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14:31:11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学校重开

快速測試如未到位 安省校園難重開

(■■安省为配合校园重开,正在加快设置快速测试系统。加通社资料图片) 安省首席卫生官威廉斯医生(Dr. David Williams)表示,安省计划在所有学校展开快速测试,但是在快速测试措施到位前,安省部分地区的学校仍将继续进行网上学习。 据加通社报道,威廉斯医生上周五说,快速测试将对病毒进行更大范围的监控,有助于安省学生返校学习。 安省南部包括大多地区和温莎地区在内部分地区的学校自1月以来一直在进行网上远程教学。安省政府之前说,希望在2月10日重开学校。 加速进行设置快筛系统 但是威廉斯医生称,快速测试在2月10日时可能仍未就绪。他表示,省府目前在和各公共卫生单元一起合力工作,设立快速测试系统。他同时说,希望测试对父母来说很方便,而不需要像去年秋天那样排长队。 过去数周,安省在拉开间隔时间重开学校。北部和乡村病例数少的地区,学校最先重开。 福特省长上周五表示,安省希望孩子们尽快返校,但是不会对之前设立的2月10日重开的目标做出保证。 安省新冠病例新增病例数在下降,但是省府警告说,传染性更强的变种病毒的传播可能造成重大威胁。 省府上周五亦表示,由于检测到变种病毒,不会考虑在2月9日紧急状态到期前,解除任何严格公共安全措施。 省府同时宣布,周一(1日)起,所有国际旅客抵达安省后需要进行新冠测试。 安省副检察长(Solicitor General)说,任何拒绝遵守强制测试令者将被罚款750元。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部分地區學校擬2月10日重開課室教學

(■■各个政党均认为,让学生返回课室接受教育非常重要。 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皮尔区和约克区等地学校目前暂定于2月10日重开课室教学。但围绕学校安全问题的争论仍异常激烈。面对持完全不同意见的两方面人士指责,省府表示会在学校重开之前制定新冠防疫守则,各地教局也在加紧落实防疫措施。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明确在2月10日重开学校的地区还包括咸美顿、温莎、荷顿区等。还有不少教育局还没有确切的学校重开时间。开校后新的防疫措施包括要求小学1至3年级的学生戴口罩。扩大自愿接受的无征状者病毒检测,继续拨款改善学校的冷暖空调(HVAC)和通风系统设施。省府表示95%的学校已经改善了这方面设施。 省府称95%学校通风已改善 围绕学校安全及开校、关校决定,省府一直以来受到持完全不同观点的政党团体激烈批评。不过很少争议的一点是,让学生返回课室接受教育非常重要。上周四多伦多病童医院公布新的开校指引中称,停止课室学习应该是抗疫措施中最后一项选择,因为它给学生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对于准备在2月10日复课的教局而言,目前的工作是如何落实开学后各项新的防疫措施。咸美顿-温特沃斯公校教局(Hamilton-Wentworth District School Board)主席丹科(Dawn Danko)表示,她很高兴这一次有较多时间去落实各项细节。 省府将对无征状者的自愿检测扩展到咸美顿地区,她指教局要做的是与当地卫生局商谈,决定由谁来进行检测,如何进行检测等。还有就是确定可能要求家长每天签字的表格内容。对于冷暖通风设置的升级,她指经过夏天和秋天的努力,局内所有学校设施都经过检查。不能改善通风的教室都安装了HEPA空气过滤器。教局还多聘请了40名看护员工。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对CBC表示,自本学年开学以来,已采取多个重要步骤保护学校安全。目前所有学校和其他授课地点都经过检查,所有不具备机械通风的教室都安装了HEPA空气过滤器。荷顿公校教局表示,截止到2020年11月,所有HVAC设施的过滤器都已升级,教室内使用HEPA过滤器。总共在学校安装了397部空气过应器。 皮尔区也表示,所有教室都经过检查,并且在一些功能上做出改进。区内学校还使用了近1,000台可移动的过应器。 星岛综合报道

約克中學鋪紅地毯迎接學生返校

(■■中学大门口铺上红地毡,全体老师欢迎每位学生重返校园。Shameela Shakeel) 在约克区有两间学校出现新冠肺炎个案,其中一间属于天主教教育局,另一间是公立学校。而为了让学生享受校园生活,有学校老师采用别具创意方式,包括在大门口铺上红地毡迎接学生,以及在小息时进行保持社交距离的游戏。 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访问纽马克的家长撒乔尔(Shameela Shakeel),她对老师做事的方式感到满意,并感到他们与家长有良好沟通,尽力达成所期望的事,欢迎学生回校上课。撒乔尔于8月5日在脸书(Facebook)专页成立约克区安全学校家庭联盟(Families for Safe Schools in York Region),接近2,000人加入。在周二(15日)她的儿子Kareem回到纽马克中学开课,老师以温馨方式欢迎学生。 相信老师必定筋疲力尽 当时撒乔尔送儿子回校时,门外设有红地毡和气球,并且播放音乐,全体老师欢迎每位学生。他对女儿Yasmeen的第五班老师印象特别深刻,他带领学生在户外学习数学,并进行寻宝游戏。此举令撒乔尔对孩子回校上堂充满希望,认为老师运用创意,让学生以新的方法学习,同时能够保持社交距离。在30分钟的小息时间,并不许学生玩球类或触碰其他物品,但又令他们继续游玩,但彼此不会过于接近。 撒乔尔对老师深感同情,指他们必定筋疲力尽,因为不停地提醒学生,如果没有在外面戴上口罩,必须保持两米的距离。 为了让子女继续回校上课,撒乔尔作出一些个人牺牲,决定在周末时不去探望亲人,可能等到感恩节。至现在为止,对于让三名子女回校上课的决定感到满意。 她说,有朋友让孩子在网上上堂,但面对网络的连接问题,还没有真正开课,可能要一至两个星期才可以解决。现时,约克区大部分的课室均可以做到15至20人一班,比多伦多、皮尔区或甚至闪高地区的情况为佳。

大量學生選擇網課 部分教育局與大學延後開學

新学期伊始,由于越来越多安省学生选择在线教育,令安省部分教育局和大学在需求上升的情况下要延迟开启网上学习课程。 安省新冠病例持续增加,周一新增313例确诊,是疫情爆发以来的单日新增最高纪录。省府表示,全省约八成病例集中在特定地区,主要是多伦多及周边,一些网课需求激增的教育局也位于这些疫情严重地区。其中,皮尔区教育局(Peel District School Board)在过去一周,网课注册人数暴增一万人。据教育局网站显示,该区虚拟课程需要将开学时间推迟一周,以进行人员配备及时间调整,以适应目前注册网课多达6.4万名学生的需求。 教育局正处理大量“等候名单” 荷顿区(Halton)情况也类似,该区教育局上周告知家长说,由于需求激增令网课开学日期要推迟两天。教育局正处理大量的“等候名单”,并建议目前正在课堂上学的孩子继续返校,因为一些网课已经满员。 安省中部的卡沃萨松岭教育局(Kawartha Pine Ridge)也努力向家长保证,面对网课学习热情高涨所带来的挑战已经得到很好的应对。目前有5,600多名各年级学生报名上网课。 多伦多教育局上周也传达了类似的信息,网课开课时间将会推迟到周四。 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新媒体副教授巴尔(Alex Bal)表示,对电子学习的兴趣最初可能是由于新学年的不确定性而引起的。她指出,如果新冠肺炎病例继续攀升,那么父母对返校上课和缺乏身体疏离措施的担忧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加剧,届时会有很多混乱的情况,但网课就好得多。咸美顿(Hamilton)的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周一宣布,整个秋季大部分课程将在网上进行,冬季学期也几乎一样。星岛综合报道

多市教育局向家長警告 小學班級人數或超上限

多伦多教育局向家长发出警告,表示部分小学课室内容纳的学生人数,可能会超出原计划的人数上限。 多伦多教育局表示,目前并不清楚超出上限规定的人数,因登记人数,与周二(15日)开学后的人数可能会出现变化。 发言人Ryan Bird表示,教育局正尽最大努力,将每班学生人数不超出计划上限,但困难在于已经收到学生登记,而且人数不断变化中。 多伦多教育局于8月底批准了一项计划,以减少小学生每班人数,包括在高风险区域内的幼稚园,每班最多只可容纳15名学生,低风险区域则每班最多可容纳26人,至于4至8年班学生,高风险区域每班最多可容纳20名学生,低风险区域每班最多可容纳27人。 安省政府没有在重返校园指引中,要求减少每班学生人数,亦没有提供资金令教育局有能力减少班级学生人数。多伦多教育局会更新班级学生人数的“目标”,这意味每班学生人数将会容许容纳更多人。星岛综合报道

卑詩省開學日人群扎推 無視社交距離令家長擔憂

【星岛综合报道】周四是卑诗省公立中小学开学第一天。有家长拍摄到在素里克洛弗代尔(Cloverdale) Lord Tweedsmuir Secondary中学外,数十个8班学生不顾社交距离,拥挤在校门外的场景,令不少家长对此表示担忧。 在过去数周内,学校已向家长发送了几封邮件,介绍返校后的健康和安全措施。学生被告知使用离教师最近的大门,但许多八班的学生不熟悉学校的布局,也不知道应该去哪。 然而几小时后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同样一群九班的学生也挤在一起。 据素里校区称,这张照片是在学生们到达学校接受健康和安全培训时拍摄。该校区表示,已制定了安全章程,并在入口处分发了口罩和消毒液。学生们也被提醒要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 素里校区发言人马修(Ritinder Matthew)在回复媒体询问时表示:“我们将继续确保所有的学生理解社交距离的重要性,以及明白遵守指引的重要性。”他还说:“我们知道这是学生们新的行为习惯,我们将继续与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学习这些新规范,包括保持身体距离,勤洗手和在公共区域戴口罩。” 马修还说,在下午人群到达前,后勤也进行了调整,以保证社交距离,并引导学生进入适当的入口处。 根据 Lord Tweedsmuir Secondary中学网站显示,该校有2,100多个学生;与素里其他许多学校一样,在疫情前,这里也面临着过度拥挤的问题,只有数十部便携式笔记本电脑。 目前尚不清楚照片中所有的学生是否在同一个学习小组。根据卑诗省教育局,如果学生们参加一个学习小组,他们不需要保持身体距离。但要尽量减少身体接触。 素里居民表示,他们担心学校爆发疫情可能对社区造成影响。一些家长写信给学校校长抱怨说,他们的孩子没有得到足够的指引。 校长斯莫利(Robin Smalley)在给家长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在本周的迎新课程中,我们的工作人员将继续加强健康安全措施,并对学生提出期望。我们也必须让学生注意到来自家里和学校的信息,要注意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 此外,从学校其他地方拍摄的照片显示,学生们遵守保持距离和戴着口罩的原则。周五,10班、11班和12班的学生将在学校接受健康和安全培训。 V33

返校後見祖父母須慎重 最好先觀察數周

(■■开学后,学童与祖父母见面宜更谨慎。 美联社) 随着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重返校园,有传染病专家表示,现在是时候重新考虑我们的“社交泡泡”(social bubbles),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不致感染新冠状病毒。这可能代表孩童要使用网上视像与祖父母见面,或者至少在见面时,与他们保持距离,并戴上口罩。 据CTV报道,公共卫生医生兼多伦多大学教授柏斯(Barry Pakes)表示,能否探望祖父母有很多考虑因素。包括孩子有多大?他的班级有多少人?以及是否上实体课还是网上学习? 柏斯表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重新思考自己的社交圈子,以及再引入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来保护身边脆弱的人,“当然,与祖父母完全保持距离是最安全的选择,但对个人心理健康来说,那不是最好的方法”。 大多数省份的社交泡泡上限为10人,但包括亚省在内的一些省份,容许15人。理论上,如果每个人都同意只与同一圈子里的人互动,那么这个社交泡泡就是安全的。不过柏斯指出,“随着孩子回到学校,每天与老师和其他学生交流,我们的社交泡泡突然几乎无限扩大”。 见面要保持距离兼戴口罩 亚省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传染病专家舒华兹(Ilan Schwartz)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社交泡泡的想法仍然有效,“但随着泡泡的膨胀,它变得越来越弱。泡泡中的个人越多,破裂的可能性就越大”。 舒华兹说,这是一个 “微妙的平衡”,去确定泡泡何时过于膨胀,但同时限制学校的班级规模可以帮助它不至于失控。他强调,“社交泡泡越小,就越有希望保持其完整性”。 他认为,个别家庭在讨论将祖父母排除在社交圈外时,必须确定可接受的风险水平。新冠状病毒无疑对年纪大的人来说风险不小,但等到疫情过去后,才让祖父母见到孙儿是不切实际的。“病毒不会那么快退去,但只要人们了解什么是有风险的活动,以及减轻风险的方法,我想这就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宜先观察数周再见面 舒华兹举例指,最好避免拥抱或触摸,尤其是在不戴口罩的情况下。此外,户外聚会仍然较室内活动为佳。而随着天气变凉,社交活动被迫在室内进行,在通风良好的地方,加上保持距离或戴口罩,这样见面仍然是安全的。 新冠状病毒病例在国内部分地区呈上升趋势,上周有3,955人检测呈阳性,较前一周的3,044例呈阳性显著增加。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助理教授、传染病专家拔兹(Zahid Butt)说,对于老年人群来说,现在是采取额外预防措施的关键时刻,估计至少要等一个月才知道开学带来的影响,在此之前最好完全避免与祖父母来往。 而重新使用疫情早期的社交方法,比如网络视像,或祖母留在门廊上与在前院的孙辈对话,可能是临时的解决方案。但他补充说,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在孩子返回校最初的几周、甚至几个月里,最好还是不要面对面的来往。

安省政府提供網上工具 讓你了解學校最新疫情

(■■安省政府将推出网上工具,让公众了解学校疫情。星报) 安省省民很快可以在网上追踪学校的新冠疫情及感染数字等资料。 安省政府将推出一种全新网上工具,可监察新冠病例等数据;该工具与长期护理院使用的追踪工具十分类似;而教育厅的官方网页,会即将公布这个“工具”,让公众了解省内的学校疫情。 有关资讯,包括录得病例的学校名称,当中包括学生、教师及支援人员的染疫资料。 安省省长福特于周三(9日)曾表示,省府会向省民保持透明度。星岛综合报道

教師以健康為由申請調整工作人數激增

(■■以健康原因申请豁免工作的安省教师人数激增。美联社) 由于担心学校内的疫情传播,以健康原因申请豁免工作的安省教师人数激增,代表全省家庭医生的组织不得不推出新的指引。各教育局已被要求,优先考虑有医疗豁免的教职员工豁免工作。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安省家庭医生学院(Ontario 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简称OCFP)院长杨恩(Jennifer Young)透露,家庭医生正“越来越多”地收到要求豁免工作的请求,其中许多来自教师。代表全省超过12,500名家庭医生的OCFP,因此提供了新的指引,指导成员如何处理有慢性疾病患者提出的工作调整请求。 杨恩称,OCFP的指引是,慢性疾病必须是严重的、不能很好控制以及需要免疫抑制剂的,严重程度需要的不仅仅是普通的工作调整。这可能意味着患有严重哮喘或慢性阻塞性肺病的人,或因癌症、炎症性肠道疾病等各种疾病,而正在服用抑制免疫系统药物的患者,可以提出不到校工作豁免或其他工作调整。 366位教师改为网上教学 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SSTF)主席比斯科夫(Harvey Bischof)表示,“我们的一些教育工作者在疫情之前能在课室内工作,但他们有潜在的健康问题,现时在面对面的环境中工作风险太大”。他说,提出这类要求的工会会员越来越多。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一项对2.4万名长期雇员的调查中发现,有95%表示计划返校,其中五分一称可能会在新学年提出工作调整要求。 在皮尔区教育局,到目前为止已有440多名教师因个人健康原因,要求在学年开始时作出工作调整,其中有366位教师已安排了网上教学工作。 省卫生厅发言人赞臣(David Jensen)指出,“家庭医生应利用他们对患者的临床判断和了解提出专业意见,因为这涉及患者可能提出免于到校工作或远程工作的要求。虽然最终决定是否接纳工作调整的,并不是家庭医生。” 根据OCFP提供给家庭医生的指引,“应由雇主根据《人权法》为其雇员做出工作调整。”也就是说,教师工作调整的决定权在各教育局。 安省公立学校教育局协会(OPSBA)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在处理与疫情相关的工作调整申请时,各教育局已被要求优先考虑那些有医疗豁免的教职员工。我们目前未听说有任何教育局在处理申请方面遇到了麻烦。”星岛综合报道

萊切重申若疫情惡化 將有措施保障學生安全

(■■莱切与省议员向少数族裔传媒讨论疫情下如何保障学生安全。本报记者摄)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重申,学校的疫情风险是社区的反映,防止疫情在社区爆发可以保障校园安全。如果疫情恶化将采取进一步措施维护学生健康。 莱切昨日在少数族裔传媒研讨会上指出,近日感染个案上升,特别是30岁以下青年患病的情况令人感到忧虑。安省疫情受控是由于全体省民作出牺牲的成果。如果社会爆发疫情将危害学童的健康。对违反社交距离和集会人数的人,执法人员会加强检控。 他说,多伦多市西北、怡陶碧谷、士嘉堡和其他市镇疫情较严重的地区,省府已经额外增加资源,在常规消毒外,再增加清洁次数,并增添教职员人数以扩大社交距离。全省疫情前有大约460名公共卫生护士,处理学校的公共卫生事项,省府现时增聘625名公共卫生护士,专责协助各教育局处理学校的疫情问题,较原来的人手多一倍。 他说,省政府一直依循公共卫生部门的防疫指引。如果疫情恶化,省府将采取进一步措施以保障学生安全。澳洲政府的建议是鼓励学生在今年流感季节来临打预防针。 省议员指返校学生很快乐 省议员韦邱佩芳表示,过去几日到烈治文山和约克区多间学校视察学生上课情况,发现所有学生对重返校园均感到非常快乐。家长在家中教导子女正确戴口罩、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极为重要,政府、学校和家庭合作,才能让儿童可以在抗疫同时好好学习。 另一华裔省议员柯文彬表示,华裔家长非常重视教育,极为关注子女在学校的安全问题。安省拨款13亿元改善卫生,是全国最多和最完善的方案。目前已经有1,950万个口罩分送到全省的学校。家长应该与子女一起上网观看教育厅的防疫影片。 安省投资在教育的抗疫拨款是卑诗省的5倍。注册护士出身的省议员Natalia Kusendova说,由于新冠病毒是经微细的飞沫传播,脸罩只是口罩以外的多一重防护,但功效比不上口罩。况且病毒可透过接触传染,因此经常洗手和保持手部清洁也极重要。星岛记者报道

萊切憂安省新冠反彈 可能讓學校重新關閉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表示,对近期安省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人数回升感到忧虑,因为大多伦多地区部分学生于周二(8日)开始重返校园。 皮尔区、荷顿区、杜咸区及约克区的部分学生,周二须回校或进行网上上课,莱切表示,十分担心安省过去十多天新增的染疫数字,有可能对学校持续开放有所影响。 莱切表示,特别注意的是,社区病例数量正在增加,故此,每个人都要加倍努力保持社交距离及手部清洁。 他表示,流感季节可能成为新冠疫情的第2波爆发。 过去数天,多伦多及皮尔区的新增感染数字明显上升,2地区的新增染疫人数,占了安省新染疫病例逾1半。 莱切表示,公共卫生官员没有提供达到哪个社区感染人数后,学校便需要再次关闭的指引。 莱切承认,若果不阻止病毒在社区中传播,可能会破坏已制定的计划,迫使省府须勒令再次关闭学校。 (图片:加通社) T02

士嘉堡小學僅有26%登記返校 父母不滿複課計劃

(■■士嘉堡区学校注册回校学生数目偏低,家长担心子女感染新冠肺炎,宁愿登记网上上课。) 新学年即将开始,据多伦多教育局的报告显示,士嘉堡区部分学校注册回校上堂的学生数目偏低。有教育界人士指出,家长担心子女前往学校后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回家传染给长者,因而宁愿登记网上上课。 《星报》引述多伦多教育局最新报告的资料,位于米兰大道夹芬治大道东(Midland Avenue and Finch Avenue East)附近的Alexmuir Junior公立学校,在疫情下只有26%的学生注册回校上课,68%选择网上上课,余下6%没有回应。附近的学校情况相似,在登记回校比率偏低的10间小学中,有9间位于士嘉堡。 士嘉堡-吉尔活选区(Scarborough-Guildwood)自由党省议员康德莹(Mitzie Hunter)认为,这并非巧合。自疫情开始以来,士嘉堡某些地区就成为爆发疫症的热点。市民知道如果出现社区传播,很可能会在学校中蔓延,他相信是家长为此担忧。 家长担心子女染疫传给长者 多伦多小学教师工会本地分会主席布朗(Jennifer Brown),曾经在士嘉堡多间学校任教,她称,这些地区有些家长,担心子女回校上堂后,感染病毒传染予家中长者。那些学校所在地区,有众多几代同住的家庭。 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资料,多市西北地区曾受疫情影响,许多学校回校上堂的学生少于一半。其中Firgrove公立学校只有41%,Driftwood是42%,Sheppard有43%,及Brookview的46%。 不过,在士嘉堡学生登记回校上课比例较高的中学,分别是Agincourt Collegiate的69%;Norman Bethune Collegiate的63%;Birchmount Park Collegiate的61%;及Lester B. Pearson的58%。在多市的西北地区,有些中学学生注册回校上堂的比率偏低,例如Westview Centennial只有47%;York Humber为45%;但Downsview中学回校上课的学生有56%。 不少父母不满省府复课计划 多伦多教育局主席布朗(Alexander Brown)相信,市内某些地区疫情相对严重,因此回校上课的学生比率也较低。这些家长不想冒险,有人表示并不清楚网上与回校上课的分别。因此有人担心,也有人愤怒,局内职员、教师和校长同样感到不满。 安省教育学院教授帕斯卡(Charles Pascal)指出,即使回校上课的总体人数达到63%,但对于省府重开学校计划坚持要求学生回到课室上堂,仍有不少父母对孩子的安全缺乏信心,因而出现批评的声音。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三成小學生準備留家上課

(■■在回复的小学生家长当中,70%选择让孩子返校上课。 美联社)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的调查显示,学校下周复课后,30%小学生会在家上课,78%高中生则选择回课堂学习。 作为新学年注册调查的一部分,TDSB的调查问卷得到了89%学生父母及监护人的回应,以让教育局了解他们是决定让孩子返校上课,还是在家参与远程学习。 在收到回复的小学生家长当中,70%选择让孩子返校上课,其余的则表示孩子将在家学习。在高中生家长及监护人当中,78%表示孩子将回课堂学习。 近3万家长未回应 TDSB表示,正在跟进未回应调查的近30,000名父母或监护人。 教局继续为9月15日开学做准备,届时大多数学生将在开课首天返校,小学生将从9月15日至17日分批开学。 TDSB主席布朗(Alexander Brown)上周曾表示,通过调查提前掌握家长的决定,对教育局十分重要,有助于开学前了解更加清晰的情况,及早做出相应的安排。 TDSB日前已向11,000多名小学教师发送一系列文件,指导他们如何确保学生勤洗手,以及在教室内如何最大程度地保持身体距离,措施包括安排学生坐在对角线上,而不是并排而坐,同时严格限制共用公共桌子的人数,比如小桌两人,大桌3人,以防范感染病毒。

萊切表示學生座位距離至少要有1米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接受680News的访问,表示已要求学生的座位距离至少要有1米,全校会设置卫生亭,引入全面保护层,以及校方通知教育局有关上课学生的人数,以便教育局能加派人手。 莱切表示,根据卫生官员的指示,学生的座位距离,除至少要有1米外,亦要引入全面保护层作阻隔。 莱切强调,省府已采取多项措施,包括在全校设置更多卫生亭,安排进入学校程序等。 被问到近日网上流传1些学校座位十分紧密的相片时,莱切表示,这是家长十分关注的重点,但事实上,教育局正确定每个班房的学生人数,及会通知教育局,令教育局可额外提供人手。 莱切强调,保证每个教育局都会有足够资源来保持学生的适当社交距离。 (图片:加通社) T02

約克區進一步限制班級人數 華裔教師談看法

(■员工忙碌地清洁,为学校复课做好准备。加通社) 约克区教育局周三决定,进一步限制小学班级人数。有华裔教师感到放心,但学生未能保持1米社交距离,情况就令人担心。 约克区教育委员谭国成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由于有家长、教师及学生都表示,担心幼稚园到第3班学生没有强制戴口罩,希望减少每班人数。他表示,约28,000名小学生会全面网上学习,因此学校会有些空间,令课室人数毋须那么密集。 谭国成表示,约克区教育局周三开会后决定,把幼稚园的目标班级人数定在20人,第1至3班15人,第4至8班20人。但他表示,有些地区的学校由于不是很多学生采取网上学习,班级人数就可能会上升到安省的标准班级人数,即幼稚园每班28至29人、第1至3班28人、第4至8班30至32人。但他表示,由于现时才确定班级目标人数,教育局需要聘请老师,配对分别教授网上课程及回校上课,暂时未知那些地区的学校,未能达到周三定出的班级目标人数。但万锦市较多学生选择网上学习,可望达到每班的目标人数。 仍忧安全距离难达标 他表示,由于下周四复课,教育局仍然有时间去配对老师,家长可望在本周尾或下周知道子女首天上课日期。教育局周三也决定,法文班也可以提供网上课程。 约克区小学教师冯老师周三表示,教育局减低班级人数,令她觉得复课较安全。她任职的学校能达到最新的班级目标人数,但老师至今仍然未有时间表就较令人紧张。她回校受训后,觉得稍为安全,因为若计算特殊教育学生在内,第4至8班,每班约24至25人,比省府标准少5人,应该会有较多空间。但她回校搬走班级的柜及摆放枱椅后,学生之间的距离只能有70至90厘米,做不到1米的距离。第1至3班学生就有80至90厘米的距离,虽然班级人数减少,但有些柜是钉在墙上搬不走,因此学生仍做不到1米距离。 她表示,学生距离那么近令她感到忧虑,教师还要顾及学生洗手时的距离等。她又说,校方会提供口罩及面罩,但她的学校仍然未有洗手液,据她所知,很多学校都仍然未有口罩及面罩供应。

孩子學校爆疫會怎麼做?安省最新行動指引

(■■检测呈阳性的师生,须自我隔离至少14天,并确认康复方可返校。 加通社) 随着200万中小学生和教职员即将返校,未来一段日子在安省校园内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几乎无可避免。当有学生出现征状、校内有确诊病例、或有学生家人感染时,家长、学校、教局和公共卫生机构须采取哪些行动,省卫生厅推出的行动指引,对此做出详细规 家长不应将有征状的学生送到学校。如果学生在校内出现征状,校长应立即通知家长把学生接回家。在等待家长前来的过程中,应将有征状学生隔离,照顾该学生的人须穿全套防护衣。校长必须确保正确清洁该学生所使用的空间、材料。 确诊或疑似案例 校方须通报 当局鼓励家长带有征状的子女去接受检测,在等待结果期间,学生必须留家,身体条件允许时可参加网课。即使检测为阴性,亦必须等所有征状消失24小时后才能返校。学校不必把所有有征状学生上报卫生局。不过系统会监测学校的出勤率,并每天向当地卫生局和省教育厅报告。 如有师生确诊阳性,卫生部门将会即时通知学校。省府行动指引规定,校方必须将确诊和疑似案例报告给卫生局和教育厅。一旦有确诊病例出现,学校和教育局的网站上会公布有关情况,但不会提及感染者姓名。与确诊者有密切接触的人,如曾在同一教堂上课、同坐一辆校巴、参加过同一个课后活动的人,将会被直接联络。 学生确诊 同班家长将获通知 卫生局会根据不同学生和职员与阳性感染者接触的程度,来决定他们曝露于病毒的风险。为进行这种追踪,学校要向卫生局提供必要的信息,包括同一班级学生名单,出勤纪录,家长联系方式等。所有同一教室上课的学生都被列为高风险,家长会立即获通知。 所有被卫生局列为感染高风险者,都要自我隔离,并鼓励接受病毒检测。即使检测结果为阴性,他们仍需由最后一次与阳性患者接触那一天算起,自我隔离14天内。卫生局列为低风险的人可以返校,但要密切注意自己是否出现征状。如果阳性患者确定是在校外被感染,且没有机会在校内传播病毒,则与他们同一群组的人不必隔离。 同校14天2确诊 须宣布爆疫 如果同一间学校在14天内出现两例或以上的实验室确诊病例,且这两例病人显示出有传染病学上的联系,相关患者曾经出现在同一教室、校巴或课外活动中,卫生局必须宣布该学校出现疫情“爆发”。卫生局将决定校内哪一群组属于高风险群,且必须隔离。如果卫生局认为一间课室、一个群组或是一间学校必须关闭一段时间,家长会立即得到通知。 若一间学校宣布疫情爆发后14天没有新的病毒传播证据,即所有曾经与最初感染者接触的人,都收到了病毒检测安全结果,卫生局可以宣布解除疫情。 爆疫不一定关校 官员作判断 当卫生局宣布一间学校出现疫情爆发时,学校可能被关闭,但也可能不会。没有规定当学校出现几例确诊病例时必须关闭。关校与否取决于公共卫生官员的判断。省府规定,当有证据显示病毒有可能在校内广泛传播,比如多名师生确诊感染、但没有确切证据显示他们是在学校以外感染,此时应考虑关校。 如果学校被关闭,卫生部门会建议全校所有师生接受病毒检测。而即使疫情未完全结束,学校也可重开。 患者确认康复 方能返校 任何人确诊病毒阳性后必须隔离至少14天。此后必须由卫生局或是为其提供治疗的机构,确认并宣布已被列为康复,当事人才能返回学校。 如果父母或兄弟姐妹确认感染,卫生机构鼓励家长通报学校,但这并非法定要求。不过省府规定,确诊为阳性者,所有在同一家庭中生活的人必须自我隔离,家中的儿童在14天内不得返回学校。

福特與萊切參觀學校 視察重返校園準備措施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省长福特与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周二(1日)到位于多伦多的1间小学,参观该校在重返校园前夕,学校所作出的准备。 福特与莱切到位于市中心College街的Kensington Community学校参观,包括课室内的社交距离、筛查措施及户外学习空间。 福特表示,省府已为每个人提供工具、资源及财务资源;但归根结底,校长仍是所属学校作出负责任的最重要人物,而各学校将会获得教育局、卫生厅及教育厅的支援。 莱切则表示,对重返校园充满困惑及恐惧。 (图片:加通社) T02

4個教師工會一起投訴 指開學安全措施不足

(■■4个教师工会不约而同,向劳工关系局投诉开学安全措施不足。星报) 安省4个教师工会向安省劳工关系局投诉,指安省政府未能充分回应开学后的健康与安全忧虑。 对此,安省劳资关系局相信未能在9月份,就4个教师工会提出的投诉作出仲裁;4个教师工会,包括安省法语教师协会(The Association des enseignantes et des enseignants franco-ontariens)、安省小学教师联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安省天主教英语教师工会(The Ontario English Catholic Teachers' Association),及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 或要求开学前作出仲裁 4个教师工会是各自向劳工关系局作出投诉,指安省的重开学校指南,并未按然劳工部第25(2)(h)节的要求,采取一切合理预防措施来保护员工。 工会指出,教师“别无选择”,只能采取法律行动。 4个工会的联合声明指出,与劳工厅长较早前的会面中,已提到省府要下令要求教育部门制定社交距离、校内通风系统与运输等标准。 鉴于教师认为在不够安全的条件下重返学校,预期工会将要求劳工关系局加快审理案件的速度。星岛综合报道

專家警告兒童新冠測不準 有徵狀就該待在家中

(■■开学在即,有专家警对儿童进行的新冠病毒测试不准确,只要有征状的儿童都应该待在家中。CBC) 两名多伦多儿科专家对父母提出警告,如果孩子出现可能和新冠病毒有关的征状,那么哪怕孩子新冠病毒测试阴性,也应该把孩子留在家里,因为对儿童进行的测试会产生不准确的结果。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两名专家说,流感季节近在眼前,孩子如果流鼻涕、咳嗽或喉咙痛,就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流感,或是普通感冒,但医学专家并不总是能准确分辨。 库里克医生(Dr. Dina Kulik)是儿科专家和急症医生。她说,如果孩子发烧、流鼻涕、起红疹,或者头晕,父母就应该将孩子视为感染新冠病毒对待。 库里克说,尽管安省允许儿童在征状消失24小时后,如果测试新冠阴性,就可以返校,但她认为父母应该把孩子留在家里隔离两周,其他家庭成员也应该这么做。 库里克有4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她说能理解父母面临的巨大压力。但是,如果把有轻微征状的孩子送去学校,就会增加其他人生病的风险。 斑纳芝医生(Dr. Anna Banerji)是儿科传染病专家。她说,因为儿童经常征状更轻微,或者完全没有征状,所以当他们出现任何新征状时,他们应该留在家里至少一周。她表示,孩子们总会生病的。我们周围有各种病毒,我们无法知道是什么病毒导致了孩子生病。 假阴性测试结果令人担忧 斑纳芝和库里克两位医生都表示,安省学校的新冠爆发计划过于依赖测试结果。测试经常出现假阴性,从而导致学生把病毒带到学校。 安省允许出现征状的儿童如果测试阴性,那么在征状消失24小时后可以返校。如果班级有人测试阳性,那么全班都将回家隔离。所有这些人都应该尽快进行测试,但省府并未下令一定要进行测试。 库里克说,仅仅依靠测试来决定孩子是否可以返校是不明智的,“除非我们完全知道测试的可靠程度和准确程度。”斑纳芝则指出,有时候家中其他成员测试新冠阳性,孩子有同样征状,却测试阴性。 史蒂奎(Romana Siddiqui)住在密市,是3名孩子的母亲。她说,她之前对安省政府的返校计划寄予很高期望,何况联邦又增加了拨款,但是她说现在感到很失望。 史蒂奎是一个抗议政府削减教育经费的父母权益团体的成员,她最担心的是班级人数过多。她说,她知道家长们处境艰难。“我不想送我生病的孩子上学,我也不想其他家长送他们生病的孩子上学。但是基于我在日托中心的工作经验,我知道有时候父母不得不这样做。” 她希望政府为不得不把孩子留在家里的父母提供更多有薪病假。 安省劳工厅发言人德利纳(Janet Deline)在声明中表示,省府已经通过议案,保护由于新冠病毒不得不留在家里的工人不失去工作。“这包括当你照顾由于生病需要隔离的孩子,或者学校关闭不能上学的孩子,或者当你遵循医疗专家的建议留在家里时。” 她指出,联邦政府的190亿元安全重启资金里,11亿元用于临时全国病假项目,为那些没有带薪病假的工人们提供10天有薪病假。 安省教育厅发言人柯拉克(Caitlin Clark)在发给CBC的电邮里说,政府的重开计划听取了全国最好医学专家的意见。 柯拉克表示,安省比其他省份在重开学校上花费的资金更多。安省实施了“积极的”口罩政策,聘请了超过1,300名监管人,支出了7,500万元用于额外清洁和聘请600多名公共卫生护士。 柯拉克说,如果出现新证据,安省计划将根据最佳建议做出改动。星岛综合报道

約克區教育局增聘150教師40名護士

(■■约克区教育局已准备增聘150名教师及40名护士。星报) 新学期快将开始,约克区教育局大举招聘人手,以求在9月能安全开学。 据yorkregion.com报道,为了缩减班级人数,约克区教育局(YRDSB)不仅将招聘150名新教师和教育助理,而且还将会聘请护士来协助整个学区安全开学。 7月,安省政府宣布拨款5,000万元,增聘多达500名驻学校护士,通过筛查、测试、追踪和减少风险策略,协助学校重开。 约克区政府传讯总监凯西(Patrick Casey)表示:“卫生部门已为40名护士拨款,以支持约克区的学校重新开学,我们也在继续招聘。”约克区教育局在8月26日的网上公告中也表示,将招聘150名新教师和教育助理,费用超过1,500万元。 教育总监斯瑞斯克(Louise Sirisko)说:“在计划9月重新开学的同时,保护学生和教职员的安全是首要任务。这样的支出将有助于尽量减少班级规模。” 发展网络学习需评估私隐 首席财务官马哈拉吉(Vidyia Maharaj)解释说,到目前为止,省教育厅已经提供了一些资金,以减低因为新冠病毒以及重开校园的有关开支,“学校重开的费用包括个人防护设备、额外的培训费用、额外的人员费用、学生交通费用、科技用品和其他费用。” YRDSB在8月25日召开了4个半小时的会议后,在网上宣布了这一消息。教育委员在会议期间提出了大量问题。该委员会副主任里德(Steven Reid)说,大约有500人在网上收看这个会议。 当安省于3月17日宣布因新冠状病毒进入紧急状态时,YRDSB的一些家长表示失望,因为教育局没有使用同步学习。YRDSB当时表达了对公平和私隐的担忧。 在8月25日的会议上,里德解释说:“每天下午,学生们都可以实时接触到老师,这会有一个时间表。”他补充说:“我们可以向前推进,Zoom已经进行了私隐影响评估,并且已经通过了。我们正在购买Zoom(使用权)的过程中。”他表示,YRDSB也在Zoom“为教师开发专业学习和资源”。 小学采传统全天上课模式 教育厅的指引为安省的学校制定了3种模式。约克区的小学采用传统模式,每天全时间上课,同时加强安全措施,并通过分组来限制接触人数。如果学校因第二波大流行再次关闭,将采用完全网上学习的模式。另一种适应性模式(adaptive model)将学生人数限制在15人左右,纳入远程学习,并包括其他安全要求。约克区的中学将会使用这种模式。 里德说,开发一个网上系统通常需要一年的时间,但是YRDSB只需要3到4周的时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时间表还未最终确认。里德说:“我们需要一点耐心,以前从未有过这种状况。”但他感谢填写调查问卷的众多家庭,并敦促他们提供更多信息。 YRDSB的教育委员林恩( Ron Lynn)则询问了期末考试的细节,但教育局仍在等待教育厅的指引。星岛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