北克短暂参加七国高峰会,最后还在推特上批评杜鲁多“不诚实和软弱”。对于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彭斯说正积极努力让美国国会能在夏天批准协定。“我想向加拿大人民保证,我们的总统和总理一样,进行了艰难的讨价还价。”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早前提到,加拿大议会希望与美国国会在同一时间通过新版协定。杜鲁多和彭斯也讨论了美国的堕胎法案,因为美国有越来越多州政府限制妇女堕胎,这种趋势被杜鲁多解读成为“女权倒退”。美国密苏里州日前通过禁止在怀孕8周后堕胎。法律允许在医疗紧急情况下可有例外,但即使是强奸或乱伦导致怀孕,也不能堕胎。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俄亥俄州和乔治亚州已经批准一旦发现胎儿心跳就禁止堕胎。自1988年加拿大最高法院驳回堕胎法律以来,堕胎在加拿大是合法的。不过彭斯回避了他和杜鲁多在堕胎问题上截然相反的意见。他说:“朋友可以有不同的意见,但仍然是朋友。”彭斯稍晚还在渥太华的国家军人公墓上献花致意。图:加通社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