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7:52:4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卡舒吉

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前10分鐘錄音首度曝光

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近一年,土耳其国家情报局取得事发前最详尽的录音并首度公开文稿,显示沙特暗杀小组为执行这个“最高机密任务”在领事馆安排特别训练,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亦无可能不知情。 根据《Daily Sabah》报导,事发当天,在卡舒吉抵达前领事馆前12分钟,暗杀小组官员穆特瑞伯(Maher Abdulaziz Mutreb)问“袋子装得下尸体吗?”沙特安全部门的法医图拜吉(Salah Mohammed Abdah Tubaigy)回答“不可能,太重又太长了。”稍后谈论如何处理卡舒吉尸体。图拜吉称需分尸,扬言自己在这方面驾轻就熟,他们之后用行李运走残肢就可以。 卡舒吉进入领事馆后,从其反应听得出获熟人迎接,礼貌地邀请他到二楼领事办公室,入房后,穆特雷卜只是告诉卡舒吉,要应国际刑警要求带他返利雅德,没说要杀他,卡舒吉反驳指自己根本无诉讼在身。 穆特雷卜要求他用手机留言给儿子说自己安全,卡舒吉多番拒绝,还看得出对方已准备好向他落麻醉药。 卡舒吉失去意识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有气喘,不要这样做,你会把我焗死”,最后法医图拜吉花了30分钟将卡舒吉肢解。 卡舒吉被肢解后,尸体分装到5个行李箱中运走,遗体至今仍下落不明,沙特亦仍然坚称事件是有人自作主张,与王室无关,但联合国人权专家上月发表报告,指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要为事件负责。 而今次公开的录音文稿,则听到卡舒吉被杀前四天沙特驻伊斯坦堡总领事乌泰比跟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高级幕僚盖泰尼的办公室职员通电话,显示利雅德方面需要到领事馆人员去执行一项“最高机密任务”,还可以为此提供长达五日的特别训练。

聯合國調查報告披露卡舒吉案細節:掙扎的7分鐘

2018年10月2日,流亡美国的沙特记者、《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杰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再无音讯,在外等候的土耳其裔未婚妻随即报警。事件发生后,各国高度关注,土耳其方面披露的证据将种种疑点指向沙特当局,但沙特方面一直予以否认。 2019年6月19日,在经历了6个月的调查后,联合国法外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卡拉马德(Agnès Callamard)公布了一份长达99页的对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基于土耳其调查人员的录音、法医工作者的记录及沙特方面对嫌犯审判时的信息作出,得出的结论认为,卡舒吉谋杀案是蓄意和有预谋的,称沙特应对此负责。报告进而建议公正的国际机构对沙特王储及其他高级官员进行调查,以确定“是否已达到刑事责任的程度”。 该报告进一步建议,沙特应停止对涉嫌参与谋杀卡舒吉的11名“未具名个人”的审判,因为审判不符合国际和程序标准。 报告披露残忍细节:预谋、碎尸、销毁证据 卡舒吉谋杀案发生八个多月后,仍然未能找到死者的尸体。联合国官员的报告披露出的细节显示,谋杀卡舒吉的沙特高级官员在实施谋杀行动前讨论了如何肢解尸体和销毁证据的问题,谋杀的过程“细致而残忍”。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联合国调查员援引录音资料报告称,在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之前的13分钟里,沙特高级情报官员、担任王储保镖的麦希尔·阿卜杜拉阿齐兹·穆特里卜尔和领事馆内的沙特官员讨论了如何处置卡舒吉尸体的问题。 路透社报道称,13点15分,卡舒吉进入大楼,一个被认为是穆特里卜的声音询问道,“牺牲的羔羊”是否已经到来。“已经到了。”另一个声音回应到。不久之后,著名沙特法医萨拉赫·穆罕默德·图拜齐的声音说道,“关节会被分开。”暗示将会对卡舒吉进行肢解。“尸体很沉。首先,我在地上切割。我们拿出塑料袋,把尸体切碎,就结束了。我们再把每一块装起来。”图拜齐补充道。 随后,卡舒吉被带到领事馆二楼的总领事处。在那里,卡舒吉被询问他是否还会回国。卡舒吉表示自己以后会回去的,但此后他被领事馆的沙特官员要求必须回到沙特。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沙特官员还向进入领馆的卡舒吉撒谎,称国际刑警组织已下令将其送往沙特阿拉伯,但卡舒吉并不认可这一说法。 据半岛电视台梳理的细节,13点22分,穆特里卜要求卡舒吉向自己的儿子发送短信,卡舒吉表示拒绝,称自己不能对儿子说“自己被绑架了”。随后卡舒吉又被要求脱下自己的夹克,但卡舒吉还是表示不会发送短信。 13点33分,卡舒吉注意到一条毛巾,问道“你们要给我下药吗?”一个声音回答道,“我们要麻醉你。”接着出现了持续大约7分钟的挣扎声,情报专家解读为,这是其渐渐窒息的过程。根据情报官员的说法,对记录的评估表明,卡舒吉可能被注射了镇静剂,然后被套上塑料袋使其窒息。 在接下来的录音中可以听到强烈的动作声和沉重的气喘声。在卡舒吉到达领事馆后大约24分钟,可以听到此前土耳其情报部门所称的“骨锯声”以及塑料薄片发出的声音。 卡拉马德的报告指出,若使用常识对证据评估,“如果(凶手)在遇害者实际被肢解前半小时讨论尸体肢解,可以得出结论,杀人和肢解是有意的”。 据CNN报道,在事发前一天的2018年10月1日,领事馆中的沙特官员讨论了第二天的安排。“明天将有一个任务小组从沙特阿拉伯拉来,他们要在领事馆里做点事。”据一些目击者称,总领事要求非沙特工作人员案发当天不要上班,或在中午前离开。另一些目击者称,因为这些“特殊来宾”,他们被告知要留在办公室内,不能离开领事馆。 报道称,整个谋杀计划是从9月28日开始的,当天,卡舒吉曾造访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为自己开具与土耳其裔未婚妻结婚所需的婚姻状况证明,但当时未能开具上述证明。他与领事馆工作人员约定,将于10月2日再来。当天晚些时候,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拨出了一通电话,称“(沙特)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打电话给我,他们有一项任务,需要贵代表团派人配合一个特殊的议题。”一个小时后,总领事与领馆工作人员交流,称“利雅得有一项紧急训练,他们从利雅得给我打来电话,他们需要一位负责拟协议的人员的配合。”总领事强调,“这是一项绝密计划,不能向你的任何亲友透露。”

沙特開出這個價,被殺記者卡舒吉子女竟然接受了!

卡舒吉与长子萨拉赫 来源:观察者网 每栋价值4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88万)的房产,每月5位数津贴,每人或高达上千万美元的赔偿金……昨天(1日),美媒曝出了沙特政府给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 )2子2女开出的价码,并质疑这是“花钱买沉默”。 当地时间4月1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援引沙特在职和离任官员,以及与卡舒吉家族关系密切的人士称,卡舒吉子女已经获得该国百万美元房产和每月5位数美元的津贴,以作为其父亲被杀的补偿。 根据初步协议,哈舒吉的每个子女都得到了位于沙特吉达的房产,每栋价值400万美元。 知情人士透露,卡舒吉长子萨拉赫(Salah Khashoggi)是吉达的一名银行家,也是兄弟姐妹中唯一打算留在沙特生活的。其他人则住在美国,预计将出售他们在沙特的新房产。 此外,卡舒吉案在未来几个月结束审判后,作为“血债(blood money)”谈判的一部分,卡舒吉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还可能分别得到上千万美元赔偿金。 官员们称,为了能与卡舒吉家族成员达成长期协议,沙特预先秘密支付了赔偿,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他们就父亲被杀案件发表公开声明时保持克制。 去年年底,沙特国王萨勒曼已经批准,向卡舒吉的每个子女交付房屋以及每月1万美元或更多的津贴。一名前官员称,此举是承认“造成了巨大不公”,并“试图纠正错误”。 但另一位沙特官员表示,这笔款项符合该国长期以来向暴力犯罪、甚至自然灾害受害者提供财政支持的做法,并否认了卡舒吉家族有义务保持沉默的说法。 “这种支援符合我们的惯例和文化,”这位官员说。“它不依附于其他任何东西。” 作为《华盛顿邮报》特约专栏作家,沙特著名记者卡舒吉生前经常发文批评沙特政府。去年10月2日,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沙特政府批评者质疑沙特王储是此案的幕后黑手。 去年10月2日下午,记者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领取结婚相关资料,此后便再未露面。 《华盛顿邮报》指出,尽管卡舒吉之死引发了全球愤怒,并使沙特王储遭到了广泛谴责,但卡舒吉的子女并未对沙特进行任何严厉批评。 ...

只因為一條短訊 卡舒吉就被盯上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3日报道称,沙特遇害记者卡舒吉好友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手机感染了恶意软件“飞马”(Pegasus),卡舒吉与其的对话因此受到监视。而使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手机被恶意软件侵入的,是一条含有恶意链接的短信。   CNN称,阿卜杜勒阿齐兹是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活动家,与卡舒吉都是沙特政府的批评人士。两人通过社交软件WhatsApp交流时,卡舒吉可能认为他们的对话受到软件自带的加密保护,但实际上两人的对话早已被“黑”。   因为任何手机感染了“飞马”后,手机中储存的所有数据、信息,甚至卫星定位数据都将对黑客可见,手机主人在哪里,和谁说话,谈论什么都不再是秘密。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人权和科技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研究发现,阿卜杜勒阿齐兹就收到了这样一条含有伪装成商品最新物流信息的恶意链接的短信,“飞马”也因此得以入侵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手机,他与卡舒吉的日常对话被窃取。   CNN获准查看卡舒吉与阿卜杜勒阿齐兹的通信记录后认为,卡舒吉在去年10月2日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前可能意识到他与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对话被窃听,因为他曾发了一句“上帝帮助我们”。 上个月,阿卜杜勒阿齐兹对“飞马”开发商以色列NSO集团提起诉讼,指控其违反国际法。但NSO集团坚称该软件“仅用于打击恐怖主义和犯罪”,未曾参与卡舒吉被害事件,而且“飞马”的全部销售都由以色列国防部授权,只授予各省警方和执法机构。   当被问及是否将间谍系统卖给沙特时,NSO集团CEO 胡力(Hulio,音译)称,“我们不会对任何关于特定客户的问题发表评论。我们既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   去年12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引述美国匿名情报官员消息称,调查报告显示以色列政府曾批准向沙特情报机关出售电话黑客间谍软件,以令沙特情报机关能够黑入反对政府的人士的手机。报道称以色列此举的意图,是为了在与伊朗争斗的过程中,与阿拉伯世界的最大国家——沙特建立更稳固的联盟关系。   CNN还注意到,去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局泄密者斯诺登曾批评NSO集团是“最最差劲的公司”。斯诺登说,“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NSO集团是目前世界上最最差劲的公司,他们出售这些盗窃工具用以侵犯不同政见者、反对人士和活动家的人权。” 来源:新浪国际

杜魯多直面普京施壓 見沙特王儲問記者案

  ■杜鲁多周六在阿根廷举行记者会。加通社

特朗普收到卡舒吉事件錄音:太暴力!太邪惡!太可怕!不想聽!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崔天也】特朗普11月18日表示,他并不想听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害时的录音,因为这段录音“太暴力、太邪恶、太可怕了”。 “今日俄罗斯”(RT)18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当日对“福克斯周日新闻”节目表示,“我们的确有这段录音,但我不想听,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听。” 据报道,当被主持人问道为何不想听这段录音时,特朗普回答称“因为这是一段充满了痛苦的录音”。但同时,特朗普表示他已经得到了这份录音内容的“充分介绍”。 “这段录音太暴力、太邪恶、太可怕了,”特朗普说,“我没有理由去听它。” 据该报道回顾,10月2日,沙特记者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中被杀害。沙特首先声称并不知道这名记者下落,但由于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们,沙特最终承认卡舒吉是在审讯过程中意外死亡。报道称,关键的证据是卡舒吉的苹果手表上的录音,他为了以防万一,在进入领事馆之前打开了录音功能。 随后,土耳其政府表示已经获得了这一可怕的录音,并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分享了这一录音。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充满信心地”得出结论称杀害卡舒吉的行动是由沙特王储本人下令的。 而自从这一丑闻以来,RT报道称,尽管美国两党一直呼吁美国对沙特进行惩罚,但特朗普坚持不愿破坏与这个美国关键的安全与商业伙伴地关系。此外,在18日的采访中,特朗普再次表示,“与盟友保持紧密关系在许多方面都是很好的”。 另外据《华盛顿邮报》17日报道,特朗普宣称将在20日之前将会就卡舒吉事件得出一个“非常完整的报告”。 来源:环球网

謀殺卡舒吉殺手攜帶專業設備曝光:注射器 電擊槍 酷刑工具應有盡有

■图为疑施行酷刑工具X光照曝光。网上图片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受关注,土耳其媒体公布了机场行李检测X光照片,称照片中显示出被控谋杀卡舒吉的沙特杀手所携带的专业设备。土耳其《沙巴报》消息称,这些X光照片来自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Ataturk airport),图片显示:这支15人暗杀小组的行李中有注射器、剪刀,除此以外,还有手术刀、除颤器、信号干扰器、电击枪等。 报道称,照片是暗杀小组离开土耳其时,在航站楼通过安全检查时所拍摄的。10月2日,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被杀,土耳其媒体披露,同一天,这支由15人组成的小队也飞抵伊斯坦布尔。 根据《沙巴报》的说法,在卡舒吉死的那天,从机场的X光照片中,没有发现人体任何迹象,尽管卡舒吉的遗体仍然未被找到。其他被发现的物品还包括:10部电话和无线对讲机、两个单独的注射器、两个除颤器,一个技术型监视器干扰装置、三个钉书机和一个类似手术刀的切割工具。 心脏除颤器的出现表明,若对卡舒吉折磨过了头,他们可能想要通过除颤器来保住他的生命。报道称,这些X光照片的公布,进一步证实了土耳其官员的看法,即这起谋杀是被精心策划的,而不是像沙特阿拉伯之前宣称的“是一场错误的审讯”。

沙特檢方:卡舒吉被肢解5官員面臨死刑 王儲未涉案

据法新社11月15日最新消息,沙特公共检察官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内被人麻醉并肢解。   声明称,5名沙特官员将因此面临死刑。检察官还强调,沙特王储萨勒曼并未牵涉本案。     美联社称,沙特方面准备起诉11人谋杀了卡舒吉,并寻求判处其中5人死刑。

「日本蓋茨」深陷金融危機 他與沙特王儲關係密切

▲孙正义(左)2016年认识沙特王储萨勒曼(右)。 2年前孙正义创立“软库愿景基金”,背后大金主正是本次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危机“风眼”的萨勒曼。 美国《华盛顿邮报》沙特阿拉伯裔记者卡舒吉被杀,不单在国际政治上引发轩然大波,在投资市场同样影响极大。事关“日本盖茨”前首富孙正义2年前创立的“软库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背后大金主正是居于今次沙特危机“风眼”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与孙正义“相逢恨晚”的萨勒曼,2年前在东京与他一拍即合。萨勒曼答应投资450亿美元,相当于3500亿港元在愿景基金。由于基金首5个月回报已高达两成,萨勒曼原本打算极速“添食”,再投资450亿美元在软库第二只愿景基金。 随着卡舒吉被杀事件愈闹愈大,孙正义从萨勒曼身上获得第二笔庞大资金的美梦可能泡汤之余,其上市旗舰软库控股不足一个月内更急泻逾两成,犹如搭沉船。 撰文:韦宁 2016年,孙正义认识了沙特王储萨勒曼。当时两人不约而同准备转型。孙正义希望把软库建立成一家可持续发展至少300年的跨世纪企业。要达致这个目标,便不能单靠本土市场,因此提出“软银2.0计划”。愿景基金正是其中的重头戏,主要投资前景无限的科技公司。 为了圆梦,软库年前决意耗资320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商ARM。为筹集资金,孙正义不惜抛售手上部分阿里巴巴股权,又把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卖给腾讯,分别套现100亿和86亿美元。 另一边厢,萨勒曼亦抛出沙特《2030愿景》,一心把沙特打造成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环球投资大国,以及亚欧非三大洲的枢纽。要实现这个愿景并不容易,因为沙特过去太倚赖石油出口,经济起落与油价几乎挂钩。 除石油生意外,沙特其他产业乏善可陈,经常要靠政府补贴才能维持下去。萨勒曼深知要国家转型,首要工作就是不能让石油产业独大。 ▲当年名不经传的马云找到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孙正义二话不说投资2000万美元,可说是马云的伯乐。 2016年9月,萨勒曼率领沙特代表团到访东京,孙正义抓紧机会向萨勒曼推销软库的改革计划,跟萨勒曼的鸿图大志出奇地脗合。尤其是软银号称过去逾20年平均回报超过四成,虽然主要靠投资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仍足够令萨勒曼心动。 大孖沙避席沙特论坛 几个星期后,双方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宣布推出1000亿美元合作项目,规模超越矽谷所有私幕基金,并于去年5月完成首期930亿美元基金的集资计划。 参与者除沙特和软库外,还有阿联酋阿布札比的穆巴达拉、苹果公司、高通和台湾富士康等。不过,他们主要投资愿景基金发行的高息债券,实际上是债主多过投资者。 孙正义当时的目标,是成为全球100家顶尖科技企业的大股东,打造全球最大的科技生态圈。其时投资者仍拥“泡”新经济,愿景基金出手阔绰,以高价入股多只独角兽,包括Uber、平安好医生、WeWork、滴滴等。而首年投资回报更超额完成,高达60%。 有此佳绩,萨勒曼当然愿意再投资450亿美元在第二期的愿景基金身上。岂料突然爆出卡舒吉在沙特阿拉伯驻土耳其使馆被杀事件,情况立时急转直下。两周前在沙特举行的经济论坛,原本是一个变相的庆祝大会,结果不少欧美巨头甩底,甚至有获得愿景基金注资的公司决定不出席。 雪上加霜的是,全球股市逐步进入熊市,新经济股更率先跌到一仆一碌。自传出卡舒吉被杀后,孙正义的上市旗舰软库控股已从高峰大泻两成二,是同期纳指跌幅的2倍。 投资阿里荣升首富 市场担心软库面对的政治风险飙升。沙特一旦受到制裁,更有可能失去最大金主,冲击愿景基金。尤其是愿景基金的资产不少缺乏流动性,资金链分分钟出问题。今次卡舒吉事件,曝露与萨勒曼合作的政治成本或许比预期更高。市传孙正义最坏的打算,就是不再接受沙特的资金,与对方划清界线。但此举可能引爆另一重政治风险。 自称中国春秋时代孙子乃其祖先的孙正义,往绩并非百战百胜,有人甚至形容他的投资生涯大起大落。而科网行业的兴衰,犹如他的人生写照。 2000年科网泡沫爆破的时候,他的身家蒸发掉九成,软库也曾濒临财务危机。 然而1999年一次“疯狂行为”却使孙正义逆转胜,登上事业峰顶,重夺日本首富美名。当年还是名不经传的阿里创办人马云四处寻找投资者,碰巧遇上孙正义。马云向他讲述自己的构想,孙正义只听了几分钟,便答应投资2000万美元。当时身边人都笑他疯狂,19年后却为孙正义带来千倍计回报。但幸运女神并不一直眷顾孙正义。 2012年,软银斥资20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讯商Sprint,原本打算与美国第四大营运商T-Mobile合并,却被美国电信业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理由打沉。自始Sprint成为软银负累,大部分时间流血不止。今次孙正义能否大步过槛,拭目以待。 被誉为“日本盖茨” 有人说他是狂人,也有人认为他心理质素过人。孙正义19岁开始便规划自己的一生:“30岁要事业有成,光宗耀祖;40岁要家财千亿(日圆);50岁要成就惊天伟业;60岁要功名显赫;70岁就要把事业交给接班人!”今年满60岁,孙正义大概已完成五分之四的人生目标。 ▲孙正义靠软银起家,被称为“日本盖茨”。 1981年,孙正义还是23岁时便在东京都创立了软库前身的日本软库银行,之后业务不断扩展,甚至在美国成立SOFTBANK Holdings Inc.,孙正义也被誉为“日本盖茨”。 1996年正式改名为软库控股,并于1998年1月在东京上市。 30岁事业有成,40岁家财千亿,算是达到了。其后更借着投资阿里巴巴和日本雅虎,成就了惊天伟业,拿下“首富”功名。 ▲孙正义凭投资阿里巴巴令他登上日本首富,阿里巴巴在19年来为孙正义带来千倍回报。 在朋友眼中,孙正义精力过人,毅力十足。其坚毅个性源于成长背景。 由于韩国裔的血统,孙正义从幼稚园开始就受尽同学欺凌,有次甚至被同学用石头打穿头。即使日后晋身日本首富,仍不时遭受日本人的语言攻击。

沙特難平外界質疑

两名扮演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左)和特朗普(右)的示威者,19日在白宫外作接吻状。 法新社   沙特就记者卡舒吉死亡事件的解释,未能消除外界疑虑。美国总统特朗普亦一改口风,称不满沙特对事件的处理手法;德国及法国都要求深入调查此事。另据美国媒体消息称,沙特曾部署了网络大军骚扰卡舒吉,以及在推特上批评沙特的其他人士。 在中东这片动荡的土地上,死亡是件很寻常的事情。因为战争、砲弹、疫病、饥饿,人们悄然无声地死去。但卡舒吉的死亡引发了比战争更大的舆论震荡,在过去的十多天里持续发酵。或许是因为这个代表了某种理想主义的人,死亡过程过于惨烈,而代表国家权力的暴力之酷烈超越普通人的想像。世界都在等著沙特的解释,直到沙特总检察长表态称,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中与沙特调察人员发生冲突后死亡,对这次行动,王储本人并不知情。 美议员呼吁国际调查 对此解释,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说,不满沙特的处理手法,但他相信王储可能不知情。特朗普还说,现在似乎无人知道卡舒吉遗体的下落,美国官员也没看过卡舒吉在领事馆内的任何片段。 事件可能很难就此平息,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买账,民主党参议员卢门萨尔接受CNN采访时说:“沙特的解释完全没有可信度”,他呼吁对卡舒吉的死进行国际调查。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则说:“如果对这种罪行听之任之,以后拿再多的钱,也买不回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声誉。”美国莱斯大学贝克研究所专家伍瑞克森说:“沙特所提出的每一项有关卡舒吉案的说明,都很难让人信服。这是因为沙特仍无法或不愿拿出丝毫像是遗体这种能证明所言不虚的证据。” 德国及法国都要求深入调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德国外交部长发表联合声明说:“我们以最强烈措辞谴责这种行径。我们期待沙特针对有关他遇害的经过及背景展现透明度,当前可取得讯息并不适当。”他们对卡舒吉的亲友表达深切哀悼,并要求沙特当局追究该为卡舒吉之死负责者的责任。 土耳其则强调,不会容许掩饰真相。卡舒吉生前写专栏的《华盛顿邮报》表示,只有通过联合国委任的小组展开国际调查,才能真相大白。 尸体下落不明 卡舒吉再也听不到这些政客们的嘈杂声音了,以前的他可能会加入辩论,戴着白色头巾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毕竟保持沉默,不是他的风格。当他为伦敦的《生活报》写文章时曾写道:“在阿拉伯世界,所有人都觉得记者无法独立,但是我代表我自己,如果我屈服于压力、改变了自己的观点,那我自己的价值又在哪呢?”他用漫长的时间证明自己的价值,甚至连他的死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种价值。人们一直无法找到他的尸体,一位匿名的沙特官员说:“卡舒吉的尸体被移交给当地合作伙伴,然后就下落不明了。” 据《纽约时报》20日报道,沙特部署网络大军骚扰卡舒吉,以及在推特上批评沙特的其他人士。报道引述美国和沙特官员指出,沙特特工于2010年展开骚扰批评人士的社交媒体运动,由王储小萨勒曼的顾问卡塔尼(Saud al-Qahtani)策划。 因王储小萨勒曼卷入命案,沙特国内涌现力挺国王和王储声浪,推特上出现“#我是沙特人,捍卫沙国”及“#沙特正义王国”主题标签。路透社报道,一名了解调查过程的官员说,王储对造成卡舒吉死亡的事并不知情。 卡舒吉的朋友要求沙特当局交出遗体,以便为他举行丧礼。沙特检方发出的声明并未明确指出特工将卡舒吉遗体置于何处。也许,他破碎的肉体将永远无法被找到,他的死也会湮没在桌面下的政治交易里,在层出不穷的热点里被遗忘,只有那些和他打过交道的人会长久地记得他。

沙特回應記者之死 「與人打鬥時被殺」

国际特赦组织纽约办事处主管塔德罗斯(右),18日在联合国总部的记者会上就卡舒吉案发言。法新社   本报讯   沙特记者卡舒吉失踪案引起全球关注,沙特阿拉伯20日证实,前往沙国驻伊斯坦堡领事馆,却失踪逾两周的记者卡舒吉已死亡,并说两名相关资深官员遭革职,这起事件引发国际谴责沙国,造成利雅德和西方国家关系紧绷。而据沙特检察官声明透露,卡舒吉与领事馆内会见他的人士发生打斗而致死。 据土耳其国营安纳杜鲁新闻社19日称,为调查失踪案,沙国驻伊斯坦堡领事馆的职员已来到土耳其检察官办公室制作笔录。路透社报道指,沙特检察官20日即发声明证实,卡舒吉与在领事馆内会见他的人士发生打斗而致死。检察官声明中说:“调查还在进行中,18名沙特人已遭逮捕。”声明还表示,对于卡舒吉一事深表遗憾,并承诺将向公众公布所有真相,将责任人绳之以法。 未公开18人具体身分 不过,沙特方面没有公布这18人的具体身分。据悉,这是卡舒吉失踪以来,沙国首度坦承他已死亡。沙特国王萨勒曼已经下令解雇五名官员,其中包括与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关系密切的两位高级官员——沙特皇家法庭顾问Al-Qahtani和副情报主管Ahmed Asiri。 沙特国王萨勒曼还下令成立一个新的委员会,负责改革由王储小萨勒曼领导的沙特的国家情报机构。据《华尔街日报》指出,这表明,沙特王储不会因卡舒吉的死亡受到立刻的影响。 事实上,王储与此次事件之间的联系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华尔街见闻此前曾提到,卡舒吉的失踪或死亡究竟会给现年33岁的沙特王储招来多少批评和指责,已经成为断定这位王储在西方社会和沙特王室眼中地位的决定性因素。小萨勒曼一贯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致力于开放沙特的经济和文化的改革者,并利用这个形象试图影响白宫在中东地区的政策,并吸引西方投资者来帮助沙特实现经济多样化。 白宫声明会留意调查 卡舒吉旅居美国,是《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他的失踪案已造成沙国和西方盟国间关系紧绷。阿拉伯盟邦力挺利雅德,西方国家则扩大对沙特的施压,要求他们给一个有说服力的交代。 特朗普19日表示,随着美国国会就卡舒吉一事向其施压,4500亿美元的投资可能受到影响。他说:“制裁是考虑的选项之一。”白宫发声明,向卡舒吉家人致“最深切的哀悼”,对其死讯“深感悲痛”,但是强调会继续留意案件调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说,如果查明沙特阿拉伯领袖或官员,涉及卡舒吉可能被谋杀的事件,特朗普政府会考虑采取广泛回应行动。他并无进一步说明,又强调至今不清楚卡舒吉本月初进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后发生什么事。 而另一方面,美国广播公司(ABC)引述土国官员谈话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土国访问期间,曾经从官员处听取卡舒吉遭残杀的关键录音文件。国务院随即否认,蓬佩奥也怒斥ABC无的放矢“没听到什么录音带!” 据《纽约时报》报道,眼见卡案一发不可收拾,严重损及沙国和王储形象,王室正考虑把本案推给王储亲信穆特雷。 土国媒体《新曙光报》也刊登多张疑似土国政府外流照片,显示穆特雷在卡舒吉进入领事馆前就先入内。之后他在酒店现身时提着大行李箱,然后前往机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一名参与命案的沙特空军中尉10月18日在利雅得一场可疑的车祸中身亡。据土耳其的《自由每日新闻》称,利雅得当局杀人灭口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奥泰比。这名沙特领事已经离开土耳其返国,事发时他是目击者。该报说,利雅得当局会不顾一切销毁杀害卡舒吉的人证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