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12:49:2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封杀华为

加拿大兩大電信公司請求聯邦三思 禁華為設備需全民買單

【加拿大都市网】有消息人士表示,由于联邦自由党可能会要求电讯商从网路中移除华为设备,贝尔(Bell)和科研(Telus)现已向联邦政府提出用公帑对他们被迫更新设备进行赔偿。 三年来,出于安全考虑,自由党一直在考虑禁止华为。由于政府计划的不确定,加拿大不少无线运营商一直在使用其他供应商的设备铺设5G网路,但贝尔和科研在之前都安装过华为设备,用于服务它们现有的老一代网路。如果禁令具有追溯效力,华为设备就必须拆除。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说,由于内阁尚未就禁令作出最终决定,政府的立场是,现在就开始任何有关赔偿的正式对话为时过早。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创新、科学及工业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禁令将在几周内宣布。 本月早些时候, 商鹏飞还曾向加国媒体表示,在涉及人工智能方面,加拿大只与“可信赖的盟友”一起前进。 专家表示,鉴于加国在“五眼”(Five Eyes)情报网路中的盟友美国、澳洲、新西兰和英国都禁止或限制华为设备,加拿大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实施禁令。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国际事务教授汉普森(Fen Hampson)说,在英国,尤其是小型电讯公司,因为华为设备受到限制而产生的成本得到了补偿,英国政府也给了这些公司足够的时间逐步淘汰硬件或寻找其他供应商。 不过,他表示,在加拿大,鉴于贝尔、罗渣士(Roger)和科研的“垄断”地位,公众对这些公司的同情度会较低,毕竟加国消费者支付的电话费和流量费都是全世界最高的。 汉普森又说:“但最终,这笔钱肯定会是由纳税人承担,而问题是到底是多少钱?” 目前贝尔和科研拆除华为设备的成本尚不清楚。早期估计,科研的费用高达10亿元,但由于设备通常会随着使用时间的推移而被替换,这个数字可能会愈来愈低。 两间公司都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也没有回答关于替换现有网路的成本问题。 当然贝尔和科研也并非唯一受到禁令影响的公司;Iristel公司与华为在加拿大北部的3G和4G网路铺设中有过合作。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比夏(Samer Bishay)早前在接受《国家邮报》访问时表示,拆除华为设备将是“灾难性”的。 V33

美國瘋狂圍堵華為 全球38個子公司被封殺

(■美国对华为实施进一步限制,旨在切断该公司获取商用芯片的渠道。图为华为2019年9月6日在德国发表的全球首款5G手机芯片麒麟990。资料图片) 美国国务院网站8月17日公布消息,美国进一步收紧对中国企业华为的限制,美国商务部同天发布的声明中指出,对华为实施进一步限制,旨在切断该公司获取商用芯片的渠道,禁止华为获取在美国境内外开发和生产的美国技术和软件。 声明称,这一变化是建立在5月公布的限制措施基础上的,为了限制采用华为的5G技术,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IS)将华为在21个国家的38家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这将阻止华为通过“替代芯片生产”与“使用从美国获得的工具生产的现成芯片”来规避限制规定。 声明指出,这些公司代替华为行事,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或对外政策利益构成了重大风险。因此有理由认为,如果没有限制,华为可能会利用它们逃避实体清单所规定的限制性措施。 BIS新增的38个与华为有关联的“实体”分布于亚、非、欧、中东和拉美地区的21个国家,除了华为技术(Huawei Technologies)的海外分部外,还涉及华为云(Huawei Cloud)、华为“开放实验室”(Huawei OpenLab)以及华为收购的以色列网络公司Toga。目前,美国实体清单上与华为相关联的机构总数增加至152家。 为了防止实体清单上这152家华为及其关联机构获取基于美国技术和设备的“外国生产的直接产品”,BIS扩大了适用此限令的技术交易范围,使其包括这些实体生产、购买或订购的任何部件、元件或设备的生产和开发过程中使用的美国设备和技术,也就是说,美国以外的任何企业若要向清单上的某个实体提供使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产品,都必须取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证。另外,工业和安全局将相关交易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华为实体作为购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终端用户的所有交易。 特朗普:华为从事监控活动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接受霍士商业新闻采访时称,此举旨在弥补华为在美国采取上次行动后所钻的漏洞。罗斯称,5月20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阻止美国技术在华为的芯片中使用,导致华为采取了一些回避措施,它们正在通过第三方进行,新的规则明确禁止使用任何美国的软件和设备。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7日表示,国务院强烈支持商务部扩大外国直接产品规定,这将防止华为透过替代芯片生产和现成芯片供货管道,来规避美国法律。 他并指:“今日,我们以进一步限制华为取得美国科技、损害全球网络完整以及美国民众个人资料的能力,对华为以及专制的中国共产党进行直接打击。” 美国总统特朗普回应新限制措施时指,华为在美国从事监控活动,他不希望美国有华为的设备,又指任何使用华为设备的国家,华盛顿都不会与他们分享情报。 特朗普17日矢言,将在10个月内创造1000万个工作机会,其中一项作法就是向美国企业提供税赋减免,吸引他们撤离中国返美设厂,以增加就业机会。 特朗普访问明尼苏达州时告诉支持者说,对于将工作机会外流到中国的企业,他的政府将会取消与这些企业签订的合约。 他也预期,只要他顺利连任,美国经济将从疫情重创中强力回弹。

美國全面封殺華為 結果會如何?

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普遍被认为这是有目的针对中国通讯巨头华为公司的封杀。那么华为被封杀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地? 美国将把华为及其70多家子公司纳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在实体清单中的机构须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才可以购买美国技术。美国政府也有权以违反国家利益拒绝许可。(详见财新网报道“美拟禁止外国电信设备指向华为 外交部称不光彩不公正”) 北京时间5月16日晚间,华为发出公开声明,称华为表示反对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决定,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会对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影响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也破坏了全球供应链的合作和互信。华为将尽快就此事寻求救济和解决方案,采取积极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响。 中国著名的财经媒体财新网对此作出了深度分析,文章《美国狙击华为 得做最坏打算》中和去年的中兴事件做了对比,称相比中兴,华为有更深的芯片研发积累和更高的国产化率,但华为有近三分之一部件来自美国,一旦美国严格执行出口管制,对华为及其产业链公司都将产生长远且重大的影响。 文章指,华为作为一家大型设备厂商,仍广泛依赖外部供应商。国信证券去年底的报告称,海思半导体公司已开发200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并申请了5000项专利。虽然华为拥有自己的半导体公司,自主比例相对高,仍需大量进口芯片。 据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华为是2018年全球第三大芯片买方,约支出211.3亿美元,同比增长45%,仅次于三星电子和苹果,增速则大幅高于前两名。 据统计,在2018华为92家获奖核心供应商中,只有25家来自中国大陆,其余全部是境外供应商,占到全部供应商的73%。大陆供应商中没有一家芯片供应商。华为每年要耗费上百亿美元从国外采购芯片,高通、英特尔、赛灵思、镁光、博通、Cypress/Spansion、Skyworks、Qorvo、德州仪器等都是向华为提供芯片的重要卖家。 但从中兴去年4.16事件到现在,给了华为一年多的缓冲期切换供应链,亦有半导体行业人士在今年初称,华为在有意加大或提前芯片采购。 另据观察网报道,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华为不是中兴。但沈逸也提出“未来,中国要为中美双方设置明确谈判,要设置明确的前期条件:美方主动取消(或暂停)所有施加给中国的不合理关税措施,同时取消对华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