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2:27:4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孙宇晨

爽約天價巴菲特飯局 傳「中國幣少」涉黃賭毒

原文标题:自爆生肾石“甩底” 内媒传涉黄毒 “中国币少”放巴菲特飞机 撰文:韦宁   来源:都市报 洋名Justin、中国虚拟货币“波场币”(TRON)创办人九十后的孙宇晨,因豪花3500多万港元破纪录天价,投得第20届股神巴菲特的慈善午餐而平地一声雷,名字响彻投资市场。 岂料被谑称“中国币少”的孙宇晨,早前突然自爆因为“生肾石”,宣布要临时“甩底”。其后内地媒体传出他生肾石只是托词,放股神飞机的真正原因,是旗下公司怀疑涉及非法集资、传播色情及赌博,因而被禁止出境。 ▲被谑称“中国币少”的孙宇晨自爆患“生肾石”,临时“甩底”以天价投得的股神巴菲特饭局。内地媒体传他旗下公司怀疑涉及黄赌博被禁止出境。 虽然孙宇晨否认传闻,他在微博发布道歉信认低威,承认自己年轻气盛,口无遮拦,渐渐演化成一场失控、失速、失败的过度营销。这名“三失青年”将减少微博发声,闭门谢客。 7月30日,祖籍青海省西宁市的孙宇晨原本会度过29岁生日。不过今年生日或许不会太快乐。早前他以破纪录的天价,投得与股神巴菲特单对单饭叙的入场券,因而一夜爆红,登上全球财经版。可惜欢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个多月后他突然以患“生肾石”为由,取消与股神的饭局。 每年巴菲特都会搞一次慈善饭局拍卖,价高者得。靠内地虚拟货币“波场”起家的孙宇晨,以逾456万美元的史上高价投得这次饭局机会。事后他自称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粉丝”,希望能借这次机会,向质疑虚拟货币的投资价值的股神灌输其好处。 ▲巴菲特每年会搞慈善午餐拍卖,近年屡创天价纪录。 自从孙宇晨投得饭局后,不少市场人士纷纷质疑他只是借股神“造势”,不过是企图通过一次瞩目活动,催谷旗下“波场币”。 事源孙宇晨近年活跃于内地的虚拟货币业务,被内地媒体形容为“一夜暴富”。大约两年前,由他打造的波场币从1分钱人民币,一直炒到2块钱,暴涨了200倍。孙宇晨因此猪笼入水,大力吹嘘波场币虽然较比特币迟7年起步,但交易总额已经超越比特币。单是今年首季,波场币的活跃用户亦已超越二哥以太币。 自称马云门徒 高峰时,波场币的总市值不过约100亿港元,在全球虚拟币中头十名都不入,与比特币过万亿港元总市值更是小巫见大巫。不过波场币每日的成交额接近市值一半,反映炒风极为炽热。 所谓枪打出头鸟,由于波场币“战绩彪炳”,因此被重手打压虚拟货币的中央盯上。其币值在庞大成交额中暴泻,现时只跌剩1角7分人民币左右,较高峰蒸发九成有多。 就在波场币大崩围之际,孙宇晨竟豪掷千金投得股神午宴,自然惹来“炒作”质疑。其后再爆出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已经向公安部门发函,指他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赌、涉黄等多个问题,建议对其正式立案调查。孙宇晨的名字已在被限制出境的“边控”名单上。 还未到30岁的孙宇晨是高学历留学生。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其后到美国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修读硕士。他热爱文学创作,视韩寒为偶像,曾参加令韩寒一夜成名的“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同样赢得冠军。 孙宇晨更是马云、柳传志等内地创科界名人创办的杭州湖畔大学的首届学员。孙宇晨爱标榜自己是“马云门徒”,自己的微博认证身份便是“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学员”。 ▲孙宇晨是马云等内地创科界名人创办的杭州湖畔大学首届学员,他最爱标榜自己是“马云门徒”。 创业演员疑涉黄赌 2009年,孙宇晨曾赴香港中文大学做交换生。他回内地后,与合作伙伴创立社交平台“陪我”,成为首个投资项目。 “陪我”最初是纯音频聊天App,用户可跟陌生人或主播聊天。后来渐渐变质,部分女主播以黄色话题甚至色情交易作招徕。结果去年新华社点名批评“陪我”涉黄。 其后全球刮起虚拟货币风潮,孙宇晨自称先后投资过比特币和瑞波币。 2013年底,他加入位于矽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成为中国区负责人,1个多月后回国,获得IDG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创立虚币货币交易平台。 到2017年,孙宇晨再创办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声称通过区块链技术,构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他通过发行虚拟货币筹集资金,当时还招来一大堆名人为他站台背书。 孙宇晨并非搞高科技出身,其产品风行一时,无非是靠自己的名气和营销手段。有人戏谑他只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通过包装把自己变成一个大泡沫去圈钱。 内地《二十一世纪经济》直指孙宇晨旗下的“陪我”应用程式涉嫌色情交易。至于波场项目就怀疑卷入非法赌博。 《财新网》甚至直指他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兼涉赌。今次他突然“生肾石”放巴菲特飞机,相信已被监管机构盯上有关。 无怪乎孙宇晨在微博上犹如小学生般认错改过,自称“一切以国家利益,行业利益,公众利益为重,摒弃小我的私心,积极整改,守法经营,为区块链的行业发展输出更多的正能量,做更多的深度思考,为当代青年树立一个更好的社会榜样!” ▲万达老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在朋友圈骂孙宇晨,惹来孙在微博反击王靠父干兼创业失败。 股神饭友 命运各异 以往19次股神午餐拍卖,先后有3名中国人中标,分别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私募基金教父”赵丹阳和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 2006年,步步高创办人段永平以约62万美元投得与巴菲特饭局,成为与股神共进午餐的第一个中国人。 2年后,赵丹阳以211万美元取得入场券。他后来自爆席间向巴菲特推荐已私有化的港股物美商业,获得股神回应“考虑一下”。结果物美商业一度狂升4个交易日,赵丹阳被指大赚过亿元。 相对于赵丹阳,第三个与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被中证监调查。朱晔的天神娱乐从事文化娱乐,曾推出游戏“大杀四方”。爆出遭调查的消息后,天神娱乐股价即跌停。今年1月天神娱乐宣布巨亏75亿人民币,成为A股季度“蚀钱王”。

孫宇晨放巴菲特鴿子 突然取消午餐會面

7月23日凌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突然在个人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本人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孙宇晨还在微博中特别强调,“目前身体情况一切稳定,处于恢复期,无法接受采访,请各位原谅。待近期身体恢复后,将很快与外界见面。” 孙宇晨还说,对于格莱德基金会的捐赠已经完成,仍然有效。 6月4日,孙宇晨宣布,以破纪录的456.78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3万元)的竞拍价格,拍下了第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 当日凌晨时分,孙宇晨通过波场TRON官方微博发布了《致社区的一封信》,信中表示自己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的长期信仰者,并认为长期价值投资策略与加密货币是一回事,“此次参与巴菲特慈善午宴,不仅是我个人生涯的亮点,波场TRON和BitTorrent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征着整个区块链社区的胜利”,孙宇晨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