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02:10:1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医疗

網友分享美國生三胞胎的費用 加拿大人驚了!

【加拿大都市网】如果有一件加拿大人可以感谢的事情,那就是加拿大的免费医疗,TikTok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了这一点。 一位美国TikToker用户最近分享了在医院生三胞胎的费用,评论中有加拿大人站出来称赞了加拿大。 Kyrsten Brown在TikTok @the_brown_triplets上分享了她在美国医院生三个孩子的经历,包括天文数字的账单花费。 在她分享的视频中,她的三胞胎早产了,每个婴儿都要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待一个多月。宝宝们现在看起来健康状况良好。 “如果你想知道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在美国生三胞胎要花多少钱,听好了,”她在视频开头说。 @the_brown_triplets What we were charged for the triplets’ NICU stays 💸 #greenscreenvideo #healthcare #nicubaby #nicumama #preemie #triplets #tripletsoftiktok...

挽救醫療系統危機 聯邦撥款$1961億助全國各省!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承诺在未来 10 年内将向加拿大各省和地区提供的医疗资金增加 1961 亿元,这是一项期待已久的协议,旨在以 462 亿元的新资金解决加拿大摇摇欲坠的医疗保健系统。 这项新的跨加拿大提议包括增加加拿大健康转移 (CHT) 以及与每个省和地区的双边交易,期望为了获得新的联邦资金,省和地区政府必须承诺新的透明度和问责制要求。 以下是联邦政府承诺的内容: 1  立即“无条件”向加拿大卫生转移支付 (CHT) 追加 20 亿元,以应对儿科医院、急诊室和手术室面临的紧迫压力; 2  通过年度充值,CHT 在未来五年内增加 5%,在 10 年内达到额外的 173 亿元; 3  十年内拨款 250 亿元,用于与每个省和地区根据其医疗保健需求量身定制的长达十年的双边协议,但与共同的优先事项相关,例如家庭医疗服务、投资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服务;...

杜魯多今日與各省長開會討論醫療系統撥款!

【加拿大都市网】 联邦卫生部长杜克洛(Jean-Yves Duclos)日前表示,加拿大的医疗保健系统未能与时俱进,联邦在周二(7日)会与各省长会面,要求各省和联邦政府就共同优先事项达成一致,从而解决医疗系统所面对的问题。 总理杜鲁多计划在周二与各省长,就医疗服务问题商量解决方法,以解决长期及短期的挑战。杜克洛指出,当局首先必须承认,解决新冠大流行带来的损害;为日后数十年所面临的挑战作准备,关注人口老化问题;医疗保健系统人手短缺,以及有可能出现更多传染大流行病毒。 卑诗省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他乐意持开放态度和总理进行谈判,并希望为省民争取应有的医疗保健权利。 各省长在去年11月于温哥华曾与联邦进行谈判,但最后以失败告终。加拿大各省长表示,联邦政府只支付提供医疗保健费用的22%。他们促请将该比例提高至35%。 联邦政府也曾表示,虽然加拿大健康转移支付比例为22%,但税收的权力在1977年转给各省府,并为心理健康服务、家庭护理和长期护理等提供资金,这将联邦的份额调高至38.5%。 杜克洛最后称,他希望与各省长制定出新协议,但不是达到资金目标。 V21

加拿大醫療系統即將發生的5件事!

【加拿大都市网】周二在渥太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与13 位省长将自 COVID-19 以来,首次同桌会议,商谈新的长期医疗保健资金协议。 虽然目前仍有一些重大分歧需要商谈,但双方都对达成协议持乐观态度,商谈内容包括渥太华政府愿意投入的资金,以及各省所承担的责任。 疫情两年多来,省长们一直在要求达成一项新协议。杜鲁多政府也一直在观望,直到 COVID-19 疫情基本结束。 拨款金额 今年,加拿大预计将向各省和地区拨款近 880 亿,用于卫生、教育、社会支持和平等化。“医疗转介拨款”(Canada Health Transfer,简称CHT) 为 452 亿加元,占其中的 51%。 在 2022-23 年的预算中,各省预计将在医疗保健上花费 2037 亿。渥太华的拨款占其中的22%。各省希望将这一比例提高到 35%,这意味着仅今年一年就将增加 260 亿。 多伦多大学卫生政策、管理和评估研究所名誉教授马齐尔顿(Gregory Marchildon)说:“ 对CHT拨款的增加是一直存在的,但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增加。” 杜鲁多计划在周二提出,但不会立即增加 260...

加拿大人現在最關心醫療問題!超過了通脹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纳诺斯研究(Nanos Research)的每周追踪调查数字,加拿大医疗保健已取代通货膨胀、就业问题,成为民众最关注的首要问题。 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新冠病毒肆虐全国,医院急诊室闹人满之患,人们更加关注医疗系统的负荷能力。 纳诺斯研究分析4周调查新数字,指民众现在最关注医疗保健,达到16.1%,在过4个星期内上升3个百分点。至于通胀问题,则占15.2% ,而就业问题占15%。 纳诺斯指出,医疗保健成为人们关注的首要问题,录得两年来最高数字,自今年5 月以来,安省居民最关注的全国问题就是医疗保健,89%的受访者认为注资医疗保健十分重要。 T07

大多地區醫療崩潰 護士空缺數比在職護士要多!

【加拿大都市网】CTV News获得一份内部报告,护士的空缺数量比大多伦多地区急症室工作的护士数量还要多,显示人手短缺问题恶化,医疗系统即将崩溃。Lakeridge Health一份报告指奥沙华医院有近55%职位空缺,导致轮候时间过长。 Lakeridge急症室主任Michael Howlett认同事件是危机,认为要尽快找到解决方法,他提到因政府未有完全解决问题,因此医院会在内部尝试解决,以保持医疗服务水平。 他提护士因压力和过劳,选择退休或离职的人数增长远超雇用及培训的速度。认为在疫情期间使问题变得更明显,今年秋天又再次见到越来越多儿童患有传染性疾病,为医疗系统带来更多压力。 报告指正常由抵达医院至见医生需时30分钟,但现时需要125分钟,增加四倍多。安省的工会称需要聘请数万名工人来应对疫情引发的短缺问题,省府表示将计划聘请6,000名工人,培训成本地合资格护士,并提供鼓励留职措施。 (图:加通社)T11

長新冠癥狀可能加重醫療系統負擔

【加拿大都市网】一份新研究报告指出,长新冠症状可能加重医疗制度的负担,一小部分安省居民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感染后因长新冠症状求诊很多次,对家居护理的需求更大,留医日数也很多。报告研究员呼吁政府重整医疗架构,投放更多资金在雇用和挽留护士方面,以及恢复新冠监察措施,改善室内空气质量,加强防疫资讯,向民众传递疫情风险讯息。 研究员指出,对于目前的医疗护理制度,这份长新冠症调查不是好消息,今年已有一波Omicron疫症,而流感疫情料于秋冬爆发。 研究报告合撰人、急诊医生麦诺顿(Dr. Candace McNaughton)说:“我们关注如何提供护理服务,癌病、心脏病发、中风的,还要处理过去几年积压下来的病例。” 研究报告周一在加拿大医学学会期刊发表,它调查2020年1月1日到2021到3月31日期间,已接受核酸检测新冠阳性的安省531,702名居民。 研究人员集中调查一小群安省居民,他们在确诊新冠病症8周或更长时间后仍需护理。报告发现,这些患者的留医日数比没感染的病者多50%。1%的女病人留医,比没感染者多 6 天半,家居护理一年比别人多28次数,而 1%的男病人比别人留医多9天。 (图片: 加通社)T07

安省撥5700萬增聘護理院護士保留執業護士人手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拨出5,700万元,计划在未来3年内,增聘护理院护士,及保留最多225名额外护士人手。 安省长期护理厅长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宣布以上的计划;他表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长期护理院可以为新聘执业护士,申请符合条件的就业费用,当中包括工资、福利与间接费用。 卡兰德拉表示,这笔拨款还包括向受雇于农村社区,全职工作并持续受聘至少12个月的执业护士,提供高达5,000元搬迁费用。 由于安省政府的第124号法案,规定公共部门员工每年薪酬加幅最高定为1%,故已导致不少护士离职或转工。 另外,被问到第7号法案执行下,可以腾出的医院病床数量时,卡兰德拉只表示,正继续观察发展。 (网上图片) T02

新規!不願離院等待入住所選護理院 每天須付$400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全新长期护理法案的最新细节,规定选择留在医院,等候入住所选择护理院的人士,每天须支付400元。 安省第7号法案,也称为“更多床位,更佳护理法案”,容许医院将院内等候入住护理院的人士,转移至其非心目中选择的其他护理院居住。 安省卫生厅与长期护理厅发出联合声明,表示有关政策可“释放病床 ,以便等待做手术的患者,能够更快地获得所需服务,同时,可纾缓急症室的压力”。 声明指出,有关法案的具体规定,如果在南安省,安置协调员可以为有需要人士选择其首选护理院半径70公里范围内的其他护理院作居住,至于在北安省,半径的范围为150公里。 如果没有长期护理院,或范围内的空置床位有限,协调员可以为有需要人士选择离患者首选护理院最近的其他护理院居住。 省府表示,有关的限制,全部取决于医疗与长期护理范畴。 省府还表示,从11月20日开始,医院会向所有“医生已发出出院证明,并提供其他地方作更适当护理计划”的人士,每天收取400元。 收费会在可出院的24小时后开始计算,这适用于任何拒绝离开医院的可出院人士。 省府重申,未经病人同意,不得将任何病人转移至长期护理院。 (网上图片) T02

調查:加人對醫療系統信心大跌!比美國人要低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一份调查报告指出,过去6个月,有2/5加拿大人表示没法获得基本医疗服务。 由Angus Reid进行的调查指出,加拿大人对医疗系统的信心,较美国人低。 加拿大人过去一直对医疗系统感到自豪,但随着疫情影响,医护人手不足,导致不少医院需要临时暂停急诊室服务,手术量积压,及须等待十分长时间才见到医生,令到加拿大人的自豪感大失。 研究发现,受访加拿大人中,只有15%人表示医疗系统处于适合舒适的水平,31%人认为遇到挑战,29%人认为会经历长期困难;其余26%受访者表示,在过去6个月内没有要求获得医疗服务。 与加拿大的人口作比较,即有多达1,870名加拿大人,可能在获得医疗服务上遇到困难。 被问及对能够获得紧急护理的信心时,只有37%的加拿大人相信能够及时获得紧急护理服务;而受访的美国人中,这比例是70%。 该项调查由2022年8月开始通过两项网上调查中收集数据而组成,包括调查2,279名加拿大人,及1,209名美国人。 专科预约或外科手术,是加拿大人最难获得的医疗服务,超过一半需要这种护理的人难以获得,大约5%人表示,没法被接受所需要的预约或手术服务。 至于诊断检查与非紧急治疗上,41%加拿大人在诊断检查方面遇到困难。 研究还发现,年轻人在获得专科预约或获得诊断检查上,出现更多障碍;过去6个月,大约70%人(年龄介于18至34岁)发现难以或不可能获得专科的预约。 大部分加拿大人都认识最近在医疗系统中苦苦挣扎的朋友或亲人;根据数据,近3/4加拿大人认识至少1人于过去6个月内没有得到足够医疗服务。 大约57%加拿大人表示,其朋友或亲人等待预约的时间十分长;1/3接受调查的加拿大人,认识需要紧急护理的朋友与亲人,需要等待很长时间。 调查发现,一半加拿大人表示,这种不充分的护理服务,对人造成严重健康后果。 研究还发现,61%人表示,不确定在紧急情况下能否及时获得救援。 研究指出,大西洋地区的信心最低,27%人表示对紧急护理服务能及时提供完全没有信心,38%人表示不太有信心。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安省通過法案:允許醫院將部分病人轉移到長期護理院

【加拿大都市网】安大略省的福特政府已经通过了一项立法,该立法将迫使等待长期护理的住院病人住进临时的疗养院。 但省长道格·福特表示,拒绝搬走的病人将不会被收取每天1800加元的无保险费用。 该省迅速通过了第7号法案,作为其应对当前医疗危机的一部分,本周早些时候绕过了有关该立法的公开听证会。 该省认为,将需要“替代护理”的患者送到长期护理院将有助于减轻医院的负担。 医院已经可以向这些患者收取每天62加元的费用,倡导者说,这大致相当于他们在长期护理中需要支付的费用。 新立法不允许患者被迫搬到长期护理院,但目前尚不清楚如果患者拒绝转移会发生什么。 长期护理部长保罗·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曾表示,如果患者拒绝搬入长期护理院,他们应该被收取费用,但没有说明收多少。 资深和长期护理倡导者表示,医院的无保险费用可能会高达每天1800加元。 在法案通过前夕,福特说这个数额是“绝对荒谬”的。 他说,医院和安大略卫生部正在确定病人需要支付的费用。 周三晚上,福特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会面后表示:“我可以保证不会是1800加元。” 该会议将医疗保健作为重中之重。 “我们只是希望这些患者进入一个对他们更好的适当环境。” 该省表示,这些费用可能会在下周公布。 大约有 6,000 名住院患者需要“替代护理”,应该出院。该省表示,在这些患者中,约有 1,800 人在长期护理院的等候名单上。 ref:https://www.cp24.com/news/ford-government-passes-bill-that-allows-hospitals-to-move-some-patients-to-nursing-homes-1.6050003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多位省長暗示私營服務 促聯邦增醫療保健撥款

■■(左起)休斯顿、福特、希格斯和金格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提问。 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多个省长周一齐集纽奔驰域省蒙克顿市(Moncton),举行医疗保健峰会,促请联邦政府增加拨款,并暗示有可能通过私营业界提供更多服务。 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状行不通,“需要有创造力,需要提出想法”。 福特在峰会期间,与纽奔驰域省省长希格斯(Blaine Higgs)、新斯高沙省省长休斯顿(Tim Houston)和爱德华王子岛省长金格(Dennis King)见面。 联邦政府间事务部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也出席了会议。 福特指医疗保健是会议期间的第一要务,出席的省长与勒布朗就省级医疗保健系统面临的挑战进行了良好的对话。 希格斯称,如果联邦政府想要确保全国各地医疗保健和服务的可持续性,就需要采取紧急行动。 联邦反驳省府计算不准确 多年来,关于医疗保健拨款的分歧使各省长与联邦政府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但医院和急症室日益严峻的情况促使省长更积极地推动变革。 各省长表示过,渥太华必须在医疗保健资金中的份额从22%增加到35%,以建立一个可持续和正常运作的系统。联邦则反驳,各省使用的计算并没有准确显示渥京对省级医疗保健服务的贡献。 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省政府已经概述了一项计划,通过资助更多在私人诊所进行的手术等建议,来减轻安省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 爱德华王子岛卫生局行政总监加达姆(Michael Gardam)称,很高兴看到各省长坦率地讨论他们的医疗保健系统面临的挑战。不过他认为,不要把进一步私有化作为包罗万象的解决方案,需要仔细考虑该种方式能否带来最大的效益。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醫療新政:增聘6000名醫護人員 資助國際認證與退休護士考試註冊費 !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公布下一阶段“保持开放计划”,将额外聘用最多6,000名护理人员,腾出超2500张病床,以及扩大护理模式,向国际认证及已退休护士,资助考试、申请及注册等费用。 省府推出名为“保持开放计划:医疗系统稳定与复原”的计划,目的是要向病人及省民,提供最佳护理服务,同时,要确保准确获得资源与支援,以保持安省及经济的持续开放。 安省卫生厅长琼斯(Sylvia Jones)表示:“当我们在2022年3月公布第一阶段保持开放计划时,已承诺建立一个为明天的挑战而作好准备的安省,因为我们不能再接受现状”。 琼斯表示:“第二阶段计划,将可为医疗系统提供所需支援,以应付目前的紧迫压力,同时,为潜在冬季病例激增作好准备,以便安省及经济能够保持开放”。 省府表示,第二阶段保持开放计划,会增聘额外6,000名护理人员,结合第一阶段的1.3万名,两个阶段合共增聘1.9万名护理人员(护士及个人支援人员);另外,还计划腾出超2,500张病床 ,以便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护理,并会扩大护理模式,以便提供更佳及更适当的护理服务。 省府也会资助已获得国际认证及退休护士的考试、申请及注册费用,以便在医疗系统中照顾病人。 省府表示,第二阶段保持开放计划中,主要有5个重点,包括: 保持医院容量 在正确地方提供正确护理 进一步减少手术轮候时间 减轻急症室压力 进一步扩大安省医疗人力 省府表示,随着计划于未来数周及数月内实施,省民可以期待更快地获得医疗服务,当中包括急症及手术服务的等候时间会缩短,以及在社区中获得更多护理选择,从而降低冬季病例可能激增而令医院缺乏床位的风险,令安省及经济能够继续保持开放。 (网上图片) T02

安省醫療聯盟:盡一切力量反對安省醫療私營化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医疗联盟(OHC)表示,就安省政府可能将公共医疗私有化一事,与律师、工会领导层及医疗组织展开会谈,会尽一切力量,确保安省的医疗继续维持公营化运作。 代表超过400个组织及大约75万名会员的安省医疗联盟,行政总监Natalie Mehra表示:“我们将使用所拥有的一切能力作抗争,一切都摆在台面上,以捍卫我们的公共兼非牟利医疗系统,我们不会容许安省的医院被私营化”。 安省省长福特上周曾表示,考虑采取各种方法,解决导致全省急症服务暂停数小时或数天的问题。 福特发表言论后,安省卫生厅长琼斯(Sylvia Jones)并没有提供具体细节;她近日却表示,省民不需要为医疗服务付费。 Mehra表示,安省医疗联盟希望明确及透明地了解哪些服务可能被私营化,以及省府会使用哪些公司提供有关服务。 传染病专家、皇后大学及多伦多大学教授Dick Zoutman医生表示,私人诊所有可能从公共医疗系统中,吸走熟练的医护人员,令人手短缺情况更加严重。 (图片:CBC) T02

福特:會「發揮創意」解決醫護短缺問題 OHIP將繼續提供保障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道格福特表示坚信公共医疗保健,但政府将在考虑如何处理医护人员短缺时“发挥创意”,福特今(12日)在被问及安省是否正在考虑进一步私营医疗保健系统时表示一切仍在讨论中。 福特指在没有咨询专家的情况下不会做任何事情,而省府需保证OHIP将始终为省民提供保障,而非信用卡。被问及如果患者在私人诊所接受治理是否需要支付费用时,福特表示将完全承保,强调永远不会动摇这一点。本周初卫生厅长Sylvia Jones表示政府正考虑改善卫生系统,引发人们对私营医疗机构的担忧,她后来补充没有考虑要求省民为目前OHIP覆盖的服务付费。 由于护士严重短缺,今年夏天全省急诊部门已经陆续关闭数小时或数天,情况对农村医院的影响较大,福特表示省府正与医疗保健专家对话,望找出解决人手短缺问题的方法。 反对党安省新民主党医疗评论员吉利纳斯(France Gélinas)批评进一步私营医疗服务的想法,她在书面声明中指私营医疗机构将使公立医院和紧急护理中心的工作人员流失,使医疗保健问题更加严重。她解释若私营医疗机构接受OHIP卡进行手术,同时会收取病房、药物、膳食、物理治疗等费用。 现时部分医疗保健由私营公司提供,包括长期护理院和护理机构,卫生官员指在人手短缺期间,医院较常使用护理机构服务。但多伦多Michael Garron Hospital医生Michael Warner指这些护士的成本很高,支付费用是公立护士的两至三倍,一些机构会收取每小时110元的费用。 代表60,000多名护士和医护人员的安大略护士协会主席Cathryn Hoy表示,一些机构现在向医院收取的费用超过每小时200元,几乎是疫情前的四倍。 福特表示对这种情况几乎无能为力,因无法控制私营机构,当被问及是否哄抬物价时,他因吞下一只蜜蜂而中断回应。 T09 图片:加通社

緩解安省醫院人手荒 專家提5項建議首條撤凍薪!

■■急诊室关闭、等候时间长问题,正在安省各地医院漫延。图为一名病人由救护人员送往医院急症室。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据加通社报道,急诊室关闭、等候时间长等问题,正在安省各地医院蔓延。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专家及相关人士,对于如何缓解安省医疗系统目前正经历的人手短缺危机,提出5项建议,首要一点是取消冻薪。 第一项建议是取消省府124号法案(Bill 124)。该法案规定安省公营机构,3年内加薪幅度不得超过每年1%。 取消该法案是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NAO)给出的首要建议。RNAO行政总监格林斯潘(Doris Grinspun)表示,这有助于让护士留在目前的工作岗位。她指生活成本大增,护士应该得到合理加薪。 省长福特则表示124号法案的条款已过期,不会适用于下一次合约谈判。但他没有明确承诺取消这一法案。 第二项建议是培训更多医疗专业人员,并让他们获得专业注册,以投入工作,减少现有人员的工作量。上周,安省卫生厅长指示安省医生及注册护士两个规管局,就加快海外专业医生护士在安省注册提交计划。 须正视医护人员过度疲劳 不过格林斯潘表示,目前有2.6万人申请成为注册护士,不知规管局如何能加快审批注册进度。她也建议省府增加拨款,扩大大学和学院招收护士专业的名额。 第三,建立单独的医疗中心,专门解决积压手术。安省医学会(OMA)主席、急诊科医生撒加利亚(Dr. Rose Zacharias)表示,这一中心应由政府拨款,专门提供不复杂的门诊手术和医疗过程。这样可以为医院腾出更多床位和资源,缩短病人等候时间,令省府清理积压的手术病人。她指在疫情期间,安省有2,200万病人的治疗延误,其中1,000万是手术及癌症筛查。 第四,改善医护人员工作条件,正视医护人员过度疲劳,以及引发这一情况的根源问题。格林斯潘指护士面临残暴的工作负荷,除了增加人手分担工作之外,他们还需要心理健康支援。 第五,设立一个系统监督、阻止人员短缺。专家表示应该有全国性的系统,追踪不同医疗机构的人员配置情况,确保工作人员得到均衡配置,避免服务被中断。   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不排除私營醫療 廳長稱毋須懼怕創新

■■安省不排除将医疗护理私营化,卫生厅长称省民不应惧怕创新。 星报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不排除将医疗保健服务私营化,卫生厅长称省民不应惧怕创新。 就在安省卫生厅长琼斯(Sylvia Jones)发表这番言论之际,省府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各种方法来解决医护人员短缺问题。安省各地因为人手短缺,急诊部门被迫关闭数小时或数天。 周四,在琼斯因拒绝排除进一步私有化医疗体系的可能性而受到抨击一天后,她强调,省民将永远能够获得医疗保健,而不用自掏腰包。 琼斯在回答反对党新民主党提出的问题时说,通过个人健康保险卡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永远不会变”。 不过,琼斯也没有排除私营医疗企业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扮演的角色。 安省护士协会主席霍伊(Cathryn Hoy)说,安省已有私人医疗服务提供者,比如牙医服务。她说,在这些环境下,人们通常要想保险公司支付保费才能获得这些服务。 反对党称医疗私有化是灾难 反对党安省新民主党医疗评论员吉利纳斯(France Gélinas)说,该党对卫生厅长周三多次向媒体暗示福特政府正在考虑医疗私有化感到震惊。 利纳斯说:“医疗私有化对人们的健康将是一场灾难。这将意味着公共系统失去护士、医生和护工,去私营业工作,使医疗危机更加严重。人们将被迫自掏腰包,或者等待更长时间。” 多伦多急诊室医生萨拉莫(Lisa Salamon)认为,省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支持和留住医疗工作者上,而不是考虑私有化来解决省内医护人手的短缺问题。 倡议人士还敦促省长福特(Doug Ford)废除他在2019年提出的公务员工资限制立法,称这不利于招聘和留住护士。  

加國普通家庭過去25年收入翻番醫療負擔增兩倍!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加国一个典型四口家庭,今年所承担医疗开支将接近16,000元,比去年增加超过5%。若以25年计,则一个普通家庭医疗保健费用增加了210.3%%,但同期的平均收入只增加116.3%。 菲沙研究所题为《2022年公共医疗护理保险价钱》的报告(The Price of Public Health Care Insurance,2022),综合来自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与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的数据资料,推算出一家四口(双亲与两孩子)、平均收入达156,086元的典型家庭,本年度将要承担15,874元公共医疗开支,较去年度15,039元增加5.6%。 没有受抚养子女的夫妇本年度所承担医疗开支,则估计达到15,229元,一名单身国民今年医疗开支会为4,907元,单亲一孩家庭则为5,812元。 该份报告指出,大多数国民均未意识到医疗护理的真实成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所用医疗服务的账单,一些民众通过雇主收取的省份医疗税和供款,也只可能得知医疗服务的部分费用。此外,政府是透过库房一般收入,而非一个专项税收,来资助公共医疗护理系统,普罗大众因此较难识别他们究竟有多少税款是被投放在公共医疗。 多数人不了解医护真实成本 分析结果又显示,过去25年来,加国普通家庭的医疗保健费用大幅增加,增长速度更超过其收入。事实上,自1997年菲沙研究所开始搜集数据以来,一个普通家庭医疗保健费用增加了210.3%%,但同期平均收入只增加116.3%。 菲沙研究所医疗政策研究副总监兼上述研究报告合著人巴鲁雅(Bacchus Barua)表示,国人是通过各种税项去支付巨额医疗保健开支,即使他们不是直接缴付医疗服务费用。 巴鲁雅认为,国民明白他们实际为医疗护理支付了多少金钱,并知悉这笔款额长期增长幅度,就是纳税人评估公共医疗制度的价值、绩效及其财政维持能力迈出的重要第一步。 星岛记者报道

華裔教授引進「個人機械」海豹Paro 成為陪伴病患的良藥!

■熊莉莲教授。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全国资深二级护理研究主席、温哥华沿岸卫生局临床护理专家熊莉莲教授(Lillian Hung),从事失智长者长期护理科技应用的相关研究已有数年,成果颇丰,更多次受邀在各地举行研讨会。她创造性引进日本“个人机械”海豹Paro,成为陪伴病患的“良药”。 早前于首届“医疗创新者”(Innovators in Action)活动上,熊教授向在场人士介绍了其团队的研究成果,并获众人一致好评。演讲期间,她展示了人工智能、“个人机械”海豹Paro陪伴患者的临床影片;从片段中可见,患者紧抱着Paro感动落泪,在场人士观毕,无不为之动容。 ■■“医疗创新者”活动上,熊教授观众展示Paro院内实测片段;片中患者紧抱着Paro感动落泪,在场人士观毕,无不为之动容。 熊教授于上周五(8日)接受了星岛专访。她表示,自己自初入行开始,便从事长者护理方面的工作。她发现很多护士或看护,面对在工作时出现的种种困难,均需自行发挥创意解决难题,因而受到启发,并萌生了研究将市面上的新科技,应用于长者长期护理工作的想法。 另一方面,早期的执业经历,也令她意识到工作中的小细节,对病患自身及病护关系的积极影响。“如老人在看护陪伴下,外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都对其身心大有好处。种种事例均激发了我的兴趣,令我决心投入这方面的研究。” 可爱外貌助突破病患心防 熊教授自2016年起开始有关研究,第一个项目便是海豹Paro的护理学应用。她忆述指,当时发明Paro的日本科学家刚好到访温市综合医院(VGH),正好成为其开展有关项目的契机。“我在和他的言谈之间,发现Paro当时的研究环境并非用于医院之内。但我有感于院内病患,其实更需要Paro的陪伴,于是便向该名科学家借用它。”经过Paro在院内一段时间的实践后,熊教授终获得赞助,为院舍购入该款机器人。 Paro的出现,令护理人员获得了一促进病护关系的“良药”。熊教授提到,部份失智症病患初来乍到,对于自己所处院舍并不熟悉,因此感到惶恐;也有一些长者在言语沟通方面有困难,不善于表达,因而在面对陌生人时也会感到压力。 而可爱的Paro,则有助医护突破病患的心防。熊教授举例说:“先前院内有一位没有视觉的病患,因不清悉自己为何身处院内,而对护理人员十分抗拒;甚至每当看护欲上前为期喂药、抹身及更换寝具时,他均会向对方施以拳脚。” ■熊教授(右一)与其部分研究团队成员。 柔化心灵使性情大变 后来,院舍人员向该名病患,提供了一只Paro;在他接过Paro后,随即性情大变,平复了心情。在众人的努力,以及Paro的“加持”下,他终于向医护敞开心扉,更会向对方讲述自己的往事。病护之间建立了互信,矛盾隔阂也终得化解。 熊教授指,从此类系列研究中,自己所获的最大得着,便是看到病人在使用新技术后的正面转变。“从前这些院舍人员会觉得那名病患难以亲近,也害怕受伤;正是Paro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这类病患平易近人的一面,因而更能用‘以人为本’的态度来看待对方。” ■■“电讯机器人”(Tele Robot)。UBC网站   Paro项目取得很大成功,其案例更引起学术界争相讨论,首份论文更被引用超120次,令该项研究获得知名度。熊教授及其团队获邀到各地举行研讨会,分享研究成果,并推广该款机器人在院内的应用。 之后熊的团队再接再厉,主持了多项相关研究,包括iPad、“电讯机器人”(Tele Robot)等科技之的失智症患者护理应用等。 而其研究成果,也正在本地院舍走向普及。熊教授提到,像其现在进行中的Zinnia TV护理应用项目,在实测过程中便颇受护理人员欢迎。“正常的电视节目节奏较快,部分老人未必能跟上,此Zinia TV则开发了众多节奏较慢、画面优美,适合年长病患、院友收看的节目,内容涵盖自然风光音乐等主题。”此外,Zinnia TV也有提醒老人喝水、教导他们使用洗手间一类的健康资讯影片。 机器人联络母女度过疫期 另外,本地华人院舍对科技应用特别感兴趣。熊教授举例,由于华人重视家庭,因此普遍乐意支持与住院父母互动的相关项目,如可供家属遥控操作电讯机器人等。“有几个华人家庭,便参与到研究当中。其中一名长者的女儿,更会于每天早上10时,使用电讯机器人联络母亲,与后者进行互动,包括一起做运动、一起喝水,并已持续半年时间。在疫情期间,家属一般不被允许到院内进行探访;相比之下,这对母女则可以如旧互动,该款机器人的好处可见一斑。” 不过,部分科技在院内进行实测时,也会遇上不少困难。她提到,如电讯机器人便因可在院内走动,院方也会因此担心机器人在移动期间,会撞到其他人。此外,该款机器人也因装有摄像头,而会造成私隐方面的忧虑。“甚至部分院舍职工,或会因此感到在工作期间会被监视。” 不过,对于科技在长期护理行业的普及趋势,比较乐观。“现在部分餐厅,也已开始应用类似电讯机器人的新科技,与人类员工一起工作。虽然现阶段对此类科技的应用,仍属较新颖、超前的概念,大众未必马上能够接受;但相信在经过长年累月的实测后,人们将会克服恐惧,其有朝一日终将会普及”。 图文:星岛温哥华记者黄良润

全國省長疫後首次面晤 醫生與護士不足為首要關注點

■■护士不足,令医院服务大受影响。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出现医疗护理危机的情况下,前线的卫生工作者冀各省省长在出席自2019年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议时,提出具体行动计划,寻找解决危机的方案,不要只向联邦政府索取拨款。本次全国省长会议周一和周二在卑诗省维多利亚市召开。 两年多以来经历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治疗垂死患者的创伤后,全国各地的卫生护理工作者现正应对于封锁期间,大量延迟就医的病人,卫生人员目前面对工作超负荷的问题,许多正退出该行业,令坚持留下来的同僚承担更多工作。 加拿大护士协会(Canadian Nurses Association)主席西拉斯(Linda Silas)形容,形势严峻,很多人称此为危机。五成护士向协会透露要离开岗位、20%的医护人员说要退休。 西拉斯强调,本国没有足够曾受教育和经验丰富的机构,应对医疗护理系统和人口的需求,这已达到危机的程度。 据Global News报道,这是很多前线医护人员本周向各省长传达的讯息,由于疫情大流行,全国各省和地区领导人将出席自2019年以来首次举行的面对面会议。 系统缺陷非单靠投资所能解决 各省长计划将讨论重点放在医疗护理上,特别是向联邦政府发出统一信息,增加对各省与地区的联邦医疗转移拨款,将其于整体医疗支出中的份额从22%增至35%。 不过,西拉斯表示,希望省长会议不要只关注推动联邦政府拨出更多资金。 加拿大护士协会是呼吁制定应对危机计划的众多组织和个人之一,包括希望制定国家卫生人力资源策略。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协会冀各省合作采取行动,协助挽留现有从业人员、并为系统招募新的专业人员。许多省份已在做这项工作,但这只是一种拼凑方式,最终会导致不同省份和地区互相竞争医生和其他卫生专业人员。 西拉斯说,联邦需建立一个拥有适当数据和策略可协助各省和地区的机构,并将其与资金挂钩;研究更好的护士与病人比例;更具策略性的学费资助和更好的工作条件;各省和联邦需共同努力,改善精神健康、长期和初级护理,例如家庭医生数字,这些都有助让患者远离急症室和社区。 此外,加拿大医学协会(CMA)主席斯玛特(Katharine Smart)希望省长们能承认医护系统出现危机,并承诺与联邦合作寻找切实的解决方案。 医生则希望各省长考虑重新设计初级护理服务,斯玛特说,现在模式已过时和行不通。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近500万国民无法获得家庭医生的帮助。 她称,医疗人员倦怠也是一个需的大问题,应招募新人员以协助缓解员工压力。 另一方面,与西拉斯一样,斯玛特希望各省长不要仅要求联邦为医疗护理提供更多资金,更应寻找解决系统面对紧迫挑战的解决方案。她说,单靠金钱不能解决问题,如继续将资金投入一个存在根本缺陷的系统,大家将不会得到国民应得的结果。 与此同时,面对有关危机,前线人员也希望省长会议,能带来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并称,目前需各级政府全力以赴,确保加国的卫生系统仍是一项可靠资产,为国人服务。 CTV报道,代表全国急症室医生的加拿大急症医生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Emergency Physicians)已向各省长传达讯息,要求制定一项协调性计划,防止他们的工作场所因人员短缺而关闭,造成前所未有的医护危机。 避免急症室因人员短缺而关闭 据来自渥太华协会发言人卡普尔(Atul Kapur)也发出与护士协会类似的呼吁,希望与会省长们,赢优先考虑招聘和挽留医疗护理专业人员,而不是只研究短期措施。 他说,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对医生和护士短缺发出警报,急症室的临时关闭在农村地区尤其令人困扰,原因是最近的急症室通常也在很远的地方才有,而医护系统中最大差距之一是缺乏护士。 卡普尔指,病房缺乏护士,意味住院的病人在急症室要承受痛苦,亦令留给候诊室病人的床位减少,包括没有家庭医生的患者。 据加拿大健康讯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2019至2020年,各地入院患者在急症室等待38.3小时,高于5年前的29.3小时,而同期间到急症室的病人总数从稍超110万,飙升至近160万名。 卡普尔称,这数字适用于90%患者,其余一成病人等待的时间更长。 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在声明中表示,该省计划重建其医护系统,联邦政府可透过支付其公平份额的医疗资金来提供协助,各省长一直要求联邦政府一起讨论,成为真正的资助伙伴。 亚省省长康尼称,当加拿大实施全民医疗保健时,联邦与省政府之间的拨款比例为50%,疫情显示加国医护系统的缺陷,这些弱点需要获得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