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07:59:1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华为

联邦立法禁华为中兴 勒索网络攻击须报告

■■渥太华已修法,推动华为禁令并强制企业报告网络攻击事件。     星报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政府周二引入网络安全立法,允许政府禁止中国华为科技和中兴通讯参与加拿大5G网络建设,并要求企业和其他私营部门组织,必须向政府报告勒索软件事件和其他网络攻击。 根据渥太华5月宣布的“华为禁令”,电信公司必须在2024年年中之前,移除华为和中兴通讯参与的5G设备和服务,2027年底之前移除相关的4G设备和服务。当时公共安全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也提到,将提出更进一步的立法,采取额外措施保护电信、金融、能源和运输部门的基础设施。 新法赋予政府处罚权 以数据为要挟换取赎金的网络犯罪分子,对企业、大学甚至医院的攻击层出不穷。一些目标组织更愿意采取付赎金的方式,试图让问题悄悄消失,但这令政府官员难以全面了解这一现象的严重程度。如今渥太华除了将强制机构单位必须报告此类袭击事件外,新立法还将赋予政府下令执行新规则的权力,以及建立执法机制,包括收罚款。 联邦创新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二表示:“电信法修正案赋予加拿大政府明确的法律权力,可以采取任何必要的行动来保护我们的电信系统免受中断威胁。”有业界担心强制通报可能会使企业机密外泄,当局则强调:“不会公开报告细节,法案确保政府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商业机密、竞争信息,以及对行业本身敏感的信息。” 星岛综合报道

禁令!联邦政府宣布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参与5G网络

【加拿大都市网】基于国家安全和网络安全,联邦政府宣布将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和中兴通讯参与加拿大5G网络市场。 周四联邦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和公共安全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正式宣布禁令。 门迪奇诺说:“在21世纪,网络安全就是国家安全。从网络攻击到电子间谍活动,再到勒索软件,对加拿大人的威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我们将保护他们。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保护加拿大的电信系统。5G网络在全国加快建设中,代表了竞争和增长的重大机遇。然而,这个机会也伴随着风险。” 长期以来,联邦政府一直面临着外界呼吁应该要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参与加拿大第五代电信基础设施开发的压力。过去3年多来,杜鲁多政府强调正在进行严格审查,承诺会做出最好的决定。门迪奇诺表示,这项检查“是认真、负责地进行的,并进行了所有必要的尽职调查,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之前渥太华迟迟不愿做决定,观察人士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拘留了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两人在去年9月获释后,让渥太华的对华政策不再有太多顾忌。 加拿大这个决定也代表它与五眼联盟情报网络中的盟友— 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 保持一致,早前他们都已经禁止或限制了华为设备。 由于渥太华的延宕,加拿大的大型电信公司已经开始与其他供应商建立 5G网络。 许多专家认为在5G无线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会带来安全风险。 图:彭博 v01

华为预计2021年销售收入下跌29%

【加拿大都市网】受美国制裁等因素影响,中国电讯设备商华为预计2021年全年销售收入6340亿元(人民币,下同),按年下跌约29%,为有纪录以来首次按年下跌。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致员工的新年信件中称,2022年华为仍然面临一系列挑战,要“活下来、有品质地活下来”。 郭平表示,2021年公司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努力为客户、为社会创造价值,提升经营质量和运作效率,预计全年实现销售收入约6340亿元。其中,运营商业务表现稳定,企业业务健康增长,终端业务快速发展新产业。 郭平强调,集团与客户和伙伴的合作持续深入,全球业务运转正常,各项变革措施和战略投入有序推进。公司整体经营情况符合预期。2022年仍然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公司将和全球伙伴们紧密合作,共克时艰。他称,展望未来,数码经济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引擎,绿色低碳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新动能,行业数码化与绿色的融合,将为讯息处理和通讯行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外部环境持续动荡,ICT行业面临技术政治化、全球化割据等挑战,“华为要保持战略定力,理性应对外部的不可抗力。”

是否批准华为参建5G,杜鲁多观望两年仍拿不了主意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曾承诺在2019年大选前,决定是否批准华为参与创建本国5G网络,但两年过去仍未有决定。 Global News获得的文件显示,在2020年1月,英国宣布允许部分华为技术进入该国5G网络时,特朗普政府对英国的决定以“沉默”作为公开回应,加拿大外交官当时对此表示震惊。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的政府文件显示,加国官员想知道美国的回应是否意味着“悄悄的放弃”,因为让美国盟友禁止这家中国公司的努力似乎已经失败。与此同时,官员注意到本国的决策过程正在加快。 但是将近两年过去了,加拿大仍在等待决定。 美英澳纽达致同步 一名在加拿大驻华盛顿大使馆任职的外交官在2020年1月29日给政府官员的备忘录中写道:“对于(美国)政府的大力宣传和提出的担忧,公众的反应出奇地有限。” 备忘录提出了“沉默回应”的一些可能原因,包括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当天下午的会面,以及可能与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 计划访问英国有关。 备忘录还写道:“但它也可能是一种无声的放弃,(他们的)游说努力没有成功。” 英国政府原本允许华为为其5G网络提供基础设施,但在美国的压力下于2020年7月撤销。美方表示这家中国公司构成了安全风险。 英方改变决定之后,下令禁止在2020年底后购买华为的新设备,并在2027年底前完全从其5G网络中去除这家中国公司的设备。 这一逆转使英国与美国、澳洲和新西兰保持一致,这些国家都禁止或限制华为进入其5G网络。 文件显示,当时加国官员,包括驻英国高级专员,军方情报官员和通信安全机构人员,都努力了解英国的部分禁令和美国的反应。 但是,加拿大仍未做出决定。自由党政府最初表示他们会在2019年大选之前做出决定,结果却将这一决定推迟了两年多。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种拖延。 不清楚拖延原因 路透社在2020年8月报道称,6名直接熟悉政府运作的消息人士表示,加拿大不做出正式决定,实际上是在阻止华为公司。消息人士认为,这一策略将迫使国内电讯公司寻找替代方案。但一位消息人士告诉Global News,渥太华仍在考虑禁令,而华为则继续在加拿大销售其网络设备。 当时,加拿大仍因北京任意拘留两名加人而陷入法律和外交僵局。对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两人的安全担忧,经常被认为是政府拒绝就是否作出禁止华为决定的关键因素。 尽管联邦政府推迟了这一决定,三大电讯公司贝尔(Bell)和研科(Telus)和罗渣士(Roger)都已宣布,不会在其5G网络中使用华为技术。但是华为的设备已经被贝尔和研科使用在现有的网络中。这意味联邦政府的全面或部分禁令可能会对这些公司的运营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能引发索赔。 政府官员仍未透露做出相关决定的时间表。不过,总理杜鲁多曾于9月28日表示,会在“未来几周内”做出决定。 (星岛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美联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电信公司过去3年已向华为购买逾7亿元设备

【加拿大都市网】在联邦政府延迟决定是否允许中国华为公司参与本国的5G建设期间,加拿大电信公司在华为设备上花费了超过7亿元。 Global News报道,华为在加拿大的无线电接入网络设备(将手机或计算机连接到网络的设备)销售额于2018年约为3亿元,2019年略高于3亿元,2020年该公司向加拿大电信公司出售了价值约1亿元的设备。 近期渥太华将决定是否推出华为禁令,Gloal News发现,多家电信公司已考虑向渥太华寻求赔偿,因为他们可能必须更换所有华为设备。 由于华为设备在加拿大电信网络中已大量存在,即使自由党禁止它参与5G无线网络建设,该公司未来几年仍在加拿大网络中占有一席之地。 华为加拿大业务副总裁维尔希(Alykhan Velshi)表示:“虽然加拿大运营商已经宣布采用不同的5G合作伙伴来建设未来的网络,但现实是,华为设备仍在加拿大大多数主要城市和许多偏远地区被使用。我们将继续为目前网络设备的客户提供服务。” 五眼联盟中的美国、英国、澳洲和新西兰都已经禁止或严格限制华为在其国家的使用,它们担心这家中国电信公司可能会在北京要求下进行间谍活动。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反驳这种情况会发生。 彻底禁止华为设备对贝尔、研科和SaskTel等加拿大电信公司来说,代表着已经耗费的巨额成本可能付之一炬。 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网络安全研究员帕森斯(Christopher Parsons)表示,如果加拿大电信公司与华为之间的合同没有包括某种补偿条款,他会感到很意外。他说:“条款里可能会提到:‘如果加拿大联邦政府禁止华为,那么设备将以某种折扣退还给华为。’” 对于华为的决定已经拖了3年,总理杜鲁多周三表示,政府会遵循专家、情报和安全分析师的建议。“我们正在与各个电信公司合作,以确保有一个竞争环境,但加拿大人的安全和保护始终在讨论环节内。” 工业部长商鹏飞(Francois Philipe-Champagne)的发言人没有点名华为,但强调加拿大5G的审查会仔细考虑盟友的建议。 维尔希表示,希望渥太华最终的决定将“基于科技而不是政治。” Global News通过获取信息法获得的文件显示,加拿大军事情报单位也参与关于华为影响的决策圈,但军方不愿评论此事,称无法分享相关情报或内容。 多年来,加拿大情报官员一直避免点出会威胁加拿大国家安全的国家名称,但去年初,加拿大情报局负责人维尼奥特 (David Vigneault)罕见提到中国试图窃取机密和恐吓华人社区,对加拿大构成了严重的战略性威胁。 图:星报 v01

联邦政府准备公布5G政策 华为可能被排除在外

(联邦政府3年前应美国要求逮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她于今年9月25日获准回国,踏足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美联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即将公布下一代流动通讯网络的政策,环球保安专家认为,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电讯商华为将被排除在发展蓝图之外。华为表示,希望本国政府以科技而非政治作出考虑。 5G网络将为社会提供更高速和大量的数据传输,以满足虚拟现实、沉浸式游戏和无人驾驶汽车等新科技的需求。 联邦保守党一直向自由党政府施压,拒绝让华为参予发展本国5G基建,称这将使中国政府更容易地窃取加拿大人的资讯。 一些人认为,如果给华为参与5G设施,可能会让其透过获得本国客户使用网络设备的方式、时间和地点,收集到一系列数据,而中国国安机构可能逼使华为交出这类个人讯息。这些忧虑并非事出无因,据中国《国家情报法》规定,所有组织和人民都应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然而,华为加拿大企业事务副总裁维尔希(Alykhan Velshi)强调,华为是一家高度独立的公司,不会为北京或任何人从事间谍活动。“我们在全球180个国家有销售业务,需遵守每个国家的法律,如果我们破坏了诚信,将只能留在中国一个国家营销。” 他表示,希望联邦政府就5G政策作出的所有决定,都是“基于技术而非政治”。维尔希指,华为在本国雇有约1,600人,不但从事电讯网络设施的运作,更参与研究、发展和产品市场推广等工作。“我们在加国有多元化的业务,销售智能手机、耳机和笔记本电脑等产品。” 研究国际关系和政府管治的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教授华克(Wesley Wark)指出,不管华为是否真的构成保安风险,有关的担忧已然凝聚成一个共识,即各国不能冒险押注在一家得到中国官方大力支持的电讯商身上。他认为,在感知上,华为与中国政权关系太过密切,西方国家不得不将其排除在外。“事实上,他们有其他电讯商可供选择。”本国多家主要电讯公司,已转与爱立信、诺基亚或和三星等企业合作,发展5G网络。 今年较早前,时任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表示,“为了通过5G来把握发展经济的机遇,我们必须确保技术的安全和保障。与前几代的无线技术相比,恶意行动者利用漏洞造成的后果将更难防御,并可能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在“五眼联盟”中,美国、英国和澳洲都已采取决断性措施,遏制在其国内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施。联邦政府承认,美国强烈鼓励各国在考虑5G保安方面要谨慎行事。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国际事务教授汉普森(Fen Hampson)称,美国已经明确表示,如果加拿大想留在联盟,就必须与各伙伴坐上同一条船。“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重大抉择,而我相信,联邦政府将靠哪边站,已经相当清楚。” 由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引渡聆讯和两个米高被中国拘押等事件导致加中关系紧张,联邦政府有关5G政策的公布,已被拖延了3年。即使本国决定禁止华为涉足5G设施,如何处置该公司此前在本国设置的网络设施,仍将成为疑问。   V20

华为5G难进加拿大 工业部长:只与值得信赖合作伙伴交易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联邦政府快要决定是否准许华为参与本国5G电讯网络建设,联邦创新、科学及工业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在人工智能开发上,本国只欲与可信任的合作伙伴打交道。有人认为此番话发出一个信号,就是本国可能排除华为的5G供应商资格。 商鹏飞对加通社作出的上述言论,被视为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就是本国即将决定,拒绝华为作为5G供应商。 联邦政府在决定哪些公司将成为本国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下一代5G互联网网络的主要供应商上,拖了很久,因为中国直到最近才释放本国两个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 “两个麦克”在中国监狱被关押1,000多天后,于9月获释。他们在中国被拘留的原因,被广泛视为北京报复皇家骑警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的要求,拘捕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而孟晚舟事件在美国放弃对她的起诉后结束。 商鹏飞表示,他预计本国的5G决定将在11月22日国会正式复会后的几周内作出。他补充道,国家安全至为重要,本国会与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共同推进 5G 人工智能合作。 V17

引渡聆讯最后一周 孟方律师:汇丰银行自作自受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聆讯进入最后一周,周一在卑诗最高法院继续进行。辩方律师指责联邦检察总长扭曲了欺诈罪行法例,并指孟对汇丰银行作出的言行,不能构成欺诈控罪,而且汇丰应该知道如何保障自身利益,即使被指违反美国制裁令,亦与孟无关。 孟晚舟的律师团队兵多将广,这天轮到桑德勒(Mark Sandler)在庭上发言,他指检方在聆讯程序中,扭曲了关于欺诈罪行的法例。他认为,加拿大从来没有一宗欺诈案,在没有造成实际损失或损失风险的情况下,仅因为政府可能会追究据称为受害者的责任而支持有关的起诉。 桑德勒形容,检方在本案中的致命弱点是无法提出证据将孟的行为与汇丰银行违反美国制裁令或因而导致损失连系在一起。“这是一宗非比寻常的案件,不寻常之处在于,在聆讯展开两年多后,当中因果关系的理论仍弄不清。” 他继续攻击检方日前陈述的论点,形容对方提出的理论是“前所未有”,“在事实上和法律上都站不住脚”。桑德勒称,汇丰银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在法律上是不存在的,而追究民事责任的可能性“是如此的遥远、属推测性和假设性”,不足以支持提出欺诈的起诉。 他又指,检方不能指称孟欺骗汇丰,致其违反美国的制裁令;而同时又说汇丰因为无辜受骗而陷入被刑事定罪的风险中,两者不可能并存。 辩方称,汇丰是独立作出决定,选择批准华为子公司星通科技(Skycom)的财务交易,孟根本无法得知汇丰对批准该笔交易会作何打算;她也不知道一旦汇丰批准交易会对该银行带来甚么后果;而即使汇丰真的因为受到孟的误导而批准了交易,指控仍然不能成立,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汇丰因而蒙受实际损失,或陷入蒙受损失的风险中。 桑德勒说:“孟没有讲过任何话导致汇丰违反美国的制裁法例。”他认为,即使汇丰陷入风险中,也是“自作自受”。 这名辩方律师向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表示,即使汇丰处理了星通科技涉及伊朗业务的交易,也不会违反美国的制裁令,但汇丰透过其美国分部来处理,经过了美国的金融系统,才触发被指控违法。“孟女士怎知道汇丰会通过美国来处理这些交易?” 检方代表弗雷特(Robert Frater)上周形容,孟向汇丰作出了不诚实的描述,已是“昭然若揭”。桑德勒周一反驳,孟向汇丰作出的描述,清晰表明华为与星通科技在伊朗有业务合作,而汇丰依然选择以此方式批准星通科技的款项交易。 辩方在以书面呈堂的总结陈词中称,“孟女士的描述并非不准确;然而,在任何情况下,汇丰都清楚自己需要知道些甚么,来保障自身的利益。” 辩方的陈词续称,“记录中没有显示任何足于构成在加国法例中属于欺诈的内容,孟女士不能因为一些在加拿大也没有理据需要接受审判的证据和指控,而被引渡受审,她必须获得释放。” 预计辩方于周二继续总结陈词,聆讯按计划将于周五结束。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案续审 控方指控孟不诚实遭法官质疑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最后阶段的引渡聆讯进入第6天,代表联邦司法部的律师在法庭上集中论证孟晚舟“不诚实”,试图误导汇丰银行。而主审法官则质疑以孟的一人之力何以误导像汇丰这样的大银行。 周三的聆讯主要由代表联邦司法部的律师弗雷特(Robert Frater)发言。他向卑诗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表示,引渡聆讯不是审判,如果孟晚舟涉嫌的不法行为发生在加拿大,控方只需证明是否有足够的证据令她在加拿大受审。 弗雷特说:“现在十分清楚,加拿大反欺诈法的中心目标是防止商业交易中的不诚实行为,我们面对的这个案子正是有关不诚实商业交易的案例。” 他指出,汇丰银行依赖孟的虚假陈述决定继续通过美国银行系统为华为清算金融交易,使得该银行面临损失和遭刑事起诉的风险。 他说,孟的虚假陈述试图让华为与香港星通科技(Skycom)保持距离,她想保持华为与汇丰银行的关系完好无损。但事实是,华为完全控制星通,星通是华为的。 弗雷特表示,孟晚舟将星通描述为当地的商业合作伙伴,并且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可控的”,这是明知故犯、刻意误导。 他说,仅仅是说谎并不是欺诈的证据,但证据表明孟故意欺骗汇丰银行。 霍姆斯从当天的聆讯开始就向弗雷特提出问题,质疑一名女子的Powerpoint文件足以愚弄汇丰银行这样大银行的可能性。这与辩方早前提出的问题相同。 霍姆斯问道:“一家拥有大量人员参与风险委员会的国际银行,会依赖一个人的保证来确定不受华为直接控制的其他公司的合规性?这种假设是否合理?” 弗雷特回答说,如果银行的一些人知道华为和星通之间关系的真相,欺诈仍然可以成立,并且孟的话具有很重的份量。他说:“当你派出首席财务官向银行家游说,试图说服他们没有风险时,这肯定已发出一种信息,因为这个人的工作就是知道他们是合规的。” 霍姆斯还承认,她在理解美国对企业遵守或不遵守对伊朗制裁令的解释时“有些困难”。 弗雷特解释说,就美国制裁令而言,存在“好生意”和“坏生意”之分,而孟的工作就是知道其中的区别。 他说,汇丰银行是否应该就孟的说法对她进行交叉盘问,这已无关紧要。“无论汇丰银行是否应该相信,事实是他们确实相信了,他们照此行动,这就是欺诈。” 弗雷特的陈述预计将在周四结束,辩方将于周五开始提出反驳。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华为律师被美检控官警告 违令帮助孟晚舟 被法官驳回

■■孟晚舟4月1日时出席卑诗省高等法院聆讯。加通社资料图片   美国检控官指控华为公司的律师公然违反法院命令,帮助该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避免从加拿大引渡至美国,最终美国法官称没有违反命令,但对华为提出警告。于此同时,孟晚舟律师已向法庭申请禁制令,希望避免公开相关的汇丰银行文件内容,卑诗省高等法院法官近期将做出裁决。   今年初,美国检方指控华为公司不正当地与孟晚舟分享政府在针对该公司的刑事案件中披露的材料。孟晚舟也受到了指控,但被认为是逃犯。   此争论源于两封信。2021年2月,华为向布鲁克林地区法院提交了一份长达10页的信函,称政府最近披露的讯息削弱了孟晚舟引渡案中的欺诈指控。华为还在4月份致信美国司法部官员,信中称,检方提供的讯息与政府在引渡案中的陈述存在直接矛盾。检控官说,尽管进行了删减,但这些信件违反了与孟晚舟分享敏感材料的法庭命令,孟晚舟的加拿大法律团队基本上一直在使用这些文件,以此来辩称美国司法部在要求引渡孟晚舟时误导了加拿大官员。   控方反对辩方申请传媒禁令   但华为的律师说,这两封信件都没有违反法院关于敏感讯息的命令,4月26日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地区法官唐纳莉(Ann Donnelly)裁定,华为与孟晚舟分享某些信息没有违反法院命令。但法官警告华为律师:“要小心你的文件。”     孟晚舟律师团取得了华为从香港汇丰银行提供的相关文件,孟晚舟律师团称,这些文件可以证明孟晚舟没有误导汇丰,汇丰一直清楚华为和星通科技,以及在伊朗方面的业务关系。   孟晚舟律师团要求法庭颁令禁止传媒报道及公开银行向法庭提交作为证据的文件内容,而加拿大检控官指孟晚舟一方的禁令申请违反公开审讯原则,反对辩方申请传媒禁令。   周一控辩双方都在法庭上做出论述,目前等待卑诗高等法院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的裁决。星岛综合报道

孟晚舟引渡案恢复 辩护律师申请禁止公开从汇丰银行取得的新证据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周一短暂恢复,其代表律师申请禁止公开从香港汇丰银行获得的新证据。不过,控方认为禁令会损害公众利益。 辩护律师佩萨纳(Tony Paisana)表示,华为在香港所取得的新证据对于当事人孟晚舟坚称没有误导汇丰银行的论据至关重要。 美国司法部一直指孟晚舟隐瞒华为与香港星通科技(Skycom)之间的关系,从而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导致汇丰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因此要求引渡孟冕舟到美国受审。今年2月,孟晚舟的律师团队上诉英国高等法院,要求取得汇丰银行的内部文件,指有关文件能显示美国司法部所指并非属实。不过,英国法官其后裁定,汇丰没有义务公开涉及孟晚舟欺诈指控的内部文件。孟晚舟随即在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请。到今年4月,华为表示,已与香港汇丰银行达成协议,以获取相关文件。 佩萨纳称,香港法院下令华为在公开有关文件时,要采取措施保护文件中相关人士的私隐,包括可能使用报道禁令,因此孟晚舟申请禁止公开有关文件,以保护在新证据中提及的人士和企业。他又称,拒绝辩方的申请,可能会对华为和汇丰积极参与日后刑事法庭程序的意愿,产生令人心寒的影响,这可能会损害加拿大法院执行适当司法的能力。 此外,佩萨纳指出,这些文件中关于华为运作的大部分资料,与孟晚舟引渡案无关,所以不应公开。 对此,检控官卡斯利(JohnGibb-Carsley)反驳,认为香港法院的命令要求采取合理措施来保护私隐,并把禁止公开列为一种选择,因此这项禁令不是法院令所规定。 卡斯利补充道,聆讯可以在照顾到私隐问题,例如编辑名字的情况下运作良好,完全禁止公开会是过度做法。 控方还指出,没有证据显示加拿大的公众利益会因公开文件中的资料而受到损害,相反有充分证据显示禁令会损害公众利益。 卡斯利形容媒体为加拿大公众的的眼睛和耳朵,虽然法院有时确实需要颁布禁令,但事实并非全部如此。他表示,这项申请禁令不符合公众的利益,也是不必要的限制。 另外,一个代表报道此案的一些媒体的律师指出,目前的聆讯情况与以前禁止媒体报道的理由不符。 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暂未公布对辩方申请的决定。尽管法院表示,可能在一周内作出决定,但是目前不清楚确实日期。 V17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提新证据指美国误导加拿大 最后聆讯8月3日开始

【加拿大都市网】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的律师提出将引入新证据,卑诗高等法院决定于6月29日和30日举行庭审,就孟晚舟律师提出的新证据是否该接受进行聆讯。 法院还确认,引渡案的最后一轮聆讯将于8月3日开始,如果证据被接受,则该聆讯日期可以推迟一周。 孟晚舟律师团并未具体说明新证据的性质,但他们在过去一个月中仔细研究了香港法院发布的汇丰银行文件,认为这些文件足以证明美国司法部刻意略去一些对于孟晚舟欺诈指控的关键细节,从而误导加拿大,使其逮捕在2018年12月1日于温哥华机场转机的孟晚舟。 孟晚舟律师声称,汇丰的高层对于孟的业务,或华为与其子公司的情况都相当清楚。汇丰银行没有面临因为孟的相关陈述,而产生违反伊朗制裁令的风险。孟的个人陈述与汇丰银行产生的风险并无因果关系,汇丰银行会衡量自身的风险,以保护其相关的利益。 检控官反对辩方引入的新证据,指出目前针对的是有无足够证据理由来进行引渡,而不是审判孟晚舟有无犯罪的庭审。 孟晚舟被拘留不久后,中国随后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称两人违反国家安全,3月份已在北京和辽宁分别接受闭门审讯。 图:星报 v0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最后一轮引渡聆讯推迟至8月 辩护律师已做好准备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最后一轮引渡聆讯推迟至今年8月进行。孟晚舟的律师辩护团队在周三发布的文件中表示,辩方律师团队已准备好抗辩理据,包括美国提出的欺诈定义,在加拿大是没有先例,汇丰银行在事件中并没有承担任何损失。 孟的辩护律师团队认为,美国检控官正试图用不可靠的检控证据,引渡孟到美国进行相关欺诈汇丰银行的审讯,加拿大当局滥用逮捕程序,协助美国获取证据。 孟的辩护律师团队在法庭文件中表示,将孟晚舟送至法庭审讯该类型的案件,将为加拿大司法系统树立一个危险的榜样。孟的律师在文件中写道:“在以前的案例中,并未发生过将一个人或跨国公司,因与未来执行的相关事务所产生风险而被控欺诈罪,控方并没有证据表明孟通过汇丰银行进行非法业务,令汇丰银行蒙受损失或增加风险。” 根据检控官的证供,孟晚舟对汇丰隐瞒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的关系,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汇丰因此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令,面临民事和刑事罚款的风险,孟晚舟对汇丰构成欺诈。 孟的辩护律师认为,引渡法官不应该参与审判,若某个国家要求引渡一个人,所提交的引渡证据应该为“可靠证据”。 孟的律师团队早前上诉香港法院,申请公开一批汇丰银行文件,孟的辩方律师指,文件可证明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的风险评估,香港汇丰银行的新文件将支持其论点,也就是美国在孟晚舟案件中误导了加拿大官员。孟的辩护律师亦声称,汇丰的高层对于孟的业务,或华为与其子公司的情况都相当清楚。汇丰银行根本没有面临因为孟的相关陈述,而产生违反制裁的风险。孟的个人陈述与汇丰银行产生的风险并无因果关系,汇丰银行会衡量自身的风险,以保护其相关的利益。 检控官指出,“所谓在香港收集资料的需要,并非基于任何客观证据,证明所获得的文件与本案相关或可被接受。”  孟的律师团队在4月取得由香港汇丰银行所提供的新文件,要求押后聆讯,声称美国当局在孟的引渡案中,误导加拿大政府,法官其后接纳押后请求,将聆讯押后至今年8月再审。孟的辩护律师也一直强调,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捕时,个人权利受到侵犯,被用作政治棋子,整个引渡起诉是违反国际法。 V2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案控方律师:拘捕前执行入境查问程序完全合理

【加拿大都市网】孟晚舟引渡案周三续审,检控官向法院表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官员于拘捕孟之前执行查问程序是完全合理的。 据加通社报道,控方律师马祖布(Diba Majzub)对卑诗最高法院称,孟晚舟到达入境口岸是一个独特的背景情况,加拿大皇家骑警和CBSA都有任务要完成,没有剧本或操作手册说明哪个机构应该先行动。他指出,在边境口岸先执行入境检查是很自然的,让CBSA先行动不是二者的密谋,他们的决定完全合理。 马祖布说,边境官员是根据其常规经验决定先进行入境检查,他们没有得到加拿大皇家骑警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任何指示。皇家骑警未要求边境官员进行盘问、未建议提问的顺序,也未要求对孟的电子设备进行检查。而让CBSA先进行入境检查,皇家骑警也未从中得到任何好处。 马祖布辩称,对孟晚舟进行二次筛检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有未执行的临时逮捕令的原因,她在CBSA内部监视系统中被做了标记,边境官员被要求在孟到达加拿大后,立即以国家安全为由拦截她,即使她只是在机场过境转机且无意入境。 边境官员早些时候作证说,他们对孟能否入境有疑问,原因是有未执行的逮捕令及从网上的文章中了解到华为可能对国家安全存在威胁。马祖布说,边境官员采取的每项行动都是认真履行其义务,他们有义务了解清楚与能否入境有关的担忧,即使是那些有协助另一个组织的双重目的行动也是如此。例如,当他们将孟的手机装在专用袋中以防止远程删除数据时,这不仅有助于执法,而且还保留了供他们自己检查用的潜在证据。 马祖布指出,孟的宪章权利未得到应用,是因为这是例行的边境检查。那里并非无宪章区,但是在入境口岸的环境背景之下,宪章权利的应用方式有所不同,而且因为在确保加拿大的安全方面,CBSA边境官员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法院文件显示,一名边境官员收集了孟晚舟的电子设备密码,并不小心将其与电子设备一起交给了皇家骑警。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敦促检控官出示有关收集密码是否合法的证据,并称该问题令她“困扰”。 马祖布回应称,这是法律的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但边境官员有权要求提供电子设备密码,因为他们预计可能会做进一步检查。马祖布促请霍姆斯采纳该边境官员的证词,即把密码交给骑警是一个“尴尬”的错误。   V18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案辩方:执法人员未记录一些重要事情

【加拿大都市网】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引渡案周一在卑诗最高法院续审,辩方指加拿大执法人员在2018年拘捕孟晚舟的过程中做笔记的方式是试图“掩盖”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性质,不但等于失职,而且侵犯孟晚舟的宪法权利。 辩方资深律师佩克(Richard Peck)在庭上直接读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执法手册,该手册特别提到了关员笔记本的重要性,而在2018年12月1日参与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孟晚舟行动的每个骑警和CBSA人员,都非常清楚他们当时要处理的事情的重要性。然而在此事件里,加拿大执法人员在做笔记上未做到这个要求。 佩克称,负责拦截刚下机的孟晚舟的CBSA人员,在笔记上没有提及之前与皇家骑警会面,而这次会晤的目的正是策划逮捕行动。 佩克续道,CBSA人员后来作证称,通过互联网搜索使他们得出结论,孟晚舟可能是国家安全威胁,但是当时没有人记录这些互联网搜索。他更指出,CBSA监督员用了15分钟时间问了孟晚舟多条问题,可是该监督仅记录当中几句谈话。 佩克表示,假如因为疏忽,固然有问题,但是如果是刻意决定不做笔记,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此外,佩克称,CBSA前太平洋地区总监麦克维卡尔(Roslyn MacVicar)在事发后几周,指示员工不要保留有关记录,因为有人很容易通过资讯自由法取得该记录。 麦克纳卡尔去年秋季作供时否认曾下达此道命令。不过,CBSA机场旅客运营负责人声称麦克纳卡尔指示她及直属上司停止建立记录。 辩方律师在本周法庭聆讯之前提交的文件声称,麦克纳卡尔在得悉扣押孟晚舟电话的CBSA人员把密码提供给皇家骑警后,发出该项命令。文件又称,有关人员合力掩盖他们的不当行为和行动的真正目的。 孟晚舟的律师将在本周及下周继续提出论据。辩护律师声称,当事人孟晚舟在被捕的过程中,宪法权利被侵犯。 孟晚舟被指隐瞒华为与香港星通科技(Skycom)之间的关系,从而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导致汇丰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美国要求引渡孟晩舟到该国受审。孟晚舟否认指控。 V17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华为日子不好过 美国进一步收紧对其供货限制

外电报道,美国政府已通知中国电讯设备制造商华为的部分供应商,将会进一步收紧对华为的出口许可证的条件,禁止供应商向华为出口5G设备及相关产品,预料将会于本周执行。美国商务部未有作出评论。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 2019年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规定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设备时必须获得政府许可证,其中部分公司获准继续向华为出口可用于 5G设备的元件,而另一些公司则受到更严格限制,引起混乱。今次华府新规定进一步明确禁令,禁止供应商向华为出口 5G设备所用的元件,包括半导体、天线和电池,令许可证持有人依循的条件更加统一。 分析认为,这代表拜登政府计划继续推进特朗普时期实施的严格出口管制,落实对华强硬政策。

孟晚舟案:检控官望辩方把证据留着审判用

【加拿大都市网】检控官弗雷特(Robert Frater)周一反驳辩方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时称,这是引渡聆讯不是审判,辩方试图引入新证据,是转换了法院在引渡案中的角色,他希望辩方律师把证据留到审判时再用。 弗雷特说,辩方律师反反复复论证几封电子邮件的内容,以及提供各种证据,试图说明银行的人应该知道什么,不应该知道什么,但却忽略了法官有限的权利,这是引渡案法庭,并非审判,辩方所提供的证据都是在为孟晚舟提供辩护。他说,重点应放在引渡程序上,而不是评估证据的可靠性或是质疑特定证人的可信度。 他指出:“你不是来这里推断某个人是否知情的。”弗雷特敦促法官拒绝辩方提供的新证据,因为这不影响案件原告的可信度。而且这些证据只是针对美国指控的内容,并非孟晚舟的引渡,这不是本法庭的责任,应留到美国的审批法庭再用。 弗雷特称辩方的证据具有非常狭隘的目的,而且仅针对一些特定的点进行反对,也并没有说孟晚舟和华为的虚假陈述是没有发生的,此案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当然也没有任何理由为本案增加更多的证据。辩方律师努力让法官允许他们进行“本不被允许的辩论”。 预计法院将在3月15日之前对这项申请作出裁决。 孟晚舟周一早上约9时35分左右在保安陪同下乘车抵达法院。她身穿黑色高领上衣和长裤,身披一件黑条纹灰色长袖针织衫,手上拎着一个大托特包,并按照防疫规定配戴一个白色口罩。下午时她换上了粉紫色口罩,在法庭休息时,她还在法庭房间外面与其他几名华裔轻松聊天。 孟晚舟2月刚在温哥华度过49岁生日。她的律师团队在去年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以特朗普暗示他可能会干预为由,要求中止引渡程序。但孟晚舟引渡案检控官回应说,特朗普的干预,如果有的话,可能意味着提前释放的“礼物”。但是,特朗普对案件的任何影响都已随着他在白宫的任期而结束。 v16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孟晚舟律师提出多项论据证明美国误导法庭

【加拿大都市网】孟晚舟引渡案周一上午10时展开审讯,辩方律师提出多项论据,证明美国的证据误导,以及汇丰银行清楚知道华为和星通之间的关系。 孟晚舟的代表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周一向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展示了多封汇丰银行内部的电子邮件,证明该银行内无论高层或是下级雇员都非常清楚华为和星通之间的关系。他更提到该银行一名负责汇丰与华为关系的高管,在多封邮件中提到一个名为Canicula的公司时,称“只能理解为华为控制该公司的账户”,因此他完全清楚星通出售给了Canicula,而Canicula的账户由华为控制。他说,除了这名高管,“银行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这绝对不是秘密。” 他还指出,汇丰银行的风险委员会依赖于这名高管的意见,做出与华为合作的决定,那要么是这名高管向风险委员会撒谎,要么是该高管向风险委员会说出了真相,但是要求引渡的国家却没有告诉卑诗法庭真相。无论是哪种情况,他认为法都官应该接受这些作为证据,来证明美国提出的证据是非常有误导性的。 辩方提出的证据还包括,从2011年开始,华为在汇丰银行的188个银行帐户中,两个分别名为“星通”和“Canicula”。阿达里奥说,这三个公司之间的关系在汇丰而言是公开的信息。 阿达里奥说,美国主要指控孟晚舟为获取商业利益,在汇丰银行代表面前歪曲华为与星通公司关系的事实,但实际上孟晚舟并没有隐瞒这个关系。美国提交的证据不可靠。他表示,2013年8月22日,孟晚舟与汇丰代表在香港一家餐厅会面,并以中文向其阐述了一份PowerPoint文件,汇丰代表后来向孟晚舟索要了该文件的英文版。而这份文件也是本案的关键证据。美方指孟晚舟在阐述时称星通为第三方合作伙伴,但有两名证人称,孟并没有说“第三方”一词,文件中也写明了星通和华为的关系。他说,华为是汇丰全球第17大客户,汇丰风险委员会(risk committee)不可能不知道华为和星通的关系。 他指出,加拿大不应根据美国提供的误导性信息作出判决,“一旦您看了所有这些证据,关于汇丰雇员和决策者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为了加快引渡程序,提供给法院以引渡某人的案件记录被认为是可靠的。而阿达里奥旨在论证这些记录有误导性。法官应首先考虑要求引渡的国家是否提出起诉,但不应对案件进行全面审判。法官霍姆斯可以有限地权衡证据,但不能全面地审判案件。因此,检控官弗雷特(Robert Frater)要求辩方将这些证据留到审判时再说。 阿达里奥表示,尽管引渡聆讯中法官权利有限,但在有些情况下,推理非常可以或者证据太不可靠的话,法官必须要接受相反的证据。 周一是为期约7周的引渡聆讯开始的第一天,该聆讯一直会持续到5月。在实际的引渡或审判之前,辩方称应中止诉讼,因为孟晚舟遭司法程序滥用,这包括4个方面的论点,一是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试图利用针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获得政治和经济利益;二是不同政府机构持续不断有系统地侵犯孟晚舟的宪法权利;三是特朗普当局的司法部向加拿大法庭提供的有关孟晚舟案证据摘要中,删除了关键证据,从而误导加拿大;四是美方指控并要求引渡孟晚舟违反国际法。 卑诗最高法院将于周二休庭,周三继续开庭,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本案的公开评论做出辩论。辩方称,特朗普将孟晚舟当做中美贸易战的谈判筹码,但检控方则称特朗普已经下台,他的言论已经无关紧要了。 v16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机构拨款华为 引部分人担忧

■■联邦机构正在与华为合作,资助本国大学的前沿研究项目。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一家联邦机构正与华为合作,拨款支持本国大学的前沿计算机和电子工程研究工作。有批评认为,此举威胁到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及经济利益。   据《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联邦机构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NSERC)现正与加拿大华为合作,出资支持研究工作。而美国和英国的许多顶尖大学都出于知识产权及国家安全方面的考量,在这些研究中投入经费时避开华为。   委员会总共为包括华为在内的研究合作伙伴提供480万元的研究经费。华为方面也没有透露他们的拨款总额,仅表示“超过480万”。   Research In Motion前联合行政总裁、智库机构“国际管治与创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创始人巴尔西利(Jim Balsillie)称,他对渥京拨款帮助华为获得有利于中国的先进技术表示惊讶。   用纳税人资金提供480万元   他说:“这些研究领域都是针对战略性数字基础设施,它们相当于当今经济和安全的神经系统。难以置信的是,在2021年,我们仍在使用纳税人资金来推进中国的优先事项,而牺牲的代价是我们的经济、安全以及五眼联盟的伙伴关系。”   由加拿大、美国、英国、澳洲及新西兰组成的五眼联盟中,目前仅有加拿大仍未禁止或限制使用华为的5G技术。   在委员会宣布研究资金计划前,总理杜鲁多就已经要求内阁部长保护加拿大的知识产权。他在给联邦创新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的授权信中,要求他和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与加拿大工业及高等教育机构密切合作,维护加拿大世界领先的研究生态环境,以及知识产权密集的业务”。   在回复《环球邮报》查询时,商鹏飞表示,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的拨款与政府是保持一定距离的,但同时指出,联邦机构在相关资助项目时,应当注意国家安全问题。   该委员会发言人加农(Valérie Levert-Gagnon)并未解释资助这些项目的原因,但表示,正在与大学研究人员合作,提高他们的“安全意识”。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发言人汤森德(John Townsend)指出,长期以来,加拿大一直是其他国家一些企业资助的目标,他们试图“获取信息、情报以及影响力,以促进他们的国家利益”。 与华为共同资助的研究项目包括异构结构的芯片间通讯、智能计算机记忆系统、光子计算以及私隐保护图形分析等。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提尔(Erin O'Toole)周一通过声明,批评杜鲁多政府。认为其不应该与华为合作。他说:“杜鲁多缺乏足够的判断力,认为花费480万元与华为合作是个好主意,他现在要做的是马上取消这笔拨款。”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任正非就华为注册姚安娜商标道歉:防恶意抢注

【加拿大都市网】2月3日,据微博@Tech星球 获悉,任正非在华为内部心声社区就注册姚安娜商标事件进行道歉。 2月3日,据微博@Tech星球 获悉,任正非在华为内部心声社区就注册姚安娜商标事件进行道歉。 关于公司代理姚安娜商标注册的几点说明: 1.姚思为是任正非女儿,姚安娜是她的艺名。 2.社会上有些公司或个人恶意抢注姚安娜商标。我们不得为之。若自己不注册,商标会被持续的恶意抢注。有许多不利的地方。根据中国商标法的规定。中国大陆公民必须用公司名义或持有个体工商营业执照才可申请注册商标。姚安娜刚毕业,还没有注册自己的公司。因此。任总委托知识产权部代理注册,以后再转让给姚安娜的工作室,费用由她支付。 3.任总是第一次公权私用,为此向全体员工道歉。   (文章来源:新浪娱乐 https://ent.sina.com.cn/s/m/2021-02-03/doc-ikftssap285033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