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7:37:0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巧克力

Godiva巧克力店3月底前关闭所有加拿大门店

【加拿大都市网】想买巧克力的抓紧最后的时间! 对巧克力爱好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坏消息!著名巧克力店Godiva关闭了许多位于加拿大的商店。 据Retail Insider消息,Godiva计划在3月底之前关闭所有位于加拿大的11个独立门店。 这些独立门店位于安省、BC省、魁省和曼省,其中仅安省就有7家店,且大多地区独占5家(多伦多4家,密西沙加1家)。 多伦多这4家店分别位于Eaton Centre,Yorkdale Shopping Centre,CF Fairview Mall和Scarborough Town Centre,另外,在密西沙加Square One Shopping Centre也有一家Godiva,想抓住最后机会购买巧克力的人要记一下这些地方了! 据报道,这家来自比利时的巧克力品牌曾计划在北美开400家门店,然而,新冠肺炎改变了一切,在顾客购物习惯发生改变的情况下,他们难以维持下去,只开了11家门店就不得不终止了计划。 除了加拿大,Godiva还宣布将关闭117家美国门店。但是,他们将继续在欧洲、中东和中国开展业务。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godiva-to-shut-down-all-standalone-stores-across-canada-by-end-of-march-2021) (图片来源图库)

费列罗巧克力 加拿大厂7名员工染疫暂时关闭

生产能多益(Nutella)、费列罗巧克力(Ferrero Rocher)及健达巧克力(Kinder)多项知名食品的费列罗(Ferrero)加拿大公司表示,已经关闭位于安省布兰特福特(Brantford)的厂房,因为有员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费列罗公司表示,布兰特福特的厂房于周二(28日)下午临时关闭,主要原因是厂房内有7名员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该公司发言人凯斯(Stephanie Cass)表示,受感染的员工在同一区工作,在确诊前的大约两个星期,已经没有到过工厂上班;但集团出于谨慎考虑,暂时关闭该厂房,到适当时间后才会重开。 凯斯表示,该厂房将会进行彻底清洁及消毒,而被迫放假的员工会获得补偿。凯斯没有透露停产是否对产品供应造成影响。 总部位于意大利的费列罗,于1974年来加拿大设厂,2006年在布兰特福特开设生产厂房,主要生产健达、金莎及Tic Tac等品牌产品。星岛综合报道

法国艺术家巧克力制柏林墙 铁锤敲碎与群众分享

法国巧克力雕塑家罗歇(Patrick Roger)为庆祝德国柏林围墙倒下30周年,特地以巧克力筑成柏林围墙的复制版,再用铁锤将它敲碎,把大块甜美的巧克力分给围观鼓掌的群众。 这座巧克力围墙由440磅的巧克力制成,上面涂满用德语写的“自由”和“我是柏林人”的标语。之后整座墙被搬到罗歇位于巴黎的巧克力店前。 罗歇和一名助手接着像当年柏林人用铁锤敲击混凝土墙一样,热切地敲击用巧克力筑成的复制品。他们很快敲出一个洞,抓住从巧克力墙的另一边伸来的手。围墙被敲碎成数百块,围观群众兴高采烈地咬下大片巧克力,分享美味。还有人打包整袋带走。罗歇说,分享自由的风味、价值及风气令人惊异。 这道巧克力墙吸引不少巴黎市民和游客围观。柏林围墙倒下前在东德生活数年的游客雷维尔说:“这是极好的主意,这就是为何我会来参观这道墙,现在我也有一小片巧克力围墙了。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时,我不在现场,但我全心支持两德统一和当时相处在一起的东德人们,以及那些提到围墙倒下而不禁落泪的人。”

低血糖了赶快吃块巧克力?千万别!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内分泌科王群 糖友大量运动后会导致能量的消耗,血糖下降,稍有不慎容易造成严重的低血糖,而一旦出现了低血糖症状应尽快服用高糖食物,但尽量别选择巧克力。 因为巧克力中的脂肪含量高,吸收速度慢,所以,不作为解救低血糖事件的首选。饼干作为淀粉类的多糖食物,消化吸收也会更慢一些,也不推荐;奶糖内的含量除了简单的糖之外,还加入一些奶制品和胶质物品,消化吸收就会慢一些,也不推荐;而水果糖、方糖、砂糖、绵白糖内的含量是简单的糖,到胃肠道直接吸收,5~10分就可升血糖。 另外,在食用这些高糖类食品时,为保证快速升高血糖的作用,往往需要通过口腔的牙齿进行咀嚼而快速咽下。所以,患者除了要了解哪些糖可快速升高血糖之外,还需要了解自己的口腔情况,了解是否可以快速咀嚼糖块进行吞咽达到胃中。 无口腔疾患和牙齿完整的患者,可选择所有高糖食品;口腔有炎症、肿胀或牙齿松动及义齿的患者可选择方糖、砂糖、果汁等食品;晕倒、吞咽功能障碍的患者,选方糖,千万不选果汁等液体类的高糖食品,以免发生误吸。 来源:健康时报

很甜!货车翻车18顿巧克力“侧漏” 吃货看了很心疼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北部,一辆载着液体朱古力的货车在一条高速公路行驶时发生交通意外撞毁,3,500加仑朱古力洒落路面,顿变朱古力河。 事件于当地时间星期一(16日)州际公路40号(Interstate 40) 上发生,货车载着以120度温度储存的液体朱古力在公路上驶过,不料竟发生意外,令朱古力倒入公路,清理工作人员将大部分,约40,000磅的朱古力推到公路中央处,再将货车拖走。 目击者在Twitter上发放照片,不少网民都觉得事件“甜蜜”,更有人想起人提到了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s)的经典儿童书《查理和朱古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他们觉得电影内疯狂的幻想情节竟可以在实现发生实在是太有趣。 有人就说:“不是我梦寐以求的30多年的Wonka体验,但我可以接受!”又有人说:“当你需要花生酱时,哪辆油罐车装满花生酱?”

童年幻想成真 德国发生“巧克力”铺马路惊动消防

约1000公斤的巧克力流到了路面上 图据《卫报》 用巧克力铺成的马路,可能是很多人童年时代曾经有过的幻想。然而,当它在现实中真实发生的时候,结果似乎却并不美妙。。。。。。 据《卫报》报道,德国小镇韦尔(Westönnen)周一(10日)晚间发生了一起工业事故。巧克力工厂的原料外泄,在柏油路上整整铺上了一层“巧克力脆皮”,如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中的奇幻情景。当地媒体报道称,事发原因是由于工厂中储物罐的“小技术故障” 。 事发时间为当地时间晚上8时左右,当地DreiMeister巧克力工厂的巧克力大量外泄,约1000公斤的巧克力流到路面上。因为天气寒冷,巧克力的熔浆很快在路面上结块。 不过,这款堪称空前绝后的“巨型巧克力”并没有给当地居民带来甜蜜,而是造成极大的交通意外风险——汽车很有可能在巧克力路面上发生打滑,造成事故。因此,25名消防员紧急出动,巧克力厂的员工也赶回来加班帮忙收拾。 消防队员们用铁锹将大块的巧克力撬开 图据《卫报》 当地媒体介绍称,消防队员们先用铁锹,将大块的巧克力撬开,再用热水和火把反复冲刷、加热巧克力使其软化,清除了缝隙和空洞中残留的碎片,再用铲子把残渣收拾起来。 DreiMeister巧克力工厂老板马尔库斯(Markus Luckey)称,幸好员工们都伸出了援手,因此,工厂已经在周三(12日)恢复了正常生产。“要是距离圣诞节旺季再接近一点,那就会影响生产,造成工厂的灾难了。”他表示。 来源:北青网 

叙利亚难民创业 自制“和平”巧克力 将在全国销售

■■阿萨姆·哈达德(Assam Hadhad)在他的店铺展示朱古力。加通社 由叙利亚难民创办的朱古力公司,将透过超市连锁集团Sobeys,把该公司生产的朱古力在全国各地销售。 哈达德(Hadhad)家族原本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Damascus)经营一家朱古力厂,但厂房在2012年被炸毁。一家人随后逃到黎巴嫩的难民营,在那里住了3年。 他们在2年多前抵达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并在当地开了一家小型朱古力工厂。由于订单大增,该家名叫“和平朱古力”(Peace by Chocolate)的公司,于2017年9月在新省艾狄岗尼殊(Antigonish)开设了一家更大规模的工厂,目前雇用了20多名员工。  公司的发言人塔雷克(Tareq Hadhad)向CTV记者表示,他们想让加拿大人知道和平的重要,也想证明给当地社区看,他们来这个地方不是为了获得好处,而是希望作出贡献。 该公司有一款名叫“和平棒”(Peace Bar)的产品特别受欢迎,这款产品的包装袋以多种语言写上“和平”。 加拿大第2大食品零售商Sobeys,将在全国出售Peace by Chocolate的朱古力产品。 综合报道

加国猎奇:加拿大手工巧克力 借女英雄名字走红

更为年轻美丽的Laura Secord形象取代了早年写实风格的商标 编译撰文  张殷睿 1885年4月9号,Frank Patrick O’Connor出生于安省城镇Desronto,父母均为爱尔兰移民,14岁便辍学并前往Peterborough从事电工谋生。在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之后,他在25岁时在Peterborough当地开了自己的糖果店售卖巧克力,糖果和口香糖等,但支撑了没多久。他的这个首次创业很快便受挫并且失败。在沉淀了不够两年时间,燕尔新婚的O‘Connor怀揣生意伙伴的500元出资,携妻前往多伦多,开始了大城市的创业之路。  Laura Secord 故居 1913年10月20日,28岁的Frank Patrick O’Connor从安省小镇Peterborough迁至多伦多市中心,并且选择央街354号(354 Yonge St.)作为他在多伦多的第一家手工巧克力旗舰店。 当店铺确立下来后,O’Connor需要为这间旗舰店起一个既朗朗上口,又符合品牌形象的店名。当时,没有哪个名字能比Laura Secord--这位受人爱戴、并且家喻户晓的美加战争女民族英雄更响亮。但凡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1913年正是1813年美加战役中那段英勇壮举的100年纪念。之后的事实证明,将自己的巧克力商店命名为Laura Secord实为明智之举。 Laura Secord纪念邮票 借女英雄名上位创业 历史上,美国曾一度试图从尼亚加拉一带入侵当时的英属加拿大。1812年美加战役的时候,美军攻占了乔治堡(Fort George),同时控制了尼亚加拉两岸。Laura Secord当时就住在尼亚加拉的Queeston。 1813年6月21日,美国士兵占领了她所在的小镇Queenston,偶然从一些美国军人的谈话中,Laura Secord得知美军要进一步进攻加拿大,她认为这个消息对加拿大至关重要,于是她在次日清晨步行32公里的路,穿越美军占领地,及时把这个消息报告给驻守的英军。及时得到情报的英军,才得以在海狸坝战役中(The Battle of Beaver Dams)成功击退了突袭的美军。试想,一位身单力薄的女性穿越重重障碍,这是何等的勇气与毅力。为纪念Laura Secord,她在Queeston住过的房子今天已被闯为博物馆。 她的名字也成为忠诚、勇敢的代名词。 借着英雄的名字,Laura Secord巧克力店很快发展成为一系列连锁店,遍布城市各地。Laura...

全球变暖 30年后可能吃不到巧克力了?

■ 一名农夫在科特迪瓦东南部的阿博维尔采收可可果。路透社   专家警告,气候暖化恐导致30年后全球不再有巧克力,因为生产巧克力原料的可可树仅生长于南北纬20度间的潮湿环境,气温升高将加速土壤与可可树的水分蒸发,到2050年时,全球许多地区将无法种植可可树。而加州大学的科学家正利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希望培育出可因应暖化挑战的可可树种,为巧克力的未来争取生机。 目前西非国家科特迪瓦与加纳生产的可可占逾全球产量的一半,而根据美国国家海洋暨大气总署的预测,2050年时,全球温度将上升摄氏2.1度,科学家认为,届时降雨量将难以抵销土壤与可可树的水分蒸发量,高温与干旱将严重冲击该区的可可树生长。这也意谓大批可可农恐往较高山区种植可可树,然而相关地区为野生动物保育区,两国政府将面临两难困境:是否维持全球巧克力的供应,或是拯救濒危的生态系。 名为“巧克力造成的毁灭”研究指出,西方的消费者平均每人一年吃掉286条巧克力棒,相当于10株可可树的产量,若是比利时的消费者,摄取量更高。此外,自1990年代以来,来自中国、印尼、印度、巴西与苏联国家逾10亿的巧克力爱好人士进入可可的消费市场,去年专家已经预告全球正进入“巧克力赤字”的年代。 产值高达350亿美元的食品巨擘“玛氏”(Mars)目前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创新基因研究所”合作,以基因编辑技术,对可可树基因进行微调,以培育出在当前海拔生长而不会腐烂或枯萎的可可树种。

加国猎奇:加拿大人吃巧克力引发的“糖果战争”

 战争结束前数年 巧克力的零售价在政府调控下 一直维持在5分钱 撰文:张殷睿 战争时代和巧克力的关系密不可分。第二次世界大战,Hershey's和M & M's巧克力军备包括在军需中。不同的是,为了提供更多的行军能量,军中食用的巧克力更加坚硬和苦涩。而加拿大军中发放的巧克力华夫饼干相对含糖量略高。在加拿大国内,因为政府的控制,战时巧克力的零售价一直维持在5分钱。 1947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世界各国也开始了重建修复的进程。对于加拿大来说,这也意味着在货品价格、服务收费和工资额度被政府控制数年之后,全国终于重新回归自由资本市场模式。很多企业为了修复之前近十年失去的利润,开始对货品进行涨价。小到蔬果,大到汽车,全国范围大幅度的涨价使得通货膨胀率失去控制。 多伦多Bloor街头的抗议人群  1947年5月2号 孩子们的战争 1947年4月25号,一个名叫威廉姆斯(Parker Williams)的17岁少年走进BC省小镇Ladysmith第一大道的一间糖果店,打算买巧克力吃。而几分钟后,威廉姆斯两手空空从糖果店走出。他和同行的同学说,一夜之间,一块3盎司包装巧克力的零售价已经从5分涨到了8分,在原先的基础上涨了六成。 众人哗然。“我们绝对不能接受如此高价!” 即便是在70年后的今天,暮年的威廉姆斯依然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于是,这群小学生不约而同地决定联合抵制并且不再购买售价8分钱的巧克力糖。很快,这个消息从当地传开。以中小学生为主的抗议游行涌现于全国不少城市的大街小巷,甚至有家庭主妇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抗议食物涨价。这就是加拿大二战后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巧克力抗议,又称为糖果战争。 威廉姆斯和一群镇上的孩子们举着大大小小手写的标语,在Ladysmith街头穿行。标语写着:8分钱的巧克力实在太贵!   巧克力抗议被报刊刷成了共产主义红色。 当地报纸刊登了这群小示威者的照片之后,加拿大全国很多城市的孩子们也相继开始组织当地街头游行。他们举着参差不齐的标语:“这个国家需要5分钱的巧克力!” 其中最大的一场游行发生在那年的4月30日,约200个孩子在BC省维多利亚市政府大楼前聚众抗议,当天大楼不得不关闭一天。或骑行,或步行,手持扩音喇叭的一群又一群的少年道致附近街道拥堵数小时。在渥太华,国会山被手举标语的未成年人团团包围。多伦多市中心Christie Park,来自于三所中学的约500名学生举行抗议……。 除此之外,全国范围的游行还蔓延到了卡尔加利、埃德蒙顿、蒙特利尔、魁北克城等地。在一些城市,当地政府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参与抗议的学生们甚至签名,表示巧克力价格一天不下降,他们便不会再购买。数日之内,加拿大全国巧克力零售价一时间下降了80%。   军中提供的巧克力为了提供更多能量,往往更硬 ,更苦。 老百姓的抗议 虽然,这场当年轰动全国的巧克力抗议游行看似可笑。但是因为当年战后经济不稳定带来的大幅度的通货膨胀,很多旁观的成年人们也感同身受。许多当时社会上的社会团体也加入了支持孩子们的行列。一些成年人团体为孩子们制作印刷抗议标语,为游行的孩子们提供食物补给,甚至和他们并肩站在游行的队伍中。 巧克力制造商理所当然的为自己提价辩护。他们纷纷表示由于战后的特殊条件,例如牛奶、糖、可可豆之类的原材料价格均在疯涨,他们不得不提高追随美国市场的步伐,提高巧克力零售价。和美国同类巧克力一毛钱的价格相比,加拿大孩子们能够买到8分钱的巧克力已算万幸了。 1947年4月29日,环球邮报刊登卡通。 这股全国上下的抗议浪潮继续势不可挡地发展。直到1947年5月3日原计划在多伦多举行的一场规模史无前例的抗议被多伦多当地报纸Toronto Evening Telegram提前根据内部爆料得知。一名不知名的爆料人告知说,这场游行是由加拿大青年劳工联会会(the 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bour Youth)组织的。而这个组织背后和苏联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年5月3日报纸的头条赫然写道 “ 共产党组织策划巧克力抗议,招募少年儿童参与游行”,其中评论如是说:“巧克力和世界革命也许看似毫无联系,但是这群愤怒的孩子们却有所不知,他们要求巧克力价格降至5分钱的小小要求俨然已经成了共产主义者们制造混乱的工具”。 当年抗议的少年 尽管这一论点直至今天都不能得到确凿的证明,很多今天还活着的当事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当年的他们走上街头,只是单纯为了抗议巧克力涨价,但是当年这段报纸上刊登的文字已经很鲜明的将抵制高价巧克力的抗议运动刷成了共产主义红色。也许这样的指控对于今天的我们看来只能是一笑置之,但是在1947年的加拿大,被标上“共产主义者”的标签足以让一个人失去工作,被众人孤立,甚至被政府调查。一夜之间,很多支持抗议活动的组织和个人开始远离,家长们也纷纷阻止子女们参与游行。5月3日之后的短短数日之内,巧克力抗议运动烟消云散。8分钱一块的巧克力也成为了不可抹去的严酷现实。 至今,曾经亲历“糖果战争”的人们虽然已经所剩无几,知道这段历史的人也屈指可数。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是一段少年儿童为自己的诉求请愿并且得到成年社会支持的鲜有历史,也许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