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23:58:5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國際學生

最新政策!!国际生校外工作时数不封顶

从11月15日开始,之前全日制学生每周可以在校外工作20小时的限制将不再适用。 网上图片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今早(7日)宣布,为解决本国劳动力短缺问题,在加学习的国际学生从下月中旬起,校外工作将取消20小时上限,不设封顶。弗雷泽周五于渥太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从11月15日开始,之前全日制学生每周可以在校外工作20小时的限制将不再适用。他说,临时措施将持续到2023年底。弗雷泽还表示,通过这一变化,上限将被取消。他说,这将有助于疫情后的经济增长,并为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行业的雇主提供动力。他续道,国际学生以多种方式为本国做出贡献。他们丰富了我们的社区,并在发展本国的经济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ntribute to our country in so many ways. They enrich our communities, and play a crucial role in growing...

加拿大名校位于高端社区 国际学生难挨贵租读不下去了

  【星岛综合报道】3年前,当珀库欣(Ivana Perkucin)还是西安大略大学的一名本科生时,她在安省伦敦租了一套单位,每月房租是500加元。 2020年搬到多伦多后,这位25岁的女士目前是多伦多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博士生,她的房租已翻了两倍之多。 珀库欣和她的伴侣,每月支付2,200加元租用500平方呎的一居室公寓。 那只是他们承租的第一年。 据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的数据,在2021年租金上涨之后,他们的月供增至2,600加元,比2021年多伦多一居室公寓的平均价格高出近1,200加元。 但对于全国数十万学生来说,他们当中许多人收入很少或没有收入,他们在房租上的花费比普通人多的情况并不少见。 魁北克经济适用学生住房非营利组织UTILE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学生支付的住房费用比普通加拿大租房者高出25%,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大专院校位于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而且通常位于一些最负担不起的社区。 租赁市场持续升温 根据Rentals.ca的数据,随着加拿大的租赁市场持续升温,7月份平均租金成本同比上涨10.4%。住房专家和财务规划师警告说,由于缺乏住房供应商,学生住房危机加剧。专门的学生住​​宿,正在急剧增加学生债务并威胁高等教育的可及性。 专家说,这个问题还牵涉到更广泛的住房市场,因为学生负担得起的住房的缺乏迫使许多人与在职专业人士和年轻家庭竞争优质房地产,进一步推高了租金价格。 UTILE执行董事莱韦斯克(Laurent Levesque)说:「学生住房的缺乏正在侵蚀加拿大所有主要城市的负担得起的租金。如果我们不建造更多住房,我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受到这种挤压,这将对学生、大专院校、更广泛的租赁市场和其他低收入家庭产生负面影响。」 珀库欣和她的伴侣在她的旧单位租金大幅上涨后,于7月搬到一套两居室公寓,她将超过50%的月收入支付租金。 大多数金融专家都同意理想的租金收入比是30%。除此之外,租房者经常面临财务压力,将被迫削减其他开支。 但这就是加拿大绝大多数学生租房者的情况。据UTILE调查,有7成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总收入的30%以上用于房租。在多伦多和温哥华,普通学生将一半以上的收入用于住房。 对珀库欣来说,经济适用房危机让她的希望渺茫。谈到她和她的伴侣的财务状况时,她说:「我们每月为储蓄贡献的收入与我们租房时的收入不同,因此甚至无法弄清楚我们最终将如何购买房产。」 「这让我们感到紧张,因为我们都热爱这座城市,我想在多伦多度过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但这似乎并不是最实际可行的选择。」 160万大专生仅20万床位 专家说,学生住房危机源于缺乏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专门研究学生公寓的市场研究公司Bonard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加拿大有近160万全日制大专学生,但专门建造的学生公寓只有20万张床位。 虽然一些学生选择住在家中,但其他无法获得学生宿舍的学生则被迫在更广泛的租赁市场上寻找住房,与年轻家庭或在职专业人士竞争,因为他们往往更喜欢房东有更广泛的信用和工作经历。 随着多伦多的租赁市场继续收紧,2022年第二季度专用出租房屋的空置率达到1.4%,低于去年的5.1%,令许多无法获得住房的学生转向了无家可归者收容所。 弱势青年支援机构多伦多圣约之家(Covenant House Toronto),2019年有26%的居民是学生,其中一半是大学生。如今,该个青年庇护所估计学生占其服务对象的三分之一,随着租金的飙升,这一数字可能会上升。 圣约之家执行董事艾斯顿(Mark Asto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多伦多出租房屋的负担能力问题。」 皇家地产公司(Royal LePage)销售代表沃里亚(Amrit Walia)表示,今年夏天对该市的租赁市场来说是一场「完美风暴」。 他说:「这座城市正在从新冠肺炎中开放,因此人们搬回这座城市的需求被压抑了。大学也在同时开放。此外,不断上升的利率迫使购房者搁置购房目标并倾向于租房。」 加拿大理财师认证的理财规划师格雷(Janet Gray)认为,专为学生建造的住宿设施应由高等教育机构承担。她说:「如果他们想吸引学生,必须确保有可用的住房。」然而,格雷也承认,教育机构预测未来的住房趋势具有挑战性,一些人出于担心他们可能无法盈利而犹豫是否批准新的开发项目。 今年早些时候,多伦多城市大学取消了在市中心建造一座可容纳近600名学生的高层住宅的计划,理由是建筑成本「急剧」增加。 莱韦斯克认为,如果大学和学院不投资专门的学生宿舍,他们可能会失去国际学生,因为几乎所有这些学生都依赖出租住房。 近年来,大学越来越依赖国际学费作为资金来源。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国际学生的平均本科学费已从2018/19学年的27,613加元升至2022/23学年的 36,123 加元,而过去4年,国内本科生的学费一直徘徊在7,000加元以下。 莱韦斯克说:「我们一直在大力投资以吸引更多的国际学生,并鼓励学生在各省之间流动,所有这些都引发了对学生住房的需求,而我们在校园发展和住房投资中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V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