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20:33:41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学校重开

多倫多小學生開學後有3次選擇 返校或是網課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教育局决定,在未来1个学年内,定出3个时间点,可让小学生重新选择到学校上课或进行网上授课。 多伦多教育局表示,家长必须在每个时间点之前的至少3周,为子女作出决定。 该教育局指出,基于健康与安全原因,切换学习模式,会对人手调配、社交距离及空间分配产生影响,故在整个学年中,只能提供3个可转换学习模式的时间点。 该3个时间点,包括10月13日感恩节假期后1天,11月23日,及2021年2月16日家庭日假期后1天。 3个可转换学习模式的时间点最后登记限期,分别为9月30日,11月6日及2021年1月29日。 多伦多公共卫生当局已规定,幼稚园低班及高班,每班学生人数最多为15人,1年级至8年级每班学生人数最多为20人。 (网上图片) T02

荷頓公校與多倫多天主教學校定於9月14日開學

【星岛综合报道】荷顿区教育局及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均作出决定,将今年的开学日期推迟至9月14日。 荷顿区教育局教育总监Stuart Miller强调,有关计划仍然有机会随时作出改变。 该教育局规定,1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在学校上课时,必须戴上口罩;该局亦表示,至今有1.6万名学生登记网上学习。 另外,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亦决定,将9月开学日期延后至9月14日。 (网上图片) T02

開學在即 給孩子買手機有什麼合適的計劃?

(■■手机已经成为现今很多学生的生活必需品。网上图片) 安省9月学校开课已成定局,除非选择留在家里网上学习,否则即使上学时间怎样缩短,也总要回到校园去。疫情大流行之下,为了保持联络以策安全,你会考虑给孩子使用手机吗?什么手机计划最适合他呢? 约克区的李先生分享他的经验,儿子今年升读12年级,几年前他开始使用手机,起初使用小公司的pay as you go预付计划,后来发现以每个通话(0.3元一分钟)和短信(0.15元一条)来计算,其实并不划算,孩子有时一下子就用光了储值,假如忘记增值,就怕遇上急事而用不上电话。结果李先生为他转了一个月费计划,每月$20,有100分钟的打出通话时间(打入时间无限),短信无限,另有100MB的数据。 若介绍新客户 可享受月费折扣 李先生说,使用这种数据计划也有窍门:“假如儿子要我驾车去接他,便会发短信给我,然后我再打电话问他到哪里接他。” 而这间公司也不时提供各种优惠,例如送额外数据;愿意使用自动转账的话,可酌减月费若干;介绍新客户的话,又可以再减月费。在七除八扣下,李先生现在的月费是13.56元 。这是一间规模较小的电信公司,李先生觉得服务还可以:“儿子很少去偏僻的地方,所以网络接收没问题。上学时学校又有WiFi,数据少也没问题,这种计划对他来说很适合。”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独特需要,所处的环境也不同,独立手机资讯网站whistleout.com就提醒家长,在给孩子订手机计划前,应该考虑以下问题: 签手机计划前应考虑四大问题 * 这个手机的用途是什么?只是用来通话,还是拿来和朋友打短信; 要拿来上社交媒体?要用来拍照和拍视频吗?一早计划用途,有助拣选手机和计划,也是教导孩子做事负责任的方法。 * 谁为手机月费付钱?如果由孩子自己付钱的话(让他们计划自己的零用钱开支),预付计划可以帮助青少年认识到钱的价值,其中最大的好处是不会在月底出现不可预期的惊人费用,但不好处就是用光了后,服务就终止了。 * 需要签约吗?中途退出有没有罚款? * 假如是月费计划,超出了使用量之后,究竟要付上多少额外费用。 相比世界其他国家,加拿大的手机月费相当昂贵,特别是在数据方面。根据英国格价网站Cable.co.uk今年2月时所做的调查,比较全球228个国家哪一个数据费最便宜时,加拿大名列209,国民平均1 GB数据要付上12.55美元,相对之下澳洲只需0.68美元,英国是1.39美元,美国是8美元。不过这个局面相信会开始调整,加拿大政府在7月比较全国手机收费计划后,为了令国民得到更实惠的电信服务,要求Telus、 Bell、 Rogers三大电信商,在未来两年内减低2至6GB计划的25%收费,相信届时电信市场必有一番龙争虎斗。 网站提供实惠计划供参考 不过,现阶段也不代表没有性价比高的计划可选,whistleout.com的加拿大分部whistleout.ca在这开学季节,特别选择了几个实惠计划以供不同需要的消费者参考。 一、预付计划 (pay as you go ) Freedom Mobile Prepaid 1.5GB Promo Talk...

安省政府公布校園安全指引

(■■对于复课后校园可能会出现疫情爆发爆发的情况,省政府已经做好准备。CTV) 对于安省中小学在9月复课后,校园可能会出现疫情爆发的情况,省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并公布新冠疫情校园管理指引。省府计划提到,一旦有学生被确诊感染,将会被送回家,在极端的情况,若经证实疫情已在校园爆发,整个学校或将关闭。省府呼吁学生和民众下载新冠病毒疫情警报应用程序(COVID Alert)。 公共卫生部门指出,新冠有各种不同征状,典型的包括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征状,并且未有发烧。不论是严重头痛、身体疼痛、腹泻或任何身体不适,学生或教职员都不应该到学校。家长每日送子女回校上课前应该检查是否出现新冠征状,如果生病要留在家中。如果学生在校园内出现病征将被立刻隔离,由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的教职员看管,并通知家长接回家。 省府表示,一间大的中学,校长在正常情况下,每日平均约要求8至10名学生返回家中。如果学生被证实感染新冠病毒,学校将以匿名方式书面通知家长。 定义爆发须接连两宗有关联确诊 省府的指引没有强制要求身体不适的学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但家长应咨询家庭医生,以确定是否受感染或是其他毛病。即使学生被证实没有感染病毒,但如果因为流感或过敏等原因出现征状,仍被禁止上学,直至征状消失后最少24小时才可重返校园。当然,如果证实受感染,或与感染患者有近距离接触,则依公共卫生政策最少要隔离14天。 安省政府对学校爆发疫情的定义为14日内有两宗或以上经检验证实的确诊个案,其中一宗相信是在校园内或校车上被感染。如果是两宗个案没有任何关连,虽然会由当地公共卫生局视察和检讨安全措施,但并非在学校传播,也不会被列为校园爆发。 而如果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发现“潜在的广泛传播”的证据,例如有许多不明来源的阳性病例,整个学校也可能被关闭。该决定将由地方当局自行决定。 省府指出,很多人误以为检测证实没有感染便可以安心,但检测存有很大局限性。假如有人在今日接受检测,在24小时或更长时间后被证实没有受感染,但不代表明天不会受感染。如果一个地区只有极少数人被检验出带有病毒,可能造成一个安全的假象,反而衍生更多问题。 省府表示,医护专家一致认为最重要是尽力降低新冠病毒在社区传播,只有低感染率才能确保校园不会出现大规模感染;但医疗系统也估计学校有可能出现爆发。 因此,省府会公布疫情管理指引,要求个人和学校遵守,设立多重保障把感染风险减至最低。而一旦有疫情爆发,当地公共卫生局已经做好准备,并有能力协同学校控制情况。 省府也将持续积极进行检讨,保障校园和社区安全。 公共卫生局随时准备协助学校 省府强调,预防胜于治疗,如果能够避免受感染,便可以省却连带的问题。事实上,预防任何疾病传播均非常重要。因此,保持社交距离、经常洗手、戴口罩以及有任何征状应留在家中是永远不能够忘记的金科玉律。 省府指出,现时防疫措施也同样适用于防止流感扩散。澳洲和南半球其他国家正值流感季节,但今年患病人数低于往年。省府也鼓励民众在今年流感到来前尽早施打流感针。

華裔家長對是否讓子女返校持不同意見

(■■有家长认为自己在家教导孩子的质量不会比学校差。 星报资料图片) 华裔家长对是否让子女返回学校持不同意见,有人不相信网上教学的质量,也有人担心学校会爆发疫情。 有家长表示,虽然子女渴望回校上课,但保持社交距离令整个学习环境与以往完全不同,学生整天仅与同班同学一起,休息时间也仅可与其他同学遥距打招呼,故在学校或在家中上课并没有大分别。况且,加拿大的小学向来甚少功课,坊间有不少补充作业,在家自己教导的质量不会比学校差。 有家长则认为,虽然在学校接触的同班同学人数有限,但其他学生在校外活动如何则是问题,为安全计不愿意子女做“白老鼠”。 网课难知子女学习进度 有任职中学教师的家长说,去年下学期根本不知道子女的学习情况,唯一确定的只是子女按时打开电脑。虽然学生在学校上课也可能心不在焉,但起码不会出现开一部电脑上课,另外开一部电脑打机。另外,家长也不知道子女是否有交功课。 有坚持让子女重返校园的家长说,学校是首先照顾在课室上课的学生,按每班16人分班。原则上,会由原来学校的科目老师授课。因此,子女只要小心同班的16人,如果发现任何可疑,放学回家便立刻采取预防措施。网上课程的学生则由教育局集中分派,每班31人,由没有实体上课的教师授课。 有家长说,三字经已经有教“昔孟母、择邻处”。花钱在好校区买屋无非为子女学业。遥距课程授课老师的教学水平完全是赌运气。 星岛记者报道

教育廳長萊切表示是否返校尊重家長選擇

(■■教育厅长莱切表示教育厅尊重家长的选择。 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政府公布新冠疫情校园管理指引,旨在以确保学生的健康和安全。虽然学生上课时不可以使用手机,但仍然应该下载应用程式以便有所警觉。 省长表示,让200万学生和数以千计教职员在9月重返校园是一件极不容易,但却是正确的的事,学校的环境有助学习,学生也需要与同学和教师进行社交活动和相互支持;但如有需要,省府将毫不犹豫采取进一步行动以确保学生的健康和安全。 他说,安省的开学计划是全国最安全。新聘500名公共卫生护士专责校园安全,增聘1,300名清洁工人,添加教师和助教人手,以及增加消毒和清洁用品的拨款,额外给予6,000万元购买教职员的个人防护装备和全省学生布口罩,7,300万元加强在中学进行病毒检测。联邦政府拨款3.81亿元协助安省复课。 教师将担当重要角色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表示,家长面对艰难的抉择,是否送学生回校上课,教育厅尊重家长的选择,在家学习的学生可以得到即时网上视频式授课。 他说,新出炉的20页指引是要确保学校在遇到任何可能出现疫情爆发时能够迅速处理。如果有学生或教职员确诊,全校和家长即时会接获通知,并展开严谨的追踪调查,可能全班要接受检测,甚至暂时关闭课室,直至首席医官认为安全才重开。 他说,省府去年实施学生在上课期间不可以把手机放在桌面的规定不会因为疫情有所改变,但可以放在背囊或手袋,以避免干扰上课。新冠病毒疫情警报应用程式即使是在静音时仍然如常运作。 安省首席医官威廉姆斯(Dr. David Williams)表示,学生患病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尤其是在秋天要先确定是否感染新冠病毒,新冠感染的轻微征状与流感或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极相似,学生也不一定出现征状。因此每宗个案均要独立处理,并保障学生的私隐。 他说,教师担当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察觉有任何异常,可以咨询公共卫生护士。 星岛记者报道

約克公校華人教育委員詳談返校安排

约克区公校教育委员谭国成表示需要特殊教育的该区学童,在疫情前大部分属一对一学习模式,所在科室人数少,在新学年也不会有改变。他明白有些学童对戴口罩上课或有所抗拒,为适应上课新常态,教局已安排教师在9月首3天,接受学校新常态培训,应对学生返校后防疫状况。 问到大多伦多地区不少教育局拟推迟开学日期,以确保在新常态下学生开学顺利及不会出现任何混乱,谭国成向本报表示,约克区公校教局于本周讨论是否采循序渐进式开学,他提醒家长在此星期要留意,教局或公布不同级别学童开课日期,强调让孩子安全返学,是教局首要关注事项。 谈及有关注自闭症及残障学童团体,指教育厅未重视特殊学习需要学童在新常态下的返学安全措施,谭国成表示暂时没有很多这类家长;就新常态下校园措施的担忧,他提到在疫情出现前,特殊需要学童主要采一对一方式教学,每班人数少,此情况在疫情后也不会改变,他估计这方面的应对措施问题不大。 本周定是否循序渐进开学 目前新常态教学模式,不单是特殊教育工作的老师,所有教师都要适应其改变,为此约克区公校教育局在9月1、2及3日,安排老师进行相关培训工作,例如老师及教职员该如何确保学生在校园内戴口罩,如何认知学生可能出现的感冒征状,以及如何与家长就防疫加强沟通等。 对于一些患有自闭症、过度活跃症等学生,在校戴口罩或出现困难,谭国成称为期3日培训,也涉及教师及教职员如何协助学生适当戴口罩,并会安排辅导人员辅助;另外,会与家长合作,寻求帮助学生适应校内戴口罩。 他提及,早前约克区公校教局透过网上调查,了解学生选择亲身回校上课抑或留家学习,结果发现约35%小学生将留家网上学习,65%小学生会回校返学;中学生方面,目前有约22%学生选择留家学习。 此外,约克区公校教局有35%教师选择网上教学,若调查数字与现实相距不远,该局辖下学校回校教师人数将足够应付需求。 谭国成指出,教局需要了解不同地区学生愿意亲身返校的比例,不排除有些地区会出现返校人数高于平均,但有些地区情况正相反,这有待教局进一步分区分析才会知晓。另外需要特殊学习的学生选择留家学习的比例为何,也要深入了解。 家长接送可减轻司机不足情况 校巴司机短缺问题,也成为开学后家长关注的另一难题,谭国成称据其了解,约克区内并未出现校巴司机不足的情况,现时校巴容许每行座位可多坐一名学童,即如果一个家庭有两名子女需乘坐校巴上下课,他们可以坐在同一行列,毋须分行乘坐,此举能纾缓校巴座位不足的压力,而且在新常态下或有更多学童,由家长亲自驾车接送,有助减轻校巴司机不足情况。星岛记者报道

家長炮轟省府忽視特殊學生返校安全

(■■大流行过后,伤障学生返回课堂将面临更多的障碍。 CBC) 安省的家长们正密切关注子女重返校园安排,以及校内有否足够措施,避免学童聚在一起时的感染风险。而对一些伤障及自闭症等特殊需要学童的家长来说,如何保护子女在校安全健康显得更加重要,但这部分家长认为省府并没有好好规划,他们直言子女是被遗忘的一群,敦促省府重视这些学童的生命。 据加通社报道,安省教育厅早前表明已拨款1,000万元予不同教育局,向需要特殊教育的学童提供疫后返学支援措施,安省自闭症联盟及安省伤障通行联盟均认为,省府根本没有考虑伤障学童下月重回校园所面对的安全健康危机与困难,指省府无视伤障学童受感染的危险。 侧重一般学童返校措施 安省自闭症联盟主席柯比麦金托(Laura Kirby-McIntosh)形容,伤障、自闭症及患有过度活跃症等学童,在疫后重回校园所面对的障碍及危机,较一般学童更多;她认为省府现阶段侧重在一般学童的返校措施,忽略有特殊需要学童的危险,是一项败绩。 她指省府只关心一般学童安全,却将有特殊需要学童利益放在最后考虑,令这些学童及其家长感到他们是被遗忘的一群。 谈及安省教育厅强调已拨款1,000万元给省内特殊教育支援,协助需特殊教育学童,在新学年返校防疫及健康安排,但柯比麦金托说教育不是只讲钱,最重要是关心学童真正需要。 她指教育厅于上周匆匆提到有此拨款,对于伤障、自闭症与患过度活跃症学童及其家长来说,未必有足够时间作出准备;相关团体曾向教育厅提出多项特殊教育开学建议,她称教育官员对这些建议反应冷淡,更没有提出任何支援方案。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发言人伯迪(Ryan Bird)形容,公校教局明白特殊需要学童家长的忧虑,不少此类家长或为子女安全,选择留在家中上课,公校教局会与他们保持紧密联系,了解其子女打算返回校园抑或会在家上课,并向他们提供更多资讯与支援服务,令这部分家长能够放心。

七成大多倫多地區家長 希望分批開學

(■■距离开学只剩下约2周时间,家长对防疫问题十分关注。星报资料图片) 离新学年开始还有不足三周,民调显示大部分家长对子女在疫情下安全返学仍没有很大信心。绝大多数家长赞同学校在新学年最初两个月逐步开放,而非一步到位,马上进入全速运行模式。 680 NEWS电台报道,近期由Maru/Blue Public Opinion公司举办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在大多伦多地区每10位小学生家长中,有7人表示,希望看到9月新学年开始后,只是先有一部分学童返校上课,然后视情况发展,到10月份时再允许更多学生返校。 在高中生家长中,亦有63%支持类似的分批返校(staggered return)做法。 47%家长认为欠资源清洁校园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上周表示,允许各地教局自行决定采取分批返校做法,但仅限新学年的首两个星期。更早的时候,省府曾表示若教局认为可以提高安全性,将允许教局在新学年第一周采取分批返校方式。 省内最大的教育局多伦多公校教局(TDSB)早前已表示,会在新学年前两周内,安排学生分批返回校上课。约克区公校教育局也已经通知家长,计划让小学生和高中生分批返校,目前还没有公布细节。 民调还发现,家长对于学校从事清洁工作的部门,是否有足够资源和人手来保持学校环境安全的意见分歧较大。有53%受访者表示有信心,47%则表示没有信心。这项民调于本月14日至17日进行,随机访问了761 位安省小学生和中学生家长,误差率为正负4%。 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開學推遲到9月15日 下周公布虛擬學習計劃

(■多伦多教育局通过,总额3,870万元的重返校园计划。 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教育局(TDSB)一致通过总额为3,870万元的重返校园计划,以增聘数百名教师,减少幼儿园和小学班级人数,落实社交距离。教育局还通过一项计划,可能将开学日期推迟一周至9月15日,以及批准了一项动议,要求所有学生和教职员戴口罩或面罩。 通过的计划内容,包括重新部署400名员工,增聘366名教师,以减少每班人数。所涉总额3,870万元资金,其中630万元来自先省府承诺的资金;290万元从预算中重新分配;最大部分资金是从教育局储备金中动用2,950万元。 班级人数方面,多伦多公共卫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已确定感染新冠病毒风险较高的社区。该些社区中的幼儿园每班人数上限定为15人;第一至第八班的上限为20人。市内其他社区的学校,幼儿园班级人数上限为26人,第一至第三班上限为20人;第四至第八班为27人。 至于虚拟学校或远程学习,学生将全天参与在线实时学习,幼儿园每班人数上限为29人;第一至第三班为20人;第四至第八年班35人。虚拟学习的详细计划将会于下周公布。 下周公布虚拟学习计划 教育局临时教育总监杰克森(Carlene Jackson)表示,新通过的重返校园计划并非完美,“我们没有资源降低整个系统的班级规模,以至在地方都能保持两米距离的建议”。 如果所有学生返回校园,有34间学校将缺少空间;如果八成学生返回,则只有4校缺少空间。教育局表示,将继续与多伦多市及其他城市协作,寻找替代空间。 省府日前拒绝了教育局的方案,包括减少班级人数,把幼儿园至第三班的上限定为15人,第四至第八班为20人。教育局昨天通过的新计划,把人数上限略为提升。 杰克森早前表示,除非出现“奇迹”,否则不大可能在原定的9月8日开课。教育委员周四在一个特别会议上获悉,职员正在考虑将开课时间推迟一周至9月15日,且在初段把学生上课时间错开。教育局将于8月25日起,向家长和监护人发出新调查,了解他们是否计划送学生返校上课。 此外,教育委员一项动议,要求所有学生和教职员戴口罩或面罩。教育局指出,即除非有医疗理由,两岁以上人士在室内公共场所戴口罩或面罩。“特别针对较年轻的学生,我们将确保有户外休息时间,以便他们毋须连续数小时戴口罩”。 要求学生和教职员戴口罩 多伦多教育局与天主教教育局,同样希望所有学生于9月开学后,在课室上课时应戴上口罩。 多伦多市议会支持省政府的建议,小学4年级至9年级,以及高中学生才需要戴口罩,但多伦多教育局则认为,幼稚园至4年级学生,亦应该戴口罩。 滑铁卢地区教育局已通过类似的议案。 在多伦多,受托人Michelle Aarts在动议中指出,多伦多市政府认为市民在室内时必须戴口罩,而且,根据研究指出,幼童确实可感染新冠肺炎,并在呼吸系统中携带高病毒量,这反映幼童是有感染及传播病毒的能力。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校車分階段啟動 所有學生乘車須戴口罩

(■■有校车司机希望将乘车人数限制在一个座位只坐一名学生。星报) 负责校车服务的公司表示,在多伦多公校和天主教学校新学年开始后,将采取分阶段启动服务方式。在开学第一周只为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校车服务。日后所有学生乘车时都必须戴口罩。 据CP24新闻台报道,多伦多学生运输公司(Toronto Student Transportation Group,TSTG)上周向家长派出的一封信中表示,在新学年第一周即9月8日至9月11日之间,只能给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校车服务。其他所有合资格乘坐校车的学生,除非出现严重的司机短缺,或是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其他难以预见情况,否则可以由第二周起获得服务。 不过多市教育局昨日通过返校时间推迟至9月15日,料TSTG将会调整相关安排。 所有学生乘车时须戴口罩 专为多伦多公校教局(TDSB)和天主教局下属中小学提供校车服务的TSTG公司表示,将在8月底之前向家长发出通知,确认其子女由哪一天开始可以享受校车服务。除非有健康上的原因,从幼儿园至12年级所有学生乘车期间都要戴口罩。 司机也会被要求戴口罩或面罩。公司在安排乘车座位时,会考虑将同一家庭的子女或是在同一课室上课的学生排在一起。 TSTG在信中还表示:“考虑到安省一向存在校车司机不足的问题,采取分阶段启动服务的方式,可以令公司有更多时间,发现及解决服务启动期间与此有关的各种潜在问题,保证在完全恢复服务之后,整个系统运行顺利。” 公司将在每个班次开始前和结束后,对校车上乘客接触较多的区域加强清洁。安省福特政府已在新学年返校计划中拨款4,000万元,用于疫情期间加强清洁校车及为司机购买个人防护用品。 另据680NEWS新闻台报道,安省校车协会(The Ontario School Bus Association)表示受疫情冲击,新学年安省校车司机人数,预计将比实际需要短缺10%至15%。协会行政总监戴诺特(Nancy Daigneault)表示,司机们希望将搭乘校车学生人数限制在每个座位只坐一人。一些年纪较大或是感染风险较高的司机,对于驾驶满员的校车感到特别担心。 所有返工的司机都会戴口罩和面罩。学生会被要求每天乘车时坐在固定的座位。协会请求家长保持耐心,给予相关机构更多时间增聘司机人手。

福特大甩鍋:返校計劃是醫療專家建議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省长福特就重返校园的计划作出解释,他强调,重返校园计划及检测,并非福特的计划,亦非莱切(Stephen Lecce)的计划,而是医疗专业人员及专家提出的建议。 福特强调,对一些“热点”地区的学校已制定出积极检测病毒的计划;他表示,省府已有1套全面的计划,且作出最佳的准备。 他表示,已向内阁所有厅长明确指出,没有甚么比1个安全的学习环境更重要。 福特重申,省府已经雇用了500名护士在“热点”地区的学校进行病毒检测。   (图片:CTV) T02

約克區9月複課安排 衛生官認可省府方法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与约克区首席卫生官Karim Kurji一起出席14日在虚拟市政会议,讨论了一个非常紧迫的议题,就是将200万名儿童聚集在一起并回到教室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困境。 星报传媒集团 YorkRegion.com报道,莱切在会上回应了对通风和病毒的担忧,提到了最近宣布的用于改善学校气流能力的5000万元的用处,将投资于冷暖空调系统的过滤器以及较旧学校的便携式设备和教室的过滤器,还有高效微粒空气过滤器和移动空气通风系统。 与会的约克区首席卫生官Karim Kurji对安省政府提出的方法表示认可,他认为,虽然今年秋天学校中出现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似乎不可避免,但约克地区现在的状况比今年早些时候要好得多。 他说:“现在约克区每天要测试约1100人,阳性率为0.5%,这比美国和我们以前的水平要好得多,之前的阳检率大约是5%。”Kurji表示,如果每个人都遵循策略,卫生和安全距离等要求,校内即使爆发疫情,也能够迅速被控制。 目前,专家们在重返学校的问题上的看法相对一致。他说:“我们必须找到让我们的孩子重返学校的方法,这样他们才可以继续在社会发展方面,与同龄人的关系以及心理健康问题上受益。” Kurji说,在约克地区,儿童约占染疫病例的4.7%,其中大多数是通过亲密接触获得的,通常发生在家庭内部。他们的症状往往很轻微,如咳嗽,发烧和喉咙痛等。 研究表明,年龄小于10岁的孩子不太容易传播这种疾病。如果学生出现症状,他们将被隔离到学校的单独空间内,同时管理人员会致电当地卫生办公室并通知教育局。父母需要接走孩子,并可能需要接受测试和隔离。而其他学生可以继续上课,但要监控体征和症状。 莱切说,与有症状的孩子一起上课的同学也将被要求隔离24小时。如果没有症状,将允许他们返回学校。莱切说:“任何被要求在家里隔离一天或长时间隔离的孩子,班上的老师将被要求与孩子保持沟通,以确保他们继续获得最新信息,并能真正获得课程,这样他们就不会跟不上。” Kurji又表示,如果有学童的新冠病毒检查呈阳性,公共卫生部门将在确认密切接触者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只要学生已适当地保持了距离并戴上口罩,那么接触传染的可能性很低,“鉴于采取了所有其他措施,实际上感染很有可能不一定会扩散,因此没有必要关闭整个学校。” Kurji还说,病童医院的建议是孩子们最好彼此间隔1米,因为许多研究表明,该距离可以预防85%的感染。 对于那些选择将孩子留在家中学习的人,莱切说,对1至12年级的学生来说,提供实时同步学习的期望是每天300分钟的75%,而在幼儿园,则至少为50% 。当然,这些都将靠使用Zoom来实现。莱切补充说,学生们在一起会提供一种社区感,他们能够互相挑战,一起笑,一起回答问题,一起聊天。 “虽然这和真正的上课不一样,但是总比没有好,这是我们现在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此外,莱切说,安省已拨出1800万元聘请校长,负责处理远程学习。在9月至圣诞节期间,学校必须为那些想要改变远程学习观念的人提供至少一个重新返校的机会。 学校的课堂之间休息时间,校车上的时间,上课和放学期间都会建议大家减少接触。莱切强调,校车上会强制要求戴口罩,校车司机将会穿着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车上的接触点会定时打扫,每排只允许坐一个孩子,除非是来自一个家庭的兄弟姐妹。 (图:YorkRegion.com) T01  

除非有奇蹟!多倫多公校恐難以按時複課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称,除非奇迹出现,否则论小学或中学都难于按时开学。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临时教育总监杰克森(Carlene Jackson)周二晚上表示,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多伦多不论小学或中学都很难按原计划在9月8日按时开学返校。 据CP24新闻台报道,TDSB于周二晚间召开马拉松式会议,讨论学生开学安全返校计划,杰克森在会上向教育委员表示,延期开学在小学和中学都将会发生。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 )周二向各教局发出备忘录,表示省府允许各教局采取在新学年前两周,学生分期分批返校的做法,不必事先得到省府同意。不过所有学生应在9月22日前全部返校。TDSB表示,如果采取这一做法,最可能的是先由高年级学生开始返校。 莱切早前还宣布,省府允许各教局动用储备金,解决为保持安全距离而实行小班教学,所造成的额外人手及场地需要。不过TDSB表示,即使大规模动用储备金,亦难以做到卫生部门的安全标准。TDSB行政人员在周二教委会上提出3种做法,一是动用省府拨款630万元及教局自行筹措290万元,多聘请86名教师;第二和第三种做法,分别是动用储备金2,950万元或5,900万元,增聘280名教师或560名教师。 上述3种做法面临的共同挑战,除增聘教师之外,还包括学生监管,寻找足够场地当教室,以及学生往返学校的交通问题。第二和第三种做法会给TDSB造成分别2%及3%的赤字,需要教育厅特别批准。教局定于周四再举行特别会议,决定到底采取上述哪一种做法。 TDSB教委佩尔吉(Robin Pilkey)表示,教局最初估计,要让所有学生都有足够的空间,可能需要2,500名教师。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只能先向那些受疫情打击最严重地区的学校加派教师。杰克森表示,正在与多伦多卫生局确定哪些社区疫情最严重。她承认一些学校可能连一个教师都无法加派。 公教局要求所有学生戴口罩 TDSB表示,决定在家参与网上学习的学生,将会被集中安排在一所视像学校中,而不是联络本身的学校参加远程学习。 省长福特周三则对多伦多公教局要求所有学生,包括年纪较小的学生必须戴口罩的计划表示怀疑,另回绝TDSB拟将上课时间缩短48分钟,以减少班级规模和改善身体距离的做法。但他仍表示,对安省的返校计划充满信心。

家長對返校深感憂慮 如疫情再爆發應立即關校

距离开学尚有大约3周时间,但根据1项调查指出,大部分家长对子女重返校园感到忧虑,认为若果社区再爆发新疫情,希望学校立即关闭。 由Leger及加拿大研究协会共同进行的1项调查指出,年初疫情爆发至今,各方面均已就重返校园作出准备;但最新调查的结果显示,有66%家长认为十分担心子女重返校园,但亦有63%家长表示,不论如何,都会送子女上学。 但若果社区感染数字大增,则有69%家长认为应停止所有学校课程,转移在家中接受教育,但有19%家长则认为,即使如此,学生亦要继续到学校上课,12%家长则没有肯定答案。 该项调查在8月14日至16日期间进行,成功访问1,510名18岁以上成年人,其中385名是育有学龄儿童的家长。 Leger总裁Jean-Marc Leger表示,调查结果显示,重返校园令家长感到十分紧张与忧虑,不少家长支持学生重返校园,但感染数字一旦飙升,应要立即关闭学校。 调查亦发现,家长强力支持为学童采取保护措施,以防止病毒在学校内传播,其中,76%家长表示,学生必须戴口罩,84%家长认老师及学校工作人员须戴口罩,75%家长认为校方应为学童量体温。 (网上图片) T02

多倫多小班複課計劃 被省政府拒絕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新近提出降低小学班级人数的返校计划,被安省教育厅拒绝。教育局主席布朗(Alexander Brown)接受据加拿大广播电台(CBC)访问时直言失望和沮丧,并指教局制订安全返校计划所剩时间不多,省府应该允许更多灵活性。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提交的小班返校计划,将幼儿园大班至3年级每班人数降至15人,4至6年级每班人数降至20人。计划将每天300分钟的固定教学时间缩减,以满足教师合约所规定的每天48分钟备课时间。计划还包括启用图书馆员及辅导员(guidance counsellors)担任教师工作以扩充人手。 布朗表示,该计划尽最大可能减少小班教学带来的财政压力。 CBC上周末报道,上述计划已经被省教育厅拒绝。副厅长奈勒(Nancy Naylor)写给TDSB的备忘录表示,教局对于缩短每天教学时间这一建议,及其对学分课程及学生课后照顾(after-school child care)带来的影响表示关注。“我们会要求教局制定计划保证小学生每天300分钟授课,这是安省教育法所规定的。” 称会策略性地分配资源 布朗指省府对于缩减授课时间的顾虑不能说没有道理,但面对现时的疫情,教局应允许有更多的灵活性和创造性。依教局的返校计划,TDSB不需雇请更多教师,需增加经费2,000万元。如果既要减少班级人数,又要按省府要求保证每天300分钟教学时间,所需经费则会高达1.9亿元。 布朗周一直言TDSB在与省府谈判返校计划时,他的挫折感越来越大。因为计划一直在变来变去。省府的指引要求保持疫情之前的班级人数,如此一来开学后一些课室的学生人数可能超过30人。而多伦多卫生局已经建议TDSB降低班级人数,来自全城各地家长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他指如果省府不接受缩短教学时间,TDSB只能策略性地分配资源,让那些处在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社区的学校,率先缩减班级人数。TDSB目前还没有考虑延迟开学时间或采取分批分期返校的做法。但是时间所剩不多。教局周二开会可能是强化返校计划的最后机会,否则就可能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教局也希望周二得到家长登记学生是否返校的最后数字,以对有关计划进行修改。 布朗表示,现时是疫情导致全球公共危机的时刻。需要决策时更有灵活性。“他们需要同所有人一起坐下来,制定一个真正的计划。并且他们需要真的有意愿达成一个计划。”他指安省各地情况不同,就算在多伦多市内各社区也有不同情况,不存在一种尺码适合所有人的计划。 福特抨教师工会 不想解决问题 安省省长福特表示,否决小学在疫情期间进行小班教学,是希望每名学童每天至少有300分钟上课时间;福特亦批评教师工会一成不变,不想解决问题。 福特表示,省府拒绝小学在疫情期间进行小班教学后,会采取灵活政策;他强调,疫情期间,每个人都相处融洽,但为何教师工会一成不变,不想解决问题。 盼每天最少有300分钟上课时间 被问到为何省府否决小学进行小班教学的建议,福特表示,希望每名学童可获安排每天至少有300分钟或更长的上课时间,而家长亦有此愿望,故此,希望可与学校合作,实现这目标。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则表示,省府希望尽量增加高中学生的上课时间。 他又希望教师工会在目前的情况下可灵活处理,给予教育局更多空间。星岛综合报道

省府指引不足 教師對新教學模式無所適從

(星岛综合报道) 有安省教师表示,虽然正为网上和课堂授课混合的教学模式做出准备,但省府的指引不足且不断更改,令他们感到无所适从。 据加通社报道,距离开学季还有三周,在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所属一间非传统高中任教的罗森(Rachel Rosen),还对如何同时准备课堂和线上教学资料几乎一无所知。她说,“教育局制定了计划,并让我们了解了计划,但教育厅随后又做了更改。 这么长时间都无法真正做好准备,真是令人沮丧。” 罗森说,她通常教授摄影、图形设计和电影等课程,这类课程严重依赖协作和共享设备,因此准备在线资料特别困难。罗森称,她的上课时间将分为同步学习和异步学习,其中同步学习较传统,异步学习则要求学生独立实践。在线异步学习较易于管理,她将为学生提供教学视频以及处理书面作业的时间。但对于同步学习部分,罗森表示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她说,“教育局期望我们在教室里做同步教学,这意味着我要戴上口罩授课,这对学生来说有点难。” 罗森说,不论如何,在线授课不是她的第一选择,因为对她而言,“教学的主要意义是与学生建立关系。” 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SSTF)主席比斯科夫(Harvey Bischof)表示,不仅仅是罗森面临这些问题。在那些要求学校采用适应模式的教育局,许多教师仍然不知道他们该如何同时处理课堂教学和准备在线学习材料。他说,课堂和在线教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提供教育方式,而且没有一种可能的方法可以让一位教育工作者同时做到,或者同时将两者都做好。而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的是,不同的教育局正在制定不同的处理课堂和在线学习的计划。这可能意味着不同教育局的学生,在网上和课堂学习中学到的是课程的不同部分,因而可能导致不公平的现象出现。 比斯科夫说,工会在返校问题上的另一个主要抱怨,是教育厅正在放弃其责任,而将决定权过多地留给了教育局。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和省长福特都曾辩称,他们需要在返校计划方面提供灵活性,因为安省某些地区的病例很少,暴发疫情的风险要低得多。在像安省这样的大省,应对大流行采用“一刀切”方法是没有意义的。   V18  

約克教育局撥3千萬防疫 開學指引稍後出台

(■一名3年级小学女生,7月29日在省议员叶雅丽在纽马克市的议员办事处外,参加抗议行动。星报图片) 当安省教育厅于上周四开绿灯,批准全省学校可以动用储备金作为复课用途,约克区教育局打算从现有6,200万元储备中,最多使用3,000万元,当中包括添置个人防护装备和有关物品,确保开学后可提供安全的环境。 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报道,由于许多教育家及家长认为省府拨出的资金,不足以应付学校重开后的安全问题,难以保持适当社交距离,担心会引发第二次疫情。因此,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容许教育局可以动用有限的储备应急。 稍后通知家长开学安全指引 约克区教育局发言人麦贵罗(Licinio Miguelo)表示,在学校重开时,当局计划使用部分储备,作为安全措施和其他费用。他解释,根据该项宣布,教育局可以动用过去的储备占年度预算1%,或是约1,500万元。如今教育厅准许可以动用2%,对教育局来说,最多可以使用3,000万元。 莱切于上周四时称,目前省府拨出总计9亿元,在准许使用储备之下,将可加强安全措施并减少家长的担忧。 麦贵罗回应指,这并非是新的拨款,厅长通知教育局从现有储备中,可以动用更多资金作为开学费用,但用途必须是营运所需,包括个人防护装备和有关物品。 此外,莱切的宣布谈及同步学习,使用Zoom平台,将会是家长选择电子学习的方式。在上周五约克区家长回答问卷调查,需要表明会让孩子回校上课,或采取电子学习方式。 随着加拿大及世界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电子学习成为持续教育方式。即使有些家长投诉这并非是同步学习模式,但其他学校包括私立学校,仍继续使用Zoom上课。 在被问及莱切提到Zoom授课方式时,麦贵罗称学生参加网上学习会使用多种平台,包括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当学校转为电子学习模式,教育局已使用谷歌课室,但会寻找其他网上平台如Zoom。他说当局仍欢迎学生回校上课,目前正在考虑在开学首星期的情况,使学生、家长和职员熟悉新的安全指引。有关计划确定后,将与家长联络。

專家憂兒童無徵狀播毒 1個病例就能傳300人

(■■学校开学在即,但儿童传播新冠病毒有多快,仍无法确定。 加通社) 学校开学在即,但儿童在没有征状的情况下传播新冠病毒有多快,仍然无法确定,下月开学未知会否将师生以至整个社区,置于更大的风险之中。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传染病学家海德(Zoe Hyde)指出,已经知道孩子不容易感染和不会传播新冠病毒之说是错的,但就不知道是否传播跟成年人一样快速。 加国19岁以下的新冠病例少于1万宗,目前仅有1名儿童死亡。但专家说,学校仍是一个未知领域,因为疫情开始以来,全国的学校基本上都是关闭的。 海德在一篇将在澳大利亚医学期刊(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发表的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预览文章说,尽管证据显示,染疫儿童通常很少得重症,但是如果以为他们在传播病毒上也不重要,那就错了。 她说,儿童通常征状轻微,所以未受重视。但在一些国家社区传播加剧,病毒最终开始影响儿童,随之到来的就是学校疫情爆发。 智利的一起学校爆发显示,年幼儿童和老师最容易受感染。以色列在社区传播数量很低的情况下迅速重启学校,结果发生病例爆炸性增长。 上月发表在JAMA Pediatrics期刊的一篇文章也发现,芝加哥一家医院的儿童患者,上呼吸道系统的病毒含量和成年人相当。 虽然这并不表示他们能和成年人一样快速传播病毒,但文章确实发现,5岁及以下轻症患者身体系统内的病毒含量,是5岁以上儿童和成年患者的10倍到100倍。所以对大众来说,他们仍可能是病毒传播的“重要驱动力”。 不管对儿童传播病毒知道多少,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下月开学会否将师生以至整个社区置于更大的风险之中。 环球卫生传染病学专家、渥太华大学副教授迪南丹(Raywat Deonandan)说,迄今为止,大部分关于儿童传播病毒的研究都是有缺陷的,因为研究是在学校已经关闭,社区传播病例低的情况下进行的。“很大程度上,我们不知道学校体育场上会发生什么。无法得出可靠结论说,儿童不太可能传播新冠病毒”。 另一个需要警惕的问题是,研究大多集中在有征状的新冠病毒儿童患者,对呈征状可能性小得多的年幼儿童,人们所知甚少。 儿童社交圈较成年人大 多伦多大学Dalla Lana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专家和副教授图伊特(Ashleigh Tuite)说,学校传播的风险更大,因为儿童的社交圈通常比成年人大。她举例说,如果一个教室有30个人,每个儿童的社交圈中有10个人,教室内有一个病例,那么病毒就有可能传播给300个人。 对返校学生的联邦指引,重点放在对呈征状者进行隔离上,但对无征状传播基本未提。有关部门也承认,对儿童新冠病毒传播“尚未完全了解”,“随时间推移证据可能会改变”。 多伦多总医院传染病医生巴格斯(Isaac Bogoch)说:“从疫情一开始,我们在了解无征状传播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上就完全犯了错误。到现在7个月了,我们仍然不知道无征状患者占人口的比例。” 不过尽管缺乏了解,巴格斯说,目前已经到位的返校规程在应对教室里任何可能的无征状传播上会有作用。“如果无征状患者来到学校,一直戴着口罩,频繁洗手,和其他人保持两米距离,那么他们把病毒传播给别人的可能性就小得多”。但是联邦政府的新模型警告说,新冠病毒秋季可能出现高峰,“封闭和拥挤的室内环境给保持身体距离带来困难,造成爆发高风险”。 对开学安全方面,除了增加通风,保持身体距离,戴口罩,和避免拥挤室内环境这些基本要素,另一个可以控制传播的关键因素就是,快速测试。 指快速测试有极大好处 巴格斯说:“如果能进行快速测试,那就真的可以很快找到体内病毒足够传播给他人的人。这会有极大好处,因为可能确认有传播风险的人,让他们不去工作或上学,从而不会传播给他人。”但是本国目前没有被称为抗原测试(antigen tests)的快速测试技术。这一技术可以让学校迅速测试整个班级,结果在30分钟左右就可获得。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本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措施不包括对人群,特别是儿童和老师,进行常规测试。如果学校有病例,我们预计会迅速做出反应,展开测试,并寻找接触者,但是目前,本国技术不支持常规测试的做法。”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本月授权抗原测试在美国紧急使用。堪萨斯等州从幼稚园到12年级的学校已经开始推出使用。 谭咏诗表示,积极寻求使用类似技术,但是抗原测试尚未得到加拿大卫生部批准。在不能进行抗原测试的情况下,监控测试也能够在病毒传播前找到无症状传播病例,做法就是使用现有的技术对班级学生进行随机测试。 不过,全国没有一个省或地区的返校计划把监控测试作为重点。 海德说:“我们绝对需要在学校进行监控测试。最起码,我们需要进行这种测试以获知数据,来判断学校到底有多安全。” 部分省份,如卑诗省和纽芬兰省,倾向于推迟开学,以准备更充分;另一些省份,如安省,则倾向于在不确定中继续前进。 安省首席医疗卫生官威廉斯(David Williams)周四引证省内的低传播率说,学生返校的风险微不足道。但是其他专家不同意。他们说,不完善的研究并不能提供儿童无症状传播的清晰画面,而且大部分加拿大学校不会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接下来的几个月,新冠病毒第二波可期。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教育廳長對小學採用交錯上課持開放態度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部分家长对新学年复课时小学的班上人数深表关注,教育厅长莱切周五再作回应称,他对小学复课以交错时间进行,毋须所有学生在同一日回校上课的安排持开放态度。 莱切周五接受CBC电台访问时为省府的回校复课计划辩护,表示已从工会听到一些意见。知悉很多家长对子女返校上课是否感安全有所担心。周四,多伦多家长对多伦多教育局官员提出尖锐问题,主要有关全安省最大的该教育局如何安全地重启校园。 周四,莱切宣布教育局可以动用储备基金应付复课所需。多伦多教育局主席昨日向教育委员发出通知,称基于政府的公布,员工们将就9月8日首日复课能否有足够时间作安排进行评估。而在周五早上一个电邮中,教育局发言人称,目前员工正专注于下学年开始之前有什么可做。他没特别提出,倘若预备工作未能在9月8日及时完成,教育局会怎么做。 其他教育局均批判动用储备基金而非由省府提供额外拨款作重开学年的决定。杜咸教育委员Niki Lundquist周五接受CBC电台访问时称:“这就有点像你的孩子告诉你,他们需要一件冬天外衣,你告诉他们去买,但就打开他们储备用以买靴子的猪仔钱罐;之后用尽所有社交媒体广为宣传,你为孩子提供了这件全新外衣,是个何等美好的父母。”莱切则强调,储备基金旨在为“雨天”情况而设,而面临如新冠疫症大流行这样一个世代的挑战,是符合资格的。 (图:CBC) T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