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8日 星期三 09:18:4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口罩

聯邦取消旅行限制 社交媒體上罵聲一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从 10 月 1 日起取消针对新冠状病毒实行的旅行限制,虽然很多人按赞,但也有许多民众感到愤怒和沮丧,特别是飞机和火车上可以不戴口罩的规定。 更多阅读:加拿大官宣下月起取消所有入境限制! 渥太华取消口罩令的其中一个因素是,不喜欢戴口罩的人让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处境变得非常艰难。他们虽然不强制戴口罩,同时却又表示口罩是减少病毒传播的关键因素,也是帮助保护人们和周围人安全的障碍。 渥太华令人困惑的信息让许多人感到不满。 有人说联邦政府没有把公众的健康或安全放在首位。有人则说,在大流行期间,他们仍然无法带一瓶水通过安检,却可以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坐在飞机上数小时。 有人说执行规则是工作的一部分,比如禁止吸烟、切断某人的酒水摄入量或在飞行期间被要求将托盘竖直放置等,既然如此,为何不能执行口罩令? 很多人也说,如果有人不想戴口罩,那就把他们带下飞机。 社交媒体上发泄情绪者很多,不少人用“懦夫”这个词形容渥太华的决定。有些人称联邦政府屈服于欺凌者,这些欺凌者让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和其他旅客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但处理的方式却是委曲求全。 另一个让人们感到震惊的是加拿大副首席医疗卫生官,他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希望人们在旅行时继续戴口罩,他提到新冠疫情很可能在秋天变得严重。有民众说,既然如此,怎么却又不强制口罩了呢? 卑诗大学教授奥图(Sarah Otto)是卑诗省独立新冠疫情建模小组的成员。 她说:“我戴着口罩教书。我戴着口罩坐公交车。现在,不是把口罩收起来的时候,因为我们的感染率实在是太高了。因此,在封闭的室内环境中,请戴上口罩。” 她也呼吁大家再度接种疫苗。“很多人在去年 12 月就接种了疫苗,我们的长辈尤其如此,或者其他主要的免疫来源是 1 月和 2 月感染的人,但这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很大一部分民众不再受到保护。” “外面下雨时,我们出门会穿上雨衣,撑起雨伞,在车上安装挡风玻璃雨刷,我们知道如何采取行动,我认为对待病毒也是如此,去旅行时、在室内时,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要戴上口罩。” v01

日制藍牙口罩奇怪設定 公共場所接電話「靜音」

【加拿大都市网】我们都曾因有人在安静的房间内高声谈电话而感到恼火,现在一家日本科技公司推出了一个创意十足的解决方案,尽管有些奇怪。Mutalk是一种蓝牙口罩,可以让对着它说话的用户变“哑巴”。 Mutalk由Shiftall公司开发,看起来有点像你戴在嘴上的VR头盔。它的工作原理是160多年前首次描述的,称为“亥姆霍兹共振器”( Helmholtz resonator)。基本上,该设备被设计为在内腔中创建一个气压口袋,这使得声音频率无法通过气孔逸出。 实际上,Mutalk将佩戴者的说话声压低了-20分贝,如果是较大的噪音,则高达-30分贝。根据Shiftall的说法,即使是坐在佩戴者旁边的人也无法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Mutalk可以通过蓝牙或耳机插孔连接到苹果和安卓手机,以及Windows和iOS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上。它通过USB-C充电,可以获得长达8小时的使用时间。 这个想法是,你可以使用Mutalk来开会、接听电话或在公共场合进行语音聊天,而不会打扰到咖啡室内的每个人,也不会在酒吧里泄露商业机密。它还应该有助于阻挡那些嘈杂场所的背景噪音,所以电话那头的人只能听到你的声音。它也可能会派上用场,让人们在深夜聊天或玩游戏,而不会吵醒家里的人。 该设备有几种使用方式。如果你要讲很多话,你可以不用手,把它戴上便可。但如果你只是突然有需要用,你可以在需要时把它放近嘴巴,不需要时把它放在桌子上。当Mutalk没有压在你的脸上时,一个内置的传感器将使它保持静音状态。 但我们不得不说,它看起来不太舒服,不仅仅是佩戴,而且因为房间里的每个人无疑都会盯着这个戴着“班恩面具(Bane mask)的怪人。它似乎在,解决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只要把电话移到别的地方就可以轻松解决。 我们也对它的实际效果持怀疑态度。Shiftall有一段视频(如下),演示了Mutalk为通话者阻断背景噪音,但没有现场演示佩戴者周围的人实际上会听到什么。 如果它仍然是你可以看到自己使用的东西,Shiftall说它将从11或12月开始发货,价格为19,900日圆(约180加元)。 图片:Shiftall T09

學校即將開學 學生該不該戴口罩?

  【加拿大都市网】周二开学日,全国孩子们重返课堂,面对新冠状疫情爆发后的两年半,许多家庭依然担心着病毒,却又渴望恢复正常。 沙省和亚省上星期已开学,其余省份的学生多数在周二恢复上课。总体来说,几乎都已经恢复实体上课,不再需要填写病毒筛查表,至于口罩也成为选择性项目,这让一些家长感到忧虑。 罗珀(Sophia Roper)对于安省首席卫生官摩尔(Kieran Moore)不强制戴口罩和矛盾的公共卫生建议表示失望。她说:“卫生官一方面说秋天快到了,每个人都会待在室内,所以要留意病毒,但另一方面却取消戴口罩的规定。这令人困惑。” 最近,摩尔说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不再需要隔离 5 天,如果症状改善至少 24 小时后可以重返工作或上学时,安省许多家庭的困惑愈演愈烈。 一些批评者对于摩尔的决策感到不安,两个主要教师工会也担心这可能让仍具有传染性的儿童和教育工作者回到课堂时,会引发更多病毒传播和混乱。 10 岁的崔朗(Lauren Tran)很保护自己,她说将继续戴口罩去学校上课。“上学年学校非常好,只有一两个人不再戴口罩。但今年开学我有点害怕,很多孩子不再戴口罩了。我有点紧张,但我知道这是个人的决定,我尊重它。” 沙斯卡通儿科医生克吉(Ayisha Kurji)上星期陪着孩子上学时,已经看到很多孩子不戴口罩了,但她仍建议父母提醒孩子戴口罩的重要性。“疫情仍未结束,我们知道口罩有效,洗手会有所帮助,如果生病了,就应该待在家里。” 她说,有可能戴口罩的孩子会面临一些同侪的挑战,她鼓励家长与孩子讨论在意见发生冲突时如何保持尊重。她对自己 9 岁和 12 岁的孩子的建议是:“不要问别人为什么不戴口罩。如果有人问你为何戴口罩,请保持简短回答:‘这样我感觉更安全。’或者就说‘我妈妈让我戴的’。” 15 岁的维托里奥(Jayda Vitorio)说,她不喜欢戴口罩,希望回到正常学校生活。她的妈妈也说:“希望我的女儿自由。她应该开始约会,而不是害怕近距离接触,我不希望她与人有冷淡的关系。我希望她过上正常的生活。” 维托里奥说,将近3年的时间应该应该让学生学会如何懂得保持安全,她相信新冠病毒会继续存在,这意味着在生活和降低风险之间须找到适当的平衡。 v01

野生動物受口罩垃圾束縛令人心碎照片曝光

  【加拿大都市网】由加拿大领导的研究发表在《全面环境科学》上,追踪了从疫情开始到2021年12月期间,个人防护设备垃圾对动物的影响。研究人员说,这些拍摄自23个国家/地区的图像显示,人们近年非常重视个人防护设备,以应对新冠疫情,但就忽略如何处置用过的设备,因此说是时候采取行动。 “这些相片应该有吓到了所有人。”主要作者阿门多利亚(Justine Ammendolia)说。 “当我们保护自己免受全球卫生紧急情况的影响时,很少有人关注我们如何保护环境。” 阿门多利亚说,这项研究基于2020年来自荷兰的一项研究。当时发现了近30宗动物与个人防护设备相互影响。 “我们的研究表明,在多年的过程中,这个数字实际上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夸张。”哈利法克斯(Halifax)达尔豪西大学资源与环境研究博士生说。 阿门多利亚和圭尔夫大学综合生物学副教授雅各布斯(Shoshanah Jacobs)记录了2020年多伦多的1,300件个人防护设备后,发布了一项关于疫情垃圾的研究报告。研究强调,一旦这些个人防护设备进入海水系统,将会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危害。 “作为一名科学家,看到一个又一个动物,因为个人防护设备被杀死或受伤的画面,这绝对令人心碎。”阿门多利亚说。“塑料污染问题不仅在加拿大,而且是全球性的。我们都必须在社区内采取行动,向政治家施加压力,以做出有意义的改变。” V10

安省9月新學年 學生上課不強制戴口罩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一个学年,学校内戴口罩,已非学生上课的必须公共卫生措施;即学生上课时可以不需要戴口罩。 安省教育厅副厅长奈勒(Nancy Naylor)在一份备忘录中指出,根据安省首席医疗主任办公室的建议,9月重返校园时,学生、教职员及访客均不需要戴口罩。 奈勒表示:“强烈鼓励教育局及学校,积极为学校社区内选择戴或不戴口罩的个人营造尊重、热情及包容的环境;省府将继续为有需要的学生及教职员,免费提供高质量口罩,并为员工提供护目镜,以及继续向学校提供快速病毒检测剂。” 但奈勒建议,所有学生、教职员及访客,应每天进行病毒检测,若有不适,应留在家中。 省府于3月21日已宣布,大部分范畴的强制口罩令已经结束;但学生在校内是否戴口罩,是由学校作决定。 2022年9月份开始,是疫情爆发后,安省学生不需要戴口罩上课的第一个完整学期。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多倫多教育局教師發短訊讓學生帶口罩後被內部調查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教育局一名教师,因涉嫌私自向学生发出校内必须戴口罩的讯息,不符合多伦多教育局及安省卫生厅的政策,故遭多伦多教育局的内部调查。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证实,一名教师向学生发出一条未符合教育局及卫生厅政策的讯息;发言人没有公布该名教师的名字。 发言人表示:“工作人员分享的讯息,不代表已经公布的指引”;“……由于这条讯息,该名工作人员已被安排在家中工作,等待调查结果;不论其他人的个人决定是什么,学校都会继续为所有人提供欢迎、尊重与安全的场所”。 多伦多教育局上周表示,即使接受安省政府的指示──省府于3月21日取消包括学校内的大部分场所的强制戴口罩规定──但教育局要求所有教职员与学生,在校内继续戴口罩。 多伦多教育局强调,不会强制校内戴口罩。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表示:“我们与系统共享了一项更新,该系统要求所有教职员与学生,在多伦多教育局的建筑物内戴上口罩,以限制病毒传播,并协助降低影响,但我们十分清楚,这是个人选择”。 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也遵循类似的建议,表示如果愿意,教职员及学生,在校内可继续戴口罩及护目镜。 近数周,安省部分地区,包括荷顿、咸美顿-Wentworth及渥太华的教育局分别采取行动,鼓励校内戴口罩。 约克区教育局与约克区天主教教育局,早前已向学生家长或监护人发出通知,表示现正处于第6波疫情,故此,强烈建议所有学生及教职员在校内戴上口罩。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多倫多教育局重申!強烈建議所有師生戴口罩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教育局重申,强烈建议所有师生,在学校内需戴上口罩。 多伦多更新口罩政策,表示安省正处于第6波疫情,相信整个城市的学校病例将有所增加。 但多伦多教育局表示,目前不会再度引入口罩令。 多伦多教育局教育总监Colleen Russell-Rawlins表示;“如你所知,公共卫生官员已确认安省目前正处于第6波疫情中,全省病例也正在增加,虽然多伦多教育局的不需戴口罩指引是源于安省政府,但鉴于病例增加,及大量师生请病假,故此,要求所有教职员及学生,在校内应戴上合适的口罩,作为限制病毒传播;但需要明确指出,这仍是个人选择”。 安省政府于3月份决定取消大部分室内场所的强制口罩令,但渥太华Carleton区教育局已作出决定,要求所有师生在校内需重新戴上口罩,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荷顿及咸美顿的教育局,也会在本月较后时间,商讨类似的口罩令动议。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密西沙加市不會考慮恢復強制口罩令

【加拿大都市网】即使有专家呼吁恢复强制口罩令,但密西沙加市表示,不会考虑重新实施额外的公共卫生措施。 密西沙加市市长康宝丽(Bonnie Crombie)表示,对病毒在社区中传播感到担忧,且承认安省正处于第6波疫情中。 但康宝丽表示,皮尔区医疗主任Lawrence Loh医生认为没有必要进行干预。 她表示:“已经跟Loh医生交谈过,皮尔区的病例略有增加,但这是预料之中,而安省亦正过渡至全面重新开放,大部分公共卫生措施已经被解除”;“Loh医生亦指出,皮尔区继续处于全省最低传播率,我们没有看到传染率上升至安省其他地区的相同水平”。 康宝丽表示,皮尔区居民在受到疫情重创后,免疫力已有所提高;她表示,安省其他地区目前正处于疫情高峰,因为该些地区过去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导致有更多人容易受感染。 但她鼓励市民“在许可的情况下”,应该继续在室内戴口罩;她表示:“我从一开始就提倡这一点,事实上,我想采取更慢的方法来解除限制”。 (星报资料图) T02

攝影師將口罩變成藝術品 表達疫情帶來浪費問題

  【加拿大都市网】艺术摄影师侯诗曼(Michelle Leone Huisman)利用弃置的一次性口罩制作艺术作品,来表达疫情和极端气候带来的浪费问题。 “我是希望将这两个疫情结合在一起,让人们了解新冠疫症以及环境变化问题,我想以这种方式表达出来。”侯诗曼说。 为了制作照片,侯诗曼使用了19 世纪的摄影技术,“三色重铬酸胶质显影”及“钯金印相法”。她说这种技术使照片看起来像一幅水彩画,作品更可以保存约500年。 “它们基本上是手绘照片,我很喜欢这种技术,制作一张照片大约需要五天时间。”侯诗曼说。“我想做的是用一种持久而有意义的方式表达,作为两个孩子母亲,我开始思考孩子的未来,所以我希望这系列能令人们意识到我们在这场新冠疫情期间所造成的浪费。” 根据2020年的研究,全球人类每月使用大约1290亿个一次性口罩和650亿个塑料手套。侯诗曼于2020年11月开始创作,她表示已收集了数千个口罩。侯诗曼的作品于温哥华维真神学院(Regent College)的Dal Schindell 艺廊展出。展览向公众免费开放至4月10日。 V10

安省料三月底解除口罩令 皮爾區衛生官想法一致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在未来数周很可能会解除强制佩戴口罩的规定,宾顿市也表示因应疫情改善,“不太可能”延长市府设立的强制佩戴口罩附例,会撤销相关口罩令。 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早前表示,安省距离解除自2020年7月便一直生效的佩戴口罩规定已经不远,并宣布预计会在“未来数周”解除。但大部分市政府也设有各自的附例,要求在室内公共场所佩戴,令全省同时解除规定的行动更为复杂。 周三上午于宾顿市政厅一场记者会中,皮尔区首席卫生官罗正(Lawrence Loh)表示即使在较高传播率的时候佩戴口罩“有保证”,但由于住院和病例数目减少,他不太可能建议延长在三月底到期的本地规定,“现时在皮尔区的趋势反映了安省其他地方,因此我可以说如果在三月底重新审视本地口罩附例时,皮尔区仍然维持相同趋势的话,我不太可能会建议延长附例生效期,但我们仍需要继续谨慎监察趋势”。 密西沙加和宾顿在疫情初期均有设立佩戴口罩的附例,自此便多次延长这些附例的期限。但随着公共卫生指标迅速改善,省府采取了积极的计划,取消几乎所有公共卫生限制。省府首席卫生官莫尔(Kieran Moore)曾指口罩规定可以在某些高危场所继续实施,例如医院、长期护理院及公共交通工具,但他承认很可能会在大部分其余场所,包括学校,一同解除相关规定。 宾顿市长彭建邦(Patrick Brown)近期一直鼓吹解除防疫措施,他在周三的记者会上表示,“很多批评指小孩何时能够回校。我和其他大城市的市长一同推动让小孩回到学校学习,我觉得这十分重要。有批评指会造成大量人需要入院,但这从未实现过,因此我认为社会回复正常十分重要”。 部分省份已宣布解除口罩规定的计划,当中包括亚省,政府已宣布会立法禁止市政府设立自己的规定。 (资料图片)T07

首席衛生管:安省戴口罩規定暫時不會取消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定于3月1日继续分阶段重新开放,不过首席卫生官摩尔医生今天表示,戴口罩的规定将暂时不会取消。 摩尔医生是在今天(24号)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以上表述的。他说卫生官员正在审查目前的措施,并希望在未来几周内提供更新。 他说:“口罩仍然是我们工具箱中的一个重要工具,即使公共卫生政策不再需要它,它也将继续成为减少传播和保护那些从疾病中康复的人、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和那些可能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的有效工具。” “我们社区中的一些人甚至可能选择继续定期佩戴它们,当不再需要戴口罩,我们仍然需要尊重个人的选择。” 此前省长福特在被问及是否会取消戴口罩的强制规定时,他表示这将取决于首席卫生官的建议。 (Shawn,资讯来源:CBC,图片来源:Pixabay)  

魁北克撤課堂口罩令 賓頓市長吁安省跟隨

【加拿大都市网】宾顿市市长彭建邦(Patrick Brown)强烈建议安省政府考虑跟随魁省的做法,在放宽公共卫生限制同时,取消中、小学生在课室内必须戴口罩的规定。 魁省政府于周二(22日)宣布,由3月7日开始,不再要求学童在课室内必须戴口罩,但在学校的公共区域及校巴上,仍继续实施口罩令。 彭建邦表示,对魁省公共卫生部门的政策朝着这方向发展,感到十分鼓舞,这可让学童能回复正常、更轻松及更舒适的学习环境。 根据安省政府目前实施的一系列措施,所有就读第1至12班的学生,在校内必须戴上口罩。 多区自设幼稚园口罩令 省府这项政策虽不适用于幼稚园的学童,但大多伦多地区的大部分教育局,已自行决定强制幼稚园学童在校内必须戴口罩。 安省首席卫生官莫尔(Kieran Moore)早前表示,计划在3月的第2周或第3周,检讨强制戴口罩的政策并作出决定。多伦多卫生局亦表示,将很快来到检讨口罩令等措施的适当时候。安省自2020年7月至今,规定所有室内公共场所的人必须戴口罩。 (星岛综合报道)

硅膠束帶可防飛沫傳播 增外科口罩保護力15倍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休斯顿的莱斯大学的工程师们创造了一种硅胶束带口罩,大大改善了标准外科口罩对空气中飞沫传播的保护。 该束带有助于减少外科口罩两侧的泄漏,并将其提供的保护升级到与更高规格的N95口罩大致相同。这项技术最初是在新冠病毒肆虐的早期开发的,以帮助解决N95口罩的短缺问题,但在未来的疫情浪潮中,以及在N95口罩供应不可靠的低资源地区,这项技术可能是有用的。 不是所有的口罩都是一样的,在未来的病毒大流行期间,功能不佳的口罩可能是我们的一个缺口。这是疫请初期的一个特别问题,当时高规格的N95口罩供不应求,促使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实用的解决方案,可以加强普通外科口罩提供的保护。 “参与这项研究的研究员罗宾逊(Jacob Robinson)说:“当时N95口罩很难得到,所以改进你在医院看到的脆弱的外科口罩似乎是合乎逻辑的。现在,好的口罩当然更容易得到,但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我们的解决方案。” 他们的解决方案侧重于改善外科口罩的主要弱点,即它们的松散性,这使得大量的空气飞沫从口罩中漏出。为了使口罩更加贴合,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硅胶束带,套在口罩上,大大减少了使用过程中可能漏出的液滴。硅胶弹性带子是用激光切割成的单片。 为了测试他们的设备,研究人员3D打印了不同的人体模型头,并调查了该束带是否能帮助改善各种脸型的手术面罩贴合度。他们还招募了志愿者,并在人们佩戴口罩时使用红外线相机检测离开口罩的热空气,让他们确定口罩的泄漏程度。 这些测试使研究人员能够改进束带设计,以减少空气泄漏。最终的安全束带设计在防止飞沫逃逸方面比单纯的传统外科口罩好15倍,并且可以消毒后重新使用。 图片:Rice University T09

多倫多公校教育局將為學生提供醫用級別口罩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日前决定,将耗资最高到200万,为每个学生提供医用级口罩。 在周三晚上的例行董事会会议上,教育委员批准了一项动议,购买3级医用级别口罩,在TDSB下属的所有学校分发。  “对于许多家庭来说,医用口罩的成本可能过高。 通过提供医用口罩,TDSB 能确保所有学生都获得高质量的个人防护装备并更好地抵御 COVID-19,”TDSB 主席亚历山大·布朗说。 董事会表示,学生可以按照TDSB的COVID-19口罩程序中所述继续佩戴自己的口罩,但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每天使用新的 3 级口罩,直到学年结束。 作为返校计划的一部分,福特政府将向学生提供超过400万个高质量的三层口罩,并为教育和儿童保育人员提供超过1000万个可选择的未经测试的 N95 口罩。 此举预计将花费 TDSB 444,000至200万加元,实际成本取决于学生购买和使用的口罩数量。 (Shawn, 资讯来源:CityNews, 图片来源:Pixabay)  

不戴口罩被禁入,顧客怒告Loblaws,法院駁回

【星岛综合报道】卑诗人权审裁处(BC Human Rights Tribunal)驳回一名没佩戴口罩男子对超市集团Loblaws的人权指控。原诉人美尔(Martin May)称,他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禁止进入商店,他认为自己因身体残疾而受到歧视。 事件发生于2020年10月,当时卑诗省尚未强制公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但由于该省已处于紧急状态,Loblaws已经实施集团政策,要求店内购物时必须佩戴口罩。集团又表示,他们一直为残疾人士提供服务。 美尔指控说,自己因为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一种导致呼吸困难的肺部疾病,所以无法戴上口罩。美尔亦称商店员工因此对他大吵大闹。 在申请驳回投诉时,Loblaws表示,美尔没有提供证据,以证明他已告诉工作人员他的健康状况。美尔亦没法证明是该集团员工向他咒骂 卑诗人权法庭主席奥勒(Emily Ohler)写道,她没有从美尔方面得到足够信息来证明他当时受到歧视。“美尔没有解释他是如何被阻止进入商店,或谁对大吵大闹。”奥勒表示美尔也没有提供证据去说明他的残疾使他无法佩戴口罩。”奥勒因此驳回美尔的控诉。 奥勒过去曾处理其他有关口罩规定的人权投诉。去年11月,奥勒驳回对Lululemon Athletica的指控。奥勒亦曾驳回对一间宠物店拒绝未戴口罩人士进入的人权投诉。 当时奥勒写道,没有合理的胜诉机会,这些商店肯定能够证明,他们已采取措施,照顾那些无法佩戴口罩的购物者。奥勒亦解释说,虽然合法医疗理由让部分人群可以不用佩戴口罩,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在需要戴口罩的商店“为所欲为”。 V10 (图片来源:Pixabay)

安省給學生配發的口罩太大,根本戴不上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学生已重返校园上课,省府会给予学生布质口罩,用作在学校使用,但有家长批评,省府派发的口罩,并不适合学童使用。 1名母亲表示,省府派发的黑色布质口罩,不断从儿子的脸上跌下来,根本不能提供保护作用;更重要的是,这个布质口罩,似乎最多只能清洗20次。 省府表示,有2种尺码的布质口罩供教育局分配给学生;但即使如此,部分家长仍表示,较小尺码的口罩,对年纪较小的子女仍然太大。 安省首席医疗官莫尔医生曾表示:“1个关键的因素是合身,教育局正协助学生,确保口罩适合学生佩戴;若果是质素问题,省府会跟进”。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与莫尔医生联署向家长发信,表示会向学生提供口罩、加强学校清洁及改善每间学校的通风系统;至今为止,省府已向学校分配逾7,000部HEPA空气过泸器及其他通风设备。 (图片:CityNews) T02  

升級口罩碰到新問題:KN95與KF94口罩有什麼區別?

【加拿大都市网】市面上有不同口罩供应,而由于N95口罩供不应求,而且N95口罩主要供应予医护人员使用,故此,越来越多零售商会出售KN95及KF94口罩;究竟这2种口罩有甚么分别,有专家作出解释。 KN95及KF94口罩并非“山寨版”N95口罩,但两者有何分别? KN95及KF94口罩的过滤水平,都十分接近N95口罩,只是不同的等效物。 KN95口罩,在中国当相当于N95口罩,都具有95%过滤功效。 安省皇后大学传染病系主任Gerald Evans医生表示,KF94口罩,与南韩同类的口罩,过滤效能均为94%,可过滤0.3微米颗粒。 Evans医生表示:“它们都被认为等同北美所指定的N95口罩,而“N”是代表“NIOSH──即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 他表示:“唯一真正不同的是,N95口罩有2个松紧带可绕在头上……KN95及KF94口罩则是我们习惯使用的耳挂”。 作为参考,普通蓝色外科口罩的过滤能力约为80%,可以颇佳地贴合脸部,侧面没有太多缝隙;这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的合适之处。 虽然N95、KN95及KF94口罩,具有较高过滤能力,但效率完全取决于佩戴方式。 在医疗环境中,医生会接受“适合性测试”,以确保口罩是否具密封性,这包括通过口罩闻到某些东西的测试(在不戴口罩的情况下闻到某些东西,然后在戴上口罩后闻不到,那么密封就起作用)。 由于耳挂的形状、大小及长度都不同,并非每种型号的口罩都可以贴合每张脸。 卑诗大学传染病预防专家Stephen Hoption Cann表示:“我不相信有任何测试,可以比较哪个更好,但更关键的是,可以更佳地密封鼻及嘴”。 Hoption Cann表示:“KN95口罩像鸟嘴形状,而KF94口罩则采用扁平型状”。 亚省大学机械工程教授Brian Fleck表示,戴口罩时,一个最好的测试,是戴上一副眼镜——如果在呼吸时起雾,那么,口罩就没有产生适当的密封。 他表示:“对于哪些想要安全的人而言,换句话说,他们想要减少吸入颗粒数量,应该真正注意口罩如何适合脸部”;“不论做甚么,都要找到合适的口罩,且不会让任何空气从边缘逸出”。 Hoption Cann表示,应注意的是,不少以KN95或KF94形式出售的口罩,在经过测试后,是没有达到其宣传的过滤效果。 加拿大卫生部、美国联邦药物管理局(FDA)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均有提供有关授权产品,及发现不足的产品等讯息。 (网上图片) T02  

雜貨店顧客被要求戴上口罩 竟拿刀威脅店員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警方表示,经调查后,一名顾客在杂货店被店员要求戴上口罩时,被指拿出切肉刀吓唬对方,并在未有付款的情况下逃离,警方迅速到场将疑犯截获,他被控行劫罪。 警方发言人艾迪生(Steve Addison)周二表示,在周一上午,一名男子于市中心一家杂货店购物,其间有店员发现他没戴口罩,要求他立即戴上。据称该名男子随即拿出一把切肉刀威胁店员,并拿着选购的物品离开,没有付款。 艾迪生称:“由于店方即时报警,警员迅速到场,逮捕了当时正试图乘坐的士离开的疑犯。被盗物品已交回杂货店,疑犯被羁押。事件中幸好没人受伤。” 警方消息指,一名名叫埃克林(Cody Echlin)的涉案男子,被控一项行劫罪,现已获准保释。   V20

反人類嗎?安省一餐館聲明稱要對戴口罩的顧客「動武」

【加拿大都市网】如今新冠疫情又在安省爆发,许多人都迫不及待地要注射疫苗,防疫工作成为重中之重,而多伦多以西几个小时车程的小镇Wingham上,一间名为Buck and Jo's的餐馆却反其道而行之,禁止戴口罩的顾客进店用餐。 Buck’s and Jo’s餐馆早先就因为无视卫生禁令被强制关闭。老板在餐馆重新开放后,在网上发出一个措辞怪异的供稿,自称是“羊”(Sheeple),并寻求“爱国者”的支持,以“提高对政府(权力)过度扩张的认识”。 餐厅在公告中还警告顾客“由于该地区普遍存在虚假的隔离执法人员以及对员工和建筑物的无数威胁,不允许在餐厅内戴口罩。” 同时,为了表示对安省政府封锁的抗疫,餐厅今天(4号)将开放一天,而且任何进店的人不准戴口罩。 Buck and Jo’s, the restaurant in Wingham that defied Covid mandates, is opening back up again for one day, January...

必看!專家教如何正確佩戴口罩防Omicron變種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安省各地的COVID-19病例每天都在增加,正确佩戴口罩再次成为减少病毒传播的关键。 自2020年3月第一波新冠疫情以来,省卫生官员已敦促居民戴上口罩或面罩,以减少病毒传播。 但是,随着Omicron变种在安省以及全球范围内的迅速传播,卫生官员正在敦促公众对佩戴口罩保持警惕,并正确佩戴。 “口罩不仅能保护你免受外部产生的气溶胶影响,还能通过捕获这些气溶胶保护他人免受伤害。所以,你要确保你戴的口罩合适,有很多层,覆盖在你的鼻子和下巴上,”圣迈克尔医院的儿科医生、多伦多大学特默蒂医学院的助理教授苏莱曼(Shazeen Suleman)博士说。 安省此前建议人们在公共室内场所,以及在难以保持身体距离的情况下,佩戴非医用口罩或脸部遮盖物。卫生官员补充说,医疗口罩应该留给医护人员和急救人员使用。 然而,上周,安省COVID-19科学顾问团的科学主任警告说,佩戴单层布口罩不会保护人们免受Omicron变种传染。 苏莱曼同意这个观点,最佳保护的关键是佩戴多层口罩。 苏莱曼推荐的一个方案是戴一个蓝色的三层非医疗口罩,上面再戴一个布质口罩。 “记住,它(非医用口罩)覆盖在你的鼻子和下巴上,你要压平鼻子上的口罩,不是通过捏,而是有点像在鼻子上推,像那样压平。。挤压实际上会造成一些空气泄漏,”苏莱曼说道。 她补充说:“如果我在上面盖上我的织物口罩,然后收紧它,我就得到了一个更合适的面罩,我得到了一个更好的密封。实际上,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会增加该面罩的过滤能力。” 人们可以通过吹气来测试他们的口罩是否戴好了,如果他们感觉到眼睛周围或下面有空气,那么他们需要收紧耳朵周围的口罩环,使其更紧。 其他口罩选择包括KN95、N95和FN95口罩,它们可以过滤掉95%的气溶胶,苏莱曼说。 “再说一遍,这个要套在鼻子上,套在下巴上,现在这个要贴得更紧,你可以看到。如果我想吹气,我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上面传来。” 一些不喜欢戴口罩的人选择了塑料面罩,但苏莱曼说那些面罩不能提供同样的保护,因为它们不能在你的脸上提供密封。 “最合适的口罩是能再次在你脸上起到密封作用的那种。所以,任何在你脸上没有这种印记的东西都不会给你同样的保护,也不会给别人同样的保护。” 总的来说,苏莱曼鼓励公众戴上他们觉得舒服的任何口罩,以帮助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病毒侵害。 “最好的口罩是你将要戴上的那个。所以,如果你戴的口罩不理想,但它是你唯一会戴的口罩,我会要求你戴上它。”(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p24.com/news/masks-should-fit-well-have-lots-of-layers-doctor-provides-tips-for-wearing-masks-correctly-1.5716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