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05:06:1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学生贷款

學生貸款中心超負荷 積壓申請案超3萬件

【加拿大都市网】这场疫情让很多加拿大学生陷入困境,国家学生贷款中心的负荷量达到历史新高,已经积压了超过3万笔还款援助申请案。 《Global News》报道,联邦政府因应新冠病毒疫情而暂时冻结学生贷款,优惠期于9月30日结束,之后国家学生贷款服务中心的电话线就时刻处于被塞爆的状态。因为许多人还需要申请还款援助计划(RAP),该机构发言人玛休(Isabelle Maheu)表示:“我们目前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呼求,收到还款援助计划的申请量比往年还要高。” 国家学生贷款服务中心称,从10月1日(恢复还款)到11月下旬,共收到16.9万份RAP申请,其中,有30,600个申请案尚未处理。 根据RAP计划,申请人每年收入在2.5万元以下,将可暂时不需要偿还加拿大学生贷款,若收入超出门槛的人,也会根据情况来设置最高付款限额。这代表,如果获得批准,当局可允许申请人支付常规还款的一小部分,或者可暂时不需还款。问题是,现在申请人进入了漫长的等待期。 卑诗大学硕士生贝斯托斯(Jaylen Bastos)在10月中旬收到一封关于要恢复学生贷款付款的电子邮件后,一直试图与该中心取得联系。他每周都打电话,但永远都打不通。该中心在12月1日仍自动从他的帐户中扣取了400元。“它们在我正要支付租金的同一天扣走了钱,我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这代表我必须在疫情期间多支出400元,这对每个忧虑收入的人来说都是糟糕的。” 巴斯托斯试图打电话给银行,看看有无其他解决方法,但显然不行。他说:“这太令人沮丧了,因为没有选择,学生贷款中心只有一个号码可以拨打,不接受电子邮件,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联系上它们。” 服务中心表示已经增加接收电话的容量,学生可以再打电话试试。玛休说,现在是电话热线的高峰期,除了希望展延还款期的申请人致电外,还有秋天刚毕业的学生将开始偿付学生贷款;另外因为国家网络安全升级的需求,还有一些学生在登录网路作业时遇到了困难,也只好致电贷款中心寻求帮助。 图:加通社 v01

貸款償還凍結期將屆 學生團體促渥京延長

■■加拿大学生会联盟要求延长学生贷款还款冻结期。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为期6个月的联邦学生贷款还款和利息冻结期即将在9月30日结束,加拿大学生会联盟(Canadian Alliance of Student Associations)要求延长该措施,以缓解疫情给学生带来的持久财务压力。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学生会联盟主席德查斯特兰(Bryn de Chastelain)表示,该学生团体希望渥太华能延长暂停还款措施的执行期限。他认为,要确保学生有一定的时间恢复财务自立能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德查斯特兰指出,就业市场仍在受疫情困扰,这给学生和应届毕业生造成了压力,他们疲于偿付学生贷款、支付高昂的学费和其他费用。 渥京提供还款援助计划 该联盟最近委托民调机构阿巴卡斯数据公司(Abacus Data)对1,000名学生开展的在线调查显示,75%的受访者预计疫情会影响他们今年及以后的财务状况和就业前景。 联邦就业与劳动力发展部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办公室发言人在周五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未表明政府有计划延长该措施。声明指出,政府为那些暂停还款措施结束后需恢复还贷的学生,提供了“还款援助计划”( Repayment Assistance Plan);最近还宣布了拨款19亿元,在今秋采取一系列措施为学生提供财务支援。星岛综合报道

改善聯邦學生貸款計劃 審計總長報告4月出爐

联邦审计总长正审视政府如何妥善透过“学生贷款计划”,协助本国大专学生聪明理财,预计将于4月公布的报告内容,会提出给予学生贷款之余又如何管理好公款;加拿大学生联盟协会认为,大专学生要依赖贷款交学费,主因是学费太贵,与学生不擅理财关系不大,建议考虑延长学生免息还款期。 加通社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联邦审计总长现正就“学生贷款计划”制度所撰写的建议报告。该份正草拟并预计在4月份出炉的审计报告,估计会为约170亿元的学生贷款计划,提出政府该如何妥善管理相关贷款,透过贷款计划教导大专学生该好好为自己理财。 报告主要审视联邦2大部门:联邦就业及社会发展部与税务部,在批核学生申请大专贷款时,有否将公众库款放在危险位置。 另一研究议题是政府部门批准学生贷款后,有否跟进学生是否用得其所,以及财务消费局如何增进学生财务知识,协助申领贷款学生们妥善运用贷款。 学联指问题在于学费太贵 根据加通社取得的资料显示,该份审计报告自去年5月开始进行,多个被审计总长审视的联邦政府部门,对报告内容“见光”拒予任何评论。 加国现时共已批出170亿元大专学生贷款,但部分学生贷款无法追回变成“坏账”,原因是借贷学生宣告破产,或借贷已超过6年还款期限,自动变成坏账。 加国学生联会全国司库占丝(Trina James)认为,审计报告若只着眼于如何教导学生理财概念,是“捉错用神”之举;她指要教育大专学生如何理财,不是只针对需要向政府贷款学生,而是整体本国学生且早于进入大学前,就要发展理财观念。 她形容与其教大学生如何理财,不如先了解学生为何要贷款读书,原因是大专学费昂贵,买教科书与其他与教学相关的学习支出逐年增长迅速,政府若有心处理学生贷款问题,更应考虑降低大专生学习成本。 加拿大大学生联盟协会认为,若想真正帮助借贷学生减轻他们还款负担,同时可让政府讨回学生贷款,政府应考虑延长学生免息还款期,让需定期还款学生在投身社会工作之初,有一个喘息机会,等他们累积了稳定收入与储蓄后,再慢慢归还贷款。 大专学生团体期望联邦审计总长能采纳大学生心声及意见,作为审计报告建议之一。综合报道

因為一部蘋果手機 女大學生最後捐卵還貸

  戴上眼罩进门,做完手术又戴着眼罩离开,晓雯(化名)至今都不知道在长沙哪个别墅捐的卵。只记得躺在手术台上,冰凉的钢针,手臂般长,刺穿阴道、卵巢。先是像平常打针那样刺痛一下,之后是坠胀疼,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疼得汗浸透了衣背。   一时冲动消费带来身体永久的伤痛。然而,这种代价并没让晓雯还清欠下的5万多元贷款。今年6月从长沙一所高校毕业的她,临毕业前被迫打了裸条,至今仍欠着网贷。   为还贷承受捐卵之痛的女大学生,晓雯不是个例。也想通过捐卵还贷的赵萌(化名)曾在捐卵机构见过不少同龄女孩。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   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手术进行了半麻,“麻药从肛门塞进去,我当时还找医生多要了两颗栓剂(麻醉用)。”晓雯记得,取卵过程很短,不到15分钟,“疼”。   晓雯第一次从网贷平台借到2000元,再经过几家网贷平台和私人借条周转之后,欠款累计到5万多元。2018年4月,大三下学期,晓雯备战考研,想彻底还清贷款。想起在网上看过介绍捐卵还清贷款的文章,她私信了作者。很快,对方推给她一个中介微信。   加了中介微信后,晓雯按要求发送了照片和身高、体重、学历、血型等信息。中介告诉她,“医学生殖中心”会给不孕不育客户提供捐卵者资料,客户挑中后会线下见面“考察”。在一家咖啡店,晓雯通过了“面试”。如果取卵顺利,她可以拿到4万元酬金,前后仅需15天左右。   月经期第二天,晓雯飞去捐卵机构所在地广州体检,体检合格后开始打促排卵的针,一连打10天。吃住都在酒店里,每天餐补60元,还被要求加鸡蛋牛奶。不过,晓雯打针后,卵泡发育不理想。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她连续三次前往广州打针促卵,又飞去上海进行第四次尝试,都没合格。   2019年4月,毕业在即,晓雯等不了,与中介商量后改成盲捐。盲捐不与客户对接,无需面试与挑选,但报酬不高。第五次,在长沙,晓雯被带到一处别墅。中介安排司机接送,上车后给她戴上眼罩,禁止带手机。盲捐完成后,她到手2万元。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那么做。”捐卵同样被昆明大四学生赵萌视为救命稻草。“我是学医的,知道捐卵伤害有多大,根本不可能像网上说的取几颗卵子那么简单。”   赵萌是护理专业学生,了解捐卵危害:促卵针可能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取卵手术的穿刺针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可能导致感染,引发多种并发症,出现积水、休克,还可能导致不孕,甚至死亡。   在2018年初,每天赵萌都要还贷近一万元。   临近还款日,催债信息一直不停,手机只能调成静音,“每震一下,心特别慌。”“如果回复信息晚了,对方电话立刻打过来,不听你说什么,直接开骂,两三分钟都停不下来。如果不理或不接,就威胁爆通讯录。”   赵萌想到了捐卵,“我在网上搜到捐卵广告,在文末留了微信,一天有五六个中介来加我。”   赵萌前往上海一家中介机构,对方称愿付3万多元酬金。“先做检查,结果身体不太好,捐不了卵。”在捐卵机构租住的公寓里,赵萌看到,一屋子都是年轻女孩。“从打扮、年龄看,跟我差不多。”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   “挺庆幸身体不太好,没有捐成卵。”赵萌说,即便捐卵成功,也还不清贷款,还伤了身体。   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医生马帅表示,市场上所谓“捐卵”是违法的,国家禁止卵子买卖。2003年卫生部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指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   “非法取卵只追求卵子数量,而忽略捐卵对女生身体健康的影响。”马帅指出,除了在安全上面临高风险,“很多伦理方面风险也需要引起重视。这些卵子卖给不同的人,生出来的男孩女孩再相遇,有可能出现近亲结婚等情况。此外,若没有对捐卵者进行严格的遗传病筛查,捐卵将可能扩大遗传病的遗传范围。”   去试药、去夜总会面试、去裸贷   “如果试药的钱能及时到账,我就不捐卵了。”为考研暂停兼职后,晓雯更加入不敷出。经人介绍,她去长沙某大医院给高血压药做试药,经历了体检等流程,一个月后到手4000元。不过,为医院试药的周期太长了,晓雯急着用钱,等不起。   2018年初,各贷款平台都不再对晓雯放款。“你知道那种面临崩盘的感觉吧?”   她去借“714高炮”和私人借条周转。“714”是期限7天和14天的高利息贷款,常包含高额“砍头息”和高额“逾期费”。晓雯借8000元,到手只有5000多。   晓雯回忆,见面后,放贷人立刻用手机助手同步了她的通讯录,如果违约不还钱,就威胁“爆”通讯录,即给通讯录上所有人打电话、发短信,逼借贷人还钱。晓雯表示,私人借条利息涨得特别快,一个月下来,几千元借款累积滚到三四万。   赵萌对此深有体会。还款压力最大时,她同时找了20个放贷人借钱周转。“我借一万元,到手只有7000元,放贷人说那3000元是利息,一个月后要还一万。而合同上借款金额写的却是两万。”放贷人告诉赵萌,如果不违约,实收一万;如果违约,借条则变成两万。“我想我应该不会违约,最后,太高估了自己。”逾期的赵萌被软禁在放贷人公司一宿,在答应求父母出面还钱后才被放行。   “每天一宿一宿地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钱。”晓雯说,“每次跟家里打电话就想哭,觉得对不起爸妈。”   最绝望时,晓雯想去夜总会,面试通过后,临场还是放不开,退缩了。   毕业前,经同学介绍,晓雯打了裸条。裸条也叫裸贷,借款人用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如果违约,放贷人以公开裸体照片或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等手段要挟,逼迫借款人或其家人还款。   “怪当初我冲动消费”,晓雯说,“后悔,但后悔没用。”目前,还剩一万余元借款尚未结清。对她而言,这是一颗定时炸弹。   入坑只因一部苹果手机、一张健身卡   如果不是大二那年丢了手机,晓雯自认为大学生活会无忧无虑。   晓雯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每月会准时转两三千元生活费。她学设计专业,常在外面机构兼职代课。   2016年12月底,晓雯不慎丢失手机,随后花7000元买了一部苹果手机,手头开始拮据。由于家教严,晓雯没告诉父母。有朋友推荐试试“分期乐”,“专门针对学生的,利率低。”晓雯记得,“申请后有人来学校面签,App里有学信网认证接口,让我登录后就通过了认证。”   天眼查显示,“分期乐”在2013年成立于深圳。12月上旬,记者下载其安卓版App时发现,该软件230条评论中,有不少“骗人”“利息高”等字眼。“分期乐”App首页显示为“专注于年轻人分期购物App”,提供分期贷款和还款服务。   今年5月6日,新华社《禁令之下,校园贷披马甲依然横行》一文,公开批评乐信旗下平台“分期乐”违规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事例。   第一次借的2000元,晓雯选择分三期还。大二恋爱后,开销越来越大,借钱频率也明显增多。借着借着这家额度没了,晓雯就换另一家平台注册、借钱,还上一家借款。连换几家网贷平台之后,再也借不出一分钱来,所有平台都拒绝再借钱。   晓雯因为一部手机掉进网贷的坑,而赵萌则是因为一张健身卡,也经历过“拆东墙补西墙”,到最后所有平台都借不出钱。大一时,赵萌想减肥,打算找朋友借钱办一张1000元健身卡。比她大一届的朋友是网贷平台“爱又米”的代理,推荐她下载“爱又米”App,分期还款。   1000元的借款,赵萌分期12个月,一个月还款200多。“想得太简单,当时觉得分期后还款并不多。”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宋晓旭指出,这明显超过正规校园贷的利息了。   据官网介绍,“爱又米”是爱财科技集团旗下品牌。记者用“爱又米”为关键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结果显示335条。浏览投诉内容发现,“高利贷”“砍头息”等是高频词。   12月初,记者下载“爱又米”App,很快接到来自杭州的电话。对方自称为“爱又米”客服。记者以在校大学生身份询问“能不能通过平台审核?”“客服”称,平台不允许向未毕业学生放款,“但一般来说毕业信息不作为一个重要的考评依据”。“客服”建议记者,当平台要求更新毕业信息时,“把毕业时间更改一下。只要不写在2019年7月之后毕业,就可以(取现)。”   当时为何所有网贷平台突然停止放款?晓雯解释说,这说明个人征信“花了”。每办理一次贷款,网贷平台都会查询一次个人征信报告,如果查询记录过多,就叫征信“花了”。网贷平台据此认为借款人经济紧张,从而拒绝借款申请。   此刻摆在借贷人面前通常有两条路,一是向父母坦白,靠他们“上岸”,二是找私人借贷,能拖一天是一天,企图靠兼职等翻身。   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结果滑向更深渊。“只要沾了,就脱不了身。”晓雯说。   “在高利贷眼中,学生没钱不要紧,年轻的肉体本身就是钱。”知乎大V“半佛仙人”在杭州从事风控管理,因与不少网贷平台有业务往来,他得以一睹非法校园贷的套路和现状。“受害者普遍共性是虚荣和单纯。”   2019年9月,捐卵未遂的赵萌,欠款加利息累计到30多万,最终被“爆”了通讯录。闻讯赶来的父母对她打骂过后,拿出所有积蓄并借了银行贷款,才助她还清贷款。   另一边,尚未还清贷款的晓雯忧虑不安,“说出我的遭遇,别让更多同学陷进来。”(人民网)

還有不到一周!2018減稅要趁早 專家建議這樣做

■■有税务专家建议民众,在年底前做好税务部署。CBC   2018年还有几天便结束,是时候考虑省税的方法。税务专家戈隆贝克(Jamie Golombek)在《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中指,民众应该趁本年结束前,想办法减少税款,例如卖出一些亏损的投资,捐献款项等,不要错过省税的机会。 戈隆贝克在文中指,如果你的非注册投资户口内有一些累积亏损,应该在年底前卖出,用于抵销其他投资赚取的资本收益(capital gains)。不过,相关交易必须在12月27日(星期四)或之前进行,否则不被当作本年的亏损。 此外,慈善捐款可用作税收抵免(tax credit),但必须在12月31日前作出捐献。假如你在今年有支付医疗费用,可透过医疗开支税收抵免(Medical expense tax credit,简称METC),获得税务抵免。 如果纳税人须要偿还学生贷款,也可以将支付款项中的利息部分,用以抵免税款。 另一方面,如果你预计今年的税率与明年不同,也应该作出适当的税务部署。例如,你今年放产 假或正在求学,但计划在明年重回职场,你可以考虑在年底前卖出一些投资,这样便可以按今年较低的入息税率,缴交资本收益税。相反,如果你预计明年的入息税率会较低,可等到明年才卖出投资。 综合报道

加息重壓法律畢業生 破產仍背12萬元學貸

■ 毕业半年即申请破产的律师斯维尼(左)和她7岁的女儿。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央行再次加息,利率不断攀升,政府学生贷款和私人信贷额度的借贷者担心要支付更多利息。法律专业学生斯维尼(Kym Sweeny)在毕业半年后即宣布破产,依然逃脱不了12万元的学生贷款债务。 斯维尼从2009年起连续完成了三个学位,包括达尔豪斯大学一个法律学位,到2017年她毕业时,已经累积背负22.3万元学生贷款。 像斯维尼这样一毕业就陷入债务压力的人不在少数。据加拿大统计局2013年数字,近半大学毕业生在毕业时背负与学业有关的债务,本科学位毕业生平均欠贷2.63万元,硕士学位欠贷2.66万元,博士学位毕业生则欠贷高达4.11万元。 斯维尼毕业后为哈利法斯一家律师行工作,尽管薪水“可观”,仍无法负担每月大约1千元的贷款还款。斯维尼申请破产后,从银行借出的信贷额度和信用卡欠款被抹去,但根据破产法律规定,政府学生贷款不能免。单亲母亲斯维尼仍背负12万元的债务。申请破产还给斯维尼带来了其他负面影响,包括因抑郁而无法工作,无法申请信用卡等。 幸运的是,斯维尼得到了朋友和社区筹款支持,只是债务仍是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需面对的问题。 多伦多政策财务顾问穆尔豪斯(Jessica Moorhouse)表示,类似斯维尼的情况在法律和医学毕业生中较常见。这位财务管理专家认为,学习理财任何时候开始都不算晚,这些技巧包括制定预算、记录每月支出和收入、制定还款计划等。

學聯促渥京取消學生貸款利息

■ 加拿大学联呼吁联邦政府取消学生贷款利息。 RCI 综合报道   虽然联邦和省级政府已为加拿大的高等教育提供了大量财政补助,让大学学费比邻国美国低了许多,但代表全国几十万高校学生的加拿大学生联合会要求杜鲁多政府取消学生贷款的利息,为上大学的学生提供无息贷款。 加拿大学联在facebook上连发多个广告,要求杜鲁多政府不要从没有什么收入的穷学生身上刮钱,而是应该向加拿大5个省府学习,取消学生贷款的利息。 加拿大学联说,本国专上学生已经欠下政府280亿元的学生贷款,其中的190亿元是欠联邦政府的。 贷款息口较房贷还高 加拿大学联质疑联邦为什么为庞巴迪那样的私营公司提供大笔无息贷款,却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所欠的学生贷款收取比房贷利率还要高的利息。 如果大学生选择浮动利率学生贷款,利率是银行优惠贷款利率加2.5%;如果选择固定学生贷款利率则是银行优惠贷款利率加5%。 目前加拿大商业银行给顾客的优惠贷款利率是3.45%,银行提供的浮动房贷利率是2.4%。相较之下,学生贷款利率的确很高。 但联邦就业和劳动资源部长凯杜(Patty Hajdu)指出,政府已经采取了比加拿大学联提出的建议更好的办法去解决大学生负债问题,就是给上大学的本国学生提供更多不需要归还的资助,比如奖学金和助学金,以减少他们借贷的需要,让更多的加拿大人能够上得起大学;同时若大学毕业生年收入低于2.5万元,就不需要归还学生贷款。 统计显示,本国大学生毕业时的平均负债超过1.67万元。

一常春藤大學宣布免除所有學生貸款

据“福布斯”报导,美国常春藤大学联盟成员之一布朗大学刚刚作出一项重大承诺:将取消学生贷款,以不需要偿还的补助金来取代。据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报导,布朗大学将彻底取消现有6500名本科生和未来的本科生们的学生贷款。布朗大学校长克斯斯蒂娜 - 帕克森(克里斯蒂娜·帕克森)表示:“我们致力于让来自所有收入群体的学生都能接受布朗大学的教育,以便我们能够继续接收来自全球各地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学生。当学生们和他们的家长坐在餐桌前决定上哪所大学,或者是否接受录取通知时,我们想要他们知道,布朗大学是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选择“。除了每年增加450万美元的财务援助预算外,作为现有的30亿美元筹款活动的一部分,布朗大学还将筹集1.20亿美元,用于给学生的补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