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5日 星期日 17:18:2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勒索

華裔家長談網上欺凌勒索事例 盼子女學會警惕

■■家长呼吁社交平台承担更多责任保护未成年人上网安全。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有华裔家长表示,因网络欺凌及勒索而导致青少年自杀的故事令人心碎,他们会将这些案例分享给孩子,希望从中汲取教训,同时也呼吁社交平台和政府采取更多行动保护孩子们上网安全。 卑诗省列治文家长张女士表示,每次看到有青少年因网上欺凌和勒索而导致自杀的新闻,她都会及时分享给十几岁的女儿,同时向她分析案例前因后果,希望引起她足够的重视,如果遇到类似事情时,能够提高警惕,避免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张女士说,几年前她和家人从中国返回加拿大居住,已经适应了中国文化的女儿对身边同龄人的文化不太适应,难以交到朋友,于是通过网络游戏认识了一名在中国的男子并成为朋友,令她当时非常担心。 网络平台需采取更多措施 但当她向女儿说出她的担心时,却遭到女儿的排斥。“你只能旁敲侧击地点醒她,如果你直接说担心这个人有问题,孩子会很不高兴,认为家长并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可以轻易对她的朋友下结论,担心是骗子或者是坏人”,张女士说。 所幸后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张女士的女儿也逐渐适应了本地的生活,交到了新的朋友。 她说,她极力鼓励女儿结交线下的朋友,现在玩的游戏也逐渐从线上变成线下,她经常与朋友们面对面一起玩桌游。 听到网络欺凌和勒索导致青少年自杀的故事,家长刘女士表示非常心碎,同时也有些焦虑,毕竟自己家也有十几岁的孩子。 “使用网络社交平台不可避免,关键在于怎么防范”,刘女士说,“我会把这些新闻给孩子看,告诉他们有些底线不能触碰,虽然是虚拟世界,但不代表可以乱来,网络是有记忆的。” 不过,刘女士也表示,网络安全不能单纯地依赖家长教育,更重要的是网络平台和政府都应该采取更多措施,加强管理,从而保护未成年人的上网安全,以及保护他们的隐私。 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学文报道  

托德案判決!再次引發打擊網絡性勒索的呼聲

■■高贵林港15岁少女托德(右)生前与母亲合影。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涉嫌网上欺凌及勒索高贵林港15岁少女托德(Amanda Todd)的荷兰男子科班(Aydin Coban)被定罪后,家长们和儿童保护专家都在反思要紧急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孩子们的上网安全,避免他们因网络欺凌而自杀。 据CBC报道,缅省居民林茨(Derek Lints)17岁的儿子丹尼尔(Daniel)于今年2月自杀身亡。他在网上社交平台Snapchat应一名看起来十分迷人的“年轻女性”的请求发送她一张猥亵相片,但数分钟后,丹尼尔被勒索,3个小时后他自杀死亡。 ■■缅省17岁少年Daniel今年2月遭网络勒索自杀。加通社资料图片 对林茨而言,周六对科班的有罪判决是“史无前例的”,他说:“我们希望这种信念能让受害者有勇气挺身而出,并看到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这些人可以被找到、起诉和定罪”,林茨说。 科班被判敲诈勒索、两项拥有儿童色情制品、引诱儿童和刑事骚扰托德罪名成立。这位15岁的女孩于2012年10月10日自杀身亡,此前她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她被网络掠夺者勒索。 科班于2020年从荷兰被引渡以面对指控。他没有被指控与托德的死有关。 托德的母亲卡罗尔托德在判决后表示,她认为此案开创了一个先例,表明人们无论身在何处,都需要为所谓的“性勒索”负责。 林茨说他为托德感到高兴,“我们还希望各国政府继续寻求将这些人,从他们能够猎杀儿童的避风港国家引渡的方法”,他说。 儿童保护专家也表示松了一口气,称刑事案件的结果传递了一个信息。 总部设在温尼伯的加拿大儿童保护中心(CCCP)总法律顾问圣日耳曼(Monique St. Germain)说:“这个人被带到加拿大的事实……真的很令人振奋,而且很重要,因为它表明加拿大非常重视这一点,并希望确保我们的司法系统能够参与进来。” 该判决也正值网络性勒索问题在全国各地警察部队发出令人震惊的统计数据和警告之际,该问题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7月青少年性勒索案增近4倍 周四,加拿大儿童保护中心发布了一份分析报告,表明针对青少年的性勒索犯罪急剧增加。该中心表示,大多数受害者是青春期男孩。其今年7月共立案322 宗,而2021年7月为85宗,2019年7月仅为15起宗。在上个月的322起案件中,92%涉及男孩或年轻男性。 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国家儿童剥削犯罪中心在2020-21年度共收到52,306宗投诉,比七年前增加了510%。专家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网上活动增加是其中一个因素。 圣日耳曼说,除了依靠刑事司法系统之外,还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来打击犯罪。她说,网络平台需要承担责任并采取更多措施来保护孩子的安全,政府需要继续制定立法来解决网络危害。 “现实情况是,现在我们有网站、应用程式和其他东西进入市场,而设计中并没有真正考虑到儿童的安全”,圣日耳曼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安全预防措施,社会不会允许公园里的游乐设施存在,网络世界也不应该受到任何不同的对待。 7 月,联邦政府宣布将重新开始就潜在的网络危害立法进行磋商。一群负责研究该问题的学者未能就几个问题达成共识,包括是否应强制软件公司主动监控或删除有害内容,是否应将私人消息纳入立法,以及如何定义“伤害”本身。 但圣日耳曼说,在这个紧迫的国家问题中,时间至关重要。“每天都有更多的孩子成为受害者”,她说。 科班的量刑听证会日期定于周四。 如果你或你认识的人正在苦苦挣扎,可以拨打加拿大自杀预防服务(Canada Suicide Prevention Service)热线:1-833-456-4566或发送短信至45645;儿童帮助(Kids Help)电话:1-800-668-6868;以及求助加拿大自杀预防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等。  

發個人猥照給「女神」 加國17歲少年遭勒索自殺身亡

■■不法之徒透过网上社交平台,寻找猎物。网上图片   一名17岁少年,在网上社交平台认识一名看起来十分迷人的“年轻女子”,且被要求发送他一张猥亵相片,少年应“年轻女子”要求照办,数分钟后,该少年随即被人勒索,由于压力,该少年在三小时后自杀身亡。 Daniel Lints是居住在缅省农村的一名17岁少年,今年2月,在网上社交平台Snapchat获得一名看起来十分迷人的“年轻女子”的请求;之后,该“年轻女子”强迫他发送她一张猥亵相片,少年应“年轻女子”的要求,但数分钟后被人勒索,Daniel在压力下,三个小时后自杀死亡。 Daniel的父亲Derek Lints表示:“我觉得他是被谋杀的”。 加拿大儿童保护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Child Protection)总监Stephen Sauer表示,这些问题十分复杂;海外有组织犯罪集团,在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例如Snapchat及Instagram上假扮年轻女性,当他们接触了青少年后,便利用青少年的成长发展与冲动,快速要求青少年发送其个人相片或影片,之后便进行威胁。 Sauer表示,这些犯罪集团会向青少年发出威胁,如果不给钱,便会将其猥亵相片或影片发送给其家人及朋友。 类似举报7年增5倍 他表示:“年轻人十分容易受到这方面的影响,因为他们正发展自我意识,且经常进行性探索”。 不少青少年,好像Daniel一样,将银行户口内的金钱清空后,但勒索仍然继续,便往往会透过自杀来作结束。 加拿大皇家骑警全国儿童剥削犯罪中心于2020-21年度共收到52,306宗投诉,较7年前增加510%;有专家指出,疫情期间,网上活动增加是一个促成因素。 Cyber​​tip是加拿大报告网上儿童性虐待的举报热线,2021年平均每月收到20宗此类性剥削的报告,2022年初至今,每月激增至55宗,5月时更进一步升至75宗。 自2022年初至今,卡加利已接获近50宗投诉,但骑警表示,这数字可能比真实数字低;骑警更向家长呼吁,任何性剥削的受害人,应该停止与威胁者的联络,并通知可信赖的成年人、Cyber​​tip及警方。 Daniel的父母表示,其儿子死后的数个月内,所居住的缅省小社区内,至少有另外两名男童成为这些罪案的目标受害人。 全球有三分一互联网用户是儿童,加拿大所占比重为五分一,不少国家已向社交媒体公司施压,以确保用户安全地使用平台。 加拿大已成立一个网上安全顾问委员会,建立监管框架来解决网上有害内容。

加拿大少女遭網絡欺凌勒索自殺案開審 被告荷蘭男子拒認罪

■因被欺凌而自杀的托德。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涉嫌网上欺凌及勒索15岁卑诗高贵林港少女托德(Amanda Todd)的荷兰男子,周一在卑诗省二埠法院首度出庭,检控官在开审陈辞中称,被告涉及持续在网上性勒索死者。 荷兰公民科班(Aydin Coban)对5项控罪,包括勒索、引诱儿童、骚扰和持有儿童色情制品等全部表示不认罪。 托德于2012自杀前,通过互联网发布一段视频,概述遭欺凌和勒索。 检控官肯沃西(Louise Kenworthy)指,控罪涉及被告拥有死者暴露乳房和将手插入内衣的明确图像,并试图使用这些材料令死者与他在网上性交。  她说,被告涉嫌使用22个不同户名和帐户试图控制托德,包括脸书(Facebook)、Skype、YouTube和电邮件,检控部门拟确定该22个帐户都是由同一人建立。 肯沃西于庭上举出托德12至15岁时收到的威胁讯息示例,包括如她不同意在网络摄像头前表演色情动作,便会公开托德的露骨照片。 在一个例子是从2009年开始,托德被要求提供其Skype帐户,否则会将这段视频发送给托德的所有家人。 母收到女儿裸照图片链接 肯沃西告诉法庭,控方称被告还使用其他账户,企图与托德交朋友、并收集她的讯息,她预计法院稍后将了解托德于2011年初转校的情况。 托德母亲卡罗(Carol)是首名被传唤作证的证人,她在庭上表示,女儿对啦啦队、艺术和唱歌很感兴趣,还花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她说,女儿曾上语音课,梦想像加拿大流行乐天王比伯(Justin Bieber)一样出名,女儿更在网上上传自己唱歌的视频。 此外,她描述如何于2010年12月,通过Facebook收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发来关于女儿的信息,包括一个在成人色情网站看到女儿裸照图片的链接。 卡罗曾点击,并看到图片,令她大吃一惊,她其后截取屏幕截图并打印出来,以联系警方,警员当晚到其住宅,就网上的一宗事故进行安全检查。  卡罗说,她告诉警员女儿在父亲的家里,将打印出来的图像交给警方,并计划于2011年让家人与警方会面,讨论正发生的事情,但有关问题仍然存在,更令她感到她被一个不知名的人跟踪。 辩护律师称科班已等了很久 卡罗在法院外向媒体称,她已等待审讯多年了,对她来说,女儿能分享自己的感受。 她做到了,而这一天也终于到来。 科班于2014年首次被控,2020年12月引渡到加拿大,辩方仍未作供。他的辩护律师索尔尼尔(Joe Saulnier)向媒体透露,现在说科班会否作证还为时尚早,但他要求公众对其当事人保持开放的态度。 他强调,毫无疑问托德是许多罪行的受害者,但这案是关于谁是幕后黑手;科班已等了很长时间,期待法院最终能就指控对他有更多了解。 预计审讯程序将长达7星期。

加拿大網絡攻擊勒索猖獗 58%受害企業付贖金 平均45萬

【加拿大都市网】全球知名网络安全公司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Networks)发表报告指,不法分子通过网络攻击向企业和机构勒索赎金,这类犯罪活动在加拿大越来越普遍。 在遭受勒索软件攻击的加国企业中,58%支付了赎金,14%更是支付了不只一次。企业支付赎金的数额平均高达45万元。 赎金数额平均约45万元 由帕洛阿尔托委托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进行的报告,主要针对在本国100至1000人规模企业中担任通讯科技系统(IT)决策的人展开。调查显示了网络勒赎犯罪在加拿大的广泛程度,以及对企业和机构带来的困扰。 调查发现,55%企业IT负责人表示,他们所在的机构曾经遭受网络攻击和勒索,其中20%表示受到过不只一次勒索。在受到攻击的机构企业中,58%表示有向黑客缴交了赎金,14%称缴交过不只一次。网络攻击者索取赎金的平均数额是449,868元。 网络攻击和勒索对于受害企业的长期性打击极具破坏力。遭受勒索的加国企业有41%表示要经过一个月时间才可恢复,58%称要超过一个月时间才能恢复,29%要经过3个月以上,9%更需要5到6个月。 做好应对攻击的准备,不仅可以有效阻止攻击,在成为受害人的情况下也能够将损失降到最低。 那些能够在受到攻击后尽快恢复的机构,大多都没有向勒索者支付赎金。调查指,46%未支付赎金的企业都能够在一周内将系统恢复,显示这些企业有防备攻击的预案及系统的备份。另外一种可能性是这些攻击没有严重到要支付赎金。 有防备预案损失降低 安格斯列特高级副总裁埃利奥普洛斯(Demetre Eliopoulos)表示,上述数据清楚显示了加拿大各地公司企业所面临网络攻击的危险程度。鉴于这种犯罪的广泛程度及给企业带来的深重灾难,没有哪个公司可以说自己能置身事外。 加拿大国际数据公司 (IDC) 首席网络安全分析师希瓦雷(Yogesh Shivhare)表示,网络攻击和勒索已成为企业面对的最大风险之一。“这已经不是一个‘如果’的问题,而是‘何时’的问题,所有企业不论规模大小,都要做好准备防范这威胁。” (图片来源:加通社)

GTA多人收到白色粉末郵件 勒索比特幣

(■■怡陶碧谷南区民居收到疑装有白粉末信件。CityNews) 大多伦多地区警队近日接获多名居民报警,指收到不知谁寄来信件,内藏白色粉末且勒索支付比特币,否则会对其家人不利。警方称邮件经由加拿大邮务公司送递,警方已知会邮务部门跟进,呼吁市民收到不明来历邮件,打开后如内里藏粉末,应马上致电911求助。 据CTV报道,首先是多市警队在上周四接获一户位于怡陶碧谷家庭报警,指收到一封由加拿大邮务公司送递的不知寄件人是谁信函,事主不虞有诈打开此信,发现内藏一包白色粉末,信内称粉末是有害芬太尼,要户主支付特定金额比特币,并告知如何付“赎金”,如户没有在指定时间内支付赎款,就会对其家人不利。 警方展示其中一封勒索信,声称包内所藏的芬太尼足以杀害逾10人,寄件狂徒勒令事主要在收信48小时内,支付0.05个比特币,且命令事主在其住家邻近的比特币柜员机购买勒索金额的比特币;狂徒更声称会一直监视其一家,若发现户主报警或将事件告知他人,就会对其一家“不客气”。 警吁勿擅自打开粉末包装 多市警队接到户主报案后,将信件及白色粉末移走,经检验后证实白色粉末并非芬太尼,而是奶粉。 荷顿区警队于周五接到发生在百灵顿市的同样事件,户主在收到不知名来信,信内藏有小包白色粉末,寄信狂徒声言为芬太尼,要求户主支付若干金额比特币,否则对其一家不利。 同样事故也有在皮尔区内发生。 警方相信寄信狂徒以渔翁撒网方式寄出相同勒索信,提醒市民如果收到类似不明来历信函,而信内藏有白色粉末的话,切勿擅自打开粉末包装,应致电911通知警方到场调查,以便将信件与白色粉末安全移离现场。 各地区警队正就事件展开调查,冀尽快将寄信勒索狂徒绳之于法。星岛综合报道

多戶人家收到內裝白色粉末勒索信 信封上有收信人姓名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和伯灵顿多户人家收到寄至家中的可疑信件。警方正在进行调查。 据680新闻报道,多伦多警方说,信封上写明了收信人的姓名,里面有一封信,声称信封里的白色粉末是芬太尼。 警方说,信里要求收信人去存比特币,以换取他们家人的平安。 警方请公众打开邮件时要小心。警方说,如果收到此类信件和物质,尽量不要触碰,应把信封放在户外有遮盖的地区,上面用一个翻过来的垃圾桶或者类似东西盖住。 该事件目前没有受伤报告。 荷顿区警方测试了信封里的白色粉末,发现为糖霜。警方表示,这些信件是周五上午送达邮箱的。 荷顿区警方告知居民,这是有人试图勒索,不要因为收到此类信件而汇出任何资金。 (图:CITYNEWS)T04

加國15歲少女 遭互聯網霸凌和勒索而自殺

受害人托德。CBC/The Fifth Estate 卑诗省高贵林港15岁少女托德(Amanda Todd),8年前因不堪互联网霸凌和勒索而自杀的案件,涉案的荷兰男子科班(Aydin Coban)称,希望前来卑诗受审“以还清白”。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托德的案件中,科班被控勒索、刑事骚扰,引诱儿童及拥有儿童色情物品等罪名。托德在2012年10月自杀前,曾在一段YouTube视频中,使用闪卡讲述她如何遭到网上欺凌,以及陷入抑郁情绪的经历,自杀引起社会对互联网欺凌及罪行的广泛关注。 因欺诈勒索罪被判刑11年 科班在2014年被指控性敲诈托德,当年他在荷兰亦面对刑事审讯。他在当地涉及多宗网络欺凌案件,受害人均为年轻女性和男同性恋者。他于2017年被判欺诈及勒索罪成,被判入狱11年,现仍在荷兰服刑。 科班于2017年在荷兰出庭受审时的素描画。CBC/Eurovision 荷兰法院指,科班入侵他人的电脑,并假装成一名正在寻找性伴侣的男童,在网上勒索一名男子。 科班的代表律师马列维奇(Robert Malewicz)称,科班很想到加国就控罪抗辩,但两国政府却在引渡问题上拖拖拉拉。他说,曾试图向荷兰当局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加快引渡程序,却徒劳无功。 马列维奇称,科班本来有意就荷兰法院的判决进行上诉,但为了能尽快前来加国受审,决定放弃上诉。 卑诗最高法院于去年12月,已向科班发出临时拘留令,当他抵达加国后便会被拘留。不过,卑诗司法部门仍不清楚何时会引渡科班。 CBC曾就该案向联邦司法部查问,但暂时未获得回应。

25歲多倫多女子勒索並性侵一男子

一名25岁多伦多女子涉嫌性侵犯和勒索一男子,被警方拘捕并提控。 多伦多警方透露,案中受害男子通过社交媒体认识了女嫌犯,二人在上周五午夜至凌晨2时30分左右,在Bathurst Street夹Colleges Street附近见面。 CBC图 女嫌犯向受害人勒索现金,并性侵对方。 女嫌犯当日稍后被拘捕,并被控性侵、勒索、强制拘禁和持武器攻击的罪名。警方担心可能还有其他受害人,呼吁知情者提供线索。 综合报道

菲女騙徒網上性挑逗 卑詩至少3男遭勒索

  ■三角洲警方吁民众小心网上交友骗局。 网上图片

大戲開始!八卦媒體用不雅照威脅世界首富貝索斯

当地时间2月7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出人意料地在Medium上发布个人博客,“控告”此前曝光其婚外情的美国八卦杂志《国家问询报》(National Enquirer)。   他公开称,这家媒体以掌握其裸照,及与女主播劳伦·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暧昧照片为名,威胁他停止对“私人短信如何被泄露”进行调查。   在博客中,贝索斯透露,对方以此为要挟并开出条件:贝索斯须发布声明,称《国家问询报》母公司美国媒体公司(American Media, Inc。,下称:AMI)曝光其婚外情并非出于“政治动机”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   不过,这位世界首富仍然坚持:“尽管这样做会使我难堪,但与其屈服于他们的敲诈勒索,我决定将他们发给我的信件公之于众。”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贝索斯离婚声明后不久,《国家问询报》便发表长文,曝光其与桑切斯持续了八个月的婚外情,并且掌握着贝索斯发送的粗俗信息和色情自拍。 “因为《华盛顿邮报》,特朗普把我当敌人”   据贝索斯所述,《国家问询报》隶属的AMI,其领导人是大卫·佩克(David Pecker)。   最近,这家媒体公司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一项豁免协议。豁免的内容涉及该公司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所谓的“捕杀”(Catch and Kill)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   所谓“捕杀”,是指有目的地找出关于某人的罪证信息,然后通过签订保密协议和其他法律手段,封闭该消息以避免它泄露出去。此前,AMI被曝光使用该策略,支付15万美元“封口费”,独家购买特朗普竞选前与一名女性的绯闻。 左为佩克。图自社交媒体   除了与特朗普的合作,佩克及其公司也因其代表沙特政府开展的一系列行动,而被调查。   “有些时候,佩克把这些事情都混在一起”。   贝索斯写道:“在顺利就任总统后,特朗普为了回馈佩克的忠心,在白宫举办了一场晚宴。席间,佩克带来了一位与沙特王室有重要关系的客人。当时,佩克正在为当地开展的收购业务寻求融资。”   博客指出:联邦的调查和合法媒体当然有理由怀疑,并且也证明了佩克的《国家问询报》、AMI等服务于政治。   不过,AMI断然否认了其报道存在被政治等外部力量教唆、控制、干预等的说法。   “在我的私密短信被《国家问询报》曝光之前,我对这些也知之甚少。”贝索斯坦言:“于是我展开了对私人信息如何被截获的调查,以便确认该媒体不寻常举动的动机。”   带领这项调查的人名叫贝克(Gavin de Becker),与贝索斯有20年的交情。贝索斯说,贝克是据他所知,在这个领域最专业、最有能力的领导者之一。   作为事件中的另一项不容忽视的背景,博客还提到了贝索斯拥有《华盛顿邮报》这一事实。   他在博客中写道:不可避免,某些位高权重的人物(the certain powerful people)被《华盛顿邮报》报道时,会错误地得出“我是他们的敌人”这一结论。   “显然,从许多推特中就可以看出,特朗普总统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贝索斯承认:“该报对专栏作家卡舒吉被谋杀一事持续地报道,无疑让这家媒体在某些圈子里不受欢迎。” 贝索斯不忘在博客中强调,他一点也不后悔投资《华盛顿邮报》。   “我们的调查可能触及了沙特”   在结束一番背景铺垫后,贝索斯谈回了正题。   “数天前,一位AMI领导告诉我们,佩克对我们的调查‘愤怒异常’(apoplectic)。”据贝索斯猜测:“目前最可能的是,我们的调查触及了沙特方面的神经。”   紧接着,他说:“几天后,有人口头向我们报价:如果不停止调查,他们会对外公布更多我的私人信息和照片。”   “尽管我的律师认为AMI无权这样做,而且照片没有任何新闻价值,但AMI方面则认为,这些照片能够向亚马逊的股东们展示,我的商业判断是多么糟糕。”   随后,贝索斯回忆起往事:“24年前,我在自己的车库里创建了亚马逊,开车把所有的包裹送到邮局。如今,亚马逊雇佣了60多万员工,刚刚结束了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年。尽管在新举措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亚马逊通常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中排名第一至第五。我将以事实为自己说话。”   插播完上述内容后,贝索斯再次转回“私密照片”这一话题上。   “我想,也许是我和我的律师,还有贝克没有对上述威胁产生足够的恐惧,所以他们又发来了这些邮件”。   博客的最后,贝索斯毫无顾忌地将来自AMI的多封邮件公示出来。   “保密,不可分发”   第一封邮件由AMI首席内容官(Chief Content Officer)霍华德(Dylan Howard)发送给贝克的法律顾问辛格(Martin Singer)。   邮件开头特地注明:保密,不可分发(CONFIDENTIAL & NOT FOR DISTRIBIUTION),发送时间是当地时间2月5日下午3:33。 经观察者网梳理,霍华德在这封邮件毫不客气地列出了其掌握的多达9张关于贝索斯和桑切斯的照片:   ·贝索斯面部自拍,疑似某商业会议上;   ·桑切斯对上述自拍的回应——一张她抽着雪茄的照片(被指存在性暗示);   ·贝索斯裸露上半身的自拍,用带着结婚戒指的左手拿着手机;   ·贝索斯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条黑色紧身四角内裤;   ·贝索斯穿戴整齐的自拍;   ·贝索斯穿得很少的全身自拍,只穿着一条短裤;   ·贝索斯在浴室的全裸自拍,戴着结婚戒指,只披着一条白色毛巾;   ·桑切斯身穿一件深红色领口连衣裙的照片,衣着暴露;   ·桑切斯身穿一件两件套的红色比基尼的照片,搭配一件暴露的金色连衣裙。 在邮件的结尾,霍华德不忘提醒:“我希望常识足够说服你们。” 第二封被贝索斯曝光的邮件,由AMI的副法律顾问费恩(Jon Fine)于当地时间2月6日下午5:57发送给辛格,列出了AMI方面的7点提议: 1、对于AMI,与贝索斯、贝克之间存在的对立,双方全面、完整地解除;   2、由贝索斯方面公开声明,通过双方都同意的新闻渠道发布,声明他们不知道也没有依据证明AMI的报道出于政治动机,或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并同意他们将不再提及这种可能性;   3、AMI同意不发布、分发、共享或描述未发布的文本和照片(下称:未发布的材料);   4、AMI确认,没有就其报告进行电子窃听,也不知晓这种行为;   5、这个协议是完全保密的;   6、若贝索斯方面违反协议,AMI将解除其在协议下的义务,并可发布未发布的材料;   7、因本协议引起的任何其他争议,应首先提交加州JAMS(Judicial Arbitration...

涉嫌網上色誘勒索加拿大國會議員 兩男子被捕

■■涉嫌勒索甘礼民(图)的两名嫌犯,在科特迪瓦被捕。星报资料图片   两名涉嫌勒索加拿大国会议员甘礼民(Tony Clement)的男子,在科特迪瓦(Ivory Coast)被捕。发生在去年的该宗勒索事件,导致甘礼民被逐出联邦保守党党团。   据CTV电视台报道,已婚并育有3名子女的甘礼民,去年11月承认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色情图片和视频。他声称以为对方是一个同意接受分享的女性,但实际上,对方是一个以他为目标、以敲诈勒索为目的的外国“演员”。   上个月,科特迪瓦警方网络犯罪部门拘捕了两名男子。消息来源证实,拘捕行动与甘礼民案件有关。   二男假扮女子上网互动   科特迪瓦当局声称,这两名男子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和LinkedIn上假装成一个名叫“Brianna Dounia”的白人女子,然后使用这些帐号与甘礼民和一个法国公民联系。   两名嫌犯在获得性暴露材料后,向甘礼民勒索5万欧元,约相当于7.5万加元。并且威胁,如果拒绝付款,将公布内容。   科特迪瓦警方仅以缩写CH和DML代表两名嫌犯。   甘礼民在去年11月向皇家骑警报案求助,他承认参与了多次“不恰当的交流”,说这些交流导致了“不忠行为”。他先是在11月6日辞去联邦保守党司法事务评论员的职务,但随着更多的丑闻爆出,在两天之后,被逐出联邦保守党党团。目前,他以独立议员的身分继续留在国会。   在嫌犯被捕的消息传出后,CTV记者试图联系甘礼民,不过,就未获回应。

偷拍私密照威脅女網友保持性關係 加國男子被控勒索

■■网络犯罪在加国是严重罪行。CTV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缅省法院即将根据新的网络犯罪法规,审理一位被起诉的25岁男子。 根据警方调查发现,这男子在社交约会网站Tinder上,威胁一位22岁女性,如果不与他继续保持性关系,就把该女子的私密照片公之于众。 皇家骑警2月时接到这女子报案,女事主提交了该男子发送的一系列威胁性文字。骑警随后搜查了该男子的家,后来并落案检控该男子勒索、偷窥等罪名。 按警方了解的情况,该女子在Tinder上结识此男子,随后在两个星期内约会了数次。该男子偷偷拍下了他们亲密关系的照片和视频。然后以此照片作为威胁,要求这位女性随叫随到,否则就把她的私密照公开。 网络犯罪法规 2015年生效 这些指控还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被告的律师也拒绝对此案发表评论。案件将于9月21日在缅省法庭续审。 按加拿大2015年生效的网络犯罪法规,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故意散布某人的私密影象,属于犯罪行为。但网络犯罪的受害者很少到警察局报案。新法规实施后的一年,全国祇有28人受到检控,但MeToo运动开始后有所改善。 缅省一个致力保护网络暴力受害人的组织称,去年全省有1300多人向他们寻求帮助。

熊孩子自導綁架案勒索父母5萬 原因引人深思

警察与涉事少年小君谈话。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四川乐山13岁少年小君(化名)被“绑架”,并且向其父母勒索5万元。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后,很快找到其母亲张丽,“绑架”案水落石出,原来竟是他一手自编自导自演。小君称,只是为了吓吓父母,另外想要钱买个手机。 13岁儿子来电“我被人绑架了” 6月3日17时许,在乐山市夹江县某商场做保洁的张丽(化名)突然接到一个170开头的北京联通号码。“妈妈,妈妈!”电话那头是小君的声音,张丽问这是谁的电话,小君说“是一个叔叔的”,然后小君突然发出一声叫唤,就挂断了电话。 张丽以为是小君的爸爸在打他,便没有放在心上。3个小时后,张丽再次接到电话,儿子小君在电话中带着哭腔说,他被人绑架了,在火车站附近。 “被人绑架?”张丽一下子慌了。他赶紧给小君的爸爸打电话,问170的号码是谁的,而小君爸爸也是一头雾水,随即报警。 很快,170开头的手机号码又发来短信,“要想救你的孩子,拿5万元现金到火车站,否则你的孩子不保了。”张丽急得哭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回短信,“求你不要害我儿子,钱准备好了,求求你。” 警方介入调查 绑架案水落石出 当晚,夹江县公安局漹城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迅速将这一情况通知了刑侦大队漹城中队。期间,170开头的手机号码又发来多条短信,让张丽将钱放在漹城镇好吃街,同时还发来一张小君的照片,他的嘴巴被一块白色的布塞住。 不过,民警仔细调查发现,每次对方与张丽联系,都是使用的一个170开头的北京联通号码,该号码为虚拟号码;其次小君所说的话中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一会儿说在火车站,一会又说被带到华头镇了。 据张丽介绍,小君在电话中说绑架他的四个人离开了,自己被蒙住双眼放在床底,随后又说绑架他的人回来了,要赶紧挂电话。而170开头的号码发来的短信中,一会是第一人称,一会又是第三人称。 尽管疑窦丛生,但是民警不敢怠慢,一边让张丽通过电话与小君积极联系,争取时间,想办法引“绑匪”现身,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侦查小君的下落。 最终,民警发现小君藏身于夹江县华头镇一旅馆内,随即联系华头派出所值班人员按图索骥找到小君并带回,这起“绑架案”才水落石出。原来是小君离家出走后,竟然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场“被绑架”的戏。 对话当事人:想吓吓父母 想要钱买个手机 今年13岁的小君为何自编自导自演“被绑架”?6月5日,在张丽及小君本人同意后,成都商报记者与他们进行了对话。 在小君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跟随母亲生活。据张丽介绍,小君从小学开始拿别人的东西就拿习惯了,读一年级的他拿别人的橡皮檫,慢慢的年纪大了就涉及到钱方面的事,读中学直接跑出去偷,自己每天上班也都是心惊胆战的。 由于忙于工作,张丽也承认疏忽自己对小君的管教。张丽无奈地说,她真的是管不到,也不知道怎么管。事发前几天,小君跟着父亲陈强(化名)住了几天。为了教育小君,他将小君带到了建筑工地,让他协助铲沙子和灰浆。 坚持了三天,小君实在受不了了,找个借口跑了,并导演了“被绑架”。小君说,父母对他不好,爸爸有时也打他,他就是想逃避他们,想吓吓他们。小君很喜欢耍游戏,导演“被绑架”也想要钱买个手机,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他们不给我买,我都要了一年了。” 此事发生后,张丽说以后一定会多和孩子沟通交流。民警提醒,作为家长一定要多抽出时间来管教自己的孩子,不要让孩子沉迷于网络游戏,以后走上歪路就追悔莫及了。 图文来源:成都商报

小伙劃傷豪車後留條 不是道歉是勒索5萬!

林肯汽车。网上图片(图文无关) 去年11月的一天早上,宁波市民王先生准备开自己的林肯车去上班,在打开车门时,他发现自己的爱车被人用硬物划伤了,在车门把手处,还插有一张纸条。纸条的大意说,他划伤车是故意的,因爸爸住院想跟车主借5万元,如果车主不借,下次会弄得更严重…… 王先生发现车辆被划伤后,拿起纸条细读起来。纸条上写: 叔叔:您好。 我把您的宝贝爱车刮了,我是故意的,因为我现在家里很缺钱,爸爸住院了,家里资金短缺。所以想向您借个5万元,可以吗?到时候我会还给您的,谢谢。我可以发誓,我骗你就不得好死……记得到时把钱放在您的车下,把您的联系方式或者银行卡号放在一起,谢谢,希望您不要报警,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明年3月份,我会把钱还您的……如果不给我,下次我还会来的,会更严重! 纸条上有个“小刘”的落款,同时还写有一个微信号。 王先生看完纸条也是哭笑不得,立即报了警。巧的是,当天同一派出所共收到了3起这样的报案。民警一查,上面留的微信号是个没有被实名认证过的账号。 小伙留下的字条。网上图片 不过第二天,留字条的嫌疑人就被警方抓获了。嫌疑人本名并不姓刘,他姓李,22岁,家里也没有住院的爸爸。小李为什么会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敲诈呢? 原来,小李在镇海的一家机电厂上班,每个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但他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要蒸桑拿、要吃大餐,玩网络游戏充值更是花了他不少钱,每月工资不够他花。 2017年初,为了满足开销,小李开始了网上贷款。网贷之后,他继续花销,又要还高额的利息,借款窟窿越来越大。到11月的时候,小李已经欠各种网贷5万多元,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催款电话,有的甚至直接威胁他了。 于是,“搞点钱一次还清”的念头在小李心里产生了。11月底的一天晚上,小李带着写好的3张勒索信,骑上电瓶车消失在黑夜里…… 他来到了宁波镇海区骆驼街道的几条路上,找到了3辆比较好的车,下了手——马自达MX-5、奥迪A6、林肯MKC,他用石子或是手上的电瓶车钥匙划伤了这些车,并留下了勒索信。 小李被抓后,小李家属对3辆车9000余元的修理费进行了赔偿。 近日,这个奇葩的敲诈勒索案在镇海法院审理,小李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来源:青年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