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06:36:4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后遗症

为何有些人感染新冠后迟迟好不了?加拿大研究发现关键原因!

【加拿大都市网】奥运会金牌得主科帕茨(Alex Kopacz)常在推雪橇时有气喘吁吁,但去年因感染新冠病毒住院后,却经历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呼吸喘不过来的情况,即使是病好了,呼吸不了的情况依然持续了4个月。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这是因为一些患者的氧气流向细胞出现了问题。 不仅是呼吸问题,还有血栓问题都困扰着他。医生无法解释为何31岁原本身体硬朗的他会出现如此况。 他和其他33人参与一项新的加拿大研究试验的方式,该试验旨在观察患上新冠后综合症的患者,为何会持续呼吸不顺畅的问题。 研究人员在他们的试验中关注了氧气从肺部进入长期新冠患者血管的方式,发现了微观异常情况。加拿大西部大学医学与牙科学院肺部影像学首席研究员帕拉加(Grace Parraga)说,尽管常规的临床测试和胸部检查的读数都正常,但这种异常导致这些愈后患者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能有效顺畅地输送氧气,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人会感到气喘吁吁,无法进行剧烈活动。“问题在于患者的肺部、而不是他们的头脑中。找到问题所在令人兴奋。” 西方大学开发一种MRI技术,其灵敏度和空间分辨率是CT扫描的5倍,研究人员能够看到肺部微小的空气管分支如何将氧气输送到红血细胞(red blood cells)中。 红血细胞负责将氧气从肺部输送到身体其他部位,这种氧气流向红血细胞的任何中断都会触发大脑说“多呼吸”— 也就是会导致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参与这项研究的34名患者都遇到了红血细胞吸收氧气水平的问题。 无论他们的症状有多严重,或者他们是否因新冠住院,他们都得到了相同的结果,这是另一个关键性的发现。 帕拉加说:“现在我们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是我们依然需要继续寻找原因,希望了解为什么这种情况会发生这些人而不是其他人身上?我们如何预测谁会发生?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找到答案。” 同样参与研究的安省伦敦圣约瑟夫医院呼吸科医生尼克森(Michael Nicholson)说,这些发现也说明了为何这些患者,可能几个月后仍然出现新冠症状。“他们会觉得自己一直生病中。” 图:星报 v01

新冠后遗症:研究发现感染新冠有可能会加速衰老!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各种长新冠症状的曝光,相信近期仍认为感染Omicron就如得了大号流感之说者,应该大为锐减。 至于新冠病毒最新被发现,为患者带来的另一后遗症,正是“加速衰老”!这个新发现,是由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研究人员于著名医学刊物《Nature》的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中发表。 研究团队通过对健康人群、非重症新冠患者和重症新冠患者的血液进行表观遗传衰老评估,发现了感染新冠患者,可能会加速表观“遗传时钟”和“端粒磨损”(端粒会随细胞分裂的进行而逐渐缩短,它是人体衰老的其中一个重要标志),促进形成表观遗传衰老现象。 这研究结果的另一重要启示是,感染新冠可能对表观遗传时钟和端粒磨损产生的影响,同时可能是导致人体出现其他一系列新冠后遗症的一大主因。然而,幸好这种影响在某些患者中,被发现是有可能可以逆转的,因为研究人员发现,部分患者的表观遗传衰老,会在恢复期时出现部分逆转情况。 据悉,研究团队希望这项研究成果,可以结合其他相关检测及临牀观察,能有助于识别可能会发展成为重症的新冠患者,以及可能出现后遗症的康复者,从而有助他们获得更有效的治疗方案。

新冠后遗症会导致脱发!专家告诉你该如何正确护理

【加拿大都市网】部分人或许会觉得相对其他新冠后遗症,脱发的影响可谓微不足道,然而头发是影响外观的一大因素,掉发问题处理不好,可令人不安及有压力,有损情绪及心理健康,专家建议患者应尽早正视,把握治疗黄金期,方可增加治瘉机率。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早前研究显示,有约七成新冠肺炎患者在康复后,有机会出现后遗症,部分康复者受持续气促、疲倦、记性差(“脑雾”)等后遗症影响,而其中一个可能被忽略的症状是脱发。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研究指出,21%新冠康复者受脱发困扰,而且症状持续,令人关注,因为脱发问题处理不当,情况持续下,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有机会令毛囊减少,头发量大减,甚至可引致长久的脱发问题。”皮肤科专科医生陈厚毅称。 或为毛囊受压所致 除了中文大学医学院外,台湾荣民总医院亦有医学数据显示,院内首50名新冠康复者覆诊时被发现,有43%病人出现了脱发问题,脱发问题的男女比例大概是1比3,有机会是毛囊承受压力所致。陈医生说:“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追踪康复者的调查也发现,部分康复者在出院后不断掉头发,所以反映了脱发问题是长新冠的常见后遗症之一,其普遍程度,令人不能忽视。” 正确护理可逐渐好转 新冠脱发虽然不会引致直接健康问题,但会影响患者外观,更有机会引致情绪压力等问题,该如何处理? “一般新冠脱发随着时间有机会可以逐渐好转,最重要是做好头发护理,用温和的洗头水保持头发清洁,尽量减少电发、染发,避免头发再受到不必要的损伤和刺激。” 按病情处方口服或外用药 陈医生强调,均衡饮食、勤做运动和保持心境开朗也有机会改善脱发问题。如果脱发问题持续没有改善,甚至不受控制,最重要是把握治疗黄金时期,尽快求医,因为一般轻微的脱发情况较容易医治。 医生可以视情况处方生发药水或口服药物控制和改善病情,例如沿用已久的生发药水成分为米诺地尔(Minoxidil),可改善头皮的血液循环和营养供应,使毛囊重新生长,加速毛囊新陈代谢周期,刺激头发再生。口服药方面,例如非那雄胺(Finasteride)可增加生发速度,属于处方药物,孕妇、哺乳及计划怀孕妇女不宜服用。然而,不论外用或口服药物,均应先咨询医生意见,视乎病情而定,是否适合应用,不可自行选用,以防误用而产生不良副作用。 “不过最重要还是预防胜于治疗,不想有长身冠脱发,最好是没有患上新冠肺炎,所以若果还未接种疫苗,应该尽快注射,以减低风险。”陈医生称。

新冠后遗症:心跳加快喘气不停 脑部神经系统出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有专家指出不少新冠肺炎康复者都出现了后遗症,即使当中有是马拉松跑手,有运动习惯,但康复后都会出现上气不接下气的情况,但这不是因为体力问题,而是脑部的神经可能出现问题,例如跑步后会出现喘气,但休息一会后,神经系统就会作出指示,令呼吸回复正常。但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后,脑部神经就可能失去自我调节功能,令人不停喘气,需要用上很长时间才可以停止。究竟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的后遗症有多严重? 大学医疗网内科专家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教授章曼慧医生接受加拿大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表示,她有病人曾经不能起身,要一整天睡在床上,做很小的事情,例如吃饭或洗澡也会感到很累。所有事情,即使是很小的事都需要花很多精力才可以完成。除了不能上班工作,有时候连照顾小孩也不能,故她认为这种后遗症是非常可怕的。 同时章医生表示,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后遗症,有些人在出现后遗症前是非常健康,但她举出一个例子称有经常跑步做运动,甚至是马拉松的跑手,在出现后遗症后,就连走完一条街都不可以,走完一个街区都会喘气、呼吸加快,觉得不舒服、很辛苦,所以各人都不同。 有些后遗症则引致嗅觉、味觉不太灵敏,只有以前的一半,但有些则比较严重。而对于嗅觉是否会回复,章医生指很多人都会逐渐转好,她鼓励病人去嗅不同的东西,例如是洋葱、姜、花,会尽量叫他们去嗅一下以重新调节大脑,让大脑知道这些是什么味道。但有些人在感染两年后,仍然未能恢复全部嗅觉,只嗅到强烈的气味,所以恢复程度是因人而异。 当问及是否有方法可以令康复者的嗅觉恢复到以前一样时,章医生指要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就需要休息,慢慢令病人情况改善,又会教他们做一些像气功的呼吸运动,这些呼吸运动都会帮助病人,让他们呼吸不会太困难以及减少症状突发(symptom flare)。 章医生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比起影响肺部及呼吸,其实更影响神经系统。因为呼吸和心跳是一个很自然的功能,但有些确诊者的调理功能出现了问题,即是不能控制呼吸和心跳的速度,不能像以前走了几步后,心跳高了但是会逐渐回复,感染新冠肺炎后,有人的后遗症则是心跳一直保持高速,无论是坐下还是走路都会是高的,亦即是自主神经紊乱(Dysautonomia)。 章医生也同意即使防疫措拖放宽了,亦要做好自我保护。对于提高警觉要维持多久,章医生觉得要视乎数据,如果数据慢慢变低,以及天气回暖,措施可以松懈一点。但到九月时,如果数据变高,就要再注射疫苗或者戴口罩,做其他的防御工作。 (图片:GettyImages) T07

家人互相传染新冠,后遗症严重康复路漫漫

【加拿大都市网】五个多月前,安省一个家庭三名成员被检测出新冠状病毒呈阳性,目前这个家庭仍在努力应对病毒的持续影响。 据Global News报道,5月的一天,53岁的Shelley Biscoe(上图左)从她身边的一位家人那里感染了新冠状病毒。那位亲友在 Biscoe面前打了个喷嚏,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状病毒。 在医院当护士的Biscoe告诉记者:“我第二天就病倒了,在家里留了四天,发烧至四十多度。” 病了多天后,Biscoe变得神志不清。此时Biscoe的伴侣也感染了新冠状病毒,并需要入院使用呼吸机,稍后被气管插管。 当Biscoe离开呼吸机后,她一开始还不能行走,必须用吊带升降机将她从椅子上搬进搬出。 Biscoe回忆那时的自己:“我是我自己,但又不是。我下定决心要出院回家,不停地唠叨著身边的每个人,直至愿望成真。但当时我有幻觉,我在和不在房间里的人说话。” Biscoe说:“因为长期隔离,我做的梦都以为是真的。”她说,给她传染病毒的家人病得比她还重。他们使用呼吸机近4周,之后还得去康复治疗3周。 至今Biscoe仍在面对新冠状病毒的后遗症,她说:“现在我每次只能做一件事,必须把所有东西都写下来,我记不住东西。我一直在训练执行技能,由于执行技能是管理和行政人员所需要的,而我大脑的这一部分似乎有点受损。” 53岁的她说,她几乎已经恢复了全职工作,但康复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她们被称为长途旅行者,即染疫病好后仍有症状的人,甚至在她出院后的两个月里,她不相信生活上自己能做出什么决定。 当Biscoe使用呼吸机三个星期之际,23岁的女儿Sarah Waltman刚巧开始了新的工作,她同样进了母亲工作的Orillia士兵纪念医院(Orillia Soldiers’ Memorial Hospital)当护士。 现在,在安省抗击第二波疫情之际,Biscoe和Waltman警告人们,这种病毒是真实存在的,发生在他们家人身上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Waltman说,她从一些人那里听到,他们认为发生在她家人身上的事情是一个孤立事件,人们不知道新冠状病毒将如何影响他们,直到他们感染上 。她说:“年轻人会生病。老年人会生病,” “即使你没有生病,你也可能会把它传染给其他人。我认为应该认真对待这件事,不要把它当作孤立事件,而是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情。”   (主图:53岁染疫女护士Shelley Biscoe与同样当护士的23岁女儿Sarah Waltman。) (图片:Global News )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