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23:02:4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家庭护理

安省家庭護理人手短缺加劇,過半申請無法滿足

【加拿大都市网】代表安省家庭护理服务业者的团体“安省家庭护理协会”(Home Care Ontario)日前发表声明指,自疫情爆发以来该行业已经有逾4,000位护理工作者离职流失,目前整个行业处在深重的人手短缺危机当中,约一半的家庭护理要求无法满足。 该协会行政总监范德本特(Sue VanderBent)表示,其旗下会员在全省各地共聘用2.8万名家庭护理工作者,原本已经历长期的人手紧张。自疫情爆发后出现离职潮,加剧了人手短缺的固有问题。待到本次奥密克戎(Omicron)带来的新一波疫情出现时,人手短缺达到高峰。 “这一行业系统中已没有足够的护士和个人护理员,不能给人们提供所需要的家庭护理服务。”她表示,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估计有4,000位护士由该行业流失。其结果是家庭护理服务的削减。在疫情之前,安省业者可以满足约95%的家庭护理服务要求,而到2021年12月31日时,只能满足约56%的服务要求。 “这意味着在每10位提出家庭护理服务要求的人中,服务业者难以满足其中5位的要求。”她表示,目前有6,000位需要服务的患者无法得到家庭护理服务。今年1月前3个星期,包括手术后伤口护理、化疗、静脉注射抗生素、糖尿病、失智症等,一系列病人的护理需要均因服务能力不足而受到限制。 一半服务需求难以满足 协会声明表示,人手不足问题也同样困扰著安省的医院、长期护理中心和急救车服务等行业。家庭护理作为安省健保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服务的削弱势必会增加上述部门的压力。“我们的危机造成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迫使更多病人去医院就医,更多的急诊病人不得不留在医院治疗。” 据医院最新统计,目前全省各地有582位病人符合出院条件,前提是能够享受公费的家庭护理服务。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特别是在目前有4,000位新冠感染者住院、给医院系统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 范德本特表示,在从事相似工作的前提下,提供家庭护理服务的个人护理员比起健保系统其他部分的工作人员薪资要低。举例而言,在长期护理院或医院工作的个人护理员,其薪资要比家庭护理员每小时高5元。安省家庭护理协会呼吁省府拨款4.6亿元解决薪资不平等问题。以避免家庭护理业人手短缺持续恶化。 (星报资料图片)

9成以上老人盼望在家度晚年 期望政府加增家庭護理撥款

【加拿大都市网】有研究指疫情的爆发令家庭护理更为重要,也改变了安省长者对于健康护理的看法。安省家庭护理协会(Home Care Ontario)近期一项调查结果指出,97%的安省长者希望政府增加家庭护理服务的拨款。 安省家庭护理协会近期委托Campaign Research展开的民调显示,86%的长者认为在疫情爆发之后,安省的家庭护理系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尤显重要。协会总监Sue VanderBent表示,这是一个巨大变化。 调查指出,85%长者不赞同安省政府在最近一次预算案中,没有向家庭护理注入新拨款的决定。58%表示强烈反对,27%表示一定程度反对。形成对比的是,97%受访长者认为政府应该增加家庭护理拨款,其中73%表示这样做非常重要,24%表示一定程度重要。 96%受访者盼留家度晚年 安省家庭护理协会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安省家庭护理系统流失了3,000名护士,数百名有经验的治疗师和数千名个人护理工作者。该协会要求安省拨出6亿元紧急拨款用以稳定整个系统,吸引和留住在这一系统内工作的健保人员。该次调查访问了1,034位55岁以上的安省居民,其中96%表示,希能够在自己家中度过晚年尽量长时间,直到不能在家为止。调查还显示,91%受访者赞同安省应该设立居家护理税务优惠,帮助长者或其家人,为他们获得更多家居护理服务项目。 调查还发现,如果长者面临要去长期护理院,但是若有更多的家居护理服务支持,令他们可以留在家中或与亲人生活在一起,那么有91%的长者宁愿留在家中。仅有2%愿意入住长期护理院,7%表示自己不知道。 67%的受访长者表示,专业护理人员如个人护理工人或有经验的治疗师,不论他们从事家居护理,还是去长期护理院工作或在医院工作,他们的报酬都应该是相同的。19%认为应根据不同工作场所获得不同报酬。如果长者在手术后,可以在家庭护理帮助之下在家安全地尽快康复,有87%的人也宁愿留在家中。只有7%愿意留在医院中继续康复。星岛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pixabay)

辭去總監工作轉學兒童護理 華裔女子申請工簽被拒

■ 联邦法院批准申请人的司法复核申请。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一个华裔女子申请在加拿大工作的许可证,被移民部拒绝,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经过审理,联邦法院批准司法复核申请,申请人的工作签证一事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 申请人刘春英(Chunying Liu,译音),中国出生,现年45岁,在中国居住和工作,于一间房地产公司担任人力资源总监,之前,她曾在一间地产顾问有限公司出任总监。2015年6月,申请人的女儿申请到卑诗省新西敏中学(New Westminster Secondary School)读书获接纳,并持有学习许可证。 2016年1月,申请人陪同女儿前来加拿大,以便帮助女儿在寄宿家庭安顿下来。寄宿家庭李英(Li Ying,译音)与丈夫刘广基(Liu Guangji,译音),育有一个当时8岁的儿子。 女儿寄宿家庭提供工职 申请人之前申请加拿大签证被拒,并于2015年11月再次申请,结果获发5年期多次入境签证。她还拥有有效的美国签证,该签证自2015年12月15日起签发,为期10年。她从未在美加两国逾期居留。 当申请人在2016年1月展开加拿大之行,返回中国后,声称受到该次加国之行的启发,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并萌生希望过著温哥华的安静生活方式和生活节奏。申请人因此渴望成为住家护理员。 该妇人辞去中国的工作,改为希望从事儿童护理工作,并报读中国沈阳的职业培训学校Shenyang Success Solutions Career Training School。在2016年4月至2016年12月,她在该培训学校攻读并完成了实习。同年12月5日,她取得住家护理员文凭。随后,她在沈阳教育训练学校Shenyang Aston Educational Training School担任教学主管。 其后,她女儿所住的寄宿家庭,向申请人提供一份工职,就是照顾他们的儿子。加拿大服务部发出正面的劳动力市场影响评估(LMIA),为期两年。 法官:移民部未作充分考虑 去年3月31日,她根据该份LMIA,向加拿大当局申请临时居民签证和工作许可。可是,同年5月8日,签证官否决她的申请。在5月31日,她就该个拒绝决定提出司法复核。该决定其后搁置,申请人可以提交新资料。同年12月22日,申请人要求重新考虑其申请。 签证官认为,该份提供给申请人的工作并不是真的,申请人不是有意在加拿大工作,及在工作结束后也可能不会离开,因此拒绝申请人的申请。 申请人于是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指出该官员否决她的申请不合理,也出现一些错误,亦没有充分考虑各方面情况,包括该官员错误地认为她缺乏LMIA,及全国职业分类之下,住家护理员所需要的托儿经验,而事实上她完成了相关课程。 联邦法院法官麦维(Glennys L. McVeigh),在今年9月13日于温哥华审理此宗个案,并在9月27日裁定申请人胜诉,指出该官员拒绝申请人的签证申请不合理,未能充分考虑所有情况,所以申请人的签证申请,交由另一官员重新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