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12:57:3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安省教育厅

10元托儿计划仍没与联邦达成协议 安省的理由你认同吗?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表示,杜鲁多政府的全国托儿计划可能会给安省带来“短期成功”,但“长期失败”,尽管联邦承诺最快在明年将许多家长的费用减半。 联邦自由党政府现在已经与安省和新不伦瑞克省以外的其他省或地区都达成了协议,致力于实施一项300亿元的国家儿童托儿计划,该计划已纳入4月份的联邦预算,并在秋天时进行了大力宣传。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各省已承诺在2022年底前将非营利中心的平均托儿费减半,最终在五年内将所有托儿费用减少到平均每天10元。 对于多伦多的父母来说,这个项目意味着可以节省一大笔钱,因为他们平均每年要支付的日托费用全加拿大最高,为22,394元。 但是,莱切周一在省议会与记者交谈时表示,他不愿意签署一项不能无限期保持低价托儿费用的协议。 这位安省教育厅长还拒绝提供何时能达成协议的细节。 莱切表示,联邦政府提供的方案在前五年会降低托儿费用,但从第六年开始就会大量增加。费用将灾难性地上升到今天的水平或更糟。 联邦政府表示,它将在2026年后向各省提供总计83亿元的年度资金,以保持儿童保育费用的可负担性。 然而,莱切说,联邦政府迄今没有说明安省已经为四岁和五岁儿童的全日制幼儿园花费了36亿元,这是大多数其他省份所不提供的。 几个月前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的新斯科舍省是唯一为四岁儿童提供全日制幼儿园的其他省份。 莱切表示,如果其他省份些四岁和五岁的孩子得到了这些补贴和抵消,但安省却没有的话,这不是一个公平的协议。我们正在向联邦政府提出这个问题。我们正在为安省的家庭站出来,希望这些投资得到承认。 反对派抨击安省政府的拖延行为 在联邦政府和阿省政府周一宣布达成协议后,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的压力不断升级。 莱切在发言中质疑联邦是否真的会在2026年之前将儿童保育的平均费用降低到每天10元,并承诺向联邦官员提供最新的模型,使其“充分清楚地表明,他们提出的计划会让安省的家庭少受损失。” 但是,在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安省新民主党领袖霍沃斯(Andrea Horwath)指责福特政府拖后腿。 霍沃斯说:“这个协议还没有达成,政府甚至没有提供必要的文件来开始谈判过程,这个事实令人震惊。”(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p24.com/news/education-minister-claims-federal-child-care-plan-would-shortchange-ontario-1.5666781)

安省28名教师涉不当性行为 被吊销教师执照

(■■莱切说全省大约70%的学生居住在多伦多、皮尔区和约克区,延迟春假3周是为了照顾这3个地区学生的安全。视频截图) 安省修订教师学会法案及幼儿教育工作者法案后,依据追溯以往条款,成功吊销28名有不良性纪录的现职及待任教师执照,他们不可以继续在安省从事教育工作。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周二在少数族裔传媒视频会议上指出,省府为加强保护儿童,任何曾经有犯罪纪录或不当行为的人,都不能在学校工作。他在去年秋天要求安省教师学会(Ontario College of Teachers)复查所有教师是否曾涉及不当虐待儿童,结果发现有超过20名现职或曾经在教育局工作的教师有问题。他随即下令永久吊销这些人的教师资格,终生不可在安省执教,并在网上公布除名教师的名单。这些教师要向教师学会最高支付5,000元费用,并向受害人作出赔偿。 家长有权知道这些教师的资料,因为这些曾涉及不当性行为或性罪行的教师仍然能够继续执教,会对学生和他们的家人构成危害。莱切指出,新法案是要堵塞前自由党政府留下的漏洞。这些人可能在任职教师以前,曾涉及虐待或不当待儿的行为。这些教师的不当行为,可能未至触犯刑事法,但已经违反教师的道德标准,家长不会愿意看到曾经以手机向学生发色情照片或短信(Sexting)的人留在学校。因此省政府重新审查教师,消弭学生的潜在威胁。 聘用教师改为以能力而非年资 莱切称,很多青年人找不到工作,或没有能力置业并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教育制度没有赋予他们取得成功的技能。 虽然工会反对,但教育厅仍坚持要求新毕业的教师,必须通过第9班数学测试。他说,这是相当低的要求,但已经是全国最高标准。为应付未来对遥距教学需求的不断增加,新入职的教师也要掌握网上教学技能。为提升教学质量,省府已经取消依据工会年资,而不是能力聘用教师的旧习。 疫情方面,他说,教育厅在多伦多、皮尔区、约克区、咸美顿、渥太华和湿比利所作的有系统测试显示,即使是高危地区的感染率,也只有0.86%的极低风险,远低于当地社区的疫情,反映政府加强校园防疫的措施收效。这项全国最大规模的校园自愿测试计划,有赖家长的支持。他说,省府有能力每星期检测5%至20%的学生,但目前参与的人数低于5%的测试容量。

安省教育厅促教育局考虑 下学期提早开学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仍未结束,正值学校继续为重新开放作好准备之际,安省政府要求该省的教育局考虑,在即将到来的学年提早一点开课,最早在9月1日开学,而非传统的劳工日公众假期之后的翌日,即今年的9月8日。 据Global电视台取得的备忘录,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在备忘录中称,为了使学生的授课时间最大化,教育厅鼓励学校局和学校当局在今年的9月1日(周二)开始新一个学年。 备忘录还建议教育局在学生开学之前,安排3个专业发展日(PA)。目前正在与相关人士进行关于PA日和培训的协商,这可能是重新开学的必要准备。 7月较后批准日程 备忘录强调,该备忘录仅作为指南,并指出尚未做出确实的决定。传统上,许多教育局都是在劳工日翌日开始新一个学年。在今年,劳工日是9月7日。换言之,若按照传统,今个新学年会在9月8日开始。 根据省立法,常规学年最早应于9月1日开始,最迟于6月30日结束。必须至少有194个教学日,最少有3个PA日。 安省政府将在7月较后时间批准教育局日历。由于疫情,今年学校在开学上也许变得有所不同,例如是否要准备仅网上学习、完全恢复课堂教学及把网上学习和面对面上课混合。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教育厅将再次放宽中学生毕业要求

安省将在下星期开始第二阶段的在家学习。各教育局将尽力为学生提供手提电脑等设备,让学生可以继续学业。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图)表示,为了让学生有足够学分毕业或升学,省府正着手研究开办暑期班。省府较早前已宣布取消中学毕业生必须通过语文考试的要求,下周将宣布放宽必须有40小时义工服务的规定。 莱切接受少数族裔传媒的电话访问时表示,安省是全国以至各工业国家之中第一个宣布停课的省份。这项果断的行动保障学生、家长和教师的健康。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停课时间要延长的情况下,需要展开第二阶段的在家学习。 逾10种语言提供课程概要 为了让学生有足够学分毕业或升学,省府正着手研究开办暑期班。他说,由于无法举行考试,较早前已经宣布取消中学毕业生必须通过语文考试的要求。下星期初将再宣传放宽中学毕业生必须有40小时义工服务的规定。 他说,安省现时有55,000名学生使用50,000项网上课程,每年的人数达不断增加。省府将扩大遥距学习,让现时被困在家中的学生能够继续上课。除了一些需要动手的科技受影响外,大部份课程均可以上网学习。 教育厅要求各地教育局尽力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手提电脑,让学生可以上网学习,并与教师进行视频对话。他说,对于一些没有电脑或无法支付上网费用的学生,教育厅会透过教育局将印刷的教材送到学生的家中,确保每一名学生都获得完整的教材。这些学生也可以用电话向教师求教。 他说,省府辖下安省电视台是一个成熟的教育平台,现时已经有节目为第6至10班提供科技课程。数学教师在星期一至五,上午9时至下午9时;周末也有半天时间,在网上为学生提供资料辅导。他说,为协助母语并不是英语的新移民学生,教育厅的网页提供了超过10种少数族裔语言的课程概要,但当时未料到疫情迅速蔓延。各地教育局应视乎学生的需求给予协助。本报记者

安省教育厅:谈判唯一目的是确保孩子有学上

安省各中小学5.5万名雇员,最快可能在下周一开始“按章工作”。CBC 安省中学教师联盟(The 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 ,简称OSSTF)周二宣布,结束与省府的关门谈判,转而在网上公布他们的立场及谈判条件。 据《星报》报道,OSSTF主席比斯却夫(Harvey Bischof)表示,为了保护全省6万名成员的权益,这次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方式”。他称,从谈判简报到最初谈判提案,OSSTF将把谈判的每一个环节公诸于众。详细信息将发布在网站bargainingforeducation.ca上,供所有教育工作者和公众查阅。 公开透明或对谈判带来阻碍 这种称为“开放式谈判”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每个人都了解情况,而不只是谈判委员会那一小部分人知情。同时,这样的方式还可以防止谈判各方产生误解或提出任何极端的想法。 目前还不清楚省府是否也会公开所有谈判信息。不过,安省教育厅长莱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谈判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确保孩子有学上。另一位省府高级官员则称,如此公开透明将会给谈判带来阻碍。 OSSTF在谈判中的诉求主要包括:每班的平均学生数目回复2018至2019年的数量,而不是扩充班容量;暂停省府要求学生须通过网络课程获得4个学分才能毕业的计划,以及保持教职工的福利现有待遇不变等(见附表)。 比斯却夫称,省府的计划是将每4个教职岗位减到1个,这让学生和家长感到迷惑与压力,因为学校会随之减少课程数及课程种类。 省新民主党教育评论员斯泰斯(Marit Stiles)表示,当前的混乱局面是省府一手造成的,现在该回到正轨上了。综合报道

安省教育厅长:每个教室平均容纳22.5名学生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表示,9月开始的新一个学年,每个教室的学生可容纳平均人数定于22.5人,而高中班级的每个课室平均人数为28人。 莱切表示,省政府不会改变3月时定下的政策目标;他表示,若果工会或校方“提出有助于减少班级数量的创新想法”,省政府是持开放态度的。

安省拟撤幼儿园小学班级人数上限 工会:灾难!

■■安省教育厅正考虑取消幼儿园和小学一至三年级的班级最高人数限制。星报   安省教育厅正在考虑取消幼儿园和小学一至三年级的班级最高人数限制,代之以教局所有学校班级的平均人数作为指导指标。省府指这样做可以节省开支,工会方面称这种做法是灾难。 据加通社报道,安省目前限制幼儿园每班最多不得超过29名学生,且在一个教育局所属范围内,所有幼儿园平均每班人数不得超过26人。同样对于小学一至三级每班的最高人数也有限制,每班不得超过23名学生。同时任何一个教局内,必须有90%以上的班级,每班学生人数不得超过20人。 ■■安省教育厅长汤普森。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教育厅长汤普森周三宣布,将会就上述最高人数限制展开公众咨询,征求相关教育单位的意见。省府的一份咨询文件就现行制度提出疑问,质疑是否继续对于每班最高人数设定明确的限制,以及如果取消这一限制后,可以采取何种适当的方式来确定最佳班级规模。 教联抨击做法引灾难 这份政府文件表示,省府对各教局的拨款当中,目前有80%用于支付教师工资。就省府目前的财政状况而言,需要对班级的规模进行检讨,以了解是否可以透过改变班级规模,更好地使用省府的教育拨款。 文件声称政府已经由早前的对话中了解到,对班级设置硬性的最高人数限制加重教局的支出,同时增加了教局的管理难度。早前已有建议,采取全教局所有班级平均人数的管理方式更富有灵活性,令课室管理更加灵活,也令教局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资金。这份文件中也建议改变现有的聘用教师的做法。 ■■安省小学教师联会主席哈蒙德。星报   安省小学教师联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ETFO)主席哈蒙德表示,他本周三与安省府官员会面时,官员明确表示需要令教局的预算达到平衡。哈蒙德表示,这表示省府会做出一些困难的决定。毫无疑问,省府的一些决定将会对公校教育拨款产生冲击。取消班级最高人数的明确上限,改为以所有班级平均人数做为尺度,这种做法将是一个“绝对的灾难”。 教师集体合约谈判8月展开 加通社报道指,安省政府正在设法消除财政赤字。按保守党政府说法,目前的赤字达145亿元,安省财政问责官员公布的数字是接近120亿元。 哈蒙德认为,周三省府召集教师工会成员会面,一方面是着眼于未来省府预算中有关教育的拨款,另一方面也是着眼于即将于今年展开的教师集体合约谈判。合约将于今年8月到期。 前自由党政府与教师工会在上一轮谈判中,同意将原有的合约延长两年。以便在2018年省议会选举之前,自由党政府不会遭遇与教师工会的艰苦谈判。 在上一轮与小学教师的合约谈判中,省府同意拨款5,600万元聘用教师及儿童早期教育工作者,以保证幼儿园的班级最高人数符合现有的规定。在现有的各项集体合约之下,高中教师、英语天主教局教师及法语教师,以及支援工作者,可以在两年内获得4%的加薪,并可以获得一次性相当于0.5%的加薪,用于教师职业发展、教学设备和用品的支出。 低年班人多恐酿危险 老师教委忧拖累学习 特约记者杨婉文 安省教育厅长汤普逊(Lisa Thompson)周四表示,省府尚未决定是否撤销幼儿园及小学班级人数上限;但有华裔老师估计,省府将取消或调高班级人数上限,认为此做法会影响学生学业。 汤普逊说,省府只是想咨询公众及教师等持份者,以制定政策。在初中担任教职的郭老师,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厅长的说法未能令他放心,因为省府想削赤,一定会削减占开支最多的教育等服务。他估计,省府最终可能调高或者取消班级人数上限,从而减少教师人数,节省开支。他认为,省府一旦这样做,会令老师教学更吃力,及影响学生成绩,尤其是成綪欠佳的学生。低年班也可能出现秩序问题,令学生面对危险。他举例,曾经教过第7至第8班一班36人,真的应付不了,顾此失彼。成绩好那批学生就没问题,因为可自学,最大问题是成绩最差的学生,一定要更多精神和时间去教。 或以学费资助教师薪酬 郭老师说,幼稚园或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若一班太多人,可能发生危险的机率更高,因为学生爬高爬低、可能跌倒。若老师要花更多时间,去处理班房秩序,就会减少上课时间,一定会影响学生的学习。 他认为,省府可考虑教育两级制,在课余或周末在学校开班,让家长付费给子女补课,然后用学费去资助教师薪酬,既可减少省府开支,又可以有收入来源,协助学生成绩进步。“你毋须让私人补习社得益,自己拿来做。”他又说,现时都有属于教师工会的老师,在夜校任教,估计现职老师可以担当这类教职,省府也可考虑聘请退休教师等人。就算家境清贫,不能负担额外补习费的中学生,也可透过在学校做义工,以物换物,换取补习费。 多伦多教育委员黄婉贞、约克区教育委员谭国成,都担心省府会取消班房人数上限。黄婉贞说,虽然省府进行公众咨询是好事,但对厅长说法存疑,因为省府的咨询指引,是要物有所值。 谭国成表示,约克区有很多学校人数已经爆满,若取消幼稚园及小学班级人数上限,担心老师未必应付得到,会非常吃力。约克区现时第一至三班由于有23人上限,导致出现第一及第二班混合班的情况,若省府想增加人数,希望可以完全取消这种混合班,可能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